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鄉平八郎

東鄉平八郎

東鄉平八郎(1848年1月27日-1934年5月30日),日本海軍元帥海軍大將,侯爵,與陸軍的乃木希典並稱日本軍國主義的“軍神”。在對馬海峽海戰中率領日本海軍擊敗俄國海軍,成為了在近代史上東方黃種人打敗西方白種人的先例,使他得到“東方納爾遜”之譽。由于他和大山岩同藩,所以時人稱頌“陸上大山海上東鄉”。其父東鄉吉左衛門熱心于海軍,對東鄉平八郎有很大的影響。官至從一位・大勛位・功一級・侯爵。

  • 中文名
    東鄉平八郎
  • 外文名
    とうごうへいはちろう(Tougou Heihachirou)
  • 別名
    海上東鄉
  • 國籍
    日本
  • 民族
    和族
  • 出生地
    薩摩藩鹿兒島加治屋町
  • 出生日期
    1848年1月27日
  • 逝世日期
    1934年5月30日
  • 信仰
    陽明學
  • 職業
    聯合艦隊司令、海軍軍令部部長
  • 畢業院校
    新都一中
  • 主要成就
    對馬海峽海戰率日海軍擊敗俄海軍
  • 軍銜
    元帥海軍大將

人物簡介

東鄉平八郎(1848年1月27日-1934年5月30日,即弘化4年12月22日-昭和9年),日本海軍元帥,海軍大將,侯爵,與陸軍的乃木希典並稱日本軍國主義的“軍神”。在對馬海峽海戰中率領日本海軍擊敗俄國海軍,成為了在近代史上東方黃種人打敗西方白種人的先例,使他得到“東方納爾遜”之譽。東鄉平八郎1848年1月27日生于薩摩藩鹿兒島加治屋町。幼名仲五郎,十五歲元服時改名平八郎實良。其父東鄉吉左衛門熱心于海軍,對東鄉平八郎有很大的影響。

東鄉平八郎

生平經歷

少年時期

東鄉平八郎自幼修文習武,後來他又專心研究過炮術。1863年參加過抗擊英國人的薩英戰爭,當天在炮台開炮的炮手就是後來在日俄戰爭中擊敗俄國的滿州軍總司令大山岩元帥,搬運炮彈的除了東鄉平八郎還有一位更牛的牛人,日本海軍之父山本權兵衛。1866年薩摩藩成立了海軍,東鄉平八郎參加了海軍,開始步入軍界。

國內戰爭期間,東鄉平八郎擁戴天皇,主張統一,建立天皇製政府。1868年初,他作為海軍士官乘坐薩摩藩的戰艦春田號,在阿波沖,同幕府方面的海軍司令榎本武揚的開陽號戰艦進行了海上決戰。阿波沖海戰是日本歐式軍艦間交戰的開端,在日本國內戰爭史上有重要的一頁。東鄉平八郎跟隨春田號遠征北海道,轉戰各地,為明治政府初立戰功。

1868年,年僅15歲的明治天皇從幕府手中接管了國家大權。在隨後的幾年裏,明治政府大膽革新,全盤西化。學習引進西方國家的科學技術,並改革國內政治機構以適應和促進生產力的發展,使日本迅速走上了資本主義的發展道路,國力倍增。與此同時,日本明治政府明確決定以對外侵略擴張為最高國策,製定出一個將侵略矛頭首先指向中國和朝鮮的“大陸政策”,要“開拓萬裏波濤”,使“國威布于四方”,充分顯露出要以武力征服世界的宏圖大志。

1870年5月4日,日本兵部省製定了《大辦海軍方案》,其中特別強調指出:“軍艦的靈魂是軍官,無軍官,水手則無以發揮其所長;水手不能發揮所長,艦船將成為一堆廢鐵。······教育海軍軍官是建設海軍之頭等大東鄉平八郎事。”次年2月,日本海軍在包括軍校學員在內的全體青年軍官中精選出12名最優秀的軍官,派往英國去留學深造,東鄉平八郎入選,東鄉在英國呆了八年,由于被英國政府拒絕進入海軍學院而轉入商船學校,實習時也是從最下級的水手開始做起。但英國人也沒有欺負日本人,說是商船學校,實際上畢業生的相當一部分人進入海軍服務的,那兒就是在按照海軍軍官的標準在培養商船船員的。本來大英帝國的商船隊和艦隊就密不可分,為了確保通商海路,皇家海軍的宗旨就是“見敵即進攻”,沒有廢話。後又奉命在英國船廠督造日本海軍訂購的軍艦。當東鄉平八郎親自駕駛著“比睿”號戰列巡洋艦回到闊別已達8年的日本時,他已成為一名軍艦的建造和駕駛等海軍全部業務無所不精的高級專家了。

