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奧爾吉·康斯坦丁諾維奇·朱可夫

格奧爾吉·康斯坦丁諾維奇·朱可夫

格奧爾吉·康斯坦丁諾維奇·朱可夫(1896年12月1日-1974年6月18日)蘇聯著名軍事家,戰略家,蘇聯元帥。

1896年12月1日出生,1943年1月18日,朱可夫被授予蘇聯元帥軍銜,是蘇德戰爭中繼斯大林後第二位獲此殊榮的蘇軍統帥,因其在蘇德戰爭中的卓越功勛,被公認為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最優秀的將領之一,也因此成為僅有的四次榮膺蘇聯英雄榮譽稱號的兩人之一,深受俄羅斯人民的擁戴和敬愛。逝世于1974年6月18日,享年78歲。

  • 中文名
    格奧爾吉·康斯坦丁諾維奇·朱可夫
  • 外文名
    Георгий·Константинович·Жуков
  • 國籍
    蘇聯
  • 民族
    俄羅斯族
  • 出生地
    蘇聯卡盧加州斯特列爾科夫卡村
  • 出生日期
    1896年12月1日
  • 逝世日期
    1974年6月18日
  • 信仰
    共產主義
  • 職業
    蘇聯著名軍事家,戰略家
  • 畢業院校
  • 英文名
    Georgy ·Konstantinovich ·Zhukov
  • 成就
    四次榮膺蘇聯英雄榮譽稱號、莫斯科保衛戰、斯大林格勒保衛戰、柏林戰役
  • 代表作品
    《回憶與思考》、《在保衛首都的戰鬥中》、《在柏林方向上》等。
  • 軍銜
    蘇聯元帥

​人物簡介

格奧爾吉·康斯坦丁諾維奇·朱可夫(Georgy Konstantinovich Zhukov)蘇聯元帥,軍事家。1896年12月2日生于盧加省斯特列爾科夫村一貧苦家庭。 1915年應征加入俄國軍隊,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獲喬治十字勛章2枚。1918年參加紅軍。1919年加入俄共(布)。國內戰爭和外國武裝幹涉時期,歷任騎兵排長、連長,參加平息白衛軍的叛亂。內戰結束後,曾入騎兵指揮人員進修班和紅軍高級首長進修班深造,並先後任騎兵 團長、旅長、師長、軍長,騎兵監助理,駐西班牙、駐華軍事顧問和軍區副司令員等職。1939年夏調任外蒙(今蒙古 國)蘇軍第1集團軍集群司令,指揮蘇蒙軍在諾門坎地區粉碎了日軍的武裝進犯。1940年6月任基輔特別軍區司令,晉升為將軍。1941年1月至7月任副國防人民委員兼總參謀長。

格奧爾吉·康斯坦丁諾維奇·朱可夫格奧爾吉·康斯坦丁諾維奇·朱可夫

1941年6月22日納粹德國 向蘇聯發動閃擊戰,蘇德戰爭爆發,朱可夫歷任最高統帥部大本營成員和代表,戰時最高副統帥、第一副國防人民委員、方面軍司令、方面總司令等職。他積極參與製定最高統帥部的戰略計畫,並在前線直接組織實施了一系列重大戰役。在戰略防御階段,直接參與指揮莫斯科保衛戰,同兄弟方面軍一道將德軍擊退。在戰爭轉折關頭,成功地統帥斯大林 格勒會戰、突破封鎖列寧格勒的作戰、庫爾斯克會戰和第聶伯河會戰的各方面軍的計畫和行動,扭轉了蘇德戰場的戰局,奪回了戰略主動權。1943年1月,因功績卓著晉升為蘇聯元帥。在戰略反攻階段,又直接組織和協調實施了白俄羅斯 戰役、維斯瓦河一奧得河戰役和柏林戰役,直到最後搗毀法西斯巢穴柏林,代表蘇軍最高統帥部接受德軍投降,在戰爭中顯示出卓越的統帥才能。  

