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這是一首賀新娘的詩。詩人看見春天柔嫩的柳枝和鮮艷的桃花,聯想到新娘的年輕貌美。該詩反映了當時人民生活的片斷。

《桃夭》毛詩,毛詩即詩經,序:《桃夭》,後宮所致也。不妒忌,則男女以正,婚姻以時國無墼民也。

  • 中文名稱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 體裁
  • 出處
    《桃夭》
  • 國家
    中國

基本簡介

《桃夭》毛詩序:《桃夭》,後宮所致也。不妒忌,則男女以正,婚姻以時國無墼民也。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題解:這是一首賀新娘的詩。詩人看見春天柔嫩的柳枝和鮮艷的桃花,聯想到新娘的年輕貌美。詩反映了當時人民生活的片斷。

原文內容

桃之夭夭, 灼灼其華。 之子於歸, 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 有蕡其實。 之子於歸, 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 其葉蓁蓁。 之子於歸, 宜其家人。

作品注釋

夭夭:茂盛的樣子。 灼灼:花開鮮艷的樣子。華:花。 之子:指出嫁的姑娘。歸:古時稱女子出嫁為“於歸”,或單稱“歸”,是往歸夫家的意思。 宜:和順,和善。室家:指夫婦。蕡(fén):果實很多的樣子。 蓁蓁(zhēn):樹葉茂盛的樣子。

作品譯文

桃之夭夭,翠綠繁茂的桃樹啊,

灼灼其華。花兒開得紅燦燦。

之子於歸,這個姑娘嫁過門啊,

宜其室家。定使家庭和順又美滿。

桃之夭夭,翠綠繁茂的桃樹啊,

有蕡其實。豐腴的鮮桃結滿枝。

之子於歸,這個姑娘嫁過門啊,

宜其家室。定使家庭融洽又歡喜。

桃之夭夭,翠綠繁茂的桃樹啊,

其葉蓁蓁。葉子長得密稠稠。

之子於歸,這個姑娘嫁過門啊,

宜其家人。定使夫妻和樂共白頭。

作品賞析

《桃夭》三章,章四句。是一首賀婚詩。詩中以嫩紅的桃花,碩大的桃實,密綠成蔭的桃葉比興美滿的婚姻,表達對女子出嫁的純真美好的祝願。

關於它的大義,《詩序》曰:“后妃之所致也。不妒忌,則男女以正,婚姻以時,國無鰥民也。”孔穎達解釋道:“后妃內修其化,贊助君子,致使天下有禮,婚娶不失其時,故曰‘致也’。由后妃不妒忌,則令天下男女以正,年不過限,婚姻以時。行不逾月,故令周南之國皆無鰥獨之民焉,皆后妃之所致也。此雖文王化使之然,亦由后妃內賢之致。”

方玉潤詩經原始》曰:“此亦詠新婚詩。與《關雎》同為房中樂。如後世催妝坐宴等詞。特《關雎》從男求女一面說,此從女歸男一面說,互相掩映,同為美俗。”我覺得詩序中的教化味道太濃了,只一個“婚姻以時”解得合情合理。

各章的前兩句,是全詩的興句,分別以桃樹的枝、花、葉、實比興男女盛年,及時嫁娶。

孔疏曰:“夭夭,言桃之少;灼灼,言華之盛。桃或少而不華,或華而不少,此詩夭夭灼灼並言之,則是少而有華者。故辨之言桃有華之盛者,由桃少故華盛,比喻此女少而色盛也。”這裡用桃花來比興,顯然不僅僅是一種外形上的相似,春天桃花盛開,又是男女青年結婚的極好季節。《易林》曰:“春桃生花,季女宜家。”宋朱熹詩集傳》曰:“周禮,仲春令會男女。然則桃之有華,正婚姻之時也。”因為古者男三十而娶,女二十而嫁,過此就算不及時了。《周禮媒氏》曰:“仲春之月,令會男女。於是時也,相奔不禁。若無故而不用令者,罰之。司男女之無夫家者而會之。”《毛詩正義》曰:“禮雖不備,相奔不禁。即周禮仲春之月令會男女於是時也,相奔者不禁是也。”又曰:“言三十之男,二十之女,禮雖未備,年期既滿,則不待禮會而行之,所以繁育民人也。”結合到本詩中所表現的新婚之喜和對新娘的美好祝福,而傳說婚嫁年齡於此不著,認為不大可能是男三十,女二十。孔疏曰:“《摽有梅》卒章傳曰:三十之男、二十之女不待禮會而行之,謂期盡之法。則‘男女以正’謂男未三十女未二十也。此三章皆言女得以年盛時行,則女自十五至十九也。女年既盛,則男亦盛矣,自二十至二十九也。”

