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畿

杜畿

杜畿 【jī 】(163年-224年),字伯侯,京兆杜陵(今陝西西安東南)人。東漢末及三國時曹魏官吏及將領。西漢御史大夫杜延年的後代。歷官郡功曹、守鄭縣令,善于斷案。荀彧將他舉薦給曹操,曹操任命他為司空司直,調任護羌校尉,使持節領西平太守。

曹丕受禪登基後,封杜畿為豐樂亭侯。官至尚書僕射。後在陶河試航時遇上大風沉沒,杜畿淹死,死時六十二歲,曹丕為之涕泣,追贈其為太僕,謚戴侯。

  • 中文名稱
    杜畿
  • 別名
    杜伯侯
  • 國籍
    曹魏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雍州京兆杜陵(今陝西西安)
  • 出生日期
    163年
  • 逝世日期
    224年
  • 職業
    官吏、將領
  • 主要成就
    其政績“常為天下最”
  • 官職
    護羌校尉、西平太守、尚書僕射
  • 封爵
    豐樂亭侯
  • 追贈
    太僕
  • 謚號
    戴侯

在家孝子

​杜畿字伯侯,是東漢末年京兆杜陵人(今陝西省境內)。說起他的家史,還真有些輝煌。他的祖宗杜周、杜延年父子,是曾經在《史記》《漢書》中留下姓名的大人物。杜周是個酷吏、貪官,而杜延年是個好官。杜家到了杜畿父親那一輩,已經不再做官,是普通人家了。杜畿母親去世很早,父親續娶,家裏來了一位凶狠的後娘。後娘到家沒多久,杜畿的親爹也去世了,年幼的杜畿便由後娘一個人照管,這日子就別提多苦了。史書上很簡單地提了一句:“少孤,繼母苦之,以孝聞。”也就是說,杜畿從小受盡了後娘的欺負,但是堅強地活下來了,並且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下,擁有了孝子的名聲。這多不容易啊!

杜畿

年輕有為

漢朝以孝治天下,孝子做官的機會是比別人多的,出了名的孝子,做官就更容易。杜畿二十歲時,就被任命為京兆功曹,官職不算高,但對年輕人來說,已經很不錯了。“功曹”這個官職,是太守(在京兆為尹)的屬下,主管“選署功勞”,也就是考察、記錄、推薦在地的優秀人物,應該是很有實權的。這還不算,杜畿還得到一個兼職,鄭縣令,等于是縣裏的一把手了。也就是在這個崗位上,杜畿第一次顯示出自己不平凡的政治才能。

鄭縣的前任縣令,政績不佳,在任時積壓了很多案件,監獄裏關了幾百人,既不判也不放,就把人家鎖在牢裏受苦。杜畿到任後,首先處理這件事情,他親自到監獄審案,隻用了很短的時間,就全部結案,該判的判了,該放的放了。年輕人處理案件,不可能處處周到、公平。但清理積壓案件是一件大事,杜畿能在很短時間內把這件事辦了,說明他識大體,顧大局,懂得輕重緩急。所以,他受到了上級和同僚的稱贊。

不久,杜畿被舉為孝廉,升了官,擔任漢中府丞。

亂世流離

東漢末年,朝裏宦官、外戚交替專權,朝政黑暗,民生凋敝,激發出一場著名的黃巾起義,起義平息之後,又是董卓亂政,軍閥混戰,天下大亂。作為下級官員的杜畿,對此無能為力,隻好明哲保身,棄官逃命。帶著年邁的後娘,到相對安定的荊州去做難民。在荊州過了幾年,後娘去世了,中原也相對穩定了,孝順的杜畿于是帶著後娘的靈柩返回故鄉京兆。

在回鄉的途中,發生了一件驚險而有趣的事情,從中可以觀察到杜畿的膽略。杜畿是和許多老鄉結伴而行的,路上遇見強盜,同伴們都嚇跑了。杜畿帶著棺木,沒法跑,幹脆就站著不動。強盜們一看,還真有不怕死的,就張弓搭箭,要射殺杜畿。杜畿沖著強盜們拱拱手,很客氣地說:“各位好漢,你們攔路搶劫,不就是為了發財嗎?我身邊又沒有錢,隻帶了一具棺木,你們射我有什麽意思?”強盜們一想,白白殺個人,確實沒有意義,就放過了杜畿。

