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未央

李未央

相府庶女,苦熬八年,終于一朝為後,鳳臨天下。世事難料,夫君竟然對嫡姐一見鍾情,廢她皇後之位,迫死她親生子! 冷宮中,她咬碎牙齒,一口飲盡毒酒! 對天發誓,若有來生,再不與人為善,絕不入宮,誓不為後! 丞相府裏,庶女重生,惡女歸來: 嫡母惡毒?巧計送你上黃泉! 嫡姐偽善?狠狠撕開你美人皮! 庶妹陷害?直接丟去亂葬崗!

既然不讓我好好過日子,誰也別想活! 本打算離那些禍害發光體越遠越好 誰知男人心,海底針,撈不上,猜不透 發誓要徹底遠離的男人卻為她要死要活 上輩子的死敵表示暗戀她很多年了 還不幸被一隻天底下最俊俏的無賴纏上 她重活一世隻想低調做人,這些人卻恨不得拉她接受萬民膜拜。 看來,她這輩子的清靜生活——還很遙遠……

  • 中文名稱
    李未央
  • 飾    演
    "庶女有毒"女主
  • 母    親
    七姨娘談氏    郭夫人(義母)
  • 其他名稱
    郭嘉
  • 性    別
  • 好    友
    孫沿君  王子矜  阿麗公主
  • 配    音
    暢想聽吧:夢三千  流逝
  • 生    日
    農歷二月
  • 特    長
    智謀 棋藝 水墨舞  烹茶 攻人心
  • 男    主
    元烈(李敏德)
  • 登場作品
    庶女有毒(又名"錦綉未央")
  • 職    位
    安平縣主 安平郡主 旭王妃
  • 弟    弟
    李敏之
  • 父    親
    丞相李蕭然
  • 知    己
    納蘭雪
  • 人物出處
    庶女有毒
  • 仇    人
    拓跋真 裴後等
  • 義    父
    齊國公郭素
  • 年    齡
    13歲(重生後)38(前世死前)

人物特征

​不算傾國傾城,卻帶著一種別致的魅力,

未央未央

她清婉,不是溫婉,

最過迷人的是她那雙古井般的眼睛,

幽幽淡淡。

膚若凝脂,眉目如畫,雖不傾國傾城,但別有一番風格。膚白柔嫩,青絲如墨眉如黛。

她的臉孔正年輕,帶著一種明露春暉般的幹凈,純凈無暇的不染絲毫滄桑,然而那一雙古井般深邃的黑瞳卻由淺轉濃,表情難分悲喜。她身上穿著藕荷色的襖裙,淡雅的顏色與玉顏一映,越發顯的下巴尖尖,唇紅齒白,那雙長睫毛下的雙眸如同古井中的水,瀲灧出清冷的光芒。

陽光淡淡的照在李未央身上,依舊是素衣勝雪,宛轉蛾眉,舉手投足間散發著淡淡的冷清。

今世重生的稚嫩軀殼裏承載的是一個飽經滄桑受盡磨難的靈魂。

這輩子,她隻為自己而活。

李未央

"她的心,比石頭要硬,比冰還要冷。"

她有一雙古井般幽深的眼睛。

她瞳孔內仿佛始終有面鏡子,隔絕內心,隻是將外界投映的一切冷冷反射回去。

"不計較身份,不在乎得失,純粹隻是因為我是我,而這樣的喜歡我。我是李未央呢?還是別人呢?

或者我今後會變成什麽樣子呢?他都不在意。能這樣的被人喜歡,其實真的是一件很高興的事啊。"

愛這種東西,聽聽就好,千萬別當真。

不屬于我的東西,我不會奢望。

人物判詞

凝冷決 

作者:靜馬踏渚砂

前生繁華虛無兩頭空

後世榮耀薄力四方攻

悔恨當初不辨情景迷亂眼

頓悟現道毒法製手為報仇

【心靜:冷情 冷語 冷眼眸】

【 遇傷:難言 難忍 難放手】

庶女有毒庶女有毒

人物經典

我為你做盡一切,甚至不惜以命相護,等來的就是衣食無憂四個字嗎?八年!八年的夫妻,抵不過李長樂一張貌若天仙的臉,衣食無憂,誰要你的衣食無憂!我辛辛苦苦用命換來的一切,你這樣輕易地給了另外一個女人!還要我對你們感恩戴德嗎?

