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岡洋右

松岡洋右

松岡洋右(まつおか ようすけ、,1880年(明治13年)3月4日-1946年(昭和21年)6月27日)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夜日本有代表性的外交官。人送外號五萬言先生。滿蒙是日本的生命線是他的口頭禪,日本退出國際聯盟,日德意三國同盟的締結,日蘇中立條約的締結等都有他的身影,戰敗後,作為甲級戰犯遠東國際軍事審判的公審中病死。

  • 中文名稱
    松岡洋右
  • 外文名稱
    まつおか ようすけ
  • 國籍
    日本
  • 民族
    大和民族
  • 出生地
    日本山口縣
  • 出生日期
    1880年3月4日
  • 逝世日期
    1946年4月27日
  • 職業
    日本政治家
  • 定罪
    甲級戰犯
  • 名族
    大和名族

人物簡介

松崗洋右,1900年畢業于美國俄勒岡大學,從1904年起進入日本外務省,歷任日本駐中國、美國等國外交官,松崗洋右“九一八”事變前多次擔任日本駐中國領事,竭力鼓吹滿蒙是日本的生命線,日本確保和死守滿蒙生命線當然是天經地義、無可非議的,為日本侵華大造輿論。“九一八”事變後作為日本駐國際聯盟的首席代表,為日本入侵中國東北辯護,1940年擔任日本外相,參與締結德國、義大利和日本的三國同謀。 1945年,日本投降後,他作為甲級戰犯接受審判,1946年病死。

人物生平

松岡洋右1880年出生于日本山口縣,這裏被稱為產生日本右翼政治家的地方。松岡洋右11歲時因家庭破產而在美國學習生活了10多年。1898年他進入俄勒岡大學學習。1902年畢業後,回國參加了外交官考試,因成績優異而被外務省錄用。從這時起,松岡洋右活躍在日本外交領域。 從1904年起到1921年,他在中國任職,被稱為“大陸派”外交官。1904年松岡洋右作為領事官候補被派到上海。日俄戰爭後,日本迫切需要了解中國的外交人員,于是他又被派到中國東北。這時,日本已經通過條約從俄國手中獲得了旅順、大連,設立了關東都督府,松岡洋右擔任關東都督府的外事課長,專門與中國打交道。

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後,日本外相後藤新平強烈主張向西伯利亞出兵,松岡洋右也是積極回響者,被稱為“大陸派”外交官。但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日本外交界主張對英美協調外交一派佔據了主流地位,松岡洋右就在1921年退出外務省。

從1921年到1934年,是松岡洋右活動的重要時期,在這一時期,他被當作日本的“外交英雄”。退出外務省的松岡洋右得到當時為日本陸軍大將,也是其同鄉的田中義一的推薦,一個月後就進入了“南滿洲鐵道株式會社”(“滿鐵”)———日本對東北進行控製與經營的國家代理機關。

當時的“滿鐵”總裁山本條太郎對松岡洋右極為欣賞與信任,1927年,松岡洋右成為“滿鐵”的副總裁。在這期間,“滿鐵”製定了野心勃勃的鐵路建設計畫,準備通過鐵路控製中國東北,推進日本已經確立的大陸政策。

田中內閣下台後,松岡洋右辭去在“滿鐵”的職務,回國致力于政治活動,成為“政友會”議員。他繼續推進在中國東北的活動,大力呼吁“滿蒙生命線”,而猛烈批評主張與歐美各國進行“協調外交”的幣原外相,主張強硬外交,鼓吹用武力解決滿蒙問題。

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日本用武力佔領中國東北,並扶植了偽“滿洲國”傀儡政權。由于中國政府的申訴,國際聯盟在日內瓦召開臨時會議。松岡洋右明知日本的侵略行徑會遭到國際輿論的批評,但還是同意擔任日本代表團的首席代表。他在會議上強詞奪理地與各國代表辯論,竭力為日本的立場辯護,聲稱日本是在“維護日俄戰爭中犧牲10萬英靈換來的在中國滿洲的利益”,仍然在鼓吹他的“滿蒙生命線”的理論。

退出國聯

在國聯討論中,日本遭到了孤立。1933年通過決議的時候,在全部43個國家中,有42個國家承認中國對中國東北的主權,認為日本的佔領是不當的。隻有日本投票贊成自己的行動。表決後,松岡洋右登上主席台發表聲明稱,日本方面不能接受會議通過的決議,後來又宣布退出國聯。 然而,在1933年4月松岡洋右回國的時候,他卻被當作國民英雄,報紙稱松岡像凱旋的將軍一樣受到了日本國民的狂熱歡迎。可見,松岡洋右對把日本推向侵略戰爭的道路,成為戰爭策源地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德意三國

