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石

柔石

柔石(1902.9.28-1931.2.7),男,浙江寧海人。姓趙,名平福,後改為平復,筆名柔石、金橋、趙璜、劉志清等。中國作家、中國共產黨員,左聯五烈士之一。

短篇小說集《瘋人》《希望》,中篇小說《三姊妹》《二月》《為奴隸的母親》,長篇小說《舊時代之死》,詩歌《戰》《血在沸--紀念一個在南京被殺害的湖南小同志的死》,報告文學《一個偉大的印象》以及雜文《個人主義與流氓本相》等;譯作有《丹麥短篇小說集》(與林淡秋合作)、前蘇聯高爾基的《頹廢》以及南斯拉夫等東歐國家進步作家的作品。同時,他還編輯出版了刊物《語絲》26期、《朝花周刊》20期、《朝花旬刊》12期,以及專門介紹外國版畫的畫集《藝苑朝華》5輯,對繁榮我國的革命文藝創作,推進新文化運動和扶植新生的木刻藝術有著不朽的功績。

  • 中文名稱
    柔石
  • 別名
    金橋,原名趙平復,化名少雄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浙江寧海
  • 出生日期
    1902年9月28日
  • 逝世日期
    1931年2月7日
  • 職業
    作家,革命家
  • 畢業院校
    浙江省立第一師範學校
  • 信仰
    共產主義
  • 主要成就
    曾擔任《語絲》編輯
  • 代表作品
    《二月》、《三姊妹》、《為奴隸的母親》
  • 中國共產黨

人物生平

柔石,1902年9月28日出生,浙江省寧海縣人,姓趙,名平福,後改為平復,筆名柔石,還有金橋、趙璜、劉志清等名。

《為奴隸的母親》《為奴隸的母親》

柔石于1911年上國小,1917年夏,畢業于縣正學高等國小。"正學"是對明初寧海名儒方孝孺"讀書之廬"的尊稱。方孝孺因拒絕為篡位的朱棣起草登極詔書而被"滅十族"的故事,在寧海城鄉家喻戶曉,給少年柔石的思想影響很大。

1917年秋,柔石考入台州省立第六中學。誰知這所學校師資薄弱,管理不善,加之費用太高,他隻得非常失望地中途退學,回家自修。

1918年夏,柔石考取了官費的浙江省立第一師範學校,遂興高採烈地走出大山,從寧波乘船至上海,再坐火車到杭州,跨入了這所夢寐以求的校園。他積極向上、勤奮好學、多才多藝,深得老師和同學們的贊許。求學期間,柔石與長他5歲、比他早3年入校的同鄉潘天壽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1920年,19歲的柔石回家與西鄉東溪人吳素瑛結婚。1921年10月,柔石參加了著名新文學作家葉聖陶、朱自清任顧問,浙一師同學潘漠華、馮雪峰負責的"晨光文學社",開始從事新文學運動。

1923年夏天,柔石從浙一師畢業,應聘到杭州當家庭教師。因與自己"教育救國"的抱負相去甚遠,不到半年,他就辭教回鄉。1924年春,他到慈溪普迪國小任教,教學之餘堅持文學創作。1925年元旦,在寧波自費出版了他的第一部短篇小說集《瘋人》。

1925年2月,柔石懷著求知的渴望北上,到北京大學當了一名旁聽生。在此期間,聽過魯迅先生講授中國小說史和文學理論課。"五卅"慘案爆發後,柔石的思想受到極大的震動,開始把個人命運和國家命運聯系起來,用小說、獨幕劇、詩和散文等各種文體,寫下了大量作品,或詛咒現實的黑暗,或歌頌愛情的堅貞,或傾吐個人心頭的鬱悶。同時,他在作品裏發出了改造世界的呼聲。

1926年春,柔石離京南下,為生計奔波于滬、杭之間。次年春,到鎮海中學任教,不久擔任校教務主任。他在參加國民黨縣黨部召集的一次會議上,獲悉當局要逮捕鎮海中學學生黨員、青年運動負責人周浩然等人,便不顧個人安危,立即通知他們轉移。

1927年9月,柔石應吳文欽(中學部教務主任)之邀,任國語教師,兼教音樂和國小部英語。在此執教期間,柔石也參加了黨領導的一些革命活動。9月底,城鄉各團體機關舉行會議,議定中學部單獨立校以大北門平民習藝社(原蒲湖試院)為新校址。柔石等課餘時間積極募款集資。初秋,地下黨通過寧海縣教職聯合會長吳文欽上書國民黨政府,舉薦柔石當教育局長。12月27日,動工興建十一間面的磚木結構教學樓,起用"寧海縣立中學"新校鈐。