舌頭本來就是用來說話的,你罵我,倒是也沒有罵錯。我之所以讓你活著,並不是心腸軟,而是想要讓你知道,有的時候,活著比死了更痛苦。你信不信,很快就輪到你求我,求我殺了你。

這個世上沒有撬不開的蚌殼,同樣也沒有永遠不說話的嘴巴。他們活著,比變成屍體要有用得多。

我有很多法子能夠讓你們開口,隻是,我不喜歡那些殘酷的法子,我現在好好的問話,你們便好好地回答,我也會給你們一個痛快的死法,這樣不是很好嗎?

李未央

人物經歷

前世何茫然(前世遭遇)

"大歷冷宮的房檐下,李未央數著長發上的第六隻虱子。常年沒有洗澡,身上像長了層厚厚的盔甲,捉虱子便成了她打發時間的唯一方法。十二年了,被關進冷宮整整十二年了,未央抬起頭看著天空,每到這樣下雨的天氣,一雙腿傳來的痛楚足以讓人痛的發狂。

她記得那晚,坤寧宮內所有的人都被處了極刑,似乎是急于結束一切或是掩蓋一切,他們甚至沒有被帶到刑房,一切就在她寢宮外的庭院裏開始了。坤寧宮的大門被緊緊鎖閉,受刑的人皆被封上了嘴。一瞬間,坤寧宮裏血雨腥風。李未央,被拖到皇帝拓跋真的面前。

'先帝三十八年,我為你擋了刺客的一劍,正中心口!先帝四十年,明知道先太子遞過來的是毒酒,我為你一口飲下!先帝四十一年,我知道七皇子要殺你,連夜馬不停蹄地奔波八百裏去告訴你!先帝四十二年,你賑災之時感染了瘟疫,我驅散宮人孤身一人,衣不解帶地照顧了整整四十八天!你登基的時候向我許諾過什麽,你還記得嗎?你說你做一天的皇帝,我就是一天的皇後!可你卻在後來愛上了李長樂,不但讓她的孩子做太子,甚至要廢掉我!拓跋真,你對得起我!'

拓跋真神色平靜,漠然地看著她,那種漠然,像是一點也不在乎,所以視而不見。那種漠然,如此自然,似乎他天生就應該是這般模樣。他疾步至李未央身前,一把狠狠抓住她:'朕絕不會原諒你的!朕要你一輩子都生不如死!來人,斬斷這賤人的雙腿,把她打入冷宮!'"

——

李未央

那是多少次的午夜驚醒,那是多麽深沉的痛緊緊纏繞著她!彼時,那一張燙金的聖旨,用它高貴的冰冷,澆滅了她所有的熱情,不,是她的仁慈;那一聲平淡而決絕的口諭,用它自私的理智,斷送了她的希望,不,是她的熱情;那是一個怎麽的冰冷,無情,自私,勢力,狠心,絕情的夫君?那是怎樣一個偽善,虛弱,狠毒,陰險的嫡姐?那是如何一個權勢,偏心,卑鄙的父親?用一次次錐心的痛苦,擊碎了她內心的希望,熱情,倔強,執著,仁愛,真實,無私……而後,淬成一刃決絕,冰冷,理智,聰明的刀鋒!那樣一個噩夢般的人生,零散地堆砌成的不堪一擊的愛與親情:當真心被踐踏成爛泥,當信任被替換成背叛,當執著被湮滅為泡沫·· · · · ·教她如何與人為善?故,她為自己打造一個思想理智執著與縝密,信仰辯證共存的心。那筆帳,她要一個一個的算!凡是不能將她打倒的,她都會勇敢地站起來反擊!就像孟子所說的:"故天將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未央似乎有過之而無不及,那是一個倔強的生命,一個不屈服與征服的人生。

今生鳳涅盤(大歷的鬥爭)

