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姜

棠姜

東郭姜(?-前546年),春秋時期齊國棠公夫人,是齊桓公的後裔,姜姓,名字不詳。嫁給棠公之後又叫棠姜。棠公死後嫁給崔杼

  • 國籍
    齊國
  • 出生日期
    春秋時期
  • 職業
    齊棠公夫人
  • 夫君
    齊棠公、崔杼
  • 弟弟
    東郭偃
  • 兒子
    崔明、棠無咎、
  • 情人
    齊庄公
  • 東郭

生平事跡

東郭姜原嫁給齊棠公。棠公死後,崔杼在吊唁棠公時發現東郭姜美貌,要娶她為妻。東郭姜的兄弟東郭偃因為崔杼也姓姜,是齊丁公的後代,表示過反對。但是崔杼還是娶東郭姜為妻。前548年,齊庄公與棠姜私通,被崔杼殺死,另立齊景公。東郭姜生的兒子崔明,崔杼立他為繼承人。前546年,崔杼前妻之子崔成、崔強,在慶封慫恿下,殺死東郭姜和棠公之子棠無咎、東郭偃。慶封再殺崔成、崔強,東郭姜自殺。崔杼見家破人亡,也絕望自殺。崔明逃到魯國

棠姜,本是齊國棠公的妻子、東郭偃的姐姐。

東郭偃,是崔武子(即崔杼)的家臣。

棠公死,東郭偃為崔武子駕車去吊唁。崔武子看到棠姜很美,便很喜愛她,讓東郭偃為他娶過來。

齊庄公和棠姜私通,經常到崔家去,把崔武子的帽子賜給別人。侍者說:"不行。"齊庄公說:"不用崔子的帽子,難道就沒有帽子了?"崔武子由此懷恨齊庄公,又因為齊庄公乘晉國的動亂而進攻晉國,說:"晉國必然要報復。"崔武子想要殺死齊庄公來討好晉國,而又沒有得到機會。齊庄公鞭打了侍人賈舉,後來又親近賈舉,賈舉就為崔武子找機會殺死齊庄公。

夏季五月,莒國由于且于這次戰役的緣故,莒子到齊國朝見。十六日,齊庄公在北城設享禮招待他,崔武子推說有病,不辦公事。十七日,齊庄公去問候崔武子,乘機又與棠姜幽會。姜氏進入室內和崔武子從側門出去。齊庄公拍著柱子唱歌。侍人賈舉禁止庄公的隨從入內,自己走進去,關上大門。甲士們一哄而起,齊庄公登上高台請求免死,眾人不答應;請求在太廟自殺,還不答應。都說:"君王的下臣崔杼病得厲害。不能聽取您的命令。這裏靠近君王的宮室,陪臣巡夜搜捕淫亂的人,此外不知道有其他命令。"齊庄公跳牆,有人用箭射他,射中大腿,掉在牆內,于是就殺死了他。

文獻記載

左傳

左傳·襄公二十五年

齊棠公之妻,東郭偃之姊也,東郭偃臣崔武子,棠公死,偃御武子以吊焉,見棠姜而美之,使偃取之,偃曰,男女辨姓,今君出自丁,臣出自桓,不可,武子筮之,遇困之大過,史皆曰吉,示陳文子,文子曰,夫從風,風隕妻,不可聚也,且其繇曰,困于石,據于蒺梨,入于其宮,不見其妻,凶,困于石,往不濟也,據于蒺梨,可恃傷也,入于其宮,不見其妻,凶,無所歸也,崔子曰,嫠也何害,先夫當之矣,遂取之,庄公通焉,驟如崔氏,以崔子之冠賜人,侍者曰不可,公曰,不為崔子,其無冠乎,崔子因是,又以其間伐晉也,曰晉必將報,欲弒公以說于晉,而不獲間,公鞭侍人賈舉,而又近之,乃為崔子間公,夏,五月,莒子為且于之役故,莒子朝于齊,甲戌,饗諸北郭,崔子稱疾不視事,乙亥,公問崔子,遂從姜氏,姜入于室,與崔子自側戶出,公拊楹而歌,侍人賈舉止眾從者,而入閉門,甲興,公登台而請,弗許,請盟,弗許,請自刃于廟,勿許,皆曰,君之臣杼疾病,不能聽命,近于公宮,陪臣幹掫有淫者,不知二命,公逾牆,又射之,中股,反隊,遂弒之,賈舉,州綽,邴師,公孫敖,封具,鐸父,襄伊,僂堙,皆死,祝佗父祭于高唐,至復命,不說弁而死于崔氏,申蒯侍漁者,退謂其宰曰,爾以帑免,我將死,其宰曰,免,是反子之義也,與之皆死,崔氏殺鬷蔑于平陰,晏子立于崔氏之門外,其人曰,死乎,曰,獨吾君也乎哉,吾死也,曰,行乎,曰,吾罪也乎哉,吾亡也,曰,歸乎,曰,君死安歸,君民者,豈以陵民,社稷是主,臣君者,豈為其口實,社稷是養,故君為社稷死,則死之,為社稷亡,則亡之,若為己死而己亡,非其私昵,誰敢任之,且人有君而弒之,吾焉得死之,而焉得亡之,將庸何歸,門啓而入,枕屍股而哭,興,三踴而出,人謂崔子必殺之,崔子曰,民之望也,舍之得民,盧蒲癸奔晉,王何奔莒,叔孫宣伯之在齊也,叔孫還納其女于靈公,嬖,生景公,丁醜,崔杼立而相之,慶封為左相,盟國人于大宮曰,所不與崔慶者,晏子仰天嘆曰,嬰所不唯忠于君,利社稷者是與,有如上帝,乃歃,辛巳,公與大夫及莒子盟,大史書曰,崔杼弒其君,崔子殺之,其弟嗣書,而死者二人,其弟又書,乃舍之,南史氏聞大史盡死,執簡以往,聞既書矣,乃還,閭丘嬰以帷縛其妻而載之,與申鮮虞乘而出,鮮虞推而下之曰,君昏不能匡,危不能救,死不能死,而知匿其昵,其誰納之,行及弇中,將舍,嬰曰,崔慶其追我。鮮虞曰:一與一,誰能懼我?遂舍,枕轡而寢,食馬而食,駕而行,出弇中,謂嬰曰,速驅之,崔慶之眾,不可當也,遂來奔,崔氏側庄公于北郭,丁亥,葬諸士孫之裏,四翣,不蹕,下車七乘,不以兵甲。

