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殘陽

柳殘陽

柳殘陽,本名高見幾,山東青島人。

1961年出版處女作《玉面修羅》時,雖已嶄露頭角,但技巧未臻圓熟。

繼作《天佛掌》,文筆雖較新穎,然猶未能擺脫「家難 奇遇 復仇」的傳統窠臼。

直到1966年左右,《梟霸》、《梟中雄》兄弟作接連出版,敘述綠林「梟雄」燕鐵衣以龐大秘密組織之力,主持江湖正義,始建立自己獨特的陽剛風格,以「鐵血江湖派」之英雄本色鳴世。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日期
    1941年
  • 中文名
    柳殘陽
  • 性別

人物簡介

其《斷刃》、《血笠》、《銀牛角》、《渡心指》、《神手無相》及《七海飛龍記》諸作,皆以獨行俠盜或職業殺手之血性、自省、孤憤為重心,雖然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但為維護人性尊嚴與生命權利,即使叛幫送命也在所不惜。誠所謂”隻見一義,不計生死“!其著力點大抵如是。

柳殘陽

質言之,從六零年代中期起,柳殘陽小說即專以江湖黑道之組織或個人的謀生方式為描寫對象。主角甫一出場就是第一流能手,沒有“武林九大門派”,也沒有從小練功學藝、循序漸進這一套。他的幫會寫法仿鄭證因,卻發展出另一種江湖口聲,頗痛快有力;而他的武打藝術則仿還珠樓主,隻不過是把鬥法化為過招罷了,因此狀聲狀色,自成一格,惟寫殺法則太慘,令人怵目驚心。柳殘陽至一九九零年共寫下四十部作品,創作生涯之長,無人能及。

2014年7月15日逝世,享年73歲。

作品書目

按類型排列

柳 殘 陽真 品 目 錄
書 名狀態主 人 公備 註
01.烈日冷鷹-屈歸靈曾用名《烈日孤鷹》
02.麟角雄風宗元甲
03.巨靈出陣庄翼曾用名《起解山庄》
04.毒魔掌邵真
05.眨眼劍
《毒魔掌》續集
06.江湖之狼-關山月曾用名《風雲傲劫》
07.牧虎三山毒魄
08.閻王梭金小山
09.鐵面夫心-阮莫嘆
10.忠義江湖--
11.關山萬裏飄客玄劫
12.血魂山之誓-靳百器
13.大雪滿弓刀雍狷
14.屠龍手--
15.追魂帖--
16.洪門傳奇-度小月
17.怒劍狂火-君不豪
18.索命鞭鐵無情
19.青龍在天-勞愛
20.天寶志異-錢來發
21.血魄忠魂困蛟龍依承天曾用名《掌心刀》
22.鐵劍丹心楊森
23.魔簫敖子青
24.霜月刀展若塵四維初版用名《大野塵霜》
25.金家樓

《霜月刀》續集,曾用名《血海驚龍》
26.獨尊劫-韋英風
27.渡心指關孤曾用名《黑煞九劍》
28.雷之魄衛浪雲曾用名《幽靈銀雷六合錘》,《雷之魄》+《生死錘》=《霸錘》
29.生死錘
《雷之魄》續集
30.邪神門徒江青《邪神門徒》+《如來八法》=《天佛掌》
31.如來八法

《邪神門徒》續集
32.邪神外傳

《如來八法》續集,曾用名《邪神奔雷劍》,由于網路電子版採用不同版本製作,故網上此書與《如來八法》之間銜接不上。
33.蒼鷹燕雲飛
34.十方瘟神查既白
35.天魁星仇忍
36.大煞手項真
37.竹與劍紫千豪曾用名《四眩劍》,《竹與劍》+《龍頭大哥》=《搏命巾》
38.大龍頭

《竹與劍》續集,曾用名《龍頭老大》
39.火符-谷唳魂
40.傲爺刀君不悔
41.神手無相戰飛羽
42.修羅七絕濮陽維處女作,1961年四維初版用名《玉面修羅》=《修羅七絕》+《幻劍毒刃》
43.幻劍毒刃
《修羅七絕》續集。網上《修羅七絕》版本已包括《幻劍毒刃》
44.星魂寒山重《星魂》+《血斧》=《驃騎》
45.血斧
《星魂》續集,曾用名《追魂一鼎》
46.劫後恩仇楚雲《劫後恩仇》+《金雕盟》=《金雕龍紋》
47.金雕盟
《劫後恩仇》續集