"拓跋真蜷縮在地上,臉上的神情痛苦至極。就在這時候,他聽見了一個清亮的聲音,十分溫柔,十分可愛:'三殿下,你真是讓我好找啊。"渀佛是感嘆,又渀佛是笑意,聽起來卻是異常熟悉,李未央!'是李未央!拓跋真失去雙腿,面上也被劃了數刀,一張俊美的容顏早已被徹底毀掉,血糊了眼睛,僅剩下的一隻左眼視物模糊。但他還是勉強聽出了這聲音,厲聲道:'李未央,你這個賤人!'李未央微笑,從一邊慢慢地走了出來,她一出現,李平和黑衣人全部停了手,乖乖地跪倒在地。李未央的雙眼似是深不見底,流轉動人:'這是怎麽了,傷得如此嚴重。''別再假惺惺了,一切根本都是你安排的。你還真是毒辣'拓跋真伸手擦拭右眼血痕,恨聲道。李未央輕輕一笑,發間綴飾的瓔珞猶在珊珊作響,聲音清麗:'喔,是麽?論起狠毒,我又怎麽及得上三殿下你呢?一次次你都想要將我置諸死地,如今我不過向你學了三分而已啊!'拓跋真跌坐在地,面帶傷痕,身上血如泉涌,卻仍保持著皇室的尊貴,他絕對不會在李未央面前示弱,更加不會求饒!他扶胸喘息著說話:'你老早就在我最親近的人身上打主意,定下如此歹毒惡計,當真比我還要卑鄙!'李未央輕聲道:'是啊,我的確很卑鄙。但這高尚兩個字,對你我而言,不過是鸀水魚痕、碧空虹影,我不過是個尋常人,既然狠就要狠到底,何必假惺惺地手下留情呢?'"

——

這一次,李未央徹底的勝利了。成功的道路從來都不是通途,但精彩的道路從不缺乏一個執著的人去開闢。嫡母蔣氏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她讓一切阻礙她的阻力,轉化為動力,這或許才是真正的理智與偉大,化逆為順,化險為夷。蔣家人的重重陷害,步步緊逼,她會瞅準每一個一網打盡的機會,從困難中開闢捷徑,從復雜中尋找簡單,從很混亂中製造和諧,依天時,得地利,造人和,術中有數,數中有術,這或許就是那種智慧,那種天人合一,陰陽理的智慧。拓跋真的針鋒相對,翻臉無情,她不會讓他得逞,以退為進,混亂中鬥志鬥勇;釜底抽薪,不敵其力而消其勢也;反客為主,趁隙插足扼其主機而漸進也。她用一種理智的辯證來探究實在的前進,她讓計畫真正的可行。她讓可行與否來衡量方法的正確與否,用實踐來作為標準檢驗真理,她用哲學與智慧的力量讓自己強大。想起柴靜的一句話:"當一個人還有意識,就不能完全為恐懼所控製。"或許未央向我們證明:在任何時候,理智才能控製一切。

李未央

暫別暫相憶(大歷的愛情)

"南華門外,李敏德,不,如今應該叫他元烈,此刻他矗立馬上,遙遙望向城內,面上露出一絲微笑,不知在想什麽。一旁的侍從低聲道:'主子,咱們該啓程了。'元烈微微一笑,轉身勒緊了韁繩,就要下令出發,誰知侍從突然驚呼一聲,元烈回頭一看,卻見到一道人影突然出現在不遠處,一個女子利落地下了馬,快步向他走過來,元烈瞬間,猶如石化。顧盼之間能夠讓他心神為之奪走的女子,天底下隻有一個人而已。'未央!'元烈情不自禁地低呼一聲,隨之快速策馬向她奔去。李未央突然站在原地,不再走了,眼睜睜看著他風馳電掣一般策馬而來,身上的深色大髦揮灑開來,仿佛變成了一片遮天蓋日的暗夜,輕而易舉讓她不再動彈。她靜靜地站在那兒,與他四目相對。"

