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德米拉·阿列克德羅付娜·普京娜

柳德米拉·阿列克德羅付娜·普京娜

柳德米拉·亞歷山大羅夫娜·普京娜,她的祖上務農,阿公阿麼都是集體農庄裏的農民。1958年她出生于俄羅斯的一個著名的工業城市加裏寧格勒。1986年柳德米拉畢業于國立列寧格勒大學,專業為拉丁語。1983年7月她與弗拉基米爾·普京結婚。1990年至1994年她在列寧格勒大學教師進修教研室教授德語、是俄語發展中心創始人。2013年6月6日,普京夫婦二人在克裏姆林宮看完芭蕾舞演出時,向媒體公開與普京離婚。

  • 中文名
    柳德米拉·阿列克德羅付娜·普京娜
  • 民族
    俄羅斯族
  • 出生地
    加裏寧格勒
  • 出生日期
    1958年
  • 職業
    教授
  • 畢業院校
    國立列寧格勒大學

早期經歷

誕生

1958年1月6日,這是一個很平常的日子,加裏寧格勒市依然是天寒地凍,如果不是早晚上下班時間,街上是很少能見到行人的。這一天,在萊蒙托夫街1號院的寒酸小樓裏,一個可愛的女嬰呱呱墜地了,這一家的主人是什克列布涅夫。孩子的母親給她起了個乳名"柳達"。到了上學的年齡,父母又給她起了個學名--柳德米拉·什克列布涅娃。

幼兒

看上去柳達和普通人家的孩子沒什麽不同,不過,她長得十分乖巧,聰明伶俐,深受父母的寵愛。同住一個大院的鄰居甚至包括她的父母在內,都不曾想到,這麽個不起眼的小女孩會成為未來的"第一夫人"。

50年代的蘇聯,人們的生活並不富裕,很多人家都生活在貧困之中。柳達一家的生活也是這樣,他們常常是吃了上頓沒下頓。當時住在1號大院裏的家家戶戶都在院子裏蓋起飼養棚,搞點養殖副業,柳達家也養著幾隻會下蛋的母雞。

柳達一家當時住的房子是很久以前蓋的老房子,雖然他們住在一樓,但是每逢下雨天,家裏還是漏雨。那時她的媽媽都要把家裏大大小小的盆拿到廚房去接雨水。由于家裏四面透風,冬天寒風呼嘯,柳達一家的天花板都會結上冰棱,這時候一家人雖然穿著氈靴,可還是凍得在屋裏踱來踱去。

成長

長大了,柳德米拉到了加裏寧格勒第44中上學,後來轉到了第8中學,在那裏她一直讀到高中畢業。

柳德米拉天性活潑,她長著一頭淺色的頭發,一雙會說話的眼睛顯得那麽機靈,她能歌善舞、人見人愛,一直是學校裏的"校花"。

少女時代的柳德米拉夢想成為一名優秀的女演員,這似乎和時下大多數女孩子的理想沒有什麽不同。那時她便已經是青少年宮裏戲劇俱樂部的骨幹,像《櫻桃園》之類的契訶夫名劇、俄羅斯民間故事,但凡劇中的"女一號"幾乎被她演了個遍。據當年的班導老師回憶:"柳達早就希望能夠成為一名專業演員,那時她經常到退休工人俱樂部出演白雪公主,而且還親手縫製了公主的道具服裝。"高中畢業那年,俱樂部經理曾經問柳德米拉將來有何打算,她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報考表演學院。"

初戀

作為第8中學的"校花",柳德米拉成為全校男生心中的白雪公主,不僅同班的男同學向她展開攻勢,高年級、低年級的男孩子都向她獻殷勤。然而,情竇初開的她卻偏偏喜歡上了低自己一年級的男生尤拉·阿布羅西金。那個時候,校園裏常常可以看到柳德米拉和尤拉手拉手一起散步,柳德米拉的臉上總是浮著甜蜜的笑容。初戀,讓柳德米拉顯得更加嫵媚和美麗。

其實,說起工作,也隻是臨時的。那段日子裏,她有時待在家中幫助父母料理家務,有時外出打打零工,從郵遞員、醫院清潔員到戲劇俱樂部領班、伴奏,好多活她都幹過。這一年的時間,柳德米拉吃了不少苦,但由于一直和戀人在一起,她還是感到很高興的。

