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自成起義

李自成起義

李自成起義明末農民起義的重要一支。明天啓、崇禎年間,陝北連年旱荒,農民紛起暴動。崇禎二年(1629年)起義,李自成為闖王高迎祥部下的闖將,勇猛有識略。李岩提出"均田免賦"等口號,獲得廣大人民的歡迎,散布"迎闖王,不納糧"的歌謠。部隊發展到百萬之眾,成為農民戰爭中的主力軍。

崇禎十六年(1643年)在襄陽稱新順王。次年正月,建立大順政權,年號永昌。不久攻克北京,推翻明王朝,致使明思宗朱由檢自縊于煤山。 由于起義軍領袖勝利後褫奪陳圓圓,逼反吳三桂,滿清貴族入關,聯合進攻農民軍。他迎戰失利,退出北京,率軍在河南,陝西抗擊。五月十七日,李自成在湖北通城縣遭到當地鄉勇誤殺。李自成餘部繼續抗清鬥爭。

  • 中文名稱
    李自成起義
  • 領導人
    李自成
  • 時期
    中國明末
  • 原名
    鴻基
  • 人物祖籍
    陝西米脂
  • 起義結果
    失敗

歷史背景

李自成(1606-1645),明末農民起義領袖,傑出的軍事將領,原名鴻基,曾為銀川驛卒。1629年(崇禎二年)起義,後為闖王高迎祥部下的闖將,勇猛有識略。1643年(崇禎十六年)在襄陽稱新順王;同年,在河南汝州(今臨汝)殲滅明陝西總督孫傳庭的主力,旋乘勝進佔西安。1644年正月,建立大順政權,定都長安,年號永昌;同年三月十八,攻克北京,推翻明王朝。四月,多爾袞率八旗軍與明總兵吳三桂合兵,在山海關內外擊敗李自成。1645年5月17日在通城九宮山玄帝廟拜神後因勞累過度熟睡,遭山民誤當賊打死。

綱領政策

起義軍起義過程中,針對明朝地權集中與賦稅繁重的情況,提出"均田免賦"口號。攻佔西安後,又以"貴賤均田"及"五年不征"相號召。在河南等地到處傳播"不當差﹑不納糧"的歌謠。後因"均田免糧"綱領屬于平均主義的空想,並未真正實行,隻是個別地方官曾經實行過改變封建地權的措施。如山東諸城縣令到任之後,即以劫富濟貧之說,令產不論遠近,許業主認耕;在某些地區大順地方官府還默許農民進行自發的奪地鬥爭。起義軍亦實行籍沒富室政策,以解決軍餉,兼濟貧窮。李自成初下洛陽,沒收福王藩府及宦家巨室存積的糧食和大量金錢,以其中一部分賑濟貧民。以後每攻佔一個城鎮,常採取類似措施。佔領西安後,繼續以"劫富濟貧"相號召。但在這一口號下,劫掠平民﹑殃及無辜之事亦時有發生。起義軍還針對地方為考中的舉人進士樹建牌坊,下"毀坊之令"。

起義軍還實行平買平賣,保護工商的政策。這種政策自崇禎十四年佔領河南起,始終執行。起義軍進北京後,令市民照常營業,不少地區工商業照常進行。山東畿輔運河航行的商船不絕。

起義過程

起義開端

主詞條:明末農民起義

當時正是明朝末期,階級矛盾日益尖銳,天災人禍不斷發生。明末政治腐敗,農村破產,壓迫剝削日益加重,陝西又逢旱災,人民無法生活。連續多年鬧災荒,土地都被皇親貴族、地主豪紳霸佔了。千百萬農民身上無衣,口中無食,受著統治階級殘酷的剝削和壓迫。李自成從小就因欠債被迫給姓艾的地主牧羊。21歲那年,他打傷了地主,逃到銀川當一名驛卒。當時,全國到處都有農民起義爆發。1627年,陝北白水縣農民王二率領數百農民殺死知縣張鬥耀,揭開了明末農民戰爭的序幕。陝北巡撫得報後,因怕受到朝廷怪罪,充耳不聞,起義隊伍乘機迅速擴大。1628年,王嘉胤、王大梁、高迎祥和王左卦等紛紛起兵回響。李自成、張獻忠約在1630年前後也加入了起義軍的隊伍。1630年,張獻忠在陝西米脂十八寨起義,自稱"八大王"。李自成也殺死貪官造了反,在他舅舅高迎祥領導的起義軍中當"闖將"。1635年,明朝派洪承疇出陝西,朱大典出山東,兩面夾攻起義軍。鬥爭的實踐教育了起義軍,他們深深感到,隻有聯合作戰才有力量。1635年,各路起義軍會師于河南滎陽,共13家,72營,在一起共商對敵之策。

