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相思雨

梧桐相思雨

《梧桐相思雨》是胡偉躍、劉德凱羅燦然執導,楊海微編劇,劉德凱陶紅、寧靜、張晨光主演的電視劇。

該劇講述清朝末年,紫禁城中發生的一段曲折的一個女人和兩個男人的愛情故事。

  • 中文名稱
    梧桐相思雨
  • 外文名稱
    Wutong acacia rain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集    數
    40集
  • 線上播放平台
    pptv,優酷
  • 導    演
    胡偉躍,劉德凱,羅燦然
  • 出品時間
    2004年
  • 類    型
    劇情
  • 主    演
  • 上映時間
    2004年
  • 拍攝地點
    中國
  • 每集長度
    43分鍾
  • 出品人
    楊志毅,吳忠泉,王金榮
  • 編    劇
    楊海薇

劇情簡介

清朝末年,紫禁城中洋溢著外噴內張的緊綳氣氛。滿洲親貴們見政權岌岌可危,充滿危機感,故格外攬權,引起朝野有識之士的極度不滿。穎捃王之女寶齡格格,自幼溫柔清秀,靈巧客人,深得隆裕太後喜愛,時常被喚進宮承歡膝下。隆裕太後曾在說笑間欲將寶齡指婚給和親王之子多羅貝勒溥俊,權貴們也認為他倆是門當戶對的一對璧人。

劇照(一)劇照(一)

溥俊為人聰明、豪爽、霸氣、深以愛新覺羅皇統為榮,他積極訓練禁衛軍,是保守派的先鋒。但他也覺得大清國不變革是不行的。溥俊深愛寶齡,痴等寶齡下嫁,但寶齡卻愛上父親門生陳思翰。陳思翰不慕榮利、兩袖清風,看似溫文實則剛強,他對腐敗無能的統治集團感到憤怒而不屑!基于救國救民的急切與沖動,他加入了革命組織,他雖然也喜歡寶齡,但自知倆人身份猶如仇敵,他不能開始這段感情,所以對寶齡很冷淡。可是寶齡對陳思翰用情已深,思翰終被感動,與寶齡傾心相戀。但寶齡的心腹侍女也暗中愛上了思翰。雖然倆人無法公開戀情,但相愛的力量卻因此更加堅定。

從小看著寶齡長大的麽麽瑞姨,時常為寶齡擔心,屢加勸阻,思翰和寶齡也明知若想結合是困難重重,簡直毫無可能,但也都不願意畏懼退縮。溥俊逼嫁,寶齡深愛思翰,自然百般推托、抵死不嫁溥俊,溥俊困惑而不滿,但拒絕放棄寶齡。

思翰的同志陸蔚亭在刺殺溥俊的行動中被捕遇害,遺書中將獨子托付給思翰。思翰立誓為他報仇。隆裕將寶齡指婚溥俊,引起思翰的懷疑。寶齡為了表明心跡,委身于思翰。思翰接到刺殺溥俊的任務,自知身命朝不保夕,後悔曾與寶齡有了肌膚之親。但寶齡直死不悔,令思翰平添幾分信心與勇氣。

刺殺再度失敗,溥俊追捕思翰。思翰潛回郡王府,寶齡將他藏起,溥俊趕到向穎郡王要人。寶齡情急之下,暗中向父親坦程與思翰相戀等過程。穎郡王驚詫恐懼,但因深愛寶齡,忍痛命寶齡與思翰一同逃走。

聽了溥俊的報告之後,隆裕命穎郡王入宮,穎郡王極為恐懼。隆裕強抑怒火,對穎郡王威逼利誘。穎郡王先是否認知情,但被逼到無法否認之後,心知難逃一死,反而恐懼之心消散,故意激怒隆裕以求速死。溥俊大急,裕救穎郡王而未果,同時驚訝地得知寶齡與思翰相愛,怒發如狂,他的自尊和自傲極度受傷,派出探子,欲追回寶齡及思翰。

