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貞 -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位女將軍

李貞

李貞(1907-1990年3月11日),少將,湖南省瀏陽縣人,192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參加了湘贛邊界秋收起義;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任瀏東遊擊隊士兵委員會委員長,中共平江、吉安縣委軍事部部長,紅六軍團政治部組織部部長,紅二方面軍政治部組織部副部長;抗日戰爭時期任八路軍婦女學校校長;解放戰爭時期任晉綏軍區政治部秘書長、西北野戰軍政治部秘書長;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任中國人民志願軍政治部秘書長,最高人民檢察院軍事檢察院副檢察長等職務,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

1990年3月11日在北京去世。

  • 中文名
    李貞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湖南省瀏陽縣
  • 出生日期
    1907年
  • 逝世日期
    1990年3月11日
  • 信仰
    共產主義
  • 職業
    中國人民解放軍少將

人物簡介

李貞是湖南省瀏陽縣人(現瀏陽市永和鎮),1908年出生于貧苦農民家庭,父親早逝,6歲即被送到一個醫生家裏當童養媳,起五更睡半夜,擔水、砍柴、做飯、洗衣樣樣都幹,經常挨打挨罵。

李貞將軍李貞將軍

1926年,18歲的李貞參加了婦女協會,不久擔任了鄉婦女協會委員長。  

“馬日事變”發生,李貞躲到瀏陽城一個稅務局職員家裏當女工。不久回到家鄉,擔任黨支部書記,並和王首道取得了聯系。

1927年9月,毛澤東率秋收起義部隊攻克瀏陽,李貞立即參加了瀏東遊擊隊。在一次戰鬥中,遊擊隊被敵人包圍在獅子崖,戰剩六七個人,李貞舍身跳崖,因被樹枝檔住幸免遇難,突出敵人包圍,但已有身孕的李貞因此流產。

1928年,王首道、張啓龍攻打張家坊,由李貞扮裝新娘,遊擊隊員化裝成迎親隊伍,打下了張家坊。李貞在遊擊隊裏是士兵委員會委員長,楊梅生丟了一支槍,按紀律應槍斃。李貞力主讓楊梅生戴罪立功,楊梅生免于一死,尋了個機會奪回叄支槍。楊梅生1955年授中將銜。李貞先後擔任平江、吉安縣委軍事部部長。

1932年,李貞擔任湘贛邊區紅軍婦女團團政委。1933年,李貞擔任湘贛軍區醫務學校政委,安福縣委副書記,並曾到瑞金黨校學習。她還擔任紅6軍團政治部組織部部長、紅二方面軍政治部組織部副部長。

抗日戰爭時期,李貞先在冀中,後回抗大學習,擔任八路軍婦女學校校長。以後歷任120師教導團組織科科長、師直屬政治處主任、陝甘寧晉綏聯防軍政治部組織部組織科科長、晉綏軍區政治部秘書長、西北野戰軍政治部直屬政治部主任、西北軍區政治部秘書長。

1951年,李貞入朝作戰,任志願軍政治部秘書長。獲朝鮮二級自由獨立勛章。

李貞李貞

回國後,任防空軍政治部幹部部部長、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檢察院副檢察長。

1955年,李貞被授予少將軍銜,獲二級八一勛章、二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她是開國將帥中唯一的女性。李貞有叄次婚姻,第二個丈夫是張啓龍,第叄個丈夫是甘泗淇上將。她和甘泗淇有過一個孩子,在長征中夭折。甘泗淇、李貞撫養了20多個烈士遺孤。

1988年李貞獲一級紅星功勛榮譽章。

1990年李貞因病在北京逝世。她在遺囑中交待:將平時節省下來的工資,一部分交黨費,一部分捐獻給宋慶齡兒童福利基金會,一部分捐獻給甘泗淇的家鄉湖南寧鄉縣作辦學補助。

