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繼凡

林繼凡

林繼凡,昆曲演員,生于1946年。8歲學書法繪畫,12歲學蘇州評彈,13歲改學昆劇。1964年畢業于江蘇省戲劇學校昆劇表演專業。國家一級演員。曾習武生,後工副醜行。得徐凌雲、周傳瑛、華傳浩鄭傳鑒等親傳。 演出劇目有《南西廂記》、《燕子箋》、《連環記》、《十五貫》、《紅梨記》、《水滸》、《東窗事犯》、《桃花扇》、《看錢奴》等。 所獲獎項:第八屆中國戲劇梅花獎。

  • 中文名稱
    林繼凡
  • 畢業院校
    江蘇省戲劇學校昆劇表演專業
  • 國    籍
    中國
  • 職    業
    昆曲演員
  • 主要成就
    第八屆中國戲劇梅花獎
  • 代表作品
    《桃花扇》、《看錢奴》等
  • 出生日期
    1946年

演員簡介

電視劇《春光燦爛豬八戒》飾太上老君。

1993年參與春晚戲曲小品:《群醜爭春》。

從藝之路

個人簡介

昆曲名醜林繼凡,國家一級演員,江蘇省昆劇院著名表演藝術家,第八屆中國戲劇"梅花獎"得主,獲"有突出貢獻的專家"稱號,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1946年生于蘇州,8歲學習書畫,12歲學 蘇州評彈,13歲改學昆曲,工醜行。得到昆曲耆宿徐凌雲的指點,又從王傳淞、周傳瑛、華傳浩、沈傳芷、鄭傳鑒等"傳"字輩老師學藝。後拜入王傳淞門下,專工副及醜。所演劇目皆有乃師風範,塑造人物均能自成一格。2002年,榮膺文化部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頒發的"促進昆曲藝術獎"。

林繼凡林繼凡

毗鄰古剎寒山寺的蘇州藝術學校,被稱作昆曲藝術傳人的搖籃。五年前,"小蘭花"們從這裏走出,如今已在舞台上嶄露頭角;而今,又一批年輕學子坐到昆曲課堂裏,與古老的藝術進行著"親密接觸"。最近,學校裏出現了一位"新"老師,就是專門沖著"昆曲班"的這些孩子們來的。他,就是本文的主人公林繼凡。

跟隨張辛稼學書畫

作為劇壇一致公認的昆曲"名醜",林繼凡最早接觸的藝術,不是昆曲評彈,而是書法和繪畫。在接觸昆曲之前,林繼凡痴迷地進入中國畫的天地之中。他出生在蘇州一個書香門第,父親是清華大學的教授,祖父則是吳中名醫,愛好收藏字畫和古玩,常邀畫家到家裏飲酒吟詩作畫,其中,就有吳門畫派的代表人物張辛稼。張老先生和林繼凡的祖父是極好的朋友,住在同一條弄堂裏。

林繼凡從記事開始所見所聞所感,均為中國的書畫藝術。祖父當然希望這個孩子將來有出息,就請張辛稼教他書法。林繼凡每天上學早起,就練毛筆字,也常到張老師的"霜屋"畫室去,隨便抓過廢棄的宣紙胡塗亂抹。老先生卻看著高興,認為在這稚氣的塗抹中,有一股循規蹈矩者所缺乏的鬼精靈氣。于是,便在小繼凡塗抹的內容上"加加減減"起來。

不到兩年,林繼凡正式去學昆曲。精通昆曲的張辛稼對他說:"收收心,好好學昆曲,把繪畫當作愛好吧。"又幾年,繼凡的演藝大進,畫也沒丟掉,張老權衡許久,才于沒人處告訴他兩個字:"並重"。又十數年,當林繼凡忘情地馳騁劇壇時,老先生又鄭重地勉勵他:"不妨把畫擺在第一的位置。"豈料當繼凡在北京獲得"梅花獎"時,老先生卻在蘇州逝世了。林繼凡至今仍牢牢記得張老送給他的兩個字:"倚醉"。當年,老師每當喝過老酒,似醉非醉之際,眼神變得迷離,于是,彈指之間,潑灑揮寫,酒盡畫畢。"我,何時才能約略得之?"多少年來,林繼凡一直在他的藝術之路上艱苦探索。

