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溪川

柳溪川

夏茗悠小說《拂過冬季到雲來》主角;《三年K班》、《聲息》、《聲息2》配角;在作者其他小說--如《八分鐘的溫暖》、《再見,冥王星》番外和《陪你到世界終結》等也有客串出場。

《拂過冬季到雲來》自2016年8月起在萌芽上連載。2017年6月單行本上市。

被稱為"高校界的傳奇"的才貌雙全美少女、陽明中學建校以來公認認可度最高的校花、曾獲得無數國際藝術節獎項。

在《聲息》中與季明櫻以組合形式出道,成為少女偶像,組合名為"SEAL"。

  • 中文名稱
    柳溪川
  • 外文名稱
    Seike
  • 其他名稱
    小溪川
  • 登場作品
    《拂過冬季到雲來》、《三年K班》、《聲息》、《聲息2》、《陪你到世界終結》、《再見,冥王星》番外
  • 生日
    1988年4月28日
  • 性別
  • 星座
    金牛座
  • 職業
    歌手、演員
  • 畢業院校
    聖華中學→ P大
  • 性格
    活潑、開朗、善良
  • 婚姻狀況
    已婚
  • 丈夫
    夏新旬

小說角色簡介

夏茗悠小說《三年K班》、《聲息》、《聲息2》、《陪你到世界的終結》女配角;

在作者即將推出的小說《拂過冬季到雲來》中擔任女主角。

..

在作者其他小說——如《八分鐘的溫暖》《再見,冥王星》《曾有你的天氣》等也有客串出場。

完美的校花,在她之後沒人敢稱自己為校花。

在《聲息》中與季明櫻以組合形式出道,組合名為“seal”聲息_封面

國民偶像。

被稱為“高校界的傳奇”的才貌雙全美少女、陽明中學建校以來公認認可度最高的校花、曾獲得無數國際藝術節獎項。

姓 名

柳溪川

..

英文名

Seike

性別

出生日期

1988年12月6日這不是她真正的生日,是死去的柳溪川戶口上的生日。

真正的生日還不能確定,只能從《聲息2》推出個大概。

..

在《聲息2》的P224和P225還有P227可以推出大概是4.20~4.29

應該是金牛座的女生。

P224和P225中有:“此刻離明櫻陷入昏迷已經近兩個月。”和“季小姐........她自從2月29號........”

P227軒轅放慢車速,從后座取過禮盒,“溪川,生日快樂。”

整體形象

陽明中學校花,文藝副部長。長捲髮,大眼睛,乖乖女,喜歡八卦,外表柔弱卻異常堅強。

《三k》里的描寫:

—看上去也不過就是個花瓶嘛!

但很快,隨著講台上的女生的臉慢慢轉出來,身體慢慢站直,教室里再沒有人發出聲音。一瞬間,定格成黑白默片。僵持。

深黑的瞳仁猶如夜色中的大海,波瀾洶湧,流光四溢,含在眼眶裡的一點點令人憐惜的淚水在陽光的魔術般的照耀下折射出驚心動魄的美感。

手稍稍用力把身體推正,校服的裙擺立刻盪出一脈,微微地被風牽起了。

好像是先輕輕地嘆息了一聲再說出的“對不起”。

純淨的聲音,剝離了任何喧囂,雖然只是說話,說著最普通的“對不起”三個字,但依然能讓聞者毫不費力地想像出她山泉一般的歌聲。

《8分鐘的溫暖》:

循聲望去,一個超凡脫俗的女孩,細長的兩根辮子乖巧地搭在胸前,寒冬里穿著校服的格子裙,一點不張揚,卻透出清純的美。

《聲息》:溪川_明櫻&amp

她幾乎每時每刻都在笑。她微笑時眼睛會彎成美好的月牙。

僅有的一些不笑的瞬間,瞳仁猶如夜色中的大海,波瀾洶湧,流光四溢,含在眼眶裡的一點點令人憐惜的淚水在陽光的魔術下折射出驚心動魄的美感。

她的聲音讓人心曠神怡,被樂評家譽為“地中海的夏季風”。

她是這樣乾淨純粹的女生然而,卻也有這樣的一面。

她也有不光鮮、不快樂、不活躍、不明快、不溫暖的一面。

《陪你到世界的終結》:

