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逍

楊逍

楊逍,金庸小說《倚天屠龍記》的人物,是明教教主手下左右光明使者之一的光明左使。

風流瀟灑,孤傲自負,武藝超群,機智多謀,少年時與峨嵋派孤鴻子比武,奪其「倚天劍」,擲地而去,孤鴻子由此被氣死,楊逍也因此與峨嵋結仇。

明教前教主陽頂天失蹤後,他在教內隻手遮天,和「五散人」為立新教主事鬧僵。

與峨嵋女弟子紀曉芙有一段情緣,楊逍悲她去世,一生不娶,撫養女兒楊不悔長大,從桀驁浪子轉變為慈父。

張無忌任教主後,他悉心輔助,獻計得力。

張無忌退隱前,留書傳教主之位于他。

曾獲陽頂天傳他「乾坤大挪移」二層,武功精妙之處,助他以一敵眾綽綽有餘。

  • 中文名
    楊逍
  • 別名
    楊左使,逍遙二仙
  • 性別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日期
    約元大德六年
  • 職業
    明教光明左使
  • 職務
    明教光明左使
  • 畢業院校
    疑似桃花島
  • 主要成就
    明教光明左使,明教代教主,教主,執掌明教
  • 信仰
    明教
  • 屬下
    明教天地風雷四門
  • 武功
    乾坤大挪移,彈指神通等
  • 其他作品
    《明教流傳中土記》
  • 出處
    《倚天屠龍記》
  • 朝代
    元朝

角色介紹

小說人物,出自金庸的《倚天屠龍記》,是明教教主手下左右光明使者之一的光明左使。風流瀟灑,孤傲自負,武藝超群,機智多謀,少年時與峨嵋孤鴻子比武,奪其倚天劍,擲地而去,孤鴻子由此被氣死,楊逍也因此與峨嵋結仇。明教前教主陽頂天失蹤後,他在教內隻手遮天,和五散人為立新教主事鬧僵。與峨嵋女弟子紀曉芙有一段情緣,卻因滅絕所阻,更是掌斃紀曉芙,楊逍悲她去世,一生不娶,撫養女兒楊不悔長大,從桀驁浪子轉變為慈父。張無忌任教主後,他悉心輔助,獻計得力。張無忌退隱前,留書傳教主之位于他。曾獲陽頂天傳他乾坤大挪移二層,武功精妙之處,助他以一敵眾綽綽有餘。

楊逍

姓名:楊逍

楊逍

生年 約為元成宗大德六年(1302年)

卒日 不詳

父母 不詳

師承 不詳,用過彈指神通,以及四十四門刀法

仰慕者 不計其數

職位 明教光明左使(與光明右使範遙合稱為“逍遙二仙”) 第三十五代教主

楊逍

屬下 明教“天地風雷”四門

愛人 紀曉芙

女兒 楊不悔

女婿 殷梨亭

相貌

衣著樣貌 身穿白色粗布長袍的中年書生,約莫四十歲上下年紀,相貌俊雅,隻是雙眉略向下垂,嘴邊露出幾條深深皺紋,不免略帶衰老凄苦之相。不言不動,神色漠然,似乎心馳遠處,正在想什麽事情。

出身背景

出身富貴之家,幼年元兵犯境,舉家僥幸逃過元兵截殺,但安于南方時,除楊逍外全家意外溺斃。

楊逍天資聰穎,骨骼精奇,後得奇遇,年輕時已武功極高,出道甚早,故江湖早聞其名。

演員介紹

​1965,粵語電影,吳桐

1978,香港無線,黃允材

1978,邵氏電影,王戎

1984,台灣台視,高一傑

1986,香港無線,黎漢持

楊逍

1993,台灣台視,孫興

2001,香港無線,張兆輝

2003,大陸亞環影音,張鐵林

2009,大陸張紀中吳曉東

角色經歷

少年經歷

少年時與峨嵋孤鴻子結仇,比武時奪其倚天劍擲地而去,孤鴻子由此竟被氣死。

被昆侖眾人疑為殺死其師父白鹿子的凶手。

明教前任教主陽頂天失蹤後,與五散人為立新教主事鬧翻,打碎鐵冠道人張中左肩。

楊逍

與峨嵋女弟子紀曉芙的一段不悔情緣。

六大派達人被囚萬安寺,獻“酒惑鶴,色迷鹿”之計救出眾人。

為救明教法王謝遜,隨楊逍和紀曉芙15【孫興版】楊逍有一女楊不悔,是他和峨嵋紀曉芙所生的,在他年輕時,因為喜歡紀曉芙而不能自已,強奸了她,可是紀曉芙事後也愛上了楊逍,是以將女兒取名不悔,表示她對這段關系不後悔。

