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青

柳青是古典名著《三俠五義》之中的人物,人稱"白面判官",金頭太歲甘豹的徒弟。被後人譽為七俠之一,與"錦毛鼠"白玉堂的關系很好,為人更正,俠骨仗義,出場邀五鼠盜取太守獻媚的不義黃金賑濟災民,五鼠鬧東京的時候全朋友之義,力挺白玉堂。在得知白玉堂死後,曾每三日化妝樵夫到五峰嶺祭拜,蔣平等人來盜取白玉堂的骨殖另行安葬,他因遲遲未給白玉堂報仇而大罵蔣平等人,並約蔣平盜簪。後為蔣平三次盜簪還簪折服,給白玉堂報仇出手相助顏查散等人。小說以柳青用絕技雞鳴五鼓斷魂香麻翻鍾雄趁機勸降收復軍山結束。此人以俠義出場以俠義終,雖出身綠林,卻潔身自律從不用悶香害好人,乃一忠義之士。

  • 中文名稱
    柳青
  • 其他名稱
    陝西俠,白面判官
  • 性    別
  • 祖    籍
    鳳陽府柳家庄
  • 身    份
    俠客
  • 武    器
    判官筆、刀
  • 師    父
    金頭太歲甘豹
  • 登場作品
    《三俠五義》系列
  • 迷    葯
    雞鳴五鼓斷魂香
  • 好    友
    白玉堂

外貌

見他身量卻不高大,衣服甚是鮮明,白馥馥一張面皮,暗含著惡態,疊暴著環睛,明露著詭計多端。身量不高一小白胖子,很精明強幹。

出場

第一次

他去請五義弟兄一起劫贓銀賑濟災民:柳青道:"小弟此來不為別事。隻因仰慕盧兄行俠尚義,故此鬥膽前來,殊覺冒昧。大約說出此事,決不見責。隻因敝處太守孫珍乃兵馬司孫榮之子,卻是太師龐吉之外孫。此人淫欲貪婪,剝削民脂,造惡多端,概難盡述。刻下為與龐吉慶壽,他備得松景八盆,其中暗藏黃金千兩,以為趨奉獻媚之資。小弟打聽得真實,意欲將此金劫下。非是小弟貪愛此金,因敝處連年荒旱,即以此金變了價,買糧米賑濟,以抒民困。奈弟獨力難成,故此不辭跋涉,仰望盧兄幫助是幸!很多評書中的這段處理是小白在三戲顏查散後離開的那段時間和柳青一起去盜贓銀去了。

柳青

第二次

白玉堂眾叛親離,應該是很失落的時候陪著他飲酒解悶一起對付展昭,可見他和白玉堂的交情之深。原文中的描寫:見燈燭光明,迎面設著酒筵,上面坐一人白面微須,卻是白面判官柳青,旁邊陪坐的正是白玉堂。他明知展爺已到,故意的大言不慚,談笑自若。很多筒子對他最後被盧方轟走感覺柳青很沒面子,評書中多處理成他是被蔣平用計讓徐慶罵走的,臨走發誓退出江湖再不出山。

第三次

是白玉堂死後他喬裝改扮每日去上墳哭祭,請見 三俠五義五一百十一回 這段:且說丁、蔣、陸、魯四位將白玉堂骨殖盜出,又將埋葬之處仍然堆起土丘,收拾已畢,才待回身,隻聽那邊有人啼哭。蔣爺這裏也哭道:"敢則是五弟含冤,前來顯魂麽?"說著話,往前一湊,仔細看來,是個樵夫。雖則明月之下,面龐兒卻有些個熟識,一時想不起來,心內思忖道:"五弟在日並未結交樵夫,何得夤夜來此啼哭呢?"再細看時,隻見那人哭道:"白五兄為人一世英名,智略過人,惜乎你這一片血心,竟被那忘恩負義之人欺哄了。什麽叫結義,什麽叫立盟,不過是虛名具文而已。何能似我柳青三日一次喬妝,哭奠于你。哎呀!白五兄呀,你的那陰靈有知,大約妍媸也就自明了。"蔣爺聽說柳青,猛然想起果是白面判官,連忙上前,勸道:"柳賢弟少要悲痛。一向久違了。"柳青登時住聲,將眼一瞪,道:"誰是你的賢弟!也不過是陌路罷了。"蔣爺道:"是,是!柳員外責備的甚是。但不知我蔣平有什麽不到處,倒要說說。"魯英在旁,見柳青出言無狀,蔣平卻低聲下氣,心甚不平。又聽柳青道:"你還問我!我先問你,你們既結了生死之交,為何白五兄死了許多日期,你們連個仇也不報,是何道理?"蔣平笑道:"員外原來為此。這'報仇'二字豈是性急的呢。大丈夫作事,當行則行,當止則止。我五弟既然自作聰明,輕身喪命,他已自誤,我等豈肯再誤。故此今夜前來,先將五弟骨殖取回,使他魂歸原籍,然後再與他慢慢的報仇,何晚之有,若不分事之輕重,不知先後,一味的邀虛名兒,毫無實惠,那又是徒勞無益了。所謂'運籌帷幄,決勝千裏',員外何得怪我之深呀?"柳青聽了此言大怒,而且聽說白玉堂自作聰明、枉自輕生,更加不悅,道:"俺哭奠白五兄是盡俺朋友之誼,要那虛名何用?俺也不和你巧辯饒舌。想白五兄生平作了多少驚天動地之事,誰人不知,哪個不曉。似你這畏首畏尾,躲躲藏藏,不過作鼠竊狗盜之事,也算得運籌與決勝,可笑呀,可笑呀!"這段描寫很有趣,總感覺蔣平理虧似地,應該是前期用計擠兌柳青的緣故吧,還有在白玉堂的問題。柳青見蔣平說玉堂壞話而大怒,可見柳白交情非同一般。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