浪速艦長

東鄉平八郎回國之後,東鄉平八郎在短短幾年時間裏,先後擔任了多艘軍艦的艦長職務。1881年,東鄉平八郎由海軍大尉晉升為海軍少佐,1889年晉升為海軍大佐。其間還一度調任為第2海軍區的參謀長,以培養組織指揮相當規模海軍兵力的綜合能力。

東鄉平八郎東鄉平八郎

中日甲午戰爭爆發之前,東鄉平八郎海軍大佐擔任“浪速”號巡洋艦艦長,日後東鄉平八郎的出名是從當浪速號艦長開始,可是他這個浪速號艦長來得很僥幸,因為東鄉險些被炒了魷魚。1892年,日本海軍之父山本權兵衛在西鄉從道海軍大臣的支持下進行了他改革日本海軍的第一次行動,整飭海軍組織,讓那些已經不適應情勢了的海軍軍官們下崗。山本讓下面收集了一個包括從中將開始的八名將官,佐官尉官89名的名單,和西鄉去商量。西鄉有些為難:“這都是從薩英戰爭以來的功臣,光將官就是現有將官的一半了,都是薩摩的同僚老鄉,能下手嗎?”山本權兵衛回答得非常堅決:“有功勞發給他們勛章就行了,沒有一定要保留官職的道理,至于薩摩的同鄉關系,現在已經被國會攻擊的夠厲害了,這些人裏面有人連蒸汽軍艦都不懂,還是帆船軍艦時代的化石,有這些人在海軍,海軍就不能進步。”西鄉從道支持了山本權兵衛。山本大佐桌上放著一把短劍,挨個接見名單上的軍官,向他們宣布下崗決定。不管是“僭上反亂”的怒吼還是苦苦哀求,山本都毫不為之所動,鐵石心腸地完成了日本海軍史上第一次“瘦身行動”。但在一個名字上山本猶豫了,找西鄉大臣商量:“這個名字是不是有問題了?”,那是吳鎮守府參謀長東鄉平八郎。“我知道這個人,沉默寡語,不引人註目,不是海兵畢業的,因為長期在英國,在國內沒有什麽朋友,是不是再給他一次機會?”東鄉和西鄉都是鍛治屋町的,當然山本也是。西鄉不能出面求情,但此時既然山本開了口:“可以啊,浪速號正好缺艦長,讓東鄉試試看”。就這樣在甲午戰爭的前夕,日本海軍不失時機地更新了組織,將一批最善任的軍官放到了適合的位置。

擊沉高升號1894年初,全琫準在全羅道古阜郡領導發動了一場農民起義,朝鮮國王向清朝政府乞援。6月初,中國出動海陸軍赴朝助剿。與此同時,日本也派軍隊在朝鮮仁川登入。不久,其總兵力已超過在朝鮮的中國軍隊。7月17日,日軍大本營召開御前會議,決定發動對大清國的戰爭。24日,第一遊擊隊司令官坪井航三海軍少將率“吉野”號、“浪速”號和“秋津洲”號3艦駛往朝鮮牙山灣,順便攻擊清朝艦船。

7月25日晨6時30分,日本軍艦與大清海軍北洋艦隊的“濟遠”號和“廣乙”號兩艘巡洋艦遭遇。7時52分,在雙方軍艦相距3000米時,日本軍艦不宣而戰,突然開炮攻擊“濟遠”艦。不久,排水量僅1030噸的“廣乙”艦即受重傷,艦體傾斜,被迫撤往岸邊擱淺後縱火自焚;“濟遠”艦更是寡不敵眾,向西敗退,日艦“吉野”號尾追不舍。