所謂的“松岡外交”時期。對日本來說,松岡洋右的最大“功績”是在日本與德國、義大利的三國防共協定的基礎上,大力推動建立了日、德、意三國軸心。 松岡洋右從日內瓦回國後不久,再次回到“滿鐵”,這次則擔任總裁。在原有政策基礎上,松岡又積極配合日本對全中國擴張的計畫。他對外交仍念念不忘,對“妥協外交”極為不滿,聲稱應將外務省敕任官以上的官員全部解職。

這一時期,希特勒的納粹德國也脫離國聯,于是,在國際上採取孤立政策的日本與德國迅速接近。1936年11月,日德締結以蘇聯為對象的防共協定。德國以蘇聯為假想敵,日本也認為蘇聯是巨大的威脅。1937年,義大利參加,成為日德意防共協定。

1940年7月,近衛內閣邀松岡洋右擔任外務大臣。松岡洋右提出必須對外交政策有決策權,得到了近衛的認可。松岡洋右提出:“首先應當強化與德國、義大利的關系,努力避免與美國的無益的沖突。但是在美國以武力幹涉的情況下,必須要斷然排除。”他還認為在蘇德訂立條約的情況下,主張把蘇聯拉入三國聯盟,以4國的力量與美國對抗。

大使公使

為了排除異己,松岡洋右更換了40名大使與公使,清洗了外務省中的親美英派,為進行三國聯盟打下基礎。9月27日,日德意三國同盟簽字。松岡洋右在東京招待德國與義大利大使及日本政府要人,舉行盛大的慶祝會。第二年3月,松岡洋右訪問德國柏林,專門拜訪希特勒。同時,他竭力提倡“大東亞共榮圈”的理論,把日本的外交政策與日本法西斯的對外擴張政策緊密地結合起來。而從1940年起擔任日本外相的這段時間,他被稱為推行“我行我素”的獨立外交的外相。 此後,松岡洋右還訪問莫斯科,與蘇聯締結中立條約,妄圖實現其三國聯盟取得蘇聯協助的幻想。在近衛內閣總辭職後,松岡洋右還留下來,繼續與美國談判。

松岡洋右的外交活動方式所強調的所謂“大動作”,在日本軍國主義分子看來是“奔放”、“雄偉”的,但其實是把日本推向戰爭之路的罪魁禍首。因此在日本戰敗後,1945年11月,他被宣布為第二批戰犯嫌疑而逮捕。1946年5月3日,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審判開始,松岡洋右因肺結核病情嚴重而未出庭,6月27日病死,被免于審判。

外交之手

在遠東國際軍事法庭的審判中,在被作為戰犯而逮捕的人裏面,有一人自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就竭力推動日本走上新的戰爭道路,自始至終參與了日本對中國與亞洲的侵略,並促使日本與德國義大利結盟。可是,此人在被起訴後僅一個月就死在了醫院裏,從而逃避了正義的審判。這個戰犯就是多年擔任日本外相的松岡洋右。

松岡洋右松岡洋右

外務經歷

松岡洋右1880年出生于日本山口縣,這裏被稱為產生日本右翼政治家的地方。松岡洋右11歲時因家庭破產而在美國學習生活了10多年。1898年他進入俄勒岡大學學習。1902年畢業後,回國參加了外交官考試,因成績優異而被外務省錄用。從這時起,松岡洋右活躍在日本外交領域,其活動大致可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從1904年起到1921年,他在中國任職,被稱為“大陸派”外交官。1904年松岡洋右作為領事官候補被派到上海。日俄戰爭後,日本迫切需要了解中國的外交人員,于是他又被派到中國東北。這時,日本已經通過條約從俄國手中獲得了旅順大連,設立了關東都督府,松岡洋右擔任關東都督府的外事課長,專門與中國打交道。

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後,日本外相後藤新平強烈主張向西伯利亞出兵,松岡洋右也是積極回響者,被稱為“大陸派”外交官。但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日本外交界主張對英美協調外交一派佔據了主流地位,松岡洋右就在1921年退出外務省。

