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遊記 -1998年新加坡版馬景濤主演電視劇

東遊記

《東遊記》是根據神話小說《東遊記》改編,由新加坡、中國合作拍攝的神話古裝電視劇,由謝益文執導,馬景濤郭妃麗鄭秀珍、林湘萍、謝韶光、常鋮等聯袂主演。

該劇講述了八仙歸位、除魔衛道的故事。

該劇於1998年11月26日在新加坡首播。

  • 中文名
    東遊記
  • 主演
    馬景濤,郭妃麗
  • 外文名
    Legends of the Eight Immortals
  • 集數
    30集
  • 類型
    古裝神話
  • 出品時間
    1998年
  • 首播時間
    1998年11月26日
  • 出品公司
    新加坡電視機構等
  • 製片地區
    新加坡和中國
  • 導演
    張寶蓮,謝益文,梁勝權等

劇情簡介

受製萬年的通天妖道破咒而生,一場天地浩劫再所難免。依無字天書所示,上洞八仙將應劫而生。隻要八仙歸位,就能除魔衛道,拯救蒼生。東華真人臨危請命,自願歷三三之災,九九之劫,引導八仙歸位。于是跨越天地人三界、包羅人鬼神三類,一幕幕善與惡、愛與恨、情與理的神話故事躍然熒屏。一邊是剪不斷理還亂的情絲,一邊又是救苦難濟蒼生的重任。面對這千年情劫,進退兩難的呂洞賓將如何抉擇?

分集劇情

第1集 

孫悟空攪亂蟠桃大會,不慎將三個蟠桃掉落凡間,天庭的牡丹仙子奉命下凡尋找蟠桃。東海惡蛟將撿到到的兩個蟠桃給妻子春瑛和其腹中胎兒食用,希望孩子將來能有仙骨。牡丹仙子找到了一枚蟠桃,卻被惡蛟欺負,適逢值日公曹的東華上仙冒著被處罰的危險擅離職守救了牡丹仙子。惡蛟順勢又抓了很多小孩子。此時,孫悟空大鬧天宮,因此天鑼大響,玉帝急召眾神仙回返天庭。東華要牡丹仙子先行返回,自己則去救那些無辜的孩子。東華用“混圓飛天”、“暴雨含香”消滅了惡蛟,事後去靈霄殿負荊請罪。牡丹仙子下跪,直言是自己的過失連累了東華上仙,請玉帝饒恕東華。東華以一句“願為蒼生,無怨無悔”贏得玉帝及眾仙的諒解,牡丹仙子心中為之一動。

東遊記東遊記

第2集

東華救了費長房,臨走留下一句“石牛留血淚,慈母吐鮮紅。”觀天台上,李、鍾二仙彼此逗鬧,被東華上仙看見。東華斥責他們,並罰弟子鍾離跪地思過。蟠桃園內,牡丹仙子正在專心致志地看著凡人對盂蘭佳節的祈願,以至于東華喊她也沒聽到。二仙的話題轉到了天地有一劫的事情上,東華說李、鍾二仙已成,另四仙也已投胎,最後二仙尚未轉世,偏偏還有一仙要遭受“千年情劫”。此時,水中出現了東華的影子,被牡丹仙子看到。東華速速離去,袖中紅葉飄落。牡丹仙子發現紅葉上乃凡間宮人思春的題詩,牡丹仙子對東華有了別樣的感情。何仙姑聽張果老說今天又有人來相親,故意言語粗魯行為大大咧咧,沒想到來人竟是費長房。

第3集

仙姑醒來,發現救她的神仙變成了女的,又見牡丹仙子手中的紅葉飄落水中,瞬間復又回到掌心,認定自己見到了神仙。仙姑要求牡丹仙子幫助自己成仙。牡丹仙子因為東華上仙的事心中不悅,對仙姑說成仙不好,無情又鐵石心腸。青牛和穿山甲綁了費長房,又燃起火堆要燒死長房母親。東華趕來營救,仙姑也來了。混亂中,仙姑叫長房帶其母先行離開,自己去幫東華,又被穿山甲打傷。鐵拐李給長房母親服了仙丹,傷勢有所好轉。東華再次幫仙姑療傷,說她妄就是妄,要她潛心修煉。言談中,又提及念在修行不易,不去王母那兒告牡丹仙子的思凡之罪了。

第4集

青牛被漢鍾離逮到,帶回天庭。因為舍己救人、功德圓滿,何仙姑成了八仙之中的第五位神仙。(靈珠:粉色)。仙姑飛升之際,長房趕到,鐵拐李稱其有仙骨,隻要好好修煉,不用幾年,也可像仙姑一樣得道成仙。牡丹仙子醒來,問東華是不是很喜歡她?東華未置可否,隻說天規始終是天規。牡丹說東華很過份:喜歡東華,東華說犯天條;要犧牲自己救貞娘,東華又不讓救。牡丹跟東華打賭:凡人是最重“情”的,如果世上無“情”可言,立刻回返天庭,不再思凡。東華化做長房母親,牡丹變身貞娘,兩人同時落水。結果費長房還是先救了“母親”。牡丹願賭服輸,傷心地回到天上。東華亦轉世投胎,取名呂洞賓。