人物經歷

土地革命時期

1927年9月,毛澤東率秋收起義部隊攻克瀏陽,李貞立即參加了瀏東遊擊隊,早在該年3月份就已加入中國共產黨,參加了湘贛邊界秋收起義、湘贛和湘鄂川黔根據地反“圍剿”鬥爭、紅軍長征。在一次戰鬥中,遊擊隊被敵人包圍在獅子崖,戰剩六七個人,李貞舍身跳崖,因被樹枝檔住幸免遇難,突出敵人包圍,但已有身孕的李貞因此流產。

1928年,王首道、張啓龍攻打張家坊,由李貞扮裝新娘,遊擊隊員化裝成迎親隊伍,打下了張家坊。李貞在瀏東遊擊隊裏是士兵委員會委員長,楊梅生丟了一支槍,按紀律應槍斃。李貞力主讓楊梅戴罪立功,楊梅生免于一死,尋了個機會奪回叄支槍。1955年,毛澤東親自為李貞將軍授銜生楊梅生1955年授中將銜。李貞先後擔任平江、吉安縣委軍事部部長。

1932年,李貞擔任湘贛邊區紅軍婦女團團政委。1933年,李貞擔任湘贛軍區醫務學校政委,安福縣委副書記,並曾到瑞金黨校學習。她還擔任紅6軍團政治部組織部部長、紅二方面軍政治部組織部副部長。

抗日戰爭時期

李貞先在冀中,後回抗大學習,擔任八路軍婦女學校校長。以後歷任120師教導團組織科科長、師直屬政治處主任、陝甘寧晉綏聯防軍政治部組織部組織科科長。

解放戰爭時期

任晉綏軍區政治部秘書長,西北野戰軍政治部直屬政治部主任

中國成立後

任西北軍區政治部秘書長;1951年,李貞入朝作戰,中國人民志願軍政治部秘書長,獲朝鮮二級自由獨立勛章。回國後,任防空軍政治部幹部部部長、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檢察院副檢察長。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組織部顧問。

李貞將軍李貞將軍

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獲二級八一勛章、二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是開國將帥中唯一的女性。也是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代表,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肖華、鄧華甘泗淇、李貞合影務委員會委員,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候補代表,在中共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上被選為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

1990年3月11日,這位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共和國第一位女將軍在北京逝世,終年83歲。

李貞同志的丈夫為中國人民解放軍上將、原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副主任、八屆中央候補委員甘泗淇同志。

家庭生活

作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第一位女將軍,李貞的威名早已傳揚中外,但她那頗為曲折的婚姻生活,卻至今鮮為人知。跟許多歷盡艱辛的革命前輩一樣,女將軍的感情道路也很不平坦,她曾經三次結婚,兩次離婚,在血與火交融的戎馬生涯中,飽嘗了愛情與婚姻的酸甜苦辣……第二個丈夫是張啓龍,第叄個丈夫是甘泗淇上將。她和甘泗淇有過的一個孩子,在長征中夭折。後來,甘泗淇、李貞撫養了20多個烈士遺孤。

苦難童養媳

1908年正月,李貞出生在湖南省瀏陽縣(今瀏陽市)的一個貧苦農民家庭。這是一個真正貧窮而且十分不幸的家庭:家裏僅有兩畝薄田,幾間草房,父母親生了 6個孩子,全是女的,而且當李貞那最小的妹妹出生才兩天的時候,她們的父親便一病不起,沒多久就離開了人世。

李貞與甘泗淇合影李貞與甘泗淇合影

在那個戰亂頻繁、民不聊生的年代,孤兒寡母是很難維持生計的。李貞6歲那年,母親含著眼淚對她說:“有個姓古的人家,家裏沒有女孩,希望找一個養女,媽打算讓你去,你願意嗎?”李貞看到家裏窮得連飯都吃不上,便點頭答應了。可是,她到古家之後,才發現自己不是來做養女的。古家已有3個女兒,這家的大女兒對李貞說:“嘻嘻!你還不知道哩,你是來給我弟弟做婆娘的。”李貞聽後,哭了。她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是來做童養媳的。

