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邑國

林邑國

林邑國,位于中南半島東部之古國名。又作臨邑國。約在今越南南部順化等處。此地原系佔族(Cham)之根據地,西漢設為日南郡象林縣,稱為象林邑,略去象,故稱林邑。

東漢末年,有名為區連者,殺害縣令,自稱林邑國王。晉以後屢向中國朝貢。隋大業年間(605~616),隋將劉方征服之,設定林邑郡。唐至德年間(756~757)改稱環王。其後定都于佔城(Chamthanh),故此地又稱佔城、瞻波(Champa)、佔婆、佔波、摩訶瞻波、佔不勞(Cham-pura)。至明代,為安南所滅。

  • 中文名稱
    林邑國
  • 建立于
    東漢末年
  • 又名
    臨邑國
  • 滅于
    安南國

簡介

北宋淳化二年(991),林邑國沙門凈戒來華,奉獻如意、金銅鈴杵、龍腦香。

據日本南天竺婆羅門僧正碑、東大寺要錄卷二大安寺菩提傳來記等載,唐開元十八年(730),林邑國沙門佛哲(佛徹)偕同菩提仙那至日本,傳入菩薩舞、拔頭舞、林邑樂等。至明代,為安南所滅。于清光緒十二年(1886)之中法條約中,成為法國之保護國。

佛教傳入之年代不詳,然據《隋書》南蠻列傳第四十七載,人民多信奉佛法,文字與天竺同;又《舊唐書》南蠻列傳第一四七載,人民特信佛法,出家者眾多。可知隋代以前其地即有佛教之信仰。另據《南海寄歸內法傳》卷一載,小乘佛教流傳于此,尤以正量部為然。〔《大唐西域記》卷十、《大唐西域求法高僧傳》卷下、《佛祖統紀卷》四十三、《梁書》諸夷列傳第四十八〕

史書記載

晉書

林邑國本漢時象林縣,則馬援鑄柱之處也,去南海三千裏。後漢末,縣功曹姓區,有子曰連,殺令自立為王,子孫相承。其後王無嗣,外孫範熊代立。熊死,子逸立。其俗皆開北戶以向日,至于居止,或東西無定。人性凶悍,果于戰鬥,便山習水,不閒平地。四時暄暖,無霜無雪,人皆倮露徒跣,以黑色為美。貴女賤男,同姓為婚,婦先娉婿。女嫁之時,著迦盤衣,橫幅合縫如井欄,首戴寶花。居喪翦鬢謂之孝,燔屍中野謂之葬。其王服天冠,被纓絡,每聽政,子弟侍臣皆不得近之。

自孫權以來,不朝中國。至武帝太康中,始來貢獻。鹹康二年,範逸死,奴文纂位。文,日南西卷縣夷帥範椎奴也。嘗牧牛澗中,獲二鯉魚,化成鐵,用以為刀。刀成,乃對大石嶂而咒之曰:"鯉魚變化,冶成雙刀,石嶂破者,是有神靈。"進斫之,石即瓦解。文知其神,乃懷之。隨商賈往來,見上國製度,至林邑,遂教逸作宮室、城邑及器械。逸甚愛信之,使為將。文乃譖逸諸子,或徙或奔。及逸死,無嗣,文遂自立為王。以逸妻妾悉置之高樓,從己者納之,不從者絕其食。于是乃攻大岐界、小岐界、式僕、徐狼、屈都、乾魯、扶單等諸國,並之,有眾四五萬人。遣使通表入貢于帝,其書皆胡字。至永和三年,文率其眾攻陷日南,害太守夏侯覽,殺五六千人,餘奔九真,以覽屍祭天,鏟平西卷縣城,遂據日南。告交州刺史朱蕃,求以日南北鄙橫山為界。

初,徼外諸國嘗齎寶物自海路來貿貨,而交州刺史、日南太守多貪利侵侮,十折二三。至刺史姜壯時,使韓戢領日南太守,戢估較太半,又伐船調枹,聲雲征伐,由是諸國恚憤。且林邑少田,貪日南之地,戢死絕,繼以謝擢,侵刻如初。及覽至郡,又耽荒于酒,政教愈亂,故被破滅。