第5集 

春瑛步步緊逼,眼看情勢危急,黃鶴護體,救了呂洞賓。呂輕易地通過了前九試:第一試:洞賓一日自外歸,忽見家人皆病死。洞賓委之大數,心無懊恨,但厚備葬具而已。須臾死者皆復生,而洞賓亦不之怪。第二試:洞賓一日賣貨于市,議定其值,市者反悔,止酬其值之半,洞賓無所爭論。第三試:洞賓元日出門,遇丐者到門求施,洞賓與以物,而丐者索取不厭,且加誶焉。洞賓惟再三笑謝。第四試:洞賓牧羊山中,遇一餓虎奔逐群羊:洞賓牧羊下山,獨以身當之,虎乃釋去。第五試:洞賓獨坐一室,忽見奇形怪狀鬼魅無數,有欲斬洞賓者,有欲殺洞賓者,洞賓危坐,毫無所懼。復有夜叉數十,解一死囚,血肉淋漓,號泣言曰:“汝宿世殺我,今當償我命。”洞賓曰:“殺人償命理也。”遂起索刀欲自刎償之。第六試:春水泛溢,洞賓與眾共涉,方至中流,風濤波涌,眾皆危懼,而洞賓端坐不動。第七試:洞賓一日外出,及歸,則家資為盜劫盡,殆無以供朝夕,洞賓略無慍色;乃躬耕自給,忽鋤下見金數十錠,洞賓以上掩之,一無所取。第八試:一日洞賓遇賣銅器者,買之而歸,見其器皆金也,即去尋賣主而還之。第九試:有瘋狂道士陌上市葯,自言服者立死,再世可以得道。旬日無人敢買,惟洞賓買之。道士曰:“子速備後事也。”洞賓服之,全然無恙。

第6集

危急時刻,牡丹仙子趕來,救了呂洞賓。長房去東海借寶醫治貞娘,見到一顆碩大的龍蛋,自稱是“東海明珠”。龍王提出以費之雙腿交換,並給了一個白發蒼蒼的貞娘進行試探,龍王被長房的真情感動,給了他真的東海明珠。長房感激,許願不管今生來世願意為龍公主做三件事。明珠不僅醫好了貞娘的眼睛,還讓貞娘開口說話。又是一個盂蘭盛節,呂洞賓和牡丹仙子看著凡人放水燈,兩人冰釋前嫌,感觸良多。呂追問牡丹仙子和自己的前世有何淵源,牡丹仙子找了個借口回天庭去了。仙姑把半死不活的小人參精帶上天去,還企圖將其種在蟠桃園中。經過與呂洞賓的一番“出生入死”,牡丹仙子覺得洞賓與東華不同,平靜的心湖泛起了漣漪。仙姑找牡丹幫忙救助小人參精。牡丹思量著洞賓在凡間對她說的話,掰著花瓣數單雙,來確定洞賓是否喜歡她。小人參精經過蟠桃園的“滋潤”很快就復原了。呂總覺得跟牡丹仙子在一起的時候有種很特別的感覺,他用三明六通的法力算自己的前世,但是失敗了。

第7集

呂洞賓到觀音廟為費長房磕頭求情,磕得頭破血流;鐵拐李為長房斷腿贖罪。長房感念李對他的一片真心,自斷手臂謝罪。玉帝被感動,免其死罪,命長房當鬼仙,去地獄做鬼差。觀音菩薩提點呂,八仙能否歸位就靠他了,要他引導眾仙勤加修煉,種善因,得善果。呂救了要被送去祭祀河神的童男童女,還教村民用自己的雙手勤勞致富。春瑛請通天教授魔功,以便對抗八仙。通天告知隻要吃了小人參精,讓眾仙變得有了戾氣,就會自亂陣腳。孫悟空在凡間無聊之至,與青蛙比跳遠。呂洞賓正在練功,孫悟空誇贊呂有定力,說他很像他的前世東華真人,難怪牡丹仙子這麽喜歡他。在孫的幫助下,呂用三明六通的法力知道了自己的前世與牡丹仙子之間的種種。當他看到東華抱著牡丹仙子的時候,心智大亂,差點走火入魔。

第8集

眾仙算出仙姑有難,紛紛趕來相救。現場留下了穿山甲的兵器,但仙姑已元神出竅。通天教主煉成了誅仙劍,要春瑛在7日內將仙姑的元神抓來祭劍。眾仙集合法力,卻召不回仙姑的魂魄。洞賓下到地府找長房幫忙查仙姑的魂魄在哪裏。在輪回盤裏,洞賓看到仙姑的魂魄飄飄蕩蕩來到了玄女廟,卻被春瑛的誅仙劍收去。洞賓和眾仙趕去攔截,打鬥中誅仙劍被穿山甲搶去。通天知道春瑛擔心留在龍宮的龍蛋即將孵化,讓她先去處理家事,然後再把誅仙劍帶回。牡丹仙子知道了仙姑的事也下凡了,牡丹認為是自己的私心害了仙姑,靠在洞賓肩頭傷心流淚。洞賓不忍,輕撫以安慰。兩人忽見春瑛從空中飛過,緊追。龍宮內,龍王正在思念春瑛。洞賓、牡丹趕至東海,不見春瑛,遂下龍宮。龍宮內一片混亂,龜丞相、蝦兵蟹將都在忙著找龍蛋,亂作一團,無人搭理他們。龍蛋向洞賓襲去,被洞賓一拳擊碎,龍三公主破殼而出。