杜畿回鄉後,他的朋友、河東人張時,正擔任著京兆尹,就聘他繼續擔任功曹。朋友照顧,固然是好事,但好朋友變成上下級關系,也自有難以相處的時候。張時對杜畿不太滿意,認為他闊達疏誕,不負責任,幹不好功曹這個職務。杜畿呢,不好公開頂嘴,隻好在私下裏發牢騷:“我做不好這個功曹,但我到你老家河東當個太守,是能勝任的。”

遇上伯樂

杜畿杜畿

杜畿在張時手下幹不出味道,幹脆又棄了官,跑到京城許都,再尋找做官的機會。他結交了侍中耿紀,晚上就跑到耿紀家裏聊天,談論時事,經常談到天亮。而且,談論時聲音宏亮,隔壁人家都能聽見。 隔壁住的是誰呢?曹操的心腹謀臣、著名的荀彧!杜畿一談論,他就在隔壁支著耳朵聽。聽了幾次,他了解到杜畿的才能,就派人找到耿紀,質問道:“有國士而不進,何以居位?”耿紀就把杜畿介紹給荀彧,荀彧和杜畿談了幾次,雙方處得像老朋友一樣。于是,荀彧把杜畿推薦給了曹操,曹操惟才是舉,正是用人之際,任命杜畿為司空司直。司直的級別是“比二千石”,相當于“副太守”了,主要的任務是輔佐丞相,搞監察工作,檢舉那些違法亂紀的官員。曹操當時擔任司空,相當于丞相。司空司直,就等于是曹操身邊的親信了。

過了不久,曹操給杜畿任命了重要的官職,“護羌校尉,使持節,領西平太守”。

守河東郡

東漢末年復雜的政治軍事情勢,把河東郡推到了一個非常重要而且敏感的戰略位置。河東郡本屬司隸校尉管轄,

杜畿杜畿

當時的司隸校尉鍾繇,是曹操的親信,所以河東郡屬于曹操的勢力範圍。並州刺史高幹是袁紹的外甥,並州屬于袁紹的勢力範圍。而當時黃河西岸的關西地區,屬于馬騰韓遂的勢力範圍。在曹操與袁紹爭鋒的時代,袁曹雙方都想得到關西馬騰韓遂的支持。袁紹一方,要想與馬騰韓遂勢力接觸,就必須爭奪河東郡。所以,並州刺史高幹委派郭援為河東太守,帶兵進攻河東,嘗試趕走朝廷任命的河東太守王邑。鍾繇爭取到了馬騰韓遂的支持,率兵反擊,殺了郭援,擊退了袁紹的部隊,河東暫時安寧下來。 河東太守王邑,是一位勤政愛民的好官,深得河東百姓的愛戴。但他卻不是曹操的親信,心向朝廷,不一定事事都聽曹操的。曹操為了防止並州刺史高幹的勢力,向西與馬騰韓遂、向南與劉表接觸,就必須進一步加強對河東郡的控製。所以,盡管王邑深得民心,也必須把他調開,另派一位親信擔任河東太守。曹操要求荀彧推薦一位像西漢蕭何、東漢寇恂那樣能獨當一面的人才,鎮守河東。荀彧仍然推薦了杜畿,說他“勇足以當大難,智慧型應變”。