溥俊追捕寶齡及思翰,思翰受傷,生死不明,寶齡卻被溥俊帶回,寶齡向溥俊坦承此身已屬思翰,溥俊驚怒,但因實在愛寶齡,仍願娶她,寶齡卻不願嫁他,製造自殺假象,以絕溥俊之念,帶瑞姨逃走,溥俊正傷痛欲絕,他的貼身太監德子卻發現破綻,認為寶齡未死,溥俊追查寶齡下落。

思翰逃脫後,潛回穎郡王府要帶走寶齡,發現寶齡已死,驚痛不已。巧姐此時發現寶齡留書,方知道寶齡未死,但她在百般掙扎之下,隱瞞了這封留書,讓思翰繼續誤以為寶齡已死。

寶齡帶瑞姨前往思翰的家鄉上海尋他,途中,寶齡發現自己懷孕,旅程更加艱苦,好不容易到了上海,卻發現思翰的故居已易主,再輾轉找到思翰的新家,卻聽下人說思翰與未婚妻無錫去迎親了,寶齡,瑞姨呆住。

寶齡、瑞姨流落上海,原姓他他拉氏的寶齡,改了漢姓(唐)。她們一文不名,飽嘗辛酸,瑞姨要去找思翰算帳,寶齡不許。在驚險的情境之下寶齡生下了一個小女嬰,兩人都流下了激動的淚水。寶齡為女兒取了小名萱萱,紀念她與思翰第一次相約的地方--萱園。

瑞姨為人幫傭養家,但因太辛苦而病倒,此時,寶齡堅持要瑞姨在家帶萱,她要設法謀生。寶齡的格格身份、再加上私生一女之事在官場當中被傳開,寶齡羞愧,束手無策,正茫然地走著,突然看見人群轟動,滿街在散發著清廷遜位、民國成立的號外。寶齡呆呆地站在街頭,恍如隔世。

當寶齡拿著號外,回到破舊的窩棚時,驚見溥俊出現。溥俊已奔波的兩年追蹤寶齡下落,他看著憔悴的心上人,聽著小女孩喚母親,他心痛欲碎。那一刻,他心中的經歷著翻天覆地的掙扎,最後,他微微一笑,向寶齡伸出手,輕聲道:"走,我們回家"寶齡忍不住落下淚來。

溥俊帶寶齡回北京,為的是正式成親拜祠堂和親王逼迫溥俊領導復闢活動,溥俊堅決不願,固執的和親王將他趕出家門。溥俊問寶齡害不害怕過苦日子,寶齡感動他的深情,感激他的搭救,此時堅決地答道,不管是什麽日子,這一生與溥俊相伴,溥俊心知寶齡對他是感恩多于情意。但他相信,他能給寶齡幸福。溥俊決定離開北京這個傷心之地,帶著寶齡、瑞姨、德子,還有已列入皇族排行的小毓萱,一行人前往上海。

二十年後,溥俊這個落魄的貝勒爺,多年來以鬻字賣畫為生,一個人的出身,形成了他人生的基調,這是很難改變的。他依然豪放、人性、驕傲、不通庶務、講究生活,再加上今夕之感、故國之痛,令他心中鬱結,時發狂態,而他的妻子,同樣在富貴之家嬌生慣養長大的寶齡,歷盡了滄桑冷暖,已蛻變成了一個堅毅勇敢的小婦人。寶齡對溥俊照顧得無微不至,雖然她時常被溥俊氣得說不出話來,但她始終以母親容納百川的情懷包容溥俊,瑞姨甚至私下勸寶齡,不需要因心懷歉疚而對溥俊逆來順受,但寶齡堅持要報答溥俊的恩情。

毓萱已經二十三歲了,她在瑞姨的嚴格教養下章程的一個老牌世家氣質的古典每人。寶齡與溥俊所生的毓凡也已十九歲,剛讀大學二年級。毓萱崇拜父親,親近父親,習得一手卓越的裝裱工藝,溥俊幾乎已忘記了毓萱不是他的親生女兒,至于毓凡,他自小同情母親,看不慣父親,他毫無藝術方面的興趣,立志將來做個銀行家。溥俊與毓凡時常起沖突。偶爾不禁暗自感嘆,新生兒子怎麽倒像自然仇人一般?寶齡老夾在父子之間嘗試轉寰,卻總是落得心力交瘁。

