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光 -"喬四"犯罪集團成員

李正光

"喬四"犯罪集團成員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本人原是上個世紀80年代東北"赫赫有名"的"喬四"犯罪集團的成員。吉林朝鮮族人。"喬四"集團覆滅後,李正光另起爐灶,糾集黑龍江籍刑滿釋放、解除勞教及社會閒散人員在東北殺人搶劫無惡不作,並逐步確定了李正光在集團內的"老大"地位。

  • 中文名
    李正光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朝鮮族
  • 出生地
    吉林

生平經歷

李正光被捕本人原是上個世紀80年代東北“赫赫有名”的“喬四”犯罪集團的成員。吉林朝鮮族人。“喬四”集團覆滅後,李正光另起爐灶,糾集黑龍江籍刑滿釋放、解除勞教及社會閒散人員在東北殺人搶劫無惡不作,並逐步確定了李正光在集團內的“老大”地位。1990年12月,李正光因涉嫌殺人被黑龍江警方通緝,此後一直在逃,並流竄于北京、東北之間。

李正光

集團成員金仁哲供述:就像香港電影描述黑社會的那樣,李正光是我們的大哥,我們都聽他的。以李正光為首,鄭相浩、陳洪光、崔始得等人為骨幹,結成了一個組織嚴密,成員固定的犯罪集團。1997年李正光在北京與鄭相浩相識,二人臭味相投。此後鄭相浩在京積極發展黑惡勢力,成為該集團二號人物。為扶助鄭相浩,李正光又將從小就追隨他的陳洪光派到北京。鄭相浩以自己承包的麥當娜歌廳為依托,組織田東旭、韓俊等人大肆進行搶劫、綁架、敲詐勒索、故意傷害等犯罪活動。為進一步控製北京朝陽區部分餐飲娛樂業,掃除另一黑道人物金重德這一障礙,並為自己的兄弟金華報仇,李正光與鄭相浩、陳洪光、崔始得、朱慶華等人將金重德暗殺。在此之前,崔始得因懷疑全學壽參與殺害金華,出10萬元巨資僱傭朱慶華將全學壽槍殺。李正光等人以成立洋酒公司為名,強令朝陽區部分餐飲娛樂業老板出資,眾老板敢怒而不敢言。李正光犯罪集團帶有極其濃重的黑社會色彩。

社會影響

相關事件1

李正光集團作案13起,預謀殺人致5人死亡,傷數人,同時搶劫、綁架、非法拘禁、敲詐勒索、尋釁滋事、聚眾鬥毆、私藏槍支彈葯,無惡不作,後果特別嚴重,社會危害性極大。

李正光李正光

今年5月22日,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對李正光犯罪集團15名成員以涉嫌故意殺人、故意傷害、搶劫、綁架、非法拘禁、敲詐勒索、尋釁滋事、聚眾鬥毆、非法私藏槍支彈葯罪,依法向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起訴書長達25頁。庭審中公訴方指出,李正光無疑是該犯罪集團的首犯,他組織了這個犯罪集團,就要對該集團成員的所有犯罪負責。

帶有黑社會性質的團伙犯罪和流氓惡勢力犯罪一直為人民民眾切齒痛恨,此案為“嚴打”掛牌督辦案,經過公、檢、法機關的艱苦偵查、認真審查、依法判決,一舉打掉了犯罪分子的囂張氣焰。

相關事件2

據人民網北京青年報報道,以李正光為首、橫行北京的一個惡勢力犯罪集團的15名成員,無惡不作經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審查起訴,昨日被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該犯罪集團的首要分子李正光、鄭相浩、陳洪光、朱慶華被判處死刑,剝奪公權終身,其餘分別被判處無期徒刑至有期徒刑兩年。

李正光為首的犯罪集團成員主要由黑龍江籍人員組成,他們大多是刑滿釋放、解除勞教及社會閒散人員,李正光處在集團“老大”地位。1990年12月李正光因涉嫌殺人被黑龍江警方通緝,此後一直在逃。近年,李正光來往于北京、東北之間。

自1997年李正光與鄭相浩相識,在京積極發展黑惡勢力。為進一步控製北京朝陽區部分餐飲娛樂業,掃除金重德這一障礙,並為自己的兄弟金華報仇,李正光與鄭相浩、陳洪光、崔始得、朱慶華等人多次追殺金重德,並最終在1999年12月16日晚6時,將剛從賓館走出來的金重德槍殺致死。

據了解,李正光集團作案13起,預謀殺人致6人死亡,傷數人,同時搶劫、綁架、非法拘禁、敲詐勒索、尋釁滋事、聚眾鬥毆、私藏槍支彈葯,無惡不作,社會危害性極大。

此案為本市“嚴打”掛牌督辦案,經過公、檢、法機關的艱苦偵查,這一橫行北京的最大惡勢力犯罪集團最終覆滅。

相關事件3

據新浪網文化教育版生活周刊報道,李正光在哈爾濱人的記憶中整整消失了十年。

十年前的“8.10”之夜,操縱冰城黑道數年的“老大”喬四栽了,當地黑社會的25個總舵主中傾刻間19個落入法網,惟獨他--號稱喬四集團的“一號殺手”的他,神秘地消失了。

十年後的2000年歲末,已經39歲的李正光的名字出現在大小報紙上--前面被冠以一系列修飾詞:黑龍江警方一號網上通緝犯、稱霸北京娛樂行業、帶有黑社會性質的犯罪集團頭目……,李正光在京落網,由此而再次成為焦點人物。據媒體介紹,自1999年以來,他控製著北京朝陽區麥子店、亮馬河、團結湖等地朝鮮族人開辦的歌廳、酒吧、餐館等娛樂消費場所,霸佔洋酒供銷市場,收取保護費,持槍、持刀殺人……,北京警方歷時九個月才將其捉拿歸案。

