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戩 -中國神話傳說人物

楊戩

中國神話傳說人物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楊戩,《封神演義》裏的名字。後來通常被當作傳說裏二郎神的名字,是古代漢族神話傳說中一個重要人物。是神仙與凡人結合而生,力大無窮,法術無邊,有一妹,即《寶蓮燈》中沉香的母親,通曉八九玄功(七十二變),闕庭有第三隻眼睛(該傳說清朝興起,明代及以前並無此傳說流行),可辨別妖魔鬼怪,手持三尖兩刃刀(《封神演義》中稱楊戩追尋一怪物入一石穴,遂得一口三尖兩刃刀及淡黃袍),座下有神犬哮天犬。民間有二郎廟供奉,其中都江堰二王廟為世界文化遺產。《西遊記》中,和孫悟空打了個難分難解,孫悟空被金剛琢打了跌跤,又被細犬扯了一跌,翻身起時才被二郎及六聖擁上捆綁。

  • 中文名稱
    楊戩
  • 外文名稱
    yangjian
  • 出生地
    確州城
  • 信    仰
    道教
  • 兵    器
    三尖兩刃刀、斬仙劍、縛妖索
  • 性    別
  • 特    征
  • 民    族
    華夏族
  • 國    籍
    中國
  • 寵    物
    哮天犬、撲天雕(銀眼金翅鷹)、銀合馬
  • 登場作品
    《封神演義》
  • 師    尊
    玉鼎真人
  • 主要成就
    肉身成聖、劈山救母等
  • 職    業
    神仙
  • 別    名
    清源妙道真君、二郎神、昭惠顯聖仁佑王、二郎顯聖真君
  • 舅    舅
    玉皇大帝
  • 妹妹
    楊嬋
  • 前妻
    西海三公主
  • 父親
    楊天佑
  • 哥哥
    楊昭
  • 外甥
    劉沉香
  • 門派
    闡教
  • 母親
    瑤姬長公主

個人資料

​姓名:楊戩

楊戩楊戩

性別:男

稱號:昭惠顯聖二郎真君、清源妙道真君、昭惠顯聖仁佑王、英烈昭惠清源妙道顯仁敷澤興濟二郎顯聖真君

生父:楊天佑

生母:瑤姬仙子【《寶蓮燈前傳》中為玉皇大帝之妹,但此劇中不是正統瑤姬神話!根據《巫山縣志》記載:“赤帝(炎帝)女瑤姬,未行而卒,葬于巫山之陽為神女。”又有瑤姬為西王母之女一說,助禹治水,化為巫山神女峰。[1]袁珂《中國神話傳說詞典》中“瑤姬”詞條與重慶市委邀專家編寫的《巴渝神話傳說》中關于瑤姬的部分,都和楊戩無關。】

哥哥:楊昭

妹妹:楊蓮(也叫楊嬋),即三聖母二郎顯聖真君(也稱華山聖母)

妻子:西海三公主(出現于《中國神話簡史》)

外甥:沉香 出自《寶蓮燈》

身份:玉皇大帝外甥

化身:李二郎、趙二郎等(參見詞條)

楊戩楊戩

結義:“梅山七聖(康安裕、張伯時、李煥章、姚公麟、郭申、直健和朱子真等7人)”是楊戩的護法。元雜劇也有梅山七聖為二郎神護法神之說。《西遊記》裏稱梅山六聖,喊楊戩大哥,喊孫悟空二哥)

師父:玉鼎真人

師叔伯:廣成子、赤精子太乙真人、黃龍真人、文殊廣法天尊、普賢真人、慈航道人、靈寶大法師、懼留孫、道行天尊、清虛道德真君、姜子牙

老版《西遊記》中的楊戩弟子:金毛童子

座騎:銀合馬(白馬)

寵物:哮天犬(黑犬【中華細犬】)、逆天鷹(銀眼金翅鷹)

