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雪 -李冰凍的妹妹兼經紀人

李雪

李雪,原名李秀秀,2000年左右進入經紀人行業後改名李雪。

李雪不僅僅是李冰冰的親生妹妹,也正是李冰冰得力的經紀人,現在更是華誼兄弟的經理級人物。

  • 中文名稱
    李雪
  • 原名
    李秀秀
  • 職業
    經紀人
  • 公司
    華誼兄弟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畢業院校
    浙江傳媒學院新聞專業
  • 姐姐
    李冰冰

人物簡介

李冰冰李雪姐妹倆外形高度神似,雖然一直以來,冰冰在媒體和採訪中提及是妹妹,甚至做過公開聲明。但由于李雪長相較冰冰更為成熟,且頗具大姐風範的她一直被工作人員及朋友稱為雪姐。至今仍常被外界及媒體誤認為是姐姐。

李冰冰 李雪李冰冰 李雪

李雪曾任華誼兄弟聯席總經理;北京和頌世紀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核心成員;2012年加盟萬達影視,任公司高管。現主要專職負責李冰冰工作室

李雪于2012年7月23日,兒子一歲之際在京舉辦婚禮。眾多圈內名人到場慶賀。

行業經歷

在做經紀人之前,李雪在杭州就讀浙江廣播電視高等專科學校(現:浙江傳媒學院)新聞專業,並在杭州做了三年交通線的記者,一次偶然的機會,她陪同姐姐一起見到了知名經紀人王京花,被認定是做經紀人不可多得的料。李雪當時對經紀人沒有任何概念,但隱約中感覺這或許是一個機會,而且能夠在李冰冰身邊工作也挺不錯的,于是進入了這個行當。現已攻讀管理類MBA

姐妹故事

李冰冰出生在黑龍江哈爾濱的五常市,普通的工薪家庭,地道的東北姑娘。出道以來憑借努力與勤奮在娛樂圈闖下一片天空。不過鮮為人知的是,李冰冰還有一個親生妹妹,名叫李雪。李雪從小成績優異,深受爸媽偏愛被認為是家裏未來的希望,同時倍受姐姐照顧,所以性格較冰冰更加過果敢,自信。

李冰冰 李雪李冰冰 李雪

1997年,李冰冰大學部畢業在即,她想留在熟悉的上海,然後找份工作安心地生活。當她把想法告訴妹妹後,遭到了妹妹的否定。李雪頗有建設性地指出,作為一名藝人,北京的文化氛圍要比其他任何地方都強,那裏才有更廣闊的空間。李雪的話再次給李冰冰鼓足了勁,同年,李冰冰被分配到了北京實驗話劇團。

李雪上大學時,李冰冰則已開始常年在外拍戲。賺錢除補貼家用供母親治病外,也資助妹妹的學費等。每逢劇組發好吃的,她都攢下來存著,一有時間就背著大包小包坐火車去妹妹學校看望,冰冰希望把自己錯過的“美好“彌補給妹妹……

拍戲之初,李冰冰因為自己演出經驗少,一直不敢承認自己是專業演員。李雪得知後,鼓勵姐姐幹一行就要愛一行、精通一行,雖然萬事開頭難,但自信心絕對不可少。

就這樣,在妹妹一次次的鼓勵下,李冰冰自信心增強了,拍的戲也漸漸多了起來。她先後接拍了《少年包青天》、《少年張三豐》、《八大豪俠》、《徽娘宛心》等頗受歡迎的電視劇。期間,李雪也曾由于外形出眾被片場導演相中,希望她參與李冰冰電影裏的一些角色,都被婉拒,她甘做姐姐身後綠葉。李冰冰幾部對事業推動極大的電影作品,均為李雪挑選劇本,並極力說服李冰冰接演的,第一功臣李雪當之無愧。如2004年《天下無賊》、2006年《雲水謠》、2009年《風聲》、2010年《雪花秘扇》。

如今的李冰冰不但是國內一線花旦,也因多次出演好萊塢電影,成為表現最搶眼的亞洲女演員之一。與此同時,李雪出色的能力受到業界關註,扶助姐姐之餘也為自己迎來了事業的春天,雖然李冰冰總覺得虧欠妹妹,沒有了休息和自己的時間,但李雪表示樂在其中,是姐姐給了成就自己理想事業的機會,實現了自己的價值、並獲得了如今的光環。

關于姐姐

大銀幕上五光十色,她轉身是俠女,也可以柔情似水,但真正的李冰冰並沒有多少人看到。她其實是中國最早一批投身公益慈善的明星,嘲笑、懷疑、不解,她都經歷過。沒有沮喪,沒想過放棄?她說這是瞎話。但是就像玩潛水,玩各種極限項目,李冰冰絕不是一個輕言放棄的人。