第9集

呂被二郎神召回天庭。呂去到蟠桃園,見到了回魂的仙姑,卻不見牡丹。仙姑說洞賓是個多情種,明知牡丹對他情根深種還送“繩結”,是洞賓害了牡丹,仙姑開始討厭呂。牡丹仙子在王母宮外等候辭行,呂拉著牡丹要去評理,牡丹扇了呂一個耳光。牡丹罵呂有“三不該”:“一不該,你前世是東華上仙的時候,明知道我對你動了凡心,你卻沒有坦誠地向王母娘娘稟報,害我為你朝思暮想、情根深種,而導致如今無法自拔的地步。二不該,你轉世為呂洞賓的時候,就不應該再在王母娘娘的面前再提牛郎織女的事了。

第10集

花錦樓中,洞賓看著白牡丹艷冠群芳贏得了客人的一致贊賞,內心充滿了歉疚。洞賓到地府找長房傾吐,表示要竭盡全力助白牡丹修行,早日離開青樓。穿山甲憑借《回元大法》重生,意欲跟隨仙姑。仙姑問其心是否也跟著重生了?穿山甲到長房母親及貞娘的墳前叩拜。仙姑要穿山甲從此放棄吃螞蟻,改吃素齋。穿山甲開始跟著仙姑學道。仙姑以雞腿誘惑穿山甲,山甲不為所動。仙姑教山甲做豆漿改善伙食。仙姑和山甲一起包扎受傷的兔子。畫室中,翠香樓的“瑛姐”已經早早地開始畫臉譜了,白牡丹到來,兩人嬉笑打鬧了一番。“瑛姐”特意提醒白牡丹:女人最重要的是找個好歸宿。“瑛姐”的心疼病又犯了,牡丹幫“瑛姐”去抓葯。

第11集

仙姑帶著穿山甲來到了溫泉洞,仙姑要山甲在熱氣騰騰的溫泉洞裏雕冰,把冰雕成一個羅漢的模樣。因為穿山甲乃妖精之身,每鑿一下都會疼痛不堪,山甲下決心要好好修煉。仙姑和洞賓三擊掌相約:洞賓度化白牡丹,但不能對白牡丹動情;仙姑度化穿山甲,兩仙彼此各不幹涉對方,功成身退。畫室中,洞賓拿了《道德經》要牡丹看,牡丹說“瑛姐”已經告訴她王丞相暴斃了,所以她要回花錦樓去了。牡丹以拿金子為借口,要洞賓護送她回去。到了花錦樓,牡丹明說不願做道姑,叫了護院把洞賓轟了出去。當晚,呂包下了整個花錦樓,故意找花錦樓的其他姐妹,還散布訊息說牡丹有什麽見不得人的暗病。洞賓在房內洗澡,思量著剛才那樣戲弄牡丹是否太過份了。牡丹送了茶水去,還要為他擦背,嚇得洞賓趕緊穿衣逃了出去。漢鍾離突然現身,勸呂放棄。牡丹追來,又要戲弄洞賓。鍾、呂兩人以仙法脫身。鍾說了很多青樓女子的壞話,無非是想勸呂放棄度化的想法。呂慷慨陳詞,說了很多感人的話,都被牡丹聽到。是夜,聽了動賓那番肺腑之言,牡丹竟然睡不著了。牡丹想用金銀珠寶做特效葯使自己安睡,誰想呂卻大彈古琴。呂回憶著他跟牡丹仙子之間的種種,愁眉不展。長房來找仙姑,發現了穿山甲,長房要殺山甲,被仙姑阻止。

第12集

牡丹寬衣解帶,洞賓將自己的衣服披在牡丹身上。洞賓說已經害了前一世的牡丹仙子,今世萬萬不能再害白牡丹了。牡丹以為這是洞賓編來哄她的話,堅決不信。洞賓施展仙法,將牡丹褪去的衣服瞬間穿回到她身上,看著眼前的這一切,牡丹不得不相信洞賓真的是“神仙”。牡丹一人喝著悶酒,“瑛姐”找來,說牡丹變得這麽懦弱,要她為了自己的終身大事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牡丹在“瑛姐”的鼓勵下拿定主意,一定要把呂洞賓留在自己身邊。牡丹借花錦樓一用,要“一文錢賣身”。李、鍾、張、藍、呂開始“五仙戲牡丹”,龍三也來了。龍三把牡丹的肚子變大了,牡丹卻將計就計。牡丹在街市上敲鑼打鼓,嚷嚷著呂洞賓是個“始亂終棄、無情無義”的負心郎,她的肚子就是讓他弄大的,弄得呂尷尬萬分,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第13集 

