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賢 -唐高宗第六子

李賢

唐章懷太子李賢(655年1月-684年3月),字明允,唐高宗李治第六子,武則天第二子,系高宗時期所立的第三位太子,後遭廢殺。著有《君臣相起發事》、《春宮要錄》、《修身要覽》等書,今已佚失。

永徽五年十二月(655年1月),李賢出生于父母祭拜昭陵途中,不久封王,自幼得到良好教育,"初唐四傑"之一的王勃曾做其侍讀。長大後容貌俊秀,舉止端庄,才思敏捷,深得父皇喜愛。

上元二年(675年),太子李弘猝死,李賢繼立。為太子期間多次監國,得到朝野內外稱贊。李賢曾召集文官注解《後漢書》,史稱"章懷註",具有較高史學價值。

調露二年(680年),李賢因謀逆罪被廢為庶人,流放巴州。文明元年(684年),武則天廢帝主政,遣酷吏丘神績赴巴州校檢李賢居所。丘神績至巴州拘禁李賢,逼令自盡,終年二十九歲。

垂拱元年(685年),武則天詔令恢復李賢雍王爵位。神龍二年(706年),唐中宗追加李賢司徒官爵,迎其靈柩返還長安,以親王身份陪葬乾陵。景雲二年(711年),唐睿宗追加李賢為皇太子,謚號"章懷",與太子妃房氏合葬于今章懷太子墓

  • 本名
    李賢
  • 別稱
    李德
  • 字型大小
    明允
  • 所處時代
    唐朝
  • 民族族群
    漢族
  • 出生地
    父母祭拜唐昭陵途中
  • 出生日期
    655年1月
  • 逝世日期
    684年3月
  • 主要作品
    《君臣相起發事》三卷、《春宮要錄》十卷、《修身要覽》十卷
  • 主要成就
    率眾文官注解《後漢書》
  • 職業
    皇太子、親王
  • 封爵
    潞王→沛王→雍王→皇太子
  • 謚號
    章懷

人物生平

親王時期

據兩唐書記載,李賢生于其父母前往昭陵祭拜唐太宗的途中,出生不久即被封為潞王,後加封岐州刺史、雍州牧、幽州都督。七歲時改封為沛王,後加封揚州大都督及右衛大將軍。李賢幼年時讀書有過目不忘的本領,聰慧非常,曾令高宗贊嘆不已。長大後容貌俊秀、舉止庄重,深得父皇寵愛。十八歲時曾改名李德,徙封雍王,後改回本名李賢。李賢自幼身邊不乏志士才子,“初唐四傑”之一的王勃曾做他的侍讀,可見其自幼得到帝國最好的教育

皇太子時期

李賢身為雍王期間,由于太子李弘(武後長子)體弱多病,不能獨立完成太子政務,故高宗曾命東宮官員和李賢代為處理政務。

李賢影視形象李賢影視形象

上元二年,李弘猝死,李賢繼立為太子。成為太子後,李賢曾三次監國,他處理政事明確公允,受到大臣的擁戴,高宗也對他加以褒揚。此外,李賢的文史造詣深厚,成為太子不久後,他就詔集眾多學者如張大安、劉訥言、格希元等人為範曄的《後漢書》作注解,而他的親筆點評更被史家稱為“章懷註”,有較高的歷史文獻價值。此外,李賢還著有《列藩正論》、《春宮要錄》、《修身要覽》等書籍,但已佚失。

李賢做太子期間,與母後關系緊張。據史料記載,武後曾多次親書手信責備太子,並遣人送《少陽正範》、《孝子傳》等書籍予太子,以此責備李賢不懂得為人子、為太子。李賢常年處于惶恐之中,而宮中關于“太子不是皇後親生”的流言更為母子關系雪上加霜。當時,一個名叫明崇儼的道士深受帝後信賴,常伴隨武後左右。一次武後請明崇儼為皇子看相,明崇儼隨即作出“英王(武後三子)狀類太宗、相王(武後幼子)最貴,而太子(李賢)不堪大任”的論斷,事情傳到太子耳中,令李賢更加憂懼。

