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喜朗

森喜朗

森喜朗 (もり よしろう、1937年7月14日- )是日本前任內閣總理大臣,日本自民黨內森派領袖,2000年接任因腦溢血而不能履行內閣總理大臣職務的小淵惠三,但因屢屢失言及政策失誤受到民眾極大反對,不得不提前下台,任職僅1年。他是日本政壇的保守派人士,之後由小泉純一郎接任。妻子為智慧子,育有一兒一女。

2014年2月,他在索契冬奧會期間日本召開的奧組委記者會上稱英語系敵國語言。

  • 中文名
    森喜朗
  • 外文名
    もり よしろう
  • 國籍
    日本
  • 出生地
    日本石川縣
  • 出生日期
    1937年7月14日
  • 政黨
    自由民主黨

人物簡介

森喜朗,生于一個富裕的家庭,祖上曾以務農為業。他的祖父和父親都在地方從政,擔任過縣議員,他選擇從政的道路可以說是追尋父祖的足跡。 森喜朗妻子智慧子育有一兒一女。

森喜朗森喜朗

森喜朗與畢業于早稻田大學文學系英文科的小淵是同學。他們兩人50年代末上大學的時候就認識。森喜朗畢業之後,在日本保守的《產經新聞》做了兩年的記者。然後,他和其他一些有志于從政的日本青年一樣,擔任了一名眾議員的秘書。在積累了足夠經驗之後,他1969年第一次參加大選就取得了成功,當選眾議員,從此開始了自己的政治生涯。

森喜朗從政30多年來,曾10次當選眾議員,可謂是日本政壇的一名老將。1998年7月底,小淵惠三當選自民黨總裁並出任日本首相之後,森喜朗被小淵委任為自民黨內地位僅次于總裁的幹事長一職,成為小淵十分信賴的“右手邊的人”。 2000年4月5日當選為日本首相,2001年4月辭去首相職位。

生平履歷

1937年7月14日:生于石川縣能美郡根上町(現在的能美市),為森茂喜之長子。

1956年3月:于石川縣立金澤二水高等學校畢業。

1959年4月:于自由民主黨學生部入黨。

1960年3月:在早稻田大學第二商學部(夜間部,社會科學部的前身)畢業 。

1960年4月:任日本工業新聞記者。

1963年4月:為眾議院議員今松治郎秘書。

森喜朗森喜朗

1969年12月:在第32回眾議院選舉以無黨派人士出戰,當選。

1975年12月:就任三木武夫內閣的總理府總務副長官。

1977年11月:就任福田赳夫改造內閣的內閣官房副長官

1978年12月:就任自由民主黨黨政調文教部會長。

1981年12月:就任眾議院大藏委員長

1983年12月:就任第二次中曾根內閣文部大臣

1987年11月:就任自由民主黨全國組織委員長

1991年1月:就任眾議院議院運營委員長

1991年10月:就任自由民主黨政務調查會長(黨總裁為宮澤喜一)

1992年12月:就任宮澤改造內閣通商產業大臣

1993年7月:就任自由民主黨幹事長(黨總裁為河野洋平

1995年8月:就任村山改造內閣建設大臣

1996年11月:就任自由民主黨總務會長(黨總裁為橋本龍太郎

1998年7月:就任自由民主黨幹事長(黨總裁為小淵惠三

1998年12月:就任清和政策研究會會長

2000年4月:代替小淵出任自民黨總裁,並就任第85代內閣總理大臣

2001年4月:不連任自民黨總裁,辭去總理大臣(首相)

2004年10月:就任自由民主黨新憲法起草委員會委員長

2006年10月19日:「清和政策研究會」會長退任

2006年10月26日:就任清和政策研究會名譽會長

政治生涯

步入政壇

1937年7月14日,森喜朗出生于一個地方行政長官的家庭,其祖父喜平曾任根上町町長之職約30年之久。森喜朗的父親茂喜在日本對外進行侵略戰爭期間被征入伍,1946年退伍後,連續9次當選町長。

森喜朗森喜朗

自幼就深受政場權力鬥爭影響的森喜朗,立志要成為一名國會議員。森喜朗就讀于早稻田大學時還是該校“雄辯會”的成員。早大雄辯會在日本政界頗有名氣,不少會員後來還當選了國會議員。與森喜朗同屬雄辯會成員的上下屆校友海部俊樹、渡部恆三、西岡武夫和小淵惠三等也先後當選過國會議員。

森喜朗大學畢業後,進入《產經新聞》社工作。1962年,森喜朗因出任岸信介派的今松治郎議員的秘書辭去了報社的工作。跟隨今松在政壇摸爬滾打的幾年,為森喜朗以後從政打下基礎。在此期間,最重要的是他結識了前首相岸信介。