六大派圍剿光明頂的時候,因為內訌的原故,楊逍受到護教法王「青翼蝠王」韋一笑以及五散人圍攻,楊逍更使出明教鎮教之寶「乾坤大挪移」把韋一笑的「寒冰綿掌」反施六人身上,技驚四座。

楊逍

後來張無忌解決了六大派圍剿光明頂的危機, 成為明教第三十四代教主,楊逍便出盡全力輔助他,他對明教的歷史和狀況非常熟悉,張無忌更就此請教他,他對比自己年紀小的張無忌甚是敬佩,是張無忌的得力助手。因為對紀曉芙本來的未婚夫「武當七俠」之一殷梨亭心存愧疚,所以當明白楊不悔對殷梨亭的情意時,他容許他倆成親。

曾多次以其機智及聰明協助張無忌,而張無忌也很信任他,六大派達人被囚萬安寺,獻“酒惑鶴,色迷鹿”之計救出眾人。

為明教四大護教法王之一「金毛獅王」謝遜,隨張無忌並四大護教法王之一「白眉鷹王」殷天正合力大戰少林派當時輩份最高的三大高僧渡厄、渡難與渡劫

直至張無忌退隱江湖時,才正式將教中事務全權交由他、範遙、彭瑩玉等人。

江湖情緣

逍芙之戀

原著中紀曉芙峨眉派掌門滅絕師太的得意門生,她本來已許配給武當七俠之一的殷梨亭為妻。楊逍和她的這段姻緣雖然是強製下的“生米煮成熟飯”,但是紀曉芙卻寧死也不願加害楊逍,並為他們的女兒取名為楊不悔楊不悔三個字,當是金庸小說中最令人唏噓的名字之一。

相遇

原著中的逍芙戀僅限于一下紀曉芙口中的描述:弟子向西行到川西大樹堡,在道上遇到一個身穿白衣的中年男子,約莫有四十來歲年紀。弟子走到哪裏,他便跟到哪裏。弟子投客店,他也投客店, 弟子打尖,他也打尖。弟子初時不去理他,後來實在瞧不過眼,便出言斥責。那人說話瘋瘋顛顛,弟子忍耐不住,便出劍刺他。這人身上也沒兵刃,武功卻是絕高,三招兩式,便將我手中長劍奪了過去。我心中驚慌,連忙逃走。那人也不追來。第二天早晨,我在店房中醒來,見我的長劍好端端地放在枕頭邊。我大吃一驚,出得客店時,隻見那人又跟上我了。

相識

我想跟他動武是沒用的了,隻有向他好言求懇,說道大家非親非故,素不相識,何況男女有別,你老是跟著我有何用意。我又說,我的武功雖不及你,但我們峨嵋派可不是好惹的。那人笑了笑,說道:‘一個人的武功分了派別,已自落了下乘。姑娘若是跟著我去,包你一新耳目,教你得知武學中別有天地。弟子千方百計,躲避于他,可是始終擺脫不掉,終于為他所擒。

相知

弟子不幸,遇上了這個前生的冤孽……弟子不能拒,失身于他。他監視我極嚴,教弟子求死不得。如此過了數月,忽有敵人上門找他,弟子便乘機逃了出來,不久發覺身已懷孕,不敢向師父說知,隻得躲著偷偷生了這個孩子。

結局

原著中紀曉芙是峨眉派掌門滅絕師太的得意門生,她本來已許配給武當七俠之一的殷梨亭為妻。楊逍和她的這段姻緣雖然是強製下的“生米煮成熟飯”,但是紀曉芙卻寧死也不願加害楊逍,並為他們的女兒取名為楊不悔,楊不悔三個字,當是金庸小說中最令人唏噓的名字之一。