空姐

一年之後,柳德米拉和尤拉雙雙考入加裏寧格勒理工大學。但那時她對枯燥的理工課程突然失去興趣。空中小姐大概是大多數少女衷心向往的職業。大學二年級一次難得的機會,柳德米拉考上了加裏寧格勒聯合航空公司,徹底放棄學業,成了一名空姐。一時間,她家的親戚鄰居都為柳德米拉感到高興和自豪,要知道,空姐這個職業在當時可是一個令人艷羨的職業啊。

柳德米拉·阿列克德羅付娜·普京娜柳德米拉·阿列克德羅付娜·普京娜

新的職業開始了,但她與尤拉的初戀卻從此無疾而終了。

人物履歷

1958年1月6日出生于加裏寧格勒。

柳德米拉·阿列克德羅付娜·普京娜柳德米拉·阿列克德羅付娜·普京娜

1986年畢業于國立列寧格勒大學,專業為拉丁語。

1980年,在航空公司安排她到列寧格勒的療養院短期度假,生性活潑浪漫的柳德米拉與普京相識相戀。 戀愛期間,柳德米拉有時候也利用工作的便利"千裏赴約",到列寧格勒見上普京一面。

1983年7月與弗拉基米爾·普京結婚。

1986年至1990年與丈夫一起駐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工作。

1990年至1994年在列寧格勒大學教師進修教研室教授德語、俄語發展中心創始人。

2013年6月6日,普京夫婦二人在克裏姆林宮看完芭蕾舞演出,在演出間歇時,兩人接受了"俄羅斯24"電視台採訪,普京承認二人已經離婚。

個人生活

初入婚姻

婚禮結束之後,普京和柳德米拉來到波羅的海海邊度蜜月,那裏可是柳德米拉最喜歡去的地方,她喜歡那裏純凈的空氣,成群的海鷗,旖旎的風光……

蜜月結束之後,因為當時還沒有自己的房子,他們就和普京的父母住在一起。當時住的是列寧格勒市斯塔切克大街的一幢樓房,那是一套兩居室的房子,房子的面積才27平方米。小兩口主動把15平方米大間讓給父母住,自己住12平方米的小屋。

生活總有不愉快的時候,柳德米拉和普京在生活中也有過磕磕碰碰。柳德米拉直言不諱地說:"最讓我們頭疼的事情就是沒有錢,我們常常為錢的事發愁。"

考慮到口袋裏缺少盧布,柳德米拉于是就出去打工,做翻譯掙些外快。工作之餘,她還騰出時間結束了大學課程,並且獲得了法語和西班牙語的翻譯資格。

首次生子

可是沒過多久,她就不得不放棄了工作,因為她發現自己懷孕了。那是1986年,她剛好在讀大學四年級對柳德米拉來說,懷孕的過程是幸福的,也是痛苦的。這痛苦倒不是因為生理反應,主要的是因為普京不在身邊,她常常有孤獨感。每當這個時候,她就跟肚子裏的小寶寶說話,講故事,放音樂。

要分娩了,普京卻不在身邊。當時普京正在莫斯科安德羅波夫學院學習,于是,雙方的父母都來幫忙,柳德米拉才得以順利產下他們的第一個女兒瑪莎。

感情是婚姻的試金石,處于婚姻中的兩個人感情到底好不好,從一些小的細節方面就能看出來。普京和柳德米拉兩人感情很深,經常互贈禮物。別看普京看上去一板一眼的,但他也是一個有心的人,他也會出其不意地給愛妻一個驚喜。

互送禮物

關于兩人之間互送禮物的事,柳德米拉還有一段很有趣的回憶。

普京夫婦普京夫婦

柳德米拉每次給普京送禮物都是精挑細選,但常常是什麽都不送。柳德米拉喜歡買些比較實用的禮物,比如領帶呀襯衣呀什麽。但她沒有什麽耐心,不會在提前好久買好禮物,很長時間後才送出。普京和她就不一樣,他有足夠的耐心,總是能給她帶來驚喜。

柳德米拉回憶說:"還記得有一次生日,當我醒來時,發現床頭放著一串金項鏈和一隻十字架。我好高興,為自己有這樣一個有心的男人而感到高興。原來他早在兩個月前就準備好了禮物。當時,我們一起去了耶路撒冷,他在那裏買了這隻十字架,並開過光。"

