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克 -廣東省作家協會副主席

楊克

楊克,男,1957年生,廣西人,著名詩人。現任廣東省作家協會副主席,國家一級作家,編審。中國"第三代實力派詩人","民間寫作"代表性詩人之一。在《人民文學》《詩刊》《中國作家》《世界文學》《上海文學》《花城》《當代》《大家》《青年文學》《天涯》《作家》《山花》等大陸有影響的報刊發表了大量詩歌、評論、散文及小說作品,還在《他們》《非非》《一行》等民刊以及海外報刊和網路發表作品。

  • 中文名稱
    楊克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地
    廣西
  • 出生日期
    1957年
  • 職業
    詩人,作家
  • 主要成就
    主編《中國新詩年鑒》
  • 代表作品
    《楊克詩歌集》 《90年代實力詩人詩選》

人物簡介

楊克,廣西人,現居廣州,一級作家。編審。當代著名詩人、作家。中國“第三代實力派詩人”、“民間寫作”重要代表性詩人之一。廣東省作家協會副主席。

出版作品

出版有詩集《太陽鳥》(廣西民族出版社1985)、《圖騰的困惑》(漓江出版社1990)、《向日葵和夏時製》(廣西人民出版社1991)、《陌生的十字路口》(人民文學出版社1994)、《笨拙的手指》(北岳文藝出版社2000)、《楊克短詩選》(銀河出版社2002)、《楊克詩歌集》(重慶出版社2006)、《有關與無關》等8本詩集及散文集《敘述的城市》(海峽文藝出版社2002),《天羊28克》、《石頭上的史詩》等3本散文隨筆集;詩文合集《楊克卷》(漓江出版社2004)等。

主要成就

楊克楊克

主編《〈他們〉十年詩歌選》、1998至2006各年度《中國新詩年鑒》、《九十年代實力詩人詩選》、《犀牛詩叢》等,有詩歌、評論、隨筆、小說入選《中華詩歌百年精華》、《中華人民共和國五十年文學名作文庫》、《新詩三百首》、《中國當代詩歌經典》、《〈人民文學〉五十年精品文叢》、《百年百首經典詩歌》、〈現代詩經〉等160種以上文選。曾分別獲中國大陸和台灣文學獎多項。主編作品在世紀之交的中國詩壇產生了重大影響,引發了自朦朧詩以來大規模的詩學論爭。此外,其講授的“現代詩寫作與鑒賞”是中國大學裏目前鮮有教師開設的課程。

在《人民文學》、<詩刊>、《中國作家》、《世界文學》、《上海文學》、《花城》、《當代》、《大家》、《青年文學》、《天涯》、《作家》、《山花》、等大陸有影響的報刊上發表了大量詩歌、評論、散文及小說作品,還在《他們》、《非非》、《一行》等民刊以及海外報刊和網路發表作品。

個人詩文收入《中國新文學大系(1976-2000)》、《中華詩歌百年精華》、《中華人民共和國五十年文學名作文庫》、《中國新詩總系》、《新中國60年文學大系詩歌卷》、《百年百首經典詩歌》、《新詩三百首》、《中國當代詩歌經典》、《〈人民文學〉五十年精品文叢》、《大學語文》、《中國文學評論雙年選》、《中國先鋒詩人隨筆選》等各種文選共260種以上。部分作品收入西班牙、日本、美國、英國等出版的外語選集。曾3次赴德國、3次赴日本、2次赴台灣以及澳大利亞、新加坡等地參加詩歌節與文學交流。詩在中國中央電視台“新年新詩會”播出。

獲得榮譽

曾獲首屆廣西政府獎“銅鼓獎”、首屆廣西“青年作家獎”,“第二屆《青年文學》(1984-1988)創作獎”、《人民文學》征文獎、《山花》年度獎、“第三代詩人傑出貢獻獎”、“首屆漢語詩歌雙年(2006-2007)十佳”獎,廣東“第八屆魯迅文藝獎”,中國當代詩歌(2000——2010)貢獻獎。以及台灣“第二屆石韻新詩獎第一名”、《創世紀》“40年優選獎”等。

詩歌作品

人民

那些討薪的民工。那些從大平煤窯裏伸出的

148雙殘損的手掌。

賣血染上艾滋的李愛葉。

黃土高坡放羊的光棍。

沾著口水數錢的長舌婦。

發廊妹,不合法的性工作者。

跟城管打遊擊戰的小販。

需要桑拿的

小老板。

那些騎腳踏車的上班族。

無所事事的溜達者。

那些酒吧裏的浪蕩子。邊喝茶

邊逗鳥的老翁。

讓人一頭霧水的學者。

那臭烘烘的酒鬼、賭徒、挑夫

推銷員、庄稼漢、教師、士兵

公子哥兒、乞丐、醫生、秘書(以及小蜜)

單位裏頭的醜角或

配角。

從長安街到廣州大道

這個冬天我從未遇到過“人民”

