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憲

杜憲

杜憲(1954年-),女,1954年9月23日出生于北京,著名影視演員陳道明的妻子。

杜憲是知名的媒體人,曾任中國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節目播音員、節目編輯,鳳凰衛視節目主持人等職。

  • 中文名
    杜憲
  • 外文名
    DU XIAN
  • 國籍
  • 民族
  • 出生地
    北京
  • 出生日期
    1954年9月23日
  • 職業
    主持人
  • 畢業院校
  • 主要作品
    《我在美國的106天》
  • 丈夫

人物簡介

1954年9月23號,北京出生。 1970年在北京人民軸承廠參加工作。

杜憲杜憲

1977年考入北京廣播學院。

1982年分配到中央電視台工作,進入CCTV新聞部播音組。

1988年當選為政協委員。

1992年6月離開中央電視台。

1992年9月至年底--以訪問學者身份赴美交流。

1993年夏任“今日新聞廣告有限公司”藝術總監、“常州先奇影視製作中心”董事長。1993年回國後出了一本《我在美國的106天》,由長春出版社出版。

2000年1月受聘鳳凰衛視,擔任鳳凰衛視節目主持人,策劃,主持《我們隻有一個地球》、《穿越風沙線》、《尋找遠去的家園》節目。

成長經歷

杜憲出身于書香門第,父親為最高學府——清華大學的教授,她日後在熒屏上端庄大方的氣質,與其家風不無關系。杜憲16歲國中畢業,巧碰上了一個“招工”機會,進入了北京人民軸承廠。它離北京已不近,離杜憲家住的清華園就更遠了。

備戰備荒時期

當時恰是“備戰備荒”的非常年代,這座山溝裏的工廠實行準軍事化,已不再分車 間,而是劃成一個一個連隊。杜憲被分配到後勤連--即是解決一千多職工“民生”問題的大食堂。杜憲在伙房裏一幹就是七年,從揉面烙餅蒸饅頭到切肉剁餡掌勺,十八般廚藝都上過手。但杜憲的看家本領是往本應煎或炒的大鍋菜裏加一瓢水。

文革時期

1977年“文革”宣布結束,並恢復全國聯考。北京廣播學院在門頭溝也有個招生點。杜憲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報名參加了初試。口試內容是一篇少數民族戰士“賈賈哈古”所寫的參加建設毛主席紀念堂的文章。那時中央電視台的新聞播音班子青黃不接,資深播音員李娟、呂大渝親自到考場嘗試直接挑人,當時就看中了杜憲,並勸說她這就到電視台工作,別再趕聯考這科場了。她們說:“後面還有文化考試,你不一定行。”那時,電視很不普及,杜憲並不很清楚這是個什麽行當,但也答應了。但等到中央電視台去門頭溝調她的檔案時,檔案已被招生辦調走了。原來,杜憲剛過了合格線,後來被北京廣播學院錄取了。

杜憲杜憲

曾是新聞主播

杜憲的在校學習成績遠比她當初的考試成績為好,剛畢業即成為中央電視台的第一新聞主播。

杜憲才一出道,即成為中國大陸老百姓的偶象。新聞播音員並無演技可言,與西方的頭牌主播和“名嘴”們相比,拘謹的中國同行絕無瀟灑輕松、幽默逗笑等收放自如的發揮空間。她這般有“觀眾緣”的主播,不但空前,而且欲再覓一個恐怕也很不容易了。

電視之路

離開“央視”

1992年,美國佛羅裏達大學邀請杜憲訪問,台裏拒放,她于是遞交了第一份請調報告。此後這類報告寫了一大疊,三天兩頭往上遞還未有回音,恰好國際新聞廣播電視交流中心(“梅地亞”)正式邀請她出任大型電視片集《中國小城鎮》的主持人。杜憲欣然同意--她畢竟對電視專業魂牽夢縈。1992年,攝製組行經雲、貴、陝、川、藏,所到之處都掀起了“杜憲狂熱”。