毓萱愛上了一個留洋回國的青年陸耕天,自稱是陸耕天女友的陳幼蘭卻找上門來要跟毓萱算帳,而幼蘭正是毓凡暗戀的女同學。寶齡與幼蘭的母親見面,倒還相談愉快,直到寶齡發現,幼蘭的父親,竟然就是思翰!思翰當年誤以為寶齡已死,在感激的情緒下,娶了巧姐,他如今是民國政府派至上海整飭金融的專員,他依舊風骨錚錚,充滿理想,令人敬佩。

面對依舊痴情的思翰,動輒疑心的溥俊,寶齡多年平靜的生活完全被攪亂,她早已平靜的心情更是波濤起伏再難按捺。思翰的家庭也因此發生巨變,思翰自然是得不到妻女的諒解,而他還得面臨工作上的險惡的情勢,生命受到了極度威脅。

陸耕天的父親就是刺殺溥俊失敗的陸蔚亭,在陸蔚亭遇害後,思翰遵守信諾,將耕天撫養長大並栽培成材,耕天視幼蘭如妹,對毓萱產生好感,但當得知毓萱是殺父仇人之愛女,報復心徒升,折磨毓萱,後來,他發現自己真的愛上了毓萱,不忍再繼續,于是離開了毓萱,但毓萱痛苦萬分。寶齡心疼女兒,不得已,將此事揭露,從此思翰更積極地想贏回寶齡母女,而毓萱又因多年親情而陷入更深的痛苦中,毓萱甚至為了父親忍痛放棄思翰。幼蘭在激憤之下,接受了思翰秘書徐士琦的追求,她不知道,徐士琦正式思翰敵對勢力所派來的臥底。思翰遭到刺殺,生命垂危,寶齡的焦急擔憂落在溥俊眼中,溥俊也快瘋了,慢慢地,溥俊平靜下來,在思翰復元後來找寶齡,並堅持帶走她們母女溥俊竟然要寶齡跟思翰走。一面是刻骨銘心的愛情,一面是長年積淀的恩義,令寶齡左右為難,痛苦不堪。

電視劇《梧桐相思雨》電視劇《梧桐相思雨》

分集劇情

第1集

清朝末年,紫禁城中洋溢著外弛內張的氣氛。滿洲親貴們見政權岌岌可危,充滿危機感,故格外攬權,引起朝野有識之士的極度不滿。穎郡王之女寶齡格格,自幼溫柔清秀、靈巧可人,深得隆裕太後喜愛,時常被喚進宮中承歡膝下。隆裕太後曾在說笑間欲將寶齡指婚給和親王之子多羅貝勒溥俊,親貴們也認為他倆將來定是門當戶對的一雙璧人。

第2集

光緒死後,眾親貴皆認為溥俊是最合適的繼任人選。但隆裕為了私心,逼著慈禧選了三歲溥儀,好遂其掌權之願。以肅王為首的眾親貴不服,依舊擁戴溥俊,暗蓄異志。思翰他雖然也喜歡寶齡,但自知兩人身份猶如仇敵,他不能開始這段感情,所以對寶齡很冷淡。

第3集

思翰心中矛盾至極,雖抗拒著對寶齡的好感,想逃避這段不該發生的愛情,但勇敢率真的寶齡卻不容他再閃躲。思翰逼不得已,說出自己是革命黨,寶齡大驚。寶齡心中掙扎許久,她對思翰用情已深,決定無論思翰是什麽身份、無論未來如何,都要與思翰在一起。思翰終被感動,與寶齡傾心相戀。

第4集

溥俊懷疑思翰與寶齡之間的關系,試探思翰,思翰方知寶齡已指婚于溥俊。這時,思翰自蔚亭口中得知,下一個刺殺目標便是溥俊。雖然思翰和寶齡無法公開戀情,但相愛的力量卻因此更加堅定。兩人也明知若想結合是困難重重,簡直毫無可能,但也都不願意畏懼退縮。

第5集

溥俊的高壓姿態,卻令寶齡更加反感,再加上她深愛思翰,自然百般推托、抵死不嫁溥俊,溥俊困惑而不滿,但拒絕放棄寶齡。隆裕得知巧妞告密之語,勃然大怒,決心鏟除溥俊,但為了避免打草驚蛇,仍欲將寶齡指婚溥俊,但以籌備婚禮為借口,取消溥俊的兵權。

