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希恩

桂希恩

桂希恩(1937年-),湖北武漢人,武漢大學醫學部傳染病學教授、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感染科醫生,中國艾滋病防治專家指導組成員,中國艾滋病高發區的最早發現者。因其在艾滋病教育、預防、關懷等方面的卓越成就,成為貝利馬丁基金會頒發的2003年度貝利馬丁獎唯一得主,2004年度中國中央電視台十位"感動中國"人物之一。

  • 中文名稱
    桂希恩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湖北武漢
  • 出生日期
    1937年
  • 職業
    教師、醫生
  • 主要成就
    中國艾滋病高發區的最早發現者
  • 單位
    武漢大學醫學部、中南醫院

人物簡介

桂希恩桂希恩

桂希恩(1937年-),湖北武漢人,武漢大學醫學部傳染病學教授、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感染科醫生,中國艾滋病防治專家指導組成員,中國艾滋病高發區的最早發現者。因其在艾滋病教育、預防、關懷等方面的卓越成就,成為貝利馬丁基金會頒發的2003年度貝利馬丁獎唯一得主,2004年度中國中央電視台十位“感動中國”人物之一。

桂希恩,男,1937年出生,湖北武漢人,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上個世紀80年代初,桂希恩兩次赴美國進修學習。80年代末,他被國家衛生部授予“白求恩式的醫務工作者”稱號。

1999年,桂希恩發現了中國艾滋病第一高發區———河南省上蔡縣文樓村。

2004年2月,他因在中國艾滋病防治工作方面的傑出貢獻,成為第4個“貝利—馬丁獎”的得主。2004年6月,他從中南醫院感染科主任的位置上離職,主要負責湖北省艾滋病臨床指導培訓中心的工作。

在中央電視台主辦的“2004十大感動中國人物”頒獎活動中,桂希恩被評為“十大年度人物”之一。頒獎詞對他是這樣評價的:一個教授做的5年,可以影響中國5百年。

工作簡歷

1955年9月——1960年8月 武漢醫學院醫療系

1960年9月——1961年12月 青海省衛生廳

1962年1月——1970年7月 青海省衛生防疫站地方病科醫師

1970年8月——1976年9月 青海省尖扎縣醫院醫師

1976年10月至今 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感染科主任醫師、博士生導師、教授

成長經歷

1960年,畢業于武漢醫學院(現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醫療系,後志願赴青海省從事地方病防治及臨床醫療工作。

1976年,到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原湖北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感染科從事傳染病臨床醫療、教學及科研工作。

1981年,到美國進修學習,第一次認識到艾滋病病理和臨床表現。此後再次赴美進修。

1999年7月,到河南省上蔡縣文樓村調查不明原因的傳染病疫情,發現該傳染病是艾滋病,隨即向河南省上蔡縣政府報道疫情的嚴重性,但未獲理睬。相反,河南省當地政府以“破壞了上蔡縣的形象,影響了上蔡縣的經濟發展”為由,宣布桂希恩為“不受歡迎的人”,並強行阻攔他進村開展更多調查。為了盡早獲得該村疫情更詳細的第一手資料,他被迫秘密進入上蔡縣,並在多位熱心村民的幫助下悄悄深入文樓村調查。同年10月,帶著上蔡縣文樓村的詳細調查報告去北京,向中國疾病預防控製中心匯報疫情的調查結果,得到當時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國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批示。

2000年,繼續赴河南省調查艾滋病疫情,依舊被當作不受歡迎的人。有當地官員認為,桂希恩作為湖北醫生,“不該管河南的事情”。後到其他地方調查艾滋病疫情。

2001年,將5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帶到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做全面檢查,卻引發一些周圍人群的恐慌。為了證明艾滋病不會通過普通接觸傳染,打消人群的顧慮,將這5名患者帶到家裏同吃同住。被媒體報道後,桂希恩廣受贊譽,此後致力于艾滋病的預防工作。