格奧爾吉·康斯坦丁諾維奇·朱可夫格奧爾吉·康斯坦丁諾維奇·朱可夫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駐德蘇軍部隊統編為蘇駐德佔領軍集群,朱可夫出任總司令兼蘇聯軍管局總指揮。 1946年4月,朱可夫調離柏林,回莫斯科擔任蘇武裝力量部副部長兼陸軍總司令。1953年3月任蘇聯國防部第一副部長。1955年2月任蘇聯國防部部長。1958年3月朱可夫正式退休。

1974年,這位戰功卓著的元帥溘然長逝。

朱可夫出色地組織和指揮了眾多重大戰役,具有組織指揮大兵團作戰的卓越才幹,善于在主要突擊方向上集中兵力兵器、形成“拳頭”,擅長使用坦克兵團,穿插迂回,分割包圍。其軍事著作有自傳體回憶錄《回憶與思考》。他不但為打敗德國法西斯的侵略作出了重大貢獻,而且其指揮藝術也為蘇聯軍事學術的發展起到巨大作用。他成為第二次世界大戰中顯赫一時的“傳奇元帥”。先後獲得列寧勛章6枚,十月革命勛章1枚,紅旗勛章3枚,一級蘇沃洛夫勛章2枚,“勝利”最高勛章2枚,以及獎章和外國勛章多枚。他在蘇聯衛國戰爭中的傑出貢獻,使他作為與庫圖佐夫、蘇沃洛夫相提並論的俄羅斯民族英雄載入史冊。正如艾森豪威爾所贊頌的那樣“有一天肯定會有另一種俄國勛章。那就是朱可夫勛章,這種勛章將被每一個贊賞軍人的勇敢、眼光、堅毅和決心的人所珍視。”

職業生涯

格奧爾吉·康斯坦丁諾維奇·朱可夫格奧爾吉·康斯坦丁諾維奇·朱可夫

朱可夫生于卡盧加州斯特列爾科夫卡村一貧苦家庭。朱可夫曾在莫斯科學徒,並于1915年應召進入沙俄軍隊騎兵團。第一次世界大戰之中,朱可夫曾因作戰勇敢兩次獲得聖喬治十字勛章,並被提升為軍士。十月革命後他加入了布爾什維克。再一次遭遇戰中,他是100人對2000人並且堅守了陣地七個小時。得到斯大林的賞識。1918-1920年他參加了蘇俄國內戰爭。1923年朱可夫成為團長。1930年升為旅長。他是新的裝甲戰爭理論的熱心支持者,並且他詳細的作戰計畫和對紀律的嚴格要求也給他帶來了名氣。1937到1939年斯大林對軍隊進行了清洗,裝甲戰的倡導者圖哈切夫斯基被槍斃,其他很多軍事將領也入獄,朱可夫卻幸運的逃過了的清洗,並且繼續升職。關于這一情況,一般認為是朱可夫的騎兵背景幫助他逃過一劫,當時的蘇聯元帥中,騎兵出身的伏羅希洛夫和布瓊尼都受到重用,而其他三人均被清洗。 1938年日本軍隊在有蘇聯駐軍的蒙古國和日本扶植建立的偽滿洲國邊境製造摩擦,朱可夫被派往邊境,組織對日軍事部署。1939年5月諾門罕戰役爆發,在朱可夫指揮下,蘇聯軍隊大量使用裝甲兵,進行閃電戰似的立體機動作戰,最終合圍日軍,取得勝利。這一戰役由于遠離歐洲主戰場,所以不被人註意,但是這一戰役在一定程度上使得日本放棄了北進的意圖,而將主要用兵方向定在東南亞,使得蘇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避免腹背受敵的局面。朱可夫因在這次戰役中的傑出指揮被授予蘇聯英雄稱號。1940年朱可夫被授予大將軍銜,隨後被任命為蘇軍總參謀長

在總參謀長任上,朱可夫主要任務是提出防御德國攻擊的計畫。隨著原蘇聯的秘密檔案的解密,某些歷史學家認為朱可夫曾在1941年5月提出先發製人的進攻德國的方案,但是被斯大林否決了。1941年6月22日德軍入侵蘇聯,蘇德戰爭爆發,戰爭初期蘇軍潰敗。朱可夫簽署了要求蘇聯紅軍立即組織反擊的命令,但沒有效果。德軍長驅直入後,重點進攻基輔。朱可夫經過判斷,提出應該撤出基輔,避免被德軍合圍而引起更大損失。他的這一觀點和直率的性格使他與斯大林發生沖突,被任命為預備軍司令員,由沙波什尼科夫接任總參謀長。以後的戰爭進程顯示了朱可夫的洞見,如果當時斯大林採納他的建議,就不會造成基輔戰役中66萬蘇軍被圍殲的悲劇。

