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天皇

桃園天皇

桃園天皇(1741年4月14日-1762年8月31日),櫻町天皇第一皇子,生母是典侍姊小路定子(開明門院),五歲時由櫻町天皇嫡妻,即女御二條舍子(青綺門院)收為嫡子。1762年,天皇過世,葬于京都月輪陵。

  • 中文名稱
    桃園天皇
  • 外文名稱
    桃園天皇(ももぞのてんのう)
  • 出生地
    日本京都
  • 皇    居
    京都御所
  • 逝世日期
    寶歷12年7月12日(1762年8月31日)
  • 民    族
    大和族
  • 在位時間
    1747年6月9日-1762年8月31日
  • 國    籍
    日本
  • 年    號
    延享 寬延 寶歷
  • 女    御
    一條富子
  • 陵    所
    月輪陵
  • 職    業
    日本天皇  第116代天皇
  • 出生日期
    寬保元年2月29日(1741年4月14日)
  • 別    名
    茶地宮(さちのみや) 遐仁(とおひと)

簡介

人物信息

桃園天皇:第116代天皇

在位期間:1747年6月9日-1762年8月31日

在位年號:延享、寬延、寶歷

時代:江戸時代

首都:京都

居所:京都御所

幼稱:八穂宮、茶地宮

陵墓:月輪陵

父親:櫻町天皇

母親:藤原定子

女御:一條富子

人物簡介

桃園天皇(1741年4月14日-1762年8月31日),櫻町天皇第一皇子,生母是典侍姊小路定子(開明門院),五歲時由櫻町天皇嫡妻,即女御二條舍子(青綺門院)收為嫡子。名叫遐仁,幼名為八穗宮、茶地宮。1747年,接受父親櫻町天皇讓位,三年後上皇過世。桃園天皇在位期間,曾于寶歷八年(1758年)發生過所謂的「寶歷事件」,因為這件事,許多公卿遭到處份。1762年,天皇過世,葬于京都月輪陵

在位元號

延享 (1744年2月21日) - 1748年7月12日

寛延 1748年7月12日 - 1751年10月27日

寶暦 1751年10月27日 - (1764年6月2日)

人物生平

桃園天皇,諱遐仁,櫻町帝第一子也。母開明門院藤原氏,大納言實武之女。延享四年(丁卯)五月,受禪。時年七歲。秋八月,板倉修理斫細川宗孝于城中。修理嘗有怨于同族,欲殺以報之。誤見宗孝之服章九曜為九鼓,迷亂斬之。家重賜修理死,收其邑。九鼓,板倉氏章也。

寬延元年(戊辰)冬閏十月,家重以大岡忠相列諸侯。忠相為吉宗所擢,超官為町奉行。決獄無私,善得其情。因有此命。

三年(庚子)夏四月,江戶雨雹,大如拳。人馬死傷,陸奧,日光最甚。

秋九月,京師四郊,草木皆華。風光如春。

寶歷元年(辛未)春二月,北陸雨赤雪。夏四月,越後地大震,半夜三十餘回。廬舍盡壞,壓死一萬六千餘人。

六月,前大將軍吉宗,薨,年六十八。葬寬永寺。贈太政大臣正一位,謚曰有德院。吉宗,仁明好學,承前世奢侈之後,勤儉率下。尤用意于決獄,命大岡忠相,石河政武等,作律九十條頒之。開言路,登賢良,于是弊風一變。凡有所為,使儒臣室直清商權可否,而後施行之。嘗雲:"子聞:『天子七廟,諸侯五廟。』我家既逾其數,予心慚懼。子歿則附祀寬永寺"。太政大臣兼香罷。無幾,薨。是歲,勸修寺文學良野芸之,獲僧奝然遺本鄭註『孝經』于東大寺刊之。于是,鄭註始顯于世。

二年(壬申),加賀逆臣大槻內藏允,及女官淺尾等伏誅。初內藏允為籓主前田吉德所擢。自銃卒,為老臣,食秩五千五百石,威震內外,私通吉德側室鏑木氏,欲立其出世佐。吉德有五子,世佐其第三子也。內藏允嘗從吉德就國,時築馬川大漲,眾皆患之。內藏允鞭馬先亂,吉德壯之,一行皆從之。吉德比及中流,馬忽驚立,吉德倒溺。眾以死援之,僅得不流,然水多入口腹。登岸,病甚,群臣滲瀝,護衛入城,百療無效,逾月而卒。是日,內藏允使逆黨鳥井又助,潛河中刺吉德馬足,遂至此覆溺。世子宗辰立,又鴆殺之江戶邸。及二子重熙嗣立,鏑木氏與內藏允謀,以利誘淺尾,與券曰:"儻賴汝之力,公子世佐得立。以汝弟為上大夫,賜秩五千石。"內藏允署其尾征之,以授淺尾。淺尾大喜,投葯湯鼎。女官鬱田疑其入茶廚,告橫山藏人。藏人捕淺尾糺問,得其實,遂檻送金澤。時內藏允在金澤,前田清經得藏人報,伏力士,矯重熙疾召諸士。內藏允以為:"謀成矣。"先眾入城。力士挾而捕之。其黨與二百餘人,悉被執。內藏允,淺尾,以大逆,處竹鋸之刑。鳥井又助等十二人,處斬。其餘皆放逐之。

