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彧卿

東方彧卿

東方彧卿是《仙俠奇緣之花千骨》中的男主角之一。世世輪回為異朽閣閣主,每世隻活25歲,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知道一切已經發生過的事,也可以通過發生的事而算出將要發生的事,但他太過自負,一切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卻沒料到自己會愛上花千骨。

他氣質出塵、膚質白皙、擁有一雙月牙眼,笑起來春暖花開像隻小狐狸;並且血液獨特,像糖一樣甜,深愛著骨頭。他一次次的守護著小骨,一次次的為她付出一切,向來世借了五年壽,來換取今生多陪小骨一年。當初小骨被逐到蠻荒之時,他與異朽閣訂下契約,哪怕六界盡毀也要接小骨出蠻荒。下場是世世早逝早夭,不得好死。最後替小骨擋了一掌,灰飛煙滅。

  • 中文名稱
    東方彧卿
  • 飾    演
    張丹峰 
  • 其他名稱
    東方、異朽君、爹爹、閣主
  • 性    別
  • 出    處
    《仙俠奇緣之花千骨》
  • 親    人
    糖寶,花千骨
  • 喜歡的人
    花千骨
  • 生    日
    三月一日
  • 登場作品
    《仙俠奇緣之花千骨》
  • 壽    命
    25
  • 手    下
    綠鞘
  • 身    份
    腹黑書生,異朽閣主
  • 年    齡
    每世隻活25歲(與花千骨第一世相遇時年齡為24歲)

人物簡介

世世25歲輪回,暗中操控一切,隻是順應天地;為千骨向來世借命五年最後為其粉身碎骨不得好死的結果。異朽閣並不是像江湖傳言的那樣無所不能無所不知,東方彧卿可以知道過去的一切,但是無法預言未來和把握人心。世界上隻有一個地方是異朽閣掌控不了的,那就是:蠻荒(小骨被流放的地方)。他救她省去日夜的思念不說,一年中想盡千方百計的方法,隻為救他的骨頭。在蠻荒中他受傷了,為了不讓小骨擔心,他偷偷的抹去袖上的血跡。新版書中為救花千骨出蠻荒以自己性命為代價給異朽閣做交換,世世早夭,不得好死。

東方彧卿東方彧卿

異朽君的身份

“我吃你做什麽?”

“你居然破了陣闖進這裏,被你看到了異朽閣最大的秘密,難道還想,就這樣離開麽?”

“喔?我相信你,可是我憑什麽相信你呢?你要我相信你的代價是什麽?”

“留下你的一滴血。”

“這叫天水滴,鳳凰的眼淚凝結而成。你戴在身上,便上得了蜀山了。”

“你看到這滿閣樓懸掛著的舌頭了麽?”

“我的愛好,便是收集人的舌頭。”

東方彧卿東方彧卿

“這些舌頭,每條都是很聽話的喲!他們有時候也會需要澆澆水,有時候也需要把天頂開啟,讓它們曬曬太陽。”

“我又不是算命的,未來在你自己手中,我也並不是像江湖傳言的那樣無所不能。我可以知道歷朝歷代發生的幾乎所有事,還有無數被歲月風塵掩埋的真相,可是,無法預言未來,也永遠把握不了人心。”

東方書生的身份

“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想到這裏會有人……”

“子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怎麽能沒關系呢?你的身子都被我看光了,我若是如此不負責任,豈非枉讀聖賢。姑娘你姓什名誰家住何方?等我金榜高中回來就一定與你成親!”

“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我明明從頭到腳,從前到後全部都看見了怎麽能當作沒看見呢?這不是自欺欺人麽?姑娘你千萬別擔心,我說話算話,一定會娶你的!”

“不行,趕考事小,你一個姑娘家小小年紀孤身上路,要是遇上豺狼野獸,山匪盜賊怎麽辦?別說你是我未婚妻子,就算是萍水相逢也不能見死不救,放之不理啊!我決定了,先把你到你要去的地方再上京趕考!一考完便到你家提親,明媒正娶迎你為妻!”