兵器:三尖兩刃四竅八環神鋒

法寶:縛妖鎖、照妖鏡、金弓銀彈、八爪龍紋黃袍、山河社稷圖、三尖兩刃刀、斬魔劍、開山斧

功法:九轉玄功、無窮妙道、縱地金光、定身術、七十二變(老版《封神榜》中21集提到)、指地成鋼(封神時下學于懼留孫)、山崩地裂(《寶蓮燈》中)等

修為:肉身成聖

人物來歷

張政烺以為二郎神是將幾種民間俗神,如李冰之次子、趙昱、張仙、楊戩混合而成的,馮夢龍《醒世恆言》第十三卷《勘皮靴單證二郎神》說北宋汴京已有“清源真君二郎神”廟宇,《宋史》載:“宋徽宗政和七年(1117年)詔修神保觀,俗所雲二郎神者。京師雲,傾城男女,負土以獻,不知何神。”

二郎神的來歷有很多種說法:

都江堰二王廟內奉李冰之子二郎像都江堰二王廟內奉李冰之子二郎像

道書《灌江備考》上說:“二郎為蠶叢之後,故其目縱。”

秦朝李凍的第二個兒子,曾協助父親斬殺蛟龍,平定水災,被稱為“灌口二郎”並設祠祭祀。朱熹《朱子語類》說:“梓潼與灌口二郎兩個神,幾乎割據了兩川。”該書又說:“蜀中灌口二郎神,當時是李冰因開離堆有功立廟,今來現許多靈怪,乃是他第二兒子出來。”

晉朝襄陽太守鄧遐,因為上述原因平定沔水,被稱為“二郎將”。

隋朝嘉州太守趙昱(即青城山道士趙昱)也因為上述原因被稱為灌口二郎,被宋真宗封為清源妙道真君。

唐朝傳說,他是四大天王中之北方多聞天王毗沙門的第二個兒子,名獨健,在安史之亂中曾經率天兵救護唐明皇。

後蜀後主孟昶,孟昶投降宋朝之後過世,被其妻花蕊夫人或懷念他的百姓以二郎神,或是張仙等其他種種名義,暗中奉祀。

西遊記》和《封神演義》說他名楊戩,是玉皇大帝的外甥,因為曾斧劈桃山、斬殺妖怪被稱為灌口二郎。《封神演義》裏,楊戩又是姜子牙的師侄,在姜子牙手下立功最多。

人物經歷

身世

儀容清俊貌堂堂,兩耳垂肩目有光。頭戴三山飛鳳帽,身穿一領淡鵝黃。縷金靴襯盤龍襪,玉帶團花八寶妝。腰挎彈弓新月樣,手執三尖兩刃槍。

斧劈桃山曾救母,彈打鋋羅雙鳳凰。力誅八怪聲名遠,義結梅山七聖行。

心高不認天家眷,性傲歸神住灌江。赤城昭惠英靈聖,顯化無邊號二郎。

這首詩是《西遊記》中對于二郎真君的一段描寫,可謂形神兼備,二郎神楊戩的英挺形象歷歷在目,但是,這位號稱為"天界第一戰神"的二郎神究竟是什麽了身世來歷?他是何年何月從何處流傳至今的呢?

首先,從吳承恩寫在《西遊記》裏這首詩來看,至少在明朝中葉,民間對于二郎神的傳說還是耳熟能詳的,因此這詩隻是概括式地一點而過,書中也沒有加以解釋和注解。但時至今日,二郎神的傳說大量已經淹沒不可考了,像詩中所說的"斧劈桃山"尚可知,但"彈打鳳凰"就不知所雲了。

其次,楊戩的出生便是一次出軌的產物,傳說他的母親是玉帝的妹妹,因為羨慕人間恩愛生活偷偷下凡來到人間,結識了一位姓楊的書生名楊君,並與之結為秦晉之好。還生了兒子,就是楊戩。

