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本清張

松本清張

松本清張(1909~1992)日本推理小說作家。代表作有《點與線》、《隔牆有眼》、《零的焦點》、《日本的黑霧》、《女人的代價》、《惡棍》、《砂器》、《謀殺情人的畫家》。多次獲各種文藝獎,是大器晚成的作家典型。于1992年8月因肝癌逝世,享年82歲。

其作品的特點是用推理的方法,探索追究犯罪的社會根源,揭露社會的矛盾和惡習,反映人們潛在矛盾和苦惱。他的創作打破了早年日本偵探小說界本格派變格派的固定模式,開創了社會派推理小說領域。

與柯南道爾、阿加莎克裏斯蒂並稱世界推理小說三巨匠。與江戶川亂步橫溝正史並為"日本推理文壇三大高峰"。其間孕育出的優秀作家和作品不勝枚舉,其影響力也一直持續至今。森村誠一夏樹靜子東野圭吾、宮部美雪等等,無一不是師承松本清張,宮部美雪甚至自稱為"松本清張的女兒"。

  • 中文名稱
    松本清張
  • 外文名稱
    松本清張(まつもと せいちょう)
  • 出生地
    日本北九州
  • 信    仰
  • 逝世日期
    1992年8月4日
  • 民    族
    大和族
  • 國    籍
  • 代表作品
    《點與線》、《隔牆有眼》、《零的焦點》、《日本的黑霧》
  • 職    業
    推理小說作家
  • 出生日期
    1909年
  • 獲得獎項

人物生平

松本清張(1909年12月21日-1992年8月4日)日本著名的推理小說作家。其作品的特點是用推理的方法,探索追究犯罪的社會根源,揭露社會的矛盾和惡習,反映人們潛在矛盾和苦惱。他的創作打破了早年日本偵探小說界本格派和變格派的固定模式,開創了社會派推理小說領域。

松本清張

出生于 北九州小倉市的一個商販家庭。由于家境貧寒,幼而失學,從13歲起被迫輟學謀生,當過街頭小販、學徒,也做過朝日新聞社駐小倉的西部本社廣告製圖工。1943年應征入伍,被驅往朝鮮當衛生兵,戰後遣送回國,到報社復職。在戰後初期日本經濟蕭條的情況下,他為了養活七口之家,不得不奔波于關西和九州之間,批發笤帚。他在文學回憶錄《半生記》(1966)中,感人地描繪了這段辛酸的往事。松本清張長期受歧視受屈辱的生活,為他的思想發展提供了真實的社會和心理依據。他的《某〈小倉日記〉傳》(1952)、《菊花枕》(1953)《斷碑》(1954)等等,都是通過逆境中人物的生活道路和失敗命運來展示時代和社會生活的。 松本清張于1955年以《埋伏》一書躋身于推理小說作家隊伍,他以權與法、善與惡、罪與罰等社會問題為題材、披露了日本社會的黑暗,就反映生活的深度和廣度而言,比起歷來的刑事偵破小說表現出難能可貴的拓展與超越。他的《點與線》(1957)、《隔牆有眼》(1957),間世後深受讀者歡迎。代表作有《點與線》、《隔牆有眼》、《零的焦點》、《日本的黑霧》、《女人的代價》、《惡棍》、《砂器》、《謀殺情人的畫家》。不追求離奇驚險,而以推理剖析犯罪動機,揭示社會黑幕,有一定社會意義。由于其作品的獨特風格,1963年被推選為日本推理小說理事長,並譽為“推理小說的清張時代”。另著有歷史小說、 科幻小說、現代小說多部,多次獲各種文藝獎,是大器晚成的作家典型。

松本清張

于1992年8月因肝癌逝世,享年82歲。

創作生涯

松本清張生于福岡縣的一個貧苦家庭,他本來有兩個姐姐,因家貧而夭折,他成了家中唯一的孩子。他唯讀到國小畢業,就到一家電器公司當徒工,後來又去印刷廠當石版繪圖的學徒。他在28歲那年進入《朝日新聞》福岡分社當記件工,後來又在廣告部搞設計。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被征召伍,派到朝鮮去打仗,戰後回到九州的《朝日新聞》社工作。此時他正好40歲,還未發表過一篇作品。