李自成李自成

中原鏖戰

主詞條:李自成進軍中原之戰、李自成三攻開封之戰

不久,自成投闖王高迎祥,為八隊闖將,轉戰陝﹑晉﹑畿南﹑豫楚等地。七年,高迎祥農民軍被圍困于漢中附近峽谷中,自成重賄明總督陳奇瑜,偽稱解甲歸農,得脫圍困。既出堆道,連破麟遊﹑永壽等七縣,勢力愈強。九年七月,迎祥在陝西盩厔(今周至)戰敗,被俘犧牲,自成承襲闖王名號,轉戰于陝南及四川東北部地區。十一年,起義軍敗于梓潼,被迫出川北上。自劍州(今四川劍閣)入甘肅,又走避寧羌(今陝西寧強)。六月至漢中。是時農民軍首領大多敗降,唯李自成農民軍仍堅持戰鬥。是年冬,明三邊總督洪承疇﹑陝西巡撫孫傳庭設伏于潼關原,起義軍損失過重,潛伏陝南山區。十二年,避走巴東。十三年二月,自成軍又在奉節魚腹山失利,為避實就虛,乃走大寧(今四川巫溪)﹑竹山,返陝南,再次潛伏商雒山(今陝西商縣東南)中。 同年,河南省發生嚴重災荒,農民紛起暴動。十一月中旬,起義軍經陝南商州突出武關,轉戰河南,農民爭附,連下豫西南各州縣。不久,文士牛金星﹑宋獻策﹑李岩等先後投奔起義軍。十四年初下洛陽,殺明福王朱常洵,開倉濟貧,聲勢迅速擴大。此後,三次圍攻開封,連獲項城﹑襄城﹑朱仙鎮﹑郟縣汝寧五次戰役的勝利,執殺明兵部尚書陝西總督傅宗龍﹑汪喬年及陝督楊文岳等,大敗陝督孫傳庭。明軍主力被消滅,起義軍控製河南全省,部眾近百萬,其它農民軍首領如羅汝才袁時中等多歸附自成,李自成起義軍成為明末農民起義軍的主力。

自佔領洛陽始,李自成漸將過去的流動作戰改為每得一城,分兵據守的軍事戰略,十六年正月克承天(今湖北鍾祥),打出"剿兵安民"旗號,散發"三年不征"傳單。尋移檄黃州,揭露朱明暴政,宣傳自己興仁義之師﹑拯民于水火的作戰宗旨。兩年多席卷河南五府數十州縣,及湖廣荊﹑襄諸府。十六年二月,改襄陽(今湖北襄樊)為襄京,成立新順政府,自成自號奉天倡義文武大元帥,羅汝才為代天撫民威德大將軍。轄區西起潼關,東至歸德(今河南商丘)﹑汝寧(今河南汝南),北濱黃河,南至松滋枝江﹑澧州(今湖南澧縣),派遣地方官吏者凡七十多州縣。

謀取西北

主詞條:大順政權、永昌

起義軍雄據荊襄,遂圖謀取京師。李自成採納謀士顧君恩之策,先取陝西,作為根據地。十六年九月,起義軍與明孫傳庭兵戰于河南郟縣,深溝高壘以疲明軍,並利用連日陰雨,明軍糧運不繼之際,遣輕騎出汝州(今河南臨汝)斷截明軍糧道,大敗孫傳庭,殺傷明軍四萬多人,獲器仗輜重數十萬計,傳庭奔潼關。此後起義軍分兩路進兵陝西,一路經淅川下商州(今陝西商縣)入陝南;自成則親率大軍趨潼關。十月,陷潼關,明軍潰敗,傳庭戰死。十七年正月,起義軍攻克西安,乘勝取寧夏﹑蘭州﹑西寧﹑永昌﹑庄浪等地。