當時,杜畿正在赴西平太守的路上,曹操就派使者乘快馬,把杜畿追回來,改道河東就任太守。

艱難上任

杜畿杜畿

漢朝的郡守,權力很大,等于是鎮守一方的諸侯,原太守王邑當然不願意被征調離職,他採取了幾套手段來對抗。一方面,派了幾千兵馬,阻斷黃河渡口,不讓杜畿入境上任;另一方面,派部下衛固和範先,分別去找鍾繇談判,表達民意,要求把王邑留下來。王邑等人以為隻要反映出民意,就可以取消這次征調。鍾繇理所當然地不會同意衛固和範先的請求,反而嚴令王邑盡快交出印符,由杜畿接任。王邑一氣之下,自己帶著印符,跑到許都找漢獻帝講理去了。鍾繇是很有手段的人,他請求曹操派夏侯惇的大兵,消滅衛固和範先的部隊,為杜畿的上任掃清障礙。 杜畿這時說了一段很有名的話,表達了他的愛民思想。他說:“河東郡有三萬戶居民,大家都希望安居樂業,並不是都想跟著衛固作亂。如果大兵入境,河東百姓就會被衛固脅迫,死戰抵抗。如果夏侯將軍不能取勝,那河東這一帶的局勢就亂了,再也無法控製;如果能夠取勝,那麽河東的百姓就會喪失殆盡。現在衛固等人,並沒有公開反對朝廷,隻是打著老太守的旗號拒絕新太守,並不敢真的殺害新太守。我不帶兵馬,腳踏車上任,他們不敢和朝廷翻臉,隻能假意接受我。我在河東待上一個多月,就能想辦法製伏他們。”于是,杜畿不等大軍到來,自己繞道黃河郖津渡,進入河東境內,腳踏車上任。

刀光劍影

據<魏略>記載,河東郡掾衛固,與杜畿是老朋友,早就認識,有幾分情面在。而中郎將範先,卻和杜畿沒有交情,一見面,就動了殺害杜畿的念頭。

範先對衛固說:“想當老虎,卻害怕吃人肉,那算什麽老虎?現在不殺杜畿,必有後患。”衛固卻猶豫不決。範先為了警告、威脅杜畿,陸續殺害了郡主簿等三十幾位下屬官吏。杜畿呢,此時一味地裝孫子,唯唯諾諾,並沒有什麽特別的反應。衛固見杜畿軟弱可欺,也就取消了殺心,對範先說:“殺了他,沒有什麽意義,反而會招來世人的唾罵,說我們殺害長官。看樣子,我們是能控製他的,還是留著吧。”範先同意了,于是舉行上任典禮,奉杜畿為河東太守。

杜畿為了進一步麻痹衛固和範先,鄭重地表態:“衛氏、範氏,是河東的名門望族,郡裏的大小事務,全要仰仗你們二位,我隻是坐享其成罷了。但是,國家有國家的規矩,上下級的禮節不能廢棄,有什麽事,大家要一起商量才是。”衛固和範先都表示同意,杜畿于是給他們正式的任命,以衛固為都督,兼任郡丞和功曹;而全郡三千多名將校士兵,全由中郎將範先統領。這等于是把全郡的實權,全都給了衛固和範先。這兩人放了心,便不再提防杜畿。

杜畿能夠有刀光劍影中保全性命,除了自己的智謀外,鍾繇的外部支持也不可忽視。鍾繇和夏侯惇即將到來的大兵,使衛固和範先不敢在短期內向杜畿動手。

瓦解豪強

衛固、範先既然掌握了河東的實際權力,為了自己以後的安全,也為了在亂世中有所作為,他們就必須擴大軍隊。杜畿呢,不能公開反對,就用了一個陰損的招數,對衛固和範先說:“如果你們想幹大事,就必須爭取民心,讓百姓支持你們。現在公開征兵,百姓們肯定認為快要打仗了,心裏害怕。兵還沒有征到,百姓們就先逃亡了。不如動用錢財,不動聲色地,陸續招募士兵。百姓們誰想要錢,誰就來當兵。”

衛固、範先兩個大家族,都是很有錢的,就同意了這個辦法。招兵時,各處的將校,為了多吃空餉,都大肆舞弊,多報名,少招兵,亂哄哄地鬧了幾十天才停止。衛固和範先花了許多錢,實際上沒有征到多少兵。

接著,杜畿又給衛固出了一個歪主意,他說:“人都是最顧家的,咱們手下這些將校掾吏,平時回不了家,心裏都很埋怨。不如給他們放放假,有事時再召集,也不會太困難。這是團結人心的一個辦法。”糊塗的衛固,為了收買人心,又同意了。這樣,衛固和範先的心腹爪牙,就被杜畿成功遣散了。而杜畿本人,私下裏又做了許多說服工作,悄悄團結了一批支持自己的人。

