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蕙仙

李蕙仙

李蕙仙(1869-1924年)出生在北京南邊的固安縣,是梁啓超的第一任夫人。1889年時任朝廷維新派大臣李端棻以大學士身份典試廣東時,他非常重視具有維新思想的人才,所以特別賞識梁啓超,還親自將堂妹李蕙仙許配給梁。

光緒十七年(公元1891年)23歲時與19歲的梁啓超結婚。之後,在梁的影響下,努力學習新學,思想認識不斷提高,全力支持康有為、梁啓超的"公車上書"和保國會。光緒二十二年(公元1896年)又隨梁啓超到上海創辦鼓吹維新的《時務報》,並在上海創辦女子學堂,她擔任提調(校長),成為中國第一位女學校長。

光緒二十四年(公元1898年)戊戌變法失敗後,梁啓超出逃日本,堂哥李端棻被革職充軍新疆,她回到梁的故鄉廣東新會,不久避居澳門。光緒二十八年(公元1902年)東渡日本與梁團聚。1912年,梁啓超回北京任袁世凱的司法總長,李蕙仙同往。不久,袁世凱暴露稱帝野心,梁啓超護國討袁,隻身南下,李蕙仙避往天津租界。

李蕙仙與丈夫一起經歷了清末民初政壇、文壇的驚濤駭浪,她總是給梁啓超以安慰和鼓勵,與梁啓超相依為命,助梁啓超施展才華,替梁啓超抄錄文章,做梁啓超文章的第一位讀者。梁啓超的九百餘萬言著作,自有李蕙仙的功勞。李蕙仙于1924年9月13日病逝于北京。

  • 中文名稱
    李蕙仙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北京
  • 出生日期
    1869年
  • 逝世日期
    1924年

任務經歷

李蕙仙出生在北京南邊的固安縣,她幼承庭訓家學,熟讀古詩,善于吟詩作文,且擅長琴棋書畫,有才女美譽。她慧眼識英才,不愛金錢愛文章,"非梁不嫁"。

1889年時任朝廷維新派大臣李端棻以大學士身份典試廣東時,他非常重視具有維新思想的人才,特別賞識梁啓超,親自將堂妹李惠仙許配給梁。梁幾次進京會試及完婚都住在他家。

光緒十七年(公元1891年)23歲時與19歲的梁啓超結婚。之後,在梁的影響下,努力學習新學,思想認識不斷提高,全力支持康有為、梁啓超的"公車上書"和保國會。光緒二十二年(公元1896年)又隨梁啓超到上海創辦鼓吹維新的《時務報》,並在上海創辦女子學堂,她但任提調(校長),成為中國第一位女學校長。

光緒二十四年(公元1898年)戊戌變法失敗後,梁啓超出逃日本,堂哥李端棻被革職充軍新疆,她回到梁的故鄉廣東新會,不久避居澳門。光緒二十八年(公元1902年)東渡日本與梁團聚。1912年,梁啓超回北京任袁世凱的司法總長,李蕙仙同往。不久,袁世凱暴露稱帝野心,梁啓超護國討袁,隻身南下,李避往天津租界。

李蕙仙與丈夫一起經歷了清末民初政壇、文壇的驚濤駭浪,她總是給梁以安慰和鼓勵,與梁相依為命,助梁施展才華,替梁抄錄文章,做梁文的第一位讀者。梁啓超的九百餘萬言著作,自有李蕙仙的功勞。李于1924年9月13日病逝于北京。

尚書指婚

1891年梁啓超19歲時與李蕙仙結婚,李蕙仙比梁啓超大4歲,是清朝禮部尚書李端棻的堂妹,光緒十五年(1889)李以內閣大學士銜典試廣東,當時年僅17歲的梁啓超參試,他的文章立意新穎暢達,受到李的賞識而中舉,李端棻當即看上了這位才貌雙全的小伙子,做主把自己的堂妹許配給梁啓超為妻,婚禮在北京李家舉行,由李端棻親手操辦。

梁啓超興高採烈地由廣東赴北京成婚時,其師康有為特意賦詩一首為其送行:

"道入天人際,江門風月存。

小心結豪俊,內熱救黎元。

憂國吾其已,乘雲世易尊。

賈生正年少,訣蕩上天門。"

梁啓超故居梁啓超故居

他們完婚後始終恩愛如初,在學術界傳為佳話。李蕙仙雖出身名門,自幼熟讀詩書,家庭生活也較優裕,父親很寵愛她,但她這宦門閨秀與寒素之家的梁啓超結婚後,第二年,1892年隨丈夫一起回到老家廣東新會縣茶坑村,這也是她堂兄李端棻對她的要求,覺得她應當回去拜見翁姑,去盡晚輩的禮儀。梁家是個貧苦家庭,祖父、父親都靠教書維持生活,過著半耕半讀的日子,隻有幾間房屋。盡管清貧,但梁啓超的父親還是把一間古書室布置成新房,讓新婚夫婦暫住在這裏。