起義軍佔領西安後,即正式定國號為大順,改元永昌,以崇禎十七年為永昌元年。並改西安為長安。李自成改名自晟,稱王。

滅亡明朝

1644年二月,起義軍分兩路進攻北京,一路由先已進入山西的大將劉芳亮等率領,從平陽(今山西臨汾)經陽城,越太行山出豫北,先下衛輝(今河南汲縣)﹑彰德(今河南安陽)等地,然後經真定(今河北正定)北上,以牽製明朝南路援軍;一路由自成親自率領,渡黃河,下太原,傳檄各州縣,揭露朱明種種罪狀。山西農民群起回響,各府州縣望風而下,自成遂率軍北上,經大同﹑宣府(今河北宣化)南下,三月十八日圍困京師。次日攻入北京。明思宗朱由檢自縊于煤山(今景山)。明朝滅亡。從此,明朝已經開始無法復國。

轉戰失敗

主詞條:山海關之戰、清滅大順之戰

山海關守將吳三桂終于投向清軍。李自成在北京得到吳三桂降清的訊息後,即派明降將唐通率二萬騎兵出一片石(今河北山海關北),繞道關外以切斷吳三桂退路,並親率二十萬大軍于四月十三日北上討伐吳三桂。清軍在接到吳三桂飛書告急後,連夜疾馳,二十一日,清軍敗唐通部于一片石,隨即進入山海關。次日,清軍、吳軍與大順軍在山海關前對壘,清軍統帥多爾袞先命吳三桂軍與大順軍交戰。兩軍酣戰至中午,正當吳軍被農民軍包圍難以支撐之時,隱伏于陣後的清軍精騎突然從吳軍右翼全部出擊,猛攻大順軍左側,農民軍頓時陣勢大亂,一朝潰散,向北京撤退。清軍緊緊跟隨,在永平(今河北盧龍)再敗李自成。

李自成回到北京後,連兵十八營反擊尾隨而至的清兵,失利。此時,農民軍內外交困,情勢嚴峻,李自成無心眷戀北地,于四月十九日在武英殿匆匆登基後便放棄北京,向西安撤退。在大順軍撤退途中,清軍先于保定、定州(今河北定縣)兩挫農民軍,接著向山西進攻。大同守將姜瓖投降,平陽(今山西臨汾)陳永福被俘。全晉落入清軍之手。同時,河北、山東大部分地區也被清軍佔領。

五月初,清軍進入北京後,全國軍事情勢已呈現四分五裂的局面。清方控製著遼東畿輔、山西、山東等地區,大順政權管轄著整個西北和山西、河南、湖廣的部分地區,張獻忠大西政權正在收取四川的進程中,南京的南明弘光政權則統治著整個南部中國。對此,清廷製定了新的軍事方針:先"舉大兵以收晉豫","次第定東南之局",最後統一中國。清軍因而將主要進攻目標轉向農民軍,對南明政權暫取不戰不和的策略。為此,清廷將國都從沈陽遷到北京,宣告清朝是代明而興的天下共主。

十月,清軍分南北兩路進攻大順軍:北路由英親王阿濟格、吳三桂尚可喜率領經大同、榆林、延安南下,南路由豫親王多鐸、孔有德率領經河南進攻潼關。同時,肅親王豪格率領的一部清軍業已佔領河南、山東一些地方。翌年(1645年)正月,多鐸在潼關擊敗大順軍,李自成率主力連夜撤回西安。潼關為清軍所佔,入陝門戶洞開。阿濟格部清軍進入陝北後,以一部分兵力圍攻據守榆林、延安的李過、高一功部大順軍,自己領兵南下西安。自此,李過、高一功部被切斷了往西安的退路,被迫放棄陝北,取道漢中,由四川入鄂。在清軍兩路重兵合擊下,李自成不得不放棄西安,取道商洛豫西,轉入湖廣襄陽。

佔領西安後,清廷命多鐸部東進南京,摧毀弘光政權,命阿濟格部繼續追擊大順軍。此時,50萬大順軍已是軍心渙散、紀律松懈、指揮混亂,在清軍追擊下,在襄陽、九江等地連敗十三仗,喪失了全部轄地。五月,李自成率兵一部退至湖北通山縣九宮山時,遭當地地主武裝襲擊,不幸犧牲,大順政權遂而瓦解。其餘部30餘萬後來在李過、李來亨等領導下與南明政權聯合,繼續抗清,最後于康熙三年(1664年)失敗。

失敗原因

傳統觀點無原則地推崇農民起義,把歷史上的農民起義領袖都看作推動歷史進步的大英雄。由于李自成的農民軍佔領京城直接推翻了明王朝的統治,所以李自成的"業績"更得到歷史學家的推崇。但威名赫赫的李自成隻在京城維持了一個多月即迅速敗亡,許多學者都為李自成惋惜。哪些錯誤導致李自成最終成為悲劇人物:

不知道籠絡明朝勢力,李自成出身于驛卒,在他的頭腦中,也許明朝皇室已經完全喪失了正統地位,沒有任何利用價值了,他根本不了解,延續了276年的明朝帝王在官僚和百姓中還有很大的號召力。

從巨觀歷史看,李自成所率領的"貧民起義"勢力,與最終推翻了統治王朝的反秦起義、反莽起義、反隋起義、反元起義中的勢力根本不同,而與黃巾起義黃巢起義和清朝後期發生的洪秀全起義頗為相似。唐末黃巢起義尤其與李自成起義的情況相似。雖然黃巢也攻佔了唐朝的京城長安並建立大齊政權登基稱帝,但他也沒能維持政權,而是很快敗亡。從表面看,黃巢沒能推翻唐朝而李自成卻直接推翻了明朝,李自成的成就似乎更大一些,但這完全是由于在東北崛起的滿清政權對明王朝也構成致命威脅,崇禎皇帝本人也剛愎自用,不願意離京避禍以觀天下之變。從這一角度看,李自成起義並沒有多大特殊的研究價值。

利用公共產品原理,我們可以把歷史上"農民起義"劃分為兩大類。一類是隻有貧苦農民參加的起義,稱為"貧民起義";另一類是由社會各階層參加的起義,稱為"社會起義"。"貧民起義"的參加者都是由于天災迫使他們無法生存,必須用非法的暴力手段"謀生",所以必須破壞當時的社會秩序。歷史上的黃巾起義、黃巢起義、李自成起義、洪秀全起義都是如此。"社會起義"要麽發生在由兼並戰爭建立不久的王朝,例如反秦起義、反隋起義、反元起義,要麽發生在內部篡位王朝,例如反莽起義。在兼並王朝統治時期,國家各部分的"融合度"較低,皇帝在被兼並地區也不具有多大正統地位,而篡位王朝的皇帝則在全國都不具有正統地位,所以很容易引起社會各階層(包括官僚、地主階層的許多成員)的反抗,形成"社會起義"。這類起義的領導者都力圖建立新的統治秩序,所以都能夠利用原有社會中的官僚地主階層(階級)。

"貧民起義"和"社會起義"的最大區別是,在"貧民起義"中地主階級是支持王朝或直接參加鎮壓(起義)的,而在"社會起義"中地主階級卻是支持起義或是直接領導起義的。結局當然也截然不同:"貧民起義"總陷于失敗,而"社會起義"卻總是推翻了原有王朝,建立了新的王朝(有興趣的讀者可在網上搜尋文《中國歷史迴圈之謎新解》)。

李自成起義完全符合"貧民起義"的特點,它的參加者都是在天災打擊下無法生存的農民,其行動是破壞社會秩序而不是建立社會秩序。借用毛澤東的話來說,就是他們善于破壞舊世界,但是卻無力建設新世界,所以他們的失敗就完全是必然的。

貧民起義領袖並不代表歷史前進的動力,李自成也毫不例外。李自成的特殊性也許在于,他本人有良好的個人品德--與張獻忠相比,他並不是嗜殺成性的暴戾之徒,所以歷史資料中多有他得到部下和人民擁戴的記載,官書的《明史》也稱贊李自成"不好酒色,脫粟粗糲,與其下共甘苦"。但既然李自成並不亞于劉邦、朱元璋等帝王的個人品質,那麽他的失敗就不是個人的悲劇,而是歷史條件使然。

歷史意義

農民軍的戰敗引起北京人心惶恐。明降官紛紛南逃,各地官紳地主也紛起反噬。尤其嚴重的是,起義軍的很多將官經不起都市豪華生活的誘惑,鶩聲色,貪財貨,分不利。永昌元年(1644)四月二十九日,自成倉卒即帝位,次日即離北京南下,經晉入陝,嘗試仍以陝西為基地再起。入陝後,李自成令李過﹑高一功拒守陝北,自己拒守西安。在清軍進逼下,李過﹑高一功退至陝南,又沿秦楚邊界,經川東至荊門當陽南下。自成也于次年正月退出西安,自藍田﹑商州經武關退守河南,又經襄陽﹑承天﹑德安(今湖北安陸)退至武昌。五月轉戰至湖北東南各州縣。五月十七日至通城九宮山,為當地山民誤殺。李自成犧牲,餘部由李過等率領南下,聯明抗清。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