廢殺

公元680年,明崇儼為盜所殺,武後懷疑是太子所為,隨即派人搜查太子府第,查出皂甲三百餘副,太子遂因謀逆罪被捕囚禁。唐高宗向來寵愛這個兒子,猶豫再三希望赦免太子,但被武後以“為人子心懷謀逆,天地不容,大義滅親,何可赦也”的論斷駁斥。高宗無奈下令三司會審太子謀逆案,太子最終未能洗脫罪名,被廢為庶人,在長安拘禁一年多後被流放到偏僻的巴州(今四川巴中),走前妻子、兒女、僕從衣不蔽體,十分悲涼。公元684年,高宗駕崩,中宗繼位不久即被武後廢黜改立幼子睿宗,睿宗柔弱形同傀儡,武後自此完全把持皇唐朝政。

唐睿宗即位初,武後因擔憂廢太子在外有所圖謀,便以校檢李賢宅第的名義派遣丘神勣赴巴州,丘神勣到達巴州後即逼迫李賢自殺。依據《資治通鑒》的說法,李賢之死很可能直接出于武後的懿旨。李賢死後,武後恢復其雍王王爵,並在流放地下葬。公元705年,武後崩,中宗繼位。唐中宗念及兄弟之情,追授李賢“司徒”官爵,並將靈柩遷回長安,以親王禮陪葬乾陵。公元712年,李賢遺孀房氏病故,唐睿宗下旨追加李賢“皇太子”身份,謚號“章懷”,房氏追加“太子妃”,兩人合葬于今“章懷太子墓”。

人物生卒

大唐章懷太子,李賢(曾名“德”),字明允(墓志記載為“仁”),高宗天皇大帝李治第六子,則天順聖皇後武曌第二子。李賢的生卒年月有所爭議,兩唐書和墓志銘記載均有出入,一般可認為是“生于永徽五年十二月,卒于文明元年二月”,即公元655年1月至684年3月。

太子生年

1.《新唐書·章懷太子傳》記載太子被“迫令自殺,年三十四”,若真如此,則章懷太子章懷太子墓壁畫當生于永徽二年。但據《新唐書·孝敬皇帝弘傳》記載,李賢長兄李弘于“上元二年從幸合璧宮,遇耽薨,年二十四”,則孝敬皇帝生于永徽三年,因此李賢不可能比兄長還大,可見《新唐書·章懷太子傳》的記載有誤。

章懷太子墓壁畫章懷太子墓壁畫

2.《舊唐書·高宗本紀》載: “永徽五年十二月戊午(公元655年1月29日),發京師謁昭陵,在路生皇子賢”。

3.《章懷太子墓志銘》載:“以文明元年二月廿七日終于巴州之公館,春秋三十有一”

如此推測,章懷太子應當生于永徽五年十二月。

太子卒年

1.《舊唐書·章懷太子傳》載:“文明元年,則天臨朝,令左金吾將軍丘神勣往巴州檢校賢宅,以備外虞。神績遂閉于別室,逼令自殺,年三十二。”

其中《新唐書》和墓志銘的日期記載最全,都為文明元年二月,應當較為準確。至于《舊唐書》記載為三月,推測或許為章懷太子死訊傳到長安已為三月。

人物評價

章懷太子是中國歷史上一位頗為知名而又身世悲慘的皇太子。

論出身,他是中國歷史上絕無僅有的兩個皇帝的兒子,他的同母長兄雖未即位,死後卻被追尊為“孝敬皇帝”,兩個弟弟是唐中宗和唐睿宗,妹妹是權傾一時的太平公主。可以說,李賢生活在一個不折不扣的皇權家庭裏,這也註定了他必將卷入政治鬥爭而無法逃脫悲劇的命運。

章懷太子墓壁畫章懷太子墓壁畫

論才華,李賢則是唐朝皇子中的佼佼者。二十餘歲已能統召帝國傑出的學者們注解晦澀難懂的《後漢書》,其親筆點評更被後世稱為“章懷註”而極具文史意義。作為太子,李賢曾三次監國,並得到高宗褒獎和群臣擁戴,可見這個年輕太子堪當大任,是帝國合格的傳人。然而,當時正值他的母親武後政治得意之時,母子二人因此互忌,頗多嫌隙。武後也多次以書信方式責備太子,宮中則流傳著太子不是武後親生的謠言,最終太子未能幸免而成為政治鬥爭的犧牲品。

