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曄 -元末明初文人

李曄

唐昭宗李曄(867年-904年),初名李傑,即位後改名李敏,後又改名李曄。唐懿宗李漼第七子,唐僖宗李儇之弟,唐朝第十九位皇帝(除去武則天和殤帝以外),888年-904年在位,在位16年,享年38歲。葬于和陵,死後謚號為聖穆景文孝皇帝。

  • 中文名稱
    李曄
  • 別名
    李傑、李敏
  • 國籍
    大唐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長安
  • 出生日期
    867年3月31日
  • 逝世日期
    904年9月22日
  • 職業
    皇帝
  • 廟號
    昭宗、襄宗
  • 謚號
    聖穆景文孝皇帝
  • 陵墓
    和陵
  • 在位
    888年4月22日-904年9月22日

人物背景

起源世系

李弇→李昶→西涼武昭王李暠(也作李皓)→西涼後主李歆→李重耳→李熙→李天錫(也作李天賜)→李虎→李昞→唐高祖李淵→唐太宗李世民→唐高宗李治→……→唐懿宗李漼→唐昭宗李曄

事跡簡介

唐昭宗本身亦是由當時掌權的宦官楊復恭所擁立,所以根本沒有實權。唐昭宗即位後,藩鎮趁著平定農民起義的機會逐漸擴大。雖然昭宗曾圖增強軍備以增強中央的實力,但反而引起了藩鎮的疑心,當中李茂貞更帶頭叛亂,兵至長安。天佑元年(904年)八月十一日壬寅夜,朱全忠派左龍武統軍朱友恭、右龍武統軍氏叔琮、樞密使蔣玄暉弒殺唐昭宗于東都之椒殿,昭儀李漸榮以身保護皇上,一起被殺,獨有何皇後得免死。唐昭宗在他即皇帝位以來16年間,一直是藩鎮手中的傀儡。昭宗死後,他的第九子曾被擁立為唐哀帝,但很快就滅亡。

人物生平

李曄(867年-904年),即唐昭宗,既位後改名為敏,後又改為曄,為唐懿宗第七子、唐僖宗之弟。他是唐朝第十九位皇帝,公元888年-904年在位,在位16年,卒年38歲,曰聖穆景文孝皇帝,葬和陵。

歷史上的唐昭宗李曄可以說是一個極具悲劇性的皇帝,昭宗嗣位時二十一歲,是個聰明而又有才華的年輕人,他充分了解阻礙恢復唐朝力量和權威的情勢,並發誓自己要復興王朝。但是唐朝已經積弱難返,回天無力。這種境況恰恰是昭宗的哥哥唐僖宗造成的。

唐昭宗李曄同唐僖宗李儇皆是懿宗的兒子,僖宗行五,昭宗行七。根據史書上記載:僖宗的天份還是很高的,騎射,劍槊,算術,音樂等,無不精通。但是十二歲即位,正是貪玩的年紀,于是把政事和官吏的任免都委托給宦官田令孜處理,著他自行處之,不必匯報。宦官弄權,政令不明,又加上天災人禍,終于在乾符二年(公元875年)爆發了王仙芝,黃巢大起義。

王仙芝死後,黃巢率領起義軍在全國流動作戰。最後攻進了長安,唐僖宗步玄宗的後塵避蜀。僖宗逃到成都後,在成都向各路節度使封官許願,又借助沙陀兵來平叛。加上農民軍朱溫等人的叛變,黃巢兵敗,退出長安,後在山東自殺。起義被平定後,以往在形式上聽命于中央的節度使們,也無視朝廷了。

經過近四年的四川流亡生活以後,僖宗在中和五年(公元885年)陰歷三月回到京師。經歷了戰爭和洗劫的歲月的長安已經完全荒廢了:"荊棘滿城,狐兔縱橫。" 而僖宗在長安也沒安心的住多久,就又開始了逃亡避難,這一次是因為邠寧節度使朱玫擁立肅宗的曾孫襄王李熅為帝,僖宗四處輾轉,最後于光啓三年(公元887)由當時的神策軍將領宋文通護衛著逃到了鳳翔,鳳翔節度使李昌符領兵攔截,和護駕的先頭部隊發生激烈沖突,宋文通帶兵猛攻,殲滅了李昌符全部。宋文通因為立了首功,被唐僖宗封為節度使,而且賜名李茂貞,僖宗還親自為他定字為正臣。從此,李茂貞便憑借這些常人所沒有的榮譽和雄厚的實力割據一方。