隻看見無數卑微地說話的身體

每天坐在公共汽車上

互相取暖。

就像骯髒的零錢

使用的人,皺著眉頭,把他們遞給了,社會。

我在一顆石榴裏看見了我的祖國

我在一顆石榴裏看見我的祖國

碩大而飽滿的天地之果

它懷抱著親密無間的子民

裸露的肌膚護著水晶的心

億萬兒女手牽著手

在枝頭上酸酸甜甜微笑

多汁的秋天啊是臨盆的孕婦

我想記住十月的每一扇窗戶

我撫摸石榴內部微黃色的果膜

就是在撫摸我新鮮的祖國

我看見相鄰的一個個省份

向陽的東部靠著背陰的西部

我看見頭戴花冠的高原女兒

每一個的臉蛋兒都紅撲撲

穿石榴裙的姐妹啊亭亭玉立

石榴花的嘴唇凝紅欲滴

我還看見石榴的一道裂口

那些餐風露宿的兄弟

我至親至愛的好兄弟啊

他們土黃色的堅硬背脊

忍受著龜裂土地的艱辛

每一根青筋都代表他們的苦

我發現他們的手掌非常耐看

我發現手掌的溝壑是無聲的叫喊

痛楚喊醒了大片的葉子

它們沿著春風的誘惑瘋長

主幹以及許多枝幹接受了感召

枝幹又分櫱縱橫交錯的枝條

枝條上神採飛揚的花團錦簇

那雨水潑不滅它們的火焰

一朵一朵呀既重又輕

花蕾的風鈴搖醒了黎明

太陽這頭金毛雄獅還沒有老

它已跳上樹枝開始了舞蹈

我佇立在輝煌的夢想裏

凝視每一棵朝向天空的石榴樹

如同一個公民謙卑地彎腰

掏出一顆拳拳的心

豐韻的身子掛著滿樹的微笑

高天厚土

江山是皇家的

河山才是我的祖國

一條繩索

勒進高原的脊背

那道深深的血印子

是我淤塞了的黃河

我是我自己的囚囚在它

渾黃的波濤裏

它那麽黃深過我的膚色

青銅菊花絹帛

五谷豐登的萬頃秋浪

滄桑的黃土地

爬滿皺紋的溝壑

看到黃河我就心驚

九曲十八彎

長久地沖刷不斷地沉積

壺口瀑布吐出幾多渾濁的名字

越來越高的黃河

是警句是箴言

就在我頭上喧囂流過

夏時製

火車提前開走

少女提前成熟

插在生日蛋糕上的蠟燭

提前吹滅

精心策劃的謀殺案

白刀子提前進去

紅刀子提前出來

隻是孵房的小雞拒絕出殼

隻是入夜時分

月光不白

馬路上晨跑的寫實作家

在本來無車的時刻

被頭班車撞死理解了

黑色幽默和荒誕派

老地點老時間赴約會的小伙

從此遇上另一個女孩

躺在火葬場的死者

享年徒有虛名

莫名其妙被竊走一小時陽光空氣

一個個目瞪口呆

時間是公正的麽?

1989年

楊克的當下狀態

在啤酒屋吃一份黑椒牛扒

然後“打的”,然後

走過花花綠綠的地攤。

在沒有黑夜的南方

目睹金錢和不相識的女孩虛構愛情

他的內心有一半已經陳腐。

偶爾,從一堆叫做詩的冰雪聰明的文字

伸出頭來

像一隻蹲在垃圾上的蒼蠅。

1994年

在東莞遇見一小塊稻田

廠房的腳趾縫

矮腳稻

拼命抱住最後一些土

它的根錨

疲憊地張著

憤怒的手想從泥水裏

摳出鳥聲和蟲叫

從一片亮汪汪的陽光裏

我看見禾葉

聳起的背脊

一株株稻穗在拔節

谷粒灌漿在夏風中微微笑著

跟我交談

頓時我從喧囂浮躁的汪洋大海裏

擰幹自己

像一件白襯衣

昨天我怎麽也沒想到

在東莞

我竟然遇見一小塊稻田

青黃的稻穗

一直晃在

欣喜和悲痛的瞬間

2001年5月

天河城廣場

在我的記憶裏,“廣場”