李雪 李冰冰李雪 李冰冰

對愛情,她已經到了不相信童話的年齡,反而深信“一見鍾情”,有了愛情可以給忙碌的工作畫個暫停鍵,她第一次許下了這樣的諾言。我們請來她的最親近的身邊人,這是李冰冰父母第一次面對媒體說出對女兒的真實感受,她的妹妹,她的朋友,來描摹生活裏的李冰冰,說說她的小氣、嘮叨、眼淚、拳頭與幼稚。機會永遠不會消失殆盡,而和家人相處的時間隻會越來越少。

李冰冰父母:“冰冰是一個非常孝順的孩子,對我們關懷細膩之處,有時連我們自己都想不到,她工作太辛苦,弄得一身病痛,我們心疼卻無法分擔。”

十五歲李冰冰離家去外地讀書,母親說:冰冰,我們沒有什麽可以給你,就送本筆記本吧。那本精裝橙色日記本,扉頁上父親用特別規整的字跡寫了十二個字“自尊,自重,自愛,自強,自立,自信”。

這十二個字約束著她一生。帶著湊來的7000元錢和父母的囑咐,李冰冰來到上海,從此一分錢也沒有問家裏要過。1995年,李冰冰拍了玉蘭油廣告,效果出奇的好得到了一筆不小的酬勞,經濟上一下子沒有了壓力。她沒有為了錢去拍過戲,委屈過自己。“從我上學開始,從小到大不求人,不麻煩任何人,把自己跟男人一樣對待,從來沒覺得男女是有區別的。”這種可以堪稱為倔犟的性格從很小的時候就顯現出來。冰天雪地的黑龍江,李冰冰用凍得發紅的雙手洗一家子的衣服,一直到成為上戲無往不勝的廣告女王,到現在依然是家人父母身邊人最最重要的依靠。她一直告誡自己,要做一個不動聲色的大人,不準情緒化,不準偷偷想念,不準回頭看。

華服美食、大鑽石帶來的快樂,不如一家人在一起的幸福。2011年關,母親急病住院,作為有契約在身的女主角分身乏術。一邊是請假一天全劇組停工幾百萬的損失,一邊是病重的母親在電話裏安慰充滿歉意的李冰冰:拍戲重要,拍戲不是你一人的事,不要影響大家。“他們一輩子不麻煩人,到這時候還這樣說。”李冰冰放任淚水自流,反復地問自己:這是為什麽?難道有了錢就一定要和父母見得少?

難道發誓照顧他們就一定要犧牲在一起的時間?2013年春節,李冰冰把如今選擇定居在杭州的父母接到北京來過年,這是好幾年以來她第一次和家人安安靜靜地過個節。平時不是拍戲就是有工作,每年春節都隻能靠電話、Facetime 給父母道聲平安。膩在父母身邊,和外甥小王子玩玩捉迷藏,隻恨時間過得太快。

遊學洛杉磯的閒散時光,每個深夜當她反省自己時,想明白了一個簡單的道理:“機會永遠不會消失殆盡,而和家人相處的時間隻會越來越少。”努力工作換來的金錢可以照顧家人,但隨時間的流逝,每個人都應該明白,幸福與金錢絕不能等價交換。

“我還是和父母緣分淺。”李冰冰遺憾地說。

李雪:“當你獲得榮譽時就如同自己獲得,當你受到傷害時恨不得能替你去受傷。”

從小到大,李雪都是最了解李冰凍的人:“讀書時好多男孩跟著冰冰到家,我從來沒有男孩追,都是追她的。”李雪的話並沒有得到李冰凍的認同,李冰冰立馬反擊:“是嗎?我還真不知道這事。可能因為李雪那時太牛了,就學習很好唄,從小到大不是學習委員就是班代,都戴三道杠,有人敢追她嗎?

媽媽老說,我是老大,就應該讓著。我不服氣,憑什麽老大就得讓著,她學習還那麽好!”有這樣厲害的妹妹做對比,李冰冰一度完全沒有夢想,“當售貨員最好,她太有錢了,你永遠得把錢給她,然後才給你東西,她有那麽多東西可以賣,我覺得她是最厲害的。”生病打針,李冰冰覺得當醫生好。天天給家裏的膠皮娃娃打針,打到布娃娃都是濕的。上學了她想當歌唱家,特別特別喜歡唱歌,後來發現歌唱也不是最好的,又變成了科學家,“科學家知識多”,但她迅速發現自己缺乏這樣的天賦,特別是數學,需要很強的邏輯關系和空間感,“頭大、頭暈、除去身體本能的物理反應,心裏的化學變化促使一大批女生從此由理科轉向學了文科。”