正當“濟遠”艦向西急退時,大清政府僱用的向朝鮮運送陸軍的英國商船“高升”號和大清運輸船“操江”號駛到交戰海域。操江管帶參將王永發見勢急忙轉舵向西逃避,被日艦“秋津洲”號俘獲。9時30分,東鄉平八郎駕駛“浪速”號巡洋艦逼近載有1100多名清軍的“高升”號,用旗語發布勒令該船“下錨停駛”並施放兩響空炮,接著,又下令要將“高升”號及其所載之清兵,全部俘獲回日本。當時“高升”號統領清軍官兵的是高善繼、江自康,高以為所乘是英國商船,日艦不敢為難因此拒絕了日艦的無理要求。東鄉平八郎隨即下令在“浪速”號的桅桿上升起表示危險的紅色信號旗幟,並駕艦駛至距“高升”號約150米處,用右舷前端的魚雷發射管發射出一枚魚雷,同時用右舷的6門大炮對準“高升”號實施了猛烈的齊射。“高升”號至13時30分沉沒,除了英國籍船長,大副和另一名英國船員以外,東鄉平八郎沒有救人。到第二天路過的法國軍艦救出了大約200餘人。這是一次規模不算大的海戰,但是對中日兩國都是無法忘記的一次海戰。豐島海戰留下了英國商船高升號被擊沉這個問題。陸奧外相當天就召見了英國駐日代理公使瓦吉特,聲稱日本政府正在調查,“如果浪速號的行為有失公正,日本政府將作出相當數額的賠償”,而英國政府也在8月3日向召見日本駐英公使青木周藏,發出照會說:“有關高升號被擊沉一事,日本政府應該作好負全部責任的準備”。但是在上海舉行的英國海軍海事審判時,英國遠東艦隊司令斐利曼特爾卻做出了東鄉的行為是正當的證言,另外英國國際法權威,牛津大學教授霍蘭德博士也發表了東鄉平八郎沒有違反國際法的文章,平息了英國國內當時的一些反日輿論。

1895年,日本海陸軍共同發起旨在全殲北洋艦隊的對山東半島的強大攻勢。北洋軍隊全軍覆沒。1895年4月,東鄉平八郎被晉升為海軍少將。5月,東鄉平八郎出任日本海軍南方艦隊司令官,率艦隊護運明治親王胞弟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和陸軍近衛師團接收台灣。1898年,海軍少將東鄉平八郎晉升為海軍中將。

艦隊司令

1900年,東鄉平八郎任日本海軍常備艦隊司令官,率艦隊參加了八國聯軍的侵華戰爭。一系列的征戰行動,使東鄉平八郎在日本海軍中的地位日趨上升。日本當時的目標是朝鮮和中國的東北。由于俄國的阻撓,日本沒能得到遼東半島,反使俄國得漁翁之利,頗不甘心。1902年英日結成同盟,經過七八年備戰,加上中國甲午、辛醜兩次巨額賠款,日本實力大增。當時俄國佔據著中國東北,日本人‘’豪爽‘’地替中國說話,要俄國人立即撤軍。

日俄戰爭前夕,海軍元老山本權兵衛臨陣換將了,起用已經準備讓其退休了的舞鶴鎮守府司令長官東鄉平八郎擔任聯合艦隊司令。當時的常備艦隊司令長官是和山本權兵衛海兵同期的薩摩老鄉日高壯之丞,山本權兵衛不用日高並不是懷疑日高的能力,而是害怕日高的能力。和沙俄開戰,是一場比甲午戰爭大得多的賭博。所以日本舉國必須上下齊心合力幹,政軍統一,陸海統一,上下統一,絕不容許出任何差錯。而日高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誰也無法保證他會不會在關鍵時刻和海軍省以及軍令部絕對保持一致,所以山本挑選了讓所有人都跌眼鏡的東鄉平八郎中將。東鄉是個小矮個,說話有氣無力,走路隻看自己腳尖,怎麽看怎麽不像軍人,更別說將軍了。但山本就是看中了東鄉平八郎的沉默寡言和聽話。而當明治天皇都不解地問起來為什麽把日高換了東鄉時,山本權兵衛的回答居然是:“東鄉運氣好”——既然是在賭博,找個賭運更好不是理所當然的嗎?其實要是去仔細看東鄉年譜,實在看不出在日俄戰爭之前東鄉有過什麽好運氣的事情,非要說有那就是在甲午戰爭之前就要被炒魷魚的時候突然被人想起來了出身地而已。

為了保證東鄉老老實實的聽話,山本權兵衛又找了兩個人來給東鄉當參謀長和第一參謀,島村速雄是日本海軍先發製人戰略的製定者,而秋山真之則是海權論作者阿爾弗雷德·賽耶·馬漢的親傳弟子,聯合艦隊的戰術的製訂者。

激戰旅順

1904年2月5日19時15分,日本海相山本權兵衛男爵向聯合艦隊司令長官東鄉平八郎大將發布了出擊的書面命令。日本于1904年2月6日向俄國發出最後通牒,並宣布斷絕日俄外交關系。

