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祖娥

李祖娥

李祖娥,生卒年不詳,趙郡人,上黨太守李希宗之女,北齊文宣帝高洋皇後。出生于著名的高門士族趙郡李氏,屬于當時沒有南渡的北方世家大族。李祖娥溫婉可愛,才貌雙全。被其父李希宗視為掌上明珠。李祖娥十幾歲時,便傾國傾城,被丞相高歡選擇嫁給當時還是太原公的高洋,明媒正娶,成為太原公夫人,以後更是步步高升。高洋建立北齊後,李祖娥變成可賀敦皇後。生北齊廢帝高殷與太原王高紹德

史書對她的評論是"容德甚美"。其父李希宗,曾在東魏、北齊王朝任過上黨太守、御史等職。李家是沒有南渡的少數幾支北方著名世族,重視家教。因此,李祖娥具有優良的儒學文化修養。她十幾歲時,已是天生麗質,花容月貌,鳥雀見了也要多叫幾聲,花兒見了也會收斂起綻放的勇氣。

  • 本名
    李祖娥
  • 別稱
    李皇後、李太後、昭信皇後
  • 字型大小
    可賀敦皇後
  • 所處時代
  • 民族族群
    漢族
  • 出生地
    趙郡
  • 出生日期
    生卒年不詳
  • 逝世日期
    生卒年不詳
  • 父親
    李希宗
  • 丈夫

人物生平

李祖娥,生卒年不詳,北齊文宣帝高洋皇後,趙郡人。出生于著名的高門士族趙郡李氏,屬于當時沒有南渡的

李祖娥

北方世家大族。她的父親李希宗,當過上黨太守,膝下數女,個個溫婉可愛。李祖娥具有很高的文化修養,才貌雙全,被李希宗視為掌上明珠。當她長到十幾歲的時候,就傾國傾城,被當時還是太原公的高洋(公元528-公元559年)看中,明媒正娶,成為太原公夫人,以後更是步步高升,高洋稱帝,李祖娥變成了可賀敦皇後。生北齊廢帝高殷與太原王高紹德。

丈夫高洋

史載高洋重踝,相貌醜陋,還有嚴重的皮膚病,可他是權臣高歡的第二個兒子,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頭,趙郡李氏也無法拒絕高家的求親,美妻醜夫成了一對。婚後,李祖娥生下了高殷和高紹德兩個兒子,戰戰兢兢地陪伴著荒淫至極的夫君。

高洋是個鮮卑化的漢人,具有家族精神病的遺傳,但聰明睿智,不亞于任何一位帝王,天保四年(公元553

年),北齊軍隊大破契丹,俘虜了十多萬契丹男女,繳獲牲畜數百萬頭,隨後又擊敗山胡,大破柔然,修築長城九百多裏,聲威大振。宇文泰看到北齊軍隊的嚴整軍容,擊節贊嘆,“高歡有子如此,雖死無憾”。高洋的私生活卻叫人瞠目結舌,即使是莎士比亞復生,也寫不盡高洋一生的歇斯底裏。

高洋喜歡酗酒,酒醉後動轍殺人為戲,嬪妃和大臣遭殃的不在少數。他有一位寵妃薛氏,本來是高洋堂叔高岳家的歌妓,高洋沒有嫌棄薛氏出身低賤,將之納為妃子,連帶薛氏的姐姐也入宮受寵。薛氏的姐姐仗著聖眷甚隆,要求皇帝讓自己的父親當上司徒,高洋突然大怒,“司徒是朝廷的大官,豈是你求得到的?”就親自用鋸子把她鋸死。高洋又懷疑薛氏與高岳有奸情,就用毒酒毒死了高岳,這樣,高洋還不解恨,他親自砍下薛氏的頭,將之藏在懷中赴宴。酒席中,他拿出薛氏的頭放在盤子裏,在座眾人大驚失色。他叫人取來薛氏的遺體,當眾支解,取出薛氏的髀骨,製成一把琵琶,邊彈奏,邊飲酒,邊哭泣,嘆息,“佳人難再得”,傷痛不已。最後,他披頭散發,哭著將薛氏下葬,用得是隆重的嬪妃之禮。