松本清張

隻受過國小教育的松本清張十分好學,他在做工謀生期間,讀了大量文學作品,其中以陀思妥耶夫斯基與高爾基的作品對他影響最大,他從兩位著名作家描寫底層勞動人民生活的作品中獲得啓發,並激發了創作欲。

1950年,《朝日周刊》舉辦了“百萬人小說”征文比賽,第一名可獲30萬日元的獎金。這筆可觀的獎金對養活8口之家的松本清張是一種誘惑。他當時連墨水與紙也買不起,就用鉛筆在一本紙質很差的本子上寫小說。這篇作題名為《西鄉鈔票》,結果獲得三等獎,獲得了10萬日元獎金。據評審事後透露,該小說原可獲一等獎,因為作者是報社職工,才改為三等獎。盡管如此,這對初入文壇的松本清張來說,可是一個大喜訊。小說寫一個人力車夫和一個官員的小老婆私通,那個官員在官場為非作歹,利用通貨膨脹以飽私囊。這篇小說以言情為經,以黑幕為緯,反映了日本社會的畸形發展,顯示了松本清張現實主義的文風。

《西鄉鈔票》的獲獎,給松本清張帶來極大的鼓勵與振奮。

他雖然已經不年輕了,但心情之激動仿佛少年人。他從此專心寫作,盡管環境很差,他與父母、妻子與5個孩子一家9口住在一間小屋內。到了夏天,蚊子猖獗,妻子與5個孩子睡一個蚊帳,父母睡一個蚊帳,松本清張白天寫作,晚上不顧辛勞,伏在昏暗的燈下一邊寫文章,一邊用扇子趕蚊子,這種艱苦的環境鍛煉了他的毅力與自強不息的信心。1952年,松本清張又寫出一篇《小倉日記》的故事》,投寄給《三田文學》雜志,得到著名作家木木高大郎的賞識,獲得第28屆“芥川獎”。“芥川獎”是日本文壇的文學新人獎,43歲的松本清張以文學新人嶄露頭角,給他日後的寫作生活帶來了希望和聲譽。

日本偵探小說先後經歷了翻譯、模仿、改寫歐美偵探小說的過程,從而誕生了“本格派”與“變格派”的日本傳統的偵探小說,對此江戶川亂步與橫溝正史是功不可沒的,但是,日本早期偵探小說在日本文學史上的地位並不高,在創作的立意上沒有新的突破,在內容與形式上也因襲歐美偵探小說模式。在這時,開一代風氣之先的松本清張登台亮相了,他給傳統的偵探小說註入了新鮮的血液,成為了日本社會派推理小說的開山鼻祖。

木木高太郎年長松本清張12歲,但他當時已是“本格派”的代表作家之一。他讀了松本清張的幾篇小說後,就認定松本清張是個可造之材。木木高太郎知道松本清張已經不年輕了,就催促他趕快到東京來謀生,並為他創造了寫作條件。在木木高太郎的鼓勵下,松本清張以寫作為生命,先後在《文藝春秋》上發表了《戰國權謀》、《菊花枕》等多篇小說。當時松本清張為了寫作,孤身一人來東京,思鄉之情與牽掛家中妻兒的心情,使他有所觸動,並根據自己讀偵探小說的感受,寫出了推理小說《點與線》,《點與線》的橫空出世開創了社會派推理小說的先河,當即獲得好評。這是他創作的第一篇推理小說,也是日本推理小說史上的一個突破、後被評為世界十大偵探推理小說佳作之一。

從1956年起,松本清張一方面從事歷史小說創作,寫出了《秀賴走路》、《陰謀將軍》、《佐渡流人行》;另一方面他又繼續創作推理小說,如《場》、《殺意》、《共犯》、《顏》等作品。《顏》曾在《旅》雜志上連載一年,深受讀者歡迎,並獲得日本偵探作家俱樂部頒發的大獎。