既而文還林邑。是歲,朱蕃使督護劉雄戍于日南,文復攻陷之。四年,文又襲九真,害士庶十八九。明年,征西督護滕畯率交廣之兵伐文于盧容,為文所敗,退次九真。其年,文死,子佛嗣。

升平末,廣州刺史勝含率眾伐之,佛懼,請降,含與盟而還。至孝武帝寧康中,遣使貢獻。至義熙中,每歲又來寇日南、九真、九德等諸郡,殺傷甚眾,交州遂致虛弱,而林邑亦用疲弊。

佛死,子胡達立,上疏貢金盤椀及金鉦等物。

宋書

南夷林邑國,高祖永初二年,林邑王範陽邁遣使貢獻,即加除授。太祖元嘉初,侵暴日南、九德諸郡,交州刺史杜弘文建牙聚眾欲討之,聞有代,乃止。七年,陽邁遣使自陳與交州不睦,求蒙恕宥。八年,又遣樓船百餘寇九德,入四會浦口,交州刺史阮彌之遣隊主相道生三千人赴討,攻區粟城不克,引還。林邑欲伐交州,借兵于扶南王,扶南不從。十年,陽邁遣使上表獻方物,求領交州,詔答以道遠,不許。十二、十五、十六、十八年,頻遣貢獻,而寇盜不已,所貢亦陋薄。

太祖忿其違傲,二十三年,使龍驤將軍、交州刺史檀和之伐之,遣太尉府振武將軍宗愨受和之節度。和之遣府司馬蕭景憲為前鋒,愨仍領景憲軍副。陽邁聞將見討,遣使上表,求還所略日南民戶,奉獻國珍。太祖詔和之:"陽邁果有款誠,許其歸順。"其年二月,軍至朱梧戍,遣府戶曹參軍日南太守姜仲基、前部賊曹參軍蟜弘民隨傳詔畢願、高精奴等宣揚恩旨,陽邁執仲基、精奴等二十八人,遣弘民反命,外言歸款,猜防愈嚴。景憲等乃進軍向區粟城,陽邁遣大帥範扶龍大戍區粟,又遣水步軍徑至。景憲破其外救,盡銳致城。五月,克之,斬扶龍大首,獲金銀雜物不可勝計。乘勝追討,即克林邑,陽邁父子並挺身奔逃,所獲珍異,皆是未名之寶。上嘉將帥之功,詔曰:"林邑介恃遐險,久稽王誅。龍驤將軍、交州刺史檀和之忠果到列,思略經濟,稟命致討,萬裏推鋒,法命肅齊,文武畢力,潔己奉公,以身率下,故能立勛海外,震服殊俗。宜加褒飾,參管近侍,可黃門侍郎,領越騎校尉、行建武將軍。龍驤司馬蕭景憲協贊軍首,勤捷顯著,總勒前驅,克殄巢穴,必能威服荒夷,撫懷民庶。可持節、督交州、廣州之鬱林、寧浦二郡諸軍事、建威將軍、交州刺史。龍驤司馬童林之、九真太守傅蔚祖戰死,並贈給事中。"

世祖孝建二年,林邑又遣長史範龍跋奉使貢獻,除龍跋揚武將軍。大明二年,林邑王範神成又遣長史範流奉表獻金銀器及香布諸物。太宗泰豫元年,又遣使獻方物。初,檀和之被征至豫章,值豫章民胡誕世等反,因討平之,並論林邑功,封雲杜縣子,食邑四百戶。和之,高平金鄉人,檀憑子也。太祖元嘉二十七年,自太子左衛率為世祖鎮軍司馬、輔國將軍、彭城太守。元凶弒立,以為西中郎將、雍州刺史。世祖入討,加輔國將軍,統豫州戍事,因出南奔。世祖即位,以為右衛將軍。孝建二年,除輔國將軍、豫州刺史,不行,復為右衛,加散騎常侍。三年,出為南兗州刺史,坐酣飲黷貨,迎獄中女子入內,免官禁錮。其年卒,追贈左將軍。謚曰襄子。

廣州諸山並俚、獠,種類繁熾,前後屢為侵暴,歷世患苦之。世祖大明中,合浦大帥陳檀歸順,拜龍驤將軍。四年,檀表乞官軍征討未附,乃以檀為高興太守,將軍如故。遣前朱提太守費沈、龍驤將軍武期率眾南伐,並通朱崖道,並無功,輒殺檀而反,沈下獄死。

