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岫

林岫

書法是一個黑白分明的美的世界”,這是對書法美的高度概括。美的世界產生美感,而美感是一個特殊的感情狀態,一方面反映了人的感情狀態的豐富性,另一方面也說明作為美感本源的客觀存在事物之屬性特征的豐富性。客觀存在事物美的屬性,不看其物質性,而在其物象,即在于客觀存在事物的形象性。一切都是具體的,形象的,直觀的,理性張力作為基礎,起點、靈魂隱蔽其間,因此,美、美感才具有既朦朧又清晰,既模糊又鮮明,既可視又可見,時時處處能把握到,又說不清楚的特點。而藝術家——美的使者,才在這既艱難苦澀,又饒有趣味的事業中奮力跋涉著。宇宙間的事物各有各的美,而藝術家更偏好對他們進行不自覺的有意加工。所有藝術修養者,都能“自從一雨花零落,卻愛微風草動搖”。林岫的書法以行草為主要表現對象,她多遍臨寫《書譜》中黃庭堅、王鐸、米芾的行草,汲取古人的營養。她臨帖註意趣、理、勢,對照原帖,在思考中欣賞,在欣賞中臨寫,在臨寫中有所“悟”。她對帖的“勢”,有較高的體會和研究。
  • 中文名
    林岫
  • 性別
  • 民族
    漢族
  • 出生時間
    1945年
  • 畢業院校
    南開大學

基本資料

圖片

姓名:林岫

生卒:1945年生

描述:林岫,字蘋中、如意,號紫竹居士、頤陽書屋主人。

林岫林岫

籍貫:浙江紹興人

個人概述

1945年生,浙江紹興人。1967年畢業于南開大學中文系。著名詩人、書法家。中國新聞學院古典文學系教授、中國書法家協會副主席、書法教育委員會主任等。

書法作品書法作品

著作

《古文體知識及詩詞創作》、《文學概論與藝術概說》(合作)、《古文寫作》、《詩文散論》、《林岫漢俳詩選》等。主編過《中外文化辭典》(副主編)、《當代中日著名女書法家

.. 書畫作品書畫作品

作品精選》、《漢俳首選集》、《當代書壇名家精品與技法》等。學術論文入選“1995漢城國際書法藝術學術大會”、“1996年短詩文學國際研討會”(泰國)、“第16屆世界詩人大會-詩歌文學研討會”(日本)等。多次應邀赴日本、韓國、新加坡等國以及港澳台進行書法交流及講學活動。自1993年起在中央電視台《中國風-詩書畫壇》欄目中擔任嘉賓主講。其書法擅做草書,亦涉各體,大都書寫自作詩詞題跋。作品除參加國內重大書法展覽外,還參加日本、韓國等國際書法等重大國際展覽。

把心聲揮灑在黑白分明的世界

記著名女書法家林岫

書畫作品書畫作品

當眾多的書法達人們仍不斷地在宣紙上抄錄著古人的詩詞時,著名的女書法家林岫在其書法作品中經常書寫的卻是自己創作的詩詞。她認為,在書法這片黑白分明的世界裏,應有自己的心聲。這位四十七歲的女書法家兼詩人常常是在詩詞創作之餘,興猶未盡之際奮筆揮毫,並據當時的心境和詩詞的內容,選用合意的書體和風格。因此,她在書體和詩詞最佳結合形式的創作中,形成了自己獨特的藝術風格。作為書法家,林岫擔任著中國書法家協會常務理事的職務;她的書法作品氣韻駘蕩,筆墨秀逸,曾在全國書法大賽上獲得過一等獎,並在《當代中國著名書法家作品精選》和《中日百家作品集》中佔有一席之地。而作為詩人,她共創作了三千首詩詞,已發表過五百餘首。中國著名佛學家、書法家兼詩人趙樸初讀了林岫的詩作後贊道:“很有詩才,實屬難得。”他認為,林岫的詩是自然流出,沒有作的痕跡。雖然已年近半百,但她看上去遠比實際年齡要年輕得多。她中等身材,豐滿合度,一雙微含笑意的大眼睛裏透著女性所特有的聰慧,舉止言談略帶出男子般的豪爽與灑脫。每當這位中國新聞學院副教授在課堂上講授中國古典文學和詩詞時,學生們便會為她那生動的講解和淵博的學識所吸引。一位已畢業的學生說:“我們在大學時沒少逃課,但從不錯過林老師的課,因為她講的課很有見地,我們都愛聽。”