松本清張

由此可見,松本清張的文學創作,最初是以純文學作品開始的。當時日本純文學雜志不多,松本清張為了脫穎而出,經常去向文壇名人請教,他帶了自己的習作去拜訪井上靖,想請井上靖把稿子推薦給一流出版社,但井上靖態度冷漠,對這位文學新人很瞧不起。松本清張在成為日本的推理小說大師之後,曾在文章中回憶這段經歷,在字裏行間流露出他的不平與憤慨。但松本清張在木本高太郎的扶植下,經過刻苦的努力,終于寫出了《隔牆有眼》,並引起出版界的註目。《點與線》與《隔牆有眼》的發表,是日本文壇推理小說的劃時代的開始,從此誕生了日本的社會派推理小說。因為是松本清張第一個給日本的推理小說賦予了社會批判的現實主義的內容,由此使推理小說既有可讀,又有深刻的社會意義。

松本清張是一個唯讀過國小而大器晚成的多產作家。他40歲前,過著壓抑的貧困生活,他寫過一本自傳《半生記》,將40年貧窮辛酸的生活描寫得淋漓盡致,讓人讀了流淚;40歲以後,松本清張的文學才華得到了挖掘和開發,他先後寫出了《波塔》。《默獸的路》、《深層海流》、《霧之旗》、《黃色風土》、《女人的代價》、《私奔》《死亡的流行色》、《紐》、《潛在的殺意》、《龜子旅館的凶宅》、《謀殺情人的畫家》、《額與齒》等等,作品多達200餘篇。除了寫推理小說,他還寫了報告文學《日本的黑霧》、《昭和史發掘》,並從事古代疑案資料的研究,著有《古代疑史》、《遊史疑考》等學術專著。此外,松本清張還是一個美術鑒賞家,盡管他唯讀到國小畢業,但依靠自學外語,能講一口流利的英語,在文學藝術領域中顯示了他的多才多藝。根據他的小說改編成電影的《砂器》轟動日本,也風靡世界影壇。1963年,松本清張接替江戶川亂步擔任日本推理小說作家協會理事長。他在晚年總結了自己的寫作經驗,他說:“作家不是特別的存在,而是普通的市民,若有特權思想,豈不自尋末路?”正因為他親身經歷了40年艱苦的磨練,在他的作品中特別同情小人物。他在成名以後常常回憶過去的生活,他這樣寫道:“那些夢,幾乎都是貧窮時代或軍隊時代的夢啊。沒有米了,明天拿什麽給家人吃呢?在朝鮮的兵營裏,思念著家人怎樣生活而坐立不安……早晨醒來,渾身都是冷汗。”這種時代與生活的烙印,使他的創作呈現出一種“庶民”,不僅在思想上代表了日本的平民文學,而且他力求自己作品接近庶民,即為普通老百姓而寫。與江戶川亂步、橫溝正史相比,松本清張的文風更加平易近人,通俗流暢,從而為各個階層的讀者所喜愛。

松本清張

有人曾認為松本清張是純文學小說家,後來變成一個推理小說家,對此大為惋惜,然而,松本清張自有自己的觀點,他認為純文學的讀者面太窄,隻有學者才去研究它。無論是純文學,還是通俗文學,最後認定它的價值,必須經過廣大讀者的檢驗,正因如此,松本清張的作品才擁有廣大的讀者,成為繼柯南道爾。阿加莎·克裏斯蒂之後的第三位偵探小說大師。

1992年8月社會派推理小說一代宗師因肝癌逝世,享年82歲。

松本清張

創作風格

綜述

在松本清張之前,日本已出現了不少偵探小說家,除了以江戶川亂步為首的“本格派”和以橫溝正史為首的“變格派”之外,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的初期,日本曾出現了由大坪砂男、香山遊、島圍一男、高木彬光、山田鳳太郎五人組成的“戰後派五雄”,五人中以高木彬光的成就最引人註目。他們與江戶川亂步、橫溝正史、木木高大郎、角田喜久雄相繼發表偵探小說,形成了日本文壇偵探小說空前繁榮的局面。