格奧爾吉·康斯坦丁諾維奇·朱可夫格奧爾吉·康斯坦丁諾維奇·朱可夫

而朱可夫在擔任預備隊方面軍司令員後,率領該方面軍在葉尼亞地區成功實施了葉利尼亞反擊戰,粉碎了德軍的先頭部隊。穩定了當地的戰線。9月列寧格勒告急。朱可夫被召回莫斯科,被任命為大本營代表,前往列寧格勒,從此開始了他各地協調指揮的序幕,也因此被稱為“消防隊長”。朱可夫到達列寧格勒之後,

當即中止了正在研究撤退方案的會議,毫不留情地撤換了兩個集團軍司令,逮捕和處決了一些擅自撤退的軍官,並迅速擬定了守城計畫。通過自己堅強的意志帶動下屬,合理利用了有效的兵力進行重點防御與反擊,穩定住了防線。10月德軍大舉進攻莫斯科,朱可夫調回莫斯科代替鐵木辛哥組織莫斯科保衛戰。12月保衛戰結束,德軍退出莫斯科周邊地區。

1942年夏季,斯大林、鐵木辛哥不顧朱可夫反對,強行發起哈爾科夫進攻戰役,結果損失慘重,約25萬官兵被俘,德軍前出至頓河河曲和高加索山南麓;朱可夫因此出任最高副統帥,並作為最高統帥部代表被派往斯大林格勒前線。一般認為他和華西列夫斯基共同策劃了斯大林格勒戰役,但也有研究者認為這段時間朱可夫主要策劃維亞濟馬方向的無果的攻擊行動,而在他的回憶錄中搶奪華西列夫斯基的功勞。1943年初,與伏羅希洛夫元帥一起作為最高統帥部代表協調列寧格勒方面軍和沃爾霍夫方面軍突破德軍對列寧格勒的封鎖,戰役勝利後,軍銜晉升為蘇聯元帥;同年夏季,他作為最高統帥部代表協調庫爾斯克戰役;而前線總指揮羅科索夫斯基則回憶說朱可夫並未參與庫爾斯克戰役的決策,他的作用被大大誇大了。1944年朱可夫作為最高統帥部代表協調組織了代號為“巴格拉季昂”的白俄羅斯戰役。1945年作為白俄羅斯第一方面軍司令率軍攻克柏林,于5月8日深夜主持納粹德國無條件投降儀式,並代表蘇聯簽字;同年6月24日,在莫斯科紅場舉行的勝利大閱兵中擔任檢閱首長(羅科索夫斯基為受閱部隊總指揮)。

戰後,由于戰功顯赫和自身性格的缺點,朱可夫遭到斯大林的猜忌。1946年索科洛夫斯基接替他任駐德蘇軍司令,朱可夫就任蘇聯陸軍總司令。與此同時朱可夫又被發現囤積德國的財物。1947年遭到斯大林指責,被派到遠離莫斯科的敖德薩軍區任司令員,後來又貶到戰略位置更加次要的烏拉爾二級軍區任司令員。1953年朱可夫被召回莫斯科,但斯大林隨即去世,所以無從證實朱可夫被召回的原因。1953年朱可夫參與逮捕貝利亞的行動,因此成為國防部第一副部長。1955年任蘇聯國防