發尾微卷的墨色長髮,厚厚的齊劉海,與寒冷太天氣不太相稱的超短百褶裙,修長筆直的雙腿,湖水似的瞳孔與挺翹的鼻子,哪怕在深夜也白得發亮的膚色,瓜子臉,優雅的行走姿態……

《曾有你的天氣》

女主角顧夕夜在高中是很崇拜的人。

夕夜對溪川的評價是:“你身上有種非常陽光的東西,周圍人很容易感染,就是那種不管什么挫折都無法擊垮的自信。”

聲音特色

在《聲息》中有提及,溪川的聲音被譽為“地中海的夏風”

家庭出身

養父母是古典音樂家。因父親車禍去世,銀行帳戶全成死戶頭,媽媽無奈將溪川交給伯父撫養,以同在車禍去世的堂姐妹柳溪川,即柳洛川雙胞胎妹妹的身份活下來,溪川並非她的真實身份。

季霄的表姐。

人物性格

活潑,開朗,善良·

好 友謝井原。京芷卉。季明櫻。雲萱。

戀人

夏新旬(在《聲息》中因救落水女子,在留下一句“溪川,對不起”後搶救無效身亡。僅出場幾次,人氣卻超高)。謝井原(在《三年K班》中被傳過緋聞,實屬好友,並非真實。)

路源(緋聞,並非真實,《聲息》中提及,實則為路源單戀溪川)

後與迷醉天音里的Brandy有過戀情(後分手,原因是Brandy的熱血與夏太像,她還深陷回憶不能自拔)。

軒轅轍(《聲息2》中提及,新旬逝後幫溪川走出陰影,最能帶給溪川幸福的人)

曾所在組合

與luna季明櫻組成女子組合seal(後兩人分開發展)

SEAL。隱匿。封印。

由溪川的英文名Seike與明櫻的英文名Luna構成了鏡面效應般的組合:SeikE&AnuL。

鏡面內外,光線下的我對應著黑暗中的你

每個人都會隱匿一部分自己。這是組成SEAL的初衷。

如今,鏡面製造幻覺,內外倒置。構想中的虛幻,光線予以具象。而原本的實體卻變成了起襯托作用的影子,灰灰的暗暗的淺淺的,被踩在腳下。

封印只是靠暫時的平衡在維持。

冬粉名稱

1.稀飯(此為《聲息》中提及柳溪川的冬粉名)

2.Stream(百度柳溪川吧冬粉名,最初也為稀飯,但冬粉們覺得不好聽,後改為Stream)

冬粉對其稱呼

此為在百度柳溪川吧一個投票總結出冬粉對溪川的各種稱呼

1.柳溪川

2.seike

3.溪川

4.溪小川

5.溪川醬

6.溪川殿

4.川川>>>其已逝初戀情人夏新旬出現的片段

1)

夏天剛剛開始的一天。

從補課的老師家裡出來,在小區門口的小賣部逗留了片刻,一人舉著一根鹽水冰棍回家。

溪川仰望著明媚的天空呆了好一會兒:“就要上高三了,新旬,你會不會害怕呢?”

“嗯?你會嗎?”男生有些驚訝,“以為你從來不會有這種感覺呢!”

“雖然從來就沒有失敗過,可依然會時常想像萬一失敗了怎么辦。我是說,萬一聯考發揮失常,那么之前做的一切不就都白費了嗎?”

“大小姐,你想得太多啦。就算聯考落榜又怎樣?鋼琴家、小提琴家、作家……,哪一樣你不能勝任呢?”男生體貼地用手臂環過女生的肩。

路邊的楊柳款款飄舞著,空氣中充滿幸福的氣息。目光所及處是正幹得熱火朝天的施工工地。

“就算失敗,對於你來說一切也不會有什么改變。”

“那么,新旬呢?”

“誒?”

“新旬對我的態度會變嗎?”