冊封皇後

高洋對待結發妻子總算感情深重,以前他的哥哥高澄大權在握的時候,時常調戲李祖娥,高洋看在眼裏,恨在心裏,卻隱忍不發,拖著兩條骯髒的鼻涕裝傻,高澄曾輕蔑地說,“這樣的男人也能夠得到富貴,相書上怎麽說得通”。高洋當上了皇帝以後,宗室高德正屢次勸說,希望高洋能立段昭儀為皇後,以親近勛貴大臣。段昭儀的父親是武威王段榮,曾與高歡一起出生入死打天下,段昭儀的母親婁氏是高洋母親婁太後的姐妹,段昭儀與高洋算是中表之親,但是,高洋排除一切阻力,依照漢、魏以來的習慣,冊封結發妻子李祖娥為皇後。高洋雖然對李祖娥恩深愛重,有時卻免不了狂性大發,做出令人咋舌的事情來。

有一次,高洋駕臨李氏的娘家,喝得酩酊大醉,對準李祖娥的母親崔氏就射了一箭,接著,用馬鞭亂抽,打了崔氏一百多下,崔氏血流滿面,家人苦苦求饒,高洋破口大罵,“我醉時連親娘都不認,何況你這個老婆子”。李祖娥的姐姐名叫李祖猗,是魏安樂王元昂的妻子,長得也很漂亮,高洋看中了她,常常和她苟合,還想將她納為昭儀。為了去掉元昂這個眼中釘,高洋把元昂召進宮裏,射了元昂一百多箭,直到把元昂射成刺蝟一般, 血流滿地而死。元昂死後,高洋把李祖猗帶回後宮,準備納為昭儀。李祖娥聞訊趕來,哭天搶地,揚言要把皇後之位讓給姐姐,婁太後也出面幹涉,高洋才把李祖猗打發離宮。

對于別的女人,高洋就沒有半點顧忌了。高洋的哥哥高澄娶得是孝靜帝的妹妹馮翊公主元氏,容色美麗,性情和順。高澄死後,高洋念及舊怨,毫不遲疑地把嫂子給奸污了,高洋的母親婁太後出面責備,高洋竟然揚言要把母親嫁給鮮卑奴僕。高洋還想染指父親的小老婆爾朱英娥,爾朱英娥抵死不從,被他一刀殺死。

高洋殺盡元氏男性宗室後,把許多嫁給高家的元氏婦女抓來,讓左右侍從與她們進行集體濫交, 高洋則充當觀眾,在一邊看得津津有味,他赤身裸體,不時自己上陣肉搏。高洋還肆意闖進朝廷大臣家裏,看到美貌女子,就來個霸王硬上弓,嚇得一班朝臣不敢在家私蓄美女,有了美人隻能往高洋的皇宮裏送,可憐的美人兒往往成為高洋醉酒後祭刀的犧牲品

高澄的女兒樂安公主嫁給尚書右僕射崔暹的兒子崔達孥。高洋問及公主婚事,公主說:“一家對我極其敬愛,隻有婆婆不喜歡我!”高洋上門,問公主的婆婆李氏:“是否思念死去的丈夫?”,李氏回答,“無日不思”,高洋說道,“既然如此,你就去見他吧”,一刀砍下李氏的頭顱,又命把屍體丟進河裏。北齊滅亡之後,崔達孥竟把樂安公主殺了。

高洋如此喜怒無常,殺人無算,朝臣們隻好弄些死囚進宮,在關鍵時刻頂替將要遭殃的大臣和嬪妃,可是高洋殺人太多,死囚不夠用,隻能把待審的犯人也頂替充數。就算這樣,還是有很多大臣死于非命。

高洋對待太子總算存著一絲親情,太子高殷是他和李祖娥生下的長子。高殷自幼學習儒學,溫厚善良,禮賢下士,高洋嫌棄“太子得漢家性質”,不似自己,就讓太子殺囚練膽,太子砍了幾刀也沒有砍掉囚犯的首級,高洋怒不可遏,拿起鞭子狠狠抽打太子,嚇得太子得了忽發性的精神病。總算看在多年夫妻情份上,高洋沒有廢掉高殷的太子之位。