格奧爾吉·康斯坦丁諾維奇·朱可夫格奧爾吉·康斯坦丁諾維奇·朱可夫

部部長。1956年朱可夫負責製定了入侵匈牙利的計畫。1957年赫魯曉夫與莫洛托夫、布爾加寧等人發生矛盾,後者在主席團會議上要求赫魯曉夫辭職,赫魯曉夫要求召開黨中央全體會議。朱可夫支持赫魯曉夫,派軍用飛機將所有中央委員接到莫斯科,並做了有力的發言指責莫洛托夫等人參與斯大林的清洗運動,從而鞏固了赫魯曉夫的位置。但朱可夫在幫助赫魯曉夫的過程中,因驕傲的表示:“沒有我的命令,一輛坦克也別想從原地移動。”赫魯曉夫隨之感覺朱可夫的威脅,趁朱可夫出訪之機將他架空,在他回國後以“波拿巴主義者”的莫須有罪名——解除了朱可夫的國防部長職務。 赫魯曉夫下台後,朱可夫才又重新被提起。閒居的朱可夫著有《回憶與思考》、《在保衛首都的戰鬥中》、《庫爾斯克突出部》、<在柏林方向上>等軍事著作,記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蘇德戰場的許多著名戰役,並闡述他的軍事思想。1974年朱可夫去世,葬于紅場克裏姆林宮牆下。

獲得榮譽

格奧爾吉·康斯坦丁諾維奇·朱可夫格奧爾吉·康斯坦丁諾維奇·朱可夫

朱可夫在從士兵到元帥的漫長軍旅生涯中立下了赫赫戰功。他獲得過四次蘇聯英雄稱號(1939.8.29,1944.7.29,1945.6.1,1956.12.1),這在蘇聯歷史上僅有兩人(另一人是對勛章有執著狂的蘇共領導人勃列日涅夫)。同時也是獲得兩次勝利勛章的三個人之一(其他兩人是斯大林和華西列夫斯基。除此之外,還獲得列寧勛章6枚,十月革命勛章1枚,紅旗勛章3枚,一級蘇沃洛夫勛章2枚,圖瓦共和國“共和國”勛章1枚,蒙古人民共和國英雄(1969),榮譽武器1件,獎章及外國勛章多枚。但他還獲得了一個稱號,那就是“粗暴長官”。2005年5月9日,俄羅斯聯邦政府正式設立“朱可夫勛章”,嘉獎今後衛國戰爭中戰功卓著的軍事統帥。

斯大林格勒會戰

“斯大林格勒地域的會戰是極其激烈的,”朱可夫寫道,“我個人認為隻有莫斯科會戰能與之相提並論……敵人在頓河、伏爾加河、斯大林格勒地域共損失150萬人,3562輛坦克和強擊炮,12000門火炮和追擊炮,3000架飛機和大量其它技術兵器。”蘇軍在斯大林格勒的勝利,極大地鼓舞了蘇聯人民和全世界反法西斯力量,使軸心國內部出現嚴重危機。從此蘇軍從戰略防御轉入戰略進攻,蘇德戰爭和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轉折。

關于這次戰役,朱可夫還談到;“在這裏,在組織反攻的過程中我取得了比1941年在莫斯科地域多得多的實際經驗。因為當時我軍在莫斯科兵力有限,不足以實施旨在合圍敵集團軍的反攻。”

朱可夫因斯大林格勒一役的卓著戰功而第一個被授予一級蘇沃洛夫勛章(以俄國偉大統帥蘇沃洛夫命名的勛章,是當時蘇聯最高的軍功勛章)。

朱可夫在這場規模宏大的會戰中所顯示的統帥才能聞名天下。美國研究人員索爾茲伯裏在《朱可夫指揮的幾次大會戰》一書中寫道;“在生死攸關的時刻,斯大林再次求助于朱可夫。斯大林格勒的命運系于一發,甚至連全體俄國人的命運都寄托在朱可夫一人身上。此前,莫斯科會戰已經使朱可夫成為民族英雄……斯大林格勒戰役之後,誰也不再懷疑,俄國由朱可夫作自己軍隊的統帥,終將戰勝德國。”

打破封鎖

斯大林格勒城下的炮聲尚未完全停止之時,朱可夫又接到新的命令:前往列寧格勒,協調各方面力量,粉碎德軍對這座英雄城市的封鎖。1943年1月12日,列寧格勒方面軍由西向東,沃爾霍夫方面軍由東向西,對什利謝利堡—錫尼亞維諾突出部的德軍發起相向突擊。

德軍進行了頑強的抵抗。蘇軍連續不斷地進攻了7晝夜,終于突破德軍防線.兩個方面軍在第一和第五工人村勝利會師,打破了德軍對列寧格勒的封鎖,恢復了列寧格勒與蘇聯內地的陸上聯系。