呂洞賓參見玉帝,幫長房求情。玉帝說費長房戾氣太重,必須讓他入輪回,重新磨練。費認為是李逼著他修煉,才害他失去了至親至愛的母親和貞娘,對著李大喊大叫。呂帶著費去了觀天台,呂讓費看無字天書。魔教總壇,通天為了春、穿放百鬼咬費長房的事大發雷霆,穿山甲欲以死謝罪,椿樹精出面求情。通天見山甲“忠心”,開始教山甲魔功心法。費看清了自己身上的戾氣和殺氣,說自己已經浪費了兩世的時間,第三世一定不負眾仙期望。叩拜了師傅、歸還了“五行戰珠”、喝了三口仙酒,費長房轉世投胎,取名韓湘子。龍三罵果老“欺師滅祖”,因為長房投胎,沒有人陪她玩了。果老帶龍三去花果山水簾洞找美猴王齊天大聖孫悟空玩,碰到了跟孫悟空長得一模一樣的孫影,果老以為見到了佛爺,給孫影吃了從龍宮帶來的瓊漿玉液。後碰到了“正宗”佛爺,得知孫影乃是佛爺的影子。

第14集

寶扇顯示“欲斬妖魔、一死四活”,李、藍、何、呂爭著要一死以救仙友,被鍾阻止,一番話後五仙竟然喝起酒來。“佛手印”快頂不住了,鐵拐李受傷,鮮血吐到寶扇上,寶扇顯示“輪回轉世、悟道破咒”。眾仙施展“輪回大法”欲送呂去費長房被貶當鬼差的時候,請天兵天將來相救。突然落下閃電,仙姑以身護呂,兩人一起回到了過去。時空地點都錯亂了,呂、何欲上天求救,未料二人法力全無。有個小孩子要呂、何幫忙把石雕菩薩斷了的手臂接回去,仙姑欣喜地發現那孩子是自己,原來二人回到了仙姑的小時候。仙姑想起小時候曾夢見大葫蘆神仙要她吃雲母粉,于是二人要“小仙姑”做夢,在夢裏告訴神仙甲子年三月初九會有大難,要神仙去稟告玉帝幫忙解難。小仙姑睡覺了,呂、何二人幫忙接菩薩的斷臂。穿山甲又在想何仙姑了。小仙姑睡著了,呂、何二人無聊,做了風車玩。仙姑說風車好美,吵醒了小仙姑。小仙姑全然忘記了要對神仙說幫忙解難的事,呂著急上前,小仙姑害怕,咬了呂一口。三個時辰過去了,呂、何回到了逍遙居。

第15集

呂要二、孫兩仙放棄成見,共同抗敵。通天變成了佛詛,孫以“火眼金睛”觀之,乃我佛如來真身。佛祖提點二郎神不能過分偏激,賜二、孫、呂三人“降魔佛手印”,分管天、地、人三界。孫告訴呂,孫影其實是當年取經途中打死的六耳獼猴的影子。牡丹苦等洞賓,採和告訴牡丹,呂洞賓現在身在何方連他也不知道。嘯天犬跟呂打鬥,反被自己的臭屁熏昏過去了。呂略施小計,勸導了吃狗肉的村民。呂帶嘯天犬返回天庭,結果“狗咬呂洞賓”。

第16集

漢鍾離教牡丹《道德經》,牡丹不專心聽講,在看自己腳上的紅繩。鍾離教訓牡丹,反被牡丹氣得鼻子冒煙。洞賓幫牡丹解圍,說要先教牡丹學習“長生術”,並且是由他親自教。牡丹很開心,將剛才故意在鍾離面前胡說八道的《道德經》背誦如流。洞賓開始教牡丹長生術,牡丹看到天上有風箏,要洞賓陪她放風箏。洞賓拒絕,血咒開始發揮作用,洞賓答應陪牡丹放風箏輕松一下。(此段場景視野開闊,牡丹身著桃紅色裙褂在青山綠水印襯下顯得格外美麗。這時候的牡丹真是笑得很開心哪~)牡丹簽線的手指觸碰到了洞賓的手,佛手印顯現了一下,洞賓放開了風箏線。牡丹以手探洞賓額頭,佛手印遁形,洞賓繼續跟牡丹放風箏。呂府庭院中,洞賓在教牡丹持劍,洞賓幫牡丹糾正姿勢,佛手印再度出現,洞賓頭痛,叫牡丹自行練劍。山甲洞,椿樹精答應穿山甲,在通天練功的時候偷看《玄天九變》。湘子吹簫,花落排成一字,龍三叫好。孫影不服氣,拿根棍子亂耍一氣,龍三罵孫影粗魯。比常人多了33條慧根的韓湘子,煩惱著要怎樣才能說服叔父同意其修道。韓愈跟湘子吵了起來,韓愈罰湘子看三天三夜的烏龜。