這一年的其餘時間僖宗仍在鳳翔,光啓四年正月回到長安。然而,他在鳳翔已經得了重病,陰歷三月便死去,隻活了二十七歲。僖宗在位十五年,這十五年中很難說他曾進行過統治。他在位的歲月是軍事、政治、社會和製度各方面的重重危機壓得人們喘不過氣來的時代,有人把王朝的迅速崩潰歸罪于僖宗的孩子氣的任性,或歸罪于他對施政的漫不經心。

主要政績

基本介紹

僖宗病危時,群臣因僖宗子幼,擬立皇弟吉王李保為嗣君,隻有宦官楊復恭請立皇弟壽王傑。壽王正是後來的昭宗,他與僖宗同母所生,僖宗一再出奔,壽王都隨從左右,僖宗也特別倚重他。于是由復恭倡議,奏請僖宗,此時僖宗已經不能說話,隻是略微點頭算是恩準了,于是文德元年(公元888年)三月下詔立壽王傑為皇太弟,監軍國事。當天就由中尉劉季述,率禁兵迎入壽王,安置在少陽院,由宰相孔緯,杜讓能帶人去觀察。群臣見他"體貌明粹,饒有英氣,亦皆私慶得人"。第二天日,僖宗就駕崩了,遺詔命太弟嗣位,改名為敏,壽王即位柩前,又改名為曄,是謂昭宗。

詳細介紹

昭宗是懿宗第七子,僖宗的同母弟弟。鹹通八年(公元867年)二月二十二日生于長安宮中。6歲封壽王,文德元年(公元888年)三月六日僖宗崩于武德殿,他被立為皇太弟監國,改名李敏。八日即位,又改名李曄。幾次改名,昭示著他政治身份的變化。昭宗即位這年22歲,按說也是成年天子了。不過,在僖宗彌留之際,朝廷群臣並沒有看好他,而是看中了吉王李保,理由是吉王在諸王當中最有賢名,年齡又長于壽王。當時支持昭宗的隻有掌握軍權的宦官楊復恭等人。楊復恭之所以擁立壽王,仍然是宦官自行廢立的慣用舊例。除此之外,可以看到的理由有:一是昭宗和僖宗是同母所生,關系最為密切;再是他在僖宗多年避難逃亡過程中都隨侍左右,而且還能夠表現一些軍事才能,與楊復恭關系相處也算和諧,比較能為楊復恭等人接受。就這樣,昭宗在宦官的擁立下成為唐朝最後一個以皇太弟身份即位的皇帝。

唐昭宗唐昭宗

唐朝自昭宗遷都洛陽以後,實際上就名存實亡了。朱全忠當時忙于四處征討,一時無暇圖謀改朝換代,所以遲延了篡唐的步伐。結果,朱全忠實現謀篡的一幕是到了哀帝時。僅僅就從這點上來說,哀帝就實在是稱得上可悲可哀的皇帝了。

昭宗聖穆景文孝皇帝諱曄,懿宗第七子。母曰惠安皇後王氏。鹹通八年三月二十二日,生于東內。以其日為嘉會節。鹹通十三年四月封壽王,名傑,乾符四年。遙鎮幽州。文德元年三月。立為皇太弟。監國。改名敏。翌日。即位。改名曄。(轉自《新唐書》卷二)

在昭宗即位的第一年,主要政治問題仍然是宦官控製朝政的問題,此時的宦官頭目正是力排眾議擁立昭宗即位的楊復恭。昭宗這個人從來沒有像他哥哥僖宗依賴田令孜那樣依賴楊復恭。在即位之後,昭宗立即向宰相們表明,他希望由宰相掌握朝政。宰相們于是勸告昭宗要果斷地抑製宦官的勢力,就像當初宣宗以前嘗試做的那樣。正像本書裏寫的那樣,楊復恭最後被李茂貞和王行瑜的聯軍打敗,並被王行瑜的士兵俘獲,帶回京師處死。這件事使李茂貞和王行瑜的勢力迅速膨脹,也為後來昭宗個人所受的挫折埋下了種子。當昭宗為重掌朝綱而進行鬥爭時,他又陷入與李克用的敵對行動之中。雖然李克用是剿滅黃巢的最大功臣,但是藩鎮和朝廷雙方都對沙陀突厥的最終目的存有戒心。因為沙陀對朝廷的效勞隻是在允許他們佔領大部分河東的情況下才取得的,從河東他們可以威脅關中、河南和河北。華北許多地方都普遍對突厥人懷有恐懼之心,這就給朝廷提供了一個極好的機會去採取主動行動和對他們組織一場得到廣泛支持的戰役,以顯示昭宗的領導地位,甚至使朝廷恢復對關中以外的疆土的控製。