當得知紀曉芙的死訊,楊逍居然突然暈倒,差點喪生于何太沖與班淑嫻的雙劍之下,這一細節活現出楊逍實則是個深情的男子。至于他與 紀曉芙生下的女兒楊不悔,願與身受重傷的殷梨亭結為夫妻,他的應允,一方面是尊重女兒的選擇,另一方面也是他對殷梨亭內疚的補償。

93版pk原著

原著中寥寥幾筆的逍芙戀在93版倚天屠龍記得到了很充分地展現。此版楊逍由孫興飾演,塑造了一個狂放灑脫,深情傲骨,集霸氣與溫柔于一身的年輕楊逍形象,和一個經歷歲月滄桑,深沉內斂,足智多謀,對明教忠心耿耿的老年胡子逍形象。雖然並不完全遵循原著,但卻讓楊逍這個人物更加血肉豐滿,不得不說是成功改編金庸小說的經典之作!

楊逍

香港無線2001TVB版由張兆輝飾演的楊逍扮相脫俗,神色漠然的樣子更加符合原著中中年男子的形象。而這版逍芙戀的劇情也吸引了無數的逍迷,把一個風流成性最終為一女子孤獨此生的楊左使刻畫的恰到好處。

楊逍其人在小說中不算主角,但從簡短的篇幅中我們就能發現他復雜多變的性格,以及成大事,立大業的胸懷,不得不說單在這一方面楊逍是要強于張無忌的。

角色分析

深情

楊逍對紀曉芙用情很深,這當然是真的,否則也不會在大敵當前的時候,一聽說紀曉芙的死訊就昏了過去,差點送了性命。但是深情不深情是一回事,花不花心是另外一回事。

風流自負

說不得道:“……當然,本教教眾之中,也不免偶有不自檢點、為非作歹之徒,仗著武功了得,濫殺無辜者有之,奸淫擄掠者有之,于是本教聲譽便如江河之日下了……”楊逍突然冷冷插口道:“說不得,你是說我麽?”說不得道:“我的名字叫做‘說不得’,凡是說不得之事,我是不說的。各人做事,各人自己明白,這叫做啞子吃餛飩,肚裏有數。”楊逍哼了一聲,不再言語。(第十九回 《禍起蕭牆破金湯》)

強取豪奪

楊逍強逼紀曉芙,後來畢竟是得到了她的認可,所以這件事並不構成太大的道德污點。然則楊逍對說不得的這番話反應如此強烈,顯然說明其他不檢點的事件恐怕還有不少。男人可不可能一邊深情一邊花心,這個問題當然不妨見仁見智。但楊逍不是楊過式的“萬花從中過,片葉不沾身”的人物,則無疑問。倒是把他和段正淳放在一起立案研究,會顯得比較合適。

我本來的印象,陽頂天死後,爭奪明教教主之位的人裏,楊逍不在其列。但最近重讀《倚天屠龍記》,卻感到難以斷定起來。從書裏摘幾段:

紀曉芙道:“是。他說,他們魔教的總壇,本來是在光明頂,但近年來他教中內部不和,他不便再住在光明頂,以免給人說他想當教主,因此改在昆侖山的‘坐忘峰’中隱居,不過隻跟弟子一人說知,江湖上誰也不知。”(第十三回 《不悔仲子逾我牆》)

多仇敵

滅絕師太說道:“咱們六大門派這次進剿光明頂,志在必勝,眾妖邪便齊心合力,咱們又有何懼?……青翼蝠王既然能來,白眉魔王和金毛獅王自然亦能來,紫衫龍王、五散人和五大掌旗使更加能來。咱們原定傾六派之力先取光明左使楊逍,然後逐一掃蕩妖魔餘孽,豈知華山派的神機先生鮮于掌門這一次料事不中,嘿嘿,全盤錯了。”(第十七回 《青翼出沒一笑揚》)

少人緣

彭和尚道:“六派分進合擊,漸漸合圍。五行旗接了數仗,情勢很不利,眼前之計,咱們隻有先上光明頂去。”周顛怒道:“放你媽的狗臭屁!楊逍那小子 不來求咱們,五散人便挨上門去嗎?”彭和尚道:“周顛,倘若六派攻破光明頂,滅了聖火,咱們還能做人嗎?楊逍得罪五散人當然不對,但咱們助守光明頂,卻非為了楊逍,而是為了明教。”(第十九回 禍起蕭牆破金湯)

