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肇星

李肇星

李肇星,1940年10月生,山東膠南人。1964年北京大學西語系畢業後,在外交部工作。後入北京外國語學院翻譯班學習。1967年起先後任外交學會科員、中國駐肯亞使館職員、外交部新聞副司長、司長。1990年2月任外交部部長助理。1992年12月後,任中國駐聯合國代表、大使。1995年2月任外交部副部長。1998年3月任中國駐美國特命全權大使。2003年任外交部長。2008年3月,任十一屆全國人大外事委員會主任委員。
  • 中文名
    李肇星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山東膠南
  • 出生日期
    1940年10月
  • 職業
    全國人大外事委員會主任委員
  • 畢業院校
    北京大學西語系
  • 其他作品
    《青春中國》

人物簡介

李肇星(1940年10月20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官,出生于青島市膠縣(後劃為山東省膠南縣,現為青島市黃島區)。北京大學西語系畢業,曾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部長。現任第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全國人大外事委員會主任委員。任職外交部後,受聘為北京大學教授,發表言論駁斥對中國人權狀況的指責。他還被聘任為南開大學周恩來政府管理學院的院長。

人物履歷

1959年—1964年  北京大學學習;

1964年—1967年  北京外國語學院研究生班進修;

1967年—1968年  中國人民外交學會科員;

1968年—1970年  在山西離石、江西上高等地的幹校和廣州軍區汕頭牛田洋農場勞動鍛煉;

1970年—1977年  中國駐肯亞共和國大使館職員、隨員;

1977年—1983年  外交部新聞司科員、副處長;

1983年—1985年  中國駐賴索托王國大使館一秘;

1985年—1990年  外交部新聞司副司長、司長,外交部發言人;

1990年—1993年  外交部部長助理;

李肇星李肇星

1993年—1995年  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特命全權大使;

1995年—1998年  外交部副部長;

1998年—2001年  中國駐美國特命全權大使;

2001年—2003年 外交部副部長;

2003年—2007年 外交部長。

2008年3月任第十一屆全國人大外事委員會主任委員。

2009年11月13日,李肇星當選為中國翻譯協會會長。

2012年12月31日,李肇星當選中國公共外交協會會長。

是十六屆中共中央委員,第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

素有“詩人外交家”之稱,出版有詩歌散文集《青春中國》。

人物語錄

1、2003年12月23日,李肇星作客新華網,網友1221問:“如果別人說你長相不敢恭維,你怎麽想?”李肇星說:“我的母親不會同意這種看法,她是一位山東農村的普通女性,曾給八路軍做過鞋。她對我的長相感到自豪。我在美國最大的大學俄亥俄大學演講時,3000名學生曾起立給我3分鍾的鼓掌,如果我的工作使外國人認為我的祖國是美好的,就是我的幸福和榮耀。當地的美國教授對我說,看起來,你看重的是你自己的祖國,對自己看得很輕。這正如美國有句諺語:天使能夠飛翔是因為把自己看得很輕。”

2、2006年全國“兩會”上,有台灣記者問李肇星:“如果有機會當面與陳水扁講話,你最想和他講什麽?”李肇星立即非常氣憤地回答:“我憑什麽當面對他講話,他是誰?”

3、有記者追問:“日本媒體傳您即將引退的訊息是否屬實?”李肇星反問:“你信日本人的,還是信我的?如果信他的,不用來問我。”

李肇星李肇星

4、一次,有報道說美國在中國購買的飛機上安了竊聽器。一位美國學者問李肇星的態度。李肇星回答:“中國是一個開發中國家,我們花這麽多錢買這樣一架飛機不容易。我希望我們花錢要求裝的東西一樣不能少,但我們沒花錢的東西,白送給我們也不要!”學者聽後很是佩服:““您的這個回答可以編進外交學教科書了。”

5、李肇星任中國駐美大使時在美國俄亥俄州大學演講時,一個老太太問他:“你們為什麽要侵略西藏?”李肇星沒有直接反擊,在得知老太太是得克薩斯州人後:“你們得克薩斯州1845年才加入美國,而早在13世紀中葉,西藏已納入中國版圖。您瞧,您的胳膊本來就是您身體的一部分,您能說您的身體侵略了您的胳膊嗎?”老太太一聽就樂了,她熱烈地擁抱李肇星:“謝謝您,謝謝您讓我明白了歷史的真相。”

6、李肇星任外交部發言人時,一個德國記者問:“鄧小平是在家裏還是在醫院裏擁有健康?”李肇星反問:“我不知道您在身體好的時候是否住在醫院裏?”

