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

林若

林若(1924年10月—2012年10月7日),1945年5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中共第十二、十三屆中央委員,廣東省委書記、人大常委會主任。

  • 中文名
    林若
  • 性別
  • 民族
    漢族
  • 出生時間
    1924年10月
  • 畢業院校
    中山大學文學院

​人物經歷

林若(1924.10~2012.10.07),廣東潮州人,中共黨員。

林若林若

1945年5月,加入中國共產黨並參加革命工作;

1945年,中山大學文學院學生;

1947年,粵贛湘邊縱隊支隊政治指導員

1948年,粵贛湘邊縱隊支隊政治教導員;

1949年,粵贛湘邊縱隊支隊團政治處主任;

1949年,中共廣東省珠江地委政策研究室城市組組長;

1951年,廣東省中山縣土改工作隊隊長;

1952年,中共廣東省東莞縣五區工作委員會書記;

1953年,中共廣東省東莞縣委宣傳部部長;

1959年,中共廣東省東莞縣委副書記;

1963年,中共廣東省東莞縣委書記;

1966年,中共廣東省湛江地委第一副書記;

1967年, “文化大革命”中受沖擊;

1971年,中共廣東省湛江地委常委;

1973年,南方日報社黨委副書記、革命委員會副主任;

1974年,中共廣東省委運動辦公室副主任;

1975年,中共廣東省廣州市委書記;

1977年,中共廣東省湛江地委書記

1982月09月,中共第十二屆中央委員、廣東省湛江地委書記;

1982年12月,中共中央委員、廣東省委書記(當時設有第一書記);

1983年06月,中共中央委員、七屆全國人大代表、廣東省委書記(當時設有第一書記);

1985年07月,中共中央委員、廣東省委書記;

1987年11月,中共第十三屆中央委員、廣東省委書記;

1988年03月,中共中央委員、八屆全國人大代表、廣東省委書記;

1990年05月,中共中央委員、廣東省委書記、省軍區黨委第一書記,兼任省人大常委會主任、黨組書記。

1991年1月至1996年12月,廣東省人大常委會主任、黨組書記。

2004年9月離休。

是中共十二大至十七大代表,第十二屆、十三屆中央委員,第七屆、八屆全國人大代表。

生平介紹

林若同志1924年10月出生,廣東潮安人。他在青少年時期就開始接受進步思想。在梅州東山中學讀書期間,孜孜追求革命真理,參加中共地下黨領導的抗日救亡運動。1945年5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7月,考入中山大學文學院,在校學習期間,團結、引導進步青年跟著共產黨走,積極參加愛國學生運動。1947年1月,由于身份暴露,前往東江遊擊區工作,歷任東江第二支隊教導員、粵贛湘邊縱隊支隊政治指導員、團政治處主任。1950年3月後,歷任中共廣東省珠江地委政策研究室城市組組長,中山縣土改工作隊隊長,東莞縣五區土改工作隊隊長、區工委書記,東莞縣委宣傳部部長,縣委副書記、書記。1966年7月,任中共廣東省湛江地委第一副書記。“文革”期間曾受到沖擊、迫害。1971年2月後,歷任湛江地委常委,南方日報社黨委副書記、革委會副主任,省委運動辦副主任,中共廣州市委書記(當時設有第一書記)。1977年7月,任中共湛江地委書記。1982年12月,任中共廣東省委書記(當時設有第一書記),1985年9月,任中共廣東省委書記、廣東省軍區黨委第一書記。1990年5月,兼任省人大常委會主任、黨組書記。1991年1月至1996年12月,任省人大常委會主任、黨組書記。1997年起擔任廣東省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主任、廣東省老區促進會理事長等職務。2004年9月離休。

林若林若

林若同志是中共十二大、十三大、十四大、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代表,第十二屆、十三屆中央委員,第七屆、八屆全國人大代表。