那時的童養媳,實際上也是變相的丫環。從此,許多繁重的體力勞動便落到了李貞那還十分弱小的身上。她要去打水,大盆的水端不起,倒掉了,就要挨打;她要去砍柴,砍了不會捆,捆了又背不起,回來遲了,也要挨打;她要負責背一個比自己還大一歲的孩子,背不起把孩子摔著了,就更要挨打。在婆家生活的那些日子裏,李貞記不清挨了多少打、受了多少罵,不知不覺地,她熬到了十五六歲。

人長大了,膽子也隨著大了起來。一次,倔強的李貞跟幾個要好的童養媳悄悄商量,想偷偷離開婆家,到城裏去做女工。李貞的這些想法,被古家人察覺了。婆婆怕她真的要走,便決定馬上讓她跟兒子圓房。1924年正月,16歲的李貞與丈夫舉行了舊式婚禮,正式開始了她的婚姻生活。然而,這段醞釀了整整十年的婚姻並沒有給李貞帶來幸福。

丈夫叫古天順,比李貞大4歲,是個耿直忠厚但脾氣暴躁的青年。由于長期受虐待,李貞對古家人懷有一種難以化解的敵意,對丈夫也是如此,雖然表面順從,但內心卻毫無愛情可言。古天順對于這個從小被家裏當作粗使丫環看待的妻子,也很難生出多少柔情蜜意。因此,婚後兩人的感情並不怎麽融洽。

有一次,李貞上山砍柴,碰上了傾盆大雨,待她把柴擔回家時,渾身已濕得像從水裏撈出來一樣。這時候,古家其他人從田裏勞動回來,也被雨淋濕了。因為沒有幹衣服換,婆婆就責罵李貞沒有把衣服洗出來。李貞生氣地回嘴說:“我也上山砍柴去了,哪裏有工夫洗衣呢?”古天順見她竟跟母親頂嘴,抄起一根棍子就朝她劈頭蓋腦地打來。

丈夫的粗暴行為,使李貞傷心透了。她對自己的前途感到非常絕望,覺得天地雖大,卻沒有自己的一線生機,于是,她穿著一身濕衣服,披頭散發地跑出去準備投塘自殺。左鄰右舍連忙把她追了回來,鄰家的劉婆婆含著眼淚勸她說:“旦娃子啊(註:李貞先前無名,人稱“旦娃子”,參加革命後才取名“李貞”),女人生來就是受苦的呀!你看我,六十多歲的人了,還要上山砍柴,還要挨丈夫的打罵,這是命吶,女人的命啊!我們女人就要認命吶……”

如果沒有後來的變故,李貞也許會像劉婆婆所說的那樣認了“女人的命”,做一個任由丈夫打罵的所謂“賢妻良母”。但是,歷史不是一潭死水,新的潮流的涌動,使李貞的生活翻開了全新的一頁。

這年10月,北伐軍進入瀏陽,各種民眾組織由秘密狀態轉為公開活動。在革命的鬥爭中,李貞天才的組織活動能力得到了充分展現。她帶領一批進步婦女搞宣傳、做軍鞋、為北伐軍征兵籌糧,工作做得十分出色,同年冬被選為瀏陽地區婦聯委員。

1927年3月,李貞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膽小怕事的婆家害怕李貞會連累自己,忙不迭地將一紙休書送到了李貞娘家。李貞終于如願以償,可以完全自由地參加革命活動了。

二次婚姻

從李貞1926年走出婆家鬧革命的第一天,她就認識了時任中共瀏陽區委書記的張啓龍。

一次,李貞的母親病重,由于家境貧寒無錢請醫,生命垂危。張啓龍得知這個訊息後,毅然將自己的生活補貼拿了出來,請婦聯的同志轉送給了李家。由于救治及時,李貞的母親很快就轉危為安。為此,李貞打心眼裏感激這位領導,深深感到了革命大家庭的無限溫暖。隨著革命低潮的到來,在反動派“斬盡殺絕”的政策下,張啓龍的父親、叔父及堂弟先後慘遭殺害。