1928年1月底國民黨寧海縣政府任命柔石為教育局長。1928年春,新增樓房被台風刮倒,仍借正學高小校舍上課,並繼續募集資金,重建新校舍。5月26日,亭旁起義爆發,月底起義失敗,寧海中學被明令解散。6月初柔石赴滬謀生。到上海後,柔石埋頭讀書作文,歷時兩個月修改並寫完長篇小說《舊時代之死》。後結識魯迅。柔石作教育局長隻有4個月,但歷史上最有名。

9月,柔石經友人介紹,拜會了他敬仰已久的魯迅先生,獲得了這位導師的信賴。魯迅熱情地為他校閱《舊時代之死》的書稿,並推薦給北新書局出版;還選了一些外國作品讓他翻譯,幫助他擺脫經濟困難;此外,為了使柔石節約開支,魯迅還把自己原景雲裏23號的房子讓給柔石等青年居住,並請柔石與自己一起搭伙用膳。柔石視魯迅如嚴師和慈父,而魯迅也確像父親般地關愛著柔石。在經常接觸魯迅和他周圍眾多文化界知名人士過程中,柔石的文學創作積極性,得到進一步的激發。

1928年深秋,在魯迅的幫助下,柔石和崔真吾等人一起組織了旨在介紹東歐、北歐文學,輸入外國版畫,提倡剛健質樸文藝的"朝花社"。"朝花社"為當代中國文學的發展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後來,魯迅又推薦他擔任《語絲》的編輯。

柔石在為"朝花社"操勞的同時仍勤耕不輟,這一年多時間,堪稱是他創作的黃金時代。他出版了長篇小說《舊時代之死》,中篇小說《二月》和《三姊妹》,短篇小說、散文集《希望》,還有兩部獨幕劇、詩歌,以及被收入《近代世界短篇小說集》之一、之二中的譯作,收獲甚豐。

1930年擔任"左聯"領導職務期間,柔石創作了短篇小說《為奴隸的母親》、通訊《一個偉大的印象》和詩《血在沸》。

柔石留下了40餘萬字的文學作品和譯著,這些作品已列入世界文學的寶庫,先後被譯成日、英、俄、法、德、泰、印等多種文字,贏得了國外讀者的喜愛和好評。

1929年秋,黨中央決定組建一個以魯迅為首的革命統一戰線的文藝團體-中國左翼作家聯盟,柔石成為籌備"左聯"的12名基本構成人員之一。1930年3月2日,"左聯"成立大會在中華藝術大學秘密召開,柔石被選為執行委員,不久又任常務委員兼編輯部主任。

5月,柔石經馮雪峰、黃理文介紹,在上海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從此,黨的一些主張,有時就通過柔石轉達給魯迅先生,柔石成為黨組織和魯迅聯系的一個橋梁。不久,柔石和胡也頻、馮鏗一起,以"左聯"代表的身份,參加了在上海秘密召開的全國蘇維埃區域代表大會。

作為一個革命家,柔石積極參加黨領導的革命活動。而且旗幟鮮明地參加了黨內反對王明"左"傾冒險主義的鬥爭。1931年1月17日,他參加在上海東方飯店舉行的討論王明路線問題的會議時,因叛徒出賣,遭國民黨軍警逮捕。23日,他被移送到國民黨上海龍華淞滬警備司令部牢房,被釘上重達10多公斤的鐵鐐-"半步鐐"。

在獄中,柔石堅貞不屈,並做通獄卒的工作,先後送出兩信,向魯迅和戰友們通報信息,暗示他們及早轉移。兩信均輾轉送達魯迅手中。

2月7日夜,反動軍警將24位革命同志倉促行刑,柔石頭部和胸部連中10彈,壯烈犧牲。

魯迅聞此噩耗,深感震驚和悲痛,沉重地感到自己"失掉了很好的朋友,中國失掉了很好的青年",在"左聯"機關刊物《前哨》創刊號"紀念戰死者專號"上親撰《柔石小傳》和《中國無產階級革命文學和先驅的血》等文。至辭世前作《寫于黑夜裏》止,魯迅幾乎無時無刻不在沉痛地緬懷戰友,無時無刻不在鞭撻那些"在滅亡中的黑暗的動物"。至于《為了忘卻的記念》及其中的"悼柔石詩",更是感人至深,影響深遠。

相關作品

早春二月早春二月

小說

瘋人》(短篇小說集)1925年,寧波華生印局。

,《奴隸》(短篇小說集)1928年,新文學書局

三姊妹》(中篇小說)1929年。

《水沫舊時代之歌》(上下冊,長篇小說)1929年,北新。

《二月》(中篇小說)1929年,春潮。

希望》(短篇小說集)1930年,商務。

《舊時代之死》

《一個偉大的印象》

譯作

《浮土德與城》

頹廢

《丹麥短篇小說集》(與林淡秋合譯)