桀驁不馴

楊逍對紀曉芙所說的意思,是自己不想當教主,因此隱居到了坐忘峰。但是好像誰都知道光明頂還是楊逍的勢力範圍:六大派圍剿光明頂是要“先取光明左使楊逍”,五散人對救援光明頂的問題,則有是為了楊逍還是為了明教的爭議。這麽看來他這個回避就很有作秀的嫌疑,簡直和1949年初蔣委員長的“引退”有得一比。他對五散人說:“聖火令歸誰所有,我便擁誰為教主。這是本教的祖規,你又問我作甚?”這話也近乎無賴。聖火令失落已近百年,它作為權威象征的意味早已頗為淡薄。從後文看,明教中的傑出人物在此問題上也都較為通脫,不論是韋一笑還是謝遜,或者其他人物,都並無這等強烈的拜物情結。固然滅絕師太說:“第三十二代、第三十三代兩代教主有權無令,這教主便做得頗為勉強。”但這不過是外人臆測之言。書中處處暗示出陽頂天在世時明教的好生興旺,以及眾人對這位陽教主的景仰之情,哪裏有半點“頗為勉強”的味道。

當然,揪住以上內容不放,未免有羅織材料的嫌疑,光憑這些描述也不能斷定楊逍一定就是在想爭教主。但周顛所說的:“楊逍,你不願推選教主,這用心難道我周顛不知道麽?明教沒有教主,便以你光明左使為尊。”確實也未必就是小人之心。何況即使楊逍並無這樣的權力欲,有一條也可以肯定:以楊逍的孤傲性格,對當時的其他幾個教主競爭人選那是誰也不服。這同樣會導致新教主更難產生。——至于沒有教主和明教中衰之間的關系,書中說得極是明白,恕我不再贅述。

武功卓絕 足智多謀

楊逍是文武全才:學了乾坤大挪移之後,在明教他的武功很可能是除張無忌陽頂天之外的第一;說到足智多謀,他更是無人能比,而且他的智謀可不光是武林人士身上常見的機警敏捷而已,從他為張無忌出謀劃策的表現來看,他也頗不乏政治遠見。

那麽,何以在張無忌出現之前,他不能控製住明教的大局,而張無忌傳位給他之後,他也坐不安穩?這不是因為才能上的欠缺(可參考金庸在小說後記中所說的政治家的幾條標準),大約隻能從楊逍的氣質上找原因。楊逍氣質裏有極富魅力的因素,有那麽多女孩子是他的擁躉就是明證(當然這很大程度上是電視劇的功勞)。但這些因素放在一個男權社會的政治鬥爭中,很可能就成了致命傷。至于為什麽歷來關于楊逍總是有魅力的那一面談得多,這大約是說明,在文藝欣賞領域,女性化的審美趣味天然較有優勢。

金庸對楊逍的評語是,“年老德薄”。我相信多數讀者看《倚天》時猛看見這四個字,恐怕都會一愣。因為根據此前書中的描寫,我們對楊逍都無此印象。但再聯系金庸對其他人物的刻畫,大家又會覺得這四個字不是憑空而來。因為好象所有明教人物對楊逍印象都說不上太好。原因何在,不妨再從書中摘取一個小細節分析一下:

周顛與楊逍素有嫌隙,曾數次和他爭鬥,此刻越看越是慚愧:楊逍這龜兒子原來一直讓著我。先前我隻道他武功隻比我稍高,每次動手,總是碰巧運氣好,這才勝我一招半式。豈知我周顛跟他龜兒子差著這麽老大一橛。

謙讓而不欲人知

據說這也是美德的一種,但在政治生活中,這種作風卻最要不得。楊逍要消弭與周顛的嫌隙,可用方法無非有二:要麽大展神功狠下辣手一舉使對方懾服,後來朱元璋統御臣下就是這麽幹的;要麽打敗對方而故作大度周全對方的面子,即所謂以德服人,——仔細觀察一下張無忌力鬥六大派時的作風,就會發現這個手法他運用得極好。惟獨像楊逍這樣謙讓得不著痕跡,對解決問題是一點好處也沒有。你既不能使人恐懼,也不能叫人心服,那還怎麽把別人團結到你的身邊來?雖然周顛畢竟明白了楊逍是在讓著自己,但一來這已經是多年以後,二來這隻是個偶然事件。周顛在這件事上明白了,其他人在其他很多類似的事上,就未必能有明白的機會。