到中學,父母開始給她壓力,“你得考上高中,考上高中你能考上大學,考上大學你就贏了。”考上大學意味著什麽,當時的李冰冰想法很簡單,“這輩子再也不用奮鬥了,吃喝都有了,為了一分虛榮心,一份終于能找著一個機會能證明自己的存在是有價值的機會,因為我從小太沒自信了。”李雪考98分哭了,李冰冰隻有60多分。“98分,那就是我的夢啊,你哭啥啊?這一哭,我父母就說,你看你妹自尊心強。我就是我們家的反面典型。”

之後李冰冰選擇了上海戲劇學院,因為不用考數學,“我人生第一次成功就是考上大學。走在我妹妹前面,我成功了,我終于成功了。”孩子式的你強我也要強的比較,早就煙消雲散。

李冰冰剛出道時,姐妹倆朝夕相處,提著大包小包趕火車,趕飛機。李雪是經紀人是助理還是化妝師造型師。為了上雜志給編輯挨個打電話,李冰冰常稱李雪“打不死的小強”。她支持著李冰冰一直走下去,“撐不住的時候,可以對自己說聲‘我好累’,但永遠不要在心裏承認說‘我不行’”。

李雪以前經常說,“現在還不是你歇著的時候。你是個好演員,你應該站在你應有的高度。”無論是鼓勵還是棒喝,在艱辛的道路上,“因為有她,我才相信我自己真的很棒。”如今,李冰冰和李雪是事業搭檔,李雪的兒子小王子則是李冰冰現在最喜歡的寶貝。特別不高興,特別寂寞的時候,李冰冰把小王子的照片拿出來,或者和小王子影片。小王子看到李冰凍的照片,就會指著叫:大大,大大……,大大就是大姨。李冰冰說,小王子是她的心理醫生,一如李雪曾經是她的心理醫生。姐妹倆攜手走過的歲月是任何金錢獎項都無法代替的。

關于公益,李冰冰從不避諱曾經想過放棄。“拍電影屬于我幹了什麽都能引起共鳴,所有的人在這段時間都狂討論你。一說到做慈善,大家的聲音立刻變小了,效果不明顯,能感同身受的人怎麽就那麽少。” 從一開始的風風火火、充滿激情到最後被打擊了、被別人質疑做秀,李冰冰不願意後退:“如果真不做的,倒真的成了做秀了。”她直言自己不是那種隻求心安不計其他的人,很明確希望看到成果。“其實公益並沒有大家想象的那麽簡單,做了就行了。還要看效果、關註度。這些年不光是我,有很多藝人不都在做?現在至少老百姓知道有人是在做公益的,也都知道我們應該保護環境、關註幫助弱勢群體。十年前誰在乎? “老是做一件事,沒有效果你會氣餒。但咬咬牙,繼續走,就這樣持續,到不能支撐的時候,再往前一步,就成功了。”她不覺得做公益很累,或許也和骨子裏的倔犟有關,“堅持的過程中有放棄的想法,這都正常,因為你是一個人。我做一件事,從來就沒有打退堂鼓?這不可能。這個世界,通常都是一個人願意為一件事堅持才叫偉大。慈善也好,玩也好,事業也好,愛情也好,要是能堅持下去,這件事情就偉大了,而且這是一種可怕的力量。”

李雪 李冰冰李雪 李冰冰

李冰冰有個外號:女大膽。從跳傘到潛水,沒有她不敢玩的遊戲。去法國度假,李冰冰沒穿救生衣從遊艇跳進海裏。大家目送著她的身影離蔚藍海岸越來越小、越來越遠,身影漸漸消逝為看不到的紅點,差點以為她要上演一幕“碧海情”。

去希臘玩浮潛,李冰冰又差點闖禍,“本來沿著礁石下潛,有珊瑚啊、魚啊,特別美,突然礁石斷層了,美景變成漆黑一片,人很容易就會被水流吸進去!”李冰冰嘻嘻哈哈說著這些事,一臉好玩與回味,仿佛危險和自己毫不相幹。

除了大膽,還直接。身邊的工作人員都知道,追求極致完美地嚴苛足以寫一本教科書。她可以板著臉一條條指出化妝師的細節問題,小到連眼角的暈妝都能看出來,當你以為她從此把你拉進黑名單,不會再給任何機會,她卻會傾聽你內心的夢想並盡量為你提供發展的機會。

雜志專訪

2009年10月 李雪接受《南都娛樂周刊》專訪

李雪:拍《風聲》裸戲時李冰冰就是李寧玉

李雪補辦婚禮李雪補辦婚禮

2009-10-19

要好戲要作品不要命

圈中人都在說李冰冰是女星中的“拼命三郎”,是“勞動模範”。她當年拍《少年張三豐》的時候,在生理周期時也在雨裏連續了拍了近十個小時的打戲,導致寒氣淤積在體內至今沒散,于是就有了李冰冰經常自嘲的“不靠譜的身體”,經常腰部感覺酸痛,連線受電視專訪的時候都要自帶小枕頭墊在後腰處。不久前,李冰冰在拍攝徐克狄仁傑之通天帝國》時墜馬後突發“氣胸”,就引得媒體關註,但入院不到24小時,李冰冰主動要求出院,助理哭著打電話給李雪:身體還未復原,不能讓冰冰姐再拼命了!