陳道明 杜憲陳道明 杜憲

杜憲繼薛飛之後離開了中央電視台,與“梅地亞”簽了5年的契約。“鐵飯碗”砸碎了,她成了一位“契約工”。杜憲如願到了美國佛羅裏達大學訪問,丈夫也一並同行。不久他倆就接到了來自紐約的電話,力邀杜憲出演《北京人在紐約》中“郭燕”這個角色。原來,緊鑼密鼓中的《北》劇組對“郭燕”一角選了多人仍不合眼,最後一轉腦筋——這角色本身與杜憲氣質挺接近,而且她人在美國,連護照和簽證手續都省了。而且有陳道明這“大老倌”給她說戲,怎麽也砸不了。當然,算盤上最關鍵的那粒珠是--有杜憲的名氣墊底,將來的收視率就等于買了雙保險。北京電視藝術中心的馮小剛李曉明是名滿電視界的“侃爺”,風魔神州的《渴望》就是一輪胡侃侃出來的。他們先沖著陳道明長傳急攻:“我們在戲裏給郭燕辦一場婚禮,讓她風風光光地嫁給你。你們當年沒這氣派吧?這回補辦,留個盛裝紀念照!”但後來,經過杜憲和陳道明的深思熟慮,依然覺得“郭燕”的角色不太適合杜憲,于是出現了著名的與《北京人在紐約》的解約事件。杜憲回國,繼續履行她與“梅地亞”電視中心的契約。一次,她與同事們到常州高技術開發區一行。地主曲意款待,還提出,如果大名鼎鼎的杜憲有意“下海”辦公司,常州方面願提供一切便利。一間剛成立的中外合資“今日新聞廣告有限公司”也力邀她加盟,該公司主事的本來就是她的朋友。杜憲“下海”了。她正式辭去了“梅地亞”的職位,賠償了500元的契約費,從此成了“今日新聞廣告有限公司”的藝術總監和“常州先奇影視製作中心”的董事長。

重返“電台”

從美國回來的杜憲一頭扎進商海。在這期間,隻要有朋友勸她出山,她就調侃:“你們鼓動我,老說什麽‘再展雄風’啊,我說甭雄風了,現在還有什麽雄風啊。你們把我鼓動出來,想毀了我一世的英名!”但鳳凰台還是把她的“英名”感動了。鳳凰台的節目主持人,個個是一把好手,競爭激烈,但杜憲心態平和。“如果我初出茅廬,競爭心可能很激烈,因為要打天下,競爭不過別人,就可能被淘汰。我現在不是這樣,我已經到了快退休的年齡了,你現在讓我作,我就把我這點餘熱奉獻 給鳳凰了!”杜憲說。

杜憲杜憲

在同鳳凰台領導談話時,杜憲說:“你要讓我跟年輕人似的,去主持一種娛樂節目,肯定不可能。”鳳凰台領導說:“不不不,我們請你做的是個環保節目,一個比較嚴肅的節目,要有份量,太稚嫩太年輕的,談這種話題反而不合適。”從此,每周5次,每次15分鍾,杜憲亮相鳳凰《我們隻有一個地球》。各種媒體立刻撲上來,歡呼她“端庄、大方、自然、親切、平而不淡”的主持人形象再現熒屏。觀眾更是熱情似火,他們根本不在乎杜憲主持了個什麽節目,他們“鎖定”她的節目,不是要看“地球”,而是要看杜憲,甚至為她的主持節目時穿什麽衣服“瞎操心”。杜憲很在乎女兒和丈夫的看法,可惜這兩個家裏人十分吝嗇他們的評價。

家庭生活

杜憲和陳道明二人都是初戀,不過女方的父母對陳道明的職業不滿意,很反對他們交往。”陳道明的父親是北京燕京大學的畢業生,回天津後一直在天津醫科大學教英語,母親是這一片的居委會主任。

杜憲 陳道明杜憲 陳道明

杜憲這樣評價她的婚姻:“談戀愛的時候老吵架,老說分手就是分不了手。這就是說,其實我倆還是挺有感情的。我們結婚18年了。婚姻的感覺也隨著時間推移不斷地變化,年輕時和現在的感覺就不一樣。倆人在一起,不可能永遠像初戀一樣,充滿激情。現在我們的感覺是,可能更像是朋友。因為有了孩子,而且組成家庭又這麽長時間了,又有各自的事業,關系就變成了另一種關系。另外,可能前面磨合得比較好,該吵的都吵完了,現在反而吵不起來了。我總覺得,我和陳道明還是挺有緣分的,因為兩個人能不能走到一起,肯定存在著許多偶然和必然的因素。我現在覺得我很幸福。”

杜憲的女兒陳格跟小時候的杜憲一模一樣。女兒的名字是外公給取的,出自王陽明的詩句。杜憲和陳道明對孩子的感情都一樣,但表達的方式不太一樣。杜憲是悉心呵護和關懷,而陳道明則是一個嚴父,孩子非常怕他。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