楊遵儀

楊遵儀

楊遵儀(1908年-2009年9月17日),廣東揭陽人。地層古生物學家。地質學家、地質教育家,中國科學院資深院士、中國地質大學教授。中國古生物學和地層學的奠基人、新中國地層古生物事業的開創者之一和新中國地層古生物教育事業的開拓者。

1939年獲美國耶魯大學研究院哲學博士學位。1952年全國高校院系調整,楊遵儀轉任北京地質學院教授。先後擔任地質學院的副總務長、專修科主任,水文系、石油系、普查系和地質系主任等職。1980年楊遵儀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1991年被評為北京市優秀教師,並被國家教委授予"全國優秀教師"稱號。曾任中國古生物學會副理事長,中國地質學會常務理事,中國地質學會地層古生物專業委員會主任,北京市地質學會副理事長,以及《中國科學》、《科學通報》、《地質學報》、《古生物學報》等專業學術期刊的主編、副主編或編委。還擔任過國際地科聯地層委員會岡瓦納分會以及其他一些國際地質學術組織的負責人。

楊遵儀對無脊椎古生物的門類有深入研究,尤其是對腕足動物、軟體動物、棘皮動物的研究造詣頗深。組織領導了對古生代與中生代之間生物絕滅事件的成因、二疊系三疊系界線及其上下礦產形成規律的研究,並選擇中國南方三個二疊-三疊系界線剖面作為國際候選層型,從而推動了這一研究的深入開展。

  • 中文名稱
    楊遵儀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廣東省揭陽縣
  • 出生日期
    1908年
  • 逝世日期
    2009年9月17日
  • 職業
    地質學家
  • 畢業院校
    清華大學,美國耶魯大學博士
  • 信仰
    中國共產黨
  • 代表作品
    《新疆東北部石錢灘組C—P腕足類》(英文)

簡介

楊遵儀,地質學家,廣東揭陽人,1933年畢業于清華大學地質系。1939年獲美國耶魯大學哲學博士學位。曾任中山大學、清華大學教授

建國後,歷任北京地質學院教授、副總務長、水文系和地質系主任,武漢地質學院北京研究生部教授,中國科學院生物地學部委員,中國地質學會常務理事,中國古生物學會副理事長,《地質學報》副主編。九三學社社員。

193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專于地層及古生物學,對腕足動物、軟體動物、棘皮動物有較深研究。共同主編《古生物學教程》,合著有《中國地質》(英文)。楊遵儀先生是中國古生物學和地層學的奠基人、新中國地層古生物事業的開創者之一和新中國地層古生物教育事業的開拓者。

1952年,作為建院負責人之一參與創辦北京地質學院(中國地質大學前身),並一直在此任教。

行業概述

楊遵儀于1908年10月7日出生在廣東省揭陽縣一個信奉基督教的大家庭中, 全家生計靠父親行醫維持。他在潮安、澄海汕頭等地的幾個教會學校念完國小,又在英國人辦的教會中學華英中學上了3年國中。後因該校停辦,又無錢就讀別的學校,隻好輟學在家。經人介紹到《大新潮》報社當校對員,並在報社負責人辦的大中中學就讀。他晚上工作,白天學習。

高中畢業後,他留校當了英文教師兼圖書管理員。在此期間,他在一位語文老師的介紹下,看了《帝國主義侵略下的中國》和《共產主義ABC》等書籍,接受了書中的思想。他把中國這種任人宰割的現實歸因于國家的經濟落後,由此萌生了學經濟的願望。他節衣縮食,積攢了一百多塊大洋以繼續求學。1929年夏天,在同時考取了南京第四中山大學(現南京大學)和上海暨南大學後,他選擇了暨南大學政治經濟系。學了1年,他感到該校非念書之地,第2年又慕名考上了清華大學,繼續學習經濟學。當時國家腐敗的政治經濟狀況,使他覺得學習經濟學前途渺茫。恰巧,他的同屋程裕淇學的是地學系,經常提到他們系在翁文灝教授主持下辦得如何的不錯,而畢業後將要參加調查礦產、研究各種地質問題,十分有意思等等;受程裕淇的影響,第2年就轉到地學系學習,由此決定他的地學專業方向。