個人文集

《為奴隸的母親》(短篇小說)1953年,人文。

《柔石選集》1951年,開明。

《柔石小說選集》 1954年,人文。

《柔石選集》 1958,人文。

晨光》(作品集,柔石,馮鏗遺稿)魯博編,1986,書目文獻。

個人生活

感情生活

柔石在浙江一師讀書期間,17歲就在父母之命下與大他2歲的女子吳氏結婚,吳雖勤勞樸實,但沒有讀過書,雙方缺乏共同語言。而這時的柔石,是一個向往革命的熱血青年,飽領時代的思潮,封建禮教的束縛,無疑使他常常陷入感情的痛苦之中,婚後,他多在外漂泊。

左起胡也頻、柔石、馮鏗、殷夫、李求實左起胡也頻、柔石、馮鏗、殷夫、李求實

柔石在追求理想的征途中,碰到象馮鏗這般具有共同向往、熱情奔放的女青年,相愛就成自然的事了。馮鏗與柔石大約是在1929年10月結伴同遊杭州時未公開地同居,到1931年1月公開同居,不幸的是,這段愛情是多麽地短暫,同年2月初,他們雙雙血灑龍華,都為革命獻出寶貴的生命,做為同是左聯五烈士他們,其短暫的愛情倍受歌頌,被譽為一對"紅色戀人"。

魯迅交往

聽講

1925年春,柔石赴北京,在北京大學當旁聽生。當時魯迅先生在北大國文系講授《中國小說史》,一周一次。因為有很多外系的學生也來聽魯迅先生的課,去遲了,往往隻能站在教室外的過道裏聽。所以,每逢魯迅先生講課,柔石必早早趕到教室,聆聽魯迅的講授。魯迅先生講課廣征博引,語言幽默生動,語調平緩有力,吐字清晰,常引得堂內發出笑聲。魯迅先生帶有濃重紹興口音的國語,與柔石家鄉的寧波話有許多近似之處,他聽來感到特別親切,並詳細地筆記,不放過先生的每句話。柔石在北京的一年多時間,拓寬了視野,也結識了許多朋友。因經濟困窘和生病,柔石不得不于次年離開北京,返回家鄉養病。後到寧海中學任教,擔任教導主任。1927年,柔石應邀回寧海中學任教,並在寧海地下黨和進步力量的支持下,出任縣教育局局長,期間努力革新全縣教育,積極募集資金,籌建寧海中學校舍。1928年5月,黨領導的亭旁(現屬三門縣)農民暴動失敗後,寧海中學被視為"共產黨的大本營"而遭解散、查封。在此情況下,柔石于1928年6月悄然離開故鄉,來到上海。

柔石與魯迅青銅像柔石與魯迅青銅像

鄰居

柔石到了上海,住在閘北區景雲裏的友人家。一打聽,正好魯迅先生也住在這條弄堂裏,而且離他住的房子隻隔四五家。他迫不及待地要想見魯迅,便請友人把他介紹給魯迅。當時距離開北京、離開聽魯迅講課才兩年多時間,魯迅先生的音容風貌讓他久久難忘。兩人一見如故。看到這位小伙子,魯迅先生想到了方孝孺,感到眼前這位青年朋友也是台州式的硬漢子。魯迅先生那睿智而幽默的語言,常令比他小21歲的柔石發出會心的朗朗笑聲。柔石告訴魯迅先生,自己在北大聽了他近一年的課,不但學到了許多文學知識,更從先生的講課中懂得了許多為人之道。他還告訴魯迅,他本姓趙,原來叫"平福",可是家鄉有個闊佬,認為他的名字取得好,要借用他的名字給兒子取名,他一氣之下,就將"平福"改成了"平復"。魯迅先生從他的娓娓敘述中,了解了這位青年朋友的率直。從此,柔石就住在上海友人家搞創作,兼搞翻譯。遇到業務上的問題,特別是翻譯中有不清楚的地方,就去請教魯迅先生。他成了魯迅家的常客,走得十分勤快,兩人的情誼也與日俱增。

組建"朝花社"