1967年,今松去世後,森喜朗回到石川縣老家開始籌備競選事宜。1969年,森喜朗以無黨派身份參加眾議員競選。

為了籌集競選資金,森喜朗的妻子變賣了在東京的房產籌到300萬日元。面對激烈的競選活動,森喜朗在選前召開 了家庭會議。其親屬大都認為,森參加競選存在著資金不足、沒有獲得自民黨的支持和準備不充分等問題,建議他放棄本次選舉。正在此時,附近發生了火災,森喜朗拼命地跑去救火,並冒險從失火的房屋中搶出一座佛壇。當地的居民大都信佛,森的這一勇敢的舉動贏得了大量的選民。在競選時,岸信介又親自前往投票現場為森拉票助威,結果森喜朗以該區最高票數當選眾議員。

從政精明

森喜朗當選後,為報岸信介聲援之恩,便投到岸派門下,後又被岸信介推薦給福田赳夫。一直為派內缺乏年輕議員所困擾的福田對森非常重視,認為他是本派的希望所在。同時,派內幹將、岸信介的女婿安倍晉太郎也著力對森進行培養,作為自己的副手時常帶在身邊。

森喜朗森喜朗

1976年12月,福田組閣。安倍出任國會對策委員長,安倍將森安排為副委員長。次年,安倍在福田新內閣出任官房長官,他力排眾議,又讓森喜朗取代福田派業已安排好的人選,出任官房副長官。1978年森隨同福田首相前往德國波恩出席了西方七國首腦會議。1986年,中曾根第三次組閣,安倍再次讓森作為自己的副手出任自民黨副總務會長。對于岸信介、福田和安倍的知遇之恩,森喜朗一直謹記于心,並在黨內派系鬥爭中為本派立下了汗馬功勞。

1991年5月,安倍病故,圍繞派內領導人的繼承問題,安倍派的“四大金剛”分為二股。一是三博和森喜朗,主張由三博接任;另外是加藤六月和鹽川正十郎,主張由加藤出任派首。最後,三博繼任會長,森則成為派內第二把手,出任會長代理。無論是從與安倍的關系還是從當選次數來講,森都超過了三。然而,森喜朗卻有自己的考慮,他認為自己是4人中年紀最小的,三博之後,自己是理所當然的傳人。現在出任會長,隻能是過早樹敵,無益于自己的發展。此外,舉世聞名的“裏庫路特事件”也讓森背上了沉重的思想包袱,他還是選擇了暫居幕後多做實事,為日後接班和競選總裁打好基礎。森的這一做法被人們稱為是“放眼未來、精打細算”的高明之處。

1995年8月,在自民黨總裁競選中,河野洋平中途宣布退出競選。為了不讓橋本龍太郎唱獨腳戲而影響自民黨的形象,黨執行部決定派人與橋本共同參選。眾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一向支持河野洋平的森喜朗。但森卻認為此次選舉橋本必勝,自己此時出面參選一旦得票過少不僅有失臉面,還會影響今後的政治生命。而由派內骨幹議員參選,既能增強參選人的影響力,同時還會為本派爭取到更多的支持。三會長也同意森的這一提議。于是,三派議員小泉純一郎出面參選。以後的事實也證明了森的判斷是正確的。

截至小淵內閣成立,森喜朗歷任了黨內的三大要職:政務調查會長、總務會長和幹事長;並成為自民黨第二號人物。1998年12月,森喜朗正式接替三派會長,森派成立。此外,他還出任過中曾根內閣的文部大臣、宮澤內閣的通產大臣和村山內閣的建設大臣。

登台拜相

三派成立時,不少評論認為森喜朗為人寬厚、性格豪爽、處事謹慎、能說會辯、快言快語,讓人感到頗有“未來總裁候選人”的架勢。對此,森喜朗經常開玩笑說,“雖然沒有想過當首相,還是想幹幹外務大臣。”他認為,“一統天下”要“順乎自然”。

1993年8月,執政長達38年的自民黨失去了政權。危難之際,森喜朗出任黨幹事長,與河野總裁一道加強了與社會黨和先驅新黨的聯系,為重掌政權創造條件。1994年6月,社會黨黨首村山富市組閣,“自、社、先”三黨聯合內閣成立,森喜朗功不可沒。1995年8月,村山改造內閣時,河野有意讓森出任外務大臣,但因村山的反對,森喜朗與外務大臣失之交臂,隻好出任建設大臣。

森喜朗森喜朗

1996年1月,村山將首相之位“禪讓”于橋本,自民黨從此又開始以自己為主組閣執政。1996年11月7日誕生的第二屆橋本內閣是自宮澤內閣以來時隔3年零3個月後重新組成的單獨政權。此時,社民黨和先驅新黨則以閣外合作的姿態出現于三黨聯合政權之中。森喜朗在“橋本時代”重返黨內出任總務會長,為橋本大力推行改革出謀劃策。

1998年7月,小淵惠三組閣,森喜朗再次出任黨幹事長。小淵內閣期間,“自、自”乃至後來“自、自、公”聯合政權的成立,都是由森喜朗出面協調的結果。

1988年4月,在京都的一次集會上,森稱“大阪人隻知道掙錢,根本就不關心公共事業和選舉。”1992年6月,森在東京的一次演講中談到,“目前,橫濱大約有1500名來自韓國的勞務人員。他們都參加過越南戰爭,慣于舞刀弄槍。如果他們聚到一起,很容易搞出軍事行動來,對此我非常擔心。”今年1月,森在福井縣演講時又談到,“當我出席一位參選者的見面會時,所有的農民都各回各家了,好像是艾滋病來了似的”。

