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鵑啼血 -漢語成語

杜鵑啼血

漢語成語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杜鵑鳥,俗稱布谷,又名子規、杜宇、子鵑。春夏季節,杜鵑徹夜不停啼鳴,啼聲清脆而短促,喚起人們多種情思。如果仔細端詳,杜鵑口腔上皮和舌部都為紅色,古人誤以為它啼得滿嘴流血,湊巧杜鵑高歌之時,正是杜鵑花類映山紅盛開之際,人們見映山紅那樣鮮紅,便把這種顏色的杜鵑花說成是杜鵑啼的血。

  • 中文名稱
    杜鵑啼血
  • 外文名稱
    Cuckoo
  • 讀音
    dù juān tí xuè
  • 釋義
    形容哀痛之極
  • 分類
    詞語
  • 花名
    映山紅

解釋

【名稱】:杜鵑啼血

【解釋】:傳說杜鵑晝夜悲鳴,啼至血出乃止。常用以形容哀痛之極。

【出處】:唐·白居易《琵琶行》:"其間旦暮聞何物?杜鵑啼血猿哀鳴。"

傳說

傳說1

杜鵑鳥,俗稱布谷,又名子規、杜宇、子鵑。春夏季節,杜鵑徹夜不停啼鳴,啼聲清脆而短促,喚起人們多種情思。如果仔細端詳,杜鵑口腔上皮和舌部都為紅色,古人誤以為它啼得滿嘴流血,湊巧杜鵑高歌之時,正是杜鵑花盛開之際,人們見杜鵑花那樣鮮紅,便把這種顏色說成是杜鵑啼的血。正像唐代詩人成彥雄寫的"杜鵑花與鳥,怨艷兩何賒,疑是口中血,滴成枝上花。"中國古代有"望帝啼鵑"的神話傳說。望帝,是傳說中周朝末年蜀地的君主,名叫杜宇。後來禪位退隱,不幸國亡身死,死後魂化為鳥,暮春啼苦,至于口中流血,其聲哀怨凄悲,動人肺腑,名為杜鵑。杜鵑在中國古典詩詞中常與悲苦之事聯系在一起。李白詩雲:"楊花落盡子規啼,聞道龍標過五溪。"文天祥《金陵驛二首》:"從今卻別江南路,化作啼鵑帶血歸。"杜鵑的啼叫又好像是說"不如歸去,不如歸去",它的啼叫容易觸動人們的鄉愁鄉思,宋代範仲淹詩雲:"夜入翠煙啼,晝尋芳樹飛,春山無限好,猶道不如歸。"由此可見,杜鵑鳥或花都帶上神話色彩,寄托了詩人傷感和無盡的哀怨,中國幾千年一代代文人墨客,已經把杜鵑當作一種悲鳥,當作悲愁的象征物了。

很早很早以前,位于四川的蜀國有個國王,名叫望帝。望帝是個人人愛戴的好皇帝。他愛百姓也愛生產,經常帶領四川人開墾荒地,種植五谷。辛苦了許多年,把蜀國建成為豐衣足食、錦綉一般的天府之國。有一年,在湖北的荊州地方,有一個井裏的大鱉成了精靈,幻成了人形。可是,他剛從井裏來到人間便不知何故死了。奇怪的是,那死屍在哪裏,哪裏的河水就會向西流。于是,鱉精的屍體就隨著西流水,從荊水沿著長江直往上浮,浮過了三峽,浮過了巴瀘,最後到了岷江。當鱉精浮到岷山山下的時候,他突然活了過來,他便跑去朝拜望帝,自稱叫做"鱉靈"。說來也巧,鱉靈正碰見望帝愁眉不展,嗟呼長嘆,便忙問為什麽如此惆悵。望帝見到鱉靈,非常喜歡他的聰明和誠懇,便告訴了他緣故。