以他們的作品而論,已經開始脫出歐美偵探小說的案臼,並正在形成日本偵探小說的特色。他們都堅持以邏輯推理來破案,並觸及到生活各個側面。但是,他們在文風上過于壓抑,在情節上追求離奇,在主題上開拓不深,在人物塑造上偏重于虛構的成份。因此,一直到松本清張的社會派推理小說的崛起才掀起第二次日本偵探小說的高潮。松本清張的創作風格標新立異,主要表現在以下四個方面:

樹立社會派推理小說的大旗

松本清張樹起了社會派推理小說的大旗,通過他的作品全方位地描述了日本社會的矛盾沖突,把批判的鋒芒直接指向高層的統治集團。《波浪上的塔》揭露政府官員與財界巨頭相互勾結,貪贓枉法;《霧之旗》揭開了日本法律界貌似公正無私的面具,對日本法律作了無情的鞭撻;《黃色風上》抨擊了日本軍界的狼狽為奸,欺壓貧民;《蕭瑟樹海》暴露了日本教育界的爾虞我詐,黑幕重重;《深層海流》則把矛頭直接指向政府內閣的假公濟私、荒淫無恥。在反映社會面的廣度上,松本清張的作品也有了新的視角。江戶川亂步小說的背景大多以城市為中心;橫溝正史則擴大到農村,但追捕凶犯的過程,大多局限于某個城市、某個縣。松本清張的《點與線》第一次把偵探場景無限擴大,南到九州,北到北海道。江戶川亂步、橫溝正史批判的對象隻是某個犯罪集團或某個上層人物,但松本清張則把矛頭直指日本高層的統治集團。用尋找犯罪的線索把日本統治集團與黑社會集團勾結聯合犯罪作了深層次的剖析。松本清張還公開宣稱“文學即暴露”,他以自己的作品證明了自己不僅是一個有強烈社會責任感的作家,而且是一個敢于說真話的作家。讀他的作品讓人們認識人生百態和日本社會的本質,因此社會派推理小說成為一本精彩迭起的日本國情教科書。