看得出,結婚後的普京和柳德米拉之間,完全可以稱得上"伉儷情深"。

柏林時光

在柳德米拉的記憶中,她和普京結婚之後最美好的一段時光是在德國柏林度過的。當時普京被派往柏林工作,柳德米拉和孩子也一同前往,他們住在國家給他們租的一幢德國公寓裏。在柏林的時候,晚上的時光是十分美好的。普京和柳德米拉都是熱情好客的人,普京家裏常常是高朋滿座,普京的同事經常到家裏串門;有的時候,還有德國朋友全家來做客。

普京夫婦普京夫婦

公寓和普京的辦公室隻有一牆之隔,從家裏走到辦公室也就幾分鍾的路程。普京上班的時候,柳德米拉就在家裏照顧他們的第一個女兒瑪莎。後來,他們又有了第二個女兒卡佳。普京那個時候的心思都在孩子身上,經常從辦公室的窗戶朝家的方向眺望,他特別想見到他的女兒。而回到家後,他總是抱著女兒,一會兒抱抱這個,一會兒抱抱那個,親熱個不停。有時候孩子還被他的胡須扎得哭鬧起來呢。

周末的時候,普京經常開著他的那輛公車--一輛白色的拉達牌轎車,帶著全家到郊外呼吸新鮮空氣。那是全家最開心最快樂的時候,孩子們在草地上奔跑、嬉戲,兩個大人並肩坐在草地上,通常是普京用手攬著柳德米拉的腰,而柳德米拉呢則將頭靠在普京的肩頭。兩人會望著藍天,憧憬未來……

​列寧格勒

1989年,柏林牆倒塌了。他們結束了在德國的生活,回到了列寧格勒。那個時候,他們的生活充滿了變數,他們不知道未來將會是什麽樣子。當時,柳德米拉就在列寧格勒大學的外語補習班上教德語,而普京則在列大做著校長助理的工作。

第一夫人的家裏還有3名狗"成員",她說:"我家的狗都非常善良、溫順。它們既聰明又勇敢,大家相處非常和睦。"兩歲半的髦毛狗托霞和它的3歲"男友"羅德奧,以及另一條小長毛狗科尼都是普京的愛犬。普京一回到家就會逗弄它們,以此放松一下疲憊的身心。

普京全家都是比較虔誠的東正教教徒,通常每月去一次教堂。但柳德米拉很少對別人談及這方面的問題,因為她覺得這是非常私人的事情,沒有必要去說。柳德米拉說:"我相信,在最美好的將來,人們會形成統一的信仰,至少是各種宗教和睦相處。沒有戰爭,沒有罪惡,也沒有暴力。所以,愛與寬容是一切宗教都應該提倡的。"

普京和柳德米拉之間的家庭生活是完美而和諧的。那些總認為事業和家庭之間不能兼顧的"事業型人士"想必可以從中得到某些啓示。

自擔任俄羅斯總統以來,普京獨特的個性魅力就成了眾多時尚女性關註的焦點,他的剛毅、睿智,一時成為俄羅斯女性擇偶的標準。他與第一夫人柳德米拉的愛情故事更是被人們廣為傳頌,成為盛極一時的佳話。

賢妻良母

談到親職教育,柳德米拉說:"有記者經常問及我們教育一雙女兒的秘訣,我總是一笑置之。其實,哪有什麽秘訣可言,家庭氛圍對于子女成長非常關鍵。普京也曾提到過,他是在一個充滿愛心的家庭中成長起來的。在精心為女兒們營造這樣一種氛圍的同時,我還經常要求她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務勞動。"

普京夫婦普京夫婦

他們的兩個女兒從小就開始學習小提琴。當然,她們也想外出散步、玩洋娃娃,或者什麽都不幹地閒著。對此,柳德米拉說:"我希望她們在空閒的時候也能學到東西,不虛度光陰。教育孩子是門很大的學問。不能將自己的想法強加給孩子。應該平等對待他們,尊重他們的選擇。"

