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延瑛

楊延瑛

 使朝陽燦金槍,嫁火山軍部將、殿前司銀戟班指揮使,銀戟張文;據《下河東》張文為河東絳州銀戟令公張公謹之孫、小奉先張達之子,自幼寄在楊家。(但也有書中說九妹與八姐皆是終身未嫁)     與遼國大將慶吉交戰,宋將趙彥被慶吉殺敗後,由楊九妹迎戰,拍馬舞刀迎敵,只數合,砍慶吉於馬下,封“銀花上將軍”。

  • 中文名稱
    楊延瑛
  • 國籍
    中國
  • 主要成就
    銀花上將軍
  • 秋菊
  • 性別

歷史形象

使朝陽燦金槍,嫁火山軍部將、殿前司銀戟班指揮使,銀戟張文;據《下河東》張文為河東絳州銀戟令公張公謹之孫、小奉先張達之子,自幼寄在楊家。(但也有書中說九妹與八姐皆是終身未嫁)

與遼國大將慶吉交戰,宋將趙彥被慶吉殺敗後,由楊九妹迎戰,拍馬舞刀迎敵,只數合,砍慶吉於下,封“銀花上將軍”。

楊延瑛楊延瑛

出現小說及小說選段

評書

《楊威三國》

公子多情

楊家將

《公子多情》楊延瑛選段:

楊子風收槍立定後許久,楊家眾人還沒有從震驚中過來,尤其是楊延瑛,櫻桃小嘴張成了偌大的一個圓,簡直可以塞進去一個雞蛋了,本來以為這個小白臉肚子裡沒貨,誰知道比自己還厲害,再進一步,比父親楊繼業更勝一籌,而且這槍法還很像楊家槍法,不過自己卻從沒想到過楊家槍竟然能練到這種地步。

楊繼業和佘賽花相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吃驚,楊家槍法是楊家不傳之秘,而且只有自己一家才會,何以這個外人竟然會使,而且更厲害。心下一動,對七個兒子一點頭,而這七子看到楊子風使的如此精彩,見獵心喜,早已按耐不住,得到父親的允許,立刻跳了出來,也不管什么不能以多欺少的規矩,他們都知道自己單打獨鬥絕對不是楊子風的對手,乾脆一擁而上,而素來正直的父親和母親也沒有阻止。楊延瑛也想上去討教一番的,不過被七個哥哥搶了先,只得悶悶不樂的拽著八姐楊延琪的衣袖,楊延琪拍了拍楊延瑛的小手,示意她認真的觀看。

楊子風看出七子他們眼中並沒有惡意,只有碰到對手的欣喜,也不說什么廢話,抖了一個槍法,來吧。以楊子風的眼光,早就看出了他們的不足,雖然有心指出來,不過自己的年齡實在是個問題,雖然學不分先後,但那只是說說而已,豈能當真,如果自己真的倚老賣老,說不定會引起七子的反感,反而會弄巧成拙。如此比武最好了,可以讓他們不知不覺的在戰場上領悟。

八人糾纏在一起,只見八套楊家槍上下翻飛,煞是精彩,看得楊繼業和佘賽花在心裡一個勁的叫好,也有些躍躍欲試。八姐楊延琪卻皺起了眉頭,她是兄妹九人中最聰明的一個,有些看出門道來了,而楊延瑛,則是一臉羨慕的看著楊子風。楊家七子越戰越興奮,高手呀,高手呀,在心裡不約而同的說道,楊子風則認真的與他們遞招,幫助他們彌補槍法中的不足,他知道,經此一戰後,楊家七子的槍法勢必會再提高一個層次。

楊繼業和佘賽花越看越心驚,什么時候出來一個如此傑出的人物,怎么沒聽說過,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以他們多年征戰的眼光,自然也能看出七子的槍法在楊子風的指導下逐漸提高,而且配合是越來越嫻熟,當然這是楊子風攻他們所必救而故意為之的,在場中還有一個八姐看出了楊子風的意思,楊子風哪裡是在和七子比試,純粹是在教導七子完善自己的楊家槍。楊延瑛雖然一直都對楊子風的白臉有偏見,不過見到他能讓自己的七個哥哥聯手也無法取勝,這時看楊子風的目光中都是星星了。

舞到最後,七子一起長嘯起來,七支槍架在一起向楊子風插來,楊繼業和佘賽花待要叫停,卻已是來不及了,身在場中的七子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槍了,在楊子風的逼迫下,現在的槍已經有了生命,楊延琪一臉焦急的表情,她自是看出了七槍合一的威力,足以開天闢地,即使父親和母親合力也抵擋不住,而楊延瑛則是一陣莫名的心疼,可惡,自己怎么會擔心那個小白臉,只是看著七槍絞在一起像一條惡龍要把楊子風吞噬,自己就感覺好像天塌一樣。