書法作品書法作品

一位與她共事多年的老教授對她的評論是:“她很有學問,而且為人非常隨和。”

然而,隻有她自己最清楚,她在詩、書和學問方面有今天這樣的成就是經過了數十年的磨練和等待後才獲得的。

林岫于一九四五年出生在浙江紹興,五歲時就在外公的指導下學習書法。她七歲時開始學習詩詞作法。由于不感興趣,常將字寫到桌上、牆上、甚至鄰居家小孩的臉上。真正研習書法開始于中學時代。 一九六二年,她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天津南開大學中文系,很快脫穎而出,成了這個系的高才生。然而一九六八年當她畢業時,正遇上了災難性的“文化革命”,她被列為“需要進行思想改造的學生”而被分配到內蒙大興安嶺的一個林場,當上了中國歷史上少有的女伐木工人。

上山伐木其艱苦的程度可想而知,往往會把一個強壯的男人累垮。而林岫卻和林場的七十八條男子漢一起整整幹了七年,幹得和他們一樣出色。

然而比別人更出色的是,林岫在這七年中從末放棄書法練習和對古典文學的研究,並不斷寫詩作賦以抒發自己內心的感受。

她說:“在那個是非顛倒的年代,我第一次真切感到書法是最能抒發性情的靈物。我愛書法,因為它是個黑白分明的美的世界。”從此她便把書法和詩詞創作作為一生為之奮鬥的事業。 為了進一步促進中日兩國之間婦女書法的交流,林岫主編了《當代中日著名女書法家作品精選》。她著的《中日婦女書法古今談》一文,其筆貫古今,儼然是一篇中日婦女書法的發展簡史。此書薈萃了中日兩國書壇的五十四名著名女書法家的近百件佳作。

林岫說:“中日兩國女書法家攜手並進的友好交往,必定為後世留下深遠的影響。”

著名書法家林岫印象

今年“十一”前,我有幸拜會了全國著名女書法家林岫老師。一見面,林老師表現得非常高興,談及書法,她把她的字給我看:四壁牆上大都是她的作

..

品。我一看感覺很好,十分瀟灑,十分靈動,十分文靜,不像是女書法家之手跡,稱得上“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我對滿壁翰墨肅然起敬。

林岫老師,中等身材,紅潤的臉上有一雙會說話的眼睛,炯炯有神,顯得端庄大方。雖是花甲,看上去卻像中年一般。我把剛出版的《李太平根隸張遷碑》請林老師指教。林老師翻著說,很有特點,寫這種字的人很少。她翻到劉炳森為我題的字時,我說我是劉炳森的學生。她說炳森字好,人更好,隻是走得太早了。當她翻到《醒世箴言錄》時,讀了幾條,覺得很有意思,並提出其中幾條的修改意見:“不如這樣寫更好。”我很贊同。我又把我的一幅隸書和水墨畫神犬圖送給林老師指教。林老師說專門畫狗的人很少,你畫得很好,隸書我也很少看過這種寫法,很有個性。

我又接過林老師的作品集《林岫詩書》,仔細翻閱,細細品味,行草、行楷創作的詩詞,還有詩書畫合壁,令我贊嘆不已。

1991年,我從日本東京歸來後,一個日本朋友給我寄來一本精裝的趙樸初題寫的《當代中日著名女書法家作品精選》。這本書是林岫主編的,其中的作者都是當今書壇的名家女將,她的作品也入選其中。林岫為此書傾註心血,撰文《中日婦女書法古今談》,洋洋萬言,贊美了中日婦女古今的書法創作和參與社會活動的主題意識,謳歌了當今婦女書法家社會地位的改變和她們參與社會的能力,以及藝術上的成就。她的作品“高瞻遠矚”和跋語更令我十分陶醉。其實我早就註意到這位女書法家了,七十年代後期,我從我的書友奚乃安那裏得知林岫的書法十分漂亮,而且詩詞歌賦無所不精。想不到今又在京城相見,一睹林老師的風採,聆聽她親切的教誨。于是我拿起筆來,寫出內心對林老師人品、書品及藝術創作方面的感受。