南齊書

南夷林邑國,在交州南,海行三千裏,北連九德,秦時故林邑縣也。漢末稱王。晉太康五年始貢獻。宋永初元年,林邑王範楊邁初產,母夢人以金席藉之,光色奇麗。中國謂紫磨金,夷人謂之"楊邁",故以為名。楊邁死,子咄立,慕其父,復改名楊邁。

林邑有金山,金汁流出于浦。事尼乾道,鑄金銀人像,大十圍。元嘉二十二年,交州刺史檀和之伐林邑,楊邁欲輸金萬斤,銀十萬斤,銅三十萬斤,還日南地。大臣昪僧達諫,不聽。和之進兵破其北界犬戎區傈城,獲金寶無算,毀其金人,得黃金數萬斤,餘物稱是。和之後病死,見胡神為祟。孝建二年,始以林邑長史範龍跋為揚武將軍。

楊邁子孫相傳為王,未有位號。夷人範當根純攻奪其國,篡立為王。永明九年,遣使貢獻金簟等物。詔曰:"林邑雖介在遐外,世服王化。當根純乃誠懇款到,率其僚職,遠績克宣,良有可嘉。宜沾爵號,以弘休澤。可持節、都督緣海諸軍事、安南將軍、林邑王。"範楊邁子孫範諸農率種人攻當根純,復得本國。十年,以諸農為持節、都督緣海諸軍事、安南將軍、林邑王。建武二年,進號鎮南將軍。永泰元年,諸農入朝,海中遭風溺死,以其子文款為假節、都督緣海軍事、安南將軍、林邑王。

晉建興中,日南夷帥範稚奴文數商賈,見上國製度,教林邑王範逸起城池樓殿。王服天冠如佛冠,身被香纓絡。國人凶悍,習山川,善鬥。吹海蠡為角。人皆裸露。四時暄暖,無霜雪。貴女賤男,謂師君為婆羅門。群從相姻通,婦先遣娉求婿。女嫁者,迦藍衣橫幅合縫如井闌,首戴花寶。婆羅門牽婿與婦握手相付,咒願吉利。居喪剪發,謂之孝。燔屍中野以為葬。遠界有靈鷲鳥,知人將死,集其家食死人肉盡,飛去,乃取骨燒灰投海中水葬。人色以黑為美,南方諸國皆然。區傈城建八尺表。日影度南八寸。

梁書

林邑國者,本漢日南郡象林縣,古越裳之界也。伏波將軍馬援開漢南境,置此縣。其地縱廣可六百裏,城去海百二十裏,去日南界四百餘裏,北接九德郡。其南界,水步道二百餘裏,有西國夷亦稱王,馬援植兩銅柱表漢界處也。其國有金山,石皆赤色,其中生金。金夜則出飛,狀如螢火。又出玳瑁、貝齒、吉貝、沉木香。吉貝者,樹名也,其華成時如鵝毳,抽其緒紡之以作布,潔白與籥布不殊,亦染成五色,織為斑布也。沉木者,土人斫斷之,積以歲年,朽爛而心節獨在,置水中則沉,故名曰沉香。次不沉不浮者,曰祼香也。

漢末大亂,功曹區達,殺縣令自立為王。傳數世,其後王無嗣,立外甥範熊。熊死,子逸嗣。晉成帝鹹康三年,逸死,奴文篡立。文本日南西卷縣夷帥範稚家奴,常牧牛于山澗,得鱧魚二頭,化而為鐵,因以鑄刀。鑄成,文向石而咒曰:"若斫石破者,文當王此國。"因舉刀斫石,如斷芻藁,文心獨異之。範稚常使之商賈至林邑,因教林邑王作宮室及兵車器械,王寵任之。後乃讒王諸子,各奔餘國。及王死無嗣,文偽于鄰國迓王子,置毒于漿中而殺之,遂脅國人自立。舉兵攻旁小國,皆吞滅之,有眾四五萬人。