48.蕩魔志龍尊吾四維初版用名《金色面具》,曾用名《金面俠》
49.拂曉刺殺何敢
50.七海飛龍記宮笠
51.千手劍南幻岳
52.鐵腳媳婦白小宛
53.傷情箭範苦竹
54.血刀江湖載酒行謝青楓
55.血煙劫君惟明曾用名《斷腸花》、《魔尊》,國內授權版主人公任霜白,應該是另外一部
56.瀝血伏龍戴玄雲國內授權版主人公史存明,非柳殘陽風格。另參見瀝血伏龍(台版)
57.鳳凰羅漢坐山虎繆千祥
58.殺伐-東方獨孤
59.千魔之仇石鳴峰
60.俠盜來如風來如風
61.斷刃厲絕鈴1968年作品,國內授權版主人公沙成山,應該是另外一部。國內葉洪生編的九大門派集子裏收入的與台版內容同
62.鷹揚天下司馬照膽國內授權版主人公高凌宇,應該是另外一部。國內1994年出的江蘇文藝版與台版內容同
63.梟中雄燕鐵衣1966年作品,代表作,曾用名《青龍燕鐵衣》
64.梟霸

《梟中雄》續集, 曾用名《青龍燕鐵衣》續集
65.銀牛角秋離曾用名《鬼手大俠》
66.鐵血俠情傳敖楚戈
67.煞威棒-孟長青
68.山君-黎莫野
柳 殘 陽非 真 品 目 錄
書 名狀態主 人 公備 註
01.五岳風雲--梁羽生的《白發魔女傳》
02.天山劍寒錄--梁羽生的《江湖三女俠》
03.剪翼-藍旌非柳殘陽風格
柳 殘 陽待 定 作 品 目 錄
書 名狀態主 人 公備 註
01.血祭八荒--
02.明月不再-駱懺國內曾以《月鏟天蠍》之名出版,河北《神州傳奇》也以《闖三郎》為名連載過
03.開戒--未發行
04.閻王印--
05.龍戰于野--
06.朱門鬼醉--
07.一闕絕唱--
08.冷血之血--
09.怒犯天條--
10.天劫報--
11.漢江刀聲--
12.大漠群英-荊力疾

年代先後排列

柳殘陽作品創作年代先後排列為:《玉面修羅》(1961年,處女作)《修羅七絕》《天佛堂》《金雕龍紋》《金色畫具》(《蕩鷹志》)《博命巾》《驃騎》《銀牛角》《血笠》《七海飛龍記》《千手劍》《天魁星》《霸錘》《神手無相》《斷刃》《渡心指》《梟中雄》《梟霸》(《青衣燕鐵衣》)兄弟作)1966年以後出版,為柳殘陽風格成熟之標志)、《大煞手》《大野塵霸》(《冤月刀》)《鷹揚天下》《幻劍毒刃》《鐵血俠情傳》《山君》《煞威棒》《傷情箭》《傲爺刀》《拂曉刺殺》《大雪滿弓刀》《鳳凰·羅漢·坐山虎》《火符》《十方瘟神》《天寶志異》《血魂山之誓》《瀝血伏龍》《血刀江湖載酒行》《關山萬裏一飄客》《烈日冷鷹》《牧虎三山》《巨靈出陣》《血祭八荒》《明月不再》。

柳殘陽

人物評價

伏在坦克車的甲板寫書

任何一位作家,都是伏案寫作。所謂案,就是桌子。即使像古龍那麽怪的人,還未名成利就之前,喜歡坐在地上寫稿,但膝上還有一塊可以承著稿紙的畫板。卻有這樣的一位作家,寫作時不但沒有書桌,甚至連畫板都沒有。說來你也許會不相信,他那些一鳴驚人,大受讀者歡迎的作品,卻是伏在坦克車的甲板上,或者是彈葯箱的箱面寫成的。