南都娛樂:李冰冰是出了名的拼命,前段時間不是還因為突發氣胸進了當地醫院(東陽市人民醫院),是怎麽回事?

李雪:冰冰在橫店拍攝《狄仁傑》的時候可以說是狀況不斷,先是從馬上跌落下來,其他人一時沒反應過來,瞬間中就眼睜睜看著馬蹄踩在她的一隻腳踝上,這是多年前拍攝《紫蝴蝶》的時候,給車碾過的腳,我還開玩笑說,看來老天爺都覺得你這隻腳是多餘的。沒過多久,因為長期勞累,加上馬上跌落受驚,突發氣胸。當時,我們是可以選擇去杭州更大的醫院去看,但這樣耽誤的時間會更多,所以了解下情況,氣胸雖然來得厲害,但也是比較常見的病,離橫店比較近的東陽市醫院也能治,就決定去那裏做檢查,當時被查出肺部壓縮了70%,要插胸部導管把氣導出來。

南都娛樂:當時,媒體是怎麽知道訊息的,還拍了她的照片?

李雪:我們一到醫院,就有醫院的工作人員打電話給杭州的媒體,他們就趕過來了。為了保證讓冰冰好好休息抓緊治療,我們還在窗玻璃上貼白紙,不讓人隨便進來。剛開始就有人直接敲門,我們不知道是醫生還是護士,就開啟門,然後就那麽被人拍了。

南都娛樂:好像在醫院沒呆太久就很快出院了,照片上有個外籍帥哥,說是冰凍的外教,對吧!

李雪:對,外教就跟在她身邊,但是她還是跟我說自己不夠努力,說熱得實在沒法說英語。我覺得人熱了、累了肯定就沒有那個心思了,她這個人就是太要強了。手術後第二天,李冰冰就要求出院,助理看不過去就哭著打電話給我說,雪姐,不能讓冰冰姐那麽拼命了。我就跟她通了電話,李冰冰告訴我自己還能挺,因為接下來的主要是文戲,我就答應了。現在想起來,我還是有點後怕,剛做完手術,醫生說應該至少休息三天的。萬一又出什麽狀況怎麽辦。

南都娛樂:她以前就是這樣的嗎?什麽星座?

李雪:雙魚座的,其實雙魚座也是一個多愁善感的星座。她從小喜歡看武俠片,被武俠小說教育嘛,現在演這個俠女就興奮得不得了,很辛苦,打也打不動那種,但是堅持不用替身,每天累得夠嗆。我當時有跟老爺(徐克)溝通,老爺說他覺得這個角色選冰冰是最對的,他是覺得這個角色是要有英武之氣的。

南都娛樂:感覺你們挺像的,性格上是不是也這樣,很拼?

李雪:我們倆是很像的,在人生觀、對待事業這種態度上都是一樣的,有的時候我認為這對她是有幫助的,這個機會是很好的,我認為她應該做的時候,可能真的是讓她在透支她的體力。我跟她說也許我現在可以讓你舒服,但是某一天你真正可以休息的時候,你會發現你其實特別想工作,特別想回到這個圈子的狀態中來,然後擁有你自己的一塊陣地去做。但是那個時候我真的無力回天讓你再回到這個位置,因為長江後浪推前浪,前人都把那個位置給站好了,能想象到你那個時候一定是後悔的。

不願把性感寫在臉上

從影視作品到時尚風格,近年來的李冰冰越來越有大牌風範,在華誼“一姐之爭”諸多傳聞中,她的名字出現頻率最高,外界設定的競爭對手從範冰冰周迅,但李雪卻說李冰冰從來都不以為然,既堅持用作品說話,也相信我有我風格,哪怕是造型,也從來沒想過刻意玩弄性感,去取媚公眾。

南都娛樂:《天下無賊》是不是她在觀眾中名氣有所提升的一部作品?

李雪:有提升,當時我讓她接《天下無賊》的原因就是,我覺得馮小剛導演的戲的確是一個向大家推薦自己的很好的平台,讓大家很快地看到你的一個變化。

南都娛樂:這也可能會是華誼的策略吧?

李雪:談不上什麽策略不策略的,馮小剛的戲非常有號召力,非常有票房,但誰演什麽角色主要還是合適為主。

南都娛樂:會不會有一個強大的公司做背景,就比較有保障?

李雪和兒子李雪和兒子

李雪:它倒不是一個背景的概念,現在好萊塢都是經紀人公司和製作公司分離的,這也是一個相對科學的狀態。如果說一個公司自己製作,用自己的演員,這個迴圈比較小,流動不起來,也就會忽略對角色的考慮。可能初級狀態的時候大家都這樣,但慢慢經過市場的發展就會有所變化。

南都娛樂:當年王京花姐走的時候,華誼是不是有很多許諾為了留下冰冰?