東鄉平八郎東鄉平八郎

2月6日東鄉平八郎司令長官發出了聯合艦隊的第一號命令:“我聯合艦隊即刻由此開往黃海,以殲滅旅順口及仁川港的敵艦隊。....此戰確關系國家安危,諸君務必努力。”

前排東鄉與乃木此時,俄國海軍擁有252艘艦艇,總計80餘萬噸;其中太平洋艦隊擁有60餘艘艦艇總計19萬噸。而日本海軍僅有138艘艦艇,總計約26萬噸,從規模上明顯處于劣勢。但日本艦隊不宣而戰、先發製人。2月8日東鄉平八郎指揮日本聯合艦隊的艦隻,開始了對旅順和仁川的俄軍艦隊的突襲,連續擊傷沙俄戰列艦“柴薩勒維奇”號、“萊維然”號和巡洋艦“帕拉達”號、“瓦良加”號。同時,俄國軍艦瓦利雅格號和柯列茨號,在朝鮮仁川也遭攻擊,俄艦被迫撤出仁川,退守于旅順口軍港內。2月10日日俄兩國正式宣戰。

1904年3月,斯捷潘·奧西波維·馬卡洛夫海軍中將接任沙俄太平洋分艦隊司令,日俄雙方為攻守旅順大規模布雷。不料4月12日,俄軍戰列艦“彼得羅夫諾夫斯克”號和“鮑別達”號觸雷沉沒,俄國最優秀的海軍將領馬卡洛夫戰死。這個東鄉的運氣還真好。接著日本聯合艦隊初瀨,和八島號戰列艦觸雷沉沒,而運氣好的東鄉也不在艦上。噩耗傳來,參謀長島村速雄有些不安,而秋山真之則面色凝重,一言不發,可是從上任之後多少有點被部下們所看不起的悶葫蘆矮個子老頭東鄉平八郎這時的舉動很出人意料,當兩位出事的艦長面無人色地來向司令長官報告時,東鄉很平靜地端出了一盤雞蛋糕,親自為兩位闖了禍的艦長倒了兩杯威士忌:“辛苦了”,兩位艦長還沒有醒過神來,東鄉又加了一句:“別放棄,仗還要打下去”。

在場的英國觀戰武官都有點暈了,因為這到底是大將風度還是神經太粗已經弄不清楚了。但有一點能弄得清楚,就是東鄉在告訴部下:不管發生什麽事情,這場仗一定要打下去,這是軍人的自尊所決定了的。

還有一件運氣更好的事,8月10日,日俄海軍在黃海爆發激戰,俄艦隊在維蒂蓋夫上將指揮下企圖突圍,東鄉卻在防備俄軍退回旅順,海上部署錯誤百出,這兩個大彎一轉,日俄艦隊間的距離拉到了15,000米以上了。俄國艦隊這幾個漂亮的規避動作成功地迷惑了一直有遠東艦隊肯定要回旅順的成見的東鄉平八郎,從聯合艦隊的攔截中成功地穿了出去,眼看俄軍就要跑掉,午後5時,日艦一發流彈炮火擊中俄旗艦,俄艦隊司令及艦橋官兵全部斃命,俄艦陣形混亂,大敗而逃。此役後,日軍完全控製了黃海。同年9月,沙俄陸軍敗退。

日本海軍聯合艦隊獲得製海權後,日本陸軍相繼從朝鮮半島及中國遼東半島大批登入。隨後,日本海陸軍對旅順口的俄軍實施了大規模長時間的海陸夾攻,使俄國海軍駐中國旅大地區的艦艇部隊幾乎全部損失殆盡。清政府宣稱“局外中立”。 1905年1月2日,俄軍旅順口要塞司令官斯特塞爾將軍率俄軍殘部投降。

對馬海戰

Z字戰旗此時,沙皇俄國政府已決定從波羅的海艦隊抽調艦船組成太平洋第二分艦隊,開赴遠東地區增援。這支由38艘軍艦和13艘輔助船隻組成的浩大艦隊,經過長達8個月之久與18000海裏之遙的海上顛沛,一路草木皆兵,在英國附近的北海海域就以為遇上了日本戰艦而將英國漁船擊沉,一路上由于英國的幹預,又得不到沿岸補給。好不容易在1905年5月底疲憊不堪地駛近了日本海海域。

