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林黨

東林黨

東林黨是明朝末年以江南士大夫為主的官僚政治集團。"東林黨"之"黨",是朋黨而不是近代政黨

公元1604年(萬歷三十二年),顧憲成等人修復宋代楊時講學的東林書院,與高攀龍錢一本等講學其中。東林講學之際,正值明末社會矛盾日趨激化之時。東林人士諷議朝政、評論官吏,他們要求廉正奉公,振興吏治,開放言路,革除朝野積弊,反對權貴貪縱枉法。這些針砭時政的主張得到當時社會的廣泛同情與支持,同時也遭到宦官及其依附勢力的激烈反對。兩者之間因政見分歧發展演變形成明末激烈的黨爭局面。反對派將東林書院講學及與之有關系或支持同情講學的朝野人士籠統稱之為"東林黨"。

(概述內圖片來源)

  • 中文名稱
    東林黨
  • 產生時間
    明代晚期
  • 領袖
    顧憲成
  • 主要成員
    顧憲成、左光鬥、高攀龍、葉向高
  • 主要標志
    東林書院
  • 主張
    開放言路,反對宦官于政,反對礦稅
  • 對立黨派
    秦黨,齊黨、楚黨、閹黨
  • 主要事件
    爭國本
  • 政治表現
    不畏強權,為民請命
  • 思想特點
    專製皇權體製外的政治結盟

​背景

 明朝中期以後,政治日益敗壞,封建壓榨導致人民不斷起而反抗。面對政治經濟困難,1573年(神宗萬歷)東林舊跡年),首輔張居正開始進行改革,在澄清吏治、改進稅製、增闢財源、興修水利和整飭軍事等方面,都取得了一定的成效。首輔是首席內閣大學士,相當于過去的宰相。明神宗十歲即位,由張居正輔政;他年長以後,對于張居正專斷朝政和限製他追求聲色奢侈,感到不堪忍受。1582年(萬歷十年)張居正病故後,明神宗親政,張居正的許多新政很快被廢除了[4]。神宗統治時期,以皇帝、宦官、王公、勛戚、權臣為代表的封建統治階級勢力,操縱朝政,政治黑暗,軍事衰敗,財政拮據,而苛征暴斂益形繁重,人民反抗事件也層出不窮。由于明朝國力漸衰,崛起于關外的滿洲貴族也逐漸不服明朝中央政府的管轄,以至成為對明朝的威脅。

東林黨

基本信息

明代晚期以江南士大夫為主的政治集團。萬歷三十二年(1604),被革職還鄉的顧憲成在常州知府歐陽東鳳、無錫知縣林宰的資助下,修復宋代楊時講學的東林書院,與高攀龍、錢一本、薛敷教、史孟麟、于孔兼及其弟顧允成等人,講學其中,“講習之餘,往往諷議朝政,裁量人物”,其言論被稱為清議。朝士慕其風者,多遙相應和。這種政治性講學活動,形成了廣泛的社會影響。“三吳士紳”、在朝在野的各種政治代表人物、東南城市勢力、某些地方實力派等,一時都聚集在以東林書院為中心的東林派周圍。時人稱之為東林黨。明神宗朱翊鈞統治後期,宦官擅權,倒行逆施,政治日益腐化,社會矛盾激化。針對這一現象,東林黨人提出反對礦監稅使掠奪、減輕賦役負擔、發展東南地區經濟等主張。他們還主張開放言路、實行改良等針砭時政的意見,得到當時社會的廣泛支持,同時也遭到宦官及各種依附勢力的激烈反對。明末黨爭中,東林黨的主要對立面是齊楚浙黨。萬歷後期,雙方以爭國本為首,以三案為餘波,相攻不已。