楊逍

作為政治人物,事實上的刻薄寡恩未必是多大毛病,——把楊逍從教主位子上趕下台的朱元璋才是刻薄寡恩的典型。關鍵問題是,你要讓別人有沾受到你的恩澤的感覺。像楊逍這樣事實上未必刻薄但卻讓人覺得刻薄,真是冤大頭已極。他很可能認為,讓了對方而使人知道,叫做“市恩”,“最壞的家伙才是如此”(借用袁紫衣語),這是他內心放不下的道德尺規。楊逍作文士打扮,文士的疏狂放誕和陳腐迂闊其實往往密不可分,這一點在楊逍身上,表現得遠遠要比在黃葯師身上來得顯然。

亦正亦邪

某種意義上說,楊逍和楊過黃葯師確實可算一類,都是行為邪氣而富于魅力的形象。但黃葯師是狂逸之士的極品,楊過是反叛少年的偶像,這兩個人物都是提純過的。和他們相比,楊逍要不徹底得多,因而也要真實得多。他深愛紀曉芙而又“奸淫擄掠”,有心回避爭當教主的嫌疑而有不能真的退出漩渦,都是人性復雜性的證明。

楊逍既追求落拓不羈的風度,又無法真的放棄對明教的責任感,其結果當是對兩方面都有損害。他打敗孤鴻子卻對倚天劍棄置不顧,這漫不在乎的氣派確實有讓人折服的地方。但也正是因為倚天劍還在峨嵋派手裏,才使得圍攻光明頂的時候滅絕師太勇不可擋(否則滅絕可能連一個五行旗掌旗使都未必收拾得下)。得知明教兄弟因此而慘遭大肆屠殺,楊逍是否對當年沒有奪走倚天劍有所後悔,不得而知。

相關作品

生平著作:《明教流傳中土記》

明教源出波斯,本名摩尼教,于唐武後延載元年傳入中土。其時波斯人拂多誕持明教‘三宗經’來朝,中國人始習此教經典……至會昌三年,朝廷下令殺明教徒,明教勢力大衰。自此之後,明教便成為犯禁的秘密教會,歷朝均受官府摧殘。明教為圖生存,行事不免詭秘,終因摩尼教這個‘摩’字,被人改為‘魔’字,世人遂稱之為魔教。”

人物武功

功力

何太沖適才提起張無忌擲向大石,【這一擲之力少說也有五六百斤,但那書生長袖一卷,便即消解】,將張無忌帶在一旁,顯然武功奇高。

楊逍

楊逍立時醒轉,【一睜開眼,但覺寒氣森森,一把長劍的劍尖抵住了自己眉心,跟著青光一閃,又有一把長劍往自己左臂上斬落,待要出招擋架,為勢已然不及】,何況班淑嫻的長劍製住了他眉心要害,根本便動彈不得,【當下一股真氣運向左臂。何太沖的長劍斬上他左臂,突覺劍尖一溜,斜向一旁,劍刃竟不受力,宛如斬上了甚麽又滑又韌之物】,但白袍的衣袖上鮮血涌出,還是斬傷了他。便在此時,【楊逍的身子猛然間貼地向後滑出丈餘,好似有人用繩縛住他的頭頸,以快迅無倫的手法向後拉扯一般。】班淑嫻的劍尖本來抵住他的眉心,他身子向後急滑,劍尖便從眉心經過鼻子、嘴巴、胸膛,劃了一條長長的血痕,深入數分。這一招實是極險,倘若班淑嫻的劍尖再深了半寸,楊逍已是慘遭開膛剖腹之禍。【他身子滑出,立時便直挺挺的站直。這兩下動作,本來全是絕不可能,但見他膝不曲,腰不彎,陡然滑出,陡然站直,便如全身裝上了機括彈簧,而身子之僵硬怪詭,又和僵屍無異。】【楊逍身剛站起,雙腳踏出,喀喀兩響,何氏夫婦雙劍斷折。他兩腳出腳雖有先後,但迅如電閃,便似同時踏出一般。】【以何太沖和班淑嫻劍法上的造詣,楊逍武功再強,也決不能一招之間便踏斷二人兵刃,隻是他招數怪異,于重傷之餘突然脫身反擊。何氏夫婦驚駭之下,竟不及收劍。】【楊逍跟著雙足踢出,兩柄劍上折下來的劍頭激飛而起,分向兩人飛去。何氏夫婦各以半截長劍擋格,但覺虎口一震,半身發熱,雖將劍頭格開,卻已吃驚不小,急忙抽身後退】

