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瓶兒

李瓶兒

李瓶兒《金瓶梅》中與西門慶、潘金蓮並列的一個豐滿而生動的藝術形象。

著書人對她的塑造刻畫更體現出原創的獨特徵與超凡的藝術功力。

因其出生時,賀喜者送了一對魚形瓶兒,故得此名。

  • 中文名稱
    李瓶兒
  • 國籍
    中國 宋朝
  • 民族
    漢族
  • 職業
    西門慶的妾
  • 兒子
    西門官哥
  • 性別

​角色介紹

李瓶兒生得甚是白凈,細彎彎的兩道眉兒。早先,她被大名府梁中書納為妾。梁中書是東京蔡太師的女婿,地位十分顯赫。但梁中書夫人嫉妒心甚重並極其狠毒,婢妾被她打死後多埋在後花園內,李瓶兒因此無法得近梁中書,隻在外書房內與養娘同住。後梁山好漢李逵在翠雲樓殺了梁中書家中老小,梁中書與夫人各自狼狽逃生。李瓶兒在亂中帶了大量珠寶與養娘往東京投親。東京的花太監正欲為侄兒花子虛娶親,經媒人撮合,李瓶兒嫁給了花子虛為正室。花太監告老還鄉,花子虛與李瓶兒隨之來到清河縣住,其宅恰在西門慶家隔壁。

李瓶兒

背景故事

連環畫中的李瓶兒西門慶與不務正業的花子虛等人拜了把兄弟,整日在妓院鬼混,以至花子虛經常不在家中;西門慶一次在花宅中見到李瓶兒,兩人一見有意,後來便頻頻通奸;花子虛因在家族爭奪遺產的訴訟中失敗,竟至氣死;這樣李瓶兒便欲嫁給西門慶,而西門慶除了喜歡與李瓶兒行房中術,也如看上孟玉樓一樣,亟欲將落到李瓶兒手中的花家家財收歸己有。李瓶兒比孟月樓更加富有;比如說,她擁有六十錠元寶共三千兩白銀,兩口描金箱櫃裏全是珍寶古玩,還有四十斤沉香,二百斤白蠟,兩罐子水銀,八十斤胡椒,等等。但正當西門慶欲迎娶李瓶兒時,東京發生了政治變故,西門慶的親家受到牽連,這樣西門慶便全力對付這一突然事故,顧不得去理會李瓶兒,李瓶兒在苦悶中遂招贅了一個為她治病的醫士蔣竹山為夫,誰知這蔣竹山並不能滿足她旺盛的性欲,逐漸為她所厭。蔣竹山被流氓欺侮,吃了冤枉官司,李瓶兒不但不維護,還爽性將他掃地出門。這樣,西門慶在對付完京中的危機後,又趁便娶進了李瓶兒,她也便心甘情願地當了西門慶排行第六的小老婆。那時西門慶早已佔有了花家昔日的宅地,將其改造成了宏大華麗的花園;李瓶兒擁有的財寶,當然也隨之悉數歸到了西門慶名下。

李瓶兒

人物結局

李瓶兒為西門慶生下了傳宗接代的官哥兒,這是西門慶的第一個兒子,她母憑子貴,在西門府第中的地位無形中暴漲,這當然令本來便妒火中燒潘金蓮更加焦躁。

李瓶兒

李瓶兒生下官哥兒後便落下了病,而潘金蓮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軟硬兼施,陽謀陰謀雙管齊下,抓秋菊的茬明罵秋菊暗罵瓶兒,又故意鞭打狗吵得官哥睡不著,明嘲暗諷步步緊逼,李瓶兒被潘金蓮氣的身子越來越不好。

潘金蓮最終利用雪獅子貓將官哥兒驚唬成疾,挨了幾天,還是不治而亡,李瓶兒因之深受打擊,精神身體都走向崩潰,每日黃懨懨,連茶飯兒都懶待吃,題起來隻是哭涕,把喉音都哭啞了。

當李瓶兒生命在最後關頭,西門慶與她之間顯現出一種超越了性享樂與世俗功利的真情摯愛,特別是西門慶不再視她為性伙伴或傳宗接代的工具,而把她視為了一種心靈中不可或缺的因素。可惜西門慶再努力也救不了李瓶兒,她死後,一貫視人死為蠅落的西門慶竟在房裏離地跳得有三尺高,大放聲嚎哭。

角色分析

李瓶兒的身世經歷相當曲折離奇,她的性格也相當復雜多面,她對花子虛  李瓶兒畫傳與蔣竹山這兩任丈夫都相當狠毒絕情;但是自從當了西門慶的小老婆,也許是她對西門慶這個男人確是情有獨鍾,內心裏甚為滿意吧,竟從此斂去了其性格中那陰冷殘酷的一面,而越來越充分地顯現出她性格中那溫和嫻雅,乃至于為了情愛而隱忍、屈就的自我犧牲的美好一面。著書人刻畫她性格的各個層面,特別是表現她進入西門家庭後性格穩定于溫婉狀態,都毫不牽強突兀,令人覺得十分可信。

李瓶兒

除了對西門慶的深情,李瓶兒在兒子官哥降生後也表現出了發自內心的深厚母愛。[1]為了求神佛保佑兒子平安而向尼姑出手大方(一對銀獅子),最後官哥不幸夭折後悲痛得不能自持。作為一名傳統女性,這樣的情節描寫不僅真實,更讓人不禁同情。

李瓶兒雖然對前兩任丈夫表現得很決絕,但是在西門府裏她表現除了溫柔、善良、包容的一面。雖然潘金蓮處處擠兌她,但是李瓶兒對潘金蓮那孤苦無依的老母親也十分和善。在初入西門府時,李瓶兒與潘金蓮感情不錯。但是當李瓶兒生下官哥後,潘金蓮漸漸不斷挑釁,不復昔日交好。這樣的描寫也體現了金瓶梅世界裏人與人關系的糾葛和人性的復雜。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