千百年來,關于章懷太子的死莫衷一是。兩唐書均在言語間暗示太子是被武後誣陷殺害,《舊唐書》在高宗諸子列傳中評論:“唐年韻德,章懷最仁,凶母畏明,獨樂其身。”稱太子是個品德高尚的孝子,以此駁斥他生前不孝謀逆的罪名,暗示太子是含冤被害。出土的墓志銘也有影射太子是被冤殺,但都未有明言直接死因。郭沫若曾對此提出自己的看法,認為章懷之死與武後無關而是當時的宰相裴炎為奪權所為。[27]

總之,不論太子是否含冤被害,或者被誰所害,他死于帝國最高權利的爭奪和由此產生的忌恨、陰謀卻大體可以肯定。自古以來為了奪得皇位,兄弟相殘、父子反目的事情時有發生,這也是古時封建統治的殘酷之所在。

個人作品

《君臣相起發事》三卷

《春宮要錄》十卷

《修身要覽》十卷

後漢書》注解

家族成員

祖父母

祖父:唐太宗(李世民)

祖母:長孫皇後

父母

父:唐高宗

母:唐則天順聖皇後武氏(武周則天大聖皇帝武曌)

兄弟

兄:燕王李忠、原王李孝、澤王李上金、許王李素節、孝敬皇帝李弘(同母)

弟:唐中宗李顯(同母)、唐睿宗李旦(同母)

姐妹

姐:義陽公主(李下玉)、高安公主、安定公主(同母)

妹:太平公主(或名李令月,同母)

妻妾

妃子:房氏(658年-711年),貝州清河人,房仁裕之孫、房先忠之女,生于唐高宗顯慶年間,卒于唐睿宗景雲二年(711年),享年五十四歲。房氏與李賢合葬于今章懷太子墓。關于房妃生平,有《唐隴西李氏清河太夫人之碑》、《贈兵部尚書房忠公神道碑並序》、《章懷太子靖妃挽辭》等碑銘史料加以記載。

良娣:張氏,李賢的次子李守禮生母。早年隨李賢同被貶往巴州,李賢死後得以同兒女返還長安,但仍與皇嗣李旦的子女幽閉于禁中。聖歷年間李旦被封為相王,眾人才得以外出居住。房妃與嗣子李守禮居于城西興化坊內,張氏則獨自住在興化坊西延康坊內。關于張氏生平,《章懷太子良娣張氏神道碑》等碑銘史料有所記載。

子女

兒子:

章懷太子墓壁畫章懷太子墓壁畫

長子 李光順:天授年間封安樂郡王,不久被誅殺,無子嗣。玄宗先天年間追封為莒王。

次子 李守禮:本名李光仁,垂拱初年改名守禮,並授予太子冼馬,封嗣雍王。睿宗時期晉封為邠王,薨于玄宗時期,陪葬乾陵。

三子 李守義:文明年間封犍為郡王。垂拱四年徙封永安郡王,不久病死,無子嗣。玄宗先天年間追封為畢王。

女兒:長信縣主

孫輩

孫子:

李承宏:李守禮子,開元初年封廣武郡王。寶應二年(763年)十月,吐蕃軍隊攻破長安,唐代宗出逃,李承宏被吐蕃擁立為帝。不久後,郭子儀收復長安,代宗復位,將在位兩月的李承宏廢黜,但沒過多加罪,命將其安置在虢州。李承宏不久死去。

李承寧:李守禮子,嗣邠王。

李承寀:李守禮子,封敦煌王,拜宗正卿。曾受唐肅宗派遣出使回紇搬救兵,可汗磨延啜也有同唐朝交好的心願,于是將女兒嫁給李承寀為妃。唐朝將此女冊封為毗伽公主,回紇因此派兵助唐平叛。乾元元年六月,李承寀病逝,贈司空。

孫女:

金城公主(李奴奴):李守禮女,神龍三年(707年)封金城公主。當時吐蕃贊普(尺帶珠丹)遣使請婚,中宗許嫁。景龍四年(710年)春,吐蕃遣使迎公主入藏,中宗親送至始平(今陝西興平),贈以錦繒、雜伎百工和龜茲樂,命左衛大將軍楊矩護送至吐蕃,贊普為其另築城居。金城公主入蕃30年,力促唐蕃和盟。此間唐、蕃雖曾有過多次戰爭,但由于金城公主的努力,雙方使臣往來頻繁。終于在開元二十一年(公元733年),唐、蕃在赤嶺(今青海湟源西日月山)定界刻碑,約以互不相侵,並于甘松嶺互市。開元二十八年(公元740年),金城公主薨逝。

軼事典故

相傳李賢在流放巴州時,有感于母子親情在權力鬥爭之下已蕩然無存,乃作《黃台瓜辭》,以藤蔓比喻母親武後,因四個瓜先後被摘而感傷四兄弟性命朝不保夕,希望武後看後醒悟。因同寫親情在權力欲望下的脆弱,此詩與曹植《七步詩》並稱。(註:此詩真實性有待考證,史學界側重認為並非太子本人所作,而是後人感傷附會)

黃台瓜辭

種瓜黃台下,瓜熟子離離。

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

三摘尚自可,摘絕抱蔓歸。

後世紀念

太子墓

章懷太子墓與懿德太子墓、永泰公主墓同為唐乾陵最重要的三座皇親陪葬墓,位于乾陵東南約3公裏的楊家窪村北面高地上,距縣城西北約3.5公裏,西蘭公路東側約300米處。封土呈覆鬥形,底部長、寬各43米,頂部長、寬各11米,高約18米。封土堆南約50米尚有殘存的一對土闕,高4.5米,底部長、寬各5米,土闕南面有並列的一對石羊。四周原有圍牆,南北長180米,東西寬143米,西、東、東北三面的牆角仍殘留于地面,整個墓區約佔地26000平方米。

章懷太子墓石室章懷太子墓石室

太子墓于1971年由官方發掘,此前已遭盜掘毀壞。墓中壁畫五十多幅基本完好,其中“打馬球圖”、“狩獵出行圖”、“迎賓圖”、“觀鳥捕蟬圖”等十分精彩,顯示了唐代高超的繪畫水準。墓內出土大量陶器文物,製作精美,造型生動,實為唐代線刻畫之精品。

墓志銘

李賢死後曾有過三次葬禮,第一次是在流放地下葬,具體形製已無可考。後兩次均作為乾陵陪葬墓在同一墓穴下葬,隻不過陪葬身份不同,因而墓中出土墓志兩塊:

一蓋書“大唐故雍王墓志之銘”(即神龍二年以親王禮下葬),墓志碑邊長90釐米,厚20釐米,四周刻蔓草和十二生肖。上有墓志銘文,楷書40行,每行41字,共約1600餘字,無撰寫人姓名。

一蓋書“大唐故章懷太子並妃清河房氏墓志銘”(即景雲二年以皇太子禮下葬),墓志碑邊長87釐米,厚17釐米,周邊斜殺及志文四邊刻蔓草。墓志銘文為盧璨撰,岐王李範書。楷書34行,每行33字,共約1100餘字。

曬經石

四川旺蒼縣木門鎮木門寺旁有一處曬經石,相傳是唐朝章懷太子李賢流放巴州途中,在此歇息曬經所用。

章懷太子墓甬道章懷太子墓甬道

木門寺始建于南梁,毀于隋,重修于唐太宗貞觀年間,該石一直作為寺廟翻曬經書的地方,巨石上佛像雕刻圓潤,體現了唐代以胖為美的風貌。公元683年,李賢被流放巴州途經旺蒼縣木門鎮,在木門寺留居數日,與木門寺住持方丈一起在寺側一石面上翻曬經書,寫下“明允受謫庶巴州,身攜大雲梁潮洪,曬經古剎順母意,堪嘆神龍雲不逢”的詩句惋惜自己。公元684年,上官婉兒前去巴州看望李賢,行至此地,聞太子被害,就在木門寺旁李賢曾經翻曬經書的“曬經石”上修建亭子,題寫《由巴南赴靜州》:“米倉青青米倉碧,殘陽如訴亦如泣。瓜藤綿瓞瓜潮落,不似從前在芳時。”的詩句于亭上,懷念李賢。