李雪:我記得冰冰跟我說過一句話,一個是爹一個是媽,兩家都是非常有感情的。但是那個時候我們契約是在華誼,跟公司還沒到期,所以自然而然就先去完成,京花姐也支持我們這個態度。

南都娛樂:冰冰身材挺好的,但很少去塑造“性感”的角色,是你的意思還是她本身就很保守?

李雪:女人的“性感”需要有的放矢,如果隨便拿出來就顯得輕薄很多,冰冰是一個相對比較保守的人,個人生活也是比較簡單有規律,幾乎沒有負面報道。她確實也不是很喜歡主動去展示性感的一面,有時性格裏有男孩子的成分。但你說她可不可以有性感的表現呢,肯定可以,《天下無賊》就讓大家看到了“李冰冰式的性感”,不媚不騷,但依然風情萬種;性感隨著時代的變化有了更多的定義,比如:《風聲》裏冰冰飾演的“李寧玉”,那種冷靜的、特立獨行的高貴性格讓導演高群書稱贊是這部電影裏最性感、最美麗的女人,所以,性感不一定是張揚在外表的,是可以從內心彌散出來的。在一段時間裏,我們娛樂業的發展是不斷改變的,一開始可能都是保守的,慢慢觀眾更有獵奇心,想看一些能夠刺激眼球的東西,但這個時候你去改變自己去適應這個需求,第一這個可能並不適合你,第二當觀眾看久了之後反而就覺得不算什麽了,所謂隻有經典的才是永恆的。所以說,如果她沒有耐著性子堅持自己而是去隨大流的話,李冰冰可能就沒有今天這樣的形象和基調了。

南都娛樂:《風聲》票房不錯,9天1.5億,而且冰冰也入圍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的提名,你認為這部電影對李冰冰會帶來什麽樣的提升?

李雪:李冰凍的確是一個好演員,她的每部影片都會讓我們驚喜,你也會看到她在不斷進步。《天下無賊》的艷賊小葉,《雲水謠》的志願軍女戰士,《功夫之王》裏的“白發魔女”都讓我有足夠的信心幫她走得更高更遠,這次的《風聲》,一個讓兩位導演異口同聲最難演的角色,她卻出色地完成任務,成為影片中的亮點,難能可貴,自《雲水謠》後再次提名金馬獎已經是最大肯定,我們說,一個好的藝人關鍵不在于以前取得過什麽樣的成績,重要的是能繼續不斷努力,銳意進取,是金子總會發光的,隻要能憋得住。

南都娛樂:《風聲》有裸戲,為什麽會接演這麽大尺度的角色?

李雪:這次的拍攝,冰冰在心理上是投入很多的,因為有很絕大部分是心靈的考驗。關于影片裏涉及的裸戲部分,我們都會評判是因為劇情需要還是隻是作為電影的噱頭,《風聲》一定是劇情需要,當肉體的酷刑不能再讓人屈服時,精神的摧殘便成為最讓人揪心的部分,而且導演為保護演員,也考慮到尺度問題,冰冰在電影裏的那聲歇斯底裏的叫喊完全是現場的,劇本中沒有要求,後來,冰冰給我講:在那一刻,她就是“李寧玉”!

南都娛樂:她跟周迅有對手戲嗎?之前有傳冰冰和周迅爭華誼一姐,但是她們現在一起合作《風聲》不就剛好把這個謠言給破了?

李雪:冰冰常笑著跟我說,爭一姐會有什麽好處嗎?我扣上這頂帽子是會片酬高一點還是機會會多一點?這些都是大家在茶餘飯後自己娛樂的東西,我是認為兩個人都不在意,都很珍惜這次合作的機會,因為優秀的演員可能也很少有機會去合演一部電影。就像當年林青霞和張曼玉一起演《新龍門客堆》,以後就很難再有機會了。其實她們很早前一起拍過電視劇《大明宮詞》,冰冰說那時候她們倆住在一個房間,但大家都不是明星,一個屋裏住好幾個人,就那樣過來的。

不靠負面新聞曝光,需要耐住寂寞

李雪和兒子李雪和兒子

在做經紀人之前,李雪其實跟我們是同行,在杭州就讀浙江廣播電視高等專科學校新聞專業,並且還在杭州做了三年交通線的記者,一次偶然的機會,她見到了王京花,被認定是做經紀人不可多得的料。李雪當時對經紀人沒有任何概念,但隱約中感覺這或許是一個機會,而且能夠在李冰冰身邊工作也挺不錯的,于是進入了這個行當。三年的記者生涯讓李雪與其他經紀人相比,更加重視藝人在媒體中的表現,也擅長處理與媒體之間的關系。

南都娛樂:李冰冰給人感覺是很質樸、很正面的藝人形象,是你們特意包裝的嗎?