清寒的楊遵儀為了支持學業,不得不找個校圖書館助理管理員的工作,服務費每小時2角,每月得10—12元,解決了膳費和雜費。這個工作給他提供了各主科的重要參考書,關于地質學科方面,包括英、美、德、法的書籍他尤其熟識,經常流覽、查閱各種參考書的有關章節,堅持作摘記、寫卡片,發現問題,深入思考。為此他先後選修法語,又旁聽德語,借以擴張閱讀文獻能力,同時熟練地掌握了英文打字技術。“不依賴別人,自己勤動手”,這是他的生活信條。他用英文完成的畢業論文《中國地質文獻目錄》被當時的北平研究院評為1933年度地質礦產研究獲獎論文,由此他得了一筆獎金。論文正式出版時,王寵佑博士在序言裏稱作者為中國地質學界的“尼克斯”(北美地質文獻的編者),認為這本文獻目錄比較全面系統地編輯了當時的各類書刊論文,會受到國內外地質界的歡迎。

畢業後,楊遵儀留校當了兩年助教,1935年他考取了美國庚子賠款公費留美生。出國前他旁聽了北京大學葛利普(A.W.Grabau)教授的四射珊瑚課,在楊鍾健教授指導下總結了中國腕足類化石的研究情況,為出國深造進行了充分的業務準備。1936年9月,他赴美進入耶魯大學(YaleUniversity)研究院,在著名地質學家C.O.Dunbar教授指導下學習古生物學及地層學,取得了哲學博士學位。學業終于告一段落,楊遵儀又面臨前途的選擇。當時,祖國的美麗山河正遭受日本軍國主義者鐵蹄的蹂躪,國難當頭,為了對國家民族做點有益的事情,盡自己一份心、一份力,他終于在1939年秋回到了祖國。經孫雲鑄教授介紹,受聘為中山大學教授,兼該校地質系系主任和兩廣地質調查所所長。

1946年10月,楊遵儀回到北平清華大學地學系繼續任教,在這裏他接觸了不少進步的師生,在他們的影響下,他同情和支持愛國的學生運動,殷切希望停止內戰。在國民黨軍警搜查學生宿舍時,他為學生儲存了一箱被當局查禁的書刊。解放前夕,他還為系裏看護了顯微鏡等教學設備。

學術貢獻

楊遵儀對無脊椎古生物的許多門類都有深入的研究,對國內外各時代地層的系統發育和劃分對比有深入的了解;他十分重視地層學原理及方法的研究,尤其擅長腕足動物、軟體動物、棘皮動物和晚古生代及中生代三疊紀地層的研究,發表了數十篇這方面的專題論文,造詣頗深。他組織領導了對古生代與中生代之間生物絕滅事件的成因、二疊系與三疊系界線及其上下礦產形成規律的研究,並選擇中國南方3個二疊系—三疊系界線剖面作為國際候選層型,從而推動了這一研究的深入開展。這些研究成果及研究方法反映了國內的先進水準,指導了這些學科的研究方向,特別是對祁連山、貴州中部和西藏地區古生物的研究成果,奠定了這些地區開展古生物地層研究工作的基礎。楊遵儀教授1980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院士)。

1.在古生物學研究中多有發現與建樹

對古生物學,楊遵儀研究較多的是腕足類,其次是軟體類、棘皮類和節肢類。在其研究中且多有新發現和創新。

(1)對腕足類的研究1948年他整理袁復禮教授西北科考材料,對新疆烏魯木齊東北石錢灘剖面中的腕足類化石進行研究,鑒定了13個屬,16個種和變種,發現了2個新種和2個新變種,並根據該類化石將石錢灘組地層劃歸上石炭—下二疊世。

祁連山是中國很重要的一條造山帶,礦產資源遠景很廣闊。為了搞清楚那裏的地質構造,以便于找礦及經濟建設。50年代後半期,楊遵儀參加祁連山地質科考隊,帶領小組研究了該區的二疊—三疊紀腕足類,進行了地層劃分和對比,為其後區域地質調查、找礦打下了基礎。