男生的嘴角斂著謹慎而優美的弧度,輕輕的吻,印在女生的劉海上。

溫柔的聲音仿佛從天邊傳來——

“無論發生什么,會一直在你身邊。鼓勵你,羨慕你。”

鹽水冰棍的味道在口中氤氳,淡淡的鹹,淡淡的甜。

如果視野是一幅畫面,那么背景就是柳條的翠綠,綠得那么純粹啊。女生以45度角揚起臉來,看見連深深喜歡的人的瞳孔外都罩著一層淡青色。

純真地、無邪地笑起來,在那個似乎永不離去的夏天。

女生站在馬路的拐角處開心地招著手:“拜拜。”

“明天見。”

新旬,你應該知道“折柳送別”是什么意思吧?

若真的失敗,我要拿什么面對你的憐憫你的同情?

無論發生什么,你說你一直在我身邊,可是抱歉,我必須離開。真的,對不起。

男生微笑著轉過身,背後正施工的建築物上的絞手架轟然倒地。

夏季戛然而止。

2)溪川&amp

—以後不管什么,我一定力挺你,怎么樣?這話,在柳溪川聽來,為什么覺得那么耳熟?

生的指甲不知不覺掐入皮膚,鈍痛緩緩擴散。記憶播放的順序又被意外打亂。

“我反對”一直沉默的柳溪川終於拍案而起,會議桌前一大圈人都驚呆了,想著雖然這結論有點過分,但大家為人為己實在都不好多說什么,更何況,是誰也不該是她—公認的乖梗

氣氛頓時僵了。

“溪川,不要感情用事啦。”身為部長的一看局面不利,立刻出來打圓場,一邊把衝動的孩按回座位里一邊在耳邊低語,“不要跟權勢作叮”

這就是你的答案?溪川轉過臉用難以置信的眼神盯著。兩個學生打架而已,因為一個是校長的親戚而另一個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就區別對待,未免太市儈。

你想怎么樣?無可奈何地把怨憤的眼神拋了回去。即使平日再出風頭,你也不過是個小小的文藝部副部長,校長誒,連我都得罪不起。

“大家都已經投票表決了嘛!溪川,這事,還是應該尊重民意。再說,最終作決定的還有學生會主席不是嗎?”紀律仲裁部部長用獻媚似的口吻,轉向夏新旬,“我說新旬,沒什么問題的話,你就作個最終決定咯。”

一秒,兩秒,三秒……

有點不對勁。學生會全體部長都詫異地抬起頭觀望橢圓形會議桌那一頭主席的神態。

面無表情。

“反對有效。”

“哈?”不止一個聲音失了控。

“反對有效。”夏新荀為了確定結論又堅定地說了一遍,把事先精心做好的處理報告推向會議桌另一頭,“請紀律仲裁委員會重新商定處理辦法。散會。”

驚愕得完全忘記了作出反應,一圈人面面相覷。

男生長長地噓了口氣,“如果連象牙塔都不能純潔……”解下校服胸前“學生會主席”的徽章反扣在桌上。

短暫沉默。

所有的部長解下了胸前的徽章反扣在會議桌上。

低著頭的紀律仲裁部部長,劉海直直地垂在眼前,在臉上投下大片陰影,炕見表情。許久,抬起頭,原來竟是在笑。年輕的孩語調輕揚,“知道了。大不了,就是本屆學生會的最後一次例會咯。新旬,你真的是我們最好的主席。還有,溪川,我敬佩你。”

直到大家陸續走光,溪川依然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狹長的橢圓形會議桌上白的徽章整齊如佇列。不得不感動。“為什么?”喃喃低語道。

正走出門去的學生會主席放緩了幾步,“因為你是對的,所以,不管怎樣,都一定力挺你。”

“是因為我是對的?還是因為,我是柳溪川?”不知怎么會問出這樣的話,身為全校男生偶像的大眾情人柳溪川似乎從來都沒於意過別人對自己的感覺。

“誒?”男生有點意外,抱著資料的手臂忽然吃不住力,鬆了松,幾頁紙滑落在地。彎下腰去撿,卻越來越忍不住想笑,重新站起來,“兩者皆有吧。”

生抬頭朝門邊望過去,午後的陽光撞上窗欞,斷成幾截折線,擦過少年明媚的眉眼。年華,繁似錦,被真誠的風寵愛得無以為繼。

3)