國會議員

第二階段,從1921年到1934年,是松岡洋右活動的重要時期,在這一時期,他被當作日本的“外交英雄”。退出外務省的松岡洋右得到當時為日本陸軍大將,也是其同鄉的田中義一的推薦,一個月後就進入了“南滿洲鐵道株式會社”(“滿鐵”)———日本對東北進行控製與經營的國家代理機關。 當時的“滿鐵”總裁山本條太郎對松岡洋右極為欣賞與信任,1927年,松岡洋右成為“滿鐵”的副總裁。在這期間,“滿鐵”製定了野心勃勃的鐵路建設計畫,準備通過鐵路控製中國東北,推進日本已經確立的大陸政策。

田中內閣下台後,松岡洋右辭去在“滿鐵”的職務,回國致力于政治活動,成為“政友會”議員。他繼續推進在中國東北的活動,大力呼吁“滿蒙生命線”,而猛烈批評主張與歐美各國進行“協調外交”的幣原外相,主張強硬外交,鼓吹用武力解決滿蒙問題。

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日本用武力佔領中國東北,並扶植了偽“滿洲國”傀儡政權。由于中國政府的申訴,國際聯盟在日內瓦召開臨時會議。松岡洋右明知日本的侵略行徑會遭到國際輿論的批評,但還是同意擔任日本代表團的首席代表。他在會議上強詞奪理地與各國代表辯論,竭力為日本的立場辯護,聲稱日本是在“維護日俄戰爭中犧牲10萬英靈換來的在中國滿洲的利益”,仍然在鼓吹他的“滿蒙生命線”的理論。

英雄歡迎

在國聯討論中,日本遭到了孤立。1933年通過決議的時候,在全部43個國家中,有42個國家承認中國對中國東北的主權,認為日本的佔領是不當的。隻有日本投票贊成自己的行動。表決後,松岡洋右登上主席台發表聲明稱,日本方面不能接受會議通過的決議,後來又宣布退出國聯。 然而,在1933年4月松岡洋右回國的時候,他卻被當作國民英雄,報紙稱松岡像凱旋的將軍一樣受到了日本國民的狂熱歡迎。可見,松岡洋右對把日本推向侵略戰爭的道路,成為戰爭策源地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三國軸心

​第三階段,所謂的“松岡外交”時期。對日本來說,松岡洋右的最大“功績”是在日本與德國義大利的三國防共協定的基礎上,大力推動建立了日、德、意三國軸心。 松岡洋右從日內瓦回國後不久,再次回到“滿鐵”,這次則擔任總裁。在原有政策基礎上,松岡又積極配合日本對全中國擴張的計畫。他對外交仍念念不忘,對“妥協外交”極為不滿,聲稱應將外務省敕任官以上的官員全部解職。

這一時期,希特勒的納粹德國也脫離國聯,于是,在國際上採取孤立政策的日本與德國迅速接近。1936年11月,日德締結以蘇聯為對象的防共協定。德國以蘇聯為假想敵,日本也認為蘇聯是巨大的威脅。1937年,義大利參加,成為日德意防共協定。

1940年7月,近衛文麿新組內閣,邀松岡洋右擔任外務大臣。松岡洋右提出必須對外交政策有決策權,得到了近衛的認可。松岡洋右提出:“首先應當強化與德國義大利的關系,努力避免與美國的無益的沖突。但是在美國以武力幹涉的情況下,必須要斷然排除。”他還認為在蘇德訂立條約的情況下,主張把蘇聯拉入三國聯盟,以4國的力量與美國對抗。

排除異己

為了排除異己,松岡洋右更換了40名大使與公使,清洗了外務省中的親美英派,為進行三國聯盟打下基礎。9月27日,日德意三國同盟簽字。松岡洋右在東京招待德國與義大利大使及日本政府要人,舉行盛大的慶祝會。第二年3月,松岡洋右訪問德國柏林,專門拜訪希特勒。同時,他竭力提倡“大東亞共榮圈”的理論,把日本的外交政策與日本法西斯的對外擴張政策緊密地結合起來。而從1940年起擔任日本外相的這段時間,他被稱為推行“我行我素”的獨立外交的外相。 此後,松岡洋右還訪問莫斯科,與蘇聯締結中立條約,妄圖實現其三國聯盟取得蘇聯協助的幻想。在近衛內閣總辭職後,松岡洋右還留下來,繼續與美國談判。

松岡洋右的外交活動方式所強調的所謂“大動作”,在日本軍國主義分子看來是“奔放”、“雄偉”的,但其實是把日本推向戰爭之路的罪魁禍首。因此在日本戰敗後,1945年11月,他被宣布為第二批戰犯嫌疑而逮捕。1946年5月3日,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審判開始,松岡洋右因肺結核病情嚴重而未出庭,6月27日病死,被免于審判。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