這間書屋起名"怡堂書室",是梁啓超的曾祖父建的,這種環境對自小在北方富裕家庭中長大的姑娘來說的確十分艱苦,南方炎熱潮濕的天氣,加上生活習慣的不同及語言不通,生活上有很大的困難,但李蕙仙沒有任何怨言和不悅。她努力適應南方的生活環境,盡力操持家務。

婚姻生活

1898年戊戌變法失敗,當時梁啓超隻身亡命日本,李蕙仙帶著女兒思順避難澳門,梁啓超的父親梁寶瑛(蓮澗)也帶著其他家屬一起避居澳門,當時境遇艱險,新會原籍雖然有查搜,但沒有釀成大禍。梁啓超惦念著家眷的安危,給李蕙仙寫了很多信,1898年9月15日的家信中,梁啓超說:"南海師來,得詳聞家中近狀,並聞卿慷慨從容,辭色不變,絕無怨言,且有壯語。聞之喜慰敬服,斯真不愧為任公閨中良友矣。"

當時李蕙仙在極艱險困難的情況下,代替梁啓超服侍老人,撫養幼女,使梁啓超很感動,信中不斷地表露了感激之情和敬佩之心。梁啓超最掛念父親,信中寫道:"大人遭此變驚,必增抑鬱,惟賴卿善為慰解,代我曲盡子職而已,卿素知大義,此無待餘之言,惟望南天叩托而已。"

同年10月6日又有一信中寫道:"大人當此失意之時,煩惱定不知幾多,近日何如?不至生病乎?吾今遠在國外,侍奉之事,全托之于卿矣。卿明大義,必能設法慰解,以贖吾不孝之罪,吾惟有拜謝而已。卿我之患難交,非猶尋常眷屬而已。"

從這些信中可見梁啓超對父母的孝心和他們這對患難夫妻之間的互敬互愛、互相信任的不尋常的感情。

其人其事

李蕙仙可以說是一位典型的賢妻良母,也是一位很賢能的媳婦。 1892年夏,她隨丈夫南歸,在新會縣茶坑村住了一年多。梁啓超的老家,經濟並不很富裕,世代既讀且耕,幾畝薄田,全家耕耘,賴以維持生活。李氏雖是貴州人,但從小生長在北京的官宦之家,在優裕的環境中長大,可以說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千金小姐。但由于她接受了良好的親職教育,不僅能詩善文,能吃苦耐勞,為人善良,而且性情俠義豪放,富有同情心,以助人為樂,遇事果斷。

梁啓超與夫人梁啓超與夫人

李氏來到南方的農村以後,雖然語言不通,生活不習慣,但卻親自挑水、舂米、煮飯,並從未表現出不高興的情緒。當她來到茶坑村的時候,梁啓超的親生母親已去世六年,主持家政的是梁的繼母。繼母隻年長蕙仙二歲,而蕙仙總是很尊敬她,和顏悅色地對待繼母,從而取得繼母的歡喜,把蕙仙看作自己的親生兒女一樣。

李蕙仙是大家閨秀,也是梁啓超的閨中良友。她意志堅強,遇事果斷,雖然她在澳門時日子過得很孤寂,並在給丈夫的信中透露了自己在家中愁悶,但當她知道梁啓超要遊歷美洲,決定暫緩接眷屬去日本時,她能顧全大局。梁啓超在《壯別》詩中寫道:丈夫有壯別,不作兒女顏。風塵孤劍在,湖海一身單。天下正多事,年華殊未闌。高樓一揮手,來去我何難。

這種氣概和心情的背後包含著妻子的理解和支持。

李蕙仙富于同情心,是一位很仗義的女子,1899年,梁啓超接她們母女去日本時,她還帶去娘家的親戚和小孩,並一直扶養接濟他們。從日本回國後,住在天津時,也撫養了很多梁家和李家親戚的孩子,如七公梁啓雄(梁啓超的小弟弟)和三姑婆(梁啓超的妹妹)都是由李蕙仙接濟上學,並長年住在梁啓超家。後來,七公梁啓雄成為著名的哲學家,對荀子有較深的研究。

李蕙仙的侄女李福曼是十四舅外公的女兒,11歲時就到梁啓超家,讀天津中西女中8年,又讀燕京大學4年全部都由梁啓超、李蕙仙資助,後來她嫁給梁思永

李夫人的這種既賢且能,使梁啓超無後顧之憂,從沒有為家事而分心。梁啓超自己曾經說過:結婚以後,常受夫人之策勵和幫助。年青時無錢買書,夫人便將陪嫁時的首飾變賣給了丈夫。中年時,屢遇艱險,夫人以大義鼓勵他的勇氣。當袁世凱復闢帝製時,梁啓超要秘密去西南,與蔡鍔等組織護國軍討袁,深夜訣別時,李夫人不僅沒有拉他的後腿,還慷慨地對丈夫說:"上自高堂,下逮兒女,我一身任之,君但為國死,無反顧也。"梁氏聽了夫人的這些話,神志為之一振,決心也就更加大了。