“差不多就是這幾個,人界,冥界,妖界,魔界,仙界,還有神界。”

“人心的力量才是最強大的,你以後會懂的。而追求做人的更高層次,並不一定是做仙。所以你也沒必要如此執著的去修什麽仙,不管是神仙還是妖魔,都各有各的煩惱,說不定還沒做人來得簡單快樂。”

“嚇著你媽了,傻孩子!”

“糖寶,要幫爸爸照顧好媽媽喔!”

“保重,好好拜師學藝,到時候了,我自然會去找你,娶你過門。”

“別說是區區茅山,隻要是為了見你,刀山火海我也願意闖。”

“因為看了你的身子,所以要對你負責。作為補償,幫你奪回神器,替你分憂解愁,照顧你、守著你一輩子。“

白子畫,這世上沒有什麽事是我東方彧卿插手不了知道不了的,你以為小小的蠻荒,能難得住我幾時?我非要將骨頭從蠻荒帶出來,讓你知道!什麽叫做命!”

就見來人微微一笑,融化了天地,連蠻荒萬物似乎瞬間都充滿了盎然生機。

雙臂慢慢張開,一個世間最溫柔的聲音說道。

“骨頭,我來接你回家……”無數情念想道,最後隻化作那麽簡單的一句——骨頭,我來接你回家……

東方死的時候

“骨頭!不要這樣!”他悲愴大吼,伸手直往花千骨眉心點去。花千骨雙目一睜,周圍頓時恢復如常。摩嚴一擊已到身後,再躲不過去。

“東方!”花千骨瞪大眼睛驚恐的望著他。

東方彧卿用盡全力將她抱在懷裏,周身布滿結界,同時飛快的用手捂住她的眼睛。

“骨頭,不要看!”

一聲巨大的爆破轟鳴聲,仿佛整個天都塌下來。花千骨被東方彧卿捂住眼,隻看到一片黑暗,然後就是一片血紅,溫暖的液體飛濺得滿臉,猶如畫上的油彩,濃膩得快要滴下來。

不要看……

東方彧卿的餘音在空中回蕩不息,伴隨著花千骨斷人心腸的凄厲哭喊。

世界瞬間安靜,花千骨身體瑟瑟顫抖著始終不敢睜開眼,白光盡散,她隻聽到周圍的一片驚恐尖叫聲,還有糖寶聲嘶力竭的喊著爸爸。

已經碎過的心還會再碎一次麽?

東方彧卿銀色仿如虛幻的身影再次凝結成形。

“骨頭……”他輕喚,伸出手想要觸碰她的面頰,卻碎做晶瑩的無數片,然後又拼合在一起。

花千骨不肯相信的搖著頭,依舊死死的緊閉雙眼

“骨頭……可以看了,看著我……”再不看,就沒有時間了。

花千骨才慢慢張開滿是血絲的眼,直直的盯著他,眨也不敢眨,仿佛隻要再一閉上,東方就再也不見了。不是幻覺,不是幻覺……她一遍一遍的對自己說。

“骨頭,不要死,聽我的話,不要死。就算這世上沒人愛,你也要好好愛自己……”

花千骨哭著搖頭,想緊緊抱住他卻隻觸碰到一堆晶瑩的碎片。

“等著我,等我回來,我一定會再回來的,不要怕,相信我……”

“不要,不要……”

看著東方彧卿聲音越來越小,再維持不了形態,開始在風中飄散。此刻的她,瘋狂伸出手想要抱住他又像在攫取些什麽,絕望的哭喊著,無助的像一個孩子。“

“一直想看骨頭長大後是什麽模樣,可惜我再也等不到了……”東方彧卿溫柔一笑,猶如清風拂過草原,然後慢慢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這天上地下,各門各派,都在我的計算之中,而我唯一無法計算的,是你的善良。“

“骨頭,你不要怕,我本就應該這樣,這是我與異朽閣做的交易,保你出蠻荒,五識盡喪,不得 好死。”

《遇卿未晚》

東方彧卿在花千骨上他輸了,但是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幸福的,終究會有一個人來溫暖他,安晚就是這樣的女孩,突然出現在了東方彧卿的生命之中,偏執的深深愛上了東方彧卿。

番外語錄

城池已經被摧垮,留下殘垣斷壁,但那不是我的城,隻是些流連的夢,我沒有真身,就讓我就此不滅……

東方彧卿

難道你真的要把一切都弄清楚然後獨自一個人面對一切嗎?