逆著聖華中學放學人潮的,是一個身形頎長挺拔的少年,穿著和周圍人截然不同的制服,惹得已經走出校門的生們也紛紛回頭張望。

其中卻有一個人一見之下就埋下頭倉皇逃開。眼尖的少年一眼就發現了,上前扯住她的胳膊。

“溪川。”

“唔—唔,是你么……喔,我趕著回家……”

“不會是故意躲著我吧?”少年臉上露出一點壞笑。

“怎、怎么會。”雖這么說,腳步還是因底氣不足慢下來。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事喔—”尾音故意地被拖長。

“我……能有什么事啊。哎呀,我趕著回家啦。”生重新埋下陀快步伐。

“謝井原可是什么都告訴我了。”

“什!么!”聽到這種說法,生秘站定回頭,一抬頭卻恰巧撞上正低頭看著自己的男生的某個敏感部位。“啊。”像觸電一樣分開,即使那個吻像羽毛一樣輕,卻依舊叫生臉紅起來。

男生先是一愣,隨即壞壞地微笑著,飛快地重新把生拉進懷裡,這次是故意地吻了上去。

於是,聖華中學五點半鐘放學的同學們有幸目睹了第二天瘋傳整個學校的“特大頭條”。

生紅著臉努力地推開男生,一口氣才喘出來,“啊!”

“嗯,你才知道么?”男生下巴斂出一道乾脆的線條,笑容令人不忍苛責,“吶,我很想你。”

4)[夏新旬死亡剪影]

本報訊(首席記者盧安)昨天下午5時10分至6時50分,本市櫻花江堤邊聚集成百上千的市民,大家爭相傳頌著一名少年見義勇為的壯舉。在近兩小時內,市民們熱淚焦急等待,等待一個奇蹟的發生——這名叫夏新旬的少年能夠順利生還。

昨日下午4時麥莎颱風登入上海。5時10分,當一些市民正在櫻花江堤邊觀看颱風造成的浪潮時,悲劇突然發生了。一個巨浪將岸邊的一名女子捲入海中。據目擊者稱,當時也在岸邊的這名少年立刻撥開人群縱身跳入兩米多高的防浪牆向落水女子游去。劉女士說:“那時候很多人圍觀,但是風浪太大沒人敢去救。我不會游泳啊,但是忙上就像到打110報警,又打電話通知新聞媒體。打完電話就看見遠處一個學生模樣的男孩跳了下去。”

而目睹這名男生救人過程的李小姐說:“他一開始就站在我旁邊,聽到有人被浪捲走後就往前跑。和他在一起的一個女同學拉住他,他說沒問題,他會游泳,然後就跑到離落水那女的最近的堤壩上跳下去了。遊了大十幾米抓住了那個落水者,但又被巨浪打散了。風浪越來越大,我們都幾乎看不見他們倆。我身邊那個和他一起來的女生開始哭,我們安慰她。大概過了二十多分鐘吧,聽見有人喊‘救到了,救到了’,我們隱隱約約看見他拖著那個女的往岸邊游回來,但是約有越慢,逐漸就幾乎原地不動了。颱風很大也聽不見他喊什么,好不容易快到岸邊,他把那女的托起來,那時候已經來了很多民警,一個民警要上綁著繩子跳下去把女的就上來,但是一個浪過來那個男生轉眼就沉下去了。”

記者採訪了李小姐口中的這位民警,他是櫻花江派出所的警察。“我們接到報警趕來的時候那男生已經下去救人了當時受颱風影響浪高平均有四米,不敢貿然下水。那兩人在離岸邊大概二十米的地方,大多數時候都看不到。後來風浪小一點,那個男生托著已經失去意識的落水者往回遊,很慢很慢,畢竟他已經在風浪里待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精疲力竭了。快到岸邊的時候我做好安全防護跳了下去,剛把落水者救起來轉眼他就不見了。剛看見我的時候他就鬆了口氣說了句‘快救她’。風太大,我急著救人,再加上他聲音小得像自言自語,所以沒聽清他說的最後一句話,好像是什么船不齊。”

被救起的女子立刻被送往市第二醫院搶救,很快傳來平安的訊息。但是這名捨己救人的男生卻一直杳無蹤跡。堤壩上聚集的圍觀民眾越來越多。

營救人員深受感動,冒著生命危險組織營救,終於在一個多小時以後將男生救上快艇送往醫院搶救。大批圍觀民眾自發地跟到了醫院。此時距離男生跳水救人已經過去一小時四十分鐘,儘管希望渺茫,但是大家還是聚在醫院為這名少年祈福。