“這時,在第一工人村裏,”朱可夫寫道,“我看到突破封鎖的兩個方面軍的戰士無比高興地相互朝著對方奔去。他們全然不顧敵人炮兵從西納夫斯基高地打來的排排炮彈,緊緊地擁抱在一起。這的確是企盼已久的幸福時刻。”

也就是在這一天,1943年1月18日,朱可夫被授予蘇聯元帥軍銜,是蘇德戰爭中第一位獲此殊榮的蘇軍統帥。他是在戰場上知道這一訊息的,當時他正像普通一兵那樣行進在戰鬥佇列裏。

庫爾斯克戰役

此時,朱可夫的主要註意力集中到庫爾斯克突出部。斯大林格勒會戰後,蘇軍將戰線向西推進600公裏,在庫爾斯克附近形成一個突出部,其北翼的根部為奧廖爾,南翼根部為別爾哥羅德。希特勒企圖奪取庫爾斯克,重新開啟通往莫斯科的道路,奪回戰略主動權。德軍計畫以第9集團軍和第4集團軍等部隊分別從奧廖爾和別爾哥羅德實施南北夾擊,合圍和殲滅庫爾斯克突出部的蘇軍。

1943年3月中旬,朱可夫來到庫爾斯克城,迅速查明了德軍的進攻企圖。4月20日,他回莫斯科向最高統帥部建議,蘇軍暫不轉入進攻,而以優勢兵力進行防御,在陣地上疲憊和消耗敵人,然後再投入精銳預備隊,轉入反攻,最後殲滅德軍主力。最高統帥部採納了朱可夫的建議,下令按此迅速準備庫爾斯克戰役

德軍計畫在5月初開始進攻,但因兵力不足,新式“虎式”和“豹式”重型坦克尚未裝備到部隊,因而幾次延後進攻時間,蘇軍得以有更充裕的時間組織這一戰役。

1943年7月5日凌晨2時,中央方面軍司令員羅科索夫斯基大將請示朱可夫:據德軍俘虜供稱,德軍再過一小時將發起進攻,是先報告最高統帥,還是立即實施炮火反準備。情況緊,不容遲疑,朱可夫當即立斷,指示羅科索夫斯基立即下令開炮。20分鍾後,蘇軍對已進入出發陣地的德軍實施猛烈的炮火反準備。德軍遭受嚴重的損失,進攻延後3小時。德軍進攻進展十分緩慢,很快便完全停了下來。面對蘇軍的打擊,德軍臨時將計畫改為強攻。德軍投入560輛坦克,而蘇軍投入了850輛坦克。德軍以每平方千米150輛坦克的密度沖鋒。而朱可夫大量使用T-34出其不意地沖入德國坦克群,進行了一場坦克肉搏。進攻性的輕坦被擊垮,主力的重坦由于長程火炮,被T-34這種“中型兵器”給打的措手不及。這一戰中,德軍又400輛坦克被擊毀,其中包括70~100輛“虎”式被擊毀7月12日蘇軍轉入反攻,8月5日收復奧廖爾和別爾哥羅德,8月23日解放了哈爾科夫,勝利結束庫爾斯克會戰。戰線向南和西南推進140公裏。[3](根據有關研究以及曼施泰因等元帥的回憶錄中可以看出蘇德雙方的傷亡人數和投入兵力並不多,所以對于庫爾斯克會戰是否是人類近代史最大單日坦克會戰以及其規模大小表示質疑)

人物評價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先後指揮了列寧格勒保衛戰、莫斯科保衛戰、斯大林格勒會戰等戰役,成功地粉碎了德國的侵略,並率領蘇聯紅軍攻佔柏林。朱可夫為蘇聯衛國戰爭和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做出了突出貢獻,成為俄羅斯民族英雄載入史冊。朱可夫已成為戰場上勝利的象征,為後人所敬仰。