第17集

採和來找呂洞賓,正好撞見呂、白的“好事”。鍾離弄暈了牡丹,拐李要和呂洞賓談談,鍾離擄走了牡丹,洞賓到逍遙居要人。鐵拐李急匆匆去找仙姑,要仙姑去“救火”。韓湘子含淚寫下1000個孝字,又在韓府大門外寫下“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的對聯,跟著仙姑他們一起去救昔日的好兄弟呂洞賓。湘子找呂,希望以兄弟情喚醒那個“豪氣蓋天”的呂洞賓。湘子與呂打賭,隻要湘子能令春瑛消除對呂洞賓的恨,呂就放棄白牡丹。湘子去了地府看冤魂鏡,想找到春瑛的弱點,以便感化春瑛。春瑛怕冤魂鏡裏的顯示會讓龍三知道身世,抵死不從,但湘子還是看到了一切。龍三想讓春瑛喝孟婆湯,忘掉對呂洞賓的一切仇恨,湘子阻止,表示要讓春瑛真心悔過。

第18集

穿山甲阻止何仙姑去追呂洞賓,雙方動手,孫影趕來幫忙。仙姑用玄女劍傷了山甲手臂,山甲逃跑。呂現身,山甲要殺他。呂告知山甲,自己從來都沒有喜歡過何仙姑,從頭到尾隻喜歡白牡丹一人。兩人達成協定,穿山甲幫呂救牡丹,呂幫山甲帶仙姑。呂府,五仙誇贊孫影好功夫,孫影謙虛。地府,湘子吹簫欲度春瑛。龍三把呂不守賭約的事告訴了湘子,春瑛聽到此訊息,挑明了呂洞賓的事跟通天教主有關。龍三氣憤,要打春瑛這個“女魔頭”,早已明了春瑛跟龍三是母女關系的湘子出面阻止。呂府,離賭約時限隻有最後兩天了,呂突然現身,聲稱當天就要帶走牡丹。呂用調虎離山計,引眾仙至樹林打鬥,穿山甲趁機去到呂府劫了牡丹。山甲問呂要仙姑,呂說“答應歸答應,不一定要這麽做”,遂帶著牡丹離開。山甲罵呂卑鄙,要追殺呂,被通天阻止。通天大笑,說呂是“色仙歸位”,通天贊山甲幹得漂亮。

第19集 

千鈞一發之際,穿山甲帶來了白牡丹。山甲、洞賓各自施法,白牡丹終于又是白牡丹了。呂用“軟筋挪移法”讓仙姑四肢無力、暫時失去法力,好讓穿山甲“隨心所欲”。牡丹看著洞賓的所作所為,竟覺得眼前的洞賓變得如此陌生。山甲洞,仙姑為了保住清白之身,不惜自逼靈珠,山甲見仙姑寧死都不願跟他在一起,性情大變,他要慢慢折磨仙姑。山甲放了仙姑,又到摩崖洞,故意在牡丹面前說“呂洞賓使計放走了何仙姑”。洞賓要追,牡丹阻止。洞賓拿出紅葉,說這是東華上仙跟牡丹仙子的定情信物,前世的他隻知道默守天規,辜負了仙子的一片深情。牡丹說不管以前經歷了多少波折,隻要以後能永遠跟洞賓在一起,她就心滿意足了。洞賓摟著牡丹,說隻要自己加入了通天教,練成了魔功,到時候連玉皇大帝也奈何不了他,他就能跟牡丹永生永世在一起了。牡丹聽到這話,一絲恐懼涌上心頭。

第20集 

國舅府,曹國舅在“義妹”的唆使下命人做了很多很多包子,要請那些送禮的客人享用。白包意味著白跑一趟,紅包裏藏有科舉考試的試題,正所謂大小通吃。法力全無的六仙借助仙姑的“易容術”化裝成跑江湖賣藝的雜耍班,要在7天之內度化視錢如命的曹國舅。夜晚,仙姑、果老意外發現了包子裏的秘密,被“三小姐”攔截…三小姐帶人搜查雜耍班的房間,未果。六仙合作,拋磚引玉,讓曹國舅相信自己有血光之災。“碰巧”屋頂瓦片滑落,擦傷了曹國舅的手,國舅要求見“高人”。高人“李”說一個時辰內就有事發生,下人來報,試題已經貼滿了街頭巷尾。高人要國舅隨他而去,潛心修行。三小姐阻攔,使計令果老說漏了嘴。國舅派人抓了他們,惟湘子、仙姑逃跑。沒有在曹府出現過的採和自告奮勇要去偷官印。三小姐恭喜國舅又可賣葯大撈一票了,因為鄰村在鬧瘟疫。國舅聽了義妹的話,沒收了所有的“七色花”。

第21集 

時間已是第七天了,五仙各自傳了100年功力給曹國舅,大家一起入輪回盤,要回到唐朝救呂洞賓。通天打算以一枚銅錢毀八仙。七仙合力想幫呂洞賓解除血咒,不想反而害了洞賓。眾仙質問曹國舅是否還將以前的不義之財留在身邊?國舅否認,要眾仙搜其身,衣袖中滾落出一枚銅錢。國舅說是在輪回盤中撿到的,眾仙猜測是通天從中作梗。眾仙以法力將曹國舅安置在隱蔽之所,曹謹記路不拾遺,潛心修行。地府,閻王救了身受重傷的鬼魂春瑛。呂府,果老念了九九八十一遍經文後,呂洞賓眼中的魔氣終于消散了。果老看出孫影已經很喜歡龍三了。牡丹看望洞賓,洞賓隻說要她潛心向道、揮斷凡塵,仙無情欲。洞賓對牡丹說“已經緣盡”,要牡丹“從什麽地方來,就回什麽地方去”,牡丹傷心不已。深夜,通天千裏傳音,贊洞賓乃是八仙中最聰明的一個。原來,先前的種種都是呂洞賓的計策。龍三還再為春瑛被囚地府的事而耿耿于懷,湘子開解龍三,還送了她一支簫。