第6集

思翰與溥俊有了較深刻的交流。當溥俊說他願為寶齡付出生命時,思翰想出了報仇的方法。喜姐苦口婆心地勸阻寶齡,寶齡得知喜姐曾去找思翰,大急。寶齡與思翰大起爭執,寶齡表明心跡,兩人情不自禁地有了肌膚之親。寶齡出于無奈,拒絕了喜姐的關心,喜姐失望。

第7集

在巧妞的設計之下,溥俊被引出來,孤身赴會。溥俊險些被思翰殺死,溥俊的太監德子率人趕來扭轉局面,刺殺行動再度失敗。溥俊正嚴刑逼問思翰與寶齡的關系時,思翰為同志所救,身負重傷逃走。溥俊追捕思翰。思翰潛回郡王府,欲見寶齡最後一面。寶齡將他藏起,溥俊趕到向穎郡王要人。

第8集

在巧妞的設計之下,溥俊被引出來,孤身赴會。溥俊險些被思翰殺死,溥俊的太監德子率人趕來扭轉局面,刺殺行動再度失敗。溥俊正嚴刑逼問思翰與寶齡的關系時,思翰為同志所救,身負重傷逃走。溥俊追捕思翰。思翰潛回郡王府,欲見寶齡最後一面。寶齡將他藏起,溥俊趕到向穎郡王要人。

第9集

穎郡王被逼死一事,引起眾親貴之憤怒,欲擁立溥俊,實行政變。寶齡及思翰由喜姐陪同躲在鄉下,溥俊到處搜尋,終獲線索。溥俊找到寶齡及思翰,逃亡中,思翰受傷,生死不明,寶齡卻被溥俊帶回。寶齡見父親去世,傷痛欲絕。寶齡向溥俊坦承此身已屬思翰,溥俊驚怒,但因實在愛寶齡,仍願娶她,寶齡卻不願嫁他。

第10集

思翰逃脫後,潛回穎郡王府要帶走寶齡,發現寶齡已死,驚痛不已。巧妞此時發現寶齡留書,方知道寶齡未死,但她在百般掙扎之下,隱瞞了這封留書,讓思翰繼續誤以為寶齡已死。德子卻發現破綻,認為寶齡未死,溥俊大怒,繼而心灰意冷。

第11集

溥俊繼續追查寶齡下落。溥俊發現一個孩子頭上插著一個木刻簪子,回憶起當時也送寶齡一個同樣的木簪子,德子掏出銀兩與其交換,溥俊此時更加認定寶齡還活在世上。寶齡與喜姐歷盡艱辛,好不容易到了上海思翰的舅舅家,卻聽說思翰與未婚妻雲心上杭州去了。寶齡、喜姐呆住。

第12集

在驚險的情境下,寶齡生下了一個小女嬰,兩人都流下了激動的淚水。寶齡為女兒取了小名萱萱,紀念她與思翰第一次相約的地方---萱園。思翰向家人表明他與巧妞並非他們所想象的關系,未來也不可能。巧妞忍耐,決心得到思翰。喜姐為人幫傭養家,但因太過辛苦而病倒。

第13集

一日,寶齡在琳妃家聽見溥俊的聲音,大驚失色。原來溥俊是受肅王之托來看琳妃。寶齡逃出琳妃家,正茫然地走著,突然看見人群轟動,滿街在散發著清廷遜位、民國成立的號外。寶齡呆呆地站在街頭,恍如隔世。溥俊已奔波兩年追蹤寶齡下落。

第14集

溥俊原欲放棄寶齡,但與萱萱相處時卻意外地歡喜。溥俊終于下決心,請求寶齡嫁給他。寶齡大感意外,言明她並不愛溥俊,未料溥俊不以為意。聽著溥俊真摯的表白,寶齡也不禁動容,最後,答應了溥俊的請求。溥俊帶寶齡回北京,為的是正式成親拜祠堂。