東林黨

天啓帝時期,宦官魏忠賢專政,形成明代勢力最大的閹黨集團,齊楚浙諸黨爭相依附之,對東林黨人實行血腥鎮壓。天啓四年(1624),東林黨人楊漣因劾魏忠賢二十四大罪被捕,與左光鬥、黃尊素、周順昌等人同被殺害。魏忠賢又使人編《三朝要典》,借紅丸案、梃擊案、移宮案三案為題,毀東林書院,打擊東林黨。東林著名人士魏大中、顧大章、高攀龍、周起元、繆昌斯等先後被迫害致死。齊楚浙黨又造天鑒諸錄,加東林以惡名,並列黨人榜于全國,每榜少則百人,多至五百餘人,凡列名者,生者削籍,死者追奪,朝中善類為之一空。魏忠賢還指使黨羽製造《東林點將錄》,將著名的東林黨人分別加以《水滸》一百零八將綽號,企圖將其一網打盡。天啓七年明思宗朱由檢即位,魏忠賢自縊死,次年毀《三朝要典》,對東林黨人的迫害才告停止。但東林與閹黨的鬥爭,一直延續到南明時期。

發展歷程

名稱由來

萬歷二十二年(1594),吏部文選司郎中顧憲成被削去了官籍返回了故鄉無錫。他和弟弟顧允成一道倡議修復了無錫城東的東林書院。這所書院原本是宋儒楊時創立的,楊時是宋代大儒程灝、程頤兩兄弟的門徒,是“二程學說”的正宗嫡傳。後來的另一位宋代大儒朱熹則是楊時的弟子。顧憲成重修東林書院的時候,十分明確地宣布他是講程朱理學的,也就是說,他是繼承楊時衣缽的。

重新建設東林書院,常州知府歐陽東風和無錫知縣林宰幫了很大的忙。落成之後,顧憲成與志同道合的高攀龍、錢一本、薛敷教、史孟麟、于孔兼等人講學其中,來聽講求學的人稱顧憲成為涇陽先生,後來也有人稱他為東林先生。

當時,不少懷抱道義而不被當政者所接納的士大夫退歸林野,東林書院的重建使他們找到了知音,因此都爭相前來,使得“學舍至不能容”。顧憲成常說:“當京官不忠心事主,當地方官不志在民生,隱求鄉裏不講正義,不配稱為君子。”他的這些觀點博得同志者的回響。講學之餘,他們聚在一起,用委婉的語言議論朝政,褒貶品評執政的大臣。用“君子”和“小人”去區別政治上的正邪兩派。這樣一來,朝中的一些官員,如孫丕揚、公鼐、鄒元標、趙南星等人,也與東林書院遙相應和、互通聲氣。他們懷著憂國憂民的意識,意在有所作為,就形成了一股不容忽視的政治勢力,與他們唱反調的那一派稱他們為“東林黨”。東林黨人號稱“清流”影響著天下的輿論

政治表現

東林黨人往往不畏強權,為民請命,大膽彈劾朝中權貴,反對“礦使”、“稅監”,甚至敢于冒犯“龍顏”。當鳳陽巡撫李三才受到內閣大臣論處的時候,在東林書院講學的顧憲成就上書給葉向高、孫丕揚,稱頌李三才的政績。御史吳亮把顧憲成的信抄在邸報中,使攻擊李三才的人大為惱火。李三才任職鳳陽巡撫期間,曾經查抄了太監陳增的爪牙程守訓的幾十萬贓款及大量的奇珍異寶,並將程守訓依法治罪,辦了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他還在萬歷二十七年和二十八年,多次上疏,陳述礦稅的弊害。萬歷三十年和三十一年,他又一再上疏反對礦稅,並且提議修浚河渠、建築水閘、防範水旱,這些主張非但沒有被採納,反而被罰了5個月的俸祿。李三才在反對礦使稅監的奏章中指責神宗皇帝說:“陛下寶愛珠玉,百姓也想溫飽;陛下愛護子孫,百姓亦愛戀妻兒。何以陛下要拼命地聚斂財寶卻不讓百姓滿足升鬥之需呢?為什麽陛下要延福萬年,卻不讓百姓享受朝夕之歡呢?”