第22集

通天要呂洞賓和穿山甲分別去殺各自最心愛的女人,以試他倆的忠心。通天許諾,誰效忠他就把“玄天九變”傳授給誰。山甲始終下不了決心去殺何仙姑,他跟椿樹精想到了非常狠毒的一招,要假借鱷神之手…椿樹精挑撥鱷神殺通天,山甲阻擋,鱷神欲殺正在練功的通天,不料乃通天所使“玄天幻影”,通天殺了鱷神。以為“計謀”得逞的山甲滿心歡喜,心想終于可以學到玄天九變了,不料這一切通天早就心知肚明。山甲以“今日我若殺了救命恩人,他日也會背叛教主”為由,讓通天看到了他的“忠心”,通天同意傳授魔功。穿山甲去找孫影,要兩妖合作,被孫影拒絕。山甲告訴孫影,之所以比不過韓湘子是因為湘子會“投其所好”,所以龍三隻喜歡他。孫影知道龍三一直為不能救義母出地府的事而煩惱,就一個人去破地獄了。

第23集

穿山甲裝出一副非常關心八仙的樣子,眾仙深信不疑。牡丹看著猛虎圖獨自傷心,她祈求通天顯靈救洞賓。牡丹淚滴于猛虎圖,圖中現出了白衣女子跪拜著去紫竹林的情景。牡丹決定三跪九叩去紫竹林找觀音菩薩救助。臨行前,牡丹去摩崖洞看望洞賓,並下決心:不論呂洞賓是仙是妖,今生今世都跟定他了。牡丹帶走了洞賓給她的紅葉,因為看到紅葉就好像看到了洞賓。洞賓看著牡丹,神色略有平靜。仙姑去送牡丹,牡丹拜托仙姑一定要保護好洞賓,因為穿山甲一直都想要害洞賓。穿山甲輕而易舉地破了眾仙所設的“仙網”,進了摩崖洞。穿山甲對呂拳打腳踢,還把自己吸了通天功力的事全盤托出。仙姑到來,山甲要其離開,仙姑拒絕,表示“士為知己,無怨無悔”,而且也已經答應了牡丹要替她守護好呂洞賓,仙姑龍三找湘子遊山玩水,湘子拒絕,表示自己對龍三隻有兄妹之情,還折斷了當日為了哄龍三開心而送給她的木簫。

第24集

呂洞賓知道自己沒了法術,想放孔明燈向太上老君求救,穿山甲放火燒燈。呂知道這一切都是山甲的陰謀詭計。呂府,六仙的行為一日比一日怪異。呂找眾仙幫忙,皆遭拒絕。呂迫不得已,隻得找眾仙中最聰明的韓湘子幫忙,不想湘子乃是穿山甲所變,呂竟連他的“幻影大法”也沒看出來。穿山甲想盡辦法討仙姑的歡心,仙姑居然收了山甲做徒弟,還要跟他合作做什麽鴛鴦豆腐腦。山甲問呂,是不是看見他跟仙姑在一起心裏不舒服?山甲帶呂去了城門,隻見屍橫變野、死傷無數。山甲說他就是要逆天而行,要遼兵贏宋兵敗,還要嫁禍呂,讓眾人以為這一切都是呂洞賓所為。孫影找呂,要他想辦法救湘子,因為湘子約了孫影次日要一決生死。呂恐怕眼前的孫影又是山甲所變,半天沒吭聲。孫影急得沒辦法,決定明日應戰。呂叫孫影把他師傅孫悟空找來,呂將山甲的“陰險”全盤托出。仙姑跟穿山甲去了荷花池賞花,呂苦尋不著。椿樹精說穿山甲過河拆橋、薄情寡義,要呂好好哄她,否則她是不會說出何仙姑在哪裏的,又提醒呂若是去晚了,何很可能會失身的。呂無奈,花了一個時辰幫椿樹精垂背,又違心地說了椿樹精漂亮,終于得到了答案。呂府,中了血咒的六仙已經一團亂了。

第25集

山甲洞,穿山甲希望“死”前可以與仙姑成親,仙姑滿足了他的心願。拜堂之際,烏鴉悲鳴,仙姑算到呂洞賓有難,撇下穿山甲而去。椿樹精要用“誅仙陣”消滅八仙,眾仙集合法器,破了天門陣。仙姑的寶扇顯現出“天地之極”,仙姑義無返顧帶著呂洞賓去了。穿山甲與眾仙鬥法,眾仙終于明白受了穿山甲的蒙騙。眾仙商量著要兵分兩路,上天求救。孫影應眾仙之托,送龍三回宮。天地之極,天寒地凍,仙姑叫醒了洞賓。呂發現他不再被血咒控製了。穿山甲喝著悶酒,椿樹精變成仙姑的樣子,想哄他開心。山甲說不管椿樹精怎麽做他都不會開心,因為她不是何仙姑。