杜鵑花杜鵑花

原來,有一大群被蜀人燒山開荒趕走的龍蛇鬼怪,不願離開天府之國的寶地,更不情願看到蜀人把自己的家園建成樂園,他們便使了妖術,把現在川西原來一帶的大石,都運到夔峽、巫峽一帶的山谷裏,堆成崇山峻嶺,砌成龍穴鬼窩,天天在那裏興風作浪,將萬流歸海的大水擋住了。結果,水流越來越大,水位越來越高,將老百姓的房屋、作物甚至生命,埋葬在無情的洪水裏面。大片大片的梯田和平地,人們生活的地方,變成了又黑暗又污穢的海底。這種百姓遭殃受罪的情景已經很長時間了,可是誰也沒有辦法,望帝因而茶不思、飯不香,心中難受。鱉靈聽後,便對望帝說:"我有治水的本領,我也不怕什麽龍蛇鬼怪,憑著我們的才智一定能戰勝邪惡。"望帝大喜過望,便拜他做了丞相,令他去巫山鬼怪,開河放水救民。

杜鵑花杜鵑花

鱉靈領了聖旨,帶了許多有本領的兵馬和工匠,順流來到巫山所在,和龍蛇鬥了六天六夜,才把那些凶惡頑劣的龍蛇捉住,關在了灧澦堆下的上牢關裏。接著,他又帶領人們和鬼怪拼鬥了九天九夜,才把那些邪惡狡猾的鬼怪捉住,關在了巫山峽的鬼門關裏。然後,鱉靈著手把巫山一帶的亂石高山,鑿成了夔峽、巫峽、西陵峽等彎曲峽谷,終于將匯積在蜀國的滔天洪水,順著七百裏長的河道,引向東海去了。蜀國又成了人民康樂、物產豐饒的天府之國。

望帝是個愛才的國王,他見鱉靈為人民立了如此大的功勞,才能又高于自己,便選了一個好日子,舉行了隆重的儀式,將王位讓給了鱉靈,他自己隱居到西山去了。

鱉靈做了國王,便是"叢帝"。他領導蜀人興修水利,開墾田地,做了許多利國利民的大好事,百姓過著快樂的生活,望帝也在西山過著清心寡欲的日子。

可是,後來情況慢慢起了變化。叢帝有點居功自傲,變得獨斷專行,不大傾聽臣民的意見,不大體恤老百姓的生活了。人們為此愁起來啦。

訊息傳到西山,望帝老王非常著急,常常食不好寢不安,半夜三更還在房裏踱來踱去,想著勸導叢帝的辦法。最後,他還是決定親自走一趟,進宮去勸導叢帝。于是,第二天早晨,他便從西山動身進城去訪叢帝

這個訊息很快就被老百姓知道了,大家都誠心誠意地期望叢帝能悔過反省,便一大群一大群地跟在望帝老王的後面,進宮請願,結果,便連成了很長很長的一支隊伍。

這一來,反而把事情弄僵了。叢帝遠遠地看見這種氣勢,心裏起了疑惑,認為是老王要向他收回王位,帶著老百姓來推翻他的。叢帝心中慌了,便急忙下令緊閉城門,不得讓老王和那些老百姓進城。

望帝老王無法進城,他靠著城門痛哭了一陣,也隻好無奈地回西山了。可是,望帝老王覺得自己有責任去幫助叢帝清醒過來,治理好天下,他一定要想辦法進城去。他又想呀想呀,終于想到隻有變成一隻會飛的鳥兒,才能飛進城門,飛進宮中,飛到高樹枝頭,把愛民安天下的道理親自告訴叢帝。于是,他便化為一隻會飛會叫的杜鵑鳥了。

那杜鵑撲打著雙翅飛呀飛,從西山飛進了城裏,又飛進了高高宮牆的裏面,飛到了皇帝御花園的楠木樹上,高聲叫著:"民貴呀!民貴呀!"

叢帝原來也是個清明的皇帝,也是個受到四川百姓當成神仙祭祀的國王。他聽了杜鵑的勸告,明白了老王的善意,知道多疑了,心中很是愧疚,以後,便更加體恤民情,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好皇帝。

可是,望帝已經變成了杜鵑鳥,他無法再變回原形了,而且,他也下定決心要勸誡以後的君王要愛民。于是,他化為的杜鵑鳥總是晝夜不停地對千百年來的帝王叫道:"民貴呀!民貴呀!"但是,以後的帝王沒有幾個聽他的話,所以,他苦苦地叫,叫出了血,把嘴巴染紅了,還是不甘心,仍然在苦口婆心地叫著"民貴"!