寶劍鋒從磨礪出

林繼凡12歲時,江蘇省戲曲學院評彈班來蘇州招生,也許是天生的稟賦加上生性活躍,他被錄取了。祖父不知道這件事,林繼凡臨走前才告訴了家人。大家都傻了:家裏都是讀書人,這回卻出了個"說書先生"。祖母斷言:"這孩子隻是覺得好玩才去的,他很快就會回來的。"不料,林繼凡從此"一去不復返"。初學評彈,後改學昆曲,隨後成了江蘇省蘇昆劇團(江蘇省昆劇院的前身)的演員。

盡管家庭環境優越,但林繼凡想幹一件事情就一定要"吃穿這一門",為了學好戲,林繼凡成了"練功肯舍命"的人。為此,他的左腿和右手無名指均骨折過,至今右臂肘關節還無法伸直。一次練功過猛,把腰摔成了壓縮性骨折,到醫院綁上石膏,用鋼板做了護腰,他還不敢告訴家裏,結果實在堅持不下了,領導讓他回家休養。祖父看到這種情形,說:"估計不會再去了。"沒想到三個月後,傷還未痊愈,他又偷偷地去了。他不是武戲演員,卻處處以文武兼備所需的功底來要求自己,因而他把文武功樣樣練得得心應手,運用自如。林繼凡為在《醉皂》中飾演皂隸,練好各種醉步和醉態,天不亮,他就悄悄起床苦練"私功"。夜色未盡,曙光初現,排練場的過道上,有一個黑影在閃動,或上或下,或左或右,或滾或爬,伴有或輕或重的響動。一老人路過此處,見狀大驚!轉身奪門而出,大喊:"有鬼!"誰知這個"鬼",正是林繼凡。寶劍鋒從磨礪出,如今已57歲的他,一招一式依然身手矯健。

師出名門終身受益

林繼凡的夫人顧湘是常熟人,祖父顧秋芳是評彈藝人。顧湘從小熱愛評彈藝術,與林繼凡一同考入江蘇省戲曲學院,改習昆劇,工旦行。兩人一起跟著浙江婺劇團學了《僧尼會》,也就是《雙下山》。在後來于蘇州舉行的全國昆劇會演中,要求學生也要匯報演出,兩人又一起合作演出了這出戲。當時有很多名家在場,俞振飛、徐凌雲,還有"傳"字輩先生。看了戲,好多老師都喜歡上了這個"小花臉",連俞振飛也知道江蘇有個林繼凡。徐凌雲老先生更是興奮得不得了:"這個孩子太好了,是個學醜的好苗子,馬上叫他到我住的地方,我要教他一個戲。"林繼凡去了。《昆劇演出史稿》一書中有這樣一張照片:一個剃光頭的在跟徐凌雲學戲。那個"光頭"就是林繼凡。這一年,林繼凡才14歲。徐凌雲給林繼凡說的是《綉襦記》"賣興"一折戲。林繼凡說自己醜角戲真正的開蒙老師就是徐凌雲。會演結束後,"傳"字輩名醜王傳淞華傳浩老師也把林繼凡叫到一邊說:"你要好好學醜!"就是在那次會演中,王傳淞相中了林繼凡。

醜角巨匠、《十五貫》中扮演婁阿鼠王傳淞,門下從不納徒,除非他發現對方是塊"值得雕琢的玉"。看了林繼凡演的戲,王傳淞一下子被打動了,"這孩子長得標致,嗓音脆亮,演得伶俐,是塊'大料'!"他的審美標準與眾不同:昆劇的醜角並不非得長得"歪瓜裂棗",相反,應該找條件特別好的人來演。王老認準了林繼凡:像這樣既標致又聰明的小花臉,將來肯定有出息。王傳淞當時已60多歲,還活躍在舞台上,他開始教林繼凡學醜行的很規範的程式。經過20多年的學藝,林繼凡終成正果。

"昆曲名醜王傳淞和我坐茶館時說過,優秀演員一出場就能使九龍口(表演中心區)顯得充實起來。如今,他的弟子林繼凡朝九龍口走來,還沒有走到就以其生動的表演充實了九龍口。我愛看這位演員的表演藝術……"1982年5月1日,林繼凡在南京演出《遊殿》(飾法聰),著名美學理論家王朝聞看後極為興奮,連夜走訪林繼凡,並通宵達旦地寫下了一篇5000字的戲評,贊揚林繼凡把法聰這個年輕和尚刻畫得入情入理、新意盎然。