第26集

何對呂說“一男一女為何隻能有情而不能有義?”呂對何說“肝膽相照、何分男女!”呂、何三度擊掌,二人心靜如水。(此段有呂、何二人三擊掌的表白,仙姑迷可重溫一下)生死門大開,兩人離開了天地之極。觀音現身,告知呂洞賓血咒已除,呂隻要一句話就可得回雌雄寶劍,也可以恢復萬年的法力,但若要得回仙法,就“必死至親至愛之人”,她要呂再度抉擇。呂洞賓心知必死至親至愛之人是牡丹,他不願意再讓牡丹受苦,寧願脫離仙籍、做回凡人。仙姑送呂最後一程。逍遙居,眾仙想不通呂洞賓為何選擇做凡人,張果老擔心呂的選擇是為了白牡丹,仙姑說解了血咒還有一個“千年情劫”。做了凡人的“呂彥”以助人為樂。跪去紫竹林的牡丹半路被王母攔截,王母讓她洞悉了前世的事情。牡丹坐在池塘邊看紅葉,王母現身,要牡丹去10裏之外的洞府靜心修煉,49天以後再回來見她。牡丹偷偷看洞賓,被王母發現。王母說當日將牡丹仙子安排輪為娼妓,並非折磨她、看輕她,而是要讓她看盡天下男人的薄情。王母一片苦心,牡丹自知,但牡丹就是忘不了呂洞賓。王母失望,讓牡丹自行選擇做仙還是做凡人。眾仙覺得呂洞賓的選擇或許是有“難言之隱”,決定先去找曹國舅,然後以情誼打動呂,要他重擔降魔重任,引導八仙歸位。

第27集

呂彥帶牡丹回家,漢鍾離在房內等他。鍾離看到呂緊握牡丹之手,氣得罵他隻顧個人之私,真是枉為神仙,湘子到來,叫鍾離不要再說了。鍾離不情願地被湘子拉著離開,嚷嚷著穿山甲的魔功已經煉成,八仙再不歸位,天地要變色了。鍾離以為湘子幫著呂洞賓說話是因為方便將來跟龍三在一起。牡丹告訴洞賓,她這次來隻是想為洞賓做點事情,順便看看他過得好不好,牡丹要洞賓去找仙友。牡丹意欲離去,洞賓對牡丹說了他倆的定情詩,還說他隻想做個平平凡凡的人,不想再見到牡丹一個人孤單地受苦,說要照顧牡丹一輩子。孫影求湘子去龍宮見龍三,因為龍三現在日日茶飯不思。龍王誤會孫影阻撓湘子見龍三,湘子對龍王說了自己的心意。龍王知道神仙是不能動情的,叫湘子去哄哄龍三,湘子拒絕。龍三軟磨硬纏,龍王答應把八仙一起請到龍宮,那樣龍三就可以看見她思念的湘子了。洞賓、牡丹去了觀音廟求簽,洞賓以解簽之名支開牡丹。

第28集

成親當日,牡丹誇贊仙姑心靈手巧,群褂綉得精致萬分。呂洞賓說要出去打些酒。呂想起在“誅仙網”一劫時眾仙的情和義,不免有些猶豫。雌雄寶劍顯現,呂請兩鬼不要逼他。呂打酒回到家中,雌雄寶劍亦緊隨而至,呂門窗緊閉,叫雙劍不要再像冤鬼一般纏著他。七仙鬥山甲,不敵。家中的八仙桌逐漸四分五裂,呂再也按捺不住,大喝一聲雌雄寶劍。瞬間,仙法復得,呂彥終于又是一襲白衣、長發飄飄的呂洞賓了。大紅蓋頭飄落,牡丹無言。眾仙無私,八位一體,助曹國舅登上八仙壁,法器玉如意。(靈珠:橘色)八仙歸位,合體出一個“大麥克”,一招就把穿山甲打趴下了。正欲一舉消滅,椿樹精大叫一聲住手,大麥克還原成八仙。椿樹精押來了白牡丹,要八仙放了穿山甲。穿山甲叫椿樹精殺了白牡丹,一命抵一命。仙姑說隻要放了白牡丹,就讓她帶走穿山甲。

第29集

鬼役來報,仙姑打傷眾衙役,收了地獄魂魄,還劫走了春瑛。閻王震驚,好一個聲東擊西之法。白牡丹經過了悉心調養,終于可以起身走動了下床了。牡丹為了幫洞賓做出抉擇,就去找洞賓:“必死至親至愛的人,我為什麽不死?我死的話,就可以證明我是呂洞賓至親至愛的人。我隻求你打我,打我三巴掌。狠狠地打我!我求求你,呵..我求求你。”(“你要醒的話,不用我打你,你已經醒了。你走吧,你去找王母娘娘,去修道,去紫竹林都好,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你為什麽不敢打我?呵..你是內疚?還是心疼啊?還是..你怕多看我一眼,你就會情不自禁?是不是啊?在我昏迷的時候,你是第一個沖過來的。我好了,可以下床了,連曹國舅都來看我,你為什麽不敢來?為什麽?對,我們是不能相愛,那你就打醒我吧。