身法

左手仍是抱著楊不悔,伸右手拉起張無忌,【也不見他提足抬腿,突然之間倒退丈餘,一轉身,已在數丈之外。】

忽然停住腳步,問張無忌道:“紀曉芙姑娘到底怎樣了?”【他奔得正急,哪知說停便停,身子便如釘在地下一般,更不移動半分。】張無忌收勢不及,向前猛沖,若非楊逍將他拉住,已然俯跌摔倒。

嘯聲

【楊逍仰天長嘯,隻震得四下裏木葉簌簌亂落,良久方絕】,說道:“你果然姓楊,不悔,不悔。好!曉芙,我雖強逼于你,你卻沒懊悔。”

內力

原來楊逍雖和周顛有隙,但念在同教之誼,究不願一掌便傷他性命,因此這一掌未使全力,但韋一笑武功深湛,一招“寒冰綿掌”拍到,楊逍右臂一震,登覺一股陰寒之氣從肌膚中直透進來,忙運內力抵御。【兩人功力相若,登時相持不下。】

這股寒氣和韋一笑所發的“寒冰綿掌”掌力全然不同,隻覺是細絲般一縷冰線,但遊到何處穴道,何處便感酸麻,【若是正面對敵,楊逍有內力護體,決不致任這指力透體侵入】,此刻既已受了暗算,隻有先行強忍,助冷謙擊倒敵人再說。

乾坤大挪移

說不得吃了一驚,【他素知光明左使功力通神,是本教絕頂達人,隻怕一掌之下已將周顛傷了】,眼見周顛右掌仍和楊逍左掌粘住,不肯撤掌,叫道:“周顛,自己兄弟,拚什麽老命?”往他肩頭一扳,同時說道:“楊左使,掌下留情。”生怕楊逍不撤掌力,順勢追擊。

不料一拉之下,周顛身子一晃,沒能拉開,同時一股透骨冰冷的寒氣從手掌心中直傳至胸口,說不得更是吃驚,暗想:“這是韋兄的獨門奇功‘寒冰綿掌’啊,怎地楊逍也練成了?”當下急運功力與寒氣相抗。但寒氣越來越厲害,片刻之間,說不得牙關相擊,堪堪抵御不住。

鐵冠道人和彭瑩玉雙雙搶上,一護周顛,一護說不得。四人之力合聚,寒氣已不足為患,然而【隻覺楊逍掌心傳過來的力道一陣輕一陣重,時急時緩,瞬息萬變,四人不敢撤掌,生怕便在撤掌收力的一剎那間,楊逍突然發力,那麽四人不死也得重傷。】彭瑩玉叫道:“楊左使,咱們大敵當前,豈可……豈可……豈可……”牙齒相擊,再也說不下去,似乎全身血液都要凍結成冰,原來他一開口說話,真氣暫歇,便即抵擋不住自掌中傳來的寒氣。

如此支持了一盞茶時分,冷面先生冷謙在旁冷眼旁觀,但見韋一笑和四散人都是神色緊張,楊逍卻悠然自若,心下好生懷疑:“【楊逍武功雖高,但和韋一笑也不過在伯仲之間,未必便能勝得了他】,再加上說不得等四人,楊逍萬萬抵敵不住,何以【他以一敵五,反而似操勝算】,其中必有古怪?”低頭沉思,一時會不過意來。