平定河東

不久,河東郡周邊地區的戰亂就開始了。白騎軍地進攻東垣,高幹軍進入濩澤。各郡的情況都比較糟,上黨郡,各縣長吏被殺;弘農郡,太守被囚禁。而在河東郡,衛固等人準備起兵回響高幹,但將校已散,匆忙之間召集不起來。太守杜畿呢,知道各縣會支持自己,便帶領親信數十騎,逃離郡城,找了一處堅固的縣城拒守。全郡各縣吏民,紛紛向杜畿那裏集中,團結應變。幾十天內,杜畿就召集了四千多人馬,實力雄厚。衛固和範先帶著自己的兵,伙同高幹和張晟的部隊,進攻杜畿,不能取勝,又跑到各縣搶掠,也沒有什麽收獲。不久,曹操派的大兵到來,高幹和張晟敗走,衛固和範先被殺。在杜畿的建議下,衛固和範先的黨羽被曹操赦免,回家各操舊業。河東郡的局勢,就算是平定了。

為政有道

河東郡沒有經歷太嚴重的戰亂,早早地安定下來,人口、財產損失都不大。杜畿便開始行使其太守的權力,帶領百姓恢復生產。

杜畿的為政之道,結合了儒、道兩家的特點,既寬惠愛民,又清靜無為。就以訴訟來說,他秉承孔子“必也無訟乎”的觀念,盡量地為百姓講道理,做說服和調解工作,不厭其煩,勸涉訟的百姓回家反思,尋求解決之道。如果不能服氣,可以再到官府,聽太守講道理。這樣,就激發了百姓的良知,父老們都自責道:“有這樣愛民的好太守,我們為什麽不聽他的教誨呢?”于是,百姓之間的糾紛、訴訟越來越少,社會也安定了。(史書記載一般都簡略,杜畿的這種息訟方法,應當主要用于一般的民事訴訟。漢朝和曹魏,法令都很嚴峻,對于殺人放火強奸搶劫等惡性刑事案件,自然另有一套凌厲手段的。)

杜畿經常到下屬各縣巡視,發現有孝子、貞婦、順孫,就下令免除他們的徭役,鼓勵他們好好勞動,好好生活。

在農業生產方面,杜畿督促百姓,努力耕織,多養牛馬。就連養雞養豬養狗這些小事,杜畿都非常關心,定有章程。河東郡的經濟,很快就搞上去了,百姓們辛勤務農,豐衣足食,官府也積蓄了大量的糧草。

解決了吃飯問題,杜畿又開始提倡教育。因為處在亂世,軍事不可不講,他就在冬天農閒時,召集青壯年男子搞軍訓。另外又開設學校,親自擔任教授,傳授儒家經典,在全郡形成了濃厚的文化氛圍,社會風氣有了很大的轉變。河東有一位名儒叫樂詳,曾經協助杜畿搞教育。後來,杜畿把樂詳推薦到朝廷,擔任博士。許多年後,河東郡的儒士特別多,人們認為,這都是杜畿教化的結果。

受到表彰

關西的韓遂、馬超作亂時,附近的弘農、馮翊各郡縣,都有歸附行為。而河東郡與韓遂馬超的地盤相鄰,百姓卻沒有異心,仍然安居樂業。曹操駐軍蒲坂,與敵軍相持多日,軍糧全由河東一郡供應。等曹操削平叛亂,得勝班師時,河東郡積蓄的糧食還剩餘二十多萬斛。曹操非常激動,下令表彰杜畿:“河東太守杜畿,孔子所謂‘禹,吾無間然矣’。增秩中二千石。”

曹操征漢中張魯時,從河東調發五千名民夫運糧,民夫在路上自相勸勉:“人生有一死,不可負我府君!”在千裏運糧,艱苦轉戰中,五千名民夫沒有一人逃亡。

後來,曹操表彰道:“昔蕭何定關中,寇恂平河內,卿有其功,間將授卿以納言之職;顧念河東吾股肱郡,充實之所,足以製天下,故且煩卿臥鎮之。”