同年5月,76歲高齡的王傳淞決定破例收林繼凡為徒。于是,在王老教過的很多學生中,林繼凡成了他唯一的入室弟子。在拜師會上,王傳淞語重心長:"希望你在今後的藝術道路上,依然要像過去那樣,不要學我王傳淞,而是學我王傳淞怎麽去演劇中人。"林繼凡始終遵循王老師這種創造人物的方法,一個戲一個戲地琢磨,然後把它化為自己的東西。身懷絕藝的老藝術家傾囊相授《十五貫》、《遊殿》、《議劍》等20多出傳統昆劇,林繼凡一一繼承了下來,並有不少戲進一步完善和發展。回憶那段師生情緣,林繼凡說:"這是我的幸福,終身受益。"

"醜"到極致便是"美"

就像他塑造的角色"法聰"一樣聰明的林繼凡,除了向老師學習以外,還善于吸收其他藝術門類的表現方法。從小就經常被祖父帶到書場去聽書,進戲校又初學評彈,業餘時間除了畫畫,林繼凡多年來最大的愛好便是聽書,使他深諳評彈藝術的淵博。他深知:昆曲和評彈本來就相通。為了把評彈中的"活口"融入昆曲醜角的表演中,林繼凡就經常向評話大師金聲伯討教,金先生則熱心地為他的角色塑造和表演出了不少好點子。

《十五貫》裏的婁阿鼠,《長生殿》中的高力士、酒保,《水滸記》中的張三郎,《蘆林》中的姜詩,《狗洞》中的假狀元,瘋僧濟顛,奸臣阮大鋮……在舞台上演了四十年醜角的林繼凡,為觀眾創造的卻是美,追求的是審美情趣的最大化。他所扮演的角色或機敏,或靈巧,或正直,或詼諧,或奸詐,或貪婪,無不出色。觀眾都說:"林繼凡演的醜戲,隻隻好;塑造的人物,個個活。"其中,他的代表劇目、享譽劇壇的"醜"戲―――《遊殿》、《活捉》、《蘆林》、《醉皂》、《議劍》等,以脫俗的氣質和精到的"筆墨"廣受歡迎。究其因,既與他長期在王傳淞老師指點下得其韻味有關;又與他長期從張辛稼先生習畫有關;更與他註重修養,探求藝理有關。

除了戲曲圈內人,很多書畫家對林繼凡演的戲很感興趣,認為他的戲有底蘊,有意境。林繼凡自己覺得,他演的戲在章法和調度上的變動,尤其是意境的創造,具有中國畫寫意、空靈的手法。他對中國畫非常有研究,在書法繪畫上頗有造詣,他的作品還被收入"中國當代書畫名家精品系列",製作成郵政明信片發行。林繼凡懂得:戲曲和傳統繪畫有著必然的聯系。他記得張辛稼老師常跟他論畫理,講濃淡幹濕、遠近虛實如何畫在一張宣紙上;還說舞台實際就是一張宣紙,關鍵就看演員如何去"著墨"。告訴他:畫講"惜墨如金"、"計白當黑",表演也要講"經濟"。

個人觀念

作為一名優秀的戲曲演員,林繼凡追求的不光是戲曲藝術本身,而是大美術的觀念,是一切審美的、視覺的藝術。他始終牢記業師王傳淞的教誨,不死學硬搬技藝,而是註重傳神,講究"神韻",在藝術上不斷創新,做到"動靜皆戲"。他還註重修養,鑽研藝理,執著地耕耘在他那小小的畫室。但他畫畫絕不僅僅停留在修身養性的層面上,而是將繪畫中悟到的理念運用在他的舞台表演中。在他看來,戲曲就如同把畫筆延伸至舞台上,是流動的畫面。長期以來,在他的表演和繪畫中,始終滲透著對中國美學思想的追求,這也是他不論從事什麽都能夠取得成功的原因所在。

身為蘇州人,與發源于家鄉的藝術長相廝守了一輩子,林繼凡深愛昆曲,也深愛蘇州,他最大的心願是為蘇州的昆曲事業做點什麽。十年前,林繼凡就到過蘇州藝校,為當年"蘇昆班"學生、如今的"小蘭花"們授藝;十年後的今天,蘇州文化部門又把他請回來了。這一次,他把家也搬回了蘇州,他說從此要在故土扎根了。為了蘇州昆曲的未來,林繼凡正全身心地投入"昆曲班"的教學工作,薪火相傳的課堂成了他藝術人生新的舞台。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