柳殘陽

這個作家便是柳殘陽。

軍旅生涯 休息是閱覽武俠小說

柳殘陽原名高見幾,幾代都居于據說是民風最保守的彰化,也算是當地的名門望族。可是,柳殘陽卻不打算留在家鄉繼承祖業,竟然投身于保國護家的軍旅,考進軍校習裝甲兵科,畢業後派往坦克車部隊中服役。

柳殘陽的軍旅生涯也算很幸運,這時沒有爆發戰爭,隻是作經常性的演習。不過,軍中的生活是十分枯燥的,休息時無事可做,頗為無聊。這時候,台灣的武俠小說風靡一時,于是,柳殘陽在放假期間,在市區書店中買來一些武俠小說,帶返軍營中閱覽,作為枯燥生活的調劑。那時候的武俠小說流行薄裝本,隻印刷幾萬字,正好適合塞在軍服口袋裏,有空時便掏出來看幾頁。

軍營中寫武俠小說

武俠小說看得多了,柳殘陽有著一種創作的沖動,覺得自己也可以寫武俠小說。可是,軍營中沒有書桌,甚至連畫板都沒有。靈感來到之時,柳殘陽便伏在坦克車的甲板上,或者彈葯箱面,掏出原子筆在拍紙薄上開始寫他的大作。而他的第一本武俠小說“玉面修羅”,便是這樣寫出來的。

小說中的情節吸引出版商

小說雖然寫出來了,可是,柳殘陽卻連一個出版商都不認識,他隻好在看過的武俠小說中,抄下其中一位出版商的地址,把作品寄出去。這個出版商向來收到的文稿,都是整整齊齊的,卻還未收到過大大小小,參差不齊,好像一疊廢紙似的稿件,而且作者的名字又十分陌生。他沒有興趣去看,便把這包文稿丟在一旁。

也許命中註定柳殘陽將來要吃寫作這一行的飯,那個出版商這天恰巧很空閒,無意之間瞥見丟在一旁的那包文稿,便把那堆參差不齊的紙張拿出來,打算隨便看看。就是這麽一看,連那個出版商自己也都吃驚起來,因為他被小說中的情節吸引住了,不知不覺已經看了幾十頁,而且還想看下去。

處女作得到出版商垂青

出版商終于把柳殘陽寄來的那疊文稿一口氣看完,覺得這個陌生的作者,無論文筆與情節都與眾不同,這本書印出來,一定會受到讀者歡迎。于是,他立即寫信給柳殘陽,告訴他這本小說馬上付梓,並請柳殘陽繼續把新作寄來。

柳殘陽想不到自己的這本處女作,竟然得到出版商的垂青,當時心情的興奮就好像中了彩票頭獎一樣,恨不得立即把這個好訊息告訴所有同僚,讓大家分享他心裏的快樂。可是,當他回心一想,軍隊中紀律森嚴,不許私自從事副業。他此時就好像被一盤冷水迎頭潑下來,唯有把這個好訊息隱瞞起來,獨自默默地享受這一份快樂。

發行後讀者反映好,出版商催新作

“玉面修羅”在坊間發行之後,讀者的反應十分好,出版商寫信來,催促柳殘陽趕快寄來新作。可是,柳殘陽在軍中的作業也很緊張忙碌,能夠抽得出來寫作的時間十分有限。于是,他有時在練靶場中,還未輪到他射靶時,便利用這短暫的時間來凝神構思小說的情節。由于太過專心凝想,靶場內轟天似的槍炮聲竟然充耳不聞。等到操練完畢,別人去休息或者聊天嬉戲,柳殘陽便伏在坦克車的甲板上或者彈葯箱面,又再寫起他的武俠小說來。

軍中退役後繼續撰寫武俠小說

等到柳殘陽從軍中退役下來,他的武俠小說已經出版了好幾本,而且羸得了一定的名氣。別人退役之後,不免會有點榜徨,不知投入甚麽行業才好。可是,柳殘陽退役下來,面前已經有著一條康庄大道,那就是繼續撰寫武俠小說。

由于柳殘陽起步較遲,這時候的武俠文壇已群雄並立,要在這些已經成名立萬的前輩叢中擠得一席位,確實不容易。如今,柳殘陽既然決定入行做一個職業作家,他便須要好好地去思考,替自己找出一條可以發揮所長舍棄所短的寫作路線。