眼見慘劇就要發生,時間根本不容人作進一步的考慮,好個楊子風,不慌不忙,用槍尖搭著七槍,攪了起來,馬上把七槍合一的氣勢打破,匡啷啷,八把槍一起節節寸斷,碎落在地。眾人這才放下心來,其中猶以楊延瑛為最,誇張的用小手拍著剛剛隆起的胸脯,看得眾男人一陣目瞪口呆,素有假小子之稱的九妹楊延瑛何曾有過這樣小兒女的姿態,熟悉楊延瑛的人都不約而同的打了一個寒戰,啊,天變了。

……

果然,楊子風沒有讓他們失望,義無返顧的留下來了,把七子高興的,一個勁的呵呵笑,說起來他們年齡相當,在一塊也有共同語言,只是楊子風的心裡總是感覺到挺彆扭的,在原來的世界,這些人都是他的祖爺爺輩的,現在卻和自己稱兄道弟,儘管楊子風知道自己和他們一點血緣關係都沒有,可心裡就是怪怪的,更恐怖的是這個九妹楊延瑛,簡直要掛在自己的身上了,非要自己把槍法傳授給她,因為楊延瑛體內沒有真氣,自然不能練就楊子風那至鋼至強的槍法了,楊子風也不敢把自己的天心地意人情決拿來害人,畢竟自己在這上面吃盡了苦頭,到最後還弄得背井離鄉。

……

楊家將》楊九妹選段:第二十六回九妹女誤陷幽州楊延德大破番兵

卻說巡視番兵回幽州見張華丞相,道知:“天馬山庵中有一壯士修行,端的弓馬精熟,武藝超群,我等十數人不能近之。”張華聽罷大喜曰:“既有此人,當遣人領浩敕前往,召他來見。”番官領命,齎浩敕復往庵中見庵主,道知其事。庵主與九妹商議曰:“幽州張丞相有誥命來召,汝肯去否?”九妹曰:“既來相召,安敢相辭?”庵主愕然,邀九妹往庵後謂之曰:“君乃女流,若被識破機關,命亦難保,如何許其前行?”九妹曰:“蒙庵主相待,足見庵主好心。此去自有方便,內中用事,救得哥哥,亦機會也。”庵主曰:“亦宜謹慎而行。”

即日,九妹辭庵主,與番官徑赴幽州。進張丞相府,參見畢。張華問曰:“壯士何處人氏?須先通姓名,而後錄用。”九妹答曰:“小可詛貫太原人氏,姓胡名元。幼年曾習武舉,屢科不第,因棄家居庵修養。昨承鈞旨相召,只得赴命。”張華聽其言詞清利,人物出眾,不勝之喜。乃令人整頓淨房一所,與其安置。九妹辭出。張華退入後堂與夫人商議,要將月英小姐招胡元為婿,夫人允許。

次日,張華命番官通知胡元。九妹曰:“此事大好,蒙丞相見愛。但今宋兵在境,千戈未息,憑小可生平所學,建立微功,然後允之。”番官回報張丞相,張華曰:“且看他武藝如何。”即整朝服入奏蕭後曰:“臣招募得一壯士,英雄俊偉,要與陛下立功。乞宣授其職,以退宋軍。”蕭後允奏,下命封胡元為幽州團練使,付兵五千,前助蕭天佑。九妹得旨,拜命訖,領兵辭張丞相,逕到澶州來,與蕭天佑兵會合一處,屯紮西營。正遇楊五郎催軍索戰。九妹披掛上馬,跑出陣前大叫:“宋將速退,兔受其戮。”五郎馬上認得,大驚曰:“賢妹如何在彼引軍相爭?”九妹打暗號曰:“五哥詐敗,我自有計較。”五郎會其意,舞斧便戰,斗不數合,大敗而走。九妹追出數里乃回。

哨馬報入蕭天佑軍中:“新收將大勝宋軍一陣。”天佑大悅,即遣人請入帳中,商議破宋之策。營里番兵有認得九妹者,密謂天佑曰:“此人前日在宋陣中看六郎首級,元帥須用提防。”天佑大驚,遂令番眾拿下胡元。九妹不知其由,乃曰:“吾有殺退宋軍之功,元帥何故拿我?”天佑曰:“汝本南朝楊家之將,敢欺我耶?”不由分說,將囚車陷了,遣軍校解回幽州見蕭後,具奏其情。後得奏,乃宣張丞相問之。張華奏曰:“臣亦未知真實。乞發下牢中,待擒得楊家將來,一同斬首。”太后允奏,命將胡元監於獄中。正是:本為成家整骨肉,誰知先自受悲辛。