在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哲學思想的指導下,林岫對書法藝術的審美特點,書法美的性質和形態,書法美和現實美的關系,書法美與詩詞歌賦的關系,做了深刻的研究,形成了自己獨特的書法美學觀,這對推動中國書法自覺走向藝術道路具有重要的意義。

林岫說:“我愛書法,因為它是一個黑白分明的美的世界。書寫心聲,用點線抒發文學情感乃平生一大快事。”

好一個“書法是一個黑白分明的美的世界”,這是對書法美的高度概括。美的世界產生美感,而美感是一個特殊的感情狀態,一方面反映了人的感情狀態的豐富性,另一方面也說明作為美感本源的客觀存在事物之屬性特征的豐富性。客觀存在事物美的屬性,不看其物質性,而在其物象,即在于客觀存在事物的形象性。一切都是具體的,形象的,直觀的,理性張力作為基礎,起點、靈魂隱蔽其間,因此,美、美感才具有既朦朧又清晰,既模糊又鮮明,既可視又可見,時時處處能把握到,又說不清楚的特點。而藝術家——美的使者,才在這既艱難苦澀,又饒有趣味的事業中奮力跋涉著。宇宙間的事物各有各的美,而藝術家更偏好對他們進行不自覺的有意加工。所有藝術修養者,都能“自從一雨花零落,卻愛微風草動搖”。

林岫老師從南開大學畢業後就分配到大興安嶺林區勞動,一幹就是8年。8年的林海雪原生活磨難使她變得更加堅強。她在床頭貼上“自強不息”四字以自勉。那皚皚白雪,那萬木林叢,那藍藍的天,青青的水,自然給林岫心靈增添很多美感。她白天和大家一起幹活。晚上,借著月光,聽著松濤,在宣紙上耕耘。在美感問題上,林岫從探討書法美、自然美的特徵入手,把書法的藝術軟體與美學的規律性統一起來,用美學原理指導研究書法的特殊現象,展示了書法創作中源與流的關系,開啟了書法藝術聯系社會的通道。林區勞動生活之後,她到北京一家刊物當副主編,貪婪地精讀《書譜》,多遍臨寫智永的《千字文》、黃庭堅的《松風帖》,汲取傳統營養。生活的磨練,社會的實踐,辛勤的耕耘,豐富的閱歷,使她找到了無窮無盡的美的源泉,因此林岫的書法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大膽創新,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處。她的書法風格端庄大氣,高雅秀麗。詩作魂,書作骨,詩書合壁,在中國書壇佔有極重要的位置。

林岫的書法以行草為主要表現對象,她多遍臨寫《書譜》中黃庭堅、王鐸米芾的行草,汲取古人的營養。她臨帖註意趣、理、勢,對照原帖,在思考中欣賞,在欣賞中臨寫,在臨寫中有所“悟”。她對帖的“勢”,有較高的體會和研究。林岫的行草,有六勢之美:

1、快勢:行草之中速度較快,筆畫與筆畫之間有牽連,有動感,猶如“飛流直下三千尺”。

書法作品書法作品

2、騰勢:筆畫振作,結構飛揚,如天馬行空,昂首向上。

3、傾勢:上大下小,上重下輕,而大小輕重又不失宜,如危岩欲墜而不墜,而有“蓋世”之氣,大王之風。

4、擁勢:字有中心筆,外有中心字,擁向中心,調和全局。猶萬馬回旋,眾山欲東或微風漣漪,芙蓉出水。

5、絕勢:筆斷意連,有時一行之間幾字一段,段段絕,又段段連,或如“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或如“懸崖百丈有驚心,忽見奇峰又突起”。

6、借勢:偏旁之間互借,上下互連,斜借正,正借斜,俯借仰之類,佳人倚修竹,就有一種人與物之互相借勢之美。

林岫的六勢之美,基本上囊括了書法中筆、力、墨、意四種因素的作用,展示了自己的書法風貌。林岫六勢的千變萬化,是書法的無限豐富性、多彩性的表現,她所表現出的字魂體魄,庄重和諧,會“使觀賞者之眼手以至于心理都跟著活動起來,有時振奮,有時沉著,有時飄逸,有時凝重,有時寬舒,有時嚴謹,有時成長了一般人的驚人的氣魄和無窮的威力。”