不畏權貴

杜畿不僅愛民如子,為政有道,而且不畏權貴,品德高尚。平虜將軍劉勛,是曹操的親信,朝廷大員沒有人不怕

杜畿杜畿

他、不趨奉他的。劉勛知道河東富足,又盛產大棗,就寫信叫杜畿送他一些棗子,杜畿在回信中婉言拒絕。後來,劉勛犯法被誅,家也被抄了,曹操看到了杜畿給劉勛的回信,感嘆道:“杜畿可謂‘不媚于灶’者也。”(“不媚于灶”典故出于《論語》,指不阿諛權貴。) 當時天下戰亂,人口稀少,婦女便成了重要的資源。魏國曾經下令,要求各郡征集寡婦,分派到婦女少的地區,婚配生育。各郡的太守們,為了在皇帝面前表現政績,就想盡量多地征集在地寡婦。有些寡婦已經再婚了,他們也要把人家拆散。一時間,婦女們背井離鄉,怨聲載道。杜畿在河東,也必須遵守朝廷的法令,但他隻征集那些真正的寡婦,所以每年都送得很少。後來,杜畿升官到朝廷,趙儼繼任河東太守,送的寡婦一下子就多了起來,魏文帝曹丕責問杜畿:“以前你送得那麽少,我還以為河東沒有寡婦。現在為什麽又多了起來?”杜畿正顏厲色回答道:“我以前征集的寡婦,都是死人妻。現在趙儼征集的,都是活人妻!”曹丕和周圍的人一聽,臉色都變了。

一世清名

杜畿在河東郡,共當了十六年太守,史書評價其政績為“常為天下最”。

曹操被封為魏王後,曾經任命杜畿為尚書,但因為河東郡位置重要,仍然命杜畿回任河東太守。曹丕繼任魏王後,給杜畿賜爵關內侯,又拜為尚書。曹丕稱帝後,杜畿進封為豐樂亭侯,邑百戶,任司隸校尉,後來又升為尚書僕射。曹丕出征時,杜畿常留守京師,算是曹魏的重臣了。有一年,曹丕命令杜畿監造御樓船。造成之後,杜畿親自到陶河試船,不幸遇到風暴,溺水而亡,時年六十二歲。曹丕非常悲傷,在詔書中寫道:“昔冥勤其官而水死,稷勤百谷而山死……”稱贊杜畿和古代的名臣冥、稷一樣光榮殉職。追贈為太僕,謚為戴侯。

杜畿的長子杜恕,也是曹魏名臣,一位勤政愛民的好官,曾經在河東郡擔任過一年多的太守。他的孫子,是晉朝名將、著名學者杜預

三國志杜畿傳

杜畿字伯侯,京兆杜陵人也。少孤,繼母苦之,以孝聞。年二十,為郡功曹,守鄭縣令。縣囚系數百人,畿親臨獄,裁其輕重,盡決遣之,雖未悉當,郡中奇其年少而有大意也。舉孝廉,除漢中府丞。會天下亂下,遂棄官客荊州,建安中乃還。荀彧近之太祖,太祖以畿為司空司直,遷護羌校尉,使持節,領西平太守。

