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夫

林冠夫

林冠夫,男,(1936.12―),紅樓夢所研究員。浙江永嘉人。1962年畢業于復旦大學中文系,同年考取該校中文系研究生,1965年畢業。曾先後在中國影協、國務院文化組等單位工作,1975年調本院。

  • 中文名稱
    林冠夫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浙江永嘉
  • 出生日期
    1936.12
  • 職業
    紅樓夢所研究員
  • 畢業院校
    復旦大學
  • 主要成就
    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重點項目《紅樓夢研究史》副主編
  • 代表作品
    《紅樓夢縱橫談》等

簡介

林冠夫林冠夫

林冠夫 (1936.12―),紅樓夢所研究員。浙江永嘉人。1962年畢業于復旦大學中文系,同年考取該校中文系研究生,1965年畢業。曾先後在中國影協、國務院文化組等單位工作,1975年調本院。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長期致力于中國古典文學,特別是紅學的研究。這期間,完成了數部專著以及若幹有影響的論文。70年代初開始研究紅樓夢版本,曾參加《紅樓夢》新版本的校勘、定稿等工作,並有數篇關于新版本論文發表。此外,多次被邀請參加國內和國際的紅樓夢學術研討會,並有論文發表。

主要成果

林冠夫林冠夫

專著有《紅樓夢縱橫談》(26萬字),1985年廣西人民出版社出版;與人合著《唐宋律詩選講》(10萬字),1982年中國少年兒童出版社出版。發表論文及其他文章數萬字,主要有:《論王府本與戚序本》,發表于《文藝研究》1979年第2期;《讀楊本》,發表于《紅樓夢研究集刊》第2期;《論王府本》,發表于《紅樓夢學刊》1981年第1期;《唐傳奇叢考》,發表于《北方論叢》1980年第1期;《古典文學與電影》,發表于《電影文化》1980年第3期;《會心》,發表于《文藝報》1984年第1期。主編《藝術大獎瓊林》(80萬字)和《中國文言小說集萃》(260萬字)。此外,提任院重點科研項目《紅樓夢研究史》副主編。

行為魅力

林冠夫林冠夫

1、淡薄文章。

林冠夫詩明白如話,不事雕飾,有返樸歸真之美。如晚年懷念故鄉楠溪之作:

闊別家鄉四十年,長依北鬥望南天。

異鄉縱有佳風日,心系楠溪一水邊。

林冠夫小品文字平淡素雅,有朝花夕拾之意境。——曾有著作《溪山話本——林冠夫小品文集》。收作者文25篇,主要敘述作者幼時在家鄉永嘉經歷的人與事,從最初命意到成篇,前後十多年,是作者在古代文學研究的空隙中陸續完成的。作者寫人的善良、厚道和同情心,更寫人間的真善美。按他自己說:"不像散文,更不是小說,與時人的鴻文巨製不同,各篇都相當于中國畫中的小品"。

2、聲腔的無所謂。

林冠夫浙江永嘉昆陽鄉林山村人,受家鄉方言影響,說話習慣用兒化韻。如:"我要索面湯"曰"我要索面湯兒";"那時候我有些稿費"曰"那時候我有些稿費兒";"不把出版社欠錢當會事"曰"不把出版社欠錢當會事兒"——因為有這樣的發音特點,本來的語義被淡化,顯得輕描淡寫、漫不經心。

3、愛"瘋丫頭"。

周汝昌傾心史湘雲(見周汝昌部分),林冠夫亦愛慕這丫頭。他說:"對于<紅樓夢>人物,不少讀者最為喜愛的不是女主角林黛玉,更不是博得榮國府上下一片贊揚的薛寶釵,而是頗有一點名士派頭的史湘雲"。他曾經為某大學做有關《紅樓夢》講座,台下有同學問他:如果你從"金陵十二釵"中選一個人做妻子,你會選擇誰。林冠夫毫不猶豫地說:"史湘雲!"

4、名士風度。

林冠夫晚年級別很高,官拜"中國藝術研究院《紅樓夢》研究所所長"、"中國紅學會會長"。但他生性恬淡,全然體味不到哼哈的意趣。事無大小全交他人料理,自家則沈浸醲鬱,含英咀華。他說:"我從來沒有接受上任過,我僅是研究《紅樓夢》的,那是管飯的"。有人直言他像魯迅。他說"不像,不像,魯迅先生是大思想家、文學家,我怎麽敢像他呀!隻是有人說我像聞一多先生,一臉的胡子拉碴。"意思是說自己像聞一多不拘小節,視富貴如浮雲。

林冠夫的學生陳曉萍說,初聞林冠夫先生"是在未識林先生時。聽前一屆進修班的朋友說最喜歡上林先生的課,林先生上的課特別有意思,進門即拱手道:'兄弟我......'因而我想像中的林先生應是一襲長袍,活脫脫古代一個儒生形象。開學第一堂課林先生即如朋友所言'兄弟我......',隻是未著長衫,戴副眼鏡,著襯衫長褲,未開口已有笑意,儼然是名士風範"。