你是真心的想和我交朋友嗎,還是因為你早就想要奪取軒轅劍了。

我知道你現在還有很多東西想要問我的,但是都已經不必說了。

你會擁有這些情感,也不過隻是一種派生品吧?你的感情,會是真的嗎?

我要的僅僅是站在食物鏈的頂端,其他人對我來說都不重要了。

我本來我想讓你等我,我會和你一起,可惜,我等不到了……

我會等你回來,第一時間找到你,然後帶你回家。

安晚

你的出現是我命中的意料之外;

我的執著是你心上的治愈之葯;

相關歌曲

《一見卿心--念東方彧卿》

演唱:拂鳶

填詞:夙離

原唱:黃齡《忘塵》

分類:古風填詞

專輯:單曲

上載時間:2014-04-11 12:25:59

歌詞

歲月 無聲 千年過

三月央央 桃花 伴落陽

鶯飛草長 遇卿路上

相守夢 無緣 劫一場

紅顏 未成 卻傾心

風花 雪月 無涯望

寂寞消長 情難思量

鳳求凰 能否為你彈

塵世間 誰許夢一場

寄我滿腔相思長

蠻荒路途長

不知卿可安好 如當年

身死命斷 輪回再世 曲終人散

雲山一別 佳人一生 終予他

塵世間 誰許夢一場

寄我滿腔相思長

蠻荒路途長

不知卿可安好 如當年

身死命斷 輪回再世 曲終人散

雲山一別 佳人一生 終予他

闕城《悔不悔--記東方彧卿》小妖

選曲:緋羽怨姬

原著:fresh果果

詞作:墨汐

演唱:小妖

念白:痞子魚語(東方彧卿)&陌夕(花千骨)

海報:墨九

後期:林菡

歌詞編輯:商天塵

歌詞

東方彧卿漫畫形象東方彧卿漫畫形象

誰執筆 鋪紅塵 醉記此情成一卷

看人間 雲海滅 可留異朽斷流年

菩提念 悲歡顏 客僧可說盡千遍

清鈴響 擾不亂幾世繁花眷

玲瓏玉 水雲滴 可難牽腕間紅線

一滴血 花下骨 去眷戀

面如霞 盈水間 不是初見亦如念

輕香繞不斷心中情意亂

再難覓 韶華年 昆侖長白水雲天

不曾念 斑駁斂 藏千古封印魂邊

彎如月 眉眼間 溫熱冰封心口前

紅塵酒 飲不盡你唇間情念

花千骨:這是怎樣的想念,若是換了別人說,

總覺得好別扭,可是,風流不羈的你說出來,為什麽又那般溫柔呢。

東方彧卿:如果,當初我能再自私一點,

將她留在我身邊,是不是就能改變她的宿命了?

恨凡身 破殺伐 攔不住這烽火變

殘月冷血的景 染斷念劍

難再見 破仇怨 繾綣生死間

記多少 話語一瞬就落言

能不能 多一刻 讓我銘記你的臉

看不清 清冷血 還是天邊的紅顏

碧落間 奈河泉 醉生夢死為誰戀

數百年 不過是這滄海桑田

卿骨憶-[記仙俠奇緣之花千骨]