東林黨

朝廷對李三才起用不決,禮部右侍郎、詹事府詹事公鼐颺言曰:“今封疆倚重者,多遠道未至。三才猷略素優,家近輦轂,可朝發夕至也。”侍郎鄒元標趣使盡言,以言路相持而止。後御史葉有聲追論公鼐與三才為姻,徇私妄薦,在朝廷魏忠賢的一手操控下,禮部侍郎公鼐被罷官削職。

對于後妃幹政和宦官專權,東林黨人始終加以反對,哪怕是削職罷官,逮捕問罪也堅持不改。在“爭國本”事件和以後發生的“梃擊”、“紅丸”、“移宮”三案中,東林黨人都從維護皇權的立場出發,堅持反對鄭貴妃、李選侍幹政,公開抨擊危害皇太子、皇帝的行為,主張嚴厲追查三案的當事人及其幕後主使者。

東林黨人還在“京察大計”中力圖整肅吏治。“京察”和“外察”是對官吏進行考核的兩種製度。“京察”是考察在京任職的官員,每6年一次;“外察”是考核在地方上任職的官吏,每3年一次。一般是趁外官來京師朝見皇帝時給以考察。“京察”是根據官員的政績、品行,來決定升遷、降調或罷官等獎懲。若是“京察”中被罷了官,就將終身不再起用。 萬歷二十一年的京察,主持者是吏部尚書孫考功、郎中趙南星和左都御史李世達,他們都比較正直不徇私情。文選員外郎呂胤昌是趙南星的外甥,都給事中王三餘是趙南星的親戚,都因考評不佳被罷黜。東林黨也借此機會罷黜了一些與內閣大臣交往很深的官員。到了萬歷三十三年,主持“京察大計”的是東林黨人都御史溫純和吏部侍郎楊時喬,就把浙黨官員錢夢皋、鍾兆鬥等人貶謫了。但南京的“京察大計”主持者則是齊、楚、浙黨主持,他們借機斥逐東林黨的官員。到了萬歷四十五年,浙黨首領又當上了內閣首輔,這一年的“京察大計”,東林黨人受到很大的打擊。這樣一來,就形成了一種朋黨混爭的局面,東林黨人的政治主張也和他們排除異己的動機糾纏不情了,給攻擊他們的人製造了口實。

黨派紛爭

神宗時期,神宗長時間不上朝理政,久居深宮過著"每夕必飲,每飲必醉,每醉必怒”的生活,身邊的侍者辦事稍不稱意"輒斃杖下"。且又極其貪婪,恨不得把天下財貨都搜刮進宮中供其揮霍。把大批太監派作"礦使”、"稅監”前往各地橫征暴斂,搞得民怨沸騰。他把朝廷官員的任免都丟在一邊,使在職的官吏無法得到升遷,空缺的職位難以及時補充。最糟糕的時候,六部的尚書隻有一位,都御史10年不補。當時有一個名叫袁可立的御史曾經借雷震景德門的機會連續上疏直指皇帝:

“禮祀不親,朝講未視,章奏不以時批答,廢棄不皆錄用(《睢州志》)”,終于惹怒神宗皇帝,被削職為民二十六年。首輔大臣也相繼上了100多道奏章請求,帝皆不聽。為了增置不足的內閣大臣,首輔大臣竟然上了100多道奏章請求。這樣一來,就助長了朝野上下的派別紛爭愈演愈烈。

1621年( 天啓元年),公鼐看到改元後不到半年,御史因進言而受到責罰的有十幾人,連續兩次上疏,對皇帝及輔臣加以規勸。但是此時的熹宗已被宦官魏忠賢操縱,公鼐得到的是“譙責”、“懺旨”。做為兩任皇帝老師的公鼐對專權亂政的魏忠賢之流深惡痛絕,加之編纂《光宗實錄》一事觸怒魏忠賢,“群小惡其害已,盡力排擠,不得大用”。

魏忠賢逐漸專權亂政的情況下,天啓初,性格耿直的禮部右侍郎、詹事府詹事的公鼐成為受打擊的對象,在帝黨、後黨、宦官、朝臣的鬥爭中,剛直峻介的公鼐不願陷入相互攻訐的黨派鬥爭,又不允許宦官魏忠賢誣陷忠良,為糾正魏忠賢等人散布的流言蜚語,他憤然上書熹宗,要求由他主持編纂《光宗實錄》,秉筆直書光宗政績和宮闈中委曲隱秘之事,“存其真不存其偽”,“以成一朝信史。”熹宗沒有批準他的建議。