林若同志在東莞工作期間,積極參與土地改革,大力推動農業、手工業、私營工商業的改造,興修水利,振興教育,為改變當地貧窮落後面貌忘我工作。到湛江工作後,他積極支持農業實行包產到戶,湛江農村經濟情勢發生了顯著變化,農民生活水準得到明顯改善。

林若林若

林若同志擔任省委書記期間,國務院批復廣東為綜合改革試驗區,廣東改革開放進入攻堅階段。林若同志團結帶領省委領導班子,堅定不移地貫徹執行黨的基本路線和中央推進改革開放的大政方針,緊密結合廣東實際,解放思想,大膽探索,銳意進取,明確提出在堅持社會主義、發展商品經濟、鼓勵市場競爭、改進領導方法等方面必須樹立新觀念、新標準的思路,大力推進以市場為取向的改革,推動廣東改革開放各項事業向縱深發展。

林若同志十分重視全省區域協調發展,將大量的精力和心血傾註到落後山區的開發建設中。自1985年他主持省委工作起,省委、省政府每年都召開一次山區工作會議,研究製定山區開發的戰略舉措,引領山區廣大幹部民眾走治山致富的道路,開啟了山區經濟發展的新局面。他果斷作出“五年消滅荒山,十年綠化廣東大地”的重大決策,並身先士卒,親自帶隊進村駐點,參與植樹造林,大力推進造林綠化工程。1991年3月,廣東省被國務院授予“全國荒山造林綠化第一省”的榮譽稱號。1993年底,“十年綠化廣東”的目標提前兩年基本實現。他積極推動鄉鎮企業發展,多次率隊到江蘇、浙江、福建等地學習取經,並結合廣東實際研究和製定扶持鄉鎮企業發展的有力措施,強調對鄉鎮企業要堅決放寬政策,要開“綠燈”。此後,廣東鄉鎮企業異軍突起,東莞、中山、順德、南海成為當時聞名全國的廣東“四小虎”。他穩步推進城市經濟體製改革,註意充分發揮價格的市場調節作用,在全國率先放開物價,大力推行國有企業改革,給企業放權讓利,使各項改革取得重大突破。他堅持兩個文明一起抓,倡導社會主義文明新風,推動教育、科技、文化、衛生、體育等各項事業協調發展,使廣大幹部民眾的思想觀念和精神面貌發生深刻變化。他高度重視黨的建設,切實加強各級領導班子建設和基層組織建設,大力推進黨風廉政建設,旗幟鮮明地懲治腐敗。1983年至1986年,他親抓廣東整黨工作,組織查處了一批大案要案,懲治了一批腐敗分子。經過努力,廣東兩個文明建設取得顯著成果,人民生活明顯改善,法製建設不斷加強,改革開放各項事業煥發出勃勃生機。

1991年1月,林若同志轉任省人大常委會主任。他高度重視人大立法工作,製定了一系列有影響力的地方性法規,積極推動行政機關嚴格依法辦事,對廣東依法治省進行了卓有成效的探索。他還註重加大監督力度,積極推進人大監督機製不斷完善。

1997年1月,林若同志從領導崗位上退下來之後,仍然發揮餘熱,擔任廣東省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主任、廣東省老區促進會理事長等職務。他關註國計民生,經常以一個老黨員的身份進行調查研究和思考寫作,圍繞改革發展和社會熱點問題建言獻策,為解決老少邊窮地區“讀書難、行路難、看病難”等問題竭盡全力。

林若同志在近70年的革命生涯中,始終堅定共產主義的理想信念,始終對黨和革命事業無限忠誠,始終踐行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始終保持共產黨人甘于奉獻、艱苦奮鬥、廉潔奉公的本色。