此外,柳德米拉對女兒的健康非常關心,對她們的成績並不太在意。她認為,重要的是知識而不是分數,如果她們得了3分或是2分,總是有原因的,畢竟還是孩子,偶爾可能會分神、淘氣,對此不能過分苛求。孩子對父母應該是尊敬而非懼怕,對孩子的關愛和呵護將幫助他們健康成長。

二次婚姻

普京的前妻,58歲的柳德米拉·普京娜,又嫁人了,她的新丈夫是37歲的阿爾杜拉•奧切列德內。

二人離婚

2013年6月6日俄羅斯總統普京與夫人柳德米拉普京娜在克裏姆林宮觀看芭蕾舞演出後,接受"俄羅斯-24"電影片道採訪的影片截圖。俄羅斯總統新聞發言人佩斯科夫6日向俄媒體證實,俄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和夫人柳德米拉普京娜已經離婚。

愛上普京

也許是命運要把柳德米拉和普京安排在一起。初戀結束後不久,她在一次度假中認識了普京,由此開始了一段浪漫的愛情之旅。

初遇

1978年,柳德米拉已經21歲了,這時的她出落得更加亭亭玉立,楚楚動人。那年夏天,航空公司安排她到列寧格勒的療養院短期度假,沒想到這竟然成就了她的一段姻緣,也成了她命運中的一個轉機。

柳德米拉·阿列克德羅付娜·普京娜柳德米拉·阿列克德羅付娜·普京娜

就是在這次度假期間,他與普京相識,並開始了最初的約會,一段動人的愛情故事就這樣開始了。

那個時候,普京雖然地位卑微,長相也普通,但他的嚴謹、冷傲和不時顯露的幽默,還是深深吸引著這位柳德米拉,不過熟識柳德米拉的人大都不太看好她和普京的愛情,有人甚至覺得根本長不了。柳德米拉自己也對他們之間是否會有最終結果心裏沒底。

決定攜手

認識3至4個月以後,在列寧格勒,柳德米拉又一次和普京見面了。這次見面後,柳德米拉就留在了列寧格勒。這次見面至關重要,決定了兩人關系的穩定,決定了兩人攜手人生路的命運。

可以說,柳德米拉和普京的愛情進行得是比較順利的,但兩人一直是在秘密進行的。大概有一年的時間,柳德米拉的父母都不知道女兒有這麽一個男朋友。

見家長

柳德米拉的父親早年曾經當過兵,軍人出身的他向來對女兒管教甚嚴,不希望她過早地陷入戀愛中。在他看來,女孩子出嫁前應該規規矩矩,名聲受不得半點"玷污"。熟知父親脾氣的柳德米拉因此在戀愛上一直小心翼翼。在初戀的時候,她總是在離家很遠的十字路口前便早早和男友分手,因此讀中學時還從來沒有被萊蒙托夫街的街坊們抓到過"現行"。可即便這樣,如果柳德米拉和妹妹奧莉加娜天回家時嘴唇發抖,明察秋毫的父親便會一針見血地指出:"顯然是在寒冷的地方接吻了。"那個時候,柳德米拉少不得要聽父親上一堂政治課。

柳德米拉的父親所在的工廠是一家生產有毒物質的工廠,他後來不幸得了肺癌,不久便離開了人世。葬禮上全大院的人們都來為他送行,可是人們卻沒有見到孝順而又顧家的柳德米拉的面。鄰居們當時猜想,莫非是父女之間鬧了矛盾?後來人們才明白,她當時正和丈夫普京在國外呢。

求婚

普京是一個嚴謹而又嚴肅的人,他的求婚也不像別的小伙子那樣浪漫。

普京夫婦普京夫婦

有一天,普京突然對柳德米拉說,"我們交往已經3年半了,我是個什麽樣的人你應該很清楚了。我不愛說話,脾氣也不好,有時還會讓別人感到很委屈。做我的伴侶還有一定的危險性。現在你該決定與我的關系了。"

婚禮

1983年7月28日,普京和柳德米拉在停泊在涅瓦河畔的一艘遊輪上舉行了簡樸的婚禮。那一年,普京31歲,柳德米拉26歲。

人物魅力

柳德米拉溫文爾雅,雍容大方,是那種不出風頭、註重家庭生活的賢內助。如果你走進俄羅斯第一家庭,首先感覺到的是異乎尋常的整潔與溫馨。在客廳一隅,壁爐在熊熊燃燒,一堆圓木整齊地碼放在旁邊,明艷的火光映襯出女主人柳德米拉的美麗與雍容。如果來了客人,柳德米拉總是凝視著爐火,用輕柔的聲音和客人說話……