兩子被殺-爭奪皇位高洋病逝

天保十年(公元559年),滿手血腥的高洋得了怪病,無法進食,餓了幾天之後,終于一命烏呼。臨終之時,他擔心年輕的太子無法應付眾多窺視皇位的叔叔,一再囑咐自己同父同母的兄弟高演和高湛好生扶持太子,最後又對高演說:“要奪就奪,但是不要殺他。”但是,事情的發展卻不以他個人的意志為轉移,等待李祖娥母子的是爭奪皇位引起的慘烈命運。

子遭廢殺

高殷繼承大統,李祖娥成了皇太後,高洋的母親婁昭君成了太皇太後。太皇太後在朝中的勢力遠大于李祖娥這位皇太後,婁昭君又有高演和高湛幾個親生兒子,高殷的帝位岌岌可危。李祖娥找到朝中幾位親信大臣,商議廢掉婁昭君,由李祖娥執政,將高演和高湛調離朝廷以架空二王的權利,然後設法殺掉。訊息很快傳到了婁昭君那裏,婁昭君勃然大怒,“豈能讓我們母子受這漢家女人的擺布”。婁昭君迅速採取了行動,高殷被廢為濟南王,被趕出皇宮,高演成了北齊皇帝。權利面前無親情,叔叔最終沒有放過侄兒,高殷很快遭到了殺害。李祖娥遷居昭信宮,獨自品嘗了喪子之痛。

女兒出世

高演僅僅做了兩年皇帝,就在一次狩獵中出了意外,墜馬重傷,醫治無效,不久就離開了人世。在婁昭君的主持下,高湛繼承大統,成為新一任北齊皇帝。高湛冊封長廣王妃胡氏為皇後,以示恩寵,但是胡皇後的寢宮卻是空著的,因為高湛睡在嫂嫂李祖娥的昭信宮裏。本來李祖娥鑒于叔嫂名份,極力拒絕高湛的非份要求,但是,高湛一句話就讓她放棄了抵抗,“你還想不想讓你兒子活命?”,李祖娥隻剩下最後一個兒子高紹德,這是她後半生的依靠和指望,沒有了兒子,她就沒有了一切。李祖娥成了高湛事實上的嬪妃,高湛摟著嫂子這位絕色美人,夜夜春色無邊。沒多久,李祖娥就懷孕了,肚子一天天膨脹,漸漸行動不便。對于肚子裏這個沒有名份的孩子,李祖娥既驚且懼。她整日閉門不出,也不許別人踏入昭信宮一步。高紹德思念母親,上門探望,卻被衛兵攔在宮門外。兒子無法體諒母親的苦衷,站在宮門外大聲叫罵,“你不肯出來見我,我知道這是為什麽,你肚子被人搞大了,才整天躲躲藏藏的”,李祖娥羞愧難當,忍不住淚流滿面。

李祖娥和高湛的女兒出世了,史書上記載李祖娥“生女不舉”,這個女嬰很可能是被李祖娥掐死的。高湛聽到了訊息,狂怒得像一頭獅子,他沒想到這個溫順的女人竟敢弄死自己的女兒。他馬上叫人把高紹德押到昭信宮來,當著李祖娥的面,聲嘶力竭地狂叫,“你敢殺我的女兒,我就殺你的兒子”,當場用刀柄把高紹德活活打死,李祖娥極力阻攔,卻救不回兒子的性命。高湛聽到李祖娥的哭叫,更加怒火中燒,他扒光李祖娥的衣服,用鞭子狠狠抽打她的裸體,打得她血肉模糊,連聲慘叫,昏倒在地。高湛叫人把她裝進絹袋,丟進溝渠,絹袋被李祖娥染得鮮血淋漓。過了很久,李祖娥才蘇醒過來,此時,她已經萬念俱灰。

