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湘

梁湘

梁湘(1919 11.06 - 1998 12.13),1919年11月生于華僑家庭,廣東開平人,畢業于北京師範大學。他是第五至七屆全國人大代表。1936年年僅17歲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中共中央黨校教務處副主任、中共遼寧省西安縣工委書記、西安縣縣長、中共沈陽市區委書記。1937年,不到18歲的他,不顧母親的反對毅然徒步奔赴延安,之後在烽火連天的歲月中出生入死。在深圳建立過程中,以梁湘的仕途起伏最為波折, 他被稱為建立特區最苦時期的"苦官"。他于1998年12月13日0點10分在廣州病逝。

  • 中文名
    梁湘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廣東開平
  • 出生日期
    1919年11月6日
  • 逝世日期
    1998年12月13日
  • 職業
    省委副書記,海南省第一任省長
  • 其他成就
    深圳市拓荒牛

基本信息

梁湘,1919年11月出生,廣東開平人,畢業于北京師範大學。1936年年僅17歲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中共中央黨校教務處副主任、中共遼寧省西安縣工委書記、西安縣縣長、中共沈陽市區委書記。他是第五至七屆全國人大代表。1988年4月至1989年9月任中共海南省省委副書記、海南省第一任省長。1989年9月14日因以權謀私被復原中共海南省委副書記、省委常委、委員和海南省省長職務。1998年12月13日0點10分在廣州病逝。

被撤職

1989年9月14日 (農歷八月十五),海南省長梁湘以權謀私被撤職。

監察部負責人在新聞發布會上宣布,中共 中央、國務院最近作出決定,復原梁湘中共海南省委副書記、省委常委委員和海南省省長的職務,並對他的問題進行審查。

據監察部門調查,梁湘在海南工作期間犯有嚴重的以權謀私錯誤:縱容家人倒賣房產;違背省政府有關審批進口汽車的規定, 親自批準某公司進口一批汽車,他兒子借機勒索巨款;利用職權為尚未在海南落戶的另一個兒子辦理從海南去香港定居的手續; 違反財經紀律,用公款為自己製裝、支付宴請費等。

個人履歷

1919年11月6日梁湘出生在廣東開平縣月山鎮博健鄉會龍裏。

1926年7歲入私塾,入讀開平公益埠縣立國小和博健國小。

1936年年僅17歲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中共中央黨校教務處副主任、中共遼寧省西安縣工委書記、西安縣縣長、中共沈陽市區委書記。

1949年後,1955年1月至1964年8月任廣東省廣州市副市長;

1964年8月至1972年11月任中共韶關地委副書記;

1972年11月至1977年6月任中共廣東省廣州市第三屆委員會書記處書記(副書記);

1977年6月至1981年2月任中共廣東省委常委、中共廣州市委第二書記;

1981年2月至1981年10月任中共廣東省深圳市委第一書記

1981年10月深圳市升格為副省級市,並成立中共深圳市經濟特區委員會常務委員會,仍由梁湘任書記;成立深圳經濟特區人民政府,梁湘任市長。

1981年10月至1985年8月任中共深圳市委書記、市長;

梁湘功績之一 孺子牛梁湘功績之一 孺子牛

1985年8月至1986年5月任中共深圳市委書記;

1986年5月至1987年9月任廣東省顧問委員會副主任;

1986年,成為《半月談》雜志的封面人物,被推舉為全國十大新聞人物之一;

1987年9月至1988年4月任海南建省籌備組副組長;

1988年2月任中共海南工委副書記;

1988年4月至1989年9月任中共海南省省委副書記、海南省第一任省長。

1989年9月14日被復原中共海南省委副書記、省委常委、委員和海南省省長職務。

1989年年底罷免第七屆全國人大代表資格。

據監察部稱梁湘在海南工作期間“犯有嚴重的以權謀私錯誤:縱容家人倒賣房產;違背省政府有關審批進口汽車的規定,親自批準某公司進口一批汽車,其子借機勒索巨款;利用職權為尚未在海南落戶的兒子辦理從海南去香港定居的手續;違反財經紀律,用公款為自己製裝、支付宴請費等。”

1998年12月13日0點10分在廣州病逝。

逝世後《經濟觀察報》等媒體紛紛載文懷念其主政海南時的功績。

人物故事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南粵之子》一書中記錄了這樣的一個故事:1981年夏天,國畫大師劉海粟來深。他對梁湘說:“你梁湘在深圳特區率先推行市場經濟、引進外資,搞好了也會有人說你走的是復闢資本主義道路,假如你把深圳搞糟了,更會有人說你復闢資本主義!反正一頂大帽子正等著你去戴哩!”梁湘答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隻要為黨立功問心無愧,我什麽都不怕,千秋功罪,讓後人評說吧!”