松本清張

歌頌同情社會底層的小人物

松本清張熱情歌頌社會底層的“小人物”,並同情他們的不幸遭遇,為他們的命運而抗爭。在松本清張的小說中,沒有伺定的某個大偵探,沒有福爾摩斯、波洛,也沒有明智小五郎。金田一耕助。他把偵探寫成普通的刑警,把犯罪案件與生活瑣事聯系在一起。在《確證》一篇中,商行小職員大庭章二格憂鬱,妻子多惠子熱情開朗。丈夫懷疑妻子有私情,幾次故意突然返家偵察,但一無所獲。後來他為了取證,居然自己去紅燈區嫖妓,得了病,然後傳染給多惠子,又無故懷疑自己的同事片侖。但事實並非如此,而是多惠子知道丈夫章二喜歡吃肉,為此被肉店老板誘騙而失身,這個善良的女人因染上病而終被肉店老板所殺。這個故事情節非常簡單,但意外的結局卻啓示人們:格是造成悲劇的一個原因。另一篇《單身女子公寓》寫某公司打字員服部和子住在簡陋的單身公寓中,她在洗澡時踩到了一具女屍,被害人是村瀨妙子。通過一連串的調查,查到了一個包著紅頭巾的人可能是凶犯,此人是男人還是女人?又進一步查證,從中了解到這些處于社會底層女子的不同心態。凶手是一個變態的老姑娘傈宮多加子,因為她已經老了,對年輕女孩獲得眾多年輕男子的追求,非常嫉妒,從而走上犯罪之路。這個故事也從人物的格去剖析犯罪現象,引起人們的深思。《盜賣賽馬情報的女人》寫日本商會社長米村重一郎發覺自己的賽馬情報被人竊聽了,他懷疑是自己的女秘書星野花江,他派僱員八田英吉去調查。八田英吉為了完成任務,去追求那個貌不出眾的老姑娘星野花江,這次意外的愛情使格古怪的星野花江變得溫柔起來。但這樣的愛情是沒有基礎的,當八田英吉想離開星野花江時,星野花江便要索還借給他的錢。八田英吉貪財生邪心,動了殺機,但最終落入法網。這個故事中的凶手與被害者均是小人物,揭示了為金錢的愛情是人生的一個悲劇。《龜子旅館的凶宅》寫山井善太郎是個收藏狂,他熱衷于收藏大賓館中的小擺件,如煙缸、匙子、酒杯等,這種戀物解使他意外見到了一起殺人案。一個頭發花白、頗有身份的男人在狂奔中死于心髒病。山井善太郎因偷了一個小球狀的植物根被警方逮捕。警方發現那種植物是一種慢毒葯。凶手正是那個年輕漂亮的女人英子,她與廚師合謀殺死了丈夫,奪取了財產,最後終于受到法律製裁。這三篇小說都是以小人物的生活瑣事為主要內容的,案件的發生仿佛在我們的生活中,松本清張在《點與線》一書中,則進一步揭示了小人物還是社會的犧牲品與替罪羊。橫行不法的貪污犯石田司條反而升了大官,依然飛黃騰達。同時,此書“那四分鍾的空白”也成為了推理史上的經典。這種結局正是社會派現實主義手法的可貴之處,它與日本傳統的偵探小說追求離奇古怪情節和嚴重脫離現實生活的風格截然不同,賦予了推理小說揭示社會尖銳矛盾的功能和顯示了深造的思想內容。

文風樸實無華平易近人

松本清張創造了樸實無華、平易近人的文風。在江戶川亂步與橫溝正史的小說中,常有故弄玄虛的情節和詭秘莫測的場面;明智小五郎在探案中常常來去無蹤,突然逃遁;金田耕一助則異想天開,有飛來之筆的描述;但松本清張寫人寫物,都有很有據,讀來真實可信。他以城市、鄉村、名山、溫泉、海灘、懸崖為背景,—一交代清楚。看他的推理小說,如讀遊記,有詳盡細膩的風土人情、氣候環境以及名勝古跡的描述,連交通情況、行車時間都很精確。在《點與線》一書中,火車、飛機的時刻表都達到完全真實的地步,並成為破案的關鍵線索。可見他寫作的態度是十分嚴謹的。松本清張的文字並不花哨,因為他為普通讀者而寫作,力求文字的曉暢通俗,如《女人階梯》、《女人的代價》不僅敘述平實,寫人物的心理活動,也入木三分。在推理小說家中,數他與森村誠一的英語最好,但他在作品中從不炫耀自己,40年來勤勤懇懇寫作,追求一種為老百姓所能接受的文風。從故事的內容到文風,都顯示了雅俗共賞的藝術風格。

松本清張

極高的藝術趣味

松本清張的推理小說有極高的藝術趣味。無論是偵探小說,還是推理小說,都必不可少地要涉及凶殺案,都強調作品的懸念與可讀。但是松本清張的作品沒有血腥味,他不以恐怖的故事和離奇的情節來吸引讀者,而以深刻的社會背景與尖銳的矛盾沖突來組織故事,這也是他的創新之處。他寫了很多畸形的男女關系,但沒有的描述,交代兩關系既細膩又點到為止。他把推理小說寫得詩意盎然,以優美的文筆來描寫人物的心理活動,挖掘他們困惑的原因,即使是凶手,也著重揭示他們犯罪的動機與痛苦的掙扎,從而加深了主題的深刻和社會意義。讀松本清張的作品,是一種藝術享受。

