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野幸男

枝野幸男

枝野幸男,日本政治家、律師。民主黨眾議院議員(6期)、內閣官房長官(第79代)、內閣府特命擔當大臣(沖繩及北方對策擔當大臣),臨時兼任日本外相。歷任內閣府特命擔當大臣(行政重新整理擔當)、民主黨幹事長(第10代)、民主黨政策調查會長(第6代)等職務。

  • 中文名稱
    枝野幸男
  • 外文名稱
    枝野幸男(えだの ゆきお)
  • 出生地
    栃木縣宇都宮市
  • 畢業院校
    日本東北大學(法學部)
  • 性    別
  • 國    籍
    日本
  • 主要成就
  • 出生日期
    1964年5月31日

​個人經歷

1983年,栃木縣立宇都宮高等學校畢業。

枝野幸男

1987年,東北大學法學部畢業。

1988年,司法考試合格。1991年,律師資格登記。

1993年,在日本新黨候選人中勝出,首次當選眾議員。

1994年,脫離日本新黨,加入新黨先鋒。

1996年,參與民主黨建立;再次當選眾議員。

1998年,四黨合並建立(新)民主黨,任政策調查會第一副會長。同年的金融國會上作為"政策新人類"的一員而揚名。他對小澤一郎持批判態度,這可能是他在鳩山內閣成立時未被授予要職的主要原因。

1999年,民主黨政策調查會長代理。

2000年,第三次當選眾議院議員。

2002年,眾議院預算委員會首席理事。

2003年,第四次當選眾議員。

2004年,眾議院憲法調查會長代理。

2005年,民主黨幹事長代理;第五次當選眾議員。

2006年,眾議院預算委員會首席理事。

2007年,眾議院決算行政監視委員長

2009年,眾議院預算委員會理事,第六次當選眾議員。

2010年,行政重新整理擔當大臣(2月~6月),民主黨幹事長(6月~9月)。

2011年01月14日,日本首相菅直人宣布組建新一屆內閣,枝野幸男出任內閣官房長官外務大臣前原誠司防衛大臣北澤俊美留任。2月20日上午,繼周六在北海道上空視察北方四島(俄羅斯稱南千島群島)後,再從北海道根室市納沙布岬眺望了北方四島。3月7日,日本首相菅直人決定由內閣官房長官枝野幸男臨時兼任外相一職。3月6日晚,因接受旅日外國人的違法政治資金受到多方譴責,日本外相前原誠司引咎辭職。 2011年9月12日日本首相野田佳彥宣布任命前官房長官枝野幸男擔任經濟產業大臣。

政治主張

法治

從當選之日起便主張夫婦別姓製度(即反對婦從夫姓)1997年曾提案,別姓夫 婦的孩子姓氏決定時,應由夫妻雙方協商決定。

枝野幸男枝野幸男

為防止警察權利擴大,提出設立警察監督機構。針對1995年奧姆真理教事件後,警察的隨意逮捕嫌疑人,枝野曾認為"如果警察繼續這樣隨隨便便抓人,國家就會變成戰前那樣的警察國家"。

醫療

雖然贊成從腦死亡患者處取得器官進行移植,但反對從法律上將腦死亡狀態患者認定為死亡。在2009年《髒器移植法改正案》審議中,提出了對腦死亡認定極為嚴格的C案。

人物軼事

有"民主黨內頭號辯論家"之稱的"少壯派"政治家枝野幸男,出任內閣官房長官,一時成為眾人矚目焦點。

名字來歷

現年46歲的枝野出生在日本北部的栃木縣,父親是一家製造閃光燈公司的職員,母親是家庭主婦。枝野上中學時,父親所在的公司因經營不善而破產,不得不自行創業。 "幸男"這個名字是他祖父起的。他祖父崇敬日本近代政治家、被稱為"憲政之神"的尾崎行雄。由于"行雄"從姓名筆畫運勢學上看很不吉利,他祖父去栃木縣縣府宇都宮市的二荒山神社求字,得到了同音不同字的"幸男"二字("行雄"和"幸男"的日語發音同為yukio)。枝野幸男從小就從祖父那裏聽說自己名字的由來,這也成了他投身政治的原動力。上國小二年級時,前首相田中角榮遭逮捕,給了他很大的沖擊,更使他開始關註政治。