桂希恩桂希恩

2004年2月28日,因其在艾滋病教育、預防、關懷等方面的卓越成就,成為貝利馬丁基金會(Barry & Martin's Trust)頒發的2003年度貝利馬丁獎(Barry & Martin's Prize)唯一得主。基金會創辦者英國人馬丁·哥頓(Martin Gordon)親自來到武漢市為他頒獎。

2004年6月11日,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來到武漢市,登門看望了桂希恩,感謝和贊揚其積極參與艾滋病防治工作,得到了中國和世界媒體的廣泛報道。

從2004年開始,桂希恩先後開設了湖北省基層骨幹醫務人員培訓班、衛生部艾滋病臨床醫生進修班。

2005年2月17日,中國中央電視台第三屆“感動中國年度人物評選”揭曉,桂希恩成為2004年度十大感動中國人物之一。

2005年,被國務院授予先進工作者稱號。

2005年9月9日,在2004年度湖北省科技獎勵大會上,桂希恩摘取了湖北省最高科技獎——湖北省科學技術突出貢獻獎,獲獎金50萬元。省科技廳在桂希恩的獲獎材料中寫道:他始終跟蹤關乎國計民生的重大地方病、傳染病,始終深入農村,深入疫區,其研究緊密結合實際,其成果直接服務社會。

2005年10月底,美國<時代>周刊評選出全球18名醫療英雄,其中之一就是桂希恩。

2010年2月27日下午,溫家寶總理在做客新華網、中國政府網聯合線上訪談時,特別提到桂希恩。溫家寶總理在與網友線上交流時,特別強調桂希恩的功績,稱要宣傳一下桂希恩教授。

人物軼事

發現中國第一個“艾滋病村”

1999年,一位來自河南上蔡縣的醫生告訴桂希恩,村裏很多人得了一種“怪病”,發燒、拉肚子,怎麽也治不好,還有一些人因為染上了“怪病”而相繼死亡。多年養成的職業敏感驅使桂希恩要去實地“看一看”。

這一年的6月,桂希恩來到河南,在當地一位醫生的帶領下,他第一次走進文樓村。這個村子裏病人很多,而且這些人都賣過血。他抽取了11份病人的血樣帶回武漢。經過化驗,其中有10份血樣HIV(艾滋病病毒)呈陽性。這個結果令桂希恩感到非常震驚,同時也讓他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于是,他將自己的調查結果向當地的政府和衛生局作了匯報,希望引起政府的高度重視。可是,兩個多月過去了,都沒有回音。心急如焚的桂希恩再次進村又抽取了140份血樣,結果,血樣中竟有一半HIV呈陽性。經過他的調查了解和核實,證實血站非法採血交叉感染導致了艾滋病的流行。他的檢測結果也揭示了艾滋病在我國的一個重要傳播途徑———血液傳播。

在那個談“艾”色變的年代,桂希恩的行為無疑觸動了當地一些人的利益。他被認為破壞了當地政府的形象,影響了當地的經濟發展,桂希恩成了“不受歡迎的人”。

“必須依靠政府的力量。”1999年10月,桂希恩提筆給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李嵐清寫信,以真實的資料揭開了河南省的艾滋病問題。在得到中央領導的批示後,桂希恩為了艾滋病事業,為了那些他所牽掛的病人,就再也沒有閒賦過。他以極大的勇氣承擔著一個普通醫生身份以外的道德和責任。桂希恩被請到中國疾病預防控製中心,詳細匯報了疫情的調查結果。李嵐清很快作了批示。隨後不久,中央派出艾滋病防治工作組來到文樓村。