從1964年起,楊遵儀就和徐桂榮研究貴州省安順縣青岩獅子山三疊紀腕足類,套用切片研究其內部構造,並根據種群殼體的內外特征變化,按重演律鑒定種及亞種。他們所定的種屬已經被各方面專家所引用。

在研究中,楊遵儀主要按種群和重演律定種。所謂種群,即在同一地點,同一層位所產的同種化石,盡管形象稍有差異,但內部構造相同應屬同一種群代表,而鑒定不同種群,或者定新屬種、亞種等,應根據生物系統(譜系)演化。由此避免僅僅根據形象少許差異來定新種或亞種,從而使古生物屬種鑒定更加合理可靠。

楊遵儀、史曉穎對藏北中侏羅統溝孔貝(Holcothyris)內部構造進行了研究,並修訂了Buckman的研究;對藏北青南的11種逾110塊標本進行了觀察,並對16塊標本、逾400個切片中溝孔貝的內部構造和腕環進行了定性和定量研究,對它的地理和地層分布進行了討論,對它們的分類進行了修訂和整理。這是對腕足類一個屬極為深入研究的一例。

楊遵儀教授在參與和指導校西藏科考隊研究西藏阿裏地區石炭—二疊紀腕足類化石過程中,特別註意對其生長環境,即古地理、古溫度的研究,並以此為根據將腕足類化石按組合特征進一步劃分為:南方型(喜馬拉雅型)和北方型(多瑪型)。探討各型的地質時代、古溫度與地理緯度,為古地理演變,特別是構造地塊的運動提供了科學依據。

發現藏北中侏羅世腕足類對古地理研究頗有新意。藏北中侏羅世腕足類,特別是溝孔貝的發現,證明其分布不僅限于特提斯東段的中緬地區,在藏北地區也有很好的發育,並且都生活在海洋環境,從而證明藏北在中侏羅世時期處在一片汪洋之中。

(2)對腹足類的研究腹足類為軟體動物門最大的一個綱,生長演化的時間很長,最早出現于寒武紀,一直延續至現代,楊遵儀教授對獲得的國內資料進行了精深的研究。

50年代中期,他與許傑、尹贊勛編著的《中國標準化石無脊椎動物第三分冊,腹足綱》總結歸納了中國50年代前所發現的腹足綱重要屬種標準化石,描述了它們的特征,並討論了產出層位,不失為一本腹足類標準手冊。

對西藏阿裏地區的腹足類作了系統研究、鑒定,劃歸為14科、26屬(包括1個新屬)、31種(包括12個新種、3個相似種、8個未定種),並逐一確定了它們的地層時代、層位、地理分布;還與其他地區作了對比。連同其他化石門類,為阿裏這一新地區地層劃分對比奠定了基礎。

為確定祁連山中奧陶統作出了貢獻。50年代末期,楊遵儀教授研究採自甘肅酒泉北祁連山白楊河地區的軟體動物群,並與其他地區進行了對比,認為:這些軟體類應該是中奧陶統的產物,隨著中奧陶世海侵的廣布,軟體類散布于生態條件特別適宜的地方,如白楊河地區,它們大量繁殖,以至形成該區中奧陶統殼相堆積的主要化石群。

(3)對雙殼綱的研究楊遵儀教授等對西藏阿裏地區白堊紀固著蛤類進行研究。固著蛤類是軟體動物雙殼綱的一種特殊化石類型,也是侏羅—白堊紀海相地層中的重要化石類別之一,主要分布在特提斯海域。西藏白堊系甲崗群中含有豐富的固著蛤類,經研究,確定有4屬4種及2個未定種,其中包括1個新屬3個新種,均產于早白堊世晚期—晚白堊世早期的碳酸岩中;還進一步討論了其生態特征和古地理環境。從其分布、對比,確認被雅魯藏布江大斷裂和班公湖—怒江大斷裂所分割的崗巴、喀喇昆侖地區,仍屬同一生物地理區。

關于美國D2Traverse群與廣西D2雙殼類的對比研究,說明該期雙殼類具有一定的國際對比意義。

(4)對頭足綱的研究頭足綱是軟體動物門中最高級的一綱,全系海生,開始出現于晚寒武世,一直延續到現在,分布極廣,是很重要的一類標準化石,引起廣泛研究。楊遵儀關于西藏南部侏羅—白堊紀若幹箭石的研究,填補了國內空白。