太祖既定河北,而高幹舉並州反。時河東太守王邑被征,河東人衛固、範先外以請邑為名,而內實與幹通謀。太

杜畿杜畿

祖謂荀彧曰:“關西諸將,恃險與馬,征必為亂。張晟寇殽、澠間,南通劉表,固等因之,吾恐其為害深。河東被山帶河,四鄰多變,當今天下之要地也。君為我舉蕭何、寇恂以鎮之。”彧曰:“杜畿其人也。”于是追拜畿為河東太守。固等使兵數千人絕陝津,畿至不得渡。太祖遣夏侯惇討之,未至。或謂畿曰:“宜須大兵。”畿曰:“河東有三萬戶,非皆欲為亂也。今兵迫之急,欲為善者無主,必懼而聽于固。固等勢專,必以死戰。討之不勝,四鄰應之,天下之變未息也;討之而勝,是殘一郡之民也。且固等未顯絕王命,外以請故君為名,必不害新君。吾腳踏車直往,出其不意。固為人多計而無斷,必偽受吾。吾得居郡一月,以計縻之,足矣。”遂詭道從郖津度。範先欲殺畿以威眾。且觀畿去就,于門下斬殺主簿已下三十餘人,畿舉動自若。于是,固曰:“殺之無損,徒有惡名;且製之在我。”遂奉之。畿謂固、範先曰:“衛、範,河東之望也,吾仰成而已。然群臣有定義,成敗同之,大事當共平議。”以固為都督,行丞事,領功曹;將校吏兵三千餘人,皆範先督之。固等喜,雖陽事畿,不以為意,固欲大發兵,畿患之,說固曰:“夫欲為非常之事,不可動眾心。今大發兵,眾必擾,不如徐以訾募兵。”固以為然,從之,遂為資調發,數十日乃定,諸將貪多應募而少遣兵。又人喻固等曰:“人情顧家,諸將掾吏,可分遣休息,急緩召之不難。”固等惡逆眾心,又從之。于是善人在外,陰為己援;惡人分散,各還其家,則從離矣。會白騎攻東垣,高幹入濩澤,上黨諸縣殺長吏,弘農執郡守,固等密調兵未至。畿知諸縣附己,因出,單將數十騎,赴張闢拒守,吏民多舉城助畿者,比數十日,得四千餘人,固等與幹、晟共攻畿,不下,略諸縣,無所得。會大兵至,幹、晟敗,固等伏誅,其餘黨與皆赦之,使復其居業。 是時天下郡縣皆殘破,河東最先定,少耗減。畿治之,崇寬惠,與民無為。民嘗辭訟,有相告者,畿親見為陳大義,遣令歸締思之,若意有所不盡,更來詣府。鄉邑父老自相責怒曰:“有君如此,奈何不從其教?”自是少有辭訟。班下屬縣,舉孝子、貞婦、順孫,復其徭役,隨時慰免之。漸課民畜牸牛、草馬,下逮雞腸犬豕,皆有章程。百姓勤農,家家豐實。畿乃曰:“民富矣,不可不教也。”于是冬月修戎講武,又開學宮,

親自執經教授,郡中化之。

韓遂、馬超之叛也,弘農、馮翊多舉縣邑以應之。河東雖與賊接,民無異心。太祖西征至蒲阪,與賊夾渭為軍,軍食一仰河東。及賊破,餘畜二十餘萬斛。太祖下令曰:“河東太守杜畿,孔子所謂‘禹,吾無間然矣’。增秩中二千石”。太祖征漢中,遣五千人運,運者自率勉曰:“人生有一死,不可負我府君。”終無一人逃亡,其得人心如此。魏國既建,以畿為尚書。事平,更有令曰:“昔肅何定關中,寇恂平河內,卿有其功,間將授卿以納言之職;顧念河東吾股肱郡,充實之所,足以製天下,故旦煩卿臥鎮之。”畿在河東十六年,常為天下最。

文帝即王位,賜爵關內侯,征為尚書。及踐阼,進封豐樂亭侯,邑百戶,守司隸校尉。帝征吳,以畿為尚書僕射,統留事。其後帝幸許昌,畿復居守。受詔作御樓船,于陶河試船,遇風沒。帝為之流涕,詔曰:“昔冥勤其官而水死,稷勤百谷而山死。故尚書僕射杜畿,于孟津試船,遂至覆沒,忠之至也。朕甚愍焉。”追贈太僕,謚曰戴侯。子恕嗣。

歷史評價

曹丕:“昔冥勤其官而水死,稷勤百谷而山死。故尚書僕射杜畿,於孟津試船,遂至覆沒,忠之至也。朕甚愍焉。”

《魏略》:“畿少有大志。”

陳壽:“杜畿寬猛克濟,惠以康民。”

參考文獻

<三國志>

<資治通鑒>

參考連結:http://www.e3ol.com/ren2/html/2007-10/1246/1246_2007103.htm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