唐昭宗唐昭宗

孔緯,因為他們希望勝利會增強自己的力量,使他們有可能徹底根除朝廷中的宦官,結束宦官對大唐軍隊的控製。大多數的朝臣反對這個計畫,其中包括另外兩名宰相劉崇望和杜讓能。昭宗自己也相當動搖恐慌,但是戰勝楊復恭的喜悅已經蒙蔽了昭宗的雙眼,最後不顧反對而批準了這一方案。這場戰爭的結果本書中也已經提到了,對李克用之戰是唐朝對京畿區之外最後一次積極幹預行動。從那時起直到大唐滅亡為止,朝廷完全忙于抵御長安周圍那些越來越咄咄逼人的和懷有敵意的節度使,朝廷自身也繼續為內部鬥爭所折磨。

討伐李克用的失敗使藩鎮對朝廷更加藐視,最直接和最可怕的對手就是李茂貞。此時的李茂貞已經加封為隴西郡王,勢力有了大的發展,他開始對朝政關心起來,有了當皇帝的意思。一些大臣認為他指手畫腳,眼中沒有君主,便對他加以斥責。李茂貞不肯服軟,立即修書一封反擊。朝中一些大臣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勢,也和李茂貞聯合,對抗其他大臣,這使李茂貞更加驕橫,言語當中經常有不恭敬之詞。

景福二年(公元893年)七月李茂貞在一封寫給昭宗的信中嘲笑朝廷的軟弱態度,信的結尾這是那句名言,"未審乘輿播越,自此何之!",唐昭宗勃然暴怒,與宰相杜讓能商議懲罰李茂貞,杜讓能卻進諫道:"陛下初登大寶,國難未平,茂貞近在國門,不宜與他構怨,萬一不克,後悔難追。"昭宗大罵讓能:"王室日卑,號令不出國門,這正志士憤痛的時候,朕不能坐視陵夷,卿但為朕調兵輸餉,朕自委諸王用兵,成敗與卿無幹。" 戰爭是打響了,但朝廷的軍隊還是以失敗告終,李茂貞領兵進軍長安問罪。忠心的宰相杜讓能站出來,用性命為昭宗化解了一難。此後大臣們也和昭宗走的遠了。

唐昭宗唐昭宗

至于第十章寫到的兵柬事件發生在乾寧元年(公元894年),李克用也正是因為這件事,把觸角首次插入了京畿道,因為國庫空虛,昭宗隻好把後宮的絕色美女作為禮品獎給李克用。

乾寧二年,李茂貞又指使宦官殺死了另一個宰相崔紹緯,再次移師長安,昭宗被迫逃往河東去尋求李克用的庇護。而走到半路被李茂貞的盟友,華州刺史韓建追上,韓建恐嚇昭宗說:"車駕渡河,無復還期。"挾持昭宗于乾寧三年七月十七抵達華州,堂堂一國之君就這樣被大臣幽禁了將近三年,期間皇室宗親覃王嗣周,延王戒丕,通王滋,沂王禋,彭王惕,丹王允,及韶王、陳王、韓王、濟王、睦王等十一人被殺,直到乾寧五年。

這一年朱溫佔據了東都洛陽,局勢發生了重大變化。這導致李茂貞、韓建和李克用建立暫時的聯盟,他們決定寧可讓昭宗回到長安,也不能讓他落到朱溫手裏。于是昭宗在乾寧五年的八月回到長安,同時宣布改元"光化",以資慶祝。

一回到長安,在宦官和官僚們之間的舊有矛盾又引起了另一場危機。以中尉劉季述為首的宦官垂死掙扎,進行最後的抗爭,他們策劃廢黜昭宗,擁立太子。光化三年(公元900年)十一月,宦官們實現了他們的計畫,將昭宗關在了他最熟悉的少陽院,為了防止昭宗逃跑,又熔鐵澆在鎖上,每日的飯食則從牆跟挖的小洞裏送進去。

但是宦官們害怕李克用、李茂貞和韓建等人會興師問罪,將包袱拋給了朱溫。而朱溫並不想在殘酷的宮廷政治中使自己陷得太深,相反他派人將實行政變的宦官們一個個都暗殺了,于光化四年擁立昭宗復位,昭宗改元天復,加封朱溫為梁王。