(5)對棘皮動物門的研究棘皮動物是一門高級的無脊椎動物,該類化石在中國十分豐富,古生代和中、新生代海相地層中均有發現,但其中蛇尾綱卻為少見,楊遵儀于1960年對貴州三疊紀蛇尾綱化石的鑒定,1982年關于西藏阿裏地區侏羅紀蛇尾綱化石的描述(與聶澤同合作),填補了中國對這一綱研究的空白;1979年關于陝西渭北石千峰群海百合個體的研究及1982年對西藏定日蘇日山上三疊紀海星類的鑒定,都屬于稀少珍貴化石的研究,具有相當重要的價值。

(6)對蠕蟲動物門的研究蠕蟲是動物界的一大門類,其中蟲顎在中國極少報道。1982年,楊遵儀與陳燕合作研究桂、滇、川泥盆紀蟲顎,作了系統的分類和種屬描述,填補了中國對這門動物研究的空白。

(7)對節肢動物門的研究1980年,楊遵儀和洪友崇對河北圍場發現的淡水鱟蟲化石進行研究。淡水鱟屬于節肢動物門甲殼綱,已知始于石炭紀,繁盛于中生代,延續至今,種類有限,分化明顯,個體極多。該研究對其科、亞科和屬的分類作了探討及描述,並強調分類應以組合特征為依據;記述了15個新亞科、2個新屬、3個新種,其成果不但提示了這一發現,填補了中國古生物學的空白門類,而且在地層對比、確定地層時代上也有一定的實用價值。

(8)對遺跡化石的研究楊遵儀是最早研究中國四川峨嵋、甘洛晚震旦世—早寒武世遺跡化石的學者之一,他論述了這些遺跡化石的地層分布、分類、層位和種屬特征。為地層的劃分、對比和沉積相分析提供了依據,也為了解該時期後生動物發展和演化提供了豐富的資料。

學術交流

楊遵儀教授在國際古生物界有著廣泛的聯系和影響。自1980年以來,他長期擔任國際地科聯地層委員會岡瓦納地層分會,二疊系、三疊系分會,二疊—三疊系界線工作組等組織的委員,曾是第一個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國際地科聯共同領導的地質對比計畫(IGCP)項目中擔任負責人的中國學者,曾任203項目組長,1988年又擔任IGCP272項目副組長,為推動國際合作交流作出了貢獻。他多次率代表團參加國際學術會議。

1979年6月下旬赴荷蘭和英國考察IGCP“時間準確性”項目的研究實況,交流了經驗;1980年2月率代表團赴紐西蘭惠靈頓(Wellington)參加第5屆岡瓦納地質討論會,作了《華南海相二疊—三疊系界線》報告;1984年7月隨中國代表團赴莫斯科參加了第27屆國際地質大會,作了《華南二疊—三疊系界線及生物地層分帶》、《西藏及鄰區的下岡瓦納岩系及古地理古構造意義》的報告,同時主持召開了IGCP203項目工作組會。

1985年3月至5月,應美中學術交流協會邀請進行了為期兩個多月的講學、訪問活動,在美國加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耶魯大學、美國地質調查所、華盛頓古生物學會、紐約自然博物館等單位系統講授了中國地質構造特征、地層界線問題和中國的油氣地質。參觀了許多大學、研究機構和博物館,與許多知名地質學家及有關學者討論交流了共同感興趣的問題,應邀出席了美國國家科學院第122次年會。他多次接受了美國記者的採訪,回答了他們提出的各式各樣的問題,美國幾家報紙詳細登載了他的談話和活動。同年8月中旬,他又率代表團赴美出席了第6屆岡瓦納地質討論會,在會上作了《西藏阿裏地區中生代生物群特征與西藏地殼構造演化的關系》的報告,同時主持召開了IGCP203項目工作組會。