《二郎寶卷》主要演述二郎真君的出身歷史:二郎神的父親楊天佑是上天“金童臨凡”,為確州城內書生。母親雲華仙女戀舊情下凡與楊天佑私配成婚,生下二郎真君,因違犯天條,為花果山孫行者所困,被壓于太山之下。後來,二郎神得到天上鬥牛宮西王母的指點,“擔山趕太陽”,劈山救出母親雲華仙女,反而用太山壓住孫行者。《二郎寶卷》是這樣描繪二郎神劈山救母的:“開山斧,兩刃刀,銀彈金弓;升天帽,蹬雲履,騰雲駕霧;縛妖鎖,斬魔劍,八寶俱全。

照妖鏡,照魔王,六賊歸順;三山帽,生殺氣,頂上三光;八寶裝,四條帶,腰中緊系;黃袍上,八爪龍,紫霧騰騰。”(見《二郎寶卷,求簽桂造品第十》)“二郎變化有神通,八裝聖寶緊隨跟,出門先收各牙洽,黃毛童子護吾身。後收七聖為護法,白馬白犬有前因……梅山七位尊神聖,歸依爺上拜兄弟。帥將跟隨常擁護,天地同春成神聖。白馬爺乘神坐驥,白犬神嗷緊跟巡。貫會降妖捉鬼怪,邪崇精靈影無蹤。”(見《二郎寶卷。心猿不動品第十一》)《二郎寶卷》中描繪的二郎神形象與《西遊記》中的二郎神形象極為相似,其中的“各牙治”即“郭壓直”的別寫,則與元明以來二郎神雜劇相同,而“白犬神嗷”又與《封神演義》中“細犬”的“本相”“形如白象”似同出一源。

二郎神有過劈山救母的事跡,但他劈開的山是桃山,用的武器是斧頭。按照《西遊記》裏的說法:二郎神的媽媽是玉帝的妹子,思凡嫁給了凡間一個姓楊的男人,他們的兒子名叫楊戩,也就是我們所說的“二郎神”。玉帝因為妹妹嫁給凡人,龍顏震怒,就把自己的親妹妹(也就是二郎神的母親)壓在桃山底下。後來二郎神(玉帝的外甥)“斧劈桃山”,這才救出母親。劈山救母也出現了幾個不同的版本。剛開始的"劈山救母"的事跡絕對是關于楊戩的,但後來添枝加葉,以訛傳訛的,就變出了"寶蓮燈"故事。一笑此說是有根據的,因為"二郎斧劈桃山救母"的故事帶著明顯的上古神話色彩,而沉香的故事顯然要時尚的多,形成的時間也較晚。不過,大家比較一下便會發現這兩個故事一脈相承,包括人物關系也是母子、甥舅。

與瑤姬

從上述我們可以知道二郎神楊戩的母親是雲華仙女(《二郎寶卷》中寫的是“雲華侍長”),因私配凡人而遭天條處罰。

至于瑤姬,有關她的神話傳說的確很多,但瑤姬跟楊戩沒有關系

瑤姬劇照瑤姬劇照

瑤姬主要有兩種身份:西王母之女或天帝赤帝)之女。這裏的赤帝一般認為是炎帝

當瑤姬被稱為“雲華夫人”時,是西王母(王母娘娘)之女,助禹治水,其傳說與戀愛無關。宋·範成大吳船錄》卷下:“今廟中石刻引《鏞城記》 :瑤姬,西王母之女,稱雲華夫人,助禹驅鬼神,斬石疏波,有功見紀。今封妙用真人。”

並且楊戩母親的名字和身份有很多,而當楊母涉及“雲華”二字時,其身份隻是“侍長”。叫其他名字時,就更與瑤姬無關了。

當瑤姬是赤帝女兒時,屬上古神系。與道教“玉帝”、“楊戩”等無關。楊戩劈山救母不是上古神話,神仙思凡而遭天條懲處這是封建禮教下的產物。

我想說的是,翻開任何一本正規的神話故事書瑤姬神話都不會出現“玉帝之妹、楊戩之母”這種說法。在《寶蓮燈前傳》出來之前,即使是不正規的神話故事書,也不會出現這種說法。

