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立衡

林立衡

林豆豆,本名林立衡,又稱林豆豆,1944年生于延安,是林彪葉群夫婦唯一的女兒。六歲時曾跟隨父親林彪莫斯科養病。由于家庭因素,她尊重父親而厭惡母親。文革期間擔任《空軍報副總編

  • 中文名稱
    林立衡
  • 出生地
  • 民    族
  • 國    籍
    中國
  • 父    親
  • 職    業
  • 母親
    葉群
  • 別名
    林豆豆

個人履歷

1962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6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71年9月13日凌晨林彪一行人在溫都爾汗墜落,機毀人亡。林立衡接受審查,被迫交代林彪書贈書中“笑一笑十年少”、“天馬行空”的涵義,審查期間曾服用安眠葯自殺未遂。後來她寫信給毛澤東求助,1974年7月31日,毛澤東批示解除了對林立衡的審查。林立衡當時頭發少了一半,牙齒掉了六顆。接著跟男友張清霖​結婚,並在鄭州一家汽車廠工作。後來又到中國社會科學院工作。1989年參與發起了一個名為“中國現代文化學會”的機構,後來在這個學會下面設立一個企業文化專業委員會和一個口述歷史專業委員會。目前從事餐飲事業。

林立衡林立衡

人物生平

解除關押審查

“九·一三”事件後,林立衡和男友張清霖先後都被帶到當時的政治局駐地北京玉泉山,作一般關押審查。1974年3月,隨著“批林批孔”運動的興起,林立衡被“四人幫”定性為“林彪留下的釘子”。她頂不住“四人幫”的惡意攻擊,曾超量服用安眠葯自殺,被人發現後送空軍醫院救活。後來,她鬥膽向毛主席寫信。1974年7 月31日,毛澤東下達批示:“解除對林立衡的監護,允許她和張清霖來往。”根據毛主席的批示,空軍政治部領導找她和張清霖談話,同意他倆結婚,同時下放河南開封農場勞動。

河南生活

1974年8月2日,空政幹部部派人 陪同林立衡夫婦到河南開封。 在開封農場,他倆早起晚睡,養雞喂豬,還種了15畝地。1975年10月,鄧小平主持中央政治局工作 後決定讓林立衡夫婦作轉業處理。11月,他倆又作為轉業軍人分配在河南鄭州汽車製造廠工作,張清霖在廠職工醫院任外科醫生,林立衡任齒輪分廠革委會副主任。後來,林立衡把丈夫的 兩個侄女從湖南老家調到了廠裏,一個在車間當工人,一個復習功課報考大學。兩個侄女一來,小家庭立刻充 滿了生機。工廠對林立衡一家還是挺照顧的,看她家“人丁興旺”了,便讓他們搬進了單門獨居的平房去住, 大大小小共蓋了5間,還專門蓋了一間洗手間,盛夏時節,每天還可淋浴。

林立衡林立衡

1976年5月,“反擊右傾翻案風”開始,林立衡被認為是“右傾翻案風”刮到鄭州來的,被罷掉革委會副主 任,下放車間當工人。

1979年元旦,當時的河南省領導段君毅胡立教,曾請林立衡夫婦吃過一頓飯、轉告說鄧大姐、胡耀邦都很 關心他們,有事可以寫信。

1985年,一位頗孚眾望的老同志向中組部表達了自己的意見:“林立衡身體不好 ,她的親屬都在北京,應該讓她回到親人身邊。”

北京生活

1987年,林立衡調回北京,在中國社會科學院工作,直到 2002年退休;張清霖調到北京衛生部門工作。調回北京前夕的1987年8月的一個中午,林立衡獨自搭乘客車回到 湖北省黃岡縣林家大灣,獨自徘徊在林彪舊居前,林立衡對林家大灣的山川草木感到既陌生又神秘。每經過一 個與林家有關的景物和地段,她都要默默地站一會兒,看一會兒,似乎在辨認歷史的物證,又似乎將故裏的一 草一木加深印象。在鄉親們的道別下,她披著暮色,默默地依依離去,獨自乘車返回了河南鄭州。回到北京以後,他們的生活十分安逸,為不引人註意,林立衡改名為路漫。

林立衡林立衡

2002年,林立衡在北京開辦了一家叫“黃鶴大酒樓”的酒樓,自任酒樓的董事長兼總經理,轟動一時,吸引 海內外大批食客到這家酒樓,一睹當年的“帥府千金”、原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報》副總編的風採。因而酒樓開張後,既沒有大做廣告,也沒在媒體炒作,一開張生意就很紅火。其實,當時是林立衡家鄉湖北省黃岡市出資在北京創辦這家酒樓,聘請林立衡出任董事長兼總經理。