晚上七點三十分,醫生宣布搶救無效。

噩耗傳出,無數民眾泣不成聲。

經過身份確認,這名少年竟然正是今年本市理科狀元夏新旬。

夏新旬同學所在的陽明中學校長接受記者採訪時說道:“夏新旬在校期間始終品學兼優,並擔任校學生會主席的職務,剛剛以全市理科第一的成績被p大錄取。發生這件事我們都深感悲痛和惋惜,卻也為我們學校有夏新旬這樣的學生而自豪。夏新旬同學是陽明中學建校以來最優秀的畢業學生。”

我們採訪夏新旬在陽明高中的同班同學得到的全是這樣的回答——

“這件事發生在新旬身上我覺得一點也不意外,他平時一直都是有正義感的人。”

“新旬是我見過的人中最優秀的。”

“不要說什么值不值得,新旬在去救人之前絕不考慮這種問題。任何人的生命都是值得被拯救的。”

【二】

年輕一代的希望——夏新旬

夏新旬。我們兩個月內在報紙上兩度看見它的名字。

前一次是全市聯考理科狀元。

這一次是捨己救人的少年英雄。

他的壯舉令人淚流滿面,他的優秀讓人扼腕嘆息。

他比並不是作為一個個體的存在,他是我們這些感嘆“80後是垮掉的一代”的長輩汗顏,他讓整個社會看到了年輕一代的希望。

少年奮不顧身地跳入滔天巨浪,救人的英姿在這一剎那成了永恆;年輕的生命符號,在驚天動地的那一刻凝固成悲音。

這縷悲音,久久迴蕩在這座城市甚至這個國家的上空當我們這些成年人在岸邊袖手旁觀時,這個十二天后才滿十八歲的少年毫不猶豫地躍入巨浪。萬千市民趕往櫻花江畔為這位少年送行。為了悼念英雄,櫻花江全線停航,江面上出現了有史以來最壯觀的景象——數以萬計的白色蠟燭燈船在傍晚武時十分準時被點亮。

颱風過境。帶走了這個城市最出色的少年。

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不顧自己的安危去拯救別人的生命。而夏新旬在生命的最後還在說“快救她”。

我們總在責備年輕一代太嬌慣、太自私、太奢靡。但圍觀的成年人那么多,只有這個少年成為了英雄。

我們總是誤會名校優等生太低能、太懦弱、太冷漠。如果這個暑假台岡沒有登入上海,夏新旬將在一個月後以狀元身份升入全國最高學府就瀆。

在我們感嘆“物慾橫流,人心不古”的時候,夏新旬用實際行動給這種武斷的結論一記沉重的打擊。

英雄生命匆匆。終於了未滿十八周歲的生命音符,離我們遠去。但他捨生救人的英雄事跡將永遠留存在我們心中。

中國會銘記這個瞬間,上海會銘記這個瞬間,所有善良的人們,無論年長年少,都會記住這個瞬間。

僅僅是一瞬間的抉擇,卻源於他自始至終的內心品質。

夏新旬離開我們,但他的精神卻流傳下來。

年輕人需要這種精神,整個社會更需要這種精神。

這種精神讓我們看見了中國的未來。

新旬,一路走好

孩子,一路走好!

【三】

這就是你的回憶嗎?

這回憶真的屬於表面上那樣開朗樂觀的你嗎?

親眼看著你深愛的那個少年逐漸消失在驚濤駭浪間。時間流逝,一分一秒。整整一小時四十分鐘,你癱坐在岸邊,除了號啕大哭什么也做不了。

他們都沒有聽清,可是,你聽過就能明白。

他留給這個世界的最後一句話,不是“快救她”,更不是什么“船不齊”。

陌生的人們守著感動與鼓舞,為他祈禱。送他遠行,可是他們理解不了。你不一樣,你一聽就會明白。那幾個字的諧音組合之可能是一個意思。

不是豪言壯語,更不是自言自語。

知道自己力氣耗盡的男生是在對你說——聲息

溪川,對不起。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