當俄國增援艦隊尚在遠航途中時,秋山真之作戰參謀就製訂了一個極其大膽的,違反常規的“敵前大回頭”的戰術,用一定的傷亡代價使聯合艦隊首先搶佔了“T”字橫頭對艦攻擊的有利陣位,繼而又利用艦炮的優勢實施與敵艦隊平行航向的舷向攻擊行動。東鄉批準了這個計畫,並為此作出了艱苦的訓練,他提出了一個著名的練兵宗旨——“百發百中的一門大炮,要勝過一百門百發一中的大炮”。

東鄉平八郎在指揮僅僅兩個小時之後,東鄉平八郎乘坐的“三笠”號旗艦高奏著日本海軍進行曲,桅桿上高懸著“Z”字戰旗,高唱“皇國興廢隻此一戰,全體將士奮勇殺敵”的戰鬥旗幟,率領艦隊駛出鎮海灣,撲向疲憊已久的俄軍艦隊。

27日14時,日俄兩支龐大的海軍艦隊開始交火,爆發了舉世聞名的對馬海戰。在這次戰役中,東鄉平八郎僅水雷艦就配備了六十三艘,而羅哲斯特文斯基海軍上將指揮的俄國第二太平洋艦隊,同樣類型的戰船隻有九艘。精于海上機動戰術的東鄉平八郎司令長官將聯合艦隊的軍艦分編成兩大戰術群,對排成縱隊航行著的俄軍艦隊實施穿插和分割包抄。經過一個晝夜的激戰,東鄉平八郎的聯合艦隊終于取得了極其輝煌的戰果:俄國太平洋第二分艦隊幾乎被全部殲滅,其38艘軍艦有東鄉平八郎的銅像21艘被擊沉,9艘被俘,損失總噸位高達20萬噸之巨;俄軍官兵死亡4830人,被俘6106人。而日本聯合艦隊僅損失了3艘魚雷艇總計300噸之微,另有117人陣亡,583人受傷。初出茅廬的日本海軍戰勝了從彼得大帝時代就開始走向海洋的歐洲強國。

日本海大海戰日本海軍能夠以弱勝強,在于他們準備充分,速戰速決;重視奪取和掌握製海權,先機製敵,突然襲擊;正確選擇戰機、登入地段和主攻方向,同時靈活機動作戰,陸海協同作戰;士氣高漲,作戰勇敢,內部團結,指揮統一;指揮官訓練有素,東鄉平八郎指揮作戰謹慎而詭詐更是功不可沒。

東鄉平八郎指揮的這次日本海大海戰的成功,決定了日俄戰爭中日本的最後勝利。1905年9月,日俄兩國簽訂了樸茨矛斯條約。根據這一條約:中國東北成了日俄戰爭戰利品,而日本則成為中國東北和朝鮮的主宰。

日本海大海戰的結局也震驚了西方一般輿論,自19世紀末開始流傳的“黃禍論”,至此終于有了定論,誰都看清楚了,挑戰世界霸權的隻能是日本,不可能是中國!

東鄉神社[1]日俄戰爭使正處于升上期的日本的民族精神極大地振作起來,東鄉平八郎在國內的聲望迅速上升到頂點。明治天皇為褒獎他的“戰功”,向他下賜敕語達10次之多。1905年12月,東鄉平八郎被任命為海軍軍令部部長兼海軍將官會議議員,成為日本海軍第四任首腦,並獲伯爵封賜,列為華族。到大正時期的1913年,他又被賜予帝國元帥稱號,次年,他擔任東宮御學問所總裁。