第15集

和親王逼迫溥俊領導復闢活動,但他必須舍棄寶齡母女。溥俊堅決不願,固執的和親王將他趕出家門。溥俊心知寶齡對他是感恩多于情意,但他相信,他能給寶齡幸福。溥俊帶著寶齡、喜姐、德子,還有小毓萱,一行人前往上海。思翰將赴財政部任職。

第16集

在極不浪漫的情境下,思翰向巧妞求婚。二十年後。溥俊這個落泊的貝勒爺,多年來以鬻字賣畫為生。而他的妻子寶齡,已蛻變成一個堅毅勇敢的小婦人。毓萱已經二十二歲了。寶齡與溥俊所生的兒子毓凡也已十九歲,剛讀大學二年級。毓萱在前清遺老徐敬綸家,遇見徐敬綸兒子徐士琦上司的義子陸耕天,彼此留下好印象。

第17集

毓凡自小同情母親、看不慣父親。溥俊與毓凡時常起沖突,寶齡夾在父子之間嘗試轉圜,卻總是落得心力交瘁。和親王病重,溥俊打算帶毓凡回京探視。毓萱擔心毓凡不肯,去大學找毓凡相勸。毓萱巧遇耕天,相談愉快。思翰與巧妞的女兒幼蘭暗戀耕天。

第18集

耕天上門請求寶齡允許他約會毓萱。寶齡見毓萱暗許,便也愉快地答應了。毓凡隨溥俊回到北京那座破落的王府。和親王死前要求溥俊去東北幫助溥儀,溥俊無奈地答應。毓凡聞之大怒,正要去與父親理論,卻聽見溥俊痛斥眾親貴。毓凡第一次覺得敬佩父親。

第19集

巧妞為了女兒幼蘭,決定嚇退耕天新交的女友,要幼蘭去約。寶齡與巧妞在毫無預期的情況下重逢,寶齡歡喜,巧妞卻有一絲緊張。當寶齡發現,巧妞的丈夫,幼蘭的父親,竟然就是思翰,她整個人呆住了。寶齡在震驚和痛苦之後,發現耕天是陸蔚亭的兒子,陸蔚亭是死在溥俊手中的,這樣下去結果必然是悲劇。

第20集

思翰如今是國民政府派至上海整飭金融的專員,思翰要揭發有日本人背景的"萬邦儲蓄會"之欺民斂財真相,尋求銀行界的支持,富成銀行老板汪竹軒欣賞思翰的勇氣,率先回響,兩人結為好友。寶齡先說服毓萱放棄耕天,毓萱一向孝順,忍痛應允。寶齡再對耕天宣布她的決定,引起耕天不滿。巧妞要思翰去勸耕天放棄毓萱,他決定找寶齡談一談這件事。思翰在溥家門外猶豫時,遇見喜姐,喜姐痛斥了他一頓。

第21集

巧妞得知思翰行蹤,忍不住去找寶齡給予警告,忍不住出言尖銳,喜姐痛斥巧妞,並將巧妞幼時的賣身契取出來反擊她,寶齡將賣身契還給巧妞,換來的卻是巧妞的冷冷相對。幼蘭知道耕天已對毓萱十分鍾情後,決定退出。日本人意圖收買思翰的秘書士琦。耕天的父親的確就是刺殺溥俊失敗的陸蔚亭。當耕天無意間發現毓萱就是殺父仇人的女兒,震驚而矛盾,竟為了報復溥俊而要求毓萱和他一同私奔結婚。毓萱為了愛情,竟然答應。

第22集

耕天並未赴約,因為他後悔如此對待毓萱。他決定離開毓萱。溥俊得知私奔之事,責怪寶齡沒有好好照顧毓萱。溥俊去大學找耕天算賬,發現耕天是陸蔚亭之子。毓萱表面上平靜而正常,但溥俊和寶齡發現她內心已絕望。思翰聽說寶齡過得並不幸福,心中難過。

第23集

溥俊要寶齡去告訴耕天,毓萱不是他的親生女兒,耕天不需要為了他而離開毓萱。寶齡依言而行,但要耕天保守秘密。耕天去向毓萱求婚,毓萱認為他又想報復溥俊。耕天被逼急了,向毓萱說出寶齡告訴他的秘密。毓萱大怒,趕走耕天。耕天無奈,去向思翰問計。思翰急忙趕往溥家。溥俊一回來見此情狀,勃然大怒,認為寶齡心中有鬼才隱瞞已與思翰重逢之事。思翰幹涉,一言不合,與溥俊打起來。