下面那“曬化”部分是把瑤姬當作楊母“雲華侍長”而談,但前面已經說過,侍長夫人身份不同,且瑤姬被稱“雲華夫人”時與戀愛無關。}

十日曬化瑤姬的說法是現代人編造的,不是神話 。古神話中的瑤姬與楊戩無關,與曬化無關。

盡管版本各異,但最終都是以二郎劈山、救出瑤姬為結局,而且最後不是瑤姬母子夫妻全家團聚,就是兩夫妻重回天庭、兒子女兒皆受封誥……總歸這一家子之前雖然歷盡艱辛,結果卻是皆大歡喜,天帝也沒有做出派十日將全身長滿白毛的瑤姬活活曬化的惡行。那麽這種說法又所從何來?還是回來翻翻我們最古老的神話《山海經》,這裏或許有答案。

“女醜之屍,生而十日炙殺之。在丈夫北。以右手鄣其面。十日居上,女醜居山之上。”這段文字見于《山海經》的“海外西經”。前面我們已經提到,所謂的“屍”,是當時部落的執行祭典的巫女,那麽“女醜之屍”,就是一個名叫“醜”的巫女,而非一個叫女醜的死人,否則之後這句“生而十日炙殺之”就怎樣也解釋不通。【開玩笑,這世上有殺“屍體”的說法麽?】

關于這個叫“女醜”的巫女,《山海經》中有多處提及:“有人衣青,以袂蔽面,名曰女醜之屍”(《大荒西經》),“海內有兩人,名曰女醜。女醜有大蟹”(《海外西經》),而且此大蟹在海中一個叫姑射國的島上,“西南山環之”(《海內北經》)。由此可以看出,這個女醜要麽是一位海神,要麽就是一位專門負責祀雨祭典的巫女。《左傳》和《論衡》都有提及女醜是能通鬼神的巫師,以舞接神,天旱求雨。

而所謂那個“全身長滿白毛”的家伙,卻不是女醜,而是旱魃——旱魃有三種,其中一種“乃僵屍所變,皆能為旱,止風雨”。清代志怪小說《子不語》就有“旱魃”這一條,其形為“一女僵屍,貌如生,遍體生白毛”。古時有種說法:旱魃是天將大旱的征兆,因此就有焚燒旱魃祀雨的求雨祭典。至今四川汶川綿池的羌族地區還有“趕旱魃”的儀式,即由一人裝扮成旱魃躲在樹中,以巫師為首帶領寨民鳴鑼執棍,遍山搜尋,直至尋獲“旱魃”,將其驅趕下山,來達到祈雨的目的。

在我們一般認識中求雨,不外乎拜龍王或雨神、插龍牌甚至賽龍舟這類儀式,但在古時,許多求雨的儀式卻相當“殘忍”。今已有學者考證,古人天旱求雨,有“暴巫聚尪之法”,“乃以女巫飾為旱魃而暴之焚之以禳災也,暴巫即暴魃也”(袁珂校註《山海經校註》)。而《山海經》中所載的女醜圖像,都是“暴巫之像”,“以右手鄣其面”、“以袂蔽面”,表現出一付因被太陽暴曬而不勝其楚毒的模樣。

由此我們可以明白,那個被傳說中十日曬化的,乃是裝扮成長滿白毛的“旱魃”、執行祭雨儀式的巫師女醜,而非瑤姬。由于《山海經》中瑤姬名叫“女屍”,也許有人將其誤解為“女醜之屍”的縮寫【T_T,筆者在此已經徹底無語!】,加上民間又有“二郎擔山趕太陽”的傳說,正合了《山海經》中堯帝見十日曬死了女醜仍不肯回歸正常、隻好派神射手羿去射日的典故,由此生造出玉帝派十日曬化瑤姬的罪行來,所以說上古並沒有十日曬死楊母之說,隻是部分編劇為銜接《寶蓮燈》的神話之說而編造。