曬經巨石面西有一龕3尊佛像,佛像面東有一級級的台階,每級台階階壁上都雕有一龕連一龕的小佛像,巨石的南面和北面雕有多龕較大的佛像。巨石上共雕刻有佛像700多尊,由于年代久遠,佛像已經風化。據當地老百姓講,石上曾經蓋有亭子,1933年毀于戰火。

章懷寺

四川儀隴縣東北邊合作鄉的西側與巴中交界處有一座風景秀麗、氣勢磅礴的名山叫天平山,主峰海拔700米,蜿蜒巴儀間,縱橫數十裏,山勢雄奇幽邃,險絕無比。自唐宋以後,在山的主峰修建了章懷寺。從此章懷寺便取代了天平山名而著稱于周圍各縣。

章懷寺章懷寺

相傳李賢被貶後流放到窮鄉僻壤、不毛之地的的儀隴天平山,築茅庵草舍以棲身,餐野果山泉以果腹。但仍不荒廢學業,日夜苦讀群書。他有感于父皇崩逝,母後乖情,便作了流傳千古的《黃台瓜辭》。這首辭不久傳入京城長安,武則天得知後認為觸犯了她的威嚴,忌心遂起,乃派遣使者金吾將軍赴天平山,令李賢自盡。

武則天身故後,李賢被追封為章懷太子。宋代開始在李賢流落的巴中、儀隴界寓所修建廟宇,以表追念之情,廟宇即稱為“章懷寺”。元、明、清各代歷經興衰,如今看到斷壁殘垣的章懷寺古廟舊顏,系明代成化年間的建築。從前廟宇分作前殿、正殿、後殿、左右配殿,在章懷寺的主配殿中,除供奉釋迦牟尼、韋馱、四大天王、文昌、瘟祖諸神像外,還專門塑有則天皇太後和李賢太子泥身鎏金像,安放在國母殿內。

太子岩

距章懷寺200多米的山岩邊,有一尊光滑突起的大岩石。活像一朵神奇的巨型蘑菇從天而降,寄生在險峻陡峭的山岩上。相傳昔日李賢太子隻身居處山上,每當晨曦初露的時刻,他就起床盥洗,捧書來到石上,面對旭日誦吟詩文。頑石東側天生一道向內凹陷的懸崖,崖壁正中有一石洞,四周無路可入,僅飛鳥方能棲身其間,遠遠望去,猶如一方銀白色的大鏡屏,懸掛在章懷寺的山岩邊,人稱此岩為“太子岩”。

太子洞鑲嵌在太子岩壁之中,而太子岩又依附于章懷山之東側邊沿,洞與岩,岩與山,互相襯托。太子岩頂端的圓形大岩石,朝夕親吻著大自然的風霜雨雪,在漫長的歷史長河裏,頑石表面逐漸變成了灰黑色,石上草木不生,僅長著一些苔蘚植物。緊靠岩石外沿繞行一周,約莫180餘步,石頂正中有“普陀院”三字,字徑33釐米以上,橫行排列,周圍題詩不少,皆為遊人手跡,其中有一首七言詩句寫道:

巍巍太岩鎮九龍,粼粼波光映奇峰。攀登不畏跋涉苦,嵐景投入水晶宮。

這首短詩把太子岩的巍峨,九龍場的險要,章懷山峰的奇妙,合作水庫的碧波,描繪在一幅天然的畫屏上,牽動遊人要想去領略太子源的無限風光。在太子洞下20米的山岩旁,有一塊狹長的荒草坪,遺留著廟宇基痕。過去此地民眾為祭祀章懷太子李賢,修建了一座依山傍岩的太子廟。

影視形象

1985年電視劇《一代女皇武則天》中,侯冠群飾李賢

1994年電視劇《上官婉兒》中,黃海冰飾李賢

雷雷飾李賢雷雷飾李賢

1995年電視劇《武則天》中,劉燕軍飾李賢

1999年電視劇《大明宮詞》中,孫斌飾李賢

2006年電視劇《日月凌空》中,許聖楠飾李賢

2010年電視劇《神探狄仁傑前傳》中,趙波飾李賢

2011年電視劇《武則天秘史》中,雷雷飾李賢

2012年電視劇《武媚娘傳奇》中,王文傑飾李賢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