選曲:百戀歌

填詞:夙離

演唱:拂鳶

後期:拂鳶

異朽閣 線牽紅舌訴盡天下事

黑緞衣 潑墨幾筆揮就風流意

天水滴 鳳凰淚 贈與千骨上茅山

再相遇 無意看盡佳人軀

東方彧 西城卿 月白長衫書生意

看天下誰人榮雅勝過你

花滿樓 千骨香 夢入情絲酒斷腸

無心惹 相思入骨淪陷這戰場

急風烈 濤驚岸 蠻荒無懼尋故人

紅塵淵 萬丈懸崖情難斷兮意難絕

血染袖 輕掩去 悲歡數場一人扛

輕聲念 願與卿相絕

九重天 鎮魂血石壓身中千斤

一波平 一波卻起命短瑤池間

無所悔 無所怨 獨留眾人一一聲嘆

相守難 逆天而行終將絕

浮沉斷 寸寸滅 殷虹油畫血為顏

回首間 淚痕滿面 千骨顏

風蕭蕭 雨霖霖 故人悸哭悲離去

血淚盡 溫潤公子無處覓蹤影

輪回世 雲山巔 借以符咒夢中見

卻奈何 世事萬千念難相圓意難全

笛聲怨 琴音絕 一縷幽魂隨風掩

情為劫 難成白頭緣

急風烈 濤驚岸 蠻荒無懼尋故人

紅塵淵 萬丈懸崖情難斷兮意難絕

血染袖 輕掩去 悲歡數場一人扛

輕聲念 願與卿相絕

輪回世 雲山巔 借以符咒夢中見

卻奈何 世事萬千念難相圓意難全

笛聲怨 琴音絕 一縷幽魂隨風掩

情為劫 難成白頭緣

杯酒盡 月為缺 春日苦短無雨綿

何為緣 桃花落盡無人共賞殘陽斜

花為嫁 彧卿別 心戀卿兮卿難付

成絕唱 歌斷弦無續

音樂劇花千骨之東方彧卿

配音表:

東方彧卿--前無

花千骨--惜月清清

經典語錄

1、這些舌頭,每條都是很聽話的喲,他們有時候也會需要澆澆水,有時候也需要把天頂開啟,讓它們曬曬太 陽。

2、骨頭,我來接你回家。

3、骨頭,這個世上沒有人可以保護你,堅強,是你唯一的出路。

4、骨頭,不要看!骨頭,不要死,聽我的話,不要死。就算這世上沒人愛你,你也要好好愛自己……

5、或許,他為你所舍棄的,所背叛的,所付出的,遠比你還多......

6、可是,明明是自己一手將她推給白子畫的啊,可是,明明早就知道她會愛上白子畫,可是,明明知道那愛 的下面,是萬丈深淵......為什麽還是不顧一切的愛了...... 如果,當初他能再自私一點,將她留在他 身邊,是不是就能改變她的宿命了?可是,他是沒資格給花千骨的,也給不起她。他隻要看著她,陪陪 她,就足夠了。

7、若你回憶起了一切最後的選擇仍然是我,就算粉身碎骨、放棄一切我也會跟你在一起!

8、一直想看骨頭長大後是什麽模樣,可惜我再也等不到了……

9、後來才發現,不說白子畫這些年對你的教導、付出的關愛,就單單說以他那樣的為人,卻可以為了保護你,連自己始終恪守的原則和信念都背棄了…

10、這世上,誰規定你愛一個人,他就一定要愛你?你對他付出了,他便一定要回報你?特別是像白子畫那樣的人,不管怎麽說,他身為你的師父都是絕對稱職的,對你,對長留,對六界,他都盡到了他所能盡的最大責任。他的苦,常人體會不到,他也從不顯露言明。

11.小骨頭,好想你,想得骨頭都疼了!

12.“你喜歡麽?送給你陪你玩吧,隻要你想要,天上跑的,海裏遊的,我全部都可以幫你做出來。”

13.小心翼翼的扶起她,像捧著件千瘡百孔,不斷被摔碎又拼貼起來的瓷器。他已經無力再去憤怒,他隻是心疼,隻是憐惜。他此生拼命去呵護去守護的東西,卻就這樣一次次被別人摔個粉碎,扔在泥裏。

14.“骨頭別哭,不痛,有我在…”

15.“好啊,我等你。若你回憶起了一切最後的選擇仍然是我,就算粉身碎骨、放棄一切我也會跟你在一起!”