7、李肇星山東口音很重,他講的山東國語常引大家發笑,他也幽默地調侃說:“山東口音也確實難改,因為它是孔子、孟子、墨子、孫子的口音,歷史的積淀太厚重了。”

8、李肇星精通英語通曉法語,能夠毫無障礙、相當輕松地觀看用古典英語演出的莎士比亞戲劇。後來有人求證于他,他謙虛地否認說:“怎麽可能呢?我學漢語都學了50多年了,還沒學好呢。”

李肇星李肇星

9、記者問李肇星對台灣領導人陳水扁涉及貪污問題的看法,李肇星說:“省級幹部貪污不歸我管。”

10、香港記者問:“您怎麽看台灣‘總統’選舉?”李肇星沒有正面回答她的問題,隻是反問:“台灣什麽?什麽總統?我沒聽說過!一個省不會有什麽總統。”

11、李肇星對一位提問歐盟對華軍售問題的德國記者說:“我們不需要從你們那兒買多少先進武器,中國也是個開發中國家,實際上也沒有錢從你們那兒買那麽多價格很高、我們也沒什麽用的武器。”

12、日本記者請李肇星評價朝鮮擁有核武器問題時,他很謙虛地回答:“在朝鮮是否擁有核武器上,我想這方面你可能知道得比我更多,換句話說我不比你知道得更多。”

13、“關于台灣問題,我剛才已經談了看法,不再重復。”隨後,李肇星話鋒一轉:“關于所謂部署飛彈問題,你能保守機密嗎?”全場嘩然,提問的人也感到驚訝,中國大使怎麽會願意談及如此敏感的問題!于是高聲回答:“我當然能保密!”李大使微微一笑:“我也能保密!”

14、談售武。談及個別國家向台灣出口先進武器,李肇星表示:“這就相當于弟兄兩個人正在擁抱的時候,有人給其中一方遞上一把匕首,用心何在?”

15、在十一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記者會上,當有印度記者質疑中國最近幾年一直在增加國防預算時,李肇星說:“你來自印度,我相信作為一個資深記者,你肯定知道印度國防預算佔印度國民生產總值的比例。如果你不知道的話,我可以告訴你。”

人物軼事

寫詩,談起兒子眉開眼笑

之後再打交道,已經是他擔任副外長和外長的時候了。每次國家領導人外訪,外長總是要跟隨的,所以我和他接觸的機會也越來越多。每次半途堵截,他對我總是有問必答,一來一回久了,放下了話筒和攝影機,有時候我們也會閒聊幾句。有一天,他拿著一本詩集送給我,我這才知道,身為外長的他還喜歡寫詩。他的詩是很直白的那種,有不少是回憶他在山東鄉間度過的童年時光的,還寫到了他的母親,也有他這些年作為外交官在世界各地的見聞和感觸。那個時候,官員寫書的還不算多,因此拿著這本詩集,我覺得有些新奇,因為他作為官員的身份,和這些熱情澎湃的詩歌,在我眼裏是有距離的。

李肇星李肇星

知道李肇星有一個寶貝兒子,也是和他聊天的時候,他很自豪地告訴我的。他兒子在清華大學上學,雖然提及的次數並不多,但是每次講起,都能讓我感受到他說話時顯露出自豪感和作為父親的慈祥及關愛。之後我在哈佛讀博的時候,商學院的朋友跟我說李肇星的兒子也在哈佛商學院讀書。最近看到,他的兒子結婚了,網路上有照片,很帥,怪不得每次李肇星講起來的時候,會那樣眉開眼笑。

李肇星個性隨和,和我們交談的時候很隨意,一點架子也沒有。有的時候,對著鏡頭,我們會提醒他,領帶打歪了。不過他也有非常嚴肅的時候,記得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遭到美軍轟炸,當時還是駐美國大使的李肇星上CNN的節目,那天他的表現,讓人覺得非常有氣勢。