1930年,他的妻女也被殺害。為了安撫失去親人的張啓龍,同時也為了報答張啓龍的關愛,李貞悄悄地為張啓龍送去熱飯熱菜,幫他洗衣服,還特意做了雙布鞋放在他的枕頭下。漸漸地,張啓龍與李貞之間深厚的革命友誼在不知不覺中升華成了真摯的愛情。他們在工作上互相關心、支持,在生活上相互體貼、照顧,並于1932年經組織批準,喜結連理。

可是不久,張啓龍被錯誤地打成了“改組派”、“AB團分子”,為了不連累李貞,張啓龍痛苦地在保衛局事先準備好的“離婚申請書”上簽了字。

李貞接到判離通知後,傷心地大哭了一場,找到保衛局提出自己的申訴,請求保持他們的夫妻關系,但遭到了無情地拒絕。一對恩愛伴侶就這樣在彼此不情願的情況下灑淚分離了……

幸福婚姻

長征前夕的一天,紅二方面軍總指揮賀龍將一個個子不高、留著短發的女紅軍戰士叫到跟前,她就是時任紅二方面軍六軍團組織部長的李貞。賀龍對她說:“中央紅軍長征已走了很久了,我們也要開始長征了。長征很遠很苦,我給你介紹個伴吧。他叫甘泗淇,是紅十八師的政委,是留蘇的學生,文化高,人也很正直。”李貞回答說,“長征路上這麽多人,還要找什麽伴嘛?他文化那麽高,可我卻大字識不了幾個。再說,現在是行軍打仗,子彈又不認得人,要是我死了,他就得擔心,他死了,我也要擔心。我看還是長征以後再說吧!”

李貞將軍和甘泗淇將軍夫婦合影李貞將軍和甘泗淇將軍夫婦合影

賀龍又找到了甘泗淇,說:“紅六軍團有個女戰士李貞,她作戰勇敢,又會做飯,紅二方面軍女同志不多,不能錯過了這個機會呀!”

這時李貞與張啓龍被迫離婚一年之後的事,當時張啓龍還沒有平反。從那時起,李貞才知道了紅二方面軍裏有個男秀才叫甘泗淇。而甘泗淇卻在早先時候就對李貞有了良好印象。1931年,湘贛蘇區迎來了一位剛從蘇聯莫斯科中山大學畢業回國的青年,他就叫甘泗淇,原名姜鳳威,又名姜炳坤,1903年12月21日出生于湖南省寧鄉縣楠竹山村的一個農民家庭。他從小飽嘗疾苦,十歲時才入村小就讀,後升入寧鄉縣雲山高小,在此受到謝覺哉等人革命思想的熏陶。1919年夏,他以優異成績考入長沙長郡中學,1923年轉入湖南政法專科學校,1925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26年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1927年,黨組織派他赴蘇聯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從那時起,他將“姜鳳威”更名為甘泗淇。 4年後,甘泗淇學成回國,受黨中央派遣來到湘贛蘇區,任中國工農紅軍獨立一師黨代表。

不久,甘泗淇又從獨立一師黨代表調任湘贛省委宣傳部長。到任後他才知道,組織上原擬調中共吉安縣委軍事部長李貞擔任此職,因李貞考慮到自己文化不高,怕親口向他提及了婚姻大事,他就不得不對她作進一步了解了。

不久,甘泗淇也調到了紅六軍團,任政治部主任兼代政委,與組織部長李貞在一起工作,互相接觸的機會多了,了解也透徹了。有幾次,甘泗淇還直接找到李貞長談,從談工作、談理想起,一直談到了愛情,他還幫助李貞寫了一篇總結工作情況的報道。李貞見這位知識淵博的首長這麽平易近人,這麽關心她們的工作,極為感動。她特意做了一雙布鞋送給他,用旁人的話說,也算是定情禮物吧。​

共同的工作,共同的目標,共同的語言,使兩顆心靠得越來越近了。終于,他們愉快地接受了賀老總的安排,在長征即將開始的時候,由賀龍親自主婚,在一個老百姓家借了一間房子,結成了一對情深意篤的革命伴侶。

人物軼事

1955年9月27日,新生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北京中南海舉行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次授銜儀式。作為唯一的女性,李貞在那些叱吒風雲的將帥之中尤為惹眼。待李貞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後,周恩來親手把少將軍銜授予她,握住她的手說:“祝賀你,李貞同志,你是新中國第一位女將軍!”