16.骨頭,請把我的骨灰帶在身邊,遇到壞人你就揚出去...讓我最後一次保護你

17.“夠了,都夠了,骨頭,你的前一吻已經還清了你欠異朽閣的所有債。而為了這一吻,我東方彧卿從今往後會把所有都給你,為你做我所能做的一切!!!”

18.骨頭,你永遠不知道我為了你做了什麽,當你知道時,那已經是我的全部了...

網友評價

東方彧卿

不得不說,東方之死,寫得真的讓人斷心斷腸,感同身受,哭得我雙眼紅腫,整夜都無法入睡。 好一個東方,智慧通透,有情有意的東方啊。相遇之初,異朽閣主,詭異的東方;再次相遇,溪水岸邊,酸腐書生,腹黑的東方;再後的相交,溫暖怡人,聰明絕頂,無所不能,又看透世事的東方;大限將至,寧可不得好死,隻為將小骨帶出蠻茺而向來生借壽的東方;自己肉身凡胎,魂肉四散,血雨紛飛,卻在最後一刻捂住愛人的眼睛,溫柔的說:"不要看!"的東方。 這樣的一個男人,怎麽叫人不愛?我們記住了他永遠溫暖的微笑;記住了他永遠白衣出塵的身姿;記住了他總是看透世情的從容;記住了他無所不能的驚世才能和智慧;也記住了他狡猾如狐的笑容,還那纏綿的二吻真言...卻怎麽都不願意在淚眼中記住他那句:"不要看"。 這是怎樣的一個男子?他知道自己躲不過二十五歲輪回的命運,把小骨一次又一次的送入他人的懷抱;而在小骨被全世界放棄時,又是他,一次一次用點點滴滴的溫暖拼湊出曾經的小骨;愛,真的不是佔有,也不一定是朝朝暮暮的擁有。東方,這個永遠從容的白衣男子,將愛的方式,為我們做了絕掛的詮釋。

"一聲巨大的爆破轟鳴聲,仿佛整個天都塌了下來。花千骨被東方彧卿捂住眼,隻看到一片黑暗,然後就是一片血紅,溫暖的液體飛濺得她滿臉,猶如畫上的油彩,濃膩得快要滴下來。

不要看…

東方彧卿的餘音在空中回蕩不息,伴隨著花千骨斷人心腸的凄厲哭喊,世界安靜了"

果果寫到這裏,也一定淚崩了吧?隻有說服了感動了自己的文字,才有可能感動得了別人。

東方太好了,真的,全文哪怕是後面白子畫瘋了,我都沒有東方之死這一刻這樣震撼和傷痛過.

東方值得最好的,他的愛,不是執著于擁有;他的愛,是溫暖守候;他愛,是從容赴死...他值得小骨的心動,也應該成為小骨最後的歸宿。

東方雖是凡人肉身,卻有一顆比誰都要不凡的心,他的千世輪回裏,萬千智慧裏,滋養了六界,卻唯獨沒有他自己。隻有這樣的男子,才配得上"愛"這個字啊。

回來吧,東方!

你的呵護,讓小骨有了家

在生命的最後,他也為小骨著想,不讓小骨看見死亡,看見血腥。

東方的愛與殺阡陌的愛不一樣,不似阡陌那般熾熱。他如空氣一般,時刻守護在小骨身邊。他懂小骨,小骨心裏想的每一件事,東方都懂,誰讓他是天大地大無所不知的異朽君,小骨的執著,小骨的願望,不管會不會傷了自己的心,他都不那麽的介意,隻要是小骨希望的,他始終守護的身後,默默助她成功,一個成功的女人背後,琢磨著總有這麽些個默默奉獻的情操男吧。