與東林黨政見不合的是內閣大臣王錫爵、沈一貫和方從哲等人,他們被稱為"浙黨”。另外還有什麽"秦黨”,成員都是陝西籍的官僚,還有什麽"齊黨”、"楚黨”、"宣黨”,都是以首領的籍貫命名的。"秦黨”的政見與"東林黨”相吻合,其他各"黨”都與"浙黨”聲氣相通,黨爭之風甚囂塵上。

相關評價

正面評價, 如被指為東林黨人的李三才于萬歷四十四年(1616年)上疏道:“東林者,乃光祿寺少卿顧憲成講學東南之所也。憲成忠貞絕世,行義格天,繼往開來,希聖希賢。而從之遊者……皆研習性命,檢束身心,亭藝表表,高世之彥也。異哉此東林也,何負于國家哉?”(《萬歷邸鈔》萬歷四十四年丙辰卷)又如“不有東林,乾坤崩塌久矣!東林豈亡明者?攻東林者亡之也。”(汪有典《史外》卷六《高忠憲傳》)

負面評價,如“時顧憲成罷歸久,于錫山創東林書院,招集士紳講學。其學經生之所知,絕無足聽者。徒相與臧否人物,訾國政,冀當國者聞而葯之。”(《江陵紀事》)更為激烈則如:“時錫爵、一貫、賡、廷機諸輔傳燈,一二孤憤之士建言被逐,于是聚徒講學,以道學之名號召天下。凡生長其地、宦遊其地者,或實意仰高,或葛藤相絆而靡然從之,門戶之名立矣。遙製朝紳,迫挾台輔,夷跖惟其所造。復有一二奸雄彼此借資,門戶之威熾矣。”(許重熙《憲章外史續編》)

較為客觀的評價,如夏允彝按政績來判定東林人與攻東林者之間高下如何:“平心而論,東林中亦多敗類,攻東林者間亦有清操獨立之人,然其領袖之人殆天淵也。東林之持論甚高,而于籌虜製寇卒無實著。攻東林者自謂孤立任怨,然未嘗為朝廷振一法紀,徒以忮刻勝耳。特可謂之聚怨哉?無濟國事殆同矣。”強調兩派領袖的人品迥異,但也指出兩派均屬于于國事無補一類, 這種看法具有較大的普遍性。清代的官方言論即與夏允彝的看法相仿,《四庫全書總目提要》認為“雖憲成等主持清議本無貽禍天下之心,而既已聚徒,則黨類眾而流品混,既已講學,則議論多而是非生。其始不過一念之好名,其究也流弊所極遂禍延宗社。《春秋》責備賢者,憲成等不能辭其咎也。特以領袖數人,大抵風節矯矯,不愧名臣,尙為瑕瑜不掩雲爾。”在肯定東林領袖為君子的同時點明東林的流弊所在。整體而言主張“東林”應對明末敗勢承擔一定的責任。

影響意義

1.不諱言“黨”及“朋黨”理念的變化。東林黨人對“朋”和“黨”有了不同于前人的認識。他們不諱言“黨”,常以“吾黨”自稱。在他們的語匯中,“黨”,已不是“同鄉”、“鄉黨”之意,而是“同道”、“同志”、“志同道合”之意。這一變化,顯示出東林黨人強烈的相對獨立的社會群體意識。在高攀龍、錢一本看來,小人可以有黨,君子也可以有黨。主張不要懼怕小人以“黨”字傾君子,也沒有必要以無黨自命。劉宗周的認識則更進一步,他否認小人有黨,而君子以同道為朋,以自絕于小人為黨,將黨視為正人君子的代名詞,給“黨”、“朋黨”這一概念做了新的詮釋,改變了貶義的內涵。英國近代政黨輝格黨與托利黨在其萌芽時期,各自的名稱都來源于對方的漫罵,社會在轉型時期,政治文化上會有某種類似的變遷。自東林書院講學始,由于參與者共同的思想傾向和一致的政治主張,地域界線被打破,形成了各地同道公認的領袖。這種“通乎天下”的聯盟超出了以往文人結社、講學的規模,其政治意圖十分明顯。領袖也不僅僅是單純學派的領袖,如顧憲成說:“君子在朝,非君子自能在朝也,本之君子之領袖為之連茹而進也。”