歷史傳說

而李茂貞聽說昭宗復位,特意從鳳翔趕到長安,厚顏無恥的請求加封岐王,無功受祿,顯得異常跋扈。此後宰相崔胤想借朱溫的力量誅殺宦官,大宦官韓全誨則和李茂貞聯合,請來李茂貞的幾千兵馬駐守京城,保護長安。半年後朱溫領兵討伐韓全誨,韓全誨便迫使昭宗一起逃到了鳳翔。朱溫緊追不舍,將鳳翔城包圍起來。一直圍困了一年多,李茂貞守得糧草用盡,從冬到春,雨雪又多,城裏每天餓死和凍死的就有一千人,唐昭宗在宮中弄個小磨,每天磨豆麥喝粥,喝得他一點力氣也沒有。宮人們每天也有三四人死亡,百姓更慘,吃人的現象都很普遍了,"人肉每斤值百錢,犬肉值五百錢,每日進奉御膳,就把此肉充當。"直到天復三年(公元903年)正月李茂貞實在沒法再守下去了,和昭宗商量了一下,便將韓全誨等二十多名宦官斬殺,將他們的首級送給城外的朱溫,同時將昭宗也交給了朱溫。朱溫帶著到手的皇帝撤兵東去。

唐昭宗

回到長安,朱溫命令他的士兵將幾百名剩下的宦官趕到內侍省,在那裏將他們殘酷地殺掉,困惑中晚唐的宦官問題終于被朱溫解決了。但是昭宗也完全落入了朱溫的監控之下,苟延殘喘的度過了他生命中的最後時光。大概是為了報答朱溫,昭宗任命朱溫為諸道兵馬副元帥,相當于軍隊副總司令。又加封朱溫為梁王,並賜"回天再造竭忠守正功臣"的榮譽稱號,還有御筆《楊柳詞》五首。朱溫早就利欲熏心,看重的怎會是這些呢?

天復四年正月,朱溫將昭宗遷到由他控製重建的東都洛陽。在途中殺害了所有剩下來的皇帝侍從。八月,朱溫密令朱友恭、氏叔琮等人弒殺昭宗。

鏟除權宦

昭宗身材魁梧,舉止端庄,眉宇間英氣逼人,頗具帝王之相。但是他的母親隻是一個出身微賤的宮女,由于子以母貴是帝王之家的信條,昭宗並不具備爭奪帝位的優勢。當皇袍加身之後,多年的歷練使他並不懷疑自己當皇帝的能力,也不畏懼復雜混亂的政局,而是對于自己得來皇位的方式感到羞恥。楊復恭扶立昭宗後,自以為立下了汗馬功勞。沒有他立排眾議,新皇帝怎麽也輪不到昭宗。楊復恭洋洋得意,在公開場合說自己是定策國老,視昭宗為門生天子。昭宗即位的時候已經二十二歲,不是小孩子,並不像楊復恭想象的那樣容易控製。昭宗已經認識到大唐的衰敗和宦官專權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宦官憑借手中的兵權,生殺廢立皇帝有如兒戲,順宗、憲宗、敬宗皆死于宦官之手,穆宗、敬宗、文宗、武宗、宣宗乃至自己的父兄懿宗和僖宗都是由宦官扶立的。每當想到宦官種種誤國欺君的罪行,昭宗深切地感到此輩不除,則大唐中興無望。

唐昭宗

昭宗對將自己扶上皇位的楊復恭的專權十分不滿。表面上,昭宗一再對楊復恭表示尊敬。同時,卻盡量回避與楊復恭等人的接觸,政事都和宰相們商議。暗地裏,昭宗經常與大臣們談論限製宦官,提高君權的事情。一次,昭宗的舅舅王瓌要求出任節度使,昭宗問楊復恭可否予以任命,楊復恭對昭宗說:"呂產呂祿敗壞了漢朝;武三思敗壞了唐朝。外戚一定不能用為封疆大吏,可以封他當個閒職,否則,怕他有了地盤之後,不聽朝廷的指揮。"因此,王瓌沒能當上節度使。後來,楊復恭擔心王瓌同自己爭權奪勢,先是主動提出讓王瓌出任黔南節度使,然後在他赴任的途中,派自己的親信把王瓌所乘的船弄沉,王瓌一家及僕人全部淹死。事後,他對皇帝說王瓌因船壞而遇難。不久,昭宗得知了王瓌的真正死因,對楊復恭痛恨非常。無論是個人恩怨,還是對權力的爭奪,楊復恭都成為了昭宗的最大敵人,因此昭宗決心將其鏟除。