格奧爾吉·康斯坦丁諾維奇·朱可夫格奧爾吉·康斯坦丁諾維奇·朱可夫

朱可夫是卓越的軍事戰略家,功勛卓著,先後獲得列寧勛章6枚,十月革命勛章1枚,紅旗勛章3枚,一級蘇沃洛夫勛章2枚,“勝利”最高勛章2枚,以及獎章和外國勛章多枚,並4次榮獲“蘇聯英雄”稱號。 朱可夫善于運用豐富的實踐經驗訓練軍隊,具有組織指揮大軍團作戰的卓越才幹;在訓練與作戰中深入實際,作風果斷,深得官兵擁戴。他所組織指揮的重大戰役,較好地體現了蘇聯的軍事學術原則。朱可夫在軍事上的成就,已成了蘇聯軍事學術的寶貴財富。

朱可夫在蘇聯衛國戰爭中的傑出貢獻,使他作為與蘇沃洛夫、庫圖佐夫相提並論的俄羅斯民族英雄載入史冊。今天,他已成為戰場上勝利的象征。

正如艾森豪威爾所贊頌的那樣:“有一天肯定會有另一種俄國勛章,那就是朱可夫勛章。這種勛章將被每一個贊賞軍人的勇敢、眼光、堅毅和決心的人所珍視。”

個人作品

著有《回憶與思考》、《在保衛首都的戰鬥中》、《庫爾斯克突出部》、《在柏林方向上》等軍事著作,記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蘇德戰場的許多著名戰役,並闡述他的軍事思想。

朱可夫回憶錄封面

《回憶與思考》

1965年,法國巴黎的世界通訊社擬出版蘇聯二次大戰領導人回憶叢書[4],約稿名單中自然少不了朱可夫元帥。

朱可夫同意出版自己的回憶錄,不過他要求該書首先在國內出版,然後才在國外出版。朱可夫在1966年3月按契約規定的期限,將全部手稿交給出版社,共1430張打字紙。

然而,編輯、出版工作卻耗時3年之久。元帥的回憶錄嚴格說來算是一本舉足輕重的軍事史巨著,需要軍事專家參與編輯工作。然而,盡管出版社領導和編輯們付出了極大的努力,現役的有關軍官們,不論是軍史研究所或軍事出版社內的軍人們,沒有人願作這部著作的編輯。在朱可夫元帥未公開平反的情況下,這些軍事出版社的軍人們怕因此影響自己在軍隊中的前途。

最終,新聞出版社得到上面的暗示:總書記勃列日涅夫同意出版,但希望朱可夫元帥在回憶錄中能提到他,戰爭時期,勃列日涅夫作為上校軍官,在18集團軍任政治部主任。但問題是朱可夫元帥在戰時從沒見過這位名不見經傳的上校。怎麽辦?出版社終于找到一個辦法,在書中杜撰了朱可夫元帥在戰時視察第18集團軍時,想見見政治部主任勃列日涅夫,但是他不在,他到最前沿去了。就這樣,勃列日涅夫的名字總算出現在朱可夫元帥戰爭回憶錄的手稿中。

1969年4月,朱可夫所寫的《回憶與思考》這部軍事巨著歷經磨難,終于在書店與讀者們見面了。

家庭生活

1965年1月,朱可夫終于得以與女軍醫加林娜·亞歷山大羅夫娜正式登記結婚。朱可夫在28歲時與他的第一個妻子阿·基葉夫娜結婚,生有2個女兒。1946年朱可夫被貶職下放後,基葉夫娜留在了莫斯科,當時兩人的婚姻事實上已經名存實亡。

朱可夫在烏拉爾軍區司令員任上,健康狀況一度不佳,軍醫加林娜·亞歷山大羅夫娜被派來照顧他。加林娜為人正直,善良熱情,又年輕漂亮,朱可夫很喜歡她,常常與加林娜談話,了解她的家庭和經歷。日久天長,愛情在著名元帥和女軍醫心中萌生了。1950年加林娜將自己的一生托付給朱可夫,此後與他共同生活了24年,無論朱可夫榮辱浮沉,她都對朱可夫忠貞不渝,甘苦與共,使長期處于逆境中的朱可夫甚感欣慰。朱可夫生于1896年,加林娜生于1927年,兩人年齡相差31歲,但兩人的愛卻非同尋常。1957年,他們有了女兒瑪莎。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