2.控製國家權力的意向。英國兩黨曾因王位繼承問題進行過長期的鬥爭,王位繼承問題牽扯著深刻的宗教問題。明代萬歷朝國本問題,也影響著政局的發展方向,東林黨人將立儲看成天下之公事。萬歷十年(1582)以後的內閣,完全是皇帝的御用工具,因此東林黨人與內閣之間的矛盾,實際上是與皇帝的對抗。推舉李三才入閣,即能表現出東林黨人希望控製內閣的目的。李三才“誠世道所賴”,是多數人利益的代表,是政治參與的體現。

東林黨希望在國家事務和體製運作中處于主要的地位,是近代因素出現後,君主權力衰落並被逐漸分解的必然過程,是民主形式發展史上的必然現象。

3.東林黨人的經濟地位與社會基礎。社會集團劃分的根本依據是社會經濟地位和利益要求。在階級劃分上,東林黨人雖然屬于中、小地主階層,但確切地說應是這一階層中經濟地位較低的群體,這是他們思想上接近下層民眾並擁有廣泛社會基礎的根本原因。天啓朝冤獄大興,東林黨人以“撐住乾坤”的精神行了堅決的鬥爭。蘇州市民公開反抗黑暗的專製統治,形成了帶有暴力特征的反專製的社會政治運動。這一運動的自發性表明,東林黨人具有廣泛的社會基礎。    

其他資料

名單介紹

顧憲成 鄒元標 趙南星李三才 葉向高 汪文言楊漣左光鬥 魏大中 周朝瑞 袁化中公鼐 高攀龍 顧大章 黃尊素 周順昌 繆昌期 周宗建 丁學乾 吳裕中 萬景 吳懷賢 劉鐸 周起元 夏之令 李應升熊廷弼 鹿繼善 呂維祺孫承宗賀逢聖汪喬年範景文焦源溥袁崇煥 侯震煬 賀良蔡懋德 惠世揚 李亥 顧宗孟 魏光緒 練國事 蔣允儀 解學龍 劉懋 趙洪範 吳爾成 劉宗周 萬言揚 陳于廷朱國楨孫龍王紀 黃公輔 塗世業 季希孔 湯兆京 章嘉禎王象春 孫啓相 孫鼎相 喬允升錢謙益曹于汴 黃正賓 鄒維璉 孫慎行 房可庄 憎櫻 丁元薦 遊士任 王之雅 崔景榮 劉憲龍 程正己 塗一榛 方震行 王允成徐憲卿 陳必謙 馮從吾鄭三俊文震孟 鄭曼 毛士龍 李炳恭 李邦華 史紀事 夏嘉遇 甄淑 劉思海許譽卿 熊奮渭 郝士膏 章允行 熊德揚 歐陽調律 劉璞張慎言 馬鳴起 江秉謙 李日宣 喬可聘 劉芳 薛敷教 沈思孝 顧允成 徐石麟周嘉謨 劉一景 翟學程 韓礦 楊惟休 蔡毅中 宋磐 張拱宸 沈正宗 王恰 王心一李宗延倪思張鵬雲 程註 趙世用 方員度 沈維炳 朱欽相姚思仁 胡良機 楊姜 蕭基 李遇知 霍守典 汪應蛟 楊維新 蔣大中 姚希孟胡永順 麻僖 魏應知 王時熙 陳士元 楊建烈 宋師襄 喬承詔 潘雲翼 吳良輔 李喬侖 翁正春朱大典陳奇瑜 吳弘業 孫紹統 洪如鍾 歐陽東鳳 杜三策 朱國弼 林汝翼 楊棟朝王振奇趙彥唐 紹堯周洪謨陳道亨岳元聲張問達 周汝弼 張繼孟 劉廷佐 史永安田珍段然方逢年李繼貞顧錫疇 黃承業 李若星 師眾 畢佐周 李承恩 王之採 鄧美 何棟如吳用先 孟淑孔 許俞敬 熊明遇何士晉黃龍光 楊時喬 盧化螯 徐良彥 錢士晉 施天德 王圖 翟鳳沖 陳一元陳長祚畢懋康李騰芳 趙昌運彭遵古 程國祥 朱光祚 徐如珂鍾羽正 蔣正陽 林喬枝 韓策 汪先岸 郭正域 孫丕揚 胡祈 王元翰王宗賢餘懋衡孫瑋 李孔度 李仙品 周道登 朱世守 楊一鵬 陸完學 陳良弼 陳言 李玄 王祚昌 霍瑛 楊新期 談自省 馬孟禎 韓奇象 方有度 金世俊 米萬鍾 王繼謨 李思誠 方大任 陶朗先 陳熙昌 張國純 何如寵 戴忠馮琦劉元珍姜志禮 于孔兼 耿如杞 區九倫 梅之煥 姜習孔 金世衡 侯恪 韓霖 易應昌 江東之 宋燾 錢龍錫 姜逢元 陳一敬 劉策陳子庄黃道周 王淑汴 滿朝薦 沈演 劉洪訓 成基命王國興 張國紀 楊嘉祚 汪康謠 史孟麟 安希範 李復陽 林宰 張永禎 劉起服 陳新芝 朱灝 劉憲章 韓鍾勛 周孔教 黃毓祺 賀王醇 趙德麟 孟稱光 劉斯陛 戴韻 陳仁錫 劉弘化 吳道坤 張道睿 李守俊 劉之鳳 王鍾龐 吳弘濟 劉士章 張世經 徐遵陽 候洵 徐縉芳 蕭近 彭汝南 沈應時 薛文周 陳邦瞻 趙清衡 何吾雛