傳說故事

楊戩最威風的時候大概就是被鄧嬋玉打了兩石,雖是挨打,卻是火星迸出,隻當不知,仍是緊追不舍。他是有玄功護體,和孫悟空一樣,也是個鋼鐵戰士。

楊戩

《西遊記》中的二郎神,“相貌果是清奇,打扮得又秀氣。真個是:儀容清俊貌堂堂,兩耳垂肩目有光。頭戴三山飛鳳帽,身穿一領淡鵝黃。縷金靴襯盤龍襪,玉帶團花八寶妝。腰挎彈弓新月樣,手執三尖兩刃槍”。(《西遊記》第六回)“他昔日曾力誅六怪,又有梅山兄弟與帳前一千二百草頭神,神通廣大,有七十二變化,”那“梅山六兄弟——乃康、張、姚、李四太尉,郭申、直健二將軍;這“郭申直健”,是隱含著“郭牙值”之名的。二郎神與孫悟空鬥戰時,“抖撒神威,搖身一變,變得身高萬丈,兩隻手,舉著三尖兩刃神鋒,好便似華山頂上之峰,青臉獠牙朱紅頭發”,又放出“細犬”,照孫悟空腿肚子上咬了一口,又扯了一跌,乘機擒住了孫悟空。(《西遊記》第六回)後來在取經路上,孫悟空等追趕偷竊祭賽國金光寺塔上舍利寶貝的九頭蟲怪,遇上打獵歸來的二郎神及梅山六兄弟。二郎神不計前隙,幫助皈佛取經的孫悟空,“即取金弓,安上銀彈,扯滿弓,往上就打”,又放出細犬,“躥上去,汪的一口,把(九頭蟲的)頭血淋淋咬將下來。那怪物負痛逃生而去”(《西遊記》第六十三回)。這小說中的二郎神雖然姓楊,但形貌、彈弓、三尖兩刃刀、鷹犬乃至結義弟兄(梅山七聖),都仿佛是二郎神趙昱的。

楊戩楊戩

這就明自地顯示出小說《西遊記》與元明戲曲中二郎神傳說之間的密切關系。在《西遊記》中,二郎神是玉帝“令甥”、“楊君之子”。究其來歷,除“劈山救母”的傳說外,還有另一條可供追尋的線索,那就是明代嘉靖年間的《清源妙道顯聖真君一丁真人護國佑民忠孝二郎寶卷》(以下簡稱為二郎寶卷)和《消釋真空寶卷》。前者,劉蔭柏有《<;西遊記>;與元明清寶卷》一文(見《文獻》198了年第3期)論之甚詳;後者,有胡適《跋消釋真空卷》一文(見《胡適古典文學論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版)介述頗細。《二郎寶卷》分上、下兩卷,每卷結尾處都署:“大明嘉靖歲次壬戌三十四年九月朔旦日敬造”。嘉靖三十四年即公元1555年,早于今存《西遊記》最早刊行時間萬歷二十年(公元1592年),若依吳承恩晚年家居時(公元1568年離長興丞職位以後)作《西遊記》的通常說法,《二郎寶卷》則寫成于《西遊記》成書之前。即使按照吳承恩青壯年時(嘉靖二十一年,公元1542年)“正在撰寫《西遊記》或者已經完成初稿”的說法(見蘇興《吳承恩年譜》),《二郎寶卷》的作者也不大可能在十來年後就能看到《西遊記》的初稿並據以改寫成《二郎寶卷》。因此,《二郎寶卷》或者其據以進行創作的二郎神民間傳說對吳承恩《西遊記》中二郎神的描繪產生過影響,是極有可能的。

其實關于二郎還有些有趣的東西淹沒了,比如他的寵物--人人都知道他的哮天犬,卻很少有人知道他還有一隻鷹吧?實際上,二郎一出現,應該是"左牽黃右擎蒼,千騎卷平崗"的架鷹縱犬的形象,這在《西遊記》中就有提及。而同時,從詩中看,他還精通暗器--"腰挎彈弓新月樣",這個彈弓在《封神演義》中好象也出現過。