今年3月20日,森喜朗在石川縣演講,談及沖繩縣的教育情況時他脫口而出,“沖繩的學校從不教學生唱《君之代》(日本國歌),沖繩的學校工會都愛共產黨統治,什麽都和政府對著幹,什麽都反對國家。沖繩的兩家報紙,<琉球新報>和《沖繩時報》也是這樣。”此言一出,引起了沖繩人民的強烈不滿。

前途未卜

森喜朗上台恰逢日本多事之秋,政治、經濟和外交均處于微妙時期。森內閣也被認為是“看守內閣”,人們懷疑森喜朗能否長居相位,擺在他面前的將是一條坎坷曲折的政途。

在內政方面,新內閣成立時,執政聯盟問題業已解決,由原來的“自、自、公”改為“自(民黨)公(明黨)保(守黨)”;但眾議院議員任期即將期滿,提前舉行大選勢在必行,但何時舉行大選難下結論;小淵病倒後,黨內派系間暗鬥不斷,議員各自備選,人心不齊;此外,一系列警察瀆職事件有待解決,正在召開的國會還有許多重要法案等待審議通過。

在經濟方面,新內閣今後的經濟政策將關系到日本經濟復甦的步伐。在外交方面,日俄首腦會談、日俄和平友好條約的簽訂及日朝關系改善等問題已提上議事日程;八國首腦會議將于今年7月在日本舉行。日本外交中的重中之重的日美關系中,沖繩美軍基地問題、駐日美軍經費負擔、日美通商等問題都懸而未決。以上問題,對于沒有擔任過大藏大臣和外務大臣的森喜朗來說極具挑戰。新內閣成立伊始,被國民普遍看好,支持率曾高達40%。前不久,森首相疾訪歐美數國,在外交上小有積分。但是,森首相的一系列言論和醜聞事件相繼出現、官房長官青木幹雄被懷疑“假傳聖旨”自封首相代理以及宮澤大藏大臣涉嫌行賄等事件讓新內閣名聲掃地。國民支持率急劇下降,以民主黨為首的在野黨倒森的呼聲也越來越強烈。

隻有贏得大選,森喜朗才有資格迎接新的挑戰;努力贏得大選,才是森首相執政的首要任務。為了贏得大選,沿襲了小淵內閣政策的新內閣在沒有任何政績的情況下,隻能在為國操勞而病倒于任上的小淵前首相身上做文章。大選的投票日期選在了小淵的生日6月25日,而小淵的葬禮將于6月8日舉行。分析人士認為,自民黨將小淵利用到了極限。投票選在小淵的生日,是為了拉到更多的“同情票”;6月8日,將有多國的領導人出席小淵的葬禮,森會借此機會展開“葬禮外交”。目的隻有一個,即贏得大選的勝利。

政治主張

2000年4月24日,森喜朗在眾議院預算委員會回答民主黨政調會長菅直人提出的“你是否認為日中戰爭是日本發動的侵略戰爭?”的質詢時說:“我們應該深刻反省那段不幸歷史。在總結那個時代、那段經歷的基礎上發展同新中國的關系極為重要。”他還說:“關于戰爭,在不同的時代背景下,會存在各種各樣的看法。日本是否進行了那場侵略戰爭,應由大家在歷史中作出判斷。不管日本還是其他國家,國與國之間的戰爭都是不應該的,更何況是侵略戰爭。”菅直人當即反駁說,這種說法與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在紀念二戰結束50周年時的表態有很大的不同,當時村山富市明確承認是侵略戰爭,並表示了反省。森喜朗的說法與那一表態相比有很大的後退。

2000年5月16日,他在東京召開的神道政治聯盟國會議員懇談會上說,應當讓國民理解,日本就是以天皇為中心的神的國家。為此,神道政治聯盟已經活動了30年。他還表示,他現在雖然是站在政府的立場上,但依然會積極推行宗教方面的主張。他這一公開鼓吹“皇國史觀”的言論受到了政界的廣泛抨擊。17日,他不得不在參議院會議上對日本是“神的國家”的講話表示道歉。但是,在26日的記者招待會上他拒絕收回這一講話。31日,日本民主黨、共產黨、自由黨、社民黨等4個在野黨向眾議院提出了內閣不信任案。

2000年6月3日,森喜朗在奈良市發表競選演說時使用戰前日本軍國主義慣用的“國體”一詞,再次遭到日本輿論和在野黨的嚴厲批評。輿論認為,日本軍國主義在發動對外侵略戰爭期間經常使用“國體”一詞,這個詞意味著將天皇作為精神和政治中心的國家存在形式。森喜朗在競選中不假思索地使用“國體”一詞,如同他“神道國家”的發言,表明了他內心的政治信念和歷史觀。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