李正光身上有太多的謎需要解開。12月26日,本刊記者開始尋訪李正光作為“一號殺手”的鮮為人知的經歷。

黑道義士

十年前審理喬四一案的工作人員或調動或退休,我們頗費周折地找到了當年黑龍江省高法刑一庭副庭長李奎海,當時他是喬四一案的審判長。現已升任法院院長的李奎海回憶說,喬四一案中對李正光有所涉及,從案卷看李的罪行好象比喬還要重。但因為時間久遠,具體的就記不清了。

李正光何以一逃就是十年?媒體說李是“憑借復雜的社會關系和多年的反偵查經驗”。哈爾濱市公安局辦案人員鄭映則透露,李正光得以逍遙法外,是因為無論黑道、白道都敬重他是條血性漢子,很多人當他是朋友。他舉了一個例子。喬四那年和楊饅頭爭拆遷工程--當時政府的動遷、規劃、基建等部門在城建中十分頭疼“釘子戶”,喬四瞅準了這個行當,網了幾十個弟兄,專門“幫”政府拔“釘子戶”。那時李正光還名不見經傳,他被派去擺平此事。黑幫間這種爭地盤、搶生意的事通常是以死傷多寡定勝負,結果李正光和幾個弟兄安然回來了,拆遷工程也記在了喬四的名下。楊饅頭還差人捎話來--這次出讓,是看李正光的面子。

楊饅頭絕非善類,是喬四一直要“滅”卻又奈何不得的人物,他卻將僅有一面之緣的李正光當作朋友。也是從那件事起,喬四開始註意李正光--這個說話不多、心思縝密的朝鮮族小伙子。

李正光很快成了喬四的左膀右臂。哈爾濱南崗公安分局的方波印象最深的是,楊饅頭、小克、小飛、郝瘸子四個在哈爾濱響當當的黑幫頭面人物幾年後被喬四收編時,五人每每言語不和,欲拿刀動槍時,都是靠李正光上下協調。這五個黑幫頭目誰都不是吃素的,但李正光說話,他們肯聽。以“仁義”打天下,李正光的名聲至今仍存。採訪中我們遇到一個已經洗手不做的黑道人物,他的回答斬釘截鐵:你們放心,關于李正光的事,我什麽都不會說,我不會出賣朋友。

道上的人很多願意跟李正光混,他們對一件事津津樂道:李手下的一個弟兄失了勢,被一伙“刀槍炮”抓走。那是個很底層的小打手,在道上甚至可以忽略不計。李正光一個人去了,連他平日放在懷中的鋸短獵槍也沒拿就去了。他說:你們要是砍我兄弟,我來替他挨。我自己把手剁下去。在他手起刀落的一剎,被攔住了,小打手隨後也被放了。

這件事採訪中很多人提及,說法雖然大同小異,但人們對李正光的“重義氣”感慨依舊。

職業殺手

官方的統計資料說,以喬四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的犯罪集團三年間作案130多起。喬四靠威脅恫嚇“釘子戶”起家到發跡也就是那三年時間,李正光功不可沒。

不管是黑吃黑、還是爭霸逞強,沒有李正光出頭,精彩程度就要打折。一些知情人回憶說,每次惡鬥都是李正光砍出第一刀,打出第一槍,沖在最前面。他是純粹的職業殺手,動作麻利,彈無虛發,刀刀致命。他緊綳的嘴角,冷睃的目光很配他“第一殺手”的名號。

最讓李正光大振聲名的是李正光與小飛的那場惡鬥。參與處理此案的宋平描述了打鬥的前後經過:小飛原名叫陳建濱,是與楊饅頭齊名的黑道人物,靠上百次的沖殺打鬥在道上混出了名堂。有一年在哈爾濱松花江邊的青年宮,李正光與小飛兩伙人在此遭遇,因為買門票的小事結下宿怨。此後很長一段時間他們互相捉對方的人打,雙方都有死有傷。最終的火並在李正光與小飛之間展開。槍、刀等等武器都派上了用場。在激戰中,李正光用獵槍將小飛的右腿踝部擊成粉碎性骨折,他又用刀片將小飛的左腳跟腱割斷。小飛雙腳被廢掉,從此成了殘廢。

小飛的弟兄張曉光發誓要為小飛報仇,但他知道自己不是李正光的對手,隻得將怒火發在李正光的同伙袁新蘭身上,袁被其開槍打死。

此次李正光被抓獲,公安部門評價其犯罪特征時說,他們分工明確,交叉作案,幹完立刻就撤,具有很強的反偵察意識。這些特征無疑都得自李正光的影響。李正光作案多起,殺傷力極高,而且每次打鬥、射殺都是速戰速決,對頭也不禁感嘆他的“活”漂亮。

同大多數道上人一樣,李正光中途輟學,好勇鬥狠,屢屢被公安機關收容教養。但道裏區安寧街他的老街坊們告訴記者,這孩子十七、八歲時還挺本分的,很多同齡的孩子願意找他踢足球、打籃球。二十歲左右他開始走上另一種生活道路。當李正光混成大“炮子”後,就很少回來了,人們看到的是更冷酷,也更實際。據說他不相信愛情那種虛無緲緲的東西--他一直單身,雖然身邊不時也會有女人的身影。

李正光李正光

我們一直想找到一張李正光的照片,人們評價說李正光長得“不討厭”,中等身材,一張四方臉,一雙濃眉,一點也不猖狂。我們一直想在哈爾濱尋找到他的家人,但李正光在安寧街的家自打他潛逃後就搬了。不管怎麽說,這些都是十年前的事,李正光“第一殺手”的時代已經結束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