在明代,二郎神的傳說流傳很廣,當然就不可能隻有一種說法,連細節都沒有差異的。《西遊記》的作者(最後寫定者)吳承恩曾見到一幅《二郎搜山圖》,寫了《二郎搜山圖歌並序》。其《序》說:“二郎搜山卷,吾鄉史吳公家物。失去五十年,今其裔孫灌泉子,復于參知李公家得之。青氈再還,寶劍重合,真奇事也”,足見《二郎搜山圖》的流傳久遠和珍貴。《二郎搜山圖歌》描繪的二郎神形象是:“少年都美清源公,指揮部從物靈風,星飛電掣各奉命,搜羅要使山林空。名鷹搏拿犬騰嚙,大劍長刀瑩霜雪。猴老難延欲斷魂,狐娘空酒嬌啼血。江翻海攪走六丁,紛紛水怪無留蹤,青鋒一下斷狂飈,金鎖交纏擒毒龍。神兵獵妖猶獵獸,探穴持巢無逸寇。平生氣焰安在哉,牙爪雖存敢馳驟”。(《射陽先生存稿》卷一)《二郎搜山圖歌並序》大約作于嘉靖十八年(1539),作者時當盛年(三十六歲),對“少年都美”的二郎神“清源公”(即“清源妙道真君”)指揮神兵,掄大劍長刀,放鷹縱犬,擒妖驅獸的英雄形象十分傾羨,並在該詩結尾發出了“胸中磨損斬邪刀,欲起平之恨無力。救月有矢救日弓,世間豈謂無英雄”的無限概嘆。這大概就是作者在《西遊記》中以贊揚的筆調描二郎神的豐姿神勇的內在動因。

二郎神的傳說,在元明戲曲中有著十分豐富的表現。今天所能見到的的涉及二郎神傳說的元明雜劇,有《西遊記雜劇》(楊東菜批評本)、《二郎神醉射鎖魔鏡》、《二郎神鎖齊天大聖》、《灌口二郎斬健蛟》四種。《西遊記雜劇》第一本第八出寫觀音菩薩為保護唐僧西行取經,“奏過玉帝,差十方保官”暗中護送,其中第四個保官就是“灌口二郎。”第四本第十六出寫豬八戒在黑風山為妖,搶走了民女裴海棠。後來孫悟空救裴海棠回家,向她打聽妖怪的底細,裴海棠說“那妖怪醉後則說,它怕二郎細犬。”以後豬八戒又去找裴海棠,並攝走了唐僧,孫悟空到南海去向觀音菩薩求救。于是,灌口二郎奉觀音菩薩法旨去救唐僧,與豬八戒大戰一場,放出“細犬”,“見本相才擒住了豬八戒。

這裏擒住豬八戒的“細犬”的“本相”的具體形象,劇中沒有交待,但在後來的《封神演義》中,卻對二郎神的哮天犬名叫“細腰”的有這樣的描述:“仙犬修成號細腰,形如白象勢如梟”——這大概是那凶猛無此的哮天犬的“本相”了。《西遊記雜劇》中有一支〔越調、鬥鵪鶉〕描繪了二郎神的威嚴形貌:“看了些日月盈虧,山河變遷。灌口把威施,夭涯將姓顯。郭壓直把皂鷹擎,金頭奴將細犬牽。背著弓弩,挾著彈丸。灌錦江頭,連雲堆邊”。這就是元明戲曲中最初描繪的二郎神形象,但沒言及他姓李或是姓趙。可是在稍後的《二郎神醉射鎖魔鏡》、《灌口二郎斬健蛟》、《二郎神鎖齊天大聖》等劇中,二郎神徑直成為嘉州太守趙昱了。《二郎神醉射鎖魔鏡》第一折二郎神上場雲:“吾神姓趙名昱,字從道,幼年曾為嘉州太守。嘉州有泠源二河,河內有一健蛟,興風作浪,損害人民。