第24集

毓萱明白了自己的身世,更為溥俊的父愛所感動。毓萱對耕天明確表示兩人不會有未來,這輩子她隻認溥俊為父。寶齡想對溥俊解釋,餘怒未息的溥俊卻句句尖刻傷人,逼得寶齡離家出走。寶齡遇見等待著她的思翰。思翰將寶齡安置在汪竹軒的園子裏。思翰與寶齡說起當年之事,才發現原來雙方都是誤會。

第25集

思翰將此事告訴巧妞,巧妞自然不能承認看見當年寶齡留下的那封信。寶齡為絕思翰之念,不告而別,隻留言"還君明珠雙淚垂"。思翰明白她的意思,黯然而去。寶齡回到家,家人都松了口氣。溥俊問她是否昨夜跟思翰在一起,寶齡咬咬牙,承認了。溥俊氣得講出惡毒而絕情的話,拂袖而去。兩人繼續冷戰。喜姐提醒溥俊,從前寶齡對他連大聲一句都不敢,這不正常。如今寶齡跟他橫眉豎眼,這就正常了,因為這表示寶齡心裏終于拿他當丈夫了。溥俊一聽有理,與寶齡關系趨向緩和。士琦接受了日本人的收買。日本人向思翰發出威脅信,倘若思翰堅持揭發"萬邦儲蓄會"真相,就要散發思翰與寶齡有私情的訊息。

第26集

思翰不肯受威脅,仍然揭發了"萬邦儲蓄會"之真相。思翰對士琦產生了無法證實的懷疑。萬邦儲蓄會的真相被揭穿,引發儲戶蜂擁而至,要求提款,造成擠兌。喜姐也是儲戶之一,眼看血本無歸,急得差點自殺。寶齡將母親的遺物銀盒,賣給徐敬綸。士琦又將銀盒要來打算送人。思翰與寶齡的新聞出現報端,引起軒然大波。巧妞勇敢地站出來召開新聞發布會,並找來官夫人好友一同作證,為思翰澄清。思翰為之感動。

第27集

士琦將銀盒送給巧妞做為生日禮物,思翰與巧妞都十分驚訝。思翰請求巧妞將銀盒還給寶齡。巧妞賭氣不肯,與思翰發生了爭執。巧妞在獨往杭州小住之前,將銀盒還給寶齡,並對寶齡坦承那封信是她藏起的。她期待著,隻要寶齡去向思翰告狀,正好證實了她對思翰說過的預言。寶齡又驚又怒,恨不得殺了巧妞。士琦幫日本人出主意,要中洋銀行老板姚志和以"鑒定清宮古物"為名接近溥俊、賄賂溥俊,期待溥俊出面指控思翰對他妻子有不軌企圖。

第28集

溥俊原非貪利之人,他砸毀了賄品,瀟灑地離去。溥俊將此事告訴思翰,要他當心。思翰剛促成富成與中洋兩家銀行的結盟,既然中洋疑有日人背景,富成自應終止結盟,但會對富成造成重大損失。思翰請求朱次長向更高層轉達,汪竹軒寧可承擔損失,也不肯同流合污,政府應該支持這樣的企業家,讓富成擔任龍華開發案的主辦銀行,彌補富成的損失。

第29集

高層卻出爾反爾,內定將龍華開發案的主辦權交給搭上皇親國戚關系的銀行。思翰大驚,要挽回此事。在挽救成功的同時,思翰辭職。日本人遷怒于士琦,將他打成殘廢。思翰因此事遭到日本人刺殺,生命垂危。在寶齡的照料下,思翰終于度過危險期。

第30集

在醫院的這段時間,寶齡與思翰仿佛回到了從前。他們心中沒有別人,隻有彼此。溥俊每見寶齡又出門去醫院都心如刀絞。喜姐、毓萱等人暗示溥俊勿誤會。巧妞約見溥俊,想以諷刺的態度令溥俊逼寶齡回家。溥俊不吃這一套,巧妞無奈。