東林黨

東林點將錄

開山元帥托塔天王南京戶部尚書李三才。

總兵都頭領二員:

天魁星及時雨大學士葉向高。

天罡星玉麒麟吏部尚書趙南星。

掌管機密軍師二員:

天機星智多星左諭德繆昌期。

天閒星入雲龍左都御史高攀龍。

協同參贊軍務頭領一員:

地魁星神機軍師禮部員外郎顧大章。

正先鋒一員:

天殺星黑旋風吏科都給事中魏大中。

左右先鋒二員:

天暗星青面獸浙江道御史房可壯。

地周星跳澗虎福建道御史周宗建。

馬軍五虎將五員:

天勇星大刀手左副都御史楊漣。

天雄星豹子頭左僉都御史左光鬥。

天猛星霹靂火大理寺少卿惠世揚。

天威星雙鞭將太僕寺少卿周朝瑞。

天立星雙槍將河南道御史袁化中。

馬軍八驃騎八員:

天英星小李廣福建道御史李應升。

天捷星沒羽箭陝西道御史蔣允儀。

天空星急先鋒山東道御史黃尊素。

天退星插翅虎浙江道御史夏之令。

天究星沒遮攔吏科給事中劉宏化。

天滿星美髯公刑科給事中解學龍。

地猖星毛頭星刑科給事中毛士龍。

地鎮星小遮攔工科給事中劉懋。

總探聲息走報機密頭領二員:

天速星神行太保尚寶司丞吳爾成。

地速星中箭虎光祿寺少卿丁元薦。

行文走檄調兵遣將頭領一員:

地囚星旱地忽律廣西道御史遊士任。

掌管錢糧頭領二員:

天富星撲天雕禮部主事賀烺。

地狗星金毛犬尚寶司少卿黃正賓。

定功賞罰軍政司頭領二員:

地正星鐵面孔目左僉都御史程正己。

地奴星催命判官左通政塗一臻。

掌管行刑劊子手頭領二員:

地損星一枝花禮部尚書孫慎行。

地平星鐵臂膊刑部尚書王之寀。

捧把帥字旗將校一員:

地賊星鼓上蚤內閣中書汪文言。

守護中軍大將十二員:

天壽星混江龍大學士劉一燝。

天微星九紋龍大學士韓爌。

地短星出林龍大學士孫承宗。

天劍星立地太歲吏部尚書周嘉謨。

地角星獨角龍吏部尚書張問達。

天傷星武行者左都御史鄒元標。

天貴星小旋風右都御史曹于汴。

地軸星轟天雷禮部尚書王圖。

天牢星病關索刑部尚書喬允升。

地強星錦毛虎工部尚書馮從吾。

地藏星笑面虎吏部左侍郎陳于廷。

天巧星浪子左春坊左諭德錢謙益

四方打聽邀接來賓頭領十二員:

地明星鐵笛仙戶部左侍郎鄭三俊。

地壯星母夜叉禮部右侍郎公鼐。

地妖星摸著天光祿寺少卿史記事。

地全星鬼臉兒光祿寺寺丞李炳恭。

地文星聖手書生翰林院修撰文震孟。

地闊星摩雲金翅翰林院簡討姚希孟。

地陰星母大蟲翰林院簡討顧錫疇。

地異星白面郎君翰林院庶吉士鄭鄤。

地滿星玉幡竿吏部員外郎周順昌。

地獸星紫髯伯吏部員外郎張光前。

地慧星一丈青吏部員外郎孫必顯。

地暗星錦豹子禮部主事荊養喬。

馬步三軍頭領四十六員:

天慧星拚命三郎刑部尚書王紀。

天孤星花和尚兵部左侍郎李瑾。

天暴星兩頭蛇兵部右侍郎孫居相。

地勇星病尉遲兵部右侍郎李邦華。

地惡星沒面目兵部右侍郎劉策。

地佐星小溫侯兵部右侍郎何士晉。

地奇星聖水將戶部右侍郎陳所學。

天哭星雙尾蠍左副都御史孫鼎相。

天祐星金槍手右僉都御史徐良彥。

地刑星菜園子右僉都御史周起元。

地醜星石將軍右僉都御史張鳳翔。

地狂星獨火星右僉都御史朱世守。

地巧星玉臂匠右僉都御史程紹。

地暴星喪門神右僉都御史王洽。

地健星險道神右僉都御史李若星。

天異星赤發鬼左通政使劉宗周。

地俊星鐵扇子大理寺少卿韋藩。

地空星小霸王太常寺少卿韓繼嗣。

地會星神運算元太常寺少卿趙時用。

地祐星賽仁貴太常寺少卿李應魁。

地闔星火眼狻猊太常寺少卿程註。

地稽星操刀鬼太常寺少卿沈應奎。

地飛星八臂那吒吏部郎中夏嘉遇。

地走星飛天大聖吏部郎中鄒維璉。

地察星青眼虎吏科給事中陳良訓。

地煞星鎮三山兵科給事中甄淑。

地雄星井木犴戶科給事中郝土膏。

地傑星醜郡馬兵科給事中沈惟炳。

地幽星病大蟲戶科給事中薛文周。

地孤星金錢豹子兵科給事中蕭基。

天罪星短命二郎湖廣道御史劉芳。

天敗星活閻羅江西道御史方震孺。

地僻星打虎將山東道御史李元。

地微星矮腳虎福建道御史魏光緒。

地捷星花項虎四川道御史練國事。

地威星百勝將河南道御史謝文錦。

地數星小尉遲雲南道御史李日宣。

地猛星神火將貴州道御史張慎言。

地樂星鐵叫子山東道御史劉思誨。

地伏星金眼彪湖南道御史劉其忠。

地隱星白花蛇河南道御史楊新期。

地耗星白日鼠湖廣道御史劉大受。

地遂星通臂猿山西道御史侯恂。

地靈星神醫手雲南道御史胡良機。

地魔星雲裏金剛四川道御史宋師襄。

地理星九尾龜河南道御史熊則禎。

鎮守南京正將一員:

地然星混世魔王操江右僉都御史熊明遇。

分守南京汛地頭領一員:

天平星船火兒南京廣東道御史王允成。

天損星浪裏白條南京吏部郎中王象春。

地英星天目將南京江西道御史陳必謙。

地進星出洞蛟南京山西道御史黃公輔。

地退星翻江蜃南京四川道御史萬言揚。

地劣星活閃婆南京工科給事中徐憲卿。

天啓四年甲子冬歸安韓敬造。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