林若同志堅持原則,顧全大局,無論是在革命戰爭年代,還是在社會主義建設和改革開放年代,他雖經無數的坎坷曲折,但始終保持革命樂觀主義精神,認真貫徹執行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始終與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他刻苦好學,善于思考,一生孜孜不倦地學習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深入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並在工作實踐中不斷發現和解決問題。他求真務實,開拓進取,始終踐行黨的思想路線和民眾路線,始終把解放思想視為推進改革開放的重要法寶,團結帶領廣大幹部民眾攻堅克難,取得一個又一個的成就。他具有高超的領導藝術和駕馭全局的能力,一生正直坦蕩,任勞任怨,平易近人,生活儉樸,嚴于律己,寬以待人。他既是堅持黨的民主集中製、註重科學決策的典範,又是尊重知識、尊重人才、愛護幹部、團結同志的榜樣。

林若同志為廣東的革命、建設和改革開放事業作出了重大貢獻。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戰鬥的一生,是堅持真理、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為共產主義事業無私奉獻的一生。他的逝世,是廣東人民的一大損失。我們為失去了一位深受民眾愛戴的老領導、老同志深感悲痛。斯人已逝,風範長存。林若同志的革命精神、崇高品德和優良作風,將永遠銘記在我們心中。

獲得成就

支持點燃廣東農村改革第一把火

說起農村改革,人們往往第一反應就是想起1978年的小崗村。其實,廣東的農村改革比小崗村還要早一年。廣東農村改革的第一把火,就是在林若的堅決支持下點燃的。

林若林若

1977年,林若調任湛江地委書記。在這一年的冬天在海康縣(現雷州市)北和公社譚葛大隊試點邁開包產到戶的第一步。

包產到戶迅速改變了譚葛大隊,生產長期靠貸款、吃糧靠返銷、生活靠救濟的局面。作為湛江地委書記,在當時的政治氣候下,林若還不能號召大家像譚葛村這樣幹。但是,林若堅決支持改革。訊息傳開,湛江不少地方也開始包產到戶。

到1980年上半年,湛江率先允許各地試行包產到戶,盡管當年下半年中央下發的75號檔案隻允許貧困的“三靠隊”包產到戶。1980年底,湛江大部分農村實現了包產到戶,一個五谷豐登、六畜興旺的局面開始出現在湛江農村。

“珠江模式”有林若的功勞

東莞、中山順德、南海是從珠三角的桑園蕉林中飛躍出來的,被人們譽為廣東“四小虎”。著名社會學家費孝通先生把“四小虎”的發展模式總括為“珠江模式”,與蘇南模式溫州模式,被經濟學界合稱為中國經濟發展與工業化進程的三大成功模式。這個“珠江模式”裏就有林若的一份功勞。

改革開放初期,江蘇、浙江的鄉鎮企業發展很快,廣東的鄉鎮企業與江浙相比,差距很大。1984年5月,林若帶隊到江蘇考察鄉鎮企業發展。1984年,在返粵後的全省各市地委書記會議上,林若作了報告,強調對鄉鎮企業要堅決放寬政策,要開“綠燈”,不要開“紅燈”,更不要採取“紅眼”政策,一見經營好、賺錢多的鄉鎮企業就往上收,甚至改變它的所有製形式。

1986年底,省委、省政府發出了《關于發展鄉鎮企業若幹問題的補充規定》。這個檔案為鄉鎮企業發展製定了一系列的優惠政策。其中還規定,銷售人員可以獲得佔銷售總額0 .5-1%的提成,這在當時是全國首創。

價格改革堅定闖關

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廣東的價格改革在全國產生很大影響。但是,價格改革也不是一帆風順。

 2004年9月14日林若接受廣東主要媒體專訪 2004年9月14日林若接受廣東主要媒體專訪

以火柴提價為例,解放以來,火柴零售價格規定為每盒2分錢,工廠虧本嚴重,生產越多虧本越多。大家都不願意生產,市場供應緊張。廣東物價部門準備把零售價提到每盒3分錢,社會上馬上就有了反應,說廣東不得了,火柴要提價50%!上級部門也出來批評,為了提價1分,後來足足討論了兩年。物價上漲,不僅在在地引起了社會“陣痛”,而且其他兄弟省份也有意見,向中央告狀,認為廣東提價搶購鄰省物資,引起當地物價上漲,擾亂了市場。