輪椅背後的故事

梁湘晚年坐過的輪椅,輪椅是由梁湘晚年的醫生杜克義教授捐贈的。

杜教授是改革開放後來深圳工作的,自認為是梁湘改革的受益者,剛來深圳時他還想如果能親眼見到梁湘就好了。1994年前後,梁湘在深圳市福田醫院住院,杜克義沒想到自己成了梁湘的肛腸主治醫生,在梁湘治病的四年中,兩人建立了很好的私交。當時醫院給梁湘安排了一張輪椅,一用就是四年,梁湘個子高,當時體重超過80公斤,輪椅舊得很快,梁湘也沒想到換,輪椅上的帆布破了的地方,梁湘的夫人用針線縫好繼續用,後來杜教授為了紀念梁湘收藏了這張舊輪椅。

銀行貸款

那個仍處在計畫經濟的年代,國家規定“買醬油的錢不能用來買醋”。而梁湘“鬥膽”拍板,要把“死錢用活”,自己擔保,向銀行貸款,把當時隻能用來辦工業的貸款搞了基建,這種被認為“透支”的方式遭到內部通報批評。挨了批的梁湘沒停住腳步,他跟相關人員說:“你們大膽辦下去,如果錯了,要追究責任,由我來負責!”

1985年1月起,全國推行梁湘的做法——全國各地的基建投資由原來的國家撥款改為向建設銀行貸款。

招兵買馬 築巢引鳳

梁湘主政深圳之初,所擁有的將相兵馬才僅有2000餘人,寶安縣僅1名工程師。梁湘讓當時的省委組織部副部長、市委常委劉波上廣州弄幾百人來,但沒人願意。之後深圳築巢引鳳,出台七條優惠政策。希望通過住房、工資、戶口等方面的優惠籠絡人才。

人物評價

鄧小平認可梁湘功績

1984年1月24日,鄧小平第一次南巡視察深圳,下榻深圳迎賓館桂園別墅。隨後的幾天,鄧小平果然隻看不說。但是,在視察途中,他卻不住地詢問。直到1月26日鄧小平離開時,他也沒有給深圳留下隻言片語,當時,深圳人真的有些不安了。後來,一個令人振奮的好訊息傳到深圳,當年2月1日,大年三十,小平在廣州寫下“深圳的發展和經驗證明,我們建立經濟特區的政策是正確的”。深圳迎賓館6號樓大廳牆上,一直將這個題詞掛到現在。

鄧小平接見梁湘鄧小平接見梁湘

“在深圳真正開啟局面的,是梁湘。”原廣東省領導劉田夫對媒體坦陳。

1986年梁湘成為《半月談》雜志的封面人物,被推舉為全國十大新聞人物之一。

梁湘被稱為建立特區最苦時期的“苦官”。

梁湘之子梁明說他沒有過過一天好日子,剛來時住在鐵皮屋裏。那時候的深圳隻有一條200米不到的街,上步就已是郊區。晚上開會看檔案隻能躲在蚊帳裏,因為蚊子太多。來一年就累得住進醫院”。

人物語錄

“勒緊褲帶也要把文化科學建設起來。”

“如果我必須生一千次,我願意生在這個地方;如果我必須死一千次,我也願意死在這個地方”。

“你們大膽辦下去,如果錯了,要追究責任,由我來負責!”

“賣褲子也要把深大建起來。”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隻要為黨立功問心無愧,我什麽都不怕,千秋功罪,讓後人評說吧!”

“我希望市長同志給我一個戶口。另外,我在未去之前,就此先立下遺囑,死後我的骨灰安放在梧桐山上。我要面向世界,看到中國的未來!”

離職講話

1986年5月22日上午梁湘在市委大樓全市局以上幹部大會上的離職講話:“如果必須生一千次,我願意生在這個地方;如果必須死一千次,我也願意死在這個地方”

梁湘

我首先表示完全擁護中央和省委的決定。當然此時此刻我的心情也很不平靜,原因很多。我是很高興很放心的。有人曾經問我,深圳最大的特點是什麽?我說:是年輕。著名詩人艾青來深圳時寫有這樣一段詩:“這裏是年輕的特區,年輕的城,年輕的事業,年輕的人。”胡耀邦同志1983年視察深圳時也說:“英雄出自少年郎!”現在,我們又看到大批優秀的中青年幹部充實到領導班子來,這是我們黨的事業後繼有人、興旺發達的表現。我已經是超期服役的年齡了,退下來,讓年輕同志接軌,長江後浪推前浪,這是歷史的必然規律。

遺囑

最後要說的一點,就是我個人今後的打算。我雖然退居二線,但我要做到“生命不息,戰鬥不止”,因為共產黨人講的是“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這也是共產黨人應有的本色。當然,我在深圳工作了五年多,對特區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有感情,對我們一起艱苦奮鬥的同志更有感情。因此,我還是留在這裏,定居在這裏,我時刻關心著特區的每一個發展,每個變化。還希望市長同志給我一個戶口。另外,在我未去之前,就此先立下遺囑,死後我的骨灰安放在梧桐山(李灝插話:梧桐山有幸埋忠骨!),我要面向世界,看到中國的未來!智利大詩人聶魯達不是有這樣一段詩嗎?“如果必須生一千次,我願意生在這個地方;如果必須死一千次,我也願意死在這個地方”。現我就借用這段話來回答同志們對我的關心。

