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訥 -毛澤東與江青的女兒

李訥

毛澤東與江青的女兒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李訥,毛澤東和江青的女兒,1940年出生于延安,是家中唯一在父親母親身邊度過童年、少年和青年的孩子。北大歷史系畢業,退休前在北京市委工作。曾任全國政協委員。

  • 中文名稱
    李訥
  • 出生地
    延安
  • 畢業院校
    北京大學
  • 國籍
    中國
  • 生肖
  • 信仰
    共產主義
  • 父親
    毛澤東
  • 母親
    江青
  • 代表作品
  • 出生日期
    1940年
  • 民族
    漢族

人物簡介

李訥,毛澤東江青的女兒,1940年出生于延安,是毛澤東在47歲時有的,格外疼愛,不忍心送保育院,成了家中唯一在父親母親身邊度過童年、少年和青年的孩子。北大歷史系畢業,退休前在北京市委工作。

生平經歷

早年生涯

1940年8月,李訥生于陝西延安,幼年深受父親毛澤東的影響,喜好中國古典文學和俄國文學。1949年,李訥跟著父母搬進北京居住,在育英國小讀三年級。1953年,李訥考入北京師範大學附屬女子中學,比姐姐李敏低一屆。1959年,李訥用優秀的成績考取北京大學歷史系,1966年畢業。畢業後,被分配到《解放軍報》當編輯,以“肖力”姓名。27歲時,李訥當上了《解放軍報》總編輯。

李訥李訥

文革生涯

1967年1月13日,李訥組織“革命造反突擊隊”,貼出《解放軍報向何處去》的大字報“揭批”胡痴(其時任新華社代社長、全軍文革小組成員)、宋瓊以及楊子才等領導,左右了報社的運動方向。1月17日,林彪簽署的《給解放軍報社革命同志的一封信》(毛澤東批示“同意,這樣答復好”),肯定這一行動“在報社內部點起了革命火焰”。先後擔任軍報版面組(一說“中央文革記者站”《快報》)組長、《解放軍報》總編領導小組組長(相當于總編輯)。同年1月,由于她與毛澤東及江青的身份關系,上任中央文革小組辦事組負責人。1967年8月23日,肖力的第三張大字報出台:“反復闢,反保守,誓將革命進行到底!——剝開假革命、反革命趙易亞的畫皮”。肖力又憑一張大字報幹倒了趙易和肖華,達到了獨佔《解放軍報》的目的。1973年參加中國共產黨第十次全國代表大會。1974年至1975年先後任中共北京市平谷縣委書記和北京市委副書記。

李訥與毛澤東李訥與毛澤東

無論是在解放軍報供職還是在文革小組期間,李訥秉承毛澤東及江青指示,打倒了一大批黨和軍隊,政府老幹部,知識分子。《解放軍報》超過60%的幹部民眾被打倒,換上了支持李訥個人的李、金、劉、陳等“新鮮血液”,李訥也憑此躍居高位,此時她來到《解放軍報》還不到一年。與此同時,《解放軍報》內部對李訥個人崇拜亦是愈演愈烈,終于爆發了“陰謀綁架肖力同志的反革命案”,“炮打無產階級司令部,陰謀顛覆軍報紅色政權反革命案”,後被證實是無中生有,但涉及數十人均受到極其悲慘的下場,其中有的被投進監獄,長期關押;有的被戴上“現行反革命分子”的帽子,開除黨籍、軍籍,遣送回家,監督改造;幾乎所有人都被搞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晚年生涯

1976年,文化大革命結束,李訥在政治上的職務被取消,曾一度賦閒,由中央辦公廳分配到警衛局宿舍居住,兩周探望一次母親江青。1984年江青保外就醫時一度與其同住。1986年,李訥分配到到中共中央辦公廳秘書局工作,1990年代後退休。李訥住北京萬壽路四室一廳單元房。有一專用書房,喜讀史書。書法學其父、其母。除了參加家族祭奠活動以外,深居簡出。2003年,李訥任全國政協委員。有評論贊她生活簡樸,但她在南街村一擲十萬元人民幣“改善村委會成員生活”。和北大早期文革激進分子聶元梓、朱成昭、蒯大富等等不同,直到現在李訥也沒有因為她在文革中的行為向被她迫害的老幹部及民眾道歉。2012年,李訥給艾青遺孀、藝術家艾未未母親高瑛道歉。