不知所終

宮女們為李祖娥敷上葯,用牛車把她送出宮去,李祖娥進了妙勝寺出家為尼。過了十幾年,北周滅了北齊,李祖娥身在化外,仍然作為北齊皇族的一員被俘虜到北周。後來隋朝建立,李祖娥得以返回家鄉趙郡,從此以後,史書上沒有了她的記載,李祖娥不知所終,悄然湮沒在歷史長河裏。

家族成員

祖父:李憲。

父親:李希宗

兄長:李祖升,仕至齊州刺史,為徒兵所害。

兄長:李祖勛,其女為濟南王妃李難勝

弟弟:李祖欽,其一女為北齊皇帝高緯左娥英,另一女為琅玡王高儼正妃。

​歷史評價

李百葯北齊書》:“容德甚美。”;“後性愛佛法”

鵝湖逸士《老狐談歷代麗人記》:“北齊文宣皇後李祖娥,不幸生于季世,又嫁高氏無禮之家,迭遭污辱,幾至玉碎花殘。此殆上帝所譴,特令多受磨折,初非後性之不貞也。”;“然論其獨至之處,則漢後張嫣以淑靜而絕艷,明後張寶珠以端嚴而絕艷,高後李祖娥以秀慧而絕艷,西施以靚雅而絕艷,昭君以豐整而絕艷;皆屬亙古所無,所謂橫絕千古之麗也。”

史上公認北齊王朝是個著名的禽獸王朝,淫人妻女,殺害兄弟子侄,幾乎是每個北齊皇帝的共同嗜好。北齊神武帝高歡就強佔過魏庄帝的皇後朱榮氏、建明帝的皇後朱榮氏、魏廣平王妃鄭氏、任城王妃馮氏、城陽王妃李氏。北齊文襄帝高澄私通原魏廣平王妃鄭氏,又娶了高歡的正妻蠕蠕公主,兩人還生下了一個女兒。北齊文宣帝高洋逼奸哥哥高澄的皇後元氏,強佔崔修的妻子王氏。北齊武成帝高湛逼奸哥哥高洋的皇後李氏,強佔高洋的嬪妃王氏,高湛的皇後胡氏在北齊滅亡以後淪為娼妓,與兒媳一起賣淫為生,成為歷史上的奇聞。北齊王朝中最為仁德的皇帝高演也做過殺害侄子高殷的事情,一班地痞流氓,就這樣在北中國呼風喚雨。有人奇怪他們當上皇帝之前似乎聲譽尚可,為何當上皇帝之後就狀如瘋狗?弱者沒有作惡的條件,這與弱者的本性無關。一朝大權在握,人性中最卑鄙最荒淫的一面馬上展示出來,演繹出慘絕人寰的大幕。北齊滅絕元氏皇族,連嬰兒都用刀茅捅死,屍體丟進水裏,導致魚肚子裏都有人的指甲,國人不敢吃魚,惟恐沾上死人的晦氣。

北齊王朝是鮮卑化的漢人執政,它算是“儒教中國”還是“法家中國”?恐怕都算不上,後人隻看到了北齊皇帝為所欲為的瘋癲、喪心病狂的屠殺,哪裏看得見法家法治的精神和權利製衡的觀念,李祖娥生在這個亂世,又是北齊王朝最尊貴的女人,她的悲劇命運因此不可避免。

文史記載

文宣皇後李氏諱祖娥,趙郡李希宗女也。容德甚美。初為太其原公夫人。及帝將建中宮。高隆之、高德正言漢婦人不可為天下母,宜更擇美配。楊愔固請依漢、魏故事,不改元妃。而德正猶固請廢後而立段昭儀,欲以結勛貴之援。帝竟不從而立後焉。帝好捶撻嬪御,乃至有殺戮者,唯後獨家禮敬。天保十年,改為可賀敦皇後。孝昭即位,降居昭信宮,號昭信皇後。武成踐阼,逼後淫亂雲:“若不許我,當殺爾兒。”後懼,從之。後有娠,太原王紹德至閣,不得見。慍曰:“兒豈不知邪?姊姊腹大,故不見兒。”後聞之大慚,由是生女不舉。帝橫刀詬曰:“爾殺我女,我何不殺爾兒?”對後前築殺紹德。後大哭,帝愈怒,裸後亂撾撻之,號天不已。盛以絹囊,流血淋漉,投諸渠水,良久乃蘇,犢車載送妙勝尼寺。後性愛佛法,因此為尼。齊亡,入關,隋時得還趙郡。