在桂希恩等人的努力促成下,中國艾滋病第一村——文樓村受到全國的關註,並成為全國第一個可以接受艾滋病免費治療的村子。2004年2月27日,桂希恩收到了文樓村村民程金的來信。程金在信中說:“2003年12月19日,國務院副總理兼衛生部長吳儀在我家坐了半個多小時……我們村現在敞開了,什麽人都可以來。4月1日後,外國記者也可以進村了。您也可以大大方方地來,給我們做些指導工作,告訴我們以後該怎麽辦……”看了這封信,桂希恩心裏暖暖的。他說,他不會再像過去那樣很頻繁地去文樓村了,因為文樓村已從“中國艾滋病第一村”變成了目前中國艾滋病防治工作做得最好的村子。

與艾滋病人同吃同住

桂希恩在武昌火車站大廳侯車,準備赴艾滋病災區桂希恩在武昌火車站大廳侯車,準備赴艾滋病災區

桂希恩給艾滋病患者檢查的時候是不帶手套的。他說,正常的防護措施他是有的,他不戴手套,是因為他的手沒有破損,給病人看病,是不會受感染的。他願意跟病人做朋友,讓病人和他之間沒有隔閡。

2001年5月9日,程金、程雪梅、馬強夫婦帶著不滿1歲的兒子來到武漢求醫于桂希恩教授。他們都是借糧度日的艾滋病患者,來的路費都是桂希恩提供的。考慮到艾滋病患者如果住進病房可能會嚇跑其他病人,醫院將一棟閒置的舊房子安排給病人住,但是這種安排遭到了周圍居民的強烈抗議。為讓艾滋病患者享有平等的生命尊嚴,證明與艾滋病人正常的生活接觸不會被傳染,桂希恩毅然將5位艾滋病人接到自己家中,與他們同吃同住了5天。

那幾天裏,桂希恩每次為病人抽取血樣都是在自己家裏進行。他說:“在家裏抽血是違反規定的,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為艾滋病人抽血是件很危險的工作,一不小心扎在自己手上就有被感染的可能。雖然這種概率很低,但桂希恩也從不讓助手抽血。有兩次在為艾滋病人抽血時,桂希恩不慎將抽過血的針頭扎在了自己的手上,他並沒有慌張,簡單處理後,又為下一個病人抽血。所幸的是,他並沒有因此感染艾滋病。

桂希恩的欣慰與擔憂

有人說,防治艾滋病是“孤獨者的事業”。桂希恩不贊同,他說,“現在為艾滋病事業盡力的人已經很多,他們在很艱苦的工作條件下,冒著很大的風險,到處尋找患者、發現患者、說服患者、治療和關心著患者。”

提到中國防艾的現狀,他力贊政府的逐步開放和努力。桂希恩說,現在全社會都在重視艾滋病,他有安慰了,睡得著了。

但是近來,桂希恩在艾滋病高發區發現的另一些現象又讓他憂心忡忡。 一次,桂希恩住在上蔡縣的一個招待所裏,晚上電話響了,桂希恩接聽時,電話裏說的卻是:“你要不要小姐服務啊?”桂希恩沒想到,在上蔡這個艾滋病肆虐的地方,還有性服務者。

後來桂希恩又得知,HIV陽性的人有去賣淫的。桂希恩對此十分擔憂,他說,艾滋病的家庭內性傳播率有低有高,血液傳播率一年隻有百分之二三,但這指的是輸血賣血感染的,而得艾滋病嫖娼賣淫者傳給對方的幾率將非常高。

現在輸血傳播基本得到了控製,但是其他傳播途徑還沒有解決,性傳播和吸毒傳播也很嚴重。

關于吸毒與艾滋病傳播的問題,桂希恩曾說,如果林則徐在天有靈,他也要掉淚的。現在不少吸毒者的HIV都是陽性,但林則徐那個年代沒有艾滋病,現在有艾滋病了,我們比林則徐更有理由把禁毒戒毒這個事情搞好。

一名醫務工作者的良知

有些人天真地以為,等到1990-1995年期間賣血得艾滋病的患者病死了,中國的艾滋病感染率、發病率就降下來了。桂希恩對這種觀點感到很是氣憤,也感到憂慮和不安。“說這話的人,一方面缺乏對生命的起碼的尊重,另一方面對艾滋病的傳播蔓延途徑及現狀非常無知。”桂希恩說。