1988年12月,國務院批復廣東作為綜合改革試驗區,廣東又進一步提高農副產品的購銷價,油、糖的價格也放開了,全省的零售物價指數上升達30%。民眾反應強烈,搶購商品保值之風在各地蔓延。在這種情況下,價格改革論爭再起。于是,有人主張定死價格,恢復憑票供應。

是堅持改革,還是退回來?面對巨大壓力,以林若為班代的省委沒有對物價改革鳴金收兵,而是堅持改革,決不後退,對出現的問題力求通過完善市場機製去解決。一方面,出台措施,嚴禁亂漲價;另一方面,加強對價格改革的領導,避免一統就死、一放就亂。到1990年,廣東計畫定價的農副產品從1981年的118種縮小到蠶繭和煙葉兩種;計畫管理的工業消費品由1980年的392種減少到幾個品種。

鐵腕剎貪腐歪風

1983年冬季開始,黨的十二屆二中全會決定,用三年時間分期分批對黨的作風和黨的組織進行一次全面整飭。時任廣東省委書記的林若從1983年到1986年,親抓廣東的整黨工作。

在此期間,省內有些地方和部門參與非法炒匯、競相購買小汽車、利用公款請客送禮,後來還發生多起幹部貪污受賄、攜款外逃等案件;震驚全國的“海南汽車事件”也發生于此時。

1985年,省委舉辦了為期20天的縣委書記學習班。在此次學習班上,林若在講話裏批評了“會撈錢的幹部就是好幹部、開拓型幹部”,“來路不當用途正當就沒有多大錯誤”,“要騰飛靠浮財”等“一切向錢看”的錯誤思想。

通過3年的整治,黨內不正之風被糾正,而廣大幹部也在整黨工作中提高認識,辨清是非,增強黨性。更可貴的是,廣東經濟保持了穩定發展的勢頭,沒有因為治理整飭而停步。

民眾反映強烈的幹部以權謀房的問題,也是林若整治的重點。當時,民眾把少數幹部以權謀私建設的私房叫做“臭蟲房”、“王府樓”,把幹部在大街上建起的連片私房稱為“官僚街”、“螞蟥街”。在一次會議上,林若向在場幹部念了一封一位廣東老幹部的親筆“諫言信”,“看了這封信,心情非常沉重”的林若,也在會議後,揭開重拳力整黨內腐敗行動的大幕。

省委、省政府指定一名省委常委和副省長負責查處以權謀房的工作、成立專門辦事機構、派出工作組調查研究。此次行動全省收回各種補、繳、罰款將近1億元,收回、收購、沒收私建房屋一批,收回尚未建私房的土地55萬多平方米,查處了一批嚴重的經濟案件,突破了一批大案要案,懲治了一批腐敗分子。

任職人大,快步探索以法治省模式

1991年,林若從廣東省委書記兼任廣東省八屆人大常委會主任的崗位上“轉戰”,成為專職的人大主任。

1989年10月23日林若(左)在南方日報社1989年10月23日林若(左)在南方日報社

“國家要長治久安,就要推行法治,不能靠‘人治’,‘人治’的隨意性太大。”意識到全省人大的權力沒有真正到位、法製建設滯後,林若加快了地方立法的步伐,用法治來解決經濟混亂和遏製腐敗現象的滋生。

1994年,廣東省委、省人大決定把深圳作為“依法治市”試點,推動行政機關嚴格依法辦事,被視為廣東頗具特色的以法治省模式探索的開端。

1994年通過的《廣東省各級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監督條例》成為國內首次關于人大監督工作的立法,此後,人大的監督機製不斷深化、鞏固。