後代的人都為杜鵑的這種努力不息的精神所感動,所以,世世代代的四川人,都很鄭重地傳下了"不打杜鵑"的規矩,以示敬意。

傳說2

據《史書.蜀王本紀》載,望帝("七國稱王,杜宇稱帝",號曰望帝。時間約在公元前666年以前的[春秋]時代。)稱王于蜀,相思于大臣鱉靈的妻子,望帝以其功高,禪位于鱉靈。在這之後,望帝修道,處西山而隱,化為杜鵑鳥,至春則啼,滴血則為杜鵑花。這聲聲啼叫是杜鵑對那個夢牽魂繞的佳人的呼喚。

還有一則更為平民化的傳說。閩東山區杜家村裏有一戶窮人家,家中三口人,母親和兩個兒子。大兒子年30餘未婚,村裏大都叫他杜大,弟弟叫杜二,年方十八九,兄弟以販賣私鹽為生,養活老母。杜大力大,一次可挑鹽300斤,杜二力小,一擔不過100斤,自己可勉強糊口。

有一天,杜大經過一處街坊歇肩的時候,由于擔子太重,鹽擔滑下來,把一個小孩壓死了。人命關天,杜大被官府抓去,關在監牢裏,待判死刑。杜二一個人賣鹽,奉養老母,十分困難。一次,杜大對來探監的弟弟說:"再過兩天,找要被執行死刑了。"兄弟相抱痛哭。

弟弟說:"我去替死。我死隻死一個,你死便死三個。因為我力氣小,掙的錢,不能養活母親,二人都會餓死。"說著弟弟把哥哥推出門外,自已進了牢房。

過了兩天,杜二作了替死鬼。可是杜大怕事,出來後並沒有回家事母,不知藏到哪裏去了。杜二靈魂化作杜鵑鳥,到處飛叫:"哥哥回來!哥哥回來!"一邊叫,一邊口中滴出鮮血。鮮血滴處,長出了紅杜鵑。此後,每年春天滿山一片紅杜鵑花,人們都說,這是杜二的紅心與孝心。

其他詩詞​

唐王維《送梓州李使君》

萬壑樹參天,千山響杜鵑。山中一夜雨,樹杪百重泉。

漢女輸橦布,巴人訟芋田。文翁翻教授,不敢倚先賢。

唐李白《宣城見杜鵑花》

蜀國曾聞子規鳥,宣城又見杜鵑花。一叫一回腸一斷,三春三月憶三巴。

唐李白《聞王昌齡左遷龍標遙有此寄》

楊花落盡子規啼,聞道龍標過五溪。我寄愁心與明月,隨風直到夜郎西。

唐李白《蜀道難》

青泥何盤盤,百步九折縈岩巒。捫參歷井仰脅息,以手撫膺坐長嘆。

問君西遊何時還?畏途巉岩不可攀。但見悲鳥號古木,雄飛雌從繞林間。

又聞子規啼夜月,愁空山。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使人聽此凋朱顏!

唐白居易《琵琶行》

我從去年辭帝京,謫居臥病潯陽城。潯陽地僻無音樂,終歲不聞絲竹聲。住近湓江地低濕,

黃蘆苦竹繞宅生。其間旦暮聞何物,杜鵑啼血猿哀鳴。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還獨傾。

唐李賀《老夫採玉歌》

採玉採玉須水碧,琢作步搖徒好色。老夫飢寒龍為愁,藍溪水氣無清白。

夜雨岡頭食蓁子,杜鵑口血老夫淚。藍溪之水厭生人,身死千年恨溪水。

斜山柏風雨如嘯,泉腳掛繩青裊裊。村寒白屋念嬌嬰,古台石磴懸腸草。

唐李商隱《錦瑟》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庄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此情可待成追憶,隻是當時已惘然

唐沈佺期《夜宿七盤嶺》

獨遊千裏外,高臥七盤西。山月臨窗近,天河入戶低。

芳春平仲綠,清夜子規啼。浮客空留聽,褒城聞曙雞。

唐溫庭筠《碧磵驛曉思》

香燈伴殘夢,楚國在天涯。月落子規歇,滿庭山杏花。

唐崔塗《春夕》

水流花謝兩無情,送盡東風過楚城。蝴蝶夢中家萬裏,子規枝上月三更。

故園書動經年絕,華發春唯滿鏡生。自是不歸歸便得,五湖煙景有誰爭?