楊復恭為了鞏固政權,廣植黨羽,認了不少文武官員為幹兒子,派往各地任刺史,把持地方政權,號稱"外宅郎君"。他還收了六百個宦官為幹兒子,派往各地做監軍,牢牢控製軍隊。為了除掉楊復恭,昭宗對楊復恭的幹兒子進行拉攏,挑撥雙方的矛盾。楊復恭有個幹兒子叫楊守立,本名叫胡弘立,官為天威軍使,勇武過人,官兵都很怕他。昭宗用計離間楊復恭和胡弘立的關系,讓他兩個人相互攻擊,以便趁機除掉楊復恭。一次,昭宗對楊復恭說:"你的那個叫守立的兒子,我想叫他到宮裏擔任守衛,你把他領來吧。"楊復恭不知是計,很快就把胡弘立領進了宮。昭宗當即封他統領六軍,並賜姓李,賜名順節,寵信非常。李順節果然上了鉤,為了博得皇帝的歡心,同"義父"楊復恭爭奪大權,李順節經常向皇帝打小報告,揭發楊復恭的種種不法行為。

唐昭宗籠絡住李順節以後,對楊復恭便不再假以顏色了。一天,昭宗和宰相們正在延英殿商量藩鎮叛亂的事情,楊復恭有事要面見皇帝,讓轎夫一直把自己抬到大殿上,直到皇帝跟前才下轎。宰相孔緯對這種現象十分氣憤,便對昭宗說:"陛下身邊就有反叛之人,何況那些鞭長莫及的地方?"昭宗聽到後假裝吃了一驚,忙追問是誰。孔緯指著楊復恭說:"就是楊復恭!"楊復恭連忙對昭宗說:"臣豈是背叛陛下之人!"孔緯說:"楊復恭不過是您的一個奴才,竟然乘著轎子來大殿。而且他還廣結黨羽,到處認幹兒子,這些人不是掌典禁軍就是節度使,這不是明顯地要造反嗎?"楊復恭急忙辯解道:"我收養壯士是為了廣收人心,更好地輔佐皇帝。"這時候,昭宗厲聲說:"你說這些都是為了收攏人心,替國家著想,那為什麽不讓他們姓李而姓楊呢?"問得楊復恭無言以對,面紅耳赤。

此後,楊復恭和昭宗的矛盾公開化了。楊復恭寫信給他在各地的幹兒子們,讓他們擁兵自立,不給朝廷進貢。他的幹兒子龍劍節度使楊守貞和洋州節度使楊守忠,開始不向皇帝進貢,並且還上書攻擊朝廷。對此,昭宗也毫不示弱,于大順二年(891),奪了楊復恭的兵權,轉而派他到鳳翔去做監軍。楊復恭針鋒相對,留在長安拒不上任,同時,上奏要求回家養老,以此對昭宗進行要挾。昭宗趁機同意了他的請求,免去了他的官職,隻給他留了一個上將軍的空閒職位。楊復恭看到要挾不成,反而失了兵權,惱羞成怒,派人將宣布皇帝旨意的使臣殺死于歸途中,然後自己逃到商山隱居。不久,他又回到長安昭化坊的官邸。其官邸距離玉山軍營很近,他的幹兒子楊守信是玉山軍使,經常到他家中探望。楊復恭還給他的侄子興元節度使楊守亮寫信,說昭宗對不起自己,忘記了他的擁立之功,不僅不知恩圖報,還對他百般刁難。他還指示楊守亮要"積粟練兵,不要進奉",公開和昭宗抗衡。

這時候,有人向昭宗密報楊復恭同楊守信合謀造反。昭宗正在等待最有利的時機,他把以往蒐集到的楊復恭的罪證連同謀反的訊息一同公布,派李順節等人帶兵前去逮捕楊復恭。楊復恭令其家人抗拒官兵,楊守信也帶兵前來助戰,雙方發生大戰,從白天一直打到深夜。這時,守衛城門的禁軍想趁亂打劫,昭宗對此早有準備,命令宰相劉崇望率領人馬守護財物,防止有人搶劫。劉崇望看到禁軍要搶劫,斥責道:"皇帝正在親自督戰,你們都是皇帝的宿衛之士,應當前去殺賊立功,而不是趁火打劫。"眾軍士都表示願意聽命,跟著劉崇望前去助戰。楊復恭看到劉崇望帶兵增援,自料難以繼續對抗下去,于是帶領全家出逃,直奔興元。楊復恭到興元後,糾集兵力,向朝廷開戰,昭宗也借助各地節度使的力量與之對抗。經過一年多的戰鬥,楊復恭的軍隊被節度使李茂貞打敗。最終,楊復恭在逃亡的途中被捉,當即被斬首。

楊復恭出逃後,李順節也失去了利用價值,被昭宗納入了鏟除的名單之中。昭宗命令兩軍中尉鏟除李順節。兩軍中尉以昭宗的名義詔李順節入宮,李順節帶三百士兵來到宮門,宮門侍衛攔住隨行軍士,隻讓李順節一人進宮。李順節一進宮,即被埋伏的士兵所殺。