時交州刺史姜庄使所親韓戢、謝稚,前後監日南郡,並貪殘,諸國患之。穆帝永和三年,台遣夏侯覽為太守,侵刻尤甚。林邑先無田土,貪日南地肥沃,常欲略有之,至是,因民之怨,遂舉兵襲日南,殺覽,以其屍祭天。留日南三年,乃還林邑。交州刺史朱籓後遣督護劉雄戍日南,文復屠滅之。進寇九德郡,殘害吏民。遣使告籓,願以日南北境橫山為界,籓不許,又遣督護陶緩、李衢討之。文歸林邑,尋復屯日南。五年,文死,子佛立,猶屯日南。征西將軍桓溫遣督護滕畯、九真太守灌邃帥交、廣州兵討之,佛嬰城固守。邃令畯盛兵于前,邃帥勁卒七百人,自後逾壘而入,佛眾驚潰奔走,邃追至林邑,佛乃請降。哀帝升平初,復為寇暴,刺史溫放之討破之。安帝隆安三年,佛孫須達復寇日南,執太守炅源,又進寇九德,執太守曹炳。交趾太守杜瑗遣都護鄧逸等擊破之,即以瑗為刺史。義熙三年,須達復寇日南,殺長史,瑗遣海邏督護阮斐討破之,斬獲甚眾。九年,須達復寇九真,行郡事杜慧期與戰,斬其息交龍王甄知及其將範健等,生俘須達息冉阝能,及虜獲百餘人。自瑗卒後,林邑無歲不寇日南、九德諸郡,殺蕩甚多,交州遂致虛弱。

須達死,子敵真立,其弟敵鎧攜母出奔。敵真追恨不能容其母弟,舍國而之天竺,禪位于其甥,國相藏膋固諫不從。其甥既立而殺藏膋,藏膋子又攻殺之,而立敵鎧同母異父之弟曰文敵。文敵後為扶南王子當根純所殺,大臣範諸農平其亂,而自立為王。諸農死,子陽邁立。宋永初二年,遣使貢獻,以陽邁為林邑王。陽邁死,子咄立,慕其父,復曰陽邁。

其國俗:居處為閣,名曰于蘭,門戶皆北向;書樹葉為紙;男女皆以橫幅吉貝繞腰以下,謂之幹漫,亦曰都縵;穿耳貫小鐶;貴者著革屣,賤者跣行。自林邑、扶南以南諸國皆然也。其王著法服,加瓔珞,如佛像之飾。出則乘象,吹螺擊鼓,罩吉貝傘,以吉貝為幡旗。國不設刑法,有罪者使象踏殺之。其大姓號婆羅門。嫁娶必用八月,女先求男,由賤男而貴女也。同姓還相婚姻,使婆羅門引婿見婦,握手相付,咒曰"吉利吉利",以為成禮。死者焚之中野,謂之火葬。其寡婦孤居,散發至老。國王事尼乾道,鑄金銀人像,大十圍。

元嘉初,陽邁侵暴日南、九德諸郡,交州刺史杜弘文建牙欲討之,聞有代乃止。八年,又寇九德郡,入四會浦口,交州刺史阮彌之遣隊主相道生帥兵赴討,攻區傈城不克,乃引還。爾後頻年遣使貢獻,而寇盜不已。二十三年,使交州刺史檀和之、振武將軍宗愨伐之。和之遣司馬蕭景憲為前鋒,陽邁聞之懼,欲輸金一萬斤,銀十萬斤,還所略日南民戶,其大臣幰僧達諫止之,乃遣大帥範扶龍戍其北界區傈城。景憲攻城,克之,斬扶龍首,獲金銀雜物,不可勝計。乘勝徑進,即克林邑。陽邁父子並挺身逃奔。獲其珍異,皆是未名之寶。又銷其金人,得黃金數十萬斤。和之後病死,見胡神為祟。

孝武建元、大明中,林邑王範神成累遣長史奉表貢獻。明帝泰豫元年,又遣使獻方物。齊永明中,範文贊累遣使貢獻。天監九年,文贊子天凱奉獻白猴,詔曰:"林邑王範天凱介在海表,乃心款至,遠修職貢,良有可嘉。宜班爵號,被以榮澤。可持節、督緣海諸軍事、威南將軍、林邑王。"十年、十三年,天凱累遣使獻方物。俄而病死,子弼毳跋摩立,奉表貢獻。普通七年,王高式勝鎧遣使獻方物,詔以為持節、督緣海諸軍事、綏南將軍、林邑王。大通元年,又遣使貢獻。中大通二年,行林邑王高式律羅跋摩遣使貢獻,詔以為持節、督緣海諸軍事、綏南將軍、林邑王。六年,又遣使獻方物。