第30集

突然間,八仙都齊聚,綁了穿山甲,原來處決乃是“引蛇出洞”之計。靈霄殿,穿山甲隻承認上天庭救何仙姑,拒不承認其他罪行。山甲質問閻王何時親眼看見他破地獄盜魂魄?又發問龍王自己幾時與東海結怨?呂洞賓說倘若八仙真要劫地獄、燒東海,大可以明著來,鬼鬼祟祟的事隻有妖怪才會做,玉帝認同,山甲說玉帝偏袒八仙。為了救何仙姑,他連天庭都敢闖,沒有理由要嫁禍仙姑。洞賓無奈,請求玉帝以無尚仙法變出天眼,重現地獄、龍宮發生的種種。此招一出,山甲不得不承認所有的罪孽。山甲斥責,是玉帝立下的天規讓神仙不可以談情,才使仙姑不接受山甲,是玉帝逼他做妖的。

音樂原聲

主題曲《任逍遊》(又稱《逍遙遊》)

演唱:吳佳明

走啊走啊走好漢跟我一起走

走遍了青山人未老

少年壯志不言酬

莫啊莫回首管它黃鶴去何樓

黃粱呀一夢風雲再變

灑向人間是怨尤

劃一葉扁舟任我去遨遊

逍逍啊遙遙天地與我競自由

共飲一杯酒人間本來情難求

相思呀難了豪情再現

亂雲飛渡仍閒悠

劃一葉扁舟誰願與我共逍遊

天若有情天亦老

不如與天竟自由

插曲《相思無解》

曲/詞:熊天平

演唱:熊天平

一縷情一絲愁

恨時光匆匆

落花風總惹人煩憂

紅塵化浮雲

此情何悠悠

道神仙羨鴛鴦到白頭

一縷情一寸愁

恨相思難懂

多情人總換得心痛

恨時恨物

恨塵心難懂

奈何人名利全看透

物換星移人事全非

有誰憐惜舊人枯萎

春來秋走聚散瞬間

相思快樂總難兩全

插曲《心有靈犀》

詞:熊天平

曲:熊天平

落花問卷風簾 我的影子沒有家

太陽紅樹搖動 流浪何時能停泊

黑色憂鬱 紅色的痛 逃不出你的眼眸

藍色的心 心中話語 翻不出你的手掌心

心有靈犀你的心 心有靈犀我的心

承諾太重 重得讓我走不動

心有靈犀一面心 心有靈犀不必猜

猜的太多 懷疑撞毀了相信

(music)

落花問卷風簾 我的影子沒有家

太陽紅樹搖動 流浪何時能停泊

黑色憂鬱 紅色的痛 逃不出你的眼眸

藍色的心 心中話語 翻不出你的手掌心

心有靈犀你的心 心有靈犀我的心

承諾太多重的讓我走不動

心有靈犀一面心 心有靈犀不必猜

猜的太多 懷疑撞毀了相信

值得嗎

心有靈犀你的心 心有靈犀我的心

承諾太重 重的讓我走不動

心有靈犀一面心 心有靈犀不必猜

猜的太多 懷疑撞毀了相信

值得嗎

心有靈犀你的心 心有靈犀我的心

承諾太重 重的讓我走不動

心有靈犀一面心 心有靈犀不必猜

猜的太多 懷疑撞毀了相信

值得嗎

製作

台灣當紅小生馬景濤一人獨佔東華真人,呂洞賓兩角兒,這是他繼《倚天屠龍記》《新龍門客堆》之後又一部古裝力作。無論是仙風道骨的東華真人,還是風流倜儻的呂洞賓、呂岩,都將給您留下深刻印象。

本劇耗費巨資,在風景如畫的九寨溝和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精心拍攝。採用先進電腦技術製作的特技畫面,形象更為逼真,效果更為神奇,帶給電視觀眾一個賞心悅目的全新感受。

職員表

▪ 製作人:李達明;周強

▪ 監製:馬家駿;鄭寧;程新民;謝益文

▪ 原著:吳元泰

▪ 導演:謝益文;張寶蓮;霍志楷;袁國偉;梁勝權;羅庭▪ 副導演(助理):何尤美;陳興明;朱小清;吳碧嬋

▪ 編劇:盧治明(編審);李艷萍(故事);黃金花;謝俊源

▪ 剪輯:江劍華;黃錦美

▪ 道具:毛光成;謝雲水;胡美安;許源慶

▪ 配音導演:劉詩璇

▪ 動作指導:馬家班;潘祥

▪ 服裝設計:郭淑敏;陳鴻才

▪ 燈光:文成;葛紅才▪ 劇務:汪俊;周元達

▪ 布景師:林澤輝;黃立成;高文定;葉用冠;王季剛

出品單位:

四川電視台電視劇製作中心

江蘇天地影視製作中心新加坡電視機構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