在小骨最傷心痛苦,最困惑無助的時候用盡全力去幫助她,去守護她,即便過程再如何坎坷,隻要見面,一句安慰、一個擁抱便輕描淡寫匆匆帶過,他的愛不給小骨壓力,卻讓小骨刻骨銘心。

東方彧卿或許不是最讓人愛的角色,可卻是最讓人難忘的男人,難怪他是白子畫最避諱的情敵,如果,也許有如果,小骨就這麽放棄一切,和東方和糖寶,三個人,一個家,平淡而又溫馨的幸福下去。

東方彧卿,想你,我的眼淚不住往下流,有些愛,逃不出天網恢恢…有東方有糖寶,小骨就有了家…

東方彧卿

初遇此腹黑君之時,誰能將那個一襲寬大的黑衣,猶如蝙蝠的翅膀,臉戴猙獰恐懼餓鬼面具,突爆眼球,上面扎滿了釘子的長長的舌頭的異朽君。樣貌並不起眼,不帥也不醜,可是氣質非凡,一雙月牙眼盈盈含笑,軒軒韶舉,安靜優雅,隻叫人從頭到腳神清氣爽,每個毛孔都熨過似的舒適服帖的一介書生東方彧卿相聯系。擁有長得帥的男人不如擁有一個時時刻刻體貼呵護的男人來的實際。

他以異朽君之姿為小骨種下靈蟲,再以東方彧卿樣貌出現,割"骨"肉,取"骨"血,養靈蟲,讓小骨在孤獨寂寞、懵懂無知的旅途中,有那個通體晶瑩透亮,身體肉肉綿綿,讓人很想捏捏的寶貝糖寶作伴。這個時候的東方許是還未對小骨有什麽男女之想,隻是對這麽個特殊的女孩充滿了好奇之心,有著與糖寶心意相通的靈性,小骨每天發生的任何事,包括小骨心中對白子畫一天一天累積的愛戀,東方都可以在第一時間知道,也許就是這些點點滴滴,在東方的心裏,小骨已不再隻是當初那個從墳墓挖蘿卜給自己吃的傻孩子,而是一個不管為了什麽,隻要心中有願景,便勇往向前沖的魅力女子。

溫柔的他,賴皮的他,古板的他,笨拙的他,睿智的他,甜言蜜語的他,無所不知的他…到底哪個,才是真實的他呢?雖然心裏不明白,可是卻半點都不覺得不安。他身上就是有讓人寧靜的力量,他的關懷和愛護讓小骨感覺真實和溫暖,情不自禁的依舊單純而簡單的信任著他,不論他究竟是誰。

原文賞析

原文:哼唧獸也歡快的在沙灘上打起滾來。東方彧卿寵溺的望著她,輕輕咳了兩聲,不著痕跡的將袖上的血跡掩去。花千骨在地上躺了良久,原來能夠切實的感受著陽光的照耀,清風的吹拂,已經讓她感覺如此幸福。

賞析:東方彧卿進蠻荒肯定付出了代價,要不然不會受傷,他的苦他都不願意讓骨頭知道,默默地付出著自己的愛,骨頭受傷了可以找他哭訴,東方呢?誰來關心他?

原文:想解開也很容易啊,隻要你吻我…… 花千骨躊躇片刻,二話沒墊起腳勾住他的脖子,把唇印上去。東方彧卿長長的驚嘆一口氣,將她抱得更緊。感受著她小小的舌尖笨拙的輕觸下他的舌尖然後飛快退回,他及時的纏繞捕捉,久久不肯放離去。心頭幾多幸福又幾多苦澀。夠了,都夠了,骨頭,你的前一吻已經還清了你欠異朽閣的所有債。而為了這一吻,我東方彧卿從今往後會把所有都給你,為你做我所能做的一切!!!

賞析:東方可沒有伸手向骨頭要原本應得的代價,反而是把自己連本帶利的給了骨頭,東方的愛才是不求回報的愛,異朽閣的買賣的確虧大了,可是人家東方心甘情願!東方已經做的夠好的了!情字了得啊!