南史卷七十八 列傳第六十八

林邑國。本漢日南郡象林縣,古越裳界也。伏波將軍馬援開南境,置此縣。

東漢日南郡位置東漢日南郡位置

其地從廣可六百裏。城去海百二十裏,去日南南界四百餘裏,北接九德郡。其南界,水步道二百餘裏,有西圖夷亦稱王。馬援所植二銅柱,表漢家界處也。其國有金山,石皆赤色,其中生金。金夜則出飛,狀如螢火。又出玳瑁、貝齒古貝、 沉木香。古貝者,樹名也,其華成時如鵝毳,抽其緒紡之以作布,布與布不殊。

亦染成五色,織為斑布。沉木香者,土人斫斷,積以歲年,朽爛而心節獨在,置水中則沉,故名曰沉香,次浮者堆香

漢末大亂,功曹區連殺縣令,自立為王。數世,其後王無嗣,外甥範熊代立, 死,子逸嗣。晉成帝鹹康三年,逸死,奴文篡立。文本日南西卷縣夷帥範稚家奴, 嘗牧牛于山澗,得鱧魚二化而為鐵,因以鑄刀。刀成,文向石咒曰:"若斫石破者,文當王此國。"因斫石如斷芻槁,文心異之。範幼嘗使之商賈至林邑,因教林邑王作宮室及兵車器機,王寵任之。後乃讒言諸子,各奔餘國。及王死無嗣, 文偽于鄰國迓王子,置毒于漿中殺之,遂脅國人自立。時交州刺史姜庄使所親韓戢、謝稚前後監日南郡,並貪殘,諸國患之。穆帝永和三年,台遣夏侯覽為太守, 侵刻尤盛。林邑素無田土,貪日南地肥沃,常欲略有之。至是因人之怨,襲殺覽, 以其屍祭天。留日南三年,乃還林邑。交州刺史朱藩後遣督護劉雄戍日南,文復滅之,進冠九德郡,害吏人。遣使告藩,願以日南北境橫山為界,藩不許。文歸林邑,尋復屯日南。文死,子佛立,猶屯日南。征西將軍桓溫遣督護滕畯、九真太守灌邃討之,追至林邑,佛乃請降。安帝隆安三年,佛孫須達,復寇日南、九德諸郡,無歲不至,殺傷甚多,交州遂致虛弱。須達死,子敵真立,其弟敵鎧攜母出奔。敵真追恨不能容其母弟,舍國而之天竺,禪位于其甥。國相藏驎固諫不 從。其甥立而殺藏驎,藏驎子又攻殺之,而立敵鎧同母異父弟曰文敵。文敵復為扶南王子當根純所殺,大臣範諸農平其亂,自立為王。諸農死,子陽邁立。陽邁初在孕,其母夢生兒,有人以金席藉之,其色光麗。夷人謂金之精者為陽邁,若中國雲紫磨者,因以為名。宋永初二年,遣使貢獻,以陽邁為林邑王。陽邁死, 子咄立,篡其父復曰陽邁。

其國俗,居處為閣,名曰幹闌。門戶皆北向。書樹葉為紙。男女皆以橫幅古貝繞腰以下,謂之幹漫,亦曰都漫。穿耳貫小環。貴者著革屣,賤者跣行。自林邑、扶南以南諸國皆然也。其王者著法服,加瓔珞,如佛像之飾。出則乘象,吹螺擊鼓,罩古貝傘,以古貝為幡旗。國不設刑法,有罪者使象蹋殺之。其大姓號婆羅門,嫁娶必用八月。女先求男,由賤男而貴女。同姓還相婚姻。使婆羅門引婿見婦,握手相付,咒曰"吉利吉利"為成禮。死者焚之中野,謂之火葬。其寡婦孤居,散發至老。國王事尼乾道,鑄金銀人像大十圍。