林若特別強調要聽取最真實的民聲,要讓人大代表敢于講話,不能講錯話就抓辮子、扣帽子。

人物逝世

中共廣東省委原書記、省人大常委會原主任、省軍區黨委原第一書記林若同志因病醫治無效,于2012年10月7日20時10分在廣州逝世,享年89歲。

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中共廣東省委原書記、廣東省人大常委會原主任、廣東省軍區黨委原第一書記林若同志遺體于2012年10月13日在廣州火化。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全國政協原副主席葉選平,廣東省和有關方面領導同志朱小丹、歐廣源、黃龍雲、朱明國、黃先耀、王榮、李玉妹、林雄、徐少華、林木聲、庹震、萬慶良、黃善春、李嘉、謝強華、雷于藍、王寧生、陳繼興、肖志恆、梁偉發、劉昆、陳雲賢、許瑞生、林少春、李容根、湯炳權、唐國忠、徐尚武、覃衛東、陳建華、鄭德濤,全國人大常委會、全國政協有關專門委員會領導同志高祀仁、黃華華、盧鍾鶴、林樹森、蔡東士、王守初,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聯絡辦公室領導同志林武,廣東省軍區領導同志劉聯華、宮波、盛強,武警廣東省總隊領導同志程偉,廣東省和有關方面老同志朱森林、盧瑞華、李灝、張幗英、張岳琦、鄭國雄、王宗春、張巨惠、黃浩、梁廣大、鍾陽勝、黃志忠、範希賢、張漢青、王駿、程志青、佀志廣、鍾啓權、遊寧豐、李蘭芳、李近維、許德立、佟星、鄭群、肖耀堂、張展霞、林興勝、康樂書、潘金培、林東海、石安海、王兆林、李統書、歐初、呂伯濤、繆恩祿、雷宇、黎子流、鄔夢兆、陳開枝、朱振中、林元和,林若同志生前友好及幹部民眾代表前往廣州殯儀館為林若同志送別,並向林若同志夫人彭惠蘭及家屬表示親切慰問。