經過一系列鬥爭,昭宗初步掌握了權力,狠狠打擊了多年以來宦官驕橫跋扈的狀況,使宦官勢力多年來第一次遭受重創。但是在打擊宦官勢力的過程中,另一個令昭宗頭痛的難題又出現了,這就是越來越龐大的藩鎮勢力。

討伐藩鎮、事與願違

藩鎮出現在唐朝中期,當時主要是為了保衛唐朝邊疆的安全,但安史之亂後,安祿山等人的黨羽紛紛投降唐朝,朝廷無力徹底消滅這些勢力,便以賞功為名,授以節度使稱號。除著名的"河北三鎮"外,當時唐朝內地的許多節度使也各佔一方,對抗朝廷,成為割據勢力。他們在轄區內任意擴充軍隊、委派官吏、征收賦稅。節度使的職位常常父死子繼,或由其部將承襲。這些割據勢力利用手中的兵權、財權,威脅朝廷,甚至起兵反叛。

昭宗時,藩鎮勢力已成尾大不掉之勢。面對這種情況,昭宗認識到皇室微弱的主要原因是沒有一支足夠震懾諸侯的武裝力量,所以藩鎮才各自擁兵,目無天子。僖宗時,中央禁軍已經被徹底摧毀。因此,昭宗即位後不久,便招兵買馬,擴充禁軍,得十萬之眾,"欲以武功勝天下。"在禁軍初建後,昭宗便開始了對藩鎮的鬥爭。當時,王建進攻彭州,陳敬瑄率兵救援,王建退兵騷擾西川,陳敬瑄與王建相持不下,中斷了對朝廷的貢賦。王建便以此為借口,請求朝廷出兵討伐陳敬瑄。當時,曾經在僖宗朝風光一時的宦官田令孜正在西川,昭宗首先下令討伐西川,一是想通過此舉壓製一下藩鎮的氣焰,樹立自己天子的威嚴;二是想借討伐陳敬瑄,報當年田令孜打自己一鞭的恥辱。

南伐西川

文德元年(888)十二月二十四日,昭宗任命韋昭度為行營招討使,率兵出征,令山南西道節度使楊守亮、東川節度使顧彥朗助討,同時新設永平軍,以王建為節度使,充行營諸軍都指揮使。二十五日,下詔剝奪陳敬瑄官爵,伐西川之役就這樣拉開了序幕。

楊守亮、顧彥朗各自有一方領地,所以抽不出很多兵力,而領兵的韋昭度是個文人,不習武備,加上禁軍雖然人數不少,卻是新增的,缺乏訓練,純屬烏合之眾,不堪大戰,所以王建成了討伐的主力軍。然而,王建既然得到朝廷的封地和承認,也就不急著和陳敬瑄速戰速決了,他一邊擴充兵力,一邊收攏人心。當時,綿竹地方的土豪各自擁兵自保,多者萬人,少的也有千餘人,王建四處遊說,將這些人收攏在自己的麾下。這些地方土豪在當地都有一些號召力,王建在他們的幫助下,無論是兵力還是聲勢都大大成長。經過幾年的征戰,除了成都,整個西已經基本掌握在王建的手中。這時,昭宗因為和李克用的戰鬥失利,被迫召回征西川的軍隊。可是,王建卻沒有跟隨韋昭度回長安,而是留在了西川,同時切斷了和唐王朝的聯系,成了一個獨立的王國。

東討克用

在討伐西川的同時,當時實力最強的河東節度使李克用被朱溫、李匡威、赫連鐸聯軍打敗,這對昭宗來說是一個天大的喜訊。從個人情感上講,昭宗對李克用一直沒有好感。李克用出身沙陀貴族,僅此一點就使深受傳統民族觀念影響的昭宗對他懷有疑慮,而且李克用帶領的這支軍隊對唐朝也是功過參半。李克用曾經幫助唐朝消滅了黃巢起義軍,為興復唐室立下了汗馬功勞,也曾經兵臨長安,逼迫僖宗再度流亡,昭宗自己也飽受顛沛之苦。但最重要的是,當時對朝廷威脅最大的幾股勢力中,李克用的沙陀軍隊最強大。李克用兵多將廣,勢力龐大,是當時屈指可數的幾個強藩之一。昭宗要削弱強藩,首先便將李克用列入打擊的對象。但是,當時的中央禁軍不僅人數不多,也缺乏訓練,根本無法與李克用相抗衡,隻能借助其他藩鎮的力量。