《北齊書·文宣李後傳》描繪李祖娥是“容德甚美”。清代鵝湖逸士的《老狐談歷代麗人記》中說“高後李祖娥以秀慧而絕艷”,將李祖娥與西施、昭君、張嫣、張寶珠並稱為中國歷史上真正的“五大美女”。鵝湖逸士認為李祖娥是“不幸生于季世,又嫁高氏無禮之家,迭遭污辱,幾至玉碎花殘。”而後世卻因此幾乎忘記她的艷麗,其實李祖娥是“秋波善睞,神光動人”,屬于“亙古所無,所謂橫絕千古之麗也”。

北齊書

文宣皇後李氏,諱祖娥,趙郡李希宗女也。容德甚美。初為太原公夫人。及帝將建中宮,高隆之、高德正言漢婦人不可為天下母,宜更擇美配。楊愔固請依漢、魏故事,不改元妃。而德正猶固請廢後而立段昭儀,欲以結勛貴之援,帝竟不從而立後焉。帝好捶撻嬪御,乃至有殺戮者,唯後獨蒙禮敬。天保十年,改為可賀敦皇後。孝昭即位,降居昭信宮,號昭信皇後。武成踐祚,逼後淫亂,雲:“若不許,我當殺爾兒。”後懼,從之。後有娠,太原王紹德至閣,不得見,慍曰:“兒豈不知耶,姊姊腹大,故不見兒。”後聞之,大慚,由是生女不舉。帝橫刀詬曰:“爾殺我女,我何不殺爾兒!”對後前築殺紹德。後大哭,帝愈怒,裸後亂撾撻之,號天不已。盛以絹囊,流血淋漉,投諸渠水,良久乃蘇,犢車載送妙勝尼寺。後性愛佛法,因此為尼。齊亡入關。隋時得還趙郡。

資治通鑒

第一百六十二

勃海文襄王高澄以其弟太原公洋次長,意常忌之。洋深自晦匿,言不出口,常自貶退,與澄言,無不順從。澄輕之,常曰:“此人亦得富貴,相書亦何可解!”洋為其夫人趙郡李氏營服玩小佳,澄輒奪取之;夫人或恚未與,洋笑曰:“此物猶應可求,兄須何容吝惜!”澄或愧不取,洋即受之,亦無飾讓。每退朝還第,輒閉閣靜坐,雖對妻子,能竟日不言。或時袒跣奔躍,夫人問其故,洋曰:“為爾漫戲。”其實蓋欲習勞也。

第一百六十三

齊主娶趙郡李希宗之女,生子殷及紹德;又納段韶之妹。及將建中宮,高隆之、高德政欲結勛貴之援,乃言:“漢婦人不可為天下母,宜更擇美配。”帝不從。丁亥,立李氏為皇後,以段氏為昭儀,子殷為皇太子。

第一百六十六

帝幸李後家,以鳴鏑射後母崔氏,罵曰:“吾醉時尚不識太後,老婢何事!”

故魏樂安王元昂,李後之姊婿也,其妻有色,帝數幸之,欲納為昭儀。召昂,令伏,以鳴鏑射之百餘下,凝血垂將一石,竟至于死。後啼不食,乞讓位于姊,太後又以為言,帝乃止。

第一百六十八

齊主逼通昭信李後,曰:“若不從我,我殺爾兒!”後懼,從之。既而有娠。太原王紹德至閣,不得見,慍曰:“兒豈不知邪!姊腹大,故不見兒。”後大慚,由是生女不舉。帝橫刀詬曰:“殺我女,我何得不殺爾兒!”對後以刀環築殺紹德。後大哭,帝愈怒,裸後,亂撾之。後號天不已,帝命盛以絹囊,流血淋漉,投諸渠水。良久乃蘇,犢車載送妙勝寺為尼。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