李貞與毛澤東李貞與毛澤東

1983年春節前,總政老幹部福利局張處長一行代表總政領導到李貞家拜年,張處長拿出200元錢對李貞說:“這是組織上補助的生活福利費。”李貞連連搖頭說:“這錢不能收。我們這些幸存的老同志,和那些犧牲的戰友相比,已經很幸福了,請組織上不要再給特殊照顧了。”

李貞的工資並不高,可她的生活開支卻不小,20多個義女義子要生活,張口伸手都離不開錢。時常有些老同志來京住在她家裏,錢用光了,她還掏錢給他們買車票,送給他們路費。

從1975年開始,李貞住在香山腳下一個很普通的破舊四合院裏。住房年久失修,設備很差。衛生間裏經常漏水,有時還得墊上磚頭才能走進去。幾戶人家合用一個鍋爐燒水取暖,冬天室內溫度也比較低。總政領導多次勸她搬到城裏去住,可她總是說:“房子還能住。我有辦法御寒。”

李貞的“辦法”很原始,她把那雙又笨又重的帆布羊毛大頭鞋穿在腳上。身上再穿件棉大衣,膝蓋上放著熱水袋。“全副武裝”的在屋子裏看書、批閱檔案、處理民眾來信。1980年,李貞定為大軍區副職。可是,李貞仍然住在原來的房子裏。

1982年元旦,一位領導去看望李貞。一進屋,見李貞家裏空蕩蕩,沒有一件像樣的家具。凡是去過李貞家的人都對她說:“您的住房實在太差了,家具也太破舊了,我們看到都感到很‘寒酸’,還是讓管理部門給您換一換吧!”李貞微笑著說:“這哪能說是‘寒酸’,和過去對比,我覺得現在已經很不錯了。”

1984年春天,組織上又派人勸她搬家。好說歹說,她才同意搬進紫竹院附近一幢公寓裏的一套軍職幹部房。在這幢“集體宿舍”裏,李貞度過了她一生中最後六個不平凡的春秋。

1985年9月,中共十二屆四中全會召開前夕,李貞給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寫報告。她在報告中滿懷激情地寫道:“我今年已經78歲了,我早就有一個心願:請求辭去中顧委委員和總政治部組織部顧問的職務,讓位于年富力強,更能勝任的同志。這是我發自內心的感情。作為黨的一名老戰士,應該以實際行動為後人做出好樣子,為我們黨和軍隊幹部製度的改革帶個好頭……”

1988年,李貞獲一級紅星功勛榮譽章。

李貞與毛澤東李貞與毛澤東

1990年3月11日,李貞走完了她光輝的一生;人們含淚為她清理遺物時發現,這位參加革命64載的女將軍,除了記錄她赫赫戰功的4枚勛章外,其他的遺物簡單到稱得上“一貧如洗”——四把用了15年仍舍不得扔掉的舊藤椅;一個用了整整40年不肯更換的行軍箱;一台用了14年的“雪花”牌單門電冰櫃;11000元人民幣,2500元國庫券;戰爭年代留下的兩根小金條。

李貞在遺囑中這樣安排她的遺物:一根金條捐給自己的家鄉瀏陽縣,一條捐給甘泗淇的家鄉寧鄉縣,用于發展教育事業;存款一分為二,一部分捐送北京市少年宮,一部分作為自己的黨費。

看著李貞的遺物清單,在場的工作人員無不失聲痛哭。他們說,將軍心裏總是裝著人民,唯獨沒有她自己。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