唐昭宗

與此同時,朱溫、李匡威、赫連鐸三人上書表示李克用不除,終是國患,因此要繼續攻打李克用。昭宗接到奏章後,更是喜上加喜,如果出現兩敗俱傷的局面那就再好不過了。但是,昭宗心頭也有一些不安,畢竟李克用在黃巢起義中為唐王室立下了赫赫戰功,趁著李克用新敗去討伐,從情理上說不過去。更重要的是,朱溫、李匡威、赫連鐸的軍隊能否再次打敗李克用還是個疑問。如果李克用失敗了還好說,萬一他勝利了,昭宗自己將處于非常不利的境地。昭宗感到事情難以決斷,便召開殿前會議,令三省及御史台四品以上官員討論此事,沒想到除了幾個大臣同意以外,絕大部分大臣都反對。但最終,昭宗還是決定下詔討伐李克用。于是,昭宗任命宰相張浚為行營都招討,又任命幾個節度使為招討使,組成了一個松散的討伐聯盟,擇日向李克用所在的領地出發。

李克用認為張浚所率領的中央禁軍是烏合之眾,不足為慮;朱溫雖然實力強勁,但由于領地四周敵人眾多,無法全力進攻,對自己尚不能構成重大威脅;隻有李匡威、赫連鐸所率領的軍隊才是自己的真正對手。于是,他派遣少部人馬去對付張浚和朱溫,自己則率領主力部隊抵御李匡威和赫連鐸。張浚率領中央禁軍,一心隻想為朝廷多佔些土地,生怕被同行的幾個節度使搶去,于是不顧實力的弱小,一味向前,正好遇到了號稱河東第一猛將的李存孝。李存孝雖然帶的軍隊不多,但是面對十倍于自己的官兵卻毫不驚慌,他設計誘使張浚的前鋒中了自己的埋伏,輕易地活捉了張浚的前鋒官。

張浚軍的失利,大大挫傷了聯軍的士氣,朱溫的軍隊也沒什麽進展,反而吃了幾個敗仗。李匡威和赫連鐸雖然開始時還算順利,但當李克用率領主力部隊趕到後就難以抵擋了,接連吃了敗仗,李匡威和赫連鐸狼狽逃走,人馬損失一萬多,連李匡威的兒子和赫連鐸的女婿都成了李克用的俘虜。在打敗李匡威和赫連鐸後,李克用率領大軍掉頭殺向張浚,輕松地擊潰了張浚的軍隊,河東戰役到此告一段落。

昭宗面對這種結局,心中懊惱自己的判斷失誤;沮喪自己即位後所做的削藩努力通通付之東流;傷心自己組建的禁軍在這一戰中損失殆盡;恐懼李克用以武力相威脅。為了平息李克用的怒火,昭宗罷免了當初贊成出兵的官員。

西川之役與河東之役,是昭宗即位後進行的兩次削藩戰爭,但是結果卻與當初構想的大相徑庭:西川之役雖然最終消滅了田令孜,但是卻最終失去了西川,讓王建在那裏建立了一個獨立王國;河東之役雖然確實削弱了李克用,但是自己辛辛苦苦建立的中央禁軍折損大半。朱溫則坐收漁翁之利,助討本身就提高了他的聲望,李克用被削弱也解除了對其領地的威脅,使朱溫得以集中精力去消滅四周的勢力。從此朱溫的實力一天天壯大起來,昭宗間接上幫助朱溫成為了中原霸主,為唐朝的滅亡埋下了禍根。

這次失敗使昭宗的威望損失殆盡,逐漸淪落為諸侯們隨意侮辱的對象。在這以後,又有一些諸侯領兵進入長安,威脅昭宗按照他們的意願行事。宦官勢力雖然暫時受到打擊,但是仍然不甘心失敗,繼續同昭宗爭奪權力。昭宗也認識到局勢已非自己所能控製,自己能做的就是在各個強藩之間穿針引線,盡力保持一種相對平衡的局面來延緩唐朝的衰亡。