人物軼事

文革初期,李訥的母親江青為其物色丈夫人選,浙江美術學院學生張永生為江青中意的人選,他是浙江省革命委員會副主任、紅衛兵頭目,經過張春橋的試探,發現張永生為人獨斷專行、自行其是、目中無人,于是報告給江青,江青打消了把張永生選為女婿的意思。

李訥

1970年,李訥到江西省進賢縣五·七幹校勞動,愛上了中央辦公廳北戴河管理處所屬的內部招待所的服務員小徐,但是遭到母親江青的反對,父親毛澤東主張婚姻自由,兩人就結了婚,生下兒子徐小寧。毛澤東以一套《馬列選集》相賀。但是兩人隔閡加深之後,離婚。

1984年,毛澤東的衛士長李銀橋和李銀橋妻子韓桂馨做媒,李訥認識了王景清 ,兩人結婚。而其子“徐小寧”也改名“王效芝”,由打工而經商。

再回延安 

2015年5月20日,毛主席之女李訥前來陝北參加“毛主席親屬與身邊工作人員重走毛主席轉戰陝北路”活動,除了有李訥及丈夫王景清外,還有當年跟隨毛主席轉戰陝北的電報員李錦華,毛主席身邊工作人員王明富、陳長江、曾文等。當日,李訥等人一行先後參觀了延安棗園革命舊址和楊家嶺革命舊址。

愛情經歷

1965年夏,李訥從北大畢業,被分配到《解放軍報》當一名普通編輯。“文化大革命”爆發時,李訥也卷入了這個政治漩渦,她在軍報帶頭“造反”。不久,《解放軍報》全面改組,才27歲的李訥當上了軍報總編輯。江青想為李訥物色一位理想的對象,可是因為毛澤東有言在先:希望子女不要找高幹子弟做對象。江青反復物色以後,終于把目光投向了張永生。

張永生,浙江美術學院的學生。“文革”初期,他是浙江美術學院紅衛兵組織的頭頭;在奪權的過程中,又成為浙江省最大的“造反”組織“省聯總”的負責人;奪權以後,當上了浙江省革命委員會的副主任。小伙子20多歲年紀,出身很好。

“文革”初期,“中央文革”把浙江的兩派頭頭召到北京開會,張永生代表“省聯總”出席會議,當著江青的面侃侃而談,給江青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樣,張永生就自然地進入了江青擇婿的視野。

1968年,張永生在北京匯報情況時,被接到釣魚台江青的客廳裏,但是沒有馬上見到江青。

原來,經過江青的精心安排,在接見之前,先讓李訥出來很自然地和張永生見了面,兩人作了初次交談。兩個年輕人會面以後,江青再出來單獨接見張永生,垂詢再三,其中的特殊含義,不言自明。過了幾個月,在上海的張春橋接到江青親自打來的一個電話,要他把張永生召到上海當面詳談一次,把張永生的近況了解清楚,直接向她匯報。