李雪:首先冰冰本身特質就是如此,並沒有刻意營造形象。但看到別人用一些吸引眼球的新聞或緋聞在不斷地增加曝光的時候,而你自己平靜的時候,那是需要一種勇氣的,人在那個時候會很容易迷失方向。你要耐得住寂寞,因為那些(負面新聞)真的是唾手可得的,你製造一下,你也會有這樣的東西(曝光)。這東西很符合客觀性,客群閱讀的習慣就是獵奇。所以你得忍受這種東西然後一直這麽一點點走過來。

南都娛樂:你有三年的記者生涯,這段經歷會幫助你如何處理與媒體之間的關系?

李雪:做過記者的人,對事物的看法的敏銳度和觸角是跟普通人不一樣的,就是你對一個事物可以馬上判斷它的新聞價值,然後你就會做出相對正確而及時的判斷,這時候你就抓住了它的價值。你可以讓你的新聞更好看,你可以讓它有價值,但是你能不能發現哪個價值是最重要的。

南都娛樂:媒體做什麽會讓你們受不了?

李雪:真的是歪曲事實的話。總的來說,我覺得90%的媒體都是很好的,很友好。甚至有時有些胡編亂造的新聞,記者都會打過來說對不起,說主編看到有這樣一個新聞,要他去做個求證有個反饋,然後叫他去,那我也會配合他告訴他是怎麽回事。但有些人你完全不認識,不知道怎麽就胡編一個新聞的話,有時也會很氣憤,但比較少這種情況。

南都娛樂:經紀人收入怎麽樣?就覺得你們是抽成的,應該跟一般人不是一個檔次的啊?

李雪:我們是在跟公司合作,演員按照比例抽成。我們跟公司還是屬于聘用的關系,會有一些獎勵分紅的機製,但相對比例比較少,主體還是靠工資。

南都娛樂:那你的工作室跟華誼公司是什麽關系呢?

李雪:工作室是大家基于更快地發展你的業務,更多的是增強自主性和主動性的一個東西,它相當于一個小的公司,但不願意以公司的狀態出現,大家主體還是在華誼兄弟的下面。(自負盈虧嗎?)我們其實肯定要自負盈虧的,因為整個大公司的利益來源于子公司貢獻的力量。

南都娛樂:如果是這樣,那你幹什麽不自己成立公司呢?

李雪:其實特別好笑,我從進這個行業沒有三個月,帶著藝人出去宣傳,就有公司對我說到他們那裏去,給我雙薪,或者說和我出來開公司,什麽樣的都有,每年都有各種各樣的人來誘惑我。但是這跟我個人性格有關,我做這個工作始終沒有把我個人利益和發展摻和進來,我始終想的是怎樣對他們(藝人)是有好處的,我認為現在這種跟華誼兄弟合作的狀態是最好的。

2013年4月 姐妹同時接受《人物》雜志專訪

2013-04-08

人物》雜志4月號李冰冰、李雪封面:搏命姐妹

一個永遠都會充滿不安全感的人

“我的妹妹從小一直是全年級第一名,家裏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她的身上。在我父母心中,我絕對不像她那樣高大、偉岸、進步。”李冰冰說。

李冰冰將自己從小到大自信心的缺乏歸結于傳統教育的誤區。上國小的時候,有一次李冰凍的語文考了90多分,數學考了60多分。老師說,數學80分以下的站起來,“我特別悲催地站起來,感覺一萬雙眼睛都能把我鄙視死,我是全世界最笨的人。”然後老師說,語文90分以上的站起來,李冰冰又站起來了,“站起來的時候是那麽的不自信,還覺得想笑,覺得你數學那麽不好,你憑什麽笑,你有笑的資格嗎?不想笑又覺得,這應該是個光榮的事,當時應該是高興還是不高興?”

除了教育之外,李冰冰認為對自己性格有強烈塑形作用的還有自己的母親,一個曾經的刀馬旦。

李冰冰用“極其自虐”四個字形容母親的生活態度。李冰冰至今記得全家人看電視時,母親在椅子上的坐姿,“她從來不會讓身體坐在整個椅子上,而是隻把屁股搭在椅子邊上,時刻給你一種臨時坐下來的暫時感。她覺得享受是罪惡的,她給自己花一毛錢都覺得是浪費。”

中專畢業的李冰冰沒有學過任何高中課程,但在復習聯考的時候,李冰冰想起國小老師說過的一句話,再難的卷子、試題都是從書本裏出的。于是,李冰冰選擇了一種非常笨的方式,那便是去書店買來了聯考教材,再把書裏的內容一頁一頁全背下來。李冰凍的爸爸看到她玩命背的那股勁,說了一句諷刺的話讓李冰冰記憶至今:“看你這樣還夠人字那兩撇。”