揚長避短 適合自己的寫作路線

他看過不少前輩所寫的武俠小說,這時就拿從軍中所學到的,把敵情作客觀地分析和檢討,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他認為:寫情,寫不過臥龍生;寫奇,寫不過諸葛青雲;寫人性,寫意境,寫不過古龍;寫細膩,寫不過蕭逸和司馬紫煙。而且,出身環境,性格和日常生活,對于寫作也有很大的影響。臥龍生和蕭逸擅于寫情,是因為他們時常留連在歌台舞榭,在脂粉叢中耳鬢廝磨;諸葛青雲擅長寫景,是因為他曾經走過大半個中國。至于其他名家,寫情,寫人,寫事,寫奇,寫玄,寫趣,各擅勝場,這都是柳殘陽覺得自己有所不及的。

可是,柳殘陽也發覺自己的長處。由于渡過了幾年的軍旅生涯,而且隸屬于裝甲部隊,接受過最嚴格的訓練。隻要發現敵蹤,便要立即把它消滅,決不手軟。上陣交鋒時更要勇往直前,義無反顧,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因此,他寫出來的情節,就好像他當年駕駛著坦克車一樣,橫沖直撞,奮勇向前,可說是一針見血,拳拳到肉。

獨樹一幟,以凶,猛,殘,狠為主

所以說,作家的寫作取向,往往會受到出身環境的影響。柳殘陽就因為受過軍旅生活的熏陶,他的作品便以凶,猛,殘,狠為主,講的是快意恩仇,下手絕不容情。許多讀者就喜歡他這種直截了當的作風,絕不婆婆媽媽,更不拖泥帶水,讀來痛快淋漓。

柳殘陽就憑著這種獨樹一幟,與眾不同作路線,終于在群雄並立的武俠文壇奪得一席位,而且是席次不低的交椅。就以他的書名來看,便已經嗅得出很濃厚的火葯味。臥龍生的是“玉釵盟”,古龍的是“多情劍客無情劍”,書名十分溫馨;而柳殘陽的卻是“眨眼劍”,“屠龍手”,“江湖之狼”,“千魔之仇”等,還未揭開書 頁,就已覺得有一股嫉惡如仇,憤世嫉俗的狠勁沖面而來。

柳殘陽不像臥龍生、諸葛青雲他們那麽好艷福。他在軍營裏捱軍糧的時候,臥龍和諸葛經已成名立萬,稿費收入十分可觀,可以流連于歌台舞榭,倚翠偎紅;古龍就更不必說了,出道以來便緋聞滿天飛;蕭逸風流瀟灑,曾因一場畸戀幾乎送掉性命。所以他們寫到男女感情時,筆觸十分細膩。至于柳殘陽,一生就隻經歷過一次戀愛,所以寫情寫愛,他實在寫不過那些前輩。

隻經歷一次戀愛,不善寫情

從軍中退役下來,柳殘陽便以寫武俠小說為職業。此時他已創出名堂,稿費收入也很不錯,平日的消遣就是和朋友喝酒賭錢。有一天,他看到一個小女孩經過門口。這個小女孩長得很秀氣,柳殘陽一看見便鍾意,連忙去打聽她的身世。她是個國中三年級的女學生,每天返學和放學,都會經過他家的門口。自此以後,柳殘陽便算準 了時間,裝作在門外散步,就是想見這個小女孩一面。

見面得多了,兩人便點頭打個招呼;再過了些日子,見面時也搭訕幾句。就是這樣的,兩人便開始約會。朋友們對于柳殘陽鍾情于這個小女孩,最初是有點驚訝,後來覺得他們是很認真的在談戀愛,也就不再說三道四的嘲笑他們了。

四年之後,小女孩高中畢業了,柳殘陽把她迎娶過來,有情人終成眷屬。談戀愛,柳殘陽就隻經歷過這一次;和異性親密接觸,他也隻有這一次。所以在柳殘陽筆下,最不擅于寫情,隻擅長于寫兄狠的殺伐,因為這是他從事軍旅時所接受的訓練。

終于生了一個兒子

柳殘陽的戀愛生活雖然不算得多彩多姿。婚前,他一直沐浴在甜蜜的愛河裏;婚後,兩小口子一直是鶼鰈情深,隻羨鴛鴦不羨仙。唯一美中不足的,卻是兩個愛情結晶品都是女兒。年青人的思想較為新潮,對于孩子是男是女,不大介意。但據說彰化是全台灣風氣最保守的地方,而柳殘陽的家庭又是世家門第,高堂老母當然盼望早 日有個繼後香燈的男孫,這對于柳殘陽夫婦來說,當然是個很大的壓力。