原文:你喜歡麽?送給你陪你玩吧,隻要你想要,天上跑的,海裏遊的,我全部都可以幫你做出來。

賞析:其實大家有沒有發現東方對骨頭的愛,溺愛更多些,就像有的男女朋友,男方很慣女友,無論女友提了什麽要求,都會盡量滿足,東方不就是這樣的嗎?無論做什麽都支持她,就算底下是萬丈深淵也願意為她跳。說實話我不認同東方這種溺愛,感覺有利有弊啊,但是人家東方願意去做,我也管不了。但是如果變了,那就不是東方彧卿了。

原文:東方彧卿壞笑:"因為看了你的身子,所以要對你負責。作為補償,幫你奪回神器,替你分憂解愁,照顧你、守著你一輩子。"花千骨身子一震,低下頭去:"你這代價太大了,異朽閣這筆生意可是做虧本了。"

賞析:無論骨頭做什麽,東方都搞不過她,不是不敢,而是不舍得她難過,骨頭是那麽喜歡小小的南無月(嬰兒),都說女人母性泛濫,花千骨也是女性,而且還是善良的骨頭,所以骨頭非要保住南無月。

原文:"那你是說,你願意跟我還有小月糖寶一起走?找個地方隱居起來,以後都快快樂樂的生活,再也不管這六界的事?""可是東方你是異朽閣閣主……"花千骨心下紛繁不定。"如果我可以拋下一切,骨頭,你願意跟我走,跟我離開這個地方麽?"

賞析:東方都願意為骨頭放棄自己用千年的輪回經歷的異朽閣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給了骨頭。骨頭啊,東方愛你真的愛到骨子裏了,愛的讓自己山窮水盡。

原文:"東方,你老實告訴我?!你多少歲了?是不是下次輪回已至?"

東方彧卿的漫畫形象東方彧卿的漫畫形象

賞析:這句話是作者埋下的伏筆,見後面的東方為她向來世借壽5年,隻為多陪他心愛的骨頭1年。東方當時為了不讓骨頭擔心,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細心如她,呵護如他。

原文:東方彧卿變魔術一樣攤開手掌,頓時手心裏接連飛出一隻又一隻小小的七色的紙疊的小鳥出來,還嘰嘰喳喳的,繞著花千骨飛上飛下。花千骨忍不住笑了起來。東方彧卿久久望著她,多想將她的笑容就這樣永遠留住。

賞析:他多想讓她笑,多想讓她快樂,多想讓此刻永恆。其實東方對她的愛是不求回報的,也是那麽簡單的愛,不自私不負擔。原文中描寫過東方多次在骨頭面前說師傅的好話,說師傅不容易。說實話換成是我, 我根本做不到為情敵這樣說話!我是人,我愛一個人,我會去競爭!這樣在自己心愛的女人面前抬舉情敵,簡直降低了自己的機會。東方本性不壞,他能為白子畫(情敵)說話實在不容易,是善良還是傻我也不想再去想。

原文:"骨頭?"東方彧卿喚她。她愣了一下,仿佛從遙遠的記憶裏猛然收回神來,心頭一痛,倒抽一口涼氣,然後開始急促的喘息。"你身體真的沒事?"花千骨輕輕擺手,凄涼一笑:"我是妖神啊,沒有人比我身體更好了,怎麽砍怎麽刺怎麽釘,都殺不死的。""骨頭!"東方彧卿撇見她眼中沉甸甸的絕望和心灰心頭猛的一疼。花千骨反應過來,立馬微笑握住他的手:"別擔心,我開玩笑的。"

賞析:骨頭在東方心中份量是很重的,東方彧卿怎麽會去害她,愛都來不及。

漫畫形象

大歪和颯漫畫諸多成員改編自fresh果果所著的小說《仙俠奇緣之花千骨》的漫畫《花千骨》

影視形象

東方彧卿
扮演者
年份:2014
《花千骨》張丹峰
年份:2015
《花千骨番外》王闖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