2005年,李冰凍的母親又患上一種更可怕的肺病。一度母親的整個身體,乳房,臉,脖子、太陽穴與頭皮都發生了病變,“你用手按下去這些地方出現的全是泡,就像洗衣服的時候洗衣粉與水一起攪和之後出來的那種泡。”李冰冰難過地說,“她是一個那麽堅強的人,但是病魔來得太早,整個把她摧毀了。”

在娛樂圈,李冰冰很少跟人提起母親的身體情況。“我不希望別人議論她,這種議論可能包括祝福,也包括攻擊,當我不能獲得祝福的時候,我就不希望他們有任何的傷害。”

我姐姐應該跟她們站在一起

李雪聯考報了浙江廣播傳媒學院的新聞專業。當李雪在上海下火車準備倒車去杭州讀書時,李冰冰並沒有時間去車站接送。一直到十一劇組放假時,李冰冰才有時間到杭州看望妹妹。劇組為每一個演員發了一箱梨,很多演員嫌麻煩把梨都留給了李冰冰,李冰冰便把梨塞進一個雙肩包裏,“雙肩背塞得都要爆炸了”,然後把它們背到杭州帶給李雪。那次相聚讓李雪非常開心,她至今記得在大學的宿舍裏,李冰冰如何“像一個媽媽、像一個爸爸”一樣幫她在床頭圍起了一圈鐵絲,再把簾子掛在鐵絲上,在簡陋的女生宿舍裏,為她搭起一個私密的個人空間。她還記得李冰冰坐上三輪車離開時,兩人依依不舍,就像“十八相送”。

2001年,李雪來到北京。這個國小當大隊長、中學當團支書、大學當文藝部長、高中就入黨的女子,很快把一種天生的自信與驕傲轉移到了她的事業,也就是自己的姐姐李冰冰身上。

李冰冰全家福李冰冰全家福

那時李冰冰剛剛在電視劇《少年包青天》之後開始有了名利心,“拍完那個戲,突然一下子走在街上,好多人都認識你,叫你的名字,你才發現這才是演員,以前不是演員,這讓你對演員這兩個字發生了改觀,覺得有名才是演員。”

李雪對有名的理解比李冰冰更有野心,當時中國有了“四小花旦”的說法:趙薇、章子怡、周迅、徐靜蕾。李雪說,“我覺得我姐姐應該跟她們站在一起,我要跟她一起努力。”

李雪覺得當時中國最火的女演員是趙薇,便買來了報刊亭上所有印著趙薇封面的雜志,按照上面印著的編輯部電話,一個一個打過去,希望編輯也能夠讓李冰冰登上封面。當然,她收到的大部分都是傲慢的拒絕。

在《少年張三豐》之後,李雪向廣告客戶推薦李冰冰時,他們都覺得李冰冰太冷了,“然後我就特意拿出一張她笑的照片,我說怎麽會呢?你看她笑得多燦爛,客戶卻說,她連笑起來都是冷的。”

2002年年底,賀歲片《老鼠愛上貓》來滬宣傳,主演劉德華和張柏芝以及女二號李冰冰同時出席。在首映式上,工作人員拿出手印模板請明星按手印。李冰冰興致勃勃舉起雙手剛想按下去,對方卻忽然抽回模板,嘴裏說了一句“不是你”,轉身笑著把模板遞向劉天王。

李雪希望李冰冰必須是全面的,在打造李冰凍的過程中,她的思路是有了電視還要電影,有了電影還要商業,有了商業還要有專業獎項的肯定,缺什麽補什麽,不能瘸腿。

馮小剛曾經有一段講述:“忘了是哪一屆的金雞獎,李冰冰是最佳女配角提名,領獎前很多相關人士透露訊息給她,能得獎,這傻丫頭就信以為真了。待宣布時,不是她,但她差點以獲獎姿態站起來,當場就哭了,毫不掩飾委屈和對獎的在乎。有人說她太幼稚,沒有城府,可我卻通過這件事覺得她挺可愛。”

2009年,鄧文迪因為章子怡缺席打來了電話,希望李冰冰主演《雪花秘扇》。李雪認為李冰冰應該接下這部好萊塢不多的華人文藝片題材的電影,但連續一年高強度的工作已經讓李冰冰累得瀕臨崩潰,她非常情緒化地在電話裏說,“讓我拍就讓我死,想讓我死就去接”。

為什麽國際品牌喜歡李冰冰

在李冰冰看起來絕望漫長又效果不太明顯的環保工作中,真正讓她有挫折感的不是外人,而是自己的家人。當她和她的父母住進酒店,她發現她和他們根本沒有辦法和平相處。

“我爸爸有時候就要穿浴袍,我就不讓,洗澡的時候用浴巾,我也說你用一個小的吧,你頭發短。離開酒店時我要關燈,他說你不用關,我說必須關。吃自助餐的時候,他弄多了,我要把那些食物帶回來,拿的時候我根本不要一次性飯盒,要麽拿在手裏,要麽拿餐巾紙包住。他就挺嫌煩,好不容易見一面還不夠你嘟囔的,就是這樣一件一件小事把我們的心情全都破壞掉了。”李冰冰抱怨道。