柳德米拉說:"我喜歡俄羅斯傳統的壁爐,其實室內有暖氣,本不需要再燒壁爐,但我總愛點著它,它所營造的家庭氛圍的溫馨讓我很喜歡。"

作為第一夫人,免不了要經常面對記者。時常有人問她,身為第一夫人,是不是覺得很難,會不會因身份的轉換而改變生活習慣、興趣和愛好?柳德米拉這樣回答,第一夫人首先是妻子,她應該分擔身為國家領導人的丈夫的喜與憂,當然,也包括對國家前途的巨大責任感。

由于眾所周知的原因,柳德米拉總是沒有時間和精力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對此,她在一些場合也有過"抱怨",她認為,第一夫人隻是個普通人。她有自己的習慣、觀點、愛好和情感,有自己的工作和計畫。

柳德米拉說:"生活總是帶給我們種種驚喜,我們不斷回答著同樣的問題:這到底是考驗還是誘惑?無論置身何處,隻有保持清醒的頭腦,才能經受住考驗、抵製形形色色的誘惑。對我來說,這至關重要。"柳德米拉總是保持自己的本色,在生活中肩負自己的責任,並量力去完成。

作為第一夫人,柳德米拉沒有自己的形象設計師,這在其他國家是不可想象的。哪個國家的第一夫人沒有自己的一個班子作為形象顧問?但柳德米拉就沒有。她總是憑直覺來選擇服飾,而不是通過翻看時裝圖書、咨詢時裝顧問來捕捉時尚。她所有的衣服都是在俄羅斯訂製的,有時她也購買成衣。與朋友聚會時,她也總會與他們討論時尚的話題。

柳德米拉偏愛顏色亮麗、風格鮮明的服裝。她說:"每當觸摸到一段衣料,我腦海中就會思考這樣的問題:用它做什麽式樣的衣服比較適合?從領口到腰身,一切構思都在瞬間成熟。至于它是否與時下的流行相抵觸,我一般不大理會。"

柳德米拉還十分關註國內外重大信息,並對許多諸如教育、文化等社會性的問題有自己獨到的見解。

柳德米拉獲取外界信息的主要途徑是上網和看電視。她喜歡戲劇,但很少去劇院。她認為,現實生活同樣充滿戲劇性,蓄積著多種情感。

和普京一樣,柳德米拉也喜歡音樂。她認為,音樂是生活的重要點綴。和總統不一樣的是,她更喜歡俄羅斯流行音樂和歌手。老友聚會時,情之所至,她偶爾也會高歌一曲。她對音樂的喜好無章可循,隻要旋律動聽,就會饒有興致地聽下去,尤其是對一些經典的浪漫曲百聽不厭。

作為第一夫人,柳德米拉參與社會活動的記述也經常見諸報端,報紙上經常報道第一夫人前往監獄探視青少年犯的新聞。有一個報道說,她在一所關押未成年女囚的監獄呆了整整一天,此前她還去過莫扎伊斯克的女子監獄。後來,杜馬出台了對未犯重罪的犯人,尤其是婦女兒童的赦免令。人們都猜測這與這位第一夫人的活動有著某種聯系。

柳德米拉說,孩子的本性都是善良和天真的,絕大多數孩子犯罪是迫于外來壓力,他們根本沒有考慮到自己的行為將會造成什麽樣的後果。她探訪監獄是為了引起全社會對未成年人犯罪的關註。很多人隻是在身陷囹圄之後,隨著年齡的成長和世界觀的成熟,才開始悔悟當年的行為。

柳德米拉堅信,隻有全社會共同關心這一問題,才能幫助他們重新做人。對這些于懵懂間被命運捉弄、關入鐵窗的孩子,她相信,隻要給他們機會,他們一定能夠改過自新,她覺得,他們需要理解與溫情,成人、國家必須伸出援助之手。