枝野幸男枝野幸男

辯才無礙

枝野在宇都宮市陽東中學上學時,曾參選學生會長。據他當年的女同學回憶,那時的枝野穿白襯衣、吊帶褲,戴著白手套,站在電梯前講演拉票,像一個小政治家。枝野作為辯論家嶄露頭角,是在宇都宮高中時代。在校學生會主辦的辯論大會上,他獲得該校辯論會史上絕無僅有的三連冠好成績。當時的同班同學說,枝野那時常說,他想成為政治家。上高二時,他在學校辯論大會上進行一次演講,由于主題和勢力很大的日本教職員工會唱反調,引起了學生聽眾們的反感,倒彩聲響成一片。日後他卻不無自豪地回憶:"國會喝倒彩的聲音和那時的比起來,真是小巫見大巫。辯論大會越被喝倒彩也越來勁!"學生時代的枝野,還曾在日本廣播協會(NHK)舉行的全國辯論大賽中拔得頭籌。枝野在接任官房長官以後,每次舉行例行記者會前,看各方面的相關資料隻需10分鍾,就可以記下要點和疑點,在接下來召開的記者會上從容應對媒體提問。據枝野本人說,這種本領就是來自兒時對辯論的興趣。他從國小高年級起,就開始和父親辯論。

枝野幸男枝野幸男

考大學時,枝野就對自己今後的人生道路做出了規劃如果考上東北大學就當一名律師,如果考上早稻田大學就當一名記者。最終,枝野進入了東北大學法律系,並在畢業之後通過司法考試,成為了一名律師。

枝野愛好唱卡拉OK,學生時代曾在合唱比賽中獲勝。擅長作詞家阿久悠的歌,熟悉七、八十年代的偶像。

仰仗菅直人

枝野在29歲時便踏入政界,當時他加入的是日本新黨,並作為該黨候選人參加了眾議院大選,順利當選埼玉縣議員。迄今為止,枝野連任了6屆眾議院議員。而他之所以在日本政壇脫穎而出,可以說全靠現任首相菅直人提攜。

1996年菅直人擔任厚生省大臣時,該部門正因不潔血液致病人感染艾滋病一事遭到全國譴責。菅直人上任後,立即組織調查該事件的來龍去脈。在整個事件中,枝野幸男則扮演了菅直人"得力助手"的角色,從調查之日起,他就一直全力輔助菅直人,在確定政府賠償和謝罪等問題上發揮了很大的作用,並最終促使這宗"民告官"的歷史佳話得以實現。因此,枝野也算是和菅直人一起摸爬滾打過來的"老戰友"。

政策新人類

幾經輾轉之後,枝野在1998年加入了民主黨,並參與了《金融再生法》的製定工作,運用自己的專業知識大展拳腳。作為年輕議員突出代表的枝野隨即被冠以"政策新人類"的稱號。

核危機時出席記者見面會的枝野幸男日漸消瘦核危機時出席記者見面會的枝野幸男日漸消瘦

2002年菅直人任民主黨黨首之後,枝野就被委任為政策調查會長,並成為了民主黨"小內閣"當中的"官房長官"。2009年9月民主黨鳩山內閣上台伊始,枝野曾一度被認為將在內閣中出任要職,但最終未能入閣。外界對此猜測,這是因為枝野在黨內和小澤一郎交惡所致。

2010年6月菅直人成為日本首相之後,枝野被任命為民主黨幹事長,但由于民主黨在7月份的參議院選舉中慘敗,枝野遂引咎辭去了幹事長職務,不久接受邀請出任幹事長代理。

對中國消極

律師出身的枝野精通法律法規,並擁有雄辯的口才,據說這也是菅直人選擇他來出任官房長官的原因之一。菅直人期待他能夠在在野黨的猛烈攻勢之下"舌戰群儒"。不過,枝野在日本政壇當中也是出了名的強硬派,在對華態度上顯得尤為突出。

他曾經在地方進行演講時就中日關系發表消極言論。枝野稱:"中國與日本的政治製度存在明顯差異,那些期待日本與中國構建同韓美一樣信賴關系的想法是很奇怪的。"他在演講中甚至還說中國是"壞鄰居",但是即便如此也要"對付著交往下去"。