彭瑩玉低聲道:“是乾坤大挪移!”冷謙聽到“乾坤大挪移”五字,登時省悟。【“乾坤大挪移”是明教歷代相傳一門最厲害的武功,其根本道理也並不如何奧妙,隻不過先求激發自身潛力,然後牽引挪移敵勁,但其中變化神奇,卻是匪夷所思。】自前任教主陽頂天逝世,明教中再也無人會這門功夫,是以六人一時都沒想到。如此看來,【楊逍其實毫不出力,隻是將韋一笑的掌力引著攻向四散人,反過來又將四散人的掌力引去攻擊韋一笑,他居中悠閒而立,不過將雙方內力牽引傳遞,隔山觀虎鬥而已。

楊逍道:“這是本教的‘乾坤大挪移’神功。”周顛道:“楊逍,你也練會了,是不是?”楊逍道:“‘練會’兩字,如何敢說?當年陽教主看得起我,曾傳過我一些這神功的粗淺入門功夫。【我練了十多年,也隻練到第二層而已】。再練下去,便即全身真氣如欲破腦而出,不論如何,總是無法克製。

彈指神通

那四人抬了被點中穴道的同門回來,正待設法替他們解治,【隻聽得嗤嗤兩響,兩粒小石子射將過來,帶著破空之聲,直沖二人穴道,登時替他們解開了。卻是楊逍以‘彈指神通’反運‘擲石點穴’的功夫。】

楊逍見那四頭兀鷹尚自盤旋未去,似想等眾人拋下殷梨亭後,便飛下來啄食他的屍體,【從地下拾起四粒小石,嗤嗤連彈,四頭兀鷹應聲落地,每一隻的腦袋都被小石打得粉碎。】

輕功

【他二人途中較勁,比賽腳力,殷天正內力較深,楊逍步履輕快,竟是並肩出發,平頭齊到。長笑聲中,兩人一齊從屋角縱落。】

驅毒

玄冥二老和楊逍、韋一笑對掌之時,已先受到張無忌九陽神功的沖擊,【掌力中陰毒已不到平時二成,但楊韋二人兀自打坐運氣,過了半天才驅盡陰毒。】

劍法

趙敏手掌輕擊三下,大殿中白刃耀眼,三人攻向楊逍,四人攻向韋一笑,另有兩人出兵刃製住了周芷若。【楊逍立時搶到一劍,揮劍如電,反手便刺傷一人。】

武器

張無忌道:“三位高僧使的是軟兵刃,咱們用甚麽兵刃好?”【張、楊、範三人平時臨敵均是空手】,今日面對勁敵,可不能托大不用兵刃,【三人一法通,萬法通,甚麽兵刃都能使用】,張無忌此言,乃是就著二人方便。楊逍道:“聽由教主吩咐便是。”

隻聽師父續道:“那魔頭連聲冷笑,說道:‘【倚天劍好大的名氣!在我眼中,卻如廢銅廢鐵一般!’隨手將倚天劍拋在地下,揚長而去。】

反應

原來楊逍正站在周顛近旁,【眼明手快,揮掌拍起身前木桌,擋了周芷若一鞭。】長鞭擊中木桌,登時木屑橫飛,桌上的茶壺、茶碗四下亂擲,各人身上濺了不少瓷片熱茶。

招式

殷天正走的全是剛猛路子。【楊逍卻是忽柔忽剛,變化無方。】這六人之中,以楊逍的武功最為好看,【兩枚聖火令在他手中盤旋飛舞,忽而成劍,忽而為刀,忽而作短槍刺、打、纏、拍,忽而當判官筆點、戳、捺、挑,更有時左手匕首,右手水刺,忽地又變成右手鋼鞭,左手鐵尺,百忙中尚自雙令互擊,發出啞啞之聲以擾亂敵人心神。】相鬥未及四百招,【已連變了二十二般兵刃,每般兵刃均是兩套招式,一共四十四套招式】。【空智于少林派七十二絕藝得其十一,範遙自負于天下武學無所不窺,但此刻見楊逍神技一至于斯,都不由得暗自嘆服。】周顛與楊逍素有嫌隙,曾數次和他爭鬥,此刻越看越是慚愧:“楊逍這龜兒子原來一直讓著我。先前我隻道他武功隻比我稍高,每次動手,總是碰巧運氣好,這才勝我一招半式。豈知我周顛跟他龜兒子【差著這麽老大一橛。】”