林若同志逝世後,胡錦濤、江澤民、吳邦國、溫家寶、賈慶林、李長春、習近平、李克強、賀國強、周永康、王剛、王樂泉、王兆國、王岐山、回良玉、劉雲山、劉延東、李源潮、張高麗、張德江、俞正聲、徐才厚、郭伯雄、李鵬、喬石、朱鎔基、李瑞環、宋平、尉健行、李嵐清、曾慶紅、吳官正、羅幹、何勇、令計畫、路甬祥、陳至立、李建國、馬凱、孟建柱、王勝俊、曹建明、廖暉、杜青林、馬萬祺、白立忱、陳奎元、阿不來提·阿不都熱西提、董建華、張梅穎、錢運錄、孫家正、鄭萬通、鄧樸方、萬鋼、羅富和、何厚鏵、鄭天翔、劉復之、楊白冰、田紀雲、遲浩田、張萬年、姜春雲、吳儀、王漢斌、張震、倪志福、王丙乾、鄒家華、王光英、鐵木爾·達瓦買提、彭佩雲、曹志、司馬義·艾買提、何魯麗、丁石孫、顧秀蓮、熱地、韓杼濱、賈春旺、肖揚、楊汝岱、任建新、胡啓立、陳錦華、趙南起、毛致用、李貴鮮、張思卿、羅豪才;中央軍委委員陳炳德、李繼耐;中央和國家機關領導同志王毅、陳錫文、林軍、胡澤君、袁貴仁、苗圩、楊傳堂、陳德銘、蔡武、劉家義、馬建堂、邵琪偉、李小林、王新憲、趙樹叢、陳進玉、焦煥成、李忠傑、趙東花、李卓彬、王春正、黃潔夫、賀化、肖興威、庄心一、于幼軍、邱金凱;全國人大華僑委領導同志黃麗滿;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聯絡辦公室領導同志彭清華、黎桂康、王志民;湖北省領導同志李鴻忠;解放軍總參謀部、第二炮兵、廣州軍區、國防大學和武警總部領導同志劉鎮武、張海陽、徐粉林、張陽、呂丁文、李殿仁、牛志忠;廣東省及有關方面領導同志鄧維龍、陳用志、陳小川、招玉芳、劉志庚、王珣章、周天鴻、姚志彬、陳蔚文、溫蘭子、溫思美、鄭鄂、鄭紅、許勤、張桂芳、劉玉浦、蘇志佳、白天、許寧生;中央和國家機關及有關省老同志顧林昉、鄒瑜、李盛霖、鄭拓彬、杜導正、高德佔、馮健、甘子玉、田期玉、楊澤江、劉海藩、孫慶聚、鄒時炎、葉正大、殷大奎、朱慶生、張鳳樓、劉文傑、王志寶、劉廣運、沈茂成、蔡延松、劉于鶴、高尚全;廣東省老同志吳南生、寇慶延、王寧、王全國、楊應彬、杜瑞芝、方苞、厲有為、劉國裕、梁國聚、辛榮國、王維、曾昭科、程裏、湯維英、黃偉鴻、陳堅、匡吉、宋海、祁烽、李金培、昝雲龍、韓大建、柯小剛、劉兆倫、陳達明、湯光禮、張學軍、何棟材、黃偉寧、曾慶申、袁庚、周鼎、鄒爾康;部隊老同志李希林、劉存智、徐承棟、文國慶、周遇奇、劉鶴翹、任球、張振先、王吉連、劉明仁、朱伯儒、黃天明、岳喜翠;林若同志生前友好齊心、梁伯琪、王玄、紅線女、陶斯亮、張琮、黃發等;中央辦公廳、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中央組織部、中央統戰部、中央對外聯絡部、中央外宣辦、中央編辦、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央黨史研究室、中央直屬機關工委、中央紀委辦公廳、全國總工會、共青團中央、中國科協、中國文聯、中國貿促會、中國紅十字會總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教育部、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國家安全部、民政部、法務部、財政部、國土資源部、環境保護部、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交通運輸部、農業部、文化部、國家人口計生委、審計署、國務院國資委、國家稅務總局、國家工商總局、國家質檢總局、國家廣電總局、國家新聞出版總署、國家安監總局、國家統計局、國家林業局、國家旅遊局、國家宗教事務局、國務院港澳辦、國務院研究室、新華社、中國科學院、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中國地震局、中國氣象局、國家電力監管委、中國關工委、中國老促會;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中央人民政府駐澳門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廣東省委、省人大常委會、省政府、省政協及省紀委,省法院、省檢察院,各地級以上市黨委、人大常委會、政府、政協,省委有關部委、省直有關單位、省有關人民團體、省各民主黨派、工商聯和中直駐粵有關單位;解放軍總政治部、廣州軍區、南海艦隊和廣東省軍區及駐粵部隊有關單位;林若同志家鄉潮州市潮安縣及其生前工作過的東莞市、湛江市等,分別以不同方式對林若同志的逝世表示深切悼念,並向其親屬表示慰問。

林若同志病重和住院期間,廣東省領導同志汪洋、朱小丹、歐廣源、黃龍雲等前往醫院探望,並指示醫務人員全力做好救治工作。

人物評價

一身正氣,兩袖清風

作為省委書記的林若同志,出行時沒有警車開道,下鄉調研輕車簡從。面包車上,除了他以外,還有省委辦公廳和政研室的領導、秘書、記者以及警衛員。遇到交通堵塞,警衛員還得拿一面小紅旗下車做疏導。

林若同志經常走路或騎腳踏車上班林若同志經常走路或騎腳踏車上班

1988年,王光美同志(劉少奇夫人)來廣東,提出要去他家中探望,但被婉言拒絕了。第二天,王光美同志在沒有打招呼的情況下直奔林若同志家。王光美同志走進客廳,看到的是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陳設:一套木頭沙發,幾張藤椅,並且都是修理過的。從林若同志家裏出來後,王光美同志動情地說:“真沒想到省委書記的家那麽簡樸,而且還是在中國改革開放最早、經濟發展最快的廣東省。”