元嘉初,陽邁侵暴日南、九德諸郡,交州刺史杜弘文建牙欲討之,聞有代乃止。八年,又寇九德郡,入四會浦口。交州刺史阮彌之遣隊主相道生帥兵赴討, 攻區傈城,不克,乃引還。十二年、十五年、十六年、十八年,每遣使貢獻,獻亦陋薄,而寇盜不已。文帝忿其違慠,二十三年,使交州刺史檀和之、振武將軍宗愨伐之。和之遣司馬蕭景憲為前鋒,陽邁聞之懼,欲輸金一萬斤、銀十萬斤、 銅三十萬斤,還所略日南戶。其大臣狖儈達諫止之。乃遣大帥範扶龍戍其北界區傈城。景憲攻城克之,乘勝即克林邑,陽邁父子並挺身逃奔。獲其珍異,皆是未名之寶。又銷其金人,得黃金數十萬斤。

和之,高平金鄉人,檀馮之子也。以功封雲杜縣子。孝建三年,為南兗州刺 史,坐酣飲黷貨,迎獄中女子入內,免官禁錮。後病死,見胡神為祟。追贈左將軍,謚曰襄子。

孝武孝建二年,林邑又遣長史範龍跋奉使貢獻,除龍跋揚武將軍。大明二年, 林邑王範神成又遣長史範流奉表獻金銀器、香、布諸物。明帝泰豫元年,又遣使 獻方物,齊永明中,範文贊累遣使貢獻。梁天監九年,文贊子天凱奉獻白猴,詔 加持節、督緣海諸軍事、威南將軍、林邑王。死,子弼毳跋摩立,奉表貢獻。普通七年,王高戍勝鎧遣使獻方物,詔以為持節、督緣海諸軍事、綏南將軍、林邑王。大通元年,又遣使貢獻。大通二年,行林邑王高戍律陀羅跋摩遣使貢獻,詔 以為持節、督緣海諸軍事、綏南將軍、林邑王。六年,又遣使獻方物。

廣州諸山並狸獠,種類繁熾,前後屢為侵暴,歷世患之。宋孝武大明中,合浦大帥陳檀歸順,拜龍驤將軍。檀乞官軍征討未附,乃以檀為高興太守,遣前朱提太守費沉、龍驤將軍武期南伐,並通朱崖道,並無功,輒殺檀而反,沉下獄死。

舊唐書

林邑國,漢日南象林之地,在交州南千餘裏。其國延袤數千裏,北與皛州接。地氣冬溫,不識冰雪,常多霧雨。其王所居城,立木為柵。王著日氈古貝,斜絡膊,繞腰,上加真珠金鎖,以為瓔珞,卷發而戴花。夫人服朝霞古貝以為短裙,首戴金花,身飾以金鎖真珠瓔珞。王之侍衛,有兵五千人,能用弩及,以藤為甲,以竹為弓,乘象而戰。王出則列象千頭,馬四百匹,分為前後。其人拳發色黑,俗皆徒跣,得麝香以塗身,一日之中,再塗再洗。拜謁皆合掌頓顙。嫁娶之法,得取同姓。俗有文字,尤信佛法,人多出家。父母死,子則剔發而哭,以棺盛屍,積柴燔柩,收其灰,藏于金瓶,送之水中。俗以十二月為歲首,稻歲再熟。自此以南,草木冬榮,四時皆食生菜,以檳榔汁為酒。有結遼鳥,能解人語。

武德六年,其王範梵志遣使來朝。八年,又遣使獻方物。高祖為設《九部樂》以宴之,及賜其王錦彩。貞觀初,遣使貢馴犀。四年,其王範頭黎遣使獻火珠,大如雞卵,圓白皎潔,光照數尺,狀如水精,正午向日。以艾蒸之,即火燃。五年,又獻五色鸚鵡。太宗異之,詔太子右庶子李百葯為之賦。又獻白鸚鵡,精識辯慧,善于應答。太宗憫之,並付其使,令放還于林藪。自此朝貢不絕。頭黎死,子範鎮龍代立。太宗崩,詔于陵所刊石圖頭黎之形,列于玄闕之前。十九年,鎮龍為其臣摩訶漫多伽獨所殺,其宗族並誅夷,範氏遂絕。國人乃立頭黎之女婿婆羅門為王。後大臣及國人感思舊主。乃廢婆羅門而立頭黎之嫡女為王。

自林邑以南,皆卷發黑身,通號為"昆侖"。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