流利的英語,轉守為攻的利器

李肇星的英文流利是早就聽說的,他本人是北京大學西語系的高材生,聽說他可以很流利地背誦莎士比亞的詩句。這樣的傳聞,我也趁著聊天的機會得到了他的證實。對于外交官來說,語言非常重要,這從李肇星接受CNN訪問的節目裏就可以看出。流利的英文,使得他面對主持人咄咄逼人的提問,不僅應答自如,而且還能適時展開反擊,轉守為攻。

李肇星李肇星

網上對李肇星的評論很多,方方面面,從長相到衣著到風度,什麽都有。可是對于我們這些和他接觸多了的記者來說,外長的外形問題一點不重要,大家最關心的還是他對媒體好不好,是不是能夠有問必答,答案是否有內容,是否能夠讓我們寫出新聞。當然還有就是在國際場合,作為外長的他表現得是否得體。

涉及原則,和記者辯論

身為外長的李肇星,在每年的兩會期間,一直是香港和台灣媒體的最愛。以前的兩會,出席會議的部長們都是從人民大會堂的北門進出,北門大堂是記者們能夠堵截到官員的最好的地方。很多台灣記者不認識大部分部委的領導,但是李肇星的樣子,大家都是印象深刻的。所以每次隻要李肇星一出現,北門大堂馬上會形成一個活動的“人球”,而且這個“人球”會一邊移動,一邊不斷增大,因為李肇星邊走邊說,記者們跟著他,不斷有新的記者加入。記得有一年,李肇星邊走邊回答問題,轉了差不多三百六十度,電視記者的麥克風的電線在“人球”外圍把記者們都纏了起來。結果當李肇星沖出重圍的時候,有記者跌倒在地,地上還有不知哪位記者擠掉的鞋子。

李肇星李肇星

熟悉李肇星的記者都知道,要讓李肇星停下來回答問題需要動點腦筋——那就是問一些關于人權和台灣的問題。每次有記者問到大陸的人權狀況和台灣問題的時候,他一定會停下來,很激動地和記者進行辯論。雖然記者們也明白,台灣問題其實並不是外交部長一定回答的範疇,問題應該交給國台辦官員,但是台灣記者每次都堵著他追問,而很多時候都會有些收獲。上了台灣媒體頭條的一次,就是在一次兩會期間,李肇星被一位台灣記者的提問激怒了,他對著鏡頭很激動地強調,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毫不含糊,語氣堅定,並且指著記者反問:難道你不是中國人嗎?那位女記者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架勢,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壞脾氣”、好人緣

對于自己的表現,李肇星經常表示,自己的脾氣不好。看得出來,他不是一個刻意塑造公眾形象的人,因為他並不掩飾自己的喜怒哀樂。隻是這樣的表現,由于媒體的放大,使得他在一些台灣人心目中的形象過于強硬;而他的這種性格在擔任駐美國大使的時候已經表露無餘,在有些美國媒體看來,他就是個辯論家。

李肇星李肇星

不過對于媒體來說,大家並沒有因為他的“壞脾氣”而不願意和他打交道,反而都很喜歡他。和台灣的同行聊天,他們都說很喜歡這位外長,他們說多數的時候,李肇星很樂意和他們聊天,採訪的過程讓人覺得很愉快。也是因為這個緣故,雖然李肇星已經從外長的位置上退下來了,不過隻要看到他的出現,台灣記者們還是不會放過採訪他的機會。去年就在山東團下榻的酒店,正在樓上等其他代表的台灣記者,看到李肇星出現在樓下大廳,馬上飛奔下去。于是站在二樓的我又能看見一個“人球”在逐漸變大。事後,我很好奇地問這些台灣同行,你們對一個卸任外長都問了些什麽。結果他們告訴我:問他喜不喜歡周傑倫的歌。我剛開始覺得這些記者真是有點無釐頭,但是仔細一想,不得不佩服他們的敏感和聰明,因為那個時候正在傳周傑倫有可能遭到封殺。