第31集

但溥俊還是趁寶齡不在醫院時前去探望思翰。兩人友善地聊著天,思翰並沒有告訴寶齡溥俊來過。寶齡買了思翰想吃的食物,興沖沖地趕回醫院,發現思翰已將巧妞找回來。寶齡知道了思翰的意思。巧妞對思翰坦承當年隱瞞寶齡留書事。思翰憤怒地給了她一耳光,兩人決裂。耕天、毓凡參加了學生抗議示威遊行,而此時日軍開槍鎮壓,毓凡為了救耕天,死于槍下。

第32集

寶齡失魂了,溥俊徹底頹廢了。耕天請求溥俊視他如子,答應他與毓萱在一起。思翰要帶寶齡走。溥俊要寶齡去追上思翰,跟他一起走。寶齡跑出家門,看著思翰上車黯然而去。思翰想起巧妞,心中不免亦有愧疚,決定前去與巧妞團聚。溥俊看見寶齡回來,心中感動莫名。

*參考資料

演職員表

職員表

總監製于敏
總製片人許輝
音樂總監李軍
製作總監劉凱
製片主任晟利、劉勇
策劃王名篪、王東潮、嚴瑾
統籌晟利、馮明
發型設計尤珍
化妝吳維
梳妝葉秋
置景組長石書群
道具組長周慧林、武強
劇照姜濤
製片蔣雨廷、張金喜、王有才、馬玉桂、王華江、張佳琦、田雙喜、陳振宇、袁京利
動效王凱、胡偉明、周志浩
音樂編輯錢欣
混錄陳偉
字幕劉紅、李福隆
梳妝助理汪昌榮、曹慧琪、王海東
化妝助理于吉、劉依、李楠、郭昕
服裝劉志紅、王淑田、劉繼峰、付立波、江金龍、孫傳剛、張培強
燈光助理王加利、劉超、陸詩雷、王雪峰
攝影助理楊鵬剛、張永團、楊永軍、王政康、張海濤、張愛東
置景張大明、王寶忠、張永然、趙富貴、王德利、楊建會、梅全才、李瑞生、楊雲、常守義、張永宏、李秀成
場務曹偉、李鴻才、劉顯光、王華勇
財務林靜、史曉靜

*參考資料

角色介紹

寶齡 | 陶紅

寶齡實際上是清末到民國初,從一個享盡榮華富貴、單純任性的格格變成了在社會底層討生活的飽經風霜的女人。從一個不諳世事的王府格格到經歷了錯綜復雜的愛情,為了愛情拋開了一切,但她發現愛情原來是不屬于她的,最後嫁了一個自己並不愛但一直追求自己的人。為人妻為人母之後,又與自己喜歡的人不期而遇,面對初戀情人,最後還是選擇回歸家庭,因為她發現責任和習慣裏面愛的分量往往比激情、愛情還要厚重。她很多時候是為別人活著,但又不失自己的個性,她是一個分寸感把握很有度的女人。她的完美是美麗高貴、堅韌執著,又不失自己的尊嚴、個性,還有她對人、對事的包容,她在處理事情的智慧和練達,這是一個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女人用生命演繹的完美。[5]

梧桐相思雨

溥俊 | 劉德凱

溥俊是一個清末皇族貝勒爺,從小就喜歡寶齡,但寶齡就是不愛他,卻偏偏愛上了陳思翰,寶齡的命運就在這兩個男人之間糾纏著。他原本可以繼承王位,但為了追逐一段愛情,放棄了一切。[5]

陳思翰 | 張晨光

陳思翰是寶齡父親的門生。他不慕榮利、兩袖清風,看似溫文實則剛強,對腐敗無能的統治集團感到憤怒而不屑。基于救國救民的急切與沖動,加入了革命組織,雖然也喜歡寶齡,但自知倆人身份猶如仇敵,不能開始這段感情,所以對寶齡很冷淡。可是寶齡對陳思翰用情已深,思翰終被感動,與寶齡傾心相戀。但寶齡的心腹侍女也暗中愛上了思翰。在寶齡未死的信被巧姐藏起來後,思翰痛不欲生。