為了上慰高堂,柳殘陽當然希望早產麟兒。可是,別種事情還可以努力去爭取,就隻有這一件事卻是急不來的。真是那麽巧,也是寫武俠小說的獨孤紅,卻隻有兩個兒子,他想有個女兒,卻想得快要發瘋了。

雖然有人說“文人相輕,自古已然,于今為烈。”但在台灣,文友卻時常聚晤,飲酒談天或者搓搓麻雀,彼此感情十分融洽。于是,想生兒子的柳殘陽和想生女兒的獨孤紅時常會碰頭。他們坐在一起來研究生子和生女的秘訣,互相交換心得。

獨孤紅因為自己是個饕餮,況且身材魁梧,是個彪形大漢,便懷疑這是多生兒子不生女兒的原因;恰巧柳殘陽身材矮小而又不大喜歡吃東西,生的卻是女兒。于是,他勸告柳殘陽以後要多吃東西,而他自己就要盡量節食。

柳殘陽的生活頗為正常,從來不上有美女作伴的酒家,歌台舞榭更難發現他的蹤跡。唯一的嗜好就是喜歡賭兩手牌九,或者搓幾圈麻雀。他認為獨狐紅研究出來的心得沒有道理,而且他要和這位老友賭一鋪,賭自己一定可以生個兒子。

也許是“皇天不負有心人”,柳殘陽終于生下了一個肥肥白白的兒子,贏了獨孤紅的賭註。這一次的喜悅,比當年接到出版家來信說要替他出書,有過之而無不及。

古靈精怪的寫作習慣

環境的變遷,有時也會改變一個人的生活習慣。想當年,柳殘陽在練靶場上槍炮聲中,也能凝神構思小說的情節;伏在坦克車的甲板上和彈葯箱面,也可以奮筆疾書。但在回到家裏之後,寫稿習慣就有著很大的轉變。不但寫稿時受不得他人絲毫的騷擾,就算是妻兒的低語和笑聲,也會影響他的寫作情緒。因此,他必須等到家人安寢了之後才能動筆,此時已是午夜。大約寫到凌晨三四點,便要收筆上床。因為他還有了一個怪毛病,一等到天亮,上床之後便會輾轉不能成眠。

每個人都可能會有一些古靈精怪的習慣,隻是自己不發覺,別人看見就會很驚訝。柳殘陽性格很開朗,對許多事情都不會計較。可是,他對于老鼠和蟑螂,隻要被他看見,就好像當年在坦克車上接到命令一樣,非把敵人消滅不可。因此,他花在撲打老鼠和蟑螂的時間,並不少于他寫稿的時間。每晚開工寫稿之前,他必定在屋內巡視一遍,等到毫無老鼠和蟑螂的蹤跡,他才能安心地坐下來寫稿。

有過一段時候,柳殘陽寫稿時,喜歡喝一點台灣特產的烏梅酒來提提神,右手執筆,左手持杯。怎料酒癮越喝越大,越大就越要喝,最後是喝得迷迷糊糊,連稿也寫不出來了。後來,他痛定思痛,下了狠心,寫稿時決不喝酒。至于不寫稿的時候,就喝兩杯也無妨。

與朋友的交往

閒來無事,柳殘陽喜歡親自下廚弄幾味地道小菜,也喜歡招呼朋友來一嘗他的手藝。朋友們嘗過之後,覺得十分普通。不過,柳殘陽的一番熱情心意,朋友們仍會衷心感領的。

有一次,我和諸葛青雲同遊台中日月潭,在那裏住了一夜。翌日在返台北的回程中,路經彰化時,諸葛突然想起柳殘陽住在這裏,便吩咐包車的司機在一間大酒樓的門前停下來。我們入內找到了座位,諸葛去打電話。柳殘陽恰巧在家裏,他問明了酒樓的名字,便馬上趕來。