從來是政治集會的地方

露天的開闊地,萬眾狂歡

臃腫的集體,滿眼標語和旗幟,口號著火

上演喜劇或悲劇,有時變成鬧劇

夾在其中的一個人,是盲目的

就像一片葉子,在大風裏

跟著整座森林喧嘩,激動乃至顫抖

而溽熱多雨的廣州,經濟植被瘋長

這個曾經貌似庄嚴的詞

所命名的隻不過是一間挺大的商廈

多層建築。九點六萬平米

進入廣場的都是些慵散平和的人

沒大出息的人,像我一樣

生活愜意或者囊中羞澀

但他(她)的到來不是被動的

渴望與欲念朝著具體的指向

他們眼睛盯著的全是實在的東西

那怕挑選一枚發夾,也註意細節

那些匆忙抓住一件就掏錢的多是外地人

售貨小姐生動親切的笑容

暫時淹沒了他們對交通堵塞的報怨

以及剛出火車站就被小偷光顧的牢騷

趕來參加時裝演示的少女

衣著露臍

兩條健美的長腿,更像鷺鳥

三三兩兩到這裏散步

不知誰家的丈夫不小心撞上了玻璃

南方很少值得參觀的皇家大院

我時不時陪外來的朋友在這走上半天

這兒聽不到鏗鏘有力的演說

都在低聲講小話

結果兩腿發沉,身子累得散了架

在二樓的天貿南方商場

一位女友送過我一件有金屬扣子的青年裝

毛料。挺括。比西裝更高貴

假若脖子再加上一條圍巾

就成了五四時候的革命青年

這是今天的廣場

與過去和遙遠北方的惟一聯系

1998年11月26日

熱愛

開啟鋼琴,一排潔白的牙齒閃亮

音樂開口說話

開啟鋼琴

我看見十個小矮人騎一匹斑馬奔跑

縷縷濃雲在大海的銀浪上翻滾

一條條黑皮鞭下羊羔咩咩地叫

雪地裏一隻隻烏鶇眨動眼睛

搖搖晃晃的企鵝,一分為二

胸和背涇渭分明

生命是一個整體

開啟鋼琴

曹植來回踱著七步

黑夜與白晝,一寸一寸轉換

1994年2月24日

逆光中的那一棵木棉

夢幻之樹黃昏在它的背後大面積沉落

逆光中它顯得那樣清晰

生命的軀幹微妙波動

為誰明媚銀色的線條如此炫目

空氣中輻射著絕不消失的洋溢的美

訴說生存的萬丈光芒

此刻它是精神的災難

在一種高貴氣質的涵蓋中

我們深深傾倒

成為匍匐的植物

誰的手在擰低太陽的燈芯

惟有它光焰上升

欲望的花朵這個季節裏看不見的花朵

被最後的激情吹向高處

我們的靈魂在它的枝葉上飛

當晦暗漸近萬物沉淪

心靈的風景中

黑色的剪影意味著一切

1994年11月30日

有關與無關

禽流感跟雞鴨有關甲流跟豬無關

非典跟果子狸關系依然曖昧

這不是醫學問題是能言之人使動物擔替了罪名

竊書不為偷薯條也不等于土豆

下跌都可以負成長名之

不會說話的動物找不到律師為其辯誣

911與基地有關真主黨跟真主無關

如今阿富汗的爆炸鬧不明白跟拉登有關無關

拉登就是一隻果子狸在岩洞樹洞土穴中

與穿山甲鼴鼠勾肩搭背晝伏夜出

美國人要對付他也得變成野獸有趣有趣

(美國的間諜衛星能拍攝大街上美女手腕上的分針

可為什麽拍不到拉登的手表?)

伊拉克與大油田有關薩達姆跟大殺傷武器無關

歐巴馬的和平獎跟小布希有點沾親帶故

要不是小布希好戰歐巴馬哪來的談和良機?

靠著賣火葯先富起來的歐洲

發獎給東征西伐的美國,好玩好玩

增兵是為了和平反恐是為了休戰

前幾天兩個在長途大巴上咳嗽的民工

正是差點被《時代周刊》評為年度人物的中國工人

他們被全車乘客投票表決丟進冰天雪地裏

在這個國家很多人裝出跟民主無關

可有時他們不得不偷偷使用這個法寶

來對付那些比他們更弱小無助的人

在野生動物園覺悟獸道主義

此時我如此親近鳥類、獸類、蟲類

動物很美,植物很美

我和你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卻遠離人類

曲水流觴,火烈鳥單腿站立

一片火燒雲

深入水而高于水

吃桉樹葉的考拉

此睡綿綿無絕期,睡眠很美

對白虎的奴役很醜陋

它們的表演很美

巨嘴鳥的長喙,大紅大黃

像一把吹不響的號角

鸚鵡叫聲清脆,尾羽很美

三十五攝氏度的南方

臉上的汗滴掉在水泥地上

“呲”,像燒紅的鐵淬進冷水

你是一棵婀娜的樹

茂盛的秀發是帶甜汁的青草

手臂如搖曳的綠枝,滴翠的葉子

被野馬啃咬一口

惹得羚羊奔跑,袋鼠跳躍

黑猩猩拌可愛的鬼臉

長尾猴上躥下跳,金雕驚起

我渴望像它們一樣,往天上飛

在草地上撒野、打滾

它們在籠子裏看著衣冠楚楚的我們——

這是一群如此奇怪的動物:

遮蔽知恥的身體和羞愧的心房

面孔裸露,冷漠的眼神帶著賞玩

將活潑潑的生命束縛

建造樊籠,囚禁孔雀的翎羽,響尾蛇的信子

雄獅高貴的頭顱……

我汗流浹背

從一隻猴的眼睛裏看到驚恐

我的身邊越來越擁擠

一切動物都很美

熱愛它們,需要遠離人類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