1986年6月底至7月中,他又率代表團赴義大利參加有關西特提斯二疊—三疊系界線的地質考察和討論會,作了《中國二疊—三疊紀事件研究的進展》的報告,並擔任大會執行主席。會議期間主持召開了IGCP203項目工作組會。1990年初他赴澳大利亞參加IGCP203項目工作會議,後又到紐西蘭出席第2屆國際腕足類會議,報告了與史曉穎合寫的論文《青藏高原侏羅紀腕足動物序列》;同年9月下旬又赴阿根廷參加國際石炭—二疊紀地層會議,報告了與梁定益、聶澤同合作研究的成果《岡瓦納北緣及揚子陸塊西緣二疊紀兩個水下拉伸—沉積事件》。

1992年8月20日至9月15日出席了在日本京都召開的第29屆國際地質大會,報告了與殷鴻福、吳順寶等人合作的論文《華南二疊—三疊紀事件》。1992年他被美洲地質學會選為終身榮譽會員。1992年以後,已是80高齡的楊遵儀教授又多次出國參加國際學術會議和進行學術交流。

道德情操

在“十年動亂”中, 楊遵儀教授被批判為“反動學術權威”,關進了“牛棚”,但他自覺無大過,心裏很坦然,始終保持樂觀的態度。學生們都知道他很有學問,非常歡迎他一同到安徽貴池地質隊參加對口勞動,又到湖北江陵和江西909地質隊參加教學實踐。這時他雖然還在接受批判,但一有空他就學習英、德、法3種文字的毛澤東著作,他堅信語言工具今後還會有用處。事實也正是如此,1971—1972年,就有人找到江陵去請他審查中國學者赴尼泊爾、蘇丹等地考察石油的報告譯稿;1973年,師生返回北京組織起來搞科研,他頂著“反動學術權威”的“帽子”,跑遍北京幾個大圖書館,查閱了多年不見的各種外文期刊,分別向地質學院的教師和地質科學院的研究人員系統地介紹了這些年國外地層古生物研究的最新成果和動向。還充當外語教員,給本院的中青年教師開辦了英語班和法語班,為動亂結束後的研究工作迅速縮小因動亂而同國外拉開的差距創造了條件。

北京地質學院遷校期間,教學科研工作長期難以正常進行,楊先生便主動去中國地質科學院幫助工作。自1972年8月至1978年秋整整6個年頭,年逾花甲的楊遵儀每周3天擠公共汽車到地質科學院上班,協助著名地層古生物學家許傑主持編輯《地層古生物論文集》,指導中青年工作。每天,隻要他一到,來問問題的、請求幫助修改文稿的、請求幫助審閱譯稿的人就接踵而至。不管工作多忙,他總是有求必應,從未表示過厭煩。一時解答不了的,便帶回學校翻資料、看實物,然後及時將答案告需求教之人。他記不清曾經幫助過多少同行修改過文稿、解答過問題,他隻想著要趕緊把自己的知識傳給年輕的同行們,讓大批新人迅速成長起來。

除了給武漢地質學院北京研究生部的研究生講授《生物地層學》和古生物專題課外,楊遵儀還承擔了國內一些地質單位的咨詢任務,經常外出活動。1978年秋,他應宜昌地質礦產所邀請,赴海南島石碌礦區考察,解決了有爭議的地層問題,與汪嘯風、曾令初合作完成了《關于石碌礦區地層劃分與對比》的論文。

中國實行對外開放政策以後,許多地質學科的專業委員會相繼在國際學術組織中恢復了合法地位,國際學術交流活動日益頻繁,許多地質方面的學術代表團出國所帶論文的英文稿或摘要,不少都經過楊遵儀修改或定稿,一部分還請他全文譯出。僅參加第25屆和第26屆兩次國際地質大會的論文,就有近50篇是他翻譯或經他修改過。他的工作大大提高了譯文質量,使中國地質科學的新成就能夠如實地介紹到國際地學界。

送來請他評審或修改的論文、譯稿、教材和各種手冊經常堆滿了他的書桌,不論對同輩專家還是年輕,本單位的師生還是外單位的同行,他都一視同仁,真誠幫助。有一位外單位的中年教師,因患病影響了學術研究,對自己寫的一篇古生物論文能否發表把握不大,抱著試試看的心情來找他,當時楊教授的任務安排得很緊,而這篇論文需要加工修改的工作量又比較大,但為了幫助這位教師,他還是留下了化石標本和原始資料,花了大量的時間進行檢查和修改。他還不顧7旬高齡,兩次騎腳踏車到北京大學那位有病的教師家中討論問題,助人可謂盡心盡力。