再如林岫詩書一體,行草一爐:“林家風格他家無”。如林岫90年參加中日婦女書法大展時之作“高瞻遠矚”四個

大字,用筆老辣、雄渾、變化萬千。“高瞻”二字的下半部分,皆有“口”字,但兩個口字的寫法不同,形態各異;“遠”字的“走”旁,一掃傳統的下勢,反而向上行草,給人以醒目新鮮之感,落款“越中林岫書”,大度秀麗、自然祥和,看後給人以振奮向上之感。

藝術的創造,是一種艱苦的勞動,是一種獨立的思考,是一種耐得寂寞的拼搏,是一種艱難的締造和超越。林岫說,她希望自己每幅作品的誕生,都是一次艱苦的創造,“雖說洵非易事,但是可以努力。”林岫近幾年展出的行草作品中所展現的情趣和風格,都是令人振奮的。我在河南“國際書展”中看到林岫所書的李白自譴詩後感到,她在充分理解李白飄逸曠達、徜徉自在的意境之後,以草書任意揮灑,翰墨淋漓,渾然天成。日本前外相大來佐武郎十分欣賞這幅作品,並托《人民日報》駐日本記者輾轉求書,喜愛之情可見一斑。林岫的作品大都以行草出現在世人面前,篆隸偶然為之,其隸書《甲子初夏遊日本浜名湖公園歸來遇雨》條幅,就吸取了“張遷”碑的沉雄,“禮器”碑的秀麗,“曹全”碑的雍容,三碑合一,熔為一爐,又有自家風貌。林岫的楷書,端庄秀麗,嫻靜中見動趣,規矩內有新意。魏碑中她偏愛《張玄墓志》、《張猛龍碑》、《元顯雋墓志》,對《張玄墓志》尤為喜歡,深入研究,吸其精華,營養自己。林岫的書法藝術成功的另一個原因就是她的詩書互補,她的書法作品大都是書寫自己所作詩詞,這在書法家當中並不多見。她是全國中華詩詞學會理事。一九八七年夏天,她在承德與著名作家姚雪垠偶然相遇,姚老師說:“聽說您的詩詞寫得很好,請以我的名字作幅對聯如何?”林岫稍加思索,一幅對仗工整立意新穎的對聯脫口而出:“山是青峰猶帶雪,雲如滄海更無垠”。姚老師拍手叫絕。

..

書法作為一門獨特的藝術,有特定的藝術特征和藝術表現方式,因而通過法則的形式,使其藝術表現形式規範化,以保證其藝術特征得以充分發揮和體現是書法藝術發展的根本因素。因此林岫非常重視書法創作的法度和技法、筆法。為了掌握技法、筆法,她下了許多功夫,掌握楷行草的基本書寫方法。但林岫在大量、長期的臨帖過程中意識到,創造性的藝術表現是美的,模式化的表現則是不美的。因此臨帖,學習古人之技法,都具有兩重性,既能使表現形態規範化從而具有普遍意義形式,同時又以法則傳統之不可更移性使形態表現模式化,從而阻止藝術創造性發展。作為書法家,林岫很早就意識到這一點,她體會到,每臨一帖,有其益,也有其害;從一師,面授有益,也受其約束。應當學七拋三,多學多似以克服之,這就是說臨帖進入帖的境界和古人的法理之中,通曉古人是怎樣創造著美的書法形象,使自己掌握他人技法、技巧,從而再現出近似他人的創造的美的形象。這種新的藝術特色——特殊的藝術表現形式,就是自己的書法風格,構建新的法度意義,是一種新的審美法則。林岫的書法就是這樣走過來的。林岫論王獻之書法詩雲:“非行非草自開門,神壓伯英誰與論?若步家風隨逸少,泥舟何處覓真魂。”

林岫揚帆看海,如痴如醉。“四壁雲煙圍似帳,蘸空階,點點凄涼雨”、“縱有雞聲誰耐舞,怕年年,詩卷飢難煮”、“也曾憔悴斜陽問天涯,林屏凍硯,吟魂堪礪”、“眾裏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林岫卻在燈火闌珊處”這就是林岫,一位書山勇士,藝海弄潮兒。她說:“在書海中泛舟,有搏擊,也有歡樂,那是認識和進取的搏擊,那是創造和超越的歡樂。”

個人語錄

我愛書法,因為它是一個黑白分明的美的世界。書寫心聲,用點線抒發文學情感,乃平生一事。

林岫林岫

在書海中泛舟,有搏擊,也有歡樂。那是認識和進取的搏擊,那是創造和超越的歡樂。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