——

元烈曾決絕得對他父親說過:"她不是什麽丫頭,她是我心愛的人,她叫李未央,李未央是我心裏最重要的一個人,超過母親,也超過你這個父親。在我小的時候,若非是她,我已經被兩個嬤嬤按倒在水裏活生生的淹死了。在養母剛剛去世的時候,若非是她百般維護,保我周全,我早已經死在了那些暗殺之中,根本不可能有機會活著回越西,也不會面對自己的出身。我憎恨一切人,包括你,唯有她一個人才是我真正在意的,若是她不在了,我也沒有存在的意義!她在你的眼裏,不過是個尋常的丫頭,沒有絲毫動人之處,也不值得浪費眼光。可是,在我的眼中,不管環境有多麽的惡劣,她也能艱難地活著,保護好身邊的每一個人,一步一步的達到自己的目標。她改變了我的命運,將我跟她牢牢地綁在一起,我隻說一句,我不在乎你的皇位,也不在乎你的關心,我隻在乎她,若是有任何人敢傷害她,就是我的敵人!哪怕到天涯海角,我也不會放過他!我喜歡她,而且要娶她,這世上都沒有人能擋在我的前面。"

這才是真正的愛情:以生命的拯救為基礎,以人格的感化為前提,以相知和相守為方式。她和那個叫敏德的表弟,或者說是那個叫元烈的異國流失的王子,像珍惜自己的生命一樣珍惜彼此。他們很熟悉,熟悉到每時每刻都會理解彼此;他們太陌生,陌生到不願意把痛苦給對方。一聲寒暄,兩句低語;半生相依,一世思念;十年辛苦,千年難棄。怎舍此生相離,何得浮世清歡?法國女演員蘇菲·瑪索曾說過:"愛情是一顆心碰到一顆心,而不是一張臉碰上一張臉。"此言得之。可惜終究會有一場暫時的分離:那是一個暮色揮毫,清風獨奏,馬蹄噠噠,感傷離別的夜晚,他是要為她遠行,去除掉最後一個隱患。沒有元烈的日子,未央且安好;沒有未央的日子,元烈且安好。不知何時再見。不問歸期,但願安好。

李未央

且行且珍惜(越西的鬥爭)

"她想不到,老天爺卻在她最開心的時候,給了她致命一擊。 終于找到了那間屋子,李未央一把推開,談氏躺在地上,已經停止了呼吸,屋內榻間,依舊是一股揮散不去的血腥味。桌上半躺著一個披肩,簇新的,綉著絲竹,談氏說過,要給她做一個披肩,冬天用,很暖和。李未央一怔,不自覺地踉蹌了一下,那門檻,那麽低那麽低,卻絆倒了她。再一點點,就到了……她向前伸手,指尖幾乎就要觸及談氏面孔的剎那,四肢卻如灌滿了鉛水動彈不得,下一刻便軟倒在地——如此狼狽,如此不堪--怎樣都站不起來。但她不能放棄。揮別了故土,李未央終于踏上了越西的國土,開始了她華麗的挑戰。"

——

著名主持人楊瀾曾說過:"凡是殺不死我的事情,都會讓我變堅強。"未央正是用一種英雄的姿態,鬥士的精神,頑強面對未來的一切。無論她是郭嘉,還是李未央,她終究是那個她想做的自己。蔣南的再次出現,借臨安公主殺人,她不會輕易地放過他無理的報仇,既然要井水先犯河水,撕破臉皮,不知好歹,她為什麽要放過?郭平,那個狼子野心,不忠不孝的賊人,她不會任其肆虐;還有裴家人,何等殘忍,何等冷酷,一次次置她于死地。水至清則無魚。她喜歡渾濁的水,喜歡未知的東西,喜歡挑戰,喜歡探索,喜歡被人挑釁後勇敢地應戰。遠方不足畏懼,因為她的心有翅膀。雨果說:"當我拿到一個酸的檸檬時,我要想辦法把它變成甜的檸檬汁。"未央就是這樣,征服了死亡的恐懼,成就了不朽的靈魂。

李未央

情深益款款(越西的愛情)