張永生來到上海後,張春橋絕口不提把張永生請來的真實意圖,隻是聲稱中央很關心浙江的情勢,所以委托他直接了解一下情況。提到浙江的情勢,張永生的話就像開啟了閘門的水一樣,滔滔不絕。原來,由于他處處“唯我獨革”,排斥他人,自行其是,與各方面的關系都很緊張。張春橋清楚地意識到:張永生恐怕連浙江的造反領袖都當不下去,還想當江青的女婿嗎?張永生走了以後,張春橋連夜整理了和張永生的談話材料,密報江青。此後一段時期,浙江的情勢一直不很穩定,張永生的錯誤也暴露得越來越嚴重(“文革”以後張永生被捕,判處無期徒刑),江青也不再把擇婿的目光投向張永生了。1970年,中共中央辦公廳在江西省進賢縣辦起了“五·七”幹校,年過三十的李訥,隨著中央辦公廳的工作人員一起下放到江西幹校。女大當婚,毛澤東的意向很明確,他對李訥講過,“要在下面選擇,找個一般人”。李訥在井岡山下的幹校勞動期間,有一個比她小幾歲的男青年小徐,闖入了她的生活。小徐是工農家庭出身,本人是中央辦公廳北戴河管理處所屬的內部招待所的服務員,政治上絕對可靠。小徐雖然隻有高中文化程度,但長得眉清目秀,性格開朗,待人熱情。李訥按照爸爸的囑咐,打定主意在下面找一個自己合意的人,而今遇到了小徐,雙方產生感情,墜入了愛河。

李訥與父親李訥與父親

事情傳到江青那裏,江青表示堅決反對。但李訥也固執己見。後來李訥索性直接找毛澤東,要求批準她和小徐結婚。豁達大度的毛澤東尊重女兒的自由選擇,江青也無法再推翻。于是,李訥和小徐舉行了一個簡樸的婚禮。一年以後,他們的兒子出生了。

當李訥和丈夫小徐共同生活了一段時間以後,彼此的隔膜和矛盾逐漸加深,家庭開始出現不和。最後,雙方辦了離婚手續。1973年,經過組織上的安排,李訥擔任了中共平谷縣委書記和北京市委副書記。但李訥因為身體一直不好,無法到任堅持工作。1984年,經過毛澤東的衛士長李銀橋和他的妻子、李訥小時候的保育員韓桂馨介紹,李訥和王景清進行了交往,從彼此相知到相互慰藉,建立了新的家庭。

婚後生活

中國紅色文化國際交流促進會會長王景清,是毛澤東的女兒李訥的丈夫,與李訥共度了近30年的風雨歲月。李訥因為他的努力,一個曾經特殊的家庭復歸為像多數中國老百姓一樣的普通家庭。這對夫婦數十年來過著樸素節儉的生活,他們老來相伴,常互相攙扶著去擠公交,切磋書法也是人生中的一道不可少的娛樂。當泛黃的往事隨風吹落,他們已是中國千千萬萬個尋常百姓人家中的一個。

毛澤東和中國兩彈一星事業暨《百名將軍·名家書贊毛澤東》”全國巡展首展在海南省博物館拉開序幕。86歲的王景清推著坐在輪椅上的李訥,靜靜地走在海南省博物館展廳裏,看著一幅幅圖片和書法,回憶共和國走過的艱難風雨之路,眼含深情。

這麽多年來,無論走到哪裏,王景清都願意陪著李訥。他的存在,猶如給了容易跌倒的李訥生命中的另一雙腿。

王景清穿著一身洗得幾乎發了白的淺灰色老套裝,看得出軍人風骨;李訥身著深灰色棉布套裝,黑色的老北京布鞋,樸素無華。在展館,有一眼認出他們的參觀民眾不禁感嘆地說,“這樣的家庭卻如此的樸素,讓人看到展覽中又一處可貴的風景。”

王景清是位和藹的老人,在午後接受海南日報記者專訪時,是他主動上前問了第一句話,“小杜是哪裏人吶?”溫暖的語調似朋友般閒話家常。

王景清是毛澤東主席的女婿,毛澤東女兒李訥的丈夫。與李訥共度了近30年的風雨歲月,因為他的努力,一個曾經非常特殊的家庭復歸為像多數中國老百姓一樣的普通家庭。王景清李訥夫婦二人,數十年來過著非常節儉的生活,享受著“品甘苦而不覺苦”的精神狀態。飄散著人間最樸實煙火的人生,照徹著浮躁社會下人們的心靈,他們的樸素值得尊敬。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