三年(癸酉)夏六月,諸國麻疹。冬十一月朔,日南至。陰陽頭安倍泰邦,奉敕測景于天文台。家重使天文方澀川圖書,西川忠次來陪焉。

四年(甲戌)秋七月,家重浚木曾川。令島津重年助役。冬十月,詔安倍泰邦,改歷名曰寶歷甲戌歷,頒之天下。是歲,家重賜孝子平三白金若幹。平三,陸奧宇多郡人,自幼事親無違。其妻亦善事舅姑。舅姑好踏歌,平三每中元請村人踏歌門前,夫妻俱之,以供二親之歡。亡後,刻二親小像,出則告之,歸則面之,暑則扇二像,供蚊幮,而日告家事如事生。至是旌其孝雲。

五年(己亥)春二月,家重削迦納城主安藤信尹封,誅其宰以下數人,徙其子信成于岩城。以信尹君臣極奢濫刑也。秋七月,朝鮮告窮。家重賜宗義蕃一萬金賑之,限爾後三年與之。

六年(丙子)夏五月,家重以大岡忠光列諸侯,封岩槻二萬五千石。忠光從父祖相繼為番士,後進小姓組。及家重,寵幸之,遂至側用人。家重平素頗耽溺聲色,病酒口吶,語言不可了。忠光獨能解其意,以故不一日離左右。下教命于老中,忠光每代傳之。老中以下啓事,亦因忠光以聞。于是,威權日熾,贈遺盈門。其家計比十萬石雲。

七年(丁醜)春三月,關白道香罷。左大臣內前為關白。夏四月,東海,北陸大水。

八年(戊寅)秋七月,太宰權帥藤原公積,權大納言藤原光胤,權大納言藤原公城,權中納言藤原俊逸,近衛少將藤原隆共,少納言平時名,左中辨藤原資望,左少辨藤原光世,從四位上源通維等十七人有罪,詔:"褫其官爵,禁錮之。"初丹波人竹內式部,教授京師,受業者甚多,遂因緣出入縉紳家,有所諷諭。公卿喜其言,學射馳馬,日講武技。家重以為圖不軌,奏貶黜之。執式部問訊之,罪不抵死,遂逐之。冬十月,竄八幡城主金森賴錦于南部。初賴錦虐政苦民,其聽訟,槩以賄賂斷曲直。直者不服,愬之江戶。幕府按檢,褫其封,流其臣二人。

九年(己卯)夏五月,加賀金澤災,城樓蕩燼。前田重敦,貸五萬金于幕府,以修城郭。

秋九月,家重營次子重好第于清水,以居之。是為清水家祖。

十年(庚辰)春正月,將軍家重升右大臣,權大納言家治兼右近衛大將。

夏四月,家重辭大將軍。秋七月,家治為征夷大將軍,遷內大臣,敘正二位。

十一年(辛巳)夏六月,前將軍家重,薨,年五十一。葬增上寺。贈太政大臣正一位,謚曰惇信院。家重多病,不親政事。寵臣大岡忠光,稻葉正明等,用事,鬻權市恩,政綱不振。十二年(壬午)秋七月,帝崩,年二十二。八月,葬于泉涌寺。稱桃園院。

人物影響

桃園天皇是櫻町天皇的長子。桃園天皇自幼聰明好學,崇尚古代經典,他的身邊也集聚著一批傾心學問的青年公卿。桃園天皇在位時的1758年發生的"竹內式部事件"給京都朝廷帶來不小的麻煩。竹內式部本是一個醫生的兒子,他接受了一代名儒山崎暗齋創立的垂加神道學說,主張神儒合一,並開館授徒,極力鼓吹尊王思想。在公卿的鼓動下,16歲的桃園天皇于1756年也去竹內式部那裏聽講。竹內式部講道,天皇乃是我國至尊,可是人們隻知道將軍,而不知道天皇。天皇自己也多是品德、學問不足,公卿則是庸碌之輩。若是天皇及臣子努力于學養,學習朱子學說,天下自然歸心,自會實現王政復古。桃園天皇聽了之後,對幕府的獨斷專行很是反感,對皇室的前途充滿了憂慮。年輕的公卿更是義憤填膺,要為實現"建武中興"而有所行動。幕府及時發現了皇室的這一動向,把竹內式部趕出京都,並處罰了一些公卿,止住了局勢的進一步的發展。此事又稱"寶歷事件"。

1762年,桃園天皇因腳氣沖心而死,這也是奇而怪哉的一種疾病,因此有人懷穎是幕府下的毒手,不過沒有確證也隻好存疑而已。桃園天皇死後,皇子英仁隻有5歲,在幕府主張下,將桃園天皇的姐姐智子立為天皇,即後櫻町天皇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