因為不安全感,李冰冰不斷追求完美,不斷對自己苛求,這卻讓她成為了對于品牌而言最安全的女明星。在中國,李冰冰是萬寶龍、歐萊雅、GUCCI、愛迪達等國際品牌的代言人。在女明星裏,她是擁有國際代言最多的一個。

2011年,王中磊接受湖南衛視主持人李湘的採訪,談到李冰冰個人生活時說起了一個故事。

有一年,王中磊在和自己有關系的活動上,促成了好幾對戀人,李冰冰好奇地問他們都是怎麽認識的,王中磊告訴她,其實不是刻意相親,而是活動完了以後會有after party,他們就互相認識了,慢慢他們就交往了。

李冰冰一般在正式活動結束後就回房間了。讓王中磊意外的是,不久之後,在LV一個活動上,李冰冰竟然一直等到了after party。王中磊問:你怎麽會來這兒?李冰冰回答:這是after party啊,我看有沒有男士跟我搭訕。 “她後來坐了15分鍾就走了,她跟我說以後還是不再參加了,因為她確實不太知道怎麽跟人家說話。”王中磊說。

不太喜歡這種很微小的怯懦

最終《風聲》特別為李冰冰加了一場黃曉明檢查身體的戲,在這場原本13分鍾的裸戲裏,黃曉明飾演的喜好研究人體解剖學的日本軍官強行脫光了李寧玉的衣服,用尖利的醫學儀器觸摸和丈量她身上每一寸肌膚,在現場,導演一直不喊停,導致李冰冰完全崩潰,失聲痛哭。“當黃曉明脫到我最後一層衣服,一種本能的羞愧感讓我叫了出來。”李冰冰說。尖叫的戲本來不存在于劇本之中。

拍攝徐克的《狄仁傑之通天帝國》時,徐克希望李冰冰從房間裏飛出來舉著劍撞擊一排柵欄,再利用威亞升到半空優雅地落到平地上。由于沒有受到任何保護,李冰凍的手腕與腳腕已經全部扭傷。在撞擊了20多次時,徐克認為已經拿到了想要的鏡頭,他希望李冰冰停止,但李冰冰告訴他不行,她認為她的表現還不夠好。

李雪 李冰冰李雪 李冰冰

敬業與忘我給李冰冰帶來了巨大的傷害。2011年冬,李冰冰作為倫敦形象大使與資深體育評論人顏強被邀請在聖誕節時一起參觀英國上議院,為第二年的奧運造勢。由于需要在工作人員開始辦公前完成拍攝,李冰冰凌晨6點便從酒店出發,因為出鏡,李冰冰不能穿非常厚的衣服,舊傷復發導致她很難邁開雙腿,顏強幫助李冰冰把圍巾捂到她的腿上時,非常驚訝,他告訴李冰凍的執行經紀橘子,當你把手放到離膝蓋很遠的地方時,你還能明顯感到從裏面往外冒著涼氣,就像一台製冷機一樣。在此之前,他“從未被一個人的膝蓋嚇到”。

李雪和李冰冰非常謹慎地不對同行做任何評價,她們隻樂意談自己。二人都用“性格決定命運”來解釋李冰凍的道路。李冰冰說:“我隻能面對這樣的人生。”在李雪看來,她們沒有特別的背景和天賦,不能冒險、犯錯,隻能一步步積累。“一直做一個好人、一個沒有缺點的人是很累的。現在大家都是感興趣一些新奇的東西,反而不太關註三好學生與好人好事。”

去年9月,李冰冰決定去洛杉磯休假半年,順便學英語。 “一個人在國外待著,還是有點怕怕的,我突然覺得自己怎麽又開始前途渺茫了?”李冰冰笑著說她的糾結。“我覺得歲數大了之後沒有那麽破釜沉舟和勇往直前了,會有一些顧慮,我不太喜歡這種怕,我不太喜歡這種很微小的怯懦。”

2011年7月,即便在進產房的前一天,李雪仍在工作,在那一天,李雪敲定了電影《我願意》的全部契約細節,與劇組簽約之後才收拾東西去醫院。

孩子的誕生改變了李雪,“之前我並不認為沒有孩子人生是有缺陷的,但現在一有機會我就勸他們要早點結婚。”李雪笑著說。李冰凍的生活也隨之發生了改變,“當我看到她的孩子,我沒覺得那是她的,就覺得那是我的。我可以用生命來疼他,我的一切都是他的。”李冰冰認真地說,“今天我可以為他去死都沒有問題。”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