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大紀

柴大紀

柴大紀(1730-1788),字肇修,號東山,江山人。幼年習文,後棄文習武。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中武進士。歷任福建福寧鎮提標左營守備、右營遊擊,澎湖水師營遊擊、參將,南湖洞庭協副將,福建海壇鎮總兵。四十八年,改任台灣鎮總兵。朝廷先後贈柴大紀"壯健巴圖魯"名號,升福建陸路提督,又改水師提督,加太子少保、一等義勇伯。五十三年,柴大紀被斬首示眾,子女發配為奴。

  • 出生地
    浙江江山
  • 字    號
    字肇修,號東山
  • 所處時代
    清朝
  • 本    名
    柴大紀
  • 職    業
    將軍
  • 去世時間
    1788年
  • 出生時間
    1730年

人物簡介

柴大紀(1730-1788)字肇修,號東山,浙江江山人,清朝將領。自武進士授福建守備。累擢至海壇鎮總兵,移台灣鎮。乾隆五十一年十一月,林爽文亂起。爽文漳州人,徙彰化,所居村曰大裏杙。時奸民相聚,號天地會,漳州人庄煙為之魁,爽文與相結,謀為變。台灣知府孫景燧馳詣彰化,督知縣俞峻、副將赫生額、遊擊耿世文捕治,焚數小村以怵之。爽文因民怨,夜糾其徒來襲,赫生額等皆戰死。明日,遂破彰化,景燧亦殉焉。傍攻諸羅、鳳山,皆陷。大紀時以總兵守府城,賊分道來攻,大紀出駐鹽埕橋御之,擊沉賊舟數十,馘千餘。

出攻諸羅

五十二年春,水師提督黃仕簡、陸路提督任承恩先後赴援。大紀出攻諸羅,克之,即移軍守諸羅。旋以守府城功,賜花翎。上以仕簡、承恩師久無功,授總督常青將軍,渡台灣視師。爽文攻諸羅,自二月至四月凡十至,大紀督遊擊楊起麟、守備邱能成等出戰,殺賊數千。爽文之徒張慎徽偽降,大紀察其詐,置諸法。台灣諸府縣皆編竹為城,不耐攻,大紀以忠義率兵民誓堅守。上嘉大紀勞,賜荷包、奶餅,下部議敘。六月,授福建陸路提督,仍兼領台灣總兵。鹽水港者,諸羅通府城糧道也,賊來攻,大紀力御之。上促常青赴援,予大紀壯健巴圖魯名號,參贊軍務。八月,上以常青衰老不能辦賊,命福康安為將軍,仍令大紀參贊;而常青令總兵魏大斌援諸羅,賊邀諸途,退駐鹿仔草;復令總兵蔡攀龍援諸羅,大紀出戰,迎入城共守。上移大紀水師提督,而以陸路提督授攀龍。

赴援

十一月,加大紀太子少保。上以諸羅被圍久,縣民困守,奮力向義,更縣名為嘉義。賊攻城益急,上密諭大紀:"不必堅執與城存亡,如遇事急,可率兵力戰,出城再圖進取。"大紀疏言:"諸羅居台灣南北之中,縣城四周積土植竹,環以深壕,壕上為短垣,置炮,防衛堅固。一旦棄之而去,為賊所得,慮賊勢益張,鹽水港運道亦不能守。且城廂內外居民及各庄避難入城者共四萬餘人,助餉協守,以至於今。不忍將此數萬生靈付逆賊毒手!惟有竭力保守,以待援兵。"上手詔謂:"所奏忠肝義膽,披覽為之墮淚!大紀被圍日久,心志益堅,勉勵兵民,忍飢固守,惟知以國事民生為重。古之名將,何以加之?"因封為一等義勇伯,世襲罔替,並命浙江巡撫琅玕予其家白金萬,促福康安赴援。

議斬

十二月,福康安師至,嘉義圍解,大紀出迎,自以功高拜爵賞,又在圍城中,倥傯不具櫜鞬禮,福康安銜之,遂劾大紀詭詐,深染綠營習氣,不可倚任。上諭謂:"大紀駐守嘉義,賊百計攻圍,督率兵民,力為捍衛。朕諭以力不能支,不妨全師而出。大紀堅持定見,竭力固守,不忍以數萬生靈委之於賊。朕閱其疏,為之墮淚。福康安乃不能以朕之心為心乎?大紀嘗奏賊以車載槍炮攻城,今福康安言得賊攻城大車,又委棄槍炮,為我軍所得,足見大紀前奏不虛。大紀又奏縣城食盡,地瓜、花生俱罄,以油籸充食。當時義民助餉,未必遽至於此。但大紀望援心急,以食油籸為詞。普吉保、恆瑞兩軍尚復觀望不進,若雲猶有餘粟,則兩路赴援更緩。此時縣城存亡未可知,安怪大紀過甚其詞耶?大紀屢荷褒嘉,在福康安前禮節或有不謹,致為所憎,直揭其短。福康安當體朕心,略短取長,方得公忠體國之道。"侍郎德成自浙江奉使還,受福康安指,訐大紀。上命福康安、李侍堯徐嗣曾、琅玕按治,福康安臨致書軍機大臣,言:"大紀縱兵激民為變,其守嘉義,皆義民之力。大紀聞命,欲引兵以退,義民不令出城,乃罷。"事聞,上諭謂:"守諸羅一事,朕不忍以為大紀罪,至其他聲名狼藉、縱兵激變諸狀,自當按治。"命奪大紀職,逮問。福康安尋以大紀縱弛貪黷、貽誤軍機,議斬,送京師。上命軍機大臣覆讞,大紀訴冤苦,並言德成有意周內,迫嘉義民證其罪,下廷訊,大紀猶力辯。

五十三年七月辛巳,命如福康安議棄市,其子發伊犁為奴。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