唐柳中庸《聽箏》

抽弦促柱聽秦箏,無限秦人悲怨聲。似逐春風知柳態如隨啼鳥識花情

誰家獨夜愁燈影?何處空樓思月明?更入幾重離別恨,江南歧路洛陽城。

唐李群玉《黃陵廟》

小姑洲北浦雲邊,二女啼妝自儼然。野廟向江春寂寂,古碑無字草芊芊

風回日暮吹芳芷,月落山深哭杜鵑。猶似含顰望巡狩,九疑如黛隔湘川。

唐無名氏《雜詩》

近寒食雨草萋萋,著麥苗風柳映堤。等是有家歸未得,杜鵑休向耳邊啼。

宋文天祥《酹江月》

乾坤能大,算蛟龍元不是池中物。風雨牢愁無著處,那更寒蟲四壁。

橫槊題詩,登樓作賦,萬事空中雪。江流如此,方來還有英傑。

堪笑一葉漂零,重來淮水,正涼風新發。鏡裏朱顏都變盡,隻有丹心難滅。

去去龍沙,江山回首,一線青如發。故人應念,杜鵑枝上殘月。

宋文天祥《金陵驛》

從今別卻江南路,化作啼鵑帶血歸。

宋王安石《出城訪無黨因宿齋館》

關外尋君信馬蹄,謾成詩句任天倪。花枝到眼春相映,山色侵衣晚自迷。

今日笑談還喜共,經年勞逸固難齊。生涯零落歸心懶,多謝殷勤杜宇啼。

宋王安石《十五》

將母邗溝上,留家白邗陰。月明聞杜宇,南北總關心。

宋蘇軾《築堤》

六橋橫截天漢上,北山始與南屏通。忽驚二十五萬丈,老葑席卷蒼煙空。

昔日珠樓擁翠鈿,女牆猶在草芊芊。東風第六橋邊柳,不見黃鸝見杜鵑。

宋晁補之《臨江仙·信州作》

謫宦江城無屋買,殘僧野寺相依。松間葯臼竹間衣,水窮行到處,雲起坐看時。

一個幽禽(杜鵑)緣底事,苦來醉耳邊啼?月斜西院愈聲悲。青山無限好,猶道不如歸。

宋賀鑄《子夜歌》

三更月,中庭恰照梨花雪。梨花雪,不勝凄斷,杜鵑啼血。

王孫何許音塵絕,柔桑陌上吞聲別。吞聲別,隴頭流水,替人嗚咽。

宋王瀾《念奴嬌·避地溢江》

憑高遠望,見家鄉、隻在白雲深處。鎮日思歸歸未得,孤負殷勤杜宇。

故國傷心,新亭淚眼,更灑瀟瀟雨。長江萬裏,難將此恨流去。

遙想江口依然,鳥啼花謝,今日誰為主。燕子歸來,雕梁何處,底事呢喃語?

最苦金沙,十萬戶盡,作血流漂杵。橫空劍氣,要當一洗殘虜。

宋秦觀《踏莎行》

霧失樓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斷無尋處。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裏斜陽暮。

驛寄梅花魚傳尺素,砌成此恨無重數。郴江幸自繞郴山,為誰流下瀟湘去?

宋秦觀《畫堂春》

落紅鋪徑水準池,弄晴小雨霏霏。杏園憔悴杜鵑啼,無奈春歸。

柳外畫樓獨上,憑手捻花枝,放花無語對斜暉,此恨誰知?

宋朱敦儒《臨江仙》

直自鳳凰城破後,擘釵破鏡分飛。天涯海角信音稀。夢回遼海北,魂斷玉關西。

月解重圓星解聚,如何不見人歸?今春還聽杜鵑啼。年年看塞雁,一十四番回。

宋陸遊《鵲橋仙·夜聞杜鵑》

茅檐人靜,蓬窗燈暗,春晚連江風雨。林鶯巢燕總無聲,但月夜、常啼杜宇。

催成清淚,驚殘孤夢,又揀深枝飛去。故山猶自不堪聽,況半世、飄然羈旅。

宋趙汝茪《戀綉衾》

柳絲空有千萬條,系不住、溪頭畫橈!想今宵,也對新月,過輕寒、何處小橋?