在一次公開場合,柳德米拉動情地說:"父母應該對此承擔主要責任。當孩子們感受不到來自家庭的溫暖、同情、關愛,當他們無家可歸,沒有食物充飢時,將會本能地向他人尋求庇護與幫助。有人便利用孩子的輕信與痛苦,使他們淪為毒品或嫖客的奴隸。要改變這一現實,隻能依靠全社會的共同努力。父母多關心孩子的成長,社會充當他們的保護者,國家提高公民的福利,惟有如此才能減少無家可歸兒童的數量,降低青少年犯罪率。"

她說:"我希望大家都來關心孩子,關心國家的未來,讓他們有一個美好幸福的童年。我經常接到來自全國各地的信。有的令我不忍卒讀。我希望盡自己的力量,去幫助一切需要幫助的人……"

柳德米拉本不是一個愛拋頭露面的人,但跟普京一起參加外事活動,這似乎成了她份內的事。對此,柳德米拉一次對記者們說:"前幾年,普京是異常忙碌而充實的,我跟著他頻繁出訪。在訪問過程中,他有他的工作,我也有自己的安排。"

"出國訪問的另一大好處便是能夠幫助我們變換處理國內問題的角度。另外,與許多國家領導人的私人交往可以讓我看到他們鮮為人知的、作為普通人的一面。這使得我們更容易建立起良好的私交。"

在對奧地利進行友好訪問時,柳德米拉與克萊斯蒂爾總統夫人一同參觀了位于維也納的聖安娜兒童醫院。這一次參觀給她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許多市民自願前往醫院,幫助醫務人員照料患病的孩童。他們悉心照顧孩子,陪他們玩耍,給他們講故事,盡其所能奉獻著自己的愛心。孩子們不僅能夠感受到來自成人的關心,成人也從孩子身上看到一種久違的澄澈童心,感受到助人的樂趣。

柳德米拉非常熱愛自己的祖國。無論是在國外工作還是出訪,她經常充滿感情地談到俄羅斯,談到俄羅斯人的生活和精神狀態。她已經深切地體會到,了解俄羅斯的人也越來越多,對俄羅斯、對俄羅斯人民及其燦爛文化的敬意正在恢復!這讓她和普京感到很欣慰。

人物心願

柳德米拉還有一個心願:使俄語成為國際舞台上一種重要的交際語言。她認為,俄語是世界上最美麗的語言之一,必須要把俄語推向世界。那些設在國外的俄語中心起著重要的橋梁作用,它能吸引更多外國人,宣傳俄羅斯的多民族文化,使俄羅斯文化對世界產生影響。

愛情揭秘

柳德米拉,英美媒體曾經把她稱為"克裏姆林宮一大謎團",她三次成為俄羅斯第一夫人,但多年以來,公開露面的次數卻屈指可數。

身為總統夫人、總理夫人,柳德米拉給俄羅斯民眾的印象是低調,忍耐。她不愛拋頭露面,不愛名牌服裝,不熱衷于政治活動,隻想做一名普通的妻子。

但是,嫁給普京,就註定她的生活無法普通。

在俄羅斯,有這樣一句俗語--要嫁就嫁普京這樣的人。但是,普京令人為之傾倒的政治家魅力,卻恰是柳德米拉"不能承受之重"。

從劇場開始的特工之戀

"我習慣了單身漢的生活,但柳德米拉改變了我。"普京對于自己的家庭和婚姻生活,一向諱莫如深。在他對自己私人生活少得可憐的言談中,普京提到,如果不是柳德米拉,也許"我這一輩子都不會結婚了。"

柳德米拉比普京小6歲,年輕時候的她,是個標準的美女。她生在一個普通家庭,中學畢業後當過郵遞員,學徒,後來成為了一名空姐。

柳德米拉與普京的相識很偶然。

那是1981年的一天,柳德米拉和一位女伴到列寧格勒(現聖彼得堡)去休假。到那兒的第一晚,一位男生約女伴去聽音樂會,柳德米拉也想一起去,于是,男生就約上了自己的一位好朋友同去。

這位好友就是普京。

"這個年輕的警察給我的第一印象是清瘦矮小,不愛講話。"柳德米拉後來說,"當時他穿著簡樸,相貌平平,如果走在街上,我絕對不會註意他。"但看完演出,柳德米拉就覺得,普京是一個真正的男子漢。

這次見面,"從根本上改變了我的命運。"柳德米拉回憶說。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