至于今後的生活,我要在這裏潛心讀書,因為過去實踐得多,學習時間太少,所以,在有生之年還是要好好讀書,特別是有關經濟學方面的。根據特區的經驗,很好地研究一下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還準備到內地、特別是沿海開放城市走一走,看一看,搞些社會調查,吸收他們的經驗,這對研究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是有很大幫助的。

主政深圳

他是改革開放最早的試水者,也是一場世紀大變革的犧牲者。他是特區政府第一任市長,抱著破釜沉舟背水一戰的決心”來打深圳,是深圳人永遠懷念的“拓荒牛“。

思想解放,開拓創新

回溯到28年前的特區初立,“思想解放,開拓創新”仿佛就是她的空氣,充盈時精力充沛,缺失時頓陷委靡。梁湘、袁庚等先輩們在荊棘叢生的大地上躬身前行,用智慧、勇氣和擔當,掙脫束縛,打破樊籬殺出了一條中國改革開放的血路。自1979年,“空降兵”袁庚“用晚年政治生命”換來“蛇口這個試管嬰兒”誕生;到1981年梁湘“破釜沉舟背水一戰”,頂著“變天論”讓特區變模樣。歷史用“敢闖敢幹,敢為天下先”為深圳這座城市的氣質做了最好的註解。之後數年,特區在種種非議與責難中,歷經著前進、徘徊,又前進、再徘徊的螺旋。在中國改革開放30年、特區成立將滿28年之際,在財富的積累日益厚重之後,早年那“寧可掉帽子”也要主動改革的先鋒之氣已漸失。

頂著主權帽子招標

特區的每一步都是艱難的。而梁湘總在無畏的一路逆風前行。深圳的第一座高層建築“國際商業大廈”,這個53層高的樓是深圳特區當年第一座高層建築。

1981年夏天,梁湘遇到的第一個難題就是這座大樓的施工。省建工部門把大樓的施工任務分配給了省內一家建築公司,但這家公司漫天要價,而且不到一星期就漲價三次,它還按老辦法要特區提供基建材料的供應指標等。雙方本談好兩個月,已經打好樁的工地上青草已長了很高,施工卻仍未開始。梁湘聞此,大為惱火。“我就不信沒有張屠夫,我們就要吃帶毛豬?”他跟同事商量後拍板借鏡香港經驗在基建工程中面向市場公開招標。這樣的創舉等于把省裏上級部門手中的權給弄沒了。在那個年代這簡直是在“八級大風中頂風行船”。

梁湘深知他面對的是一場什麽樣的困難,但他不肯後退半步。他鼓勵同事“改革是一場革命,不改革就沒有特區的前途。誰要阻擋特區改革的道路,就把誰撤掉!”不久,省基建部門負責人陪同國家建委一位副主任來到深圳特區,這位負責人對特區建設提出了8條意見,稱不準對港澳公司招投標,這是“主權問題”。

梁湘站起來講了一番話:“競爭促改革,競爭促進步,不管省內還是省外,誰能幹就該誰來幹。特區要率先改革,就得讓省外的基建隊來參與投標,請港澳的建築公司進入特區投標。什麽叫國家主權?大家都清楚,請別拿大帽子嚇人!”這就是梁湘的性格,雖然60多了,卻依然生猛。老一輩的人今天想起這些還覺得很過癮。

頂著變天論建特區

在梁湘離開深圳領導崗位十年之後,深圳發展的基礎基本上還是梁湘和他的戰友們用巨大的手夯實的。

深圳特區應該辦成什麽樣子?這在當時誰也不清楚,也沒有先例可循。當時有意見認為是辦一個封閉式的加工區或辦一個“自由貿易區”,但範圍不要超過兩平方公裏。在特區不知駛向何處時,梁湘用行動回答了特區的發展方向問題,在深圳建立了市場經濟的架構。對深圳經濟發展提出“三個為主”。即產業以工業為主、資金以引進外資為主、產品以外銷為主。

但深圳一系列的變革換來“變天論”。“深圳除了九龍關門口仍掛著五星紅旗,一切都已資本主義了”,有人說“姓梁的把國土主權賣給了外國人”。一位從未來過深圳的老同志,聽說深圳“變天”的訊息,竟號啕大哭,認為“流血犧牲幾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1981年11月前後,中紀委派來了調查組。不久,北京有人發表文章《舊中國租界的由來》。然而,梁湘不為所動,仍請來了境內外逾百專家對剛剛擬出的《深圳經濟特區經濟發展的規劃大綱》進行評議。1982年2月3日,《深圳市社會經濟發展規劃大綱》印製。這份珍貴的文獻成了後來深圳的近十年的實踐大綱。

1982年1月,中央領導同志約見國家計委負責人,當年4月,北京還專門召開了有關深圳的會議,“仍然應該堅持計畫經濟”的論調,讓人開始懷疑特區還會不會繼續的擔心。直至1984年1月29日,視察了深圳的鄧小平為深圳特區題詞:“深圳的發展和經驗證明,我們建立經濟特區的政策是正確的。”梁湘才渡過險灘,再次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