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斯 -秦朝丞相

李斯

李斯(約公元前284年—公元前208),丞相,著名的政治家文學家書法家,協助秦始皇帝統一天下。秦統一之後,參與製定了法律,統一車軌、文字、度量衡製度。

秦始皇死後與趙高合謀立少子胡亥為二世皇帝。後為趙高所忌,腰斬于市。

  • 本名
    李斯
  • 字型大小
    通古
  • 所處時代
  • 民族族群
    華夏族
  • 出生地
    上蔡(今河南上蔡西)
  • 出生日期
    約前284年
  • 逝世日期
    前208年
  • 主要作品
    《諫逐客書》、《泰山封山刻石》、《琅琊刻石》
  • 主要成就
    協助秦始皇統一天下、書同文、車同軌、統一度量衡、廢除分封製、代以郡縣製

生平

李斯(約前284年—前208年),李氏,名斯,字通古(先秦男子稱氏,女子稱姓)。戰國末年楚國上蔡(今河南上蔡西南)人。 秦代著名的政治家,文學家和書法家。司馬遷著《史記》,設有《李斯列傳》,是現今研究李斯事跡的主要史料來源。

李斯早年為郡小吏,後從荀子學帝王之術,學成入秦。初被呂不韋任以為郎。後勸說秦王政滅諸侯、成帝業,被任為長史。秦王採納其計謀,遣謀士持金玉遊說關東六國,離間各國君臣,又任其為客卿。秦王政十年(前237年)下令驅逐六國客卿。李斯上《諫逐客書》阻止,被秦王所採納,不久官為廷尉。在秦王政滅六國的事業中起了較大作用。秦統一天下後,與王綰、馮劫議定尊秦王政為皇帝,並製定有關的禮儀製度。被任為丞相。他建議拆除郡縣城牆,銷毀民間的兵器;反對分封製,堅持郡縣製;又主張焚燒民間收藏的《詩》、《書》等百家語,禁止私學,以加強中央集權的統治。還參與製定了法律,統一車軌、文字、度量衡製度。

李斯

秦始皇死後,他與趙高合謀,偽造遺詔,迫令始皇長子扶蘇自殺,立少子胡亥為二世皇帝。後為趙高所忌,于秦二世二年(前208年)被腰斬于鹹陽鬧市,並夷三族。  他年輕時,起初在鄉村做管理文書的小官,後來,隨荀卿學習,當任廷尉。在秦始皇統治期間,李斯以傑出的政治遠見和卓越才能,被任命為丞相。秦統一前,因各諸侯國長期割據分裂,形成了語言異聲,文字異形的局面。秦始皇一直期望著有標準的字型來取代以前流行的異體字,于是便打聽到李斯擅長書法,就把這任務交給他。李斯將大篆字型刪繁就簡,整理出一套筆劃簡單,形體整齊的文字,叫做秦篆。秦始皇看了這些新書體後,很滿意,于是就把它定為標準字型,通令全國使用。當時,人們對小篆的結構不太熟悉,很難寫得稱心如意。李斯就和趙高、胡毋等人寫了《倉頡篇》,《爰歷篇》和《博學篇》等範本,供大家臨摹。