2009年,中國抗日紀念館迎來了一批客人,開國將帥子女80多人齊聚為祖國母親祝賀生日,林立衡也出席了活動,這是她最近一次公開亮相。

生活近況

林立衡剛剛從中國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退休。“在社科院搞口述歷史,我是最早的發起人之一。”趁著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期中國大陸“文化熱”的餘緒,她于 1989年參與發起了一個名為“中國現代文化學會”的機構,後來張羅著在這個學會下面搞起一個企業文化專業委員會和一個口述歷史專業委員會。“這個‘中國現代文化學會’下面還有一個一個研究會,像胡適研究會、聞一多研究會、陳獨秀研究會……喔,最後這個‘陳獨秀研究會’被砍了──為什麽被砍?說他們給陳獨秀‘翻案’唄。陳獨秀研究會有一千多會員呢,經費也是我設法去找的,但是這個課題涉及當前政治。”

林立衡的口述歷史項目,參與的人有文化界的,也有政界、軍界的,“但是現在我們還沒有那麽大的實力,所以都與大專院校合作,像揚州大學,上海大學,北京的一些院校。還有當代史研究所的一些人,以個人名義參加。”官方沒有撥一分錢,她設法去找資金支持,主要是搞學術討論,搞培訓,推動成立新學科。記者問:你們口述歷史的成果通過什麽方式問世呢?“還是得找出版社啊。”談到出版,看來是林立衡花心思最多的一個環節,可費了一番周折,但看來總算有點眉目,能一勞永逸地解決他們口述歷史成果的出路問題了:“北京有家出版社非常熱心,提出你們不要再找別家了,我們全出。我們就給他報了幾個選題:台灣第一家族,張國燾手槍隊長,李爾重……”

林立衡林立衡

據不久前上北京探望過林立衡的人介紹:立衡現在的情況較好,住在單位宿舍的6樓,身體很不好, 頭發、牙齒掉了不少,顯得有些蒼老,張清霖身體還可以,立衡不願別人認出她們…… 。2014年11月1日,為紀念古田會議召開85周年、紅軍開始長征70周年和中國工農紅軍東路軍攻漳戰役83周年,中國工農紅軍東路軍後代座談會,林彪之女林豆豆(林立衡)公開露面。林豆豆在即席發言中提出充分尊重歷史事實,對歷史事件應加緊挖掘、整理的建議。

人物成就

林立衡,曾擔任過《空軍報》副總編。

人物關系

落選“駙馬”娶李氏女

41年前,在遼寧省文聯從事美術創作的英俊小生劉偉欽,由于某種機緣,成為副統帥林彪之女林豆豆選“駙馬”的對象之一,最終又因為林豆豆對他沒有感覺而落選。這使他得以逃過後來那場滅頂之災。躲過大劫,風浪依舊。“九·一三”事件後,劉偉欽也被收審,因為他無緣于林豆豆之後,又娶了林彪集團“四大金剛”之一李作鵬的女兒。劉偉欽夫婦如今稱得上家資不菲了。他們同于1979年結束長達8年的審查下放生活,轉業回到沈陽。劉被安置在沈河區文化館,他太太李大征則到了沈河區第四門診部,一家4口住在15平方米的小平房。迫于生計,1980年劉偉欽停薪留職,擺攤賣起了對聯。

林立衡林立衡

做小買賣當時尚屬低賤營生。一開始,李大征有點兒抹不開面子,沒好意思跟著劉偉欽出去拋頭露面。以後私營經濟蔚然風起,他們的生意也越做越大。上世紀90年代初,中國的萬元戶尚屬稀有,但他們在沈陽已經買了別墅

“為什麽小草能從石頭底下鑽出來?你要是平平淡淡,也可能就被踩死了,沒生命力了。反倒是重壓之下想方設法找個空兒往外擠。”李大征說。當年一家人離散,在301醫院上班的她被打發去了山西小山溝裏的野戰醫院,際遇陡變,她的生存信念反而很明確:“凡是有人活的地方,我就能活”。

我們仍然屬于這個黨

在賺錢上,“四大金剛”之一黃永勝的長子黃春光同樣出色。1976年他轉業到地方,先後在幾個國營工廠工作。上世紀80年代他在北京做貿易公司,憑借著父輩和同學輩的人際網路,生意做得紅紅火火。最多的時候他名下有4台車子,同學請客吃飯全是他掏腰包,一年掙個百十來萬不在話下。黃、劉等人現在都已經在家安心養老。和他們一樣,黃、吳、李、邱的第二代,已大多退休。第三代中很多人成為跨國公司的高級白領,有人全家已移民出國。隻是自從父親劃入另冊,當子女的名譽也被打上了標記,在某類戲謔語境中,他們被視為“黑二代”個體。黃春光不接受“黑二代”的稱號。“那些貪官的後代,才是真正的‘黑二代’。我們這批人,有幾個在利用改革開放去腐敗的?我不能說沒有,絕不多。”黃春光坐直身子,不無激動,“我們可不認為我們是‘黑二代’啊,我認為我是共產黨的基石;我們仍然屬于這個黨。”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