這還是我第一次與柳殘陽見面,諸葛介紹我也是拿筆桿的,彼此惺惺相惜,也就一見如故。這時候,武俠小說已經式微,柳殘陽已有很久沒有執筆了。由于長輩年耄,他必須繼承家族的生意,再也沒有時間去涉足文壇。不過,他們提起當年的一筆在手,笑傲江湖,不禁意氣風發而津津樂道。

這天,他們兩人口抹橫飛,足足談了幾個鍾頭。我們進來時,酒樓裏賓客滿座,此時就隻剩下我們這一桌。柳殘陽笑說自己是這個山頭的寨主,一定要作東道。他向掌櫃一點頭,連額度吉也不用簽,可見他在家鄉裏,人面是多麽的熟。

最近,重看柳殘陽的幾本舊作,憶及當年與諸葛青雲同往探望他的往事。如今諸葛已經作古。懷念故人,不禁希噓下淚。

作品評析

鐵血江湖的武俠世界

武俠的世界一向以來最為著名的是金古梁溫,現在人人也談的幾乎是這四大家,然而除了四大家之外還有個鐵血江湖的武俠世界,那就是柳殘陽筆下的江湖。

柳殘陽用詳細真實的筆法描繪出了一幕幕血淋淋的殘酷的江湖幫派鬥爭,有成百上千人的幫派間的火拼、仇殺;也有一對一或一對幾的打鬥。對于對打鬥場面的描寫是著墨甚多,而且常是鮮血淋漓、血肉橫飛、死傷慘重、血流成河的場面。如:“人們在穿掠奔逐,砍殺攻拒,刀光霍霍,熱血噴濺,時見斷肢飛拋,頭顱滾落,而奇形怪狀的垂死模樣悚目驚心,令人作嘔的血糊糊肉塊也在毫不值錢的揚棄丟甩!”(載自《龍頭老大》)

純粹的江湖幫派鬥爭

在柳殘陽的筆下,江湖就是純粹的江湖,沒有與歷史相連,甚至幾乎沒有與官府有關;也沒有明確的正邪之分,甚至他的書中主角多是黑道大哥、幫派首腦,領導幫派在江湖中爭鬥,可以說是古代的“古惑仔”。領導人是堅毅果敢、沉著冷靜、智勇雙全;兄弟們赤膽忠肝、熱血義氣、生死與共;整個幫派訓練有素、分工合作、紀律嚴明。他們有明確的立幫宗旨,不擾百姓,不欺善良,行事坦蕩,劫富濟貧,還有雄厚穩固的基業。因此在江湖爭鬥中往往能得到勝利,當然也有慘重的死傷。《梟中雄》中的描寫--“青龍社”有龐大的生財系統,他們擁有正當的錢庄、店鋪、酒油坊、牧場、及客堆,也擁有不正當的賭檔、花菜館、私鹽隊、暗鑣手、和暴力團!這種以幫派首腦為主角的寫法也是柳殘陽的獨特之處吧。

突出了一種觀點義氣

除了幫派首腦,他也塑造了一些獨行俠、殺手等主角。書中主角一般都是一出場就武功高強的,沒有描寫其如何練功;人物的語言描寫也有其獨特的風格,多符合人物豪放、血性的江湖人的特點,隻是也有一些用語倒是頗為現代。而主角除了武功高強外,似乎都是介于正邪之間,他們的行事手段或許狠辣、他們過的是刀口刃血的日子,但是都有一點共同之處那就是遵守公理、公義。柳殘陽也突出了一種觀點:義氣、本門雖然重要,但在公道公理面前,還是次之的。所以柳殘陽的小說中常有為了義氣不顧公道的人物和在公理和義氣間掙扎最終惟公理為重的人物,而這兩種人物的結局也不一樣。

人與劍是朋友的關系

但是作者對具體的武功沒有什麽詳細的描寫,也沒有什麽出奇的招式,隻有關與人與劍關系的描述比較獨特一些。人劍合一是比較多的武俠書中都提到的,不足為奇,但大多是講人馭劍,或是劍在人在、劍亡人亡,而柳殘陽認為:人與劍是朋友的關系。引用一下《龍頭老大》中的一段:

以純銀的劍柄輕貼面頰,紫千豪緩徐的道:“每當我和我的劍處在一起,我的心裏使十分平靜安寧,好像有一個守護神峙立在找身邊一樣,感覺上是如此寬釋,如此和祥,又如此牢靠,而劍是最忠心的朋友,它永不會變易,永不會衰敗,更永不會背叛,他在你有生之年一直陪伴著你,在艱辛中助你,在危難中救你,在寂寞對陪你。在無告中聽你傾訴,它的確是有血液的,有脈搏的,有靈智的,它也是善良的--對你自己與自己人來講……”

苟圖昌補充道:

“它也是有溫暖的,我有這種感覺。”

紫千豪沉靜的笑道:

“不惜,它也是有溫暖的。”

忽然也笑了,苟圖昌道:

“但是,對敵人來說,這可完全相反啦!”

輕輕放下“四眩劍”,紫千豪輕輕的道: “它隻維護一方--它的主人及主人的的人!”

鐵血江湖中少的是兒女情長

柳殘陽比起四大家來講較為遜色的地方那就是不擅于對愛情的描寫,他的書中可以說沒有女主角,即使有,也是陪襯性質,且多是溫柔賢淑類型,實在毫無特色可言。他的書中的男主角幾乎都是鐵骨錚錚、出色非凡,但是卻沒有一個可以與其相襯的女主角,對愛情的描寫隻有淡淡幾筆,而且也無精彩感人之處。以《竹與劍》和《龍頭老大》(這兩套是一系列的,另有名為《搏命巾》)來講,《竹與劍》共47回,在第5回中女主角方櫻出現,在義母協迫下用苦肉計暗害男主角“孤竹幫”的龍頭紫千豪,當然沒害成,紫放過了她;然後在第31回再次出現,到了33回,方櫻被義母逼迫要殺紫千豪,而她終究沒有下手,反要被義母所殺,于是紫千豪救了她,然後兩人共患難,這裏的著墨還算是比較多的了,不過這樣的情節真是有些老套啊。到第44回兩人回傲節山,後來就沒什麽提到了,再下來是《龍頭老大》,共49回,這裏的方櫻到了第33回才正式出現,這之前在其他人物中隻有幾句提到之前男主救了女主角回來;在第35回中定下戀愛關系,再下來就沒什麽出場境頭了。

在鐵血江湖的世界,讓女人走開

這還算好的了,在最經典之作《梟雄》中,不知道是不是作者自己也對塑造出的男主角太滿意了,也知道自己不擅于塑造女主角,所以到了最後,幹脆讓男主角還是孤身一人。大家不要誤會男主角是象古龍書中那樣經歷過情傷後孤獨一人,決對不是!是因為根本就沒有女主角出現啊!曾經有一個算是較有特色的女性:“血蒙嫵媚”冷凝綺,她的外表美艷。書中說她“這個女人在黑白兩道上是一個少有的比擬,難出其右的剽悍女人,她的性情古怪,為人放浪,行事違背世道常理,她是集反叛,刁蠻,狂妄不拘,和心狠手辣之大成的女人。”其實雖然她名聲不好,但是極有孝心,可惜作者沒有進一步的刻畫,雖然冷凝綺對燕鐵衣有好感,可惜郎心如鐵啊!之後有一個溫柔賢淑的大家閨秀的女性出現,燕鐵衣也曾微微心動了一下。(我不明白這種類型的有什麽好心動的,幸好柳殘陽沒把兩人硬湊成一對,與其硬塞個無特點的女主角、來段失敗的愛情描寫,還不如讓他打光棍吧!)此女有一兄一弟,弟弟作惡多端,竟連兄長和姐姐也要害,燕鐵衣為了救他們殺了弟弟,難免會有陰影,並且燕鐵衣還是以幫派兄弟為重,于是孤身一人回到楚角嶺。

戰爭,讓女人走開!在鐵血江湖的世界,也讓女人走開!愛情在那些熱血兒郎的生命中,並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快意恩仇!是馳騁江湖!柳殘陽塑造的鐵血江湖的世界中不適合女人,女人是歸于被保護的類型的。這裏稍微提一下,柳殘陽也有一部以女性為主角的書,隻是看書名《鐵腳媳婦》就知道這部書如何了。