林若同志十分註意生活細節。每次出差下鄉,他都要求接待他的單位要簡樸,不要違反製度。

凡是來自基層的同志給他送的土特產,他都轉送給省委站崗的警衛戰士或省委幼稚園。

林若同志對家屬和身邊的工作人員也嚴格要求。林若同志有三個兒子,一個做工程師,一個在東莞企業工作,一個做大學老師,小兒子結婚後還住“筒子樓”。1990年前後,省紀委根據工作需要,將內設的處升格為副廳級的室。時任省紀委書記王宗春同志向林若同志匯報,他很爽快地贊成了,但附加一個條件———“我林若的老婆不能提(升)”。當時,林若的愛人彭慧蘭是省紀委幹部處處長,是個老幹部,論資歷、能力、表現,是完全應該提的。但林若同志說“如果我的老婆提升了,人家就會說紀委內設機構升格的原因是我想提高自己老婆的級別”。所以,彭慧蘭同志一直到離休都是處級幹部。

林若同志經常教育身邊的工作人員,“在個人升遷問題上不要有刻意的追求,別人騎馬我騎驢,回頭看看還有步行的。”

上個世紀80年代到90年代,廣東省委所有的機構都擠在一棟老樓裏(也就是現在的省委宣傳部所在的4號樓)。作為省委書記,林若和他的秘書同在一個房間,而且房間沒有個人衛生間,都用公用衛生間。後來新的紀委樓建好。當時林若還在想會不會太鋪張浪費,不想搬過去。後來林若任省人大常委會主任,他始終沒有搬進新樓工作。

林若自評

“我這輩子壓根就沒想過做省委書記,其實叫我當一個分管農業的副書記,我會幹得更好……想想也問心無愧,該做的做了,能做的我都做了,不能做的留給別人做,一代代幹下去,廣東決不會比別省差。”

相關信息

林若與南方日報

1971年,林若任中共湛江地委常委、南方日報社黨委副書記、革委會副主任。從此,作為南方報人,每每在南方日報改革、發展的重要關頭,他都對南方日報給予了巨大的關懷與支持。至今,南方報人還親切叫他“報人書記”。

曾經有某單位佔用文化單位的房子,經他批示仍不搬,他把南方日報記者和當事單位負責人叫來說:“再不搬,南方日報明天見報。”事情得以解決。

1989年10月23日,時任廣東省委書記林若出席南方日報40周年社慶及新址落成典禮,

2009年10月,南方日報創刊60周年。林若欣然題詞:“風起南方,領跑中國”,極大地鼓舞了南方報人。

林若“被死亡”

2005年1月15日,中共廣東省委原第一書記任仲夷去世,《新京報》刊登去世訊息時錯配發了林若同志的照片,是網上先搞錯的,編輯未見過任仲夷同志和林若同志的長相,就相信了網上的照片。

事後,《新京報》社長戴自更打電話給《南方日報》的範以錦,請他與林若同志溝通一下,誠懇認個錯,並征求他對此事的處理意見。範以錦給林若同志打了電話,一聽這事,他首先“哈哈哈”大笑了三聲,然後說:“記者、編輯不是有意的,還處理什麽呵?更正一下就行了。”但繼而嚴肅認真地說,我們有些年輕同志不太了解歷史,又不註重學習,往往容易出錯。有些採編人員沒有經過嚴格的訓練,加上比較浮躁、比較粗心,編校質量問題較多。新聞工作是一項崇高神聖的工作,馬虎不得,要教育年輕人必須嚴肅認真對待採編工作,防止差錯出現,“尤其要和年輕人說一說,提醒註意。”寬容犯錯,體現了老領導對新聞工作者的厚愛;嚴肅認真的批評,體現長者對後輩的期待。

隨後,範以錦把此話轉給北京報社領導後,該領導感慨,想不到林老如此寬容,講到報紙的點上了,做報紙年輕人居多,不夠厚重。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