林冠夫的同窗陳繼達說:"他是一個地道的老夫子,對生活不講究,不修邊幅,他一心鑽在紅學和古詩詞的研究上"。

5、學問了得。

林冠夫有一朋友叫張紹文,字畫多次出國展覽,有收藏價值。于是經常被索宇者包圍。一次他與林冠夫出席學術會議上。通常,這些書法家都有個小本子——抄錄一些古代詩詞或格言警句,以便及時取用。張紹文也有一個,不巧那天忘了隨身攜帶,在包圍圈中,感到有點難以招架。這時林冠夫出來為他解圍,張紹文寫,林冠夫念,其容易竟像吃完飯用手抹抹嘴一樣。

中國戲曲學院院長周育德是說,"林冠夫的學術功底了得。"

林冠夫忘其肝膽,遺其耳目,遠離紅塵中的是非。有其詩為證:

遠巷雞聲逐曉風,蕭齋寂寂一燈紅。

殘編漫理初長夜,身在葛天古國中。

6、真名士難風流。

林冠夫曾自撰一聯是:" 一椽鬥室,臨窗亦能賞人間南來北往;半簏殘書,閉戶聊可供燈下西抹東塗。"

紅學因緣

林冠夫林冠夫

林冠夫以紅學顯耀,潘毓環曾著眼其名諱與故鄉在林山村的事實,擬一藏名聯以美他。道是:

林中古月照賢人盛世受冠冕,

山裏農家出大師紅樓迎夫子。

但林冠夫自己卻以"誤入紅樓"標榜。他的學生兼摯友明瓚,江蘇篆刻家谷芒,溫州篆刻家張索都曾為他刻閒章一枚:"誤入紅樓"。

林冠夫出生在楠溪的昆陽林山,那是個山清水秀的小山村,家父懂文識字,藏有不少的書籍,有《三國演義》、《水滸傳》等,他五歲上學,十來歲時開始讀。那時家人是不允許讀《紅樓夢》的,他偷偷地讀,可年少學淺怎麽也啃不下,不知書中所雲。1966年,林冠夫從復旦畢業後,正值"文革",被分配到全國文聯,接著就到河北"五·七"幹校勞動了。幾年之後回來,到文化部藝術局。他覺得自己是個搞業務的人,不能沒有專業,恰好這時文化部成立了《紅樓夢》校註組,于是就參加了進來。于此歷時7年,最後與馮其庸成了校勘稿的定稿人。

林冠夫是劉大傑的研究生,上世紀六十年代,在否定古代文化的社會思潮下,鍾愛《紅樓夢》的劉大傑寫信給主管文化的周揚。說,"對李白、杜甫等古典文學的否定,我也沒有辦法,但對《紅樓夢》請手下留情,否則我個人是很痛苦的。" 劉大傑的話對他震動很大,使他更懂得《紅樓夢》的價值,從此開始重視《紅樓夢》。

林冠夫與王朝聞有段特殊的文字緣。在團泊窪"五·七"幹校期間,後期一小段時日急風暴雨的鬥爭稍見和緩,管理者每天破口大罵的例行訓話,稍有收斂。當時王朝聞與他同在勞動組,天天在獨流減河大堤上勞動。每當中間休息時候,找個背風處坐下來,兩手攏在老棉襖的袖管裏,各自懷抱鐵杴,悄悄談《紅樓夢》。這時王朝聞正開始寫《論鳳姐》。後來,他們都回到中國藝術研究院。王朝聞成了他頂頭上司的頂頭上司。也許是還記得在大堤邊談"紅"的日子,在盛暑時節,王朝聞為他《紅樓夢縱橫談》寫序,且鼓勵有加,並提到一個他自己在研究和寫作中沒有意識到的問題。

紅學成就

林冠夫林冠夫

林冠夫與著名寓言作家葉永烈是中學同學,受葉永烈的影響,中學時林冠夫就曾發表寓言作品。為滿足少年朋友讀《紅樓夢》的需要,從簡約二字著眼,林冠夫以忠實原著的精神,甚至近似曹雪芹的文筆改寫此書。全書有注解,故事經刪節後編成六十五回,插圖為著名畫家戴敦邦繪。

此外,林冠夫有三部重要著作-《〈紅樓夢〉版本論》、《紅樓夢縱橫談》、《紅樓詩話》。

《〈紅樓夢〉版本論》涉及大量版本資料,相關配圖一百餘幅,任何對《紅樓夢》感興趣的讀者,都能在這本書中成長知識,了解紅學研究背後被掩蓋的諸多真相。是學習文獻、版本知識,鑒別《紅樓夢》撲朔迷離版本的重要而權威的著作。

《紅樓夢縱橫談》曾經引起過"爭鳴"。其對紅學的研究和欣賞是多側面的,涉及作者的生平和家世,版本差異,思想、藝術特色,各種人物個性,續書或原著的影響等。王朝聞說,"我雖唯讀到其中一小部分,這一小部分給我的印象,是著者不隻熟悉這部小說,也比較熟悉傳統的詩詞。這種主觀條件的特殊性,給他的論斷提供了獨特的論據。"

《紅樓詩話》分為上、中、下三編,上編論與曹雪芹交結者唱和酬答之詩,如張宜泉、敦誠、敦敏等;中編論曹雪芹以小說作者身份,為《紅樓夢》人物量身製作的詩詞;下編論後人對《紅樓夢》的吟詠,並特闢專章講述了後世女性的詠紅詩。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