左傳·襄公二十七年

齊崔杼生成,及強,而寡。娶東郭姜,生明,東郭姜以孤入,曰,棠無咎,與東郭偃相崔氏,崔成有病而廢之,而立明,成請老于崔,崔子許之,偃與 咎弗予,曰崔宗邑也,必在宗主,成與強怒,將殺之,告慶封曰,夫子之身,亦子所知也,唯 咎與偃是從,父兄莫得進矣,大恐害夫子,敢以告,慶封曰,子姑退,吾圖之,告盧蒲嫳,盧蒲嫳曰,彼君之讎也,天或者將棄彼矣,彼實家亂,子何病焉,崔之薄,慶之厚也,他日又告,慶封曰,苟利夫子,必去之,難吾助女,九月,庚辰,崔成崔強殺東郭偃,棠 咎,于崔氏之朝,崔子怒而出,其眾皆逃,求人使駕,不得,使圉人駕,寺人御而出,且曰崔氏有福,止餘猶可,遂見慶封,慶封曰,崔慶一也,是何敢然,請為子討之,使盧蒲嫳帥甲以攻崔氏,崔氏堞其宮而守之,弗克,使國人助之,遂滅崔氏,殺成與強而盡俘其家,其妻縊,嫳復命于崔子,且御而歸之,至則無歸矣,乃縊,崔明夜闢諸大墓,辛巳,崔明來奔,慶封當國。

列女傳

列女傳卷七

齊東郭姜

齊東郭姜者,棠公之妻,齊崔杼御東郭偃之姊也。美而有色。棠公死,崔子吊而說姜,遂與偃謀娶之。既居其室,比於公宮,庄公通焉,驟如崔氏,崔子知之。異日,公以崔子之冠賜侍人,崔子慍,告有疾不出,公登台以臨崔子之宮,由台上與東郭姜戲,公下從之,東郭姜奔入戶而閉之,公推之曰:「開餘。」東郭姜曰:「老夫在此,未及收發。」公曰:「餘開崔子之疾也,不開?」崔子與姜自側戶出,閉門,聚眾鳴鼓,公恐,擁柱而歌。公請於崔氏曰:「孤知有罪矣,請改心事吾子。若不信,請盟。」崔子曰:「臣不敢聞命。」乃避之。公又請於崔氏之宰曰:「請就先君之廟而死焉。」崔氏之宰曰:「君之臣杼,有疾不在,侍臣不敢聞命。」公逾牆而逃,崔氏射公中踵,公反墮,遂弒公。先是時,東郭姜與前夫子棠毋咎俱入,崔子愛之,使為相室,崔子前妻子二人大子城、少子強。及姜入後,生二子明、成。成有疾,崔子廢成,而以明為後。成使人請崔邑以老,崔子哀而許之。棠毋咎與東郭偃爭而不成,成與強怒,將欲殺之,以告慶封。慶封,齊大夫也,陰與崔氏爭權,欲其相滅也。謂二子曰:「殺之。」於是二子歸殺棠毋咎東郭偃於崔子之庭。崔子怒,愬之於慶氏曰:「吾不肖,有子不能教也,以至於此。吾事夫子,國人之所知也,唯辱使者,不可以已。」慶封乃使盧蒲嫳帥徒眾,與國人焚其庫廄,而殺成、姜。崔氏之妻曰:「生若此,不若死。」遂自經而死。崔子歸見庫廄皆焚,妻子皆死,又自經而死。君子曰:「東郭姜殺一國君而滅三室,又殘其身,可謂不祥矣。」詩曰:「枝葉未有害,本實先敗。」此之謂也。

頌曰:齊東郭姜,崔杼之妻,惑亂庄公,毋咎是依,禍及明成,爭邑相殺,父母無聊,崔氏遂滅。

影視作品

1996版《東周列國春秋篇》塗衛飾演棠姜

塗衛《東周列國春秋篇》塗衛《東周列國春秋篇》

  塗衛《東周列國春秋篇》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