鐵血江湖的世界讓人熱血沸騰,隻是可惜的是,如果柳殘陽能塑造出優秀的女性形象,他的書一定能有更多的讀者群,作品也能增色不少。

他塑造的經典人物是──燕鐵衣

談柳殘陽的作品,就非提《梟中雄》、《梟霸》不可(也是一系列的,又名《青龍燕鐵衣》),而此書中的靈魂人物也是他塑造的經典人物就是──燕鐵衣!柳殘陽描寫他是:

燕鐵衣的模樣卻是使人迷惑的,他不是那種英俊瀟灑的白面書生型,也不是一般江湖巨擘所該有的威猛凶狠的惡相,他並不陰沉,也不強悍,他是絕對與眾不同的,他看上去,隻有二十二三歲的樣子,他有一張還帶著天真氣息,童稚未泯的臉龐,那是一張瘦瘦的臉,皮膚呈嫩嫩的乳白,他生著一雙圓圓的大眼,柔和的眉毛,挺直可愛的鼻,一張紅潤潤的嘴--這些外表的五官,便組合成一副似是尚未成熟的年青人的形像,有時,他習慣露出一抹單純忠厚的微笑,眼神中也常常透射出那種溫柔安詳的光芒,他一點也不凶惡,一點也不霸道,一點酷厲狠毒的形色也沒有;如果那個人不知道他的名號,單從他的外表去揣摸,這個人一定會漫不經心的說:“啊,隻是個年方弱冠的半大孩子罷了!”或者,他也會暗裏以為--“這年輕人多麽的純潔真摯,將來必是個平順篤誠中規中矩的老實人……”說不定,有些悲天憫人的好好先生,還會自動向燕鐵衣告誡一些事:

“你這入世未深的孩子呀,可得小心這世道的艱險,人性的叵測呀!”

“瞧你這小伙子相貌忠厚,一片坦直,多麽福厚吶,好好的幹啊,歷盡荊棘,便達康庄了……”

機智、狠辣、冷酷的燕鐵衣

絕大多數不明白他底細的人都會有類似這種印像和想法的;其實,燕鐵衣隻是生就了這麽一副令他煩惱,卻也令他慶幸的容貌而已,他實際的年歲,已經有三十二三歲了--至少比他外表的顯示要長十年,而且,他早已歷盡艱險,飽經磨難,他已嘗試過多少生死一發的滋味,體驗過千百次陰陽交界的驚危,他是從大風大浪中過來太多的生與死,如今卻仍在大風大浪之中,他是自刀山劍林闖過來的,將來卻仍須闖個不停;見過太多的生與死,歷過數不清的龍潭虎穴,以至他早將這些個江湖上的坎坷看淡了,圈子裏的不幸看薄了,他永遠是那麽鎮靜、穩沉、安詳,也永遠是那麽機智、狠辣、冷酷,他一直是現露著這樣純真童稚的微笑,也一直是這樣果決凶狠的虛理他所遭遇的問題;他早已在天下揭開了他”梟霸”的威名,亦早已在武林中扎定的根基。

看了以上描寫大家一定不覺得陌生吧?這個人物後來多次成為其他作者書中人物的原型。

大家熟悉的《巧仙秦寶寶》中的衛紫衣,幾乎是燕鐵衣的翻版,金龍社的組織也是翻版青龍社的。再看書中:“火赤的駿馬,紅皮綴著銀錐的鞍鐙,紫色的緊身衣外罩紫色的袍,燕鐵衣的長劍“太阿”斜背右肩,短劍“照日”直掛左胸”,瞧!連兩人穿著紫衣也是一樣。《巧仙》中的衛紫衣少了幾分燕鐵衣的煞氣、狠辣,多了幾分兒女情長,不過他也真累,除了一大幫子兄弟要照顧,還要照顧個孩子似的秦寶寶。唉!有戀童癖的衛紫衣怎麽比得上燕鐵衣呢?言情界的大姐大席娟也對燕鐵衣極為欣賞,曾寫過一本書,男主角就是以以燕鐵衣為原型的,她自己在後記中也這麽說了。隻是席大的書言情有餘,武俠不足,塑造的男主角也沒有燕鐵衣那種冷酷。還有其他作者也有借用燕鐵衣的形象。

萬裏赴戎機,關山度若飛。

朔氣傳金柝,寒光照鐵衣。

燕鐵衣啊燕鐵衣,我寧願你孤身一人,鐵血江湖!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