人大發言人,做回老本行

今年,李肇星成為了人大發言人。其實發言人這個位置對于他來說,隻不過幹回了老本行,因為從1985年開始,他就在外交部新聞司工作,同時也擔任外交部發言人。

李肇星李肇星

對于攝影記者來說,李肇星擔任發言人召開記者會是好事情,因為他的表情豐富,手勢也多。攝影記者最擔心的事情就是被拍攝對象過于拘謹,而李肇星在一個半小時的記者會上,他的表情和動作,完全可以構成一個內容豐富的圖集。對于文字記者來說,和他當外長的時候相比,似乎這場記者會算不上特別出彩。其實這裏面有一個角色轉換的問題。採訪政協發言人趙啓正後,我和他聊天,他說,現在有人說,這次政協、人大都換了發言人,是李肇星PK趙啓正,但是其實作為發言人,發揮空間很小。

確實是這樣,發言人所承擔的工作,不再是表達個人的觀點,而是給公眾提供準確的信息,包括轉述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的意見。可是不是所有的記者都明白這樣的道理,他們提出的問題,很多其實都應該由有關部門的負責人來回答才合適。不過還好,這兩名發言人都是有問必答,讓記者能夠有所收獲。

因為是發言人的關系,所以這次兩會我申請專訪李肇星沒有成功。不過這並不是說就沒有機會,因為他自己透露,如果大家在會場偶遇,他還是願意回答大家的問題的。

擺事實勝過講道理

經過多年外交歷練,李肇星有了自己的說話方式:都說擺事實、講道理,但在這個多元世界中,道理是不太容易講清楚的,所以要多擺事實。

1985年,李肇星當上外交部發言人,他向季羨林先生請教發言人該怎麽說話,季先生不太滿意這個問題,說:不要太把頭銜、官銜當回事兒,不管你是不是發言人,說話都要註意兩點,第一絕不說假話,第二真話不全說。真話為什麽不全說?真話多說不完,都說就太啰嗦了。

多年外交歷練,李肇星有自己的說話方式:都說擺事實、講道理,但在這個多元世界中,道理不太容易講清楚,所以要多擺事實。

有一次,一個美國高官對李肇星說:你們不講人權,你們漢人像潮水一般涌進西藏去當幹部。李肇星回應道,我請你去西藏,看看事實再說話。這個高官說去不了,他血壓高。李肇星反問道:難道漢族官員血壓不高?他們去西藏,並不是因為那個地方能享受,而是替老百姓去幹活,我的老鄉孔繁森去西藏了,他就是在那裏得病的。這樣,我們的醫葯很好,先給你治好高血壓,再去西藏看看?可他怎麽也不敢去。李肇星說:那以後就別再亂說了。

人物訪談

當“作家”

同事鼓勵下寫外交題材

新京報:此前,你已經出版了十幾本書。但新書《說不盡的外交》卻是首次涉及外交題材。你希望與讀者分享什麽?

李肇星:我在北京大學讀書的時候,我們的鄰居清華有一句口號,“大學畢業後,要健康地為祖國勞動50年”,如今我已經工作了49年多了,再過6個月就能實現這個夢想。這50年來,我一直在外交領域工作,早就想寫點什麽了,但又擔心把握不好,後來年輕同事們鼓勵了我。三年前我開始斷斷續續寫這些外交故事,是想分享我的信念與理想:我們隻有一個祖國,離開她我們什麽也幹不成;人民是最重要的。

李肇星李肇星

新京報:剛才說到夢想,寫作也是你的夢想嗎?

李肇星:年輕時有很多,寫作是其中一個,實現了。小時候的夢想還有吃飽飯,有白面、餃子吃。4歲多時在老家第一次看到八路軍,做飯的戰士看我流口水,給了我一個白面饅頭,那是我記事起第一次吃到。這個夢想後來也實現了。

第一次看到卡車時想當汽車司機,這個夢想後來在非洲實現了。當時為了節省成本,駐外工作人員要會自己開,我的教練是外國女士,要求非常嚴,開累了雙手沒扶穩方向盤,她就朝我手上打;休息時腳沒放在剎車上,也會踢我一腳。後來我開車特別優秀。

新京報:你有什麽夢想還沒實現的嗎?