梧桐相思雨

金毓萱 | 戴嬌倩

金毓萱非常內向、單純,遇到問題自己就不知道怎麽解決了。當她發現自己喜歡的男人竟然是父親仇人的兒子,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梧桐相思雨

巧姐 | 金玉婷

巧姐用盡各種手段得到自己喜歡的男人,她隱瞞了寶齡未死的信,終于騙得了陳思翰。一個女人跟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過一輩子,這是一個很苦的角色,內心總有一種凄苦。

梧桐相思雨

隆裕太後 | 寧靜

隆裕太後喜愛特別喜愛寶齡,時常喚她進宮承歡膝下。隆裕太後曾在說笑間欲將寶齡指婚給和親王之子多羅貝勒溥俊,認為他倆是門當戶對的一對璧人。

*參考資料

音樂原聲

曲別歌曲作詞作曲演唱
片頭曲相思雨楊海薇郭信明辛曉琪
片尾曲相思雨楊海薇郭信明辛木

幕後花絮

  • 這次陶紅的角色有30年的年齡跨度,從十幾歲一直演到四十幾歲。經過長時間沉淀,陶紅終于進入了格格的世界。
  • 劉德凱是一個很完美主義的男人,很註重細節,包括一套服裝,一個頭飾,他都不輕易放過。他的導演和拍攝手法很像電影語言,他希望把一部電視劇拍得像電影一樣完美精致。"
  • 張晨光應老朋友劉德凱的邀請,首次演出內地電視劇,他把自己的內地電視劇"處女作"貢獻出來,在片中飾演寶齡父親的門生陳思翰。
  • 陶虹表示,劉德凱是那種有粗有細的人,有時候他會特別豪爽,在劇組裏像一個東北人,他可以大口地吃菜,大碗地喝酒,很有感染力,劇組都喊他"凱哥"。
  • 張晨光在戲中的角色都很憂鬱,但他是一個很耍寶的人,很可愛,很會開玩笑,拍戲現場他隨便找到一個小東西就會當作道具和人玩起來,逗得人開心地笑。
  • 陶虹表示,拍戲時最難受的就是太冷了。拍戲的時候氣溫已經達到了零下20℃。可是劇情需要,隻能穿很薄的衣服拍攝外景,經常會被凍得面部僵硬演不了戲。
  • 有一次劇組要在大雪天拍結婚的戲,陶虹穿著連袖子都沒有的婚紗站在外面,東北的風俗,新娘子離家前都要放聲大哭以示對娘家的依戀之情,可眼淚剛剛流到臉上就馬上凍成了小冰疙瘩。

播出信息

國家播出平台播出時間備註

中國
上視電視劇頻道2005年9月21日
東方衛視
北京衛視2006年1月2日
浙江衛視2006年1月7日

劇集評價

一個回腸蕩氣的傳奇故事,一段感人至深的浪漫情緣,從晚清到民國,自青春年少到垂暮晚年,該劇剖析了晚清到民國時期的大變局 。愛情長篇《梧桐相思雨》凝聚了眾多明星的心血。這真是一部很優雅的戲,算得上品質上乘。像電影一樣精致,從燈光、服裝到美術、音樂,處處體現著一種清澈幹凈 。(新浪娛樂評)

劇照(二)劇照(二)

《梧桐相思雨》並沒有特別的亮點,也不是隻談情說愛,表現在經歷了數十年的起伏歲月風雨變遷後,人與人之間除了愛情慢慢發酵蒸騰出的那種情感之外,還有更多的責任和包容 。該劇之所以可以打動人的另一個因素,源于全劇抒情中流淌的那種平靜,沒有特別激烈的因素,劇情也不見得跌宕起伏,故事的發展都是順著角色漸進 (騰訊娛樂評)

該劇展現的是在兩個大時代背景下,人如何擺脫客觀環境的影響而追求自己的愛情的故事 。(新華網評)

《梧桐相思雨》用女人情感的視角剖析晚清到民國的大變局,這個故事就是在講一個不諳世事的女人和她一生的成長過程,以她的情感線來折射一個時代的變遷。三個主人公的關系在晚清到民國這段歷史巨變中變得撲朔迷離,扣人心弦 。(浙江新聞網評)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