"'在想什麽?'元烈低聲問。 未央這才收回思緒,低聲笑著:'嗯,在想你……'和孩子們。'真的?''真的。'她回應道。溫暖的溫度,忽然就從指尖那裏傳來,不用去看就能知道,他的大手已經包裹住了她的,他們彼此之間十指相扣,彼此心無距離。 一生一世一雙人,元烈曾經這樣對她承諾過,如今他也的確做到了。十年不算長,可對于他們來說,這十年時間有著無數的點點滴滴,還孕育了屬于他們的孩子,時間也絕對不算短了。現在的她和他很幸福,在不久的將來,他們也許會如尋常夫妻一般起爭執,或許他們還會吵吵架,但是曾經經歷了那麽多的他們更會珍惜彼此,不會輕易放棄彼此之間的感情。"

李未央

——

歲月淘汰了一切,時間終將選擇真愛。或許從第一次相見開始,或許從某一次赴死相救開始,我想是早已如此:兩個人的心,早已植入對方的心中。當前行的困難讓她選擇放棄,愛情的溫暖又讓她堅強的站起。這是一種怎樣的理智,真摯而又深情的愛?沒有利益,沒有欺騙,沒有利用,沒有約束,沒有猜疑,沒有冷落,甚至沒有間隙。就是如此的純粹,純粹到讓人心醉。八年的點點滴滴,十年的日日夜夜,相見亦懷念。當愛情足夠像愛情,當真誠足夠像真誠,當對方足夠像對方,那便是真愛,永不相棄的真愛!

細水更長流(今生安好)

"八年臥薪嘗膽,終讓她一朝為後,鳳臨天下。然而世事難料,自己的至愛卻是傷自己最深的人,辛苦付出卻換來毒酒收尾。幸好老天給了她重來的機會,她怎能辜負這大好時機?誰說庶出活該被人欺?我命由己不由天,這一次絕不重蹈覆轍!她搖身一變,不再是丞相府裏任人欺凌的善良淑女,那些曾經陷害她的人,她一定要讓他們加倍奉還。治了嫡母,壓了嫡姐,皇子的愛也接踵踏來。她重活一世隻想低調做人,這些人卻恨不得拉她接受萬民膜拜。這可不是什麽好事,她得遠離這些發光體。可惜男人心,海底針,撈不上,猜不透。發誓要徹底遠離的男人為她要死要活,曾經的死敵表示暗戀她很多年,而她還不幸被一個天底下最俊俏的無賴纏上。都說好女怕男纏,她這個惡女怎麽也怕纏?撒嬌、賣萌、玩深情。她怎麽沒看清她那名義上的弟弟竟是個披著美人皮的腹黑男。完了,完了!敵人還沒掃幹凈,自己又要陷到情網裏,這可讓她如何是好?揮別了故土,李未央終于踏上了越西的國土,開始了她華麗的挑戰。初到越西的她被錯認為是越西貴族——郭家失散多年的小女兒,陰差陽錯地來到了郭家,意外地收獲到了一份原不屬于她的親情。與心愛之人再度重逢,讓李未央心底最深的那根心弦不由自主地震顫起來,雖不劇烈,卻也餘音繞梁,回旋不絕。在親情與愛情的滋潤下,李未央發覺自己冷硬的心在不知不覺中竟慢慢變得柔軟起來,曾經無法敲開的心扉也漸漸裝了太多難以割舍的感情。原來,沒有什麽是無法改變的,她也可以變得多愁善感,但敵人還在虎視眈眈地盯著她,她怎能隻沉溺于兒女情長?想逃避、想拒絕,但她發現自己的背後已經有溫柔的手在支撐著她,她已經不再是孤身一人來戰鬥了,而她在感情面前也已經無處可逃。"

——

汪國真詩曰:"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銘。"那麽,對未央來說,理智是她的性格,細致是她的習慣,堅強是她的品質,倔強是她的個性,清冷是她的氣質,行動是她的武器,思想是她的力量·· · · · ·即便波濤洶涌,她自波瀾不驚。她有這樣一顆心:對一件事充滿熱情,熱情到對其它的事物保持冷淡,所以便可以在最混亂的時候保持冷靜,理智,清晰,果斷,隻因為有更在乎的東西,所以忽略那些可以不在乎的東西,所以她堅持地,專一的執著追求,所以她更加成功。做令人動容的自己,做不敢做的事,過想過的生活。這也是她最讓人動容的一面。細水更長流,有一個目標叫大海,有一個追求叫平穩,有一種自製叫約束,有一種成功叫海嘯,細水更長流,執著追求夢想更美好!