魂斷洛陽、慘淡收場

在昭宗統治的後期,朱溫勢力日益強大,李克用,李茂貞等諸侯聯合起來對抗朱溫,雙方都想挾天子以令諸侯。在宮廷內部,仍然面對宦官勢力的困擾,在誅滅以劉季述為首的宦官之後,昭宗希望能夠誅盡宦官。樞密使韓全誨(也是宦官)早有防備,拉攏李茂貞,並挾持昭宗逃往李茂貞所在的鳳翔。朱溫見此狀況,也率領大軍西進,企圖奪回昭宗。李茂貞聯合李克用對抗朱溫,但均被朱溫打敗,朱溫率領大軍包圍鳳翔,李茂貞隻得困守。鳳翔完全與外界隔絕,糧食及各種物資越來越缺乏,大雪天寒,凍餓而死的人民不計其數。昭宗雖貴為天子,但是也隻有少量的肉可以吃,昭宗的子女連粥湯都喝不上。昭宗萬般無奈,隻得出賣自己的御衣以及皇子們的衣服買些豆、麥,"于宮中設小磨,遣宮人自屑豆麥以供御"。朱全忠也擔心昭宗再次成為自己對手的招牌,就對他下了殺手。天佑元年(904)八月十一日壬寅夜,昭宗正在皇宮安歇,朱溫的手下蔣玄暉和史太帶領一百多人深夜來到宮殿,言軍前有急事相奏,欲面見皇帝。昭宗的妃子見來人眾多,正在猶豫,史太揮刀殺死她,闖入宮內。蔣玄暉入宮後見到昭儀李漸榮,問她:"皇帝在哪兒?"李漸榮大聲說:"寧可殺了我們也不能傷害皇帝!"昭宗由于內心苦悶,喝了些酒,正在睡覺,聽到有人入宮尋他,暗覺不妙,急忙起身,隻穿著單衣繞柱躲藏,史太逼近,將昭宗殺害,時年三十七歲。昭儀李漸榮為了保護昭宗,伏在昭宗身上,也被殺害。

昭宗在位的十六年間,一直在為解決困擾朝廷的兩大難題--宦官專權和藩鎮割據而努力,當時一位宰相就曾說昭宗"內受製于家奴,外受製于藩鎮"。昭宗勵精圖治,希望能夠恢復大唐的盛世局面,無奈主觀意願被無情的客觀事實所限製,他面臨的局面已經使他的滿腔熱情無用武之地。由于長安尚在昭宗的掌握之中,對于翦除宦官還算順手。但對藩鎮割據,惟一有效的辦法就是用強大的軍事實力來改變狀況,可這正是昭宗所缺少的,因此昭宗隻能實施一種平衡政策,即不允許任何一股勢力強大起來。他將楊復恭趕跑到山南西道,但是卻不允許李茂貞去攻打山南;自己屢次遭到關中幾股勢力的欺凌,但是當李克用率大軍趕來時,卻不許之進攻。盡管這樣,朱溫還是逐步鏟除河南群雄,大敗李克用,成為中原霸主。到此,大唐的江山以及昭宗的身家性命也就不保了。

唐帝列傳・唐昭宗 唐哀帝唐帝列傳・唐昭宗 唐哀帝

縱觀昭宗的一生,他頗想有番作為,整飭內政,但是事與願違,大唐事實上早已經支離破碎,任何一個手中有些兵力的藩鎮幾乎都能隨心所欲地置大唐于死地,昭宗所做的,隻是勉強使大唐多存在了幾年而已。

詩詞作品

詠雷句

隻解劈牛兼劈樹,不能誅惡與誅凶。

菩薩蠻二首

其一

登樓遙望秦宮殿,茫茫隻見雙飛燕。渭水一條流,千山與萬丘。

遠煙籠碧樹,陌上行人去。安得有英雄,迎歸大內中。

其二

飄搖且在三峰下。秋風往往堪沾灑。腸斷憶仙宮。朦朧煙霧中。

思夢時時睡。不語常如醉。早晚是歸期。穹蒼知不知。

尚書都堂瓦松

華省秘仙蹤,高堂露瓦松。

葉因春後長,花為雨來濃。

影混鴛鴦色,光含翡翠容。

天然斯所寄,地勢太無從。

接棟臨雙闕,連甍近九重。

寧知深澗底,霜雪歲兼封。

思帝鄉

紇幹山頭凍殺雀。何不飛去生處樂。

況我此行悠悠,未知落在何所。

巫山一段雲(上幸蜀宮人留題寶雞驛壁)

縹緲雲間質,盈盈波上身。

袖羅斜舉動埃塵。明艷不勝春。

翠鬢晚妝煙重。寂寂陽台一夢。

冰眸蓮臉見長新。巫峽更何人。

【又】

蝶舞梨園雪,鶯啼柳帶煙。小池殘日艷陽天。苧蘿山又山。青鳥不來愁絕。

忍看鴛鴦雙結。春風一等少年心。閒情恨不禁。

(以上二首朱本《尊前集》)

相關書籍

唐帝列傳 (共16冊),這套叢書還有 《唐穆宗·唐敬宗》,《唐帝列傳---唐憲宗(全2冊)》,《唐高宗》,《唐懿宗唐僖宗皇帝傳》,《唐高祖》 等。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