毛傳云:“蕡,實貌。非但有華色,又有婦德。”又云:“蓁蓁,至盛貌。有色有德形體至盛也。”這是對新娘的各個方面的讚美,主要還是突出了女子作為社會單位的夫婦組合的教化和功利的作用。“之子於歸”一句,毛傳曰:“之子,嫁子也。於,往也。”《說文》曰:“子,人以為稱。”《爾雅·釋訓》:“之子也,是子也。”子,古代稱男子,亦可稱女子。《召南鵲巢》:“之子於歸,百兩御之。”鄭箋云:“之子,是子也。御,迎也。之子其往嫁也,家人送之,良人迎之。車皆百乘,象有百官之盛。”

“宜其家室”等句,鄭箋云:“宜者,謂男女年時俱當。”《說文》:“宜,所安也。”《小雅·常棣》:“宜爾室家樂爾妻孥。”《齊詩》:“古者謂子孫曰孥。此詩言和室家之道,自近者始。”鄭箋云:“族人和則得保樂其家中大小。”所謂的室家、家室、家人,均指夫婦。《左傳桓公八年》:“女有家,男有室,室家謂夫婦也。”朱熹《詩集傳》:“宜者,和順之意。室,謂夫婦所居;家,謂一門之內。嘆其女子之賢,知其必有以宜其室家也。”王先謙《集疏》:“《孟子》:‘丈夫生而願為之有室,女子生而願為之有家。’上指其夫,故專言家,下論夫婦之道,故兼言室家。”其實,除開具體的細節上的區別,這句話的意思還是很好解的,正是對於女子未來的家庭生活的美滿祝福。    

讀者見解

《桃夭》是《詩經·國風·周南》里的一篇,是賀新婚歌,也即送新嫁娘歌。在新婚喜慶的日子里,伴娘送新娘出門,大家簇擁著新娘向新郎家走去,一路唱道:“桃之夭夭,灼灼其華……”紅燦燦的桃花比興新娘的美麗容貌,娶到這樣的姑娘,一家子怎不和順美滿呢!果實纍纍的桃樹比喻新娘將會為男家多生貴子(舊觀念多子多福),使其一家人丁興旺。枝葉茂密的桃樹比興新娘子將使一家如枝葉層出,永遠昌盛。通篇以紅燦燦的桃花、豐滿鮮美的桃實、青蔥茂盛的桃葉來比對新婚夫婦美好的青春,祝福他們的愛情象桃花般絢麗,桃樹般長青。此詩運用迭章、迭句手法,每章結構相同,只更換少數字句,這樣反覆詠贊,音韻繚繞;優美的樂句與新娘的美貌、愛情的歡樂交融在一起,十分貼切地渲染了新婚的喜慶氣氛。

一首簡單樸實的歌,唱出了女子出嫁時對婚姻生活的希望和憧憬,用桃樹的枝葉茂盛、果實纍纍來比喻婚姻生活的幸福美滿。歌中沒有濃墨重彩,沒有誇張鋪墊,平平淡淡,就像我們現在熟悉的、誰都能唱的《一封家書》、《同桌的你》、《小芳》一類的歌。魅力恰恰就在這裡。

它符合天地間一個基本的道理:簡單的就是好的。 正如女子化妝,粉黛輕施的淡妝總有無窮的神韻,沒有的地方總覺得有,有的地方總覺得沒有。濃妝艷抹,厚粉濃膏,不僅艷俗,而且拒人於千里之外,讓人疑心厚重的脂粉底下有多少真實的貨色,或許卸下妝來是半老徐娘一個或面目猙獰。 簡單是質樸,是真實,是實在,是親切,是縈繞心間不能忘卻的情思。刻意修飾是媚俗,是虛偽,是浮泛,是淺薄,是令人生厭,是古人常說的惡俗。 簡單質樸既是人生的一種境界,也是藝術的一種境界,並且是至高的境界。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