玉簫台榭春多少!溜啼紅,臉霞未消。怪別來,胭脂慵傅,被東風、偷在杏梢。

宋趙崇嶓《清平樂·懷人》

鶯歌蝶舞,池館春多處。滿架花雲留不住,散作一川香雨。

相思夜夜情悰,青衫淚滿啼紅。料想故園桃李,也應怨月愁風。

宋周邦彥《浣溪沙》

樓上晴天碧四垂,樓前芳草接天涯。勸君莫上最高梯。

新筍已成堂下竹,落花都上燕巢泥。忍聽林表杜鵑啼。

宋辛棄疾《浣溪沙·壬子春,赴閩憲,別瓢泉》

細聽春山杜宇啼,一聲聲是送行詩。朝來白鳥背人飛。

鄭子真岩石臥,赴陶元亮菊花期。而今堪誦北山移。

宋辛棄疾《添字浣溪沙·三山戲作》

繞屋人扶行不得,閒窗學得鷓鴣啼,卻有杜鵑能勸道:不如歸!

宋劉辰翁《蘭陵王·丙子送春》

送春去,春去人間無路。秋千外、芳草連天,誰遣風沙暗南浦。依依甚意緒?

漫憶海門飛絮。亂鴉過,鬥轉城荒,不見來時試燈處。

春去,最誰苦?但箭雁沉邊、梁燕無主,杜鵑聲裏長門暮。

想玉樹凋土,淚盤如露。鹹陽送客屢回顧,斜日未能度。

春去,尚來否?正江令恨別,庾信愁賦,蘇堤盡日風和雨。

嘆神遊故國,花記前度。人生流落,顧孺子,共夜語。

宋洪咨夔《眼兒媚》

平沙芳草渡頭村。綠遍去年痕。遊絲上下,流鶯來往,無限銷魂。

綺窗深靜人歸晚,金鴨水沉溫。海棠影下,子規聲裏,立盡黃昏。

宋陳允平《望江南》

鸚鵡州邊鸚鵡恨,杜鵑枝上杜鵑啼。

宋無名氏《鳳棲梧》

綠暗紅稀春已暮,燕子銜泥,飛入垂楊處。柳絮欲停風不住,杜鵑聲裏山無數。

竹杖芒鞋無定據,穿過溪南,獨木橫橋路。樵子漁師來又去,一川風月誰為主。

五代尹鶚《滿宮花》

月沉沉,人悄悄,一炷後庭香裊。風流帝子不歸來,滿地禁花慵掃。

離恨多,相見少,何處醉迷三島?漏清宮樹子規啼,愁鎖碧窗春曉。

毛文錫《更漏子》

春夜闌,春恨切,花外子規啼月。人不見,夢難憑,紅紗一點燈。

偏怨別,是芳節,庭下丁香千結。宵霧散,曉霞暉,梁間雙燕飛

宋陳亮《水龍吟春恨》

鬧紅深處層樓,畫簾半卷東風軟。春歸翠陌,平莎茸嫩,垂楊金淺。

遲日催花,淡雲閣雨,輕寒輕暖。恨芳菲世界,遊人未賞,都付與、鶯和燕。

寂寞憑高念遠,向南樓一聲歸雁。金釵鬥草,青絲勒馬,風流雲散

羅綬分香,翠綃封淚,幾多幽怨?正銷魂,又是疏煙淡月,子規聲斷。

明李贄《焚書詠史》

盈盈細抹隨風雪,點點紅妝帶雨梅。莫道門前馬車富,子規今已喚春回。

清洪亮吉《出關與畢侍郎箋》

杜鵑欲化,猶振哀音;鷙鳥將亡,冀留勁羽;遺棄一世之務,留連身後之名者焉。

出現原因

在春夏之際,杜鵑鳥會徹夜不停地啼鳴,它那凄涼哀怨的悲啼,常激起人們的多種情思,加上杜鵑的口腔上皮和舌頭都是紅色的,古人誤以為它"啼"得滿嘴流血,因而引出許多關于"杜鵑啼血"、"啼血深怨"的傳說和詩篇。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