卻說訊息傳入三關,楊五郎聞知其妹有難,亟與眾人商議曰:“六郎近聞無事。如今九妹被系獄中,當先設計救之。”陳林曰:“將軍有何妙計?”五郎曰:“幽州右控西番,實唇齒之邦。吾詐作西番人馬,前去相助,蕭後必信,從中舉事,可救之矣。”陳林曰:“此計極妙!本官先去,吾亦引軍於中路相應。”五郎分布已定,扯起西番旗號,部軍來到幽州,遣人通報蕭後。蕭後下命恃臣,宣西番國統兵主帥入見,楊五郎承命,進於金階,稱呼畢。蕭後曰:“有勞將軍,跋涉風塵不易。”五郎曰:“西番國王以娘娘與南軍交戰,勝負未決,特遣臣部兵相助。”蕭後不勝之喜。即令設宴相待,親舉三筋,賜齎甚厚。五郎曰:“軍憎事緊急,臣明日當出師以破宋人。”太后曰:“遠來疲乏,尚待數日而行。”五郎謝宴而出,在城南紮營。下令軍中:乘番人不知提備,今夜殺入皇城。眾軍得令,各整備不題。

是時,丸妹在獄中,得獄官章奴知其為南人,十分相待,每要放他走脫,未遇其便。九妹因謂章奴曰:“蒙君相待甚厚。我適間占卜六王課,今日當脫此難,不如與君同奔南朝,當有酬報也。”章奴曰:“我有此心久矣!只緣無人提攜。若將軍肯帶小官同去,今夜可越獄而出/九妹整點停當。將近黃昏左側,城甫數聲炮響,楊五郎引七百頭陀,殺入城中,如人無人之境,後面馬軍一涌攻入,四下鼎沸。近臣報入宮中:反了西番國軍馬。蕭後大驚,亟令緊閉內城。當下楊五郎先殺入獄中,恰遇楊九妹從獄中殺出。番官各自逃生,那一個敢來爭鋒,南朝入馬蹂踏而進,殺死番兵不計其數。

五郎與九妹左衝右突,大鬧了幽州城,放火燒著南門,復軍殺奔澶州。蕭天佑不知軍從何來,部下大亂。耶律第一騎先出,正遇五郎。兩馬相交,戰不兩合,被五郎一斧劈落馬下。陳林、紫敢接應夾攻。天佑不敢戀戰,棄營逃走。楊五郎驟騎追之。蕭天佑回馬力戰。二人斗上二十餘合,五郎揮起利斧,當面劈下,忽金光燦起,不能傷之。五郎曰:“師父曾說番邦蕭天佑,銅身鐵骨,刀斧不能入,留下降龍咒一篇,囑付交鋒則誦之。待我念動此咒,看是如何?”五郎才剛誦之,忽狂風大作,飛砂走石,半空中降下金甲神人,手執降魔杵①大叫:“逆妖好好①杵(chu,音楚)——較粗的木杖。回去,饒汝萬刀之誅。”蕭天佑滾落下馬。五郎再復一斧,忽聲響處,火光滿地。不見了蕭天佑。一伏時,天地清朗,月色如晝。五郎殺入番營,提兵抄入雙龍谷。

孟良聽得外面金鼓不絕,引眾人當先殺出,正遇番將黃威顯,一斧砍之。楊六郎等乘勢突出,與五郎軍馬合為一處,殺得番兵四分五落,屍首堆積,奪其牛馬無數。正值四更時分,五郎收軍還佳山寨安下。

次日平明,眾人相見。六使曰:“若非五哥出力救援,幾被番人困殺矣。”五郎曰:“九妹反為北番所囚,不施此計較,險些亦難保也。”六郎嗟呀不已。九妹曰:“多得獄官章奴與我殺出獄中,卻被亂兵所傷。深感此人,難報其恩。”五郎因問被囚之故。九妹將庵中相救,及往番邦之由,一一道知。五郎曰:“深山幽谷,亦有此好人。可令人送緞匹往庵中答謝。”是時六郎於寨中,廣設筵席,犒賞諸將。酒至半酣,五郎曰:“賢妹依前回去奉侍母親。我亦領眾轉五台山。六弟用心守此三關,繼吾父之志。”九妹領諾,酒罷即辭行。六郎親送兄妹離寨數里之程而別。

不說九妹與五和尚自回,且說六使回至寨中,遣人送萬里雲還八王。八王笑曰:“前日我不借馬,非是吝惜,蓋試孟良之能耳。今既得此捷勝,馬亦無恙,真國家之福也。可令楊六將軍下令軍中,整飭戎伍,緊守三關,招募英雄,為進取之計。”

曾飾演過九妹的演員

(演員 電視劇 年份)

劉麗芳《楊門女將》(1960年)

桂飄香《楊門女將告御狀》(1961年)

薛家燕《無敵楊家將》(1961年)

邵麗《楊家將》(1984年)

周海媚《楊家將》(1985年TVB)

龍燕《楊家將》(1991年)

譚少英《碧血青天楊家將》(1994年)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