有人曾說過知識分子肩負著特有的社會責任,是社會良知的代言人。桂希恩正是這樣做的,他將目光投向了特殊的群體,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喚醒了社會良知。

幾年前,瑞士銀行家馬丁·哥頓通過各種渠道了解到桂希恩為中國的艾滋病防治做出的許多了不起的工作。後來,他來到武漢,找到了桂希恩,通過他了解到中國艾滋病兒童的狀況。目前,全國已有不少名孤兒通過桂教授得到了馬丁基金會的幫助。

獲貝利—馬丁獎獲貝利—馬丁獎

2004年2月28日,馬丁·哥頓先生把專門表彰對中國艾滋病教育和預防治療工作作出傑出貢獻的“貝利·馬丁獎”頒發給桂希恩。

頒獎會上,馬丁·哥頓先生評價桂希恩教授的工作說,桂希恩教授是湖北乃至中國戰鬥在艾滋病防治與控製工作戰線上的傑出代表,從他身上,看到了中國預防和控製艾滋病所取得的成就。

他將5000美元的獎金全部捐助給了艾滋孤兒,然後,在經久不息的掌聲中悄然退下

成就多個“第一”

他是我國第一個發現艾滋病村的人。

他是第一個把艾滋病人帶回家同吃同住的醫學教授;

他是我國第一個接受基因工程幹擾素註射的人,也是我國第一個使用基因工程幹擾素的醫生。

他成為證實湖北省內有組織胞漿菌病第一人。

在桂希恩等人的努力促成下,文樓村成為全國第一個可以接受艾滋病免費治療的村子。

溫家寶線上宣傳好友桂希恩

溫總理和今年73歲的桂教授有著不解之緣,成為溫總理考察艾滋病工作的“顧問”。2009年12月1日,桂希恩教授應溫總理之邀,一同在北京看望艾滋病患者,並就艾滋病防治現狀座談。

2010年2月28日下午,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接受中國政府網、新華網聯合專訪,與廣大網友線上交流。在談到醫生們的醫療作風時,他特別提到了武漢大學附屬醫院桂希恩教授的事跡。

溫總理說:“其實我也受到醫生們醫療作風的感染,我認識的醫生不是很多,但是我有一個很好的朋友,我非常想在線上訪談上宣傳一下他。他是武漢大學附屬醫院的桂希恩教授,是防治艾滋病的專家。他為了調查艾滋病的情況,走遍了祖國各地,甚至因為一些誤解而受委屈。但就是這樣一位醫生,許多艾滋病病人把他當成朋友。”

“我到他家去過,艾滋病病人到他家裏吃飯,他們同桌吃飯,在他家裏留宿,他們夫妻兩個人睡在地上,而把床讓艾滋病病人睡。”

“有一件事情我尤為感動,他有一次帶一個護士去給一個村的居民進行血液抽血化驗,護士不小心把自己的皮膚刮破了,他心裏十分不安,很快就讓醫院給這位護士檢查,當發現沒有問題的時候他放心了。但從此以後,成千上萬的抽血實驗都是他自己來做,我們需要這樣的醫生,需要這樣的醫德。我們不僅要搞好製度建設,而且要推崇高尚的醫德風尚。”

榮譽獎勵

1990年湖北省白求恩式衛生工作者

1990年全國衛生系統優秀留學人員

桂希恩獲白求恩獎章桂希恩獲白求恩獎章

1992年湖北省衛生系統模範工作者

1992年全國衛生系統模範工作者

1995年湖北省衛生系統先進工作者

1997年湖北省優秀教學成果二等獎

1998年湖北省科技進步三等獎

1999年湖北省科技進步三等獎

2002年武漢大學師德標兵

2003年全國衛生系統先進個人

2003年獲貝利—馬丁獎

2004年全國優秀教育工作者

2008年白求恩獎章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