對著如此賢能、如此深明大義的夫人,梁啓超認為她是一位不可多得的 "閨中良友",從而打心底裏深切地熱愛她。 對于李蕙仙,梁啓超信任、體貼、關懷。他在給李蕙仙的信中曾得意地說:他們的結合是"美滿姻緣,百年恩愛"。

梁啓超初上北京時,滿口廣東新會話,別人聽不懂,結婚後在李夫人的幫助下,學會了國語 (國語),因而去除了走南闖北、到處講演、到處授課的語言障礙,受益不淺。梁氏一生在政治上,尤其在學術上的巨大成就,和這位賢能的李夫人是分不開的。

李蕙仙還是當年婦女運動的發起人之一,刊物《婦女報》的主編之一。與那時的"小腳老太"不一樣,她曾去過全國十幾個省份,也曾出國探親。

1924年春,李蕙仙的乳腺癌復發,這次癌細胞擴散後和血管相連無法再動手術了。婆終因病情嚴重醫治無效,于1924年9月13日病逝。婆和公公共同生活了33年,終年55歲。梁啓超在當年《晨報》紀念增刊所寫《苦痛中的小玩意》一文裏,自述了他這年的苦痛情形:"我今年受環境的酷待,情緒十分無力,我的夫人從燈節起臥病半年,到中秋日奄然化去,她的病極人間未有之痛苦,自初發時醫生便已宣告不治,半年以來,耳所觸的,隻有病人的呻吟,目所接的,隻有兒女的涕淚。……哎,哀樂之感,凡在有情,其誰能免?平日意態活潑興會淋漓的我,這回也嗒然氣盡了。"

李蕙仙逝世周忌的後一天,全家把她的靈柩安葬于北京香山臥佛寺的東面風景秀麗的小山上。

祭梁夫人文

1924年9月13日,李惠仙因不治之症溘然而逝。梁啓超寫下了一篇情文並茂的《祭梁夫人文》。文曰:

梁啓超與夫人李蕙仙合葬之墓梁啓超與夫人李蕙仙合葬之墓

我德有闕,君實匡之;

我生多難,君扶將之;

我有疑事,君榷君商;

我有賞心,君寫君藏;

我有幽憂,君噢使康;

我勞于外,君煦使忘;

我唱君和,我揄君揚;

今我失君,隻影彷徨。

從這首詩中,可以體會到他們這對患難夫妻之間的互敬互愛、互相信任的不尋常的感情。

其子女們

李蕙仙同梁啓超共育有3個孩子,後來都成為傑出的人才。:

梁思順(令嫻)(1893年-1966年),長女,詩詞研究專家,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生于廣東新會,她自幼愛好詩詞和音樂,從小梁啓超就在家中教她讀書,曾編有《藝蘅館詞選》。此書1908年初版。抗日戰爭前和1949年後多次再版,頗受讀者歡迎。此書也是研究梁啓超學術思想的重要資料。

梁思成(1901年-1972年),長子,著名建築學家,1948年3月當選為中央研究院首屆院士(人文組);中國科學院院士;其妻為林徽因。梁思成生于日本。他是第一個運用現代科學方法,對我國古建築進行分析研究的學者,開拓了中國建築史的研究道路。1937年完成了我國第一部《中國建築史》,完成了他的"中國建築史要由中國人來寫"的夙願,樹起了中國建築史研究的第一個裏程碑。

梁思成夫婦與梁啓超二夫人王桂荃梁思成夫婦與梁啓超二夫人王桂荃

梁思庄(1908年-1986年),次女,著名圖書館學家。曾任北京大學圖書館副館長。梁思庄生于日本,1926-1930年間就讀于加拿大蒙特利爾麥基爾大學,獲文學學士學位。1930-1931年就讀于美國紐約的哥倫比亞大學圖書館學院,獲圖書館學士學位。1980年當選為中國圖書館學會副理事長,北大圖書館的幾十萬種西文圖書的目錄都經她親自或指導編製而成。

李蕙仙與梁啓超結婚時,帶了兩位丫環,其中一位即王桂荃,王桂荃聰明勤快,深得梁氏夫婦喜歡,1903年成為梁啓超的側室。梁啓超的兒女們稱呼她為"娘",她對待李蕙仙的子女視同己出,感情如同親生。

王桂荃為梁啓超生育6個孩子,分別是思永、思忠、思達、思懿、思寧、思禮。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