楊遵儀樂于助人並不是隻對找上門來求助的人而言的,他還主動關心他人的工作。當他看到一份對外發行的地質雜志英文摘要錯誤較多,就主動向編輯人員提了出來。後來,雜志編輯部每期都將外文摘要送來請楊遵儀修改,周圍的同事說他自找麻煩,他笑道:“我這人就是愛多管閒事。錯誤太多的稿子發出去,有損國家的聲譽嘛。”

楊遵儀熱心提攜後生,也很樂意為同輩老專家排憂解難。他同地質界幾位因年邁或有病而精力不如他的老專家共事時,總是把較重的任務擔起來,還風趣地說:“我當他們的老助手。”

對中青年人,楊遵儀不僅在具體業務上熱忱地幫助他們,更可貴的是他還十分註意在思想作風上進行傳幫帶。請他審查稿件,有不妥之處他必定親自動手仔細修改,而對有的稿件他還要核對原始資料和翻閱有關文獻,給後學者樹立了好的典範。有一天深夜,他上門去叫醒一位入睡了的中年老師,告訴他有一個英文字母寫錯了,讓他立即改過來,因為第二天一早稿子就要送走。治學如此嚴謹、認真、細致,令人感動。因此,有關編輯人員說:“楊老師審過的稿子,最放心。”

楊遵儀教授之所以如此熱心助人,因為他認為:“地質事業的發展,靠少數幾個老專家是不行的,要靠集體、要靠新生力量,要讓大家共同進步。”“多為人民做好事、為集體做好事,心情就愉快;幫助別人做出了成績,取得了進步,也就是自己多為國家做了一點事。”

楊遵儀曾擔任中國古生物學會副理事長、中國地質學會常務理事和北京地質學會副理事長,《中國科學》、《科學通報》、《地球科學》、《現代地質》等多種刊物及《中國大百科全書》的編委,曾長期擔任《古生物學報》(前10卷)主編,《地質學報》和《地層古生物論文集》的副主編,為促進中國的地質科學發展付出了巨大的勞動。1991年他被評為全國優秀教師。由于楊遵儀教授對地層古生物學的卓越貢獻,1997年先後獲得了在國內外有重要影響的香港何梁何利基金科學與技術進步(地球科學)獎和李四光地質科學榮譽獎。他還獲得過美國耶魯大學的克羅斯獎,被錄入中國科學院主編的《中國現代科學家傳記》和中國科學技術協會主編的《中國科學技術專家傳略》。

楊遵儀雖年逾九旬,仍行動靈活、思想敏捷。他說:“一個科學工作者隻有把自己與國家和民族的命運緊密地聯系在一起,他的生命才會有價值,一生才會有作為,才會活得有意義!”

代表作

1.楊遵儀.1948.《新疆東北部石錢灘組C—P腕足類》(英文).清華大學《理科報告》丙種,1(3)

2.楊遵儀、丁培榛、張守信、殷鴻福.1962.《祁連山二疊紀、三疊紀腕足類.祁連山地質志》,4卷,4號,古生物分冊.北京:科學出版社

3.楊遵儀、吳順寶、楊逢清.1981.《關于中國南方海相二疊—三疊系的界線問題和接觸關系》.地球科學,14:4—15

4.楊遵儀、聶澤同.1982.《西藏阿裏地區侏羅紀蛇尾化石》.古生物學報,21:83—86

5.楊遵儀、李子舜、曲立範、盧重明等.1982.《中國的三疊系》.地質學報,56(1):1—21

評價

遵儀先生從事地質教育和地質科研工作七十餘載,胸懷祖國,博學篤志,無私奉獻,甘為人梯,取得了豐碩的科研成果,培養了大批優秀人才,為新中國的地質教育和地質科研事業作出了傑出的貢獻。

逝世

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九三學社社員,中國傑出的地質學家、地質教育家,中國科學院資深院士中國地質大學教授楊遵儀,因病醫治無效,于2009年9月17日凌晨在北京逝世,享年101歲。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