哲學

李斯的處世哲學是“老鼠哲學”。人是一隻老鼠,同樣是老鼠,但有糧倉老鼠和過街老鼠之分。“我”要當一隻糧倉裏的老鼠。據《史記》記載,李斯年輕時在家鄉做了一個小官,“見吏舍廁中,鼠食不潔,近人犬,數驚恐之。斯入倉,觀倉中鼠,食積粟,居大廡之下,不見人犬之憂。于是李斯乃嘆曰:‘人之賢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處耳!’”這段話的意思是,李斯在官吏宿舍洗手間中,發現老鼠盡吃些不幹凈的東西,倘若有人或狗隻走近,老鼠們還被嚇得屢屢逃跑。後來,李斯進入公家的倉庫,發現裏面的老鼠吃倉庫的糧食,居住在大房子裏,沒有被人或狗驚擾的擔心。對此,李斯有感而發,嘆道:“一個人賢德或不賢德,就像老鼠那樣,看他處在什麽環境罷了!”為這一目標,李斯奮鬥了一生。為保住個人的富貴榮華,秦始皇死後,他與趙高合謀,偽造遺詔,迫令始皇長子扶蘇自殺,立少子胡亥為二世皇帝。後為趙高所忌,于秦二世二年(前208年)被腰斬于鹹陽鬧市,並夷四族。臨死的時候長嘆一聲“倉鼠上越高,摔越遠。”事實上,李斯悲劇,恰恰就在這裏。因為,他是沒有是非的,沒有祖國(楚國),沒有君主(辜負秦始皇信任,參與矯詔殺死皇位繼承人扶蘇),隻有個人利益。  毋庸置疑,李斯聰明過人,輔佐秦始皇統一中國,統一文字,度量衡,頒布郡縣製,加強中央集權,沒費吹灰之力。再則,李斯才華過人,一篇《諫逐客書》,氣韻生動,千古傳頌;由李斯書寫的《泰山封山刻石》、《琅琊刻石》和《嶧山刻石》、《會稽刻石》等刻石更是名垂千古。然而,李斯人格原本低下,自私自利,急于用世,就像他所聲稱的,“詬莫大于卑賤,而悲莫甚于窮困”。所以,有奶便是娘,被宦官趙高威逼利誘,使他不得不參與政變陰謀。面對人生重大抉擇,李斯不願放棄富貴,上了賊船,最終身死族滅,為天下笑,結束了他的老鼠人生!

李斯

背景

李斯生于戰國末年,是楚國上蔡(今河南上蔡縣西南)人,年輕時做過掌管文書的小吏。司馬遷在《史記·李斯列傳》中記載了這樣一件事:有一次,他看到洗手間裏吃大便的老鼠,遇人或狗到洗手間來,它們都趕快逃走;但在米倉看到的老鼠,一隻隻吃得又大又肥,悠哉遊哉地在米堆中嬉戲交配,沒有人或狗帶來的威脅和驚恐。于是,他發出了這樣的感慨:“人之賢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處耳!”他認為人無所謂能幹不能幹,聰明才智本來就差不多,富貴與貧賤,全看自己是否能抓住機會和選擇環境。在戰國時期人人爭名逐利的情況下,李斯也是不甘寂寞,想幹出一番事業來。為了達到飛黃騰達的目的,李斯辭去小吏,到齊國求學,拜荀卿為師。荀卿是當時著名的儒學大師,他是打著孔子的旗號講學的,但是,他不像孟子那樣墨守成規,而是從當時的政治情勢出發,對孔子的儒學進行了發揮和改造,因而很適合新興地主階級的需要。荀子的思想很接近法家的主張,也是研究如何治理國家的學問,即所謂的“帝王之術”。李斯學完之後,反復思考應該到哪個地方才能顯露才幹,得到榮華富貴呢?經過對各國情況的分析和比較,他認為楚王無所作為,其它各國也在走下坡路,決定到秦國去。

臨行之前,荀卿問李斯為什麽要到秦國去,李斯回答說:“幹事業都有一個時機問題,現在各國都在爭雄,這正是立功成名的好機會。秦國雄心勃勃,想奮力一統天下,到那裏可以大幹一場。人生在世,卑賤是最大的恥辱,窮困是莫大的悲哀。一個人總處于卑賤窮困的地位,那是會令人譏笑的。不愛名利,無所作為,並不是讀書人的想法。所以,我要到秦國去。”李斯告別了老師,到秦國去實現自己的願望了。

功績

李斯到了秦國以後,很快就得到秦相呂不韋的器重,當上了秦國的小官,有了接近秦王的機會。一次,他對秦王說:“凡是幹成事業的人,都必須要抓住時機。過去秦穆公時雖然很強,但未能完成統一大業,原因是時機還不成熟。自秦孝公以來,周天子徹底衰落下來,各諸侯國之間連年戰爭,秦國才乘機強大起來。現在秦國力量強大,大王賢德,消滅六國如同掃除灶上的灰塵那樣容易,現在是完成帝業,統一天下的最好時機,千萬不能錯過。”