1934年,東鄉平八郎被晉封為侯爵後不久,在東京病逝,享年86歲。

戰爭生涯

對幕府作戰

1863年從軍薩摩藩,參加薩英戰爭(對英國的戰爭)。 1866年參加薩摩藩新成立的海軍。

1868年戊辰戰爭中,作為海軍士官,在薩摩藩的戰艦春田號上參加阿波沖海戰,決戰幕府的開陽號戰艦。

1871年到1878年,在英國留學軍事,後來成為一艘輕巡洋艦的建造監督。其中1877年勸止薩摩藩出身的留英學生回國參加反對明治政府的西南戰爭(參見西鄉隆盛)。

對中國作戰

1884年任“天城”艦艦長,曾至上海、福州和基隆等地觀察中法戰爭情況。

東鄉平八郎銅像東鄉平八郎銅像

1894年7月25日,中日甲午戰爭前夕,豐島海戰中,作為“浪速”艦艦長,擊沉清朝運兵船“高升”號,殉難者達七百餘人。

1894年9月17日,中日甲午海戰中,指揮“浪速”艦作戰。

1894年日本侵佔澎湖時,指揮第一遊擊隊以火力支援步兵登入。

1895年晉升海軍中將並出任海軍大學校長。

1900年,八國聯軍入侵中國時任日本常備艦隊司令。

對俄國作戰

日俄戰爭中任日本聯合艦隊司令官。2月8日突襲中國旅順港內的俄國艦隊。日本很快地奪得了製海權。4月,俄國太平洋艦隊司令官馬卡格夫海軍上將陣亡。

1904年6月6日晉升為海軍大將。

1904年8月10日組織黃海海戰,擊敗旅順的俄國海軍的突圍。

1905年5月27日指揮對馬海峽海戰,殲滅俄國增援的第二太平洋艦隊。此役決定了日俄戰爭中日本的最後勝利。

1905年12月,被任命為海軍軍令部部長兼海軍將官會議議員,成為日本海軍第四任首腦,參與日本軍國主義對外擴張政策的製定。

晚年生活

1913年,大正時期被賜予帝國元帥稱號。

1934年昭和時期病危時封侯爵。5月30日病死于東京,享年86歲。

大事年表

1848年 1月27日出生于薩摩藩鹿兒島加治屋町。

1944年發行的紀念東鄉平八郎的郵票1863年 15歲 從軍薩摩藩,參加薩英戰爭(對英國的戰爭)。

1866年 18歲 參加薩摩藩新成立的海軍。

1868年 20歲 戊辰戰爭中,作為海軍士官,在薩摩藩的戰艦春田號上參加阿波沖海戰,決戰幕府的開陽號戰艦。

1871年 23歲 在英國留學軍事,後來成為一艘輕巡洋艦的建造監督。

1877年 29歲 勸止薩摩藩出身的留英學生回國參加反對明治政府的西南戰爭。

1884年 36歲 任“天城”艦艦長,曾至上海、福州和基隆等地觀察中法戰爭情況。

1894年 46歲 7月25日,中日甲午戰爭前夕,豐島海戰中,作為“浪速”艦艦長,擊沉清朝運兵船“高升”號,殉難者達七百餘人。9月17日,中日甲午海戰中,指揮“浪速”艦作戰。日本侵佔澎湖時,指揮第一遊擊隊以火力支援步兵登入。

1895年 47歲 晉升海軍中將,並出任海軍大學校長。

1900年 52歲 八國聯軍入侵中國時任日本常備艦隊司令。

1904年 56歲 任日本聯合艦隊司令官。2月8日突襲中國旅順港內的俄國艦隊。日本很快地奪得了製海權。4月,俄國太平洋艦隊司令官馬卡格夫海軍上將陣亡。6月6日晉升為海軍大將。8月10日組織黃海海戰,擊敗旅順的俄國海軍的突圍。

1905年 57歲 5月27日指揮對馬海峽海戰,殲滅俄國增援的第二太平洋艦隊。此役決定了日俄戰爭中日本的最後勝利。12月,被任命為海軍軍令部部長兼海軍將官會議議員,成為日本海軍第四任首腦,參與日本軍國主義對外擴張政策的製定。

1913年 65歲 被賜予帝國元帥稱號。

1934年 86歲 病危時封侯爵。5月30日病死于東京。

軼事

和同鄉西鄉隆盛一樣,東鄉平八郎深受陽明學的影響。據姚業鑫著《名邑餘姚》所載,東鄉平八郎隨身攜帶的一顆印章上刻著“一生俯首拜陽明”七字。

東鄉平八郎和裕仁天皇

1905 年,日本海軍大將東鄉平八郎回到了本土,作為日本軍事史上少有的天才將領,他率領裝備處于劣勢的日本艦隊在日俄戰爭中全殲俄國太平洋艦隊和波羅的海艦隊,成為了日本家喻戶曉的人物。

由于他在戰爭中的優異表現,日本天皇任命他為海軍軍令部部長,將他召回日本,並為他舉行了慶功宴會。

在這次宴會上,面對著與會眾人的一片誇贊之聲,東鄉平八郎默不作聲,隻是拿出了自己的腰牌,示與眾人,上面隻有七個大字:

一生伏首拜陽明

在對馬海峽海戰勝利後,一艘美艦正在日本訪問。在日本為東鄉平八郎準備的慶功宴上,有幾個訪問的美國水兵邀請東鄉平八郎幹一杯,東鄉平八郎答應了他們的要求。其中一位美國水兵就是後來美國太平洋艦隊的司令切斯特·威廉·尼米茲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