主要作品

《點與線》、《聲》、《殺意》、《共犯》、《顏》、《隔牆有眼》、《霧之旗》、《黃色風土》、《球形荒野》、《女人階梯》、《證詞》、《女人的代價》、《深層海流》、《波浪上的塔》、《私奔》、《死亡的流行色》、《紐》、《潛在的殺意》、《龜子旅館的凶宅》、《謀殺情人的畫家》、《額與齒》、《蕭瑟樹海》、《確證》、《單身女子公寓》、《盜賣賽馬情報的女人》、《禮遇資格》、《一個潘潘女郎之死》、《難言之隱》、《宿仇》、《失去的愛》、《影子作家》、《火的記憶》、《愛的同謀》、《囚犯大叛逃》、《罪行的拋物線》、《潛隱的劍道》、《高雅的姐弟倆》、《買盆栽的女人》、《白衣魔影》、《湖底的光芒》、《神秘的仙龍湖》、《惡棍》、《酒吧世界》(又名:黑皮革手冊)、《復仇女》、《淡裝的男人》、《歪斜的影印》、《玫瑰旅遊團》、《蒼涼夜色》、《高速公路上的血案》、《阿姆斯特丹運河謀殺案》、《湖畔陰影》、《鄉村醫生》、《跟蹤》、《反射》、《獸道》、《藍色描點》、《壞人們》、《一個背叛日本的日本人》(日文名:球形の荒野)