1928年10月,在魯迅先生的幫助下,柔石與崔真吾等幾位志同道合的文學青年組成了"朝花社",于創作之外致力于介紹外國文藝,柔石負責編《語絲》雜志。為了印刷出版《朝花旬刊》、《近代世界短篇小說集》等書刊和畫冊,柔石自己沒有錢,隻好借錢做印本,他還不時跑印刷廠,搞校對、製圖之類的雜務工作。他把魯迅看作是親人、是長輩,遇到不如意的事,就找先生傾訴。他相信世界是美好的,人們都是善良的,但現實中並非如此,為此他忿忿不平。魯迅先生則給他指出,有的人會騙人,有的會賣友,有的會吮血……這時的柔石,驚疑地圓睜他近視的眼睛,前額亮晶晶的,聆聽著魯迅先生對社會入木三分的剖析。有時,他也對著魯迅先生發問:"會這樣的麽?不至于此罷?……"他像一個純潔無瑕的孩子,想從魯迅那裏獲得進一步的解答。不久,"朝花社"倒閉,柔石為此負債100元錢。他一面將"朝花社"的庫存書送至明日書店和光華書店,請他們幫助銷售,一面拼命譯書。他從不幹損人利己的事,寧可自己少休息,也要負重拼搏,通過自己的努力來還清集體欠的債務。有時和魯迅一起外出,或在路上遇到魯迅,雖然他高度近視,總要扶著魯迅,讓他安全行走。柔石就是這樣,雖然身體瘦弱,且患著肺病,但總是想著人家,把方便讓給別人。這期間,他創作了中篇小說《二月》和短篇小說集《希望》中的一些篇章。魯迅很贊賞柔石的文學才華,稱譽他的《二月》是"優秀之作"。

"左聯"

1929年秋,黨中央決定組建一個以魯迅為首的左翼作家聯盟。柔石參加了"左聯"的籌備工作。1930年3月2日,"左聯"正式成立,柔石被選為執行委員,後改任常務委員、編輯部主任,參與"左聯"的機關刊物《萌芽》月刊的編輯。1930年5月,柔石加入中國共產黨。不久,柔石與胡也頻、馮鏗以"左聯"代表的身份,參加了全國蘇維埃區域代表大會。柔石有生以來第一次走進革命的集體,第一次體驗到不是親人勝似親人的革命大家庭的溫暖,親眼看到處于水深火熱的中國大眾多麽渴望翻身求解放,看到革命多麽需要文化,知識分子怎樣受到工農的歡迎。這個新的家園給他留下了刻骨銘心的印象,他願意為之獻出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作為革命家和文學家的柔石,這一時期創作了短篇小說《為奴隸底母親》、通訊《一個偉大的印象》和詩歌《血在沸》。小說《為奴隸底母親》通過對農村勞動婦女春寶娘悲慘經歷的描寫,詛咒了罪惡的"典妻"陋習,曾被譯成多國文字,產生了很大影響。

左聯五烈士李求實 胡也頻 柔石 殷夫 馮鏗左聯五烈士李求實 胡也頻 柔石 殷夫 馮鏗

當時,明日書店要出版一種期刊,請柔石做編輯,他答應了。書店還想印魯迅的譯著,委托柔石去魯迅處征詢版稅的問題,魯迅便將他與北新書店所訂的契約抄了一份給柔石。柔石將契約往衣兜裏一塞就匆匆地離去--沒有想到,正是這一天,1931年1月16日他到魯迅家的這個晚上,竟然成了與魯迅先生的永訣。

1931年1月17日,柔石和胡也頻等30多位共產黨員在上海漢口路東方旅社參加一次黨內秘密會議時不幸被捕,關押在龍華警備司令部。在獄中,柔石和上海總工會青工部長楊國華(歐陽立安)、柴穎堂關在一間牢房,並被釘上重達20餘斤的鐵鐐--半步鐐。在獄中,柔石每天找殷夫學習德文,他說平時沒有空,坐監倒是學習的好機會,他要抓緊時間多學點東西,以便出獄後可以為革命多做些工作。

2月7日晚,獄中照例點名時,出現了異常情形:看守所長親自來了,還帶來了十幾個憲兵,每人拿著手電筒,點一個名字,就用手電照一下臉,空氣很緊張。點完名,大家去睡覺,剛睡不久,獄中夾弄傳來一陣陣腳步聲,憲兵依次提人。一會兒到了柔石所在的監舍,看守一連叫了兩個名字:"趙少雄!楊國華!出來!"這時恐怖氣氛籠罩了整個監獄,柴頻堂幫助柔石整理好鐐帶,又撕開了被單,幫他吊在兩鐐之間,以便走路時可以提著,免得磨破皮膚。這時楊國華問看守:"喂,這麽晚了,喊我們起來做什麽?"看守說:"南京已造好了大牢,現在要乘最後一班車,把你們送到南京去。"大家聽了,將信將疑,分別時,柴穎堂還說:"同志們,你們到了那裏,一定要來信呀!"柔石沒有出聲,隨手交給柴一包東西,說:'這些東西請你給我保管好,將來有用處的。"柴穎堂一看,原來是柔石平時在獄中寫的文章,于是馬上收好。