潸然何淚下(憶親人)

"李敏之小小的身體上沾染了好多污漬,漆黑的大眼睛滿是淚水,看見李未央的瞬間,他的眼睛裏卻沒有一絲的波動,依舊小心的,輕聲地哭泣著,將自己抱成一團。李未央卻死死地抱住了他,像是抱著最珍貴的寶貝,敏之,敏之,還好你活著,謝謝你還活著一滴眼淚從緊閉的雙目中淌下,直至最終的淚流滿面。"

——

親人就是這樣,在最危險的時刻沒有拋棄你,在最痛苦的時候不會忘記安慰你。七姨娘雖軟弱,但在最危險的關頭會為未央站出來,給你溫暖與母愛;敏之雖然小,但讓未央感受到自己的責任,她不是孤獨的一個人;還有郭夫人,那種深切而又似乎失去理智的愛似乎更加感人·· · · · ·我們熟悉我們身邊的親人,熟悉到會常常忽略他們,但他們從不會忽略我們。一切偉大的成就,都是以孝為前提和基礎的,未央是如此,每個人亦是如此。若我們忽略了太多親人的感受,那麽從現在開始從關愛親人開始。我想親情不是一種愛,而是愛本身,一切愛的出發點都是親情,最後以親情結尾。親情就是一滴水珠,折射出陽光的顏色,裝飾我們的心靈;散發出陽光的溫度,溫暖我們的孤獨;滲透出陽光的純粹,晶瑩我們的污濁。親情永不棄我,永不流逝。未央的行為,或許在我們這個孝道缺失的社會裏是一種正能量。

李未央

念此長戚戚(思友人)

"李未央的臉色卻變得一片青白,身體也有些發抖。她推開李敏德,自己下了台階,一級、兩級……就在走到第三級的剎那,她整個人重重地摔在冰冷的石階之上--眼前忽然一黑她不是累了,她是憤怒,難以壓抑的憤怒。孫沿君明明是那樣可愛的一個人,到底誰能下這樣的毒手!這樣的憤怒,沖破了她的冷靜,讓她一刻都沒辦法遏製,她想要找出那個凶手,將他撕成碎片!這樣的怒火,卻跟她柔弱的身體並不匹配,她的靈魂在蠢蠢欲動,她的怒火無法控製,可是她一夜未眠,身體已經很累,所以才會在台階上摔倒。"

——

友情是一種固執,專一而又豐富的東西。友誼不會輕易地結下,也不會輕易地變更。一個人的知己,往往隻有幾個,但緣從何起卻有很多:九公主天真善良,但又有出身皇家的不幸,故友誼從此生發;孫沿君出身名門而淳樸正義,追求,故友誼從此生發;真愛阿麗公主活潑真誠,故友誼從此生發;納蘭雪身上有自己的影子,故友誼從此生發;王子矜高傲但會退讓,理智而又聰慧,故友誼從此生發。友誼是一種會讓人一直感動的東西,它總是默默,卻總是深情,它用一種兩個人的禮贊詮釋了一種價值的真諦:不爭,不強,與你同憂,與你同樂。友誼是一抹綠色,讓人透亮,讓人明智,讓人分享。友誼能夠支起半個人生。未央懂得珍惜這種愛,懂得付出,所以能更好地享受生活,享受愛。

李未央

人物評價

未央是個復雜的角色,既冷情又柔情。冰冷狠厲是對敵時的武器,面對真心待己的人時,又不禁露出絲絲溫柔。未央唱著一出精彩的《佳人曲》,令人著迷,欲罷不能。

--淺綠

未央在感情上是個絕對的強者,不甘處于弱勢。她要的是二人在感情上的平等,追求的是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愛情。她對愛情的忠貞很讓人敬佩。

--天下歸元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