嘉州父老,報知吾神,我親身仗劍入水,斬其健蛟,左手提健蛟首級,右手仗劍出水。見七人拜降在地,此乃是眉山七聖。吾神自斬了健蛟,收了眉山七聖,騎白馬白日飛升,灌江人民與吾神立廟。奉天符碟玉帝賜,加吾神為灌江口二郎神之位、清源妙道真君。”《灌口二郎斬健蛟》一劇,則賓全是寫二郎神出身的,所述與前面所引《二郎神醉射鎖魔鏡》的記述大致相同,隻是趙煜(昱之誤寫)是先飛升成聖,再降梅山七聖,然後斬蛟,隻是先後次序倒置而已。二郎神手下大將也有郭牙直(“牙”與“壓”,一音之轉),“牽著狗兒”,另外還增加了一位“搶刀鬼”。《二郎神鎖齊天大聖》中的二郎神,奉“元始化身太極之體”的“北極驅邪院主”之令,帶領梅山七聖及眾多天兵,到花果山擒拿偷盜了仙丹仙酒的齊天大聖。同《西遊記雜劇》中豬八戒“隻怕二郎細犬”一樣,《二郎神鎖齊天大聖》中也說:“則除是清源妙道二郎真君,方可破齊天大聖”,足見二郎神是專門擒妖拿怪的好手。

楊戩楊戩

劇中雖沒有明說齊天大聖就是孫悟空,但在第一折中齊天大聖自敘身世時曾說:“吾神三人,姊妹五個,姐姐是龜山水母,妹子鐵色稱猴,兄弟耍耍三郎”這同《西遊記雜劇》第九出中孫行者(悟空)自敘的幾乎相同:“小聖弟兄姊妹五人:大姊驪山老母,二姊巫枝柢聖毋,大兄齊天大聖,小聖通天大聖,三弟耍耍三郎”。不同的隻是《西遊記雜劇》中的孫行者號通齊天大聖,降伏它的是哪吒而不是二郎神而已。這也可以明顯地看出《二郎神鎖齊天大聖》一劇深受《西遊記雜劇》的影響。《二郎神鎖齊天大聖》著力描寫了二郎神及梅山七聖的神武勇猛,他們沒有費多大勁就擒獲了花果山三聖,不像後來的小說《西遊記》中那樣,要賭鬥變化,還要借力于太上老君的金剛琢才能奏效。花果山三聖中,齊夭大聖雖是偷金丹盜仙酒的魁首,神勇廣大,變化多端,而一旦被擒,就下跪求饒。倒是大兄通天大聖的形象較為突出,使一條鐵棒,神通變化也與後來小說中的孫悟空有不少相似之處。小說《西遊記》中的齊天大聖孫悟空,可以說是熔合了花果山三聖的形象,連“孫行者”之名大約也是從“耍耍三郎”身上套用來的。

總之,在《二郎神醉射鎖魔鏡》、《灌口二郎斬健蛟》、《二郎神鎖齊天大聖》等劇中,二郎神的形象有了更具體的描繪:他“神通廣大,變化多般”(《二郎神醉射鎖魔鏡》),“青臉紅髯”、“馬跨龍駒,箭插金壺,袍錦模糊,簇簇的如驟雨,支楞楞發金鏃”(《灌口二郎斬健蛟》);他的“三尖兩刃,刀過處利如風”(《二郎神鎖齊天大聖》),牽著“細犬沖圍破陣,金彈打散妖兵”(《二郎神鎖齊天大聖》)。明代話本小說集《醒世恆言》中儲存有一篇宋元話本《勘皮靴單證二郎神》,說“古宋沐京”有一座二郎神廟,供奉清源妙道二郎神,與北極佑聖真君一樣靈應。那廟中的二郎神象,“頭裹金花璞頭,身穿儲衣綉袍,腰系蘭田玉帶,足登飛風烏靴”,“手執一張彈弓”,與元明戲曲中的二郎神形象相似。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