悟性

要知張三豐傳給他的乃是‘劍意’,而非‘劍招’,要他將所見到的劍招忘得半點不剩,才能得其神髓,臨敵時以意馭劍,千變萬化,無窮無盡。倘若尚有一兩招忘得不幹凈,心有拘囿,劍法便不能純。【這意思楊逍、殷天正等達人已隱約懂得】,周顛卻終于遜了一籌,這才空自憂急半天。

見識

這些人中,楊逍在明教中位望最尊、殷天正是天鷹教的教主、彭瑩玉最富智計,這三人生來不知遇到過多少大風大浪每每能當機立斷,轉危為安,但眼前的局勢是已陷絕境,內襲人眾多,聲勢著實不小,眼看著隻有束手待斃的份兒。這時每人隱然都已將張無忌當作教主,不約而同的望著他,盼他能突出奇計,解此困境。

張無忌在這頃刻之間,心中轉過了無數念頭。他自知武功雖較楊逍、外公、韋一笑諸人為高,但說到見識計謀,這些達人當然均勝他甚多,他們既無良策,自己又有什麽更高明的法子。

才智

楊逍尋思:“這少林僧果真了得,我聖火令上招數再變,終究也奈何不了他。殷白眉獨受內勁,時候長了隻怕支持不住。”兩枚聖火令一合,想要挾住黑索,跟他也來個硬碰硬的鬥力,以分殷天正重擔。不料聖火令剛要挾到黑索,渡難手腕一抖,黑索索頭直昂上來,撞向楊逍面門。【楊逍心念如電,聖火令脫手,向渡難胸口急擲過去,雙掌一翻,已抓住索頭,一招“倒曳九牛尾”,猛力向外急拉。】

渡難見他兵刃出手,當作暗器般打來,勁道猛極,左手上肘一沉,壓向飛襲左胸的聖火令,【卻見另一枚突然間中道轉向,呼的一聲,斜刺射向渡劫。】【原來這六人之中,以楊逍最工心計,他這兩枚聖火令攻渡難的是虛,攻渡劫的那枚之上方用上了全身內勁。】渡劫正與張無忌全力相抗,眼見渡難對付楊殷二人已穩佔上風,【哪想得到楊逍竟會忽出奇招】,以此怪異的手法偷襲,一驚之下,聖火令已到面門。渡劫心神微亂,輕輕伸起兩指,將那枚聖火令挾了下來。但其時他與張無忌全神貫註的比拚內勁,哪容得這麽心神一分,【霎時之間,他存身其內的大松樹搖晃不止,樹上松針紛紛下墮,便如半空中下了一陣急雨。】

張無忌暗想:“敏妹和楊左使均有臨事決疑的大才,難得他二人商商量量,極是投機,我可沒這等本事。”

評價

【楊逍是明教的大達人,威名素著。】【班淑嫻和何太沖兩人的師父白鹿子死在明教人的手裏,真凶是誰雖不確知,但昆侖派眾同門一向都猜想就是楊逍。】

這一招更是壯烈,屬于武當派劍招,叫做“天地同壽”,卻非張三豐所創,乃是殷梨亭苦心孤詣的想了出來,本意是要和楊逍同歸于盡之用。他自紀曉芙死後,心中除了殺楊逍報仇之外,更無別念,【但自知武功非楊逍之敵】,師父雖是天下第一達人,自己限于資質悟性,【無法學到師父的三四成功夫,反正隻求殺得楊逍,自己也不想活了】,是以在武當山上想了幾招拚命的打法出來。

【張無忌親眼見到他踏斷何氏夫婦手中長劍,武功之高,江湖上實是少有其匹】,便隻學到他的一招半式,也必大有好處,但想起太師父曾諄諄告誡,決不可和魔教中人多有來往,何況他武功再高,怎及得上太師父?

張無忌道:“【楊左使,你文武全才,真乃本教的棟梁。】”楊逍謝道:“多謝教主嘉獎。”

少林三僧拚到此時,已瞧出久戰于已不利,突然間齊聲高喝,三條長鞭急速轉動,鞭影縱橫,似真似幻。張無忌凝視敵鞭來勢,一一拆解,心下暗自焦急:“【芷若武功雖奇,畢竟所學時日無多,尚比不上外公和楊左使二人聯手的威力。】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