柔石手跡柔石手跡

柔石等23位同志被押到樓上法庭。上面一排高椅坐著法官、書記等人,旁邊兩個人拿著執行書,看看照片,核對 了每個人的臉,然後要他們蓋指印。開始時,前兩個同志以為這是解到南京去的公文,糊裏糊塗就蓋上了。第三個輪到柔石,他在蓋手印前看了一下檔案,隻見上面寫著"驗明正身,立即綁赴刑場槍決"幾個字。他就把執行書一推,轉過身來,對後面的人說:"同志們,這是執行書啊,我們不蓋!"楊國華正在他背後,一聽就喊了起來:"不蓋!我們犯什麽法了?"後面的同志也憤怒地喊著:"為什麽我們到這裏一個多月了,連問也不問?""什麽法庭!""打倒國民黨反動派!"……法庭上一陣大亂,同志們有的打碎玻璃窗,有的拿起凳子向法庭扔過去。幾個法官急忙吩咐憲兵連長:"立即拖出去執行!"接著驚慌地躲到後面去了。憲兵上來拖人,23個人用盡力量猛跺地板,堅決不下樓,憲兵用刺刀逼也不管用。憲兵連長就下令憲兵一個個地把人拖下去,一邊拖一邊打,有的被打得倒在地上站不起來,一直拖到龍華警備司令部旁邊製造局的大煙囪下槍殺。刑場上,柔石頭部與胸部共中了10彈。犧牲時,柔石才29歲。

噩耗傳來,魯迅深為震驚和悲痛。除了小說《阿Q正傳》外,他從未給他人寫過傳記。為了紀念這位熱血青年,他寫了這本書,並寫了《中國無產階級革命文學和前驅的血》,他大聲吶喊:"我們現在以十分的哀悼和銘記,紀念我們的戰死者,也就是牢記中國無產階級革命文學的歷史的第一頁,是同志的鮮血所記錄,永遠在顯示敵人的卑劣的凶暴和啓示我們的不斷的鬥爭。"魯迅始終不能忘懷這位革命青年,兩年之後,他又寫了《為了忘卻的記念》,傾吐了他對柔石等五位革命青年作家的深厚情感和思念:"我沉重的感到我失掉了很好的朋友,中國失掉了很好的青年。"思念和悲憤中,魯迅寫下了一首膾炙人口的詩:"慣于長夜過春時,攜婦將雛鬢有絲。夢裏依稀慈母淚,城頭變幻大王旗。忍看朋輩成新鬼,怒向刀叢覓小詩。吟罷低眉無寫處,月光如水照緇衣。"

人物故居

位于寧海縣城西"方祠前",因這裏曾有一座"方正孛先生祠"而得名。柔石故居系一舊式木結構架三合院二層 樓房的西廂,為早年柔石的父親所購置。1960年初,縣人民政府撥款維修,征集文物資料,使故居初步恢復了原貌。魯迅夫人許廣平還為其題寫了"柔石故居"的匾額。1962年4月1日正式公布為縣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十年動亂期間,故居曾被迫關閉,文物又蒙損失。十一屆三中全會後,得以重新整理開放。寧海縣人民政府並將方祠南通

柔石故居柔石故居

故居的山路,命名為"柔石路"以資紀念。1989年12月,省人民政府正式公布柔石故居為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影視作品

電視電影《為奴隸的母親》根據左聯作家柔石的同名短篇小說改編,是cctv電影頻道于2004年為紀念作家柔石先生誕辰100周年而特別製作的。此前本片已在2005年第17屆法國蘭斯國際電視節上獲最佳音樂獎,在2004年好萊塢國際電影電視節上獲得星光獎最佳影片獎,2004年第十屆上海國際電視節獲"白玉蘭"獎最佳電視劇獎。

影片《早春二月》根據柔石的中篇小說《二月》改編,1964年,北京電影製片廠出品,導演謝鐵驪。1983年榮獲葡萄牙第十二屆菲格拉達福茲國際電影節"評審獎"。是新中國電影的一個"異數"!十七年故事片巔峰之作!

根據著名現代作家柔石代表作改編的電視劇《早春二月》由《金粉世家》的原班人馬打造,劉國權、李大為共同執導,主人公由董潔、辛柏青兩位當紅偶像明星在時隔四十年後全新演繹電影《早春二月》中的經典角色陶嵐、蕭澗秋。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