李肇星:上國中,我第一次看到火車,也想當火車司機。這個夢想到現在沒實現,估計也沒機會實現了。

掙稿費被認為幹了壞事

新京報:你在新書裏寫過,年輕時還想當記者。

李肇星:上中學時讀報,當時喜歡《中國青年報》,就想當記者,這個夢想算是實現了一半。

我知道發表文章有稿費,開始投稿想掙點學費和伙食費。我第一次拿到10塊錢稿費給了母親。她是一名農村婦女,沒上過一天學,不知道稿費是什麽東西,以為我幹了壞事,還讓我老實交代。

不過我做夢也沒夢到自己以後會從事外交工作。

新京報:那你當初是如何走上外交崗位的?

李肇星:當時在北大西語系畢業時,本來報考了研究莎士比亞的研究生,考得還可以。外交部又在要人,當時受到一些觀念影響,覺得讀研究生沒什麽勁,就稀裏糊塗地從事了外交工作。

憶外交

曾讓秘書質問日外交官

記者:作為外交官,你曾是駐聯合國代表。聯合國日常工作是什麽樣的?

李肇星:聯合國的會很多,白天開完晚上開。但那裏開會相對自由。如果你不想聽可以不聽,如果你對代表發言不滿可以起身離開。

很多會議也並非一把手必須到場,如果沒有重要發言,二把手、三把手也可以坐到第一排。後來我發現,這樣有利于班子團結,因為大家都想有機會坐到第一排。

李肇星李肇星

新京報:是否會有爭論?爭論些什麽?

李肇星:一次我在聯合國大廈裏準備去開會,一位三秘跑過來報告,說日本一名年輕外交官在會上胡說八道,稱有的大國交會費很少,權力很大,還是常任理事國。日本交會費多,卻不是。

我和這位年輕同事說,這也要先報告?你要先鬥爭,趕快跑回去,問他是誰讓他胡說八道的。聯合國建立在二戰後的廢墟上,是為了反對戰爭保衛和平建立起來的,有的國家對歷史問題還沒正確認識就想“提拔”自己,不可能。後來這位同事回去質問日本外交官,對方才承認無理。

“和美大使互相吹捧”

記者:中美關系也是外界關註的焦點。你和美國外交官接觸中有什麽難忘的故事嗎?

李肇星:駐聯合國時,我與(美大使)奧爾布賴特女士有過很多接觸。一次她問我,你們老說中國政府的立場是一貫的、明確的,中國外交的內涵(到底)是什麽?

我不知道她葫蘆裏賣的什麽葯,就讓她先說。她很幹脆地告訴我,美國的外交目標就兩個詞,領導權和伙伴關系。

她確實夠朋友,雖然第一點是我們不能同意的,也違背了聯合國憲章,卻是實話。我告訴她中國的外交政策也是兩個詞,和平和獨立自主,她聽了未必贊成但也覺得是實話。我們兩個人互相“吹捧”一番,又回去開會。

記者:外交工作未必都是台前的風光。會有辛酸甚至危險嗎?

李肇星:在我外長任上,有一次8名福建人在伊拉克被綁架,需要找人去營救。我當時給老同學、前駐伊拉克大使孫必幹打電話,介紹了事情之後我告訴他,“這個任務可能有危險,希望你有思想準備”,他沒等我說完就說,“雖然我60多歲了,但隻要祖國和人民需要,我願意立即出發”。

當晚會上,我問誰願意去,亞非司司長翟雋很激動地站起來,他認為我問是多餘的,是不信任他:“這還要討論嗎?這是我的工作領域,我去。”我後來讓他自己挑選營救小組成員,趕第二天最早的一班飛機去伊拉克,隨後我們含淚告別。後來他們穿著防彈背心,成功救出了8名同胞。

記者:從外長任上退下來後,退休生活如何打算?

李肇星:我講個故事。不久前我去喬治亞,當地人非常自豪地告訴我,他們創造了一項世界紀錄,當地一名農村婦女活了132歲零91天。在她130歲時,有記者問她長壽的秘訣,她回答:首先是家庭和睦,其次是經常做一些力所能及的體力勞動;第三是和孩子一塊學習。

新京報:很多人說你是詩人外交家,你認同嗎?兩者之間會有什麽共同點?

李肇星:兩者共同點應該是愛國,對國家沒有感情,是寫不出好的詩歌的,同樣如果不愛國,外交工作也做不好。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