辛苦求子路

枝野幸男在政治上一帆風順,但他成為父親的過程卻充滿了艱辛。《金融再生關聯法》在執政黨和在野黨之間達成共識的1998年10月1日,正好是枝野幸男和妻子和子結婚登記的日子。和子原是日本航空公司國際航線的空姐,他倆是通過熟人介紹相識的。談到初次約會的印象,枝野說:見面之前,我覺得和子可能是比較挑剔的人,但見面後覺得她很柔和,一開始我就對她抱有好感。而和子說:我娘家在他的選區裏,經常看到他的選舉海報。我見他第一面時,覺得他比海報上的相片更帥。夫妻可以說是一見鍾情。結婚時枝野幸男 34 歲,和子30歲。

枝野幸男枝野幸男

婚後 3 年,兩人一直沒有孩子。去醫院檢查,醫生告訴他們:兩人都是難以受孕的體質。枝野本人不太在意,他說:我本來就不是世襲議員,也反對世襲,選區也沒人問我是否後繼有人;但有人這樣問和子,有時在選舉活動中因為感冒什麽的休息一下,也有人會問:是不是流產了?因此對和子來說,有一種無形的壓力。

從2002年8月,夫妻倆開始治療不孕症,先採取人工授精的方法,但做了三次都沒有懷孕。2003 年開始,他們開始嘗試體外授精法。由于那時和子已經34歲,為了增大受孕的可能性,醫生每次將三個體外授精卵放回和子的身體,放了三次終于著床。但由于和子在炎熱的夏天為丈夫選舉奔忙而中暑,最後還是流產了。

2003 年 11 月選舉後,枝野夫婦再次接受治療,可是做了幾次,到了第六周仍然要流產。夫婦倆陷入危機,經常吵架。和子覺得枝野隻是看著自己遭罪,什麽也不幹,覺得他至少要吃點對體外授精有用的葯,天天隻對自己說"加油加油"有什麽用? 枝野心裏也著急,因為體外授精不在醫療保險範圍之內,一年下來要花掉150萬日元左右,而他每年收入中可用作個人生活費的錢隻有500萬日元左右,據說在眾議院總選舉的2009年還不足300萬日元,150萬日元對他來說可不是小數目。

一次他們夫婦和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的兒子、原國土交通大臣石原伸晃夫婦一起吃飯,談起了治療不孕症的苦惱。石原夫婦向他們介紹東京大學醫院的醫生。從此治療出現了轉機。2005 年 12 月 5 日,和子在醫院進行第15次體外授精和第5次體外授精卵體內移植。這次沒有流產,但兩口子每次去醫院檢查,都擔心出現什麽新的異常,每天如履薄冰。

當時枝野夫婦住在東京千代田區富士見的九段眾議員宿舍,那裏的房租很便宜,三室一廳隻需6萬日元出頭,有食堂、冷暖空調和熱水,還有護士常住,24小時值班。2006 年 7 月 12 日早晨,正要去作演講的枝野幸男剛走到議員宿舍一樓門口,突然手機響起,妻子說:已經破水了,趕快回來!枝野連忙跑回家,馬上給醫院打電話,然後就慌慌張張地一會看看和子,一會兒又想倒水,不知如何是好。妻子焦急地說:快叫護士!枝野于是打電話叫來護士,護士作適當處置後打"119"叫救護車。枝野把妻子拜托給護士,自己仍舊去講演。回到家裏,聽說妻子明天手術,他辭掉所有的事情,一直守候在醫院。

經過千辛萬苦,夫妻倆得了一對雙胞胎男孩,一個叫"佑哉",一個叫"友哉",而他們夫婦終于可以"悠哉遊哉"了。孩子生下來之後,枝野幸男說:在治療不孕症過程中,最受苦的是妻子,我什麽都沒做,現在隻有道歉的份。這一經歷使枝野深切感受到治療不孕症醫療製度的重要,他主張,在根據個人所得和限製授精卵移植次數的條件下,對體外授精等實行國家補助的免費製度 ;在日本面臨少子化的今天,解決這一問題也是日本政治家的課題。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