松本清張

獲得獎項

1951年 - 『西郷札』周刊朝日「百萬人の小說」入選。

1952年 - 『或る『小倉日記』伝』獲第28回芥川獎。

1956年 - 『顏』獲第10回日本偵探作家俱樂部獎。

1959年 - 『小說帝銀事件』獲第16回文藝春秋読者賞。

1966年 - 『昭和史発掘』『花氷』『逃亡』獲第1回吉川英治文學賞、『砂漠の塩』で第5回婦人公論読者賞。

1970年 - 『日本の黒い霧』『深層海流』『現代官僚論』獲日本ジャーナリスト會議賞、『昭和史発掘』獲第18回菊池寛賞。

1971年 - 『留守宅の事件』獲第3回小說現代ゴールデン読者賞(昭和46年上半期)。

1978年 - 「放送文化の向上に功績があった」獲第29回NHK放送文化賞。

1990年 - 「社會派推理小說の創始、現代史発掘など多年にわたる幅広い作家活動」獲1989年度朝日賞。

小說一覽

眼之壁《眼の壁》(1958年、光文社) 蒼白的描點(又譯《藍色描點》)《蒼い描點》(1959年、光文社) 零的焦點《ゼロの焦點》(1959年、カッパ・ノベルス) 天城山奇案《天城越え》(1959年11月、‘サンデー毎日’特別號) 黒色樹海《黒い樹海》(1960年、講談社) 黒色畫集《黒い畫集》(1960年、カッパ・ノベルス) 浪花上的燈塔(又譯《波之塔》)《波の塔》(1960年、カッパ・ノベルス) 歪曲的復寫《歪んだ復寫》(1961年、新潮社) 霧之旗《霧の旗》(1961年、中央公論社) 黑影地帶《影の地帯》(1961年、カッパ・ノベルス) 黃色的風土(1961年、講談社) 考える葉(1961年、角川書店) 砂之器(又譯《砂器》)《砂の器》(1961年、カッパ・ノベルス) 壞人們《わるいやつら》(1961年、新潮社) 黑色福音《黒い福音》(1961年、中央公論社) 高校殺人事件(1961年、カッパ・ノベルス) 風的視線(1962年、カッパ・ノベルス) 不安之演奏(1962年、ポケット文春) 連環(1962年、講談社) 落差(1963年、文藝春秋) 神と野獣の日(1963年、カッパ・ノベルス) 火縄(1963年、講談社) 野獸之道《けものみち》(1964年、新潮社) 絢爛たる流離(1964年、中央公論社) 花実のない森(1964年、カッパ・ノベルス) 北方詩人(1964年、中央公論社) 草の陰刻(1965年、講談社) 溺谷(1966年、新潮社) 蒼ざめた禮服(1966年、カッパ・ノベルス) 半生記《半生札記》(1966年、河出書房新社) 花冰(1966年、講談社) 荒漠之鹽(1967年、中央公論社) 二重葉脈(1967年、カッパ・ノベルス) D之復合(1968年、カッパ・ノベルス) 中央流沙(1968年、河出書房新社) 火與汐(1968年、文藝春秋) 小說東京帝國大學(1969年、新潮社) 內海之輪《內海の輪》(1969年、カッパ・ノベルス) 分離的時間(1969年、カッパ・ノベルス)人間水域(1970年、ノンブック) 強き蟻(1971年、文藝春秋) 喪失的儀禮(1972年、新潮社) 風的氣息(1974年、朝日新聞社) 火之路(1975年、文藝春秋) 黒色回廊(1976年、文藝春秋) 渡された場面(1976年、新潮社) 象征的設計(1976年、文藝春秋) 棲息分布(1977年、講談社) 屈折的回路(1977年、文藝春秋) 黑點漩渦《渦》(1977年、日本経済新聞社) 風紋(1978年、講談社) 空城(1978年、文藝春秋) 水之肌膚(1978年、新潮社) 天才女畫家《天才畫の女》(1979年、新潮社) 白與黒之革命(1979年、文藝春秋) 黑皮記事本(又譯《黑色筆記》《黑色皮革手冊》)《黒革の手帖》(1980年、新潮社) 十萬分之一偶然(1981年、文藝春秋) 夜光的階梯(又譯《女人階梯》)(1981年、新潮社) 殺人行おくのほそ道(1982年、講談社ノベルス) 死亡的発送(1982年、カドカワ・ノベルズ) 湖底的光芒(1983年、講談社ノベルス) 彩色的河流《彩り河》(1983年、文藝春秋) 迷走地図(1983年、新潮社) 翳った旋舞(1984年、カドカワノベルズ) 被塗亂的書《塗られた本》(1984年、講談社ノベルス) 網(1984年、光文社文庫) 熱手帕《熱い絹》(1985年、講談社) 霧中會議(1987年、文藝春秋) 黑色的天空《黒い空》(1988年、朝日新聞社) 紅色冰河期(1989年、新潮社) 一九五二年日航機墜毀事件(1992年、角川書店) 犯罪的報復(1992年、角川書店) 隠花的平原(1993年、新潮社) 神之紛亂之心(1997

相關信息

根據松本清張小說改編的影視作品

電影:《零的焦點》(廣末涼子、久我美子主演)《波浪上的塔》(有馬稻子主演)《砂器》(丹波哲郎、加藤剛主演)《壞人們》(松坂慶子主演)《跨越天城山》(1983年版 田中裕子主演 、1998年版 田中美佐子主演)《霧之旗》(山口百惠、三國連太郎主演)《惡棍》(豐川悅司主演)《指》2006(主演: 後藤真希高岡早紀)《市長之死》(反町隆史、倍賞美津子主演)

電視劇:《砂器》(中居正廣、渡邊謙主演)《壞人們》(米倉涼子主演)《黑色皮革手冊》(米倉涼子主演) 《野獸之道》(米倉涼子主演)《點與線》(日劇SP)(北野武主演)《嫌疑》(SP)(田村正和主演)黑色奔流(sp)(船越英一郎主演)《驛路》(sp)(役所広司主演)《夜光的階梯》(藤木直人主演)波之塔(SP) (小泉孝太郎、麻生佑未主演) 《中央流沙》(SP)(和央佑嘉、石黒賢 主演)《火與汐》(SP)(寺尾聰 山本耕史主演)《顏》(sp)(谷原章介原田夏希)《藍色描點》(SP)(菊川憐田邊誠一主演)《霧之旗》(SP)(市川海老蔵 相武紗季主演)《書道教授》(SP)(船越英一郎 杉本彩主演)《球形的荒野》(SP) (田村正和 江口洋介主演)《被塗亂的書》(SP)(沢口靖子勝村政信)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