李斯

李斯的見解是正確的,秦王還聽取了他離間各國君臣之計“諸侯名士可以下財者(接受其賄賂),厚遺結之;不肯者利劍刺之,離其君臣之計,秦王乃使良將隨其後 ”對于六國,他還提出了“先滅韓,以恐他國”的吞並順序。于是他得到了秦王的賞識,因而被提拔為長史。李斯勸秦王派人持金玉去各國收買、賄賂,離間六國的君臣,果然也收到了效果,他又被封為客卿。

正當秦王下決心統一六國的時候,韓國怕被秦國滅掉,派水工鄭國到秦鼓動修建水渠,目的是想削弱秦國的人力和物力,牽製秦的東進。後來,鄭國修渠的目的暴露了。這時,東方各國也紛紛派間諜來到秦國做賓客,群臣對外來的客卿議論很大,對秦王說:“各國來秦國的人,大抵是為了他們自己國家的利益來秦國做破壞工作的,請大王下令驅逐一切來客。”秦王下了逐客令,李斯也在被逐之列。

李斯給秦王寫了一封信,勸秦王不要逐客,這就是有名的《諫逐客書》。他說:“我聽說群臣議論逐客,這是錯誤的。從前秦穆公求賢人,從西方的戎請來由餘,從東方的楚國請來百裏奚,從宋國迎來蹇叔,任用從晉國來的丕豹、公孫支。秦穆公任用了這五個人,兼並了二十國,稱霸西戎。秦孝公重用商鞅,實行新法,移風易俗,國家富強,打敗楚、魏,擴地千裏,秦國強大起來。秦惠王用張儀的計謀,拆散了六國的合縱抗秦,迫使各國服從秦國。秦昭王得到範雎,削弱貴戚力量,加強了王權,蠶食諸侯,秦成帝業。這四代王都是由于任用客卿,對秦國才做出了貢獻。客卿有什麽對不起秦國的呢?如果這四位君王也下令逐客,隻會使國家沒有富利之實,秦國也沒有強大之名。”

李斯

李斯還說,秦王的珍珠、寶玉都不產于秦國,美女、好馬、財寶也都是來自東方各國。如果隻是秦國有的東西才要的話,那麽許多好東西也就沒有了。李斯還在信中反問:為什麽這些東西可用而客就要逐,看起來大王隻是看重了一些東西,而對人才卻不能重用,其結果是加強了各國的力量,卻不利于秦國的統一大業。李斯的這封上書,不僅情詞懇切,而且確實反映了秦國歷史和現狀的實際情況,代表了當時有識之士的見解。因此,這篇《諫逐客書》成為歷史名作。

秦王明辨是非,果斷地採納了李斯的建議,立即取消了逐客令,李斯仍然受到重用,被封為廷尉。

這時,即將被殺的鄭國也向秦王進言:韓國讓秦國大興水利建設工程,當初的目的是消耗秦國實力,但水渠修成之後,對秦國也是有利的。盡管興修水利,減輕了秦國對東方各國的壓力,讓韓國多存在幾年,但修好渠卻“為秦建萬代之功”。秦王覺得鄭國的話有道理,決定不殺鄭國,讓他繼續領導修完水渠,這就是後來聞名于史的鄭國渠,它對發展繁榮秦國的經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經過這一次反復,秦國仍舊堅持招攬和重用外來客卿的傳統,這些外來的客卿在秦國統一中國的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在取消逐客令不久,魏國大梁人尉繚也來到了秦國。當時的情勢是,秦王已經除掉內部的反對派呂不韋等,大權進一步集中,積極向外擴張,東方各國都個個自危。尉繚向秦王建議說:當前,以秦國的力量消滅東方各國是毫無問題的。但是,如果各個諸侯國聯合起來,合縱抗秦,結果就很難說了。因此,不要吝惜財物,向各國掌權的“豪臣”行賄,破壞他們的聯合,隻用三十萬金,就可以達到兼並各個諸侯國的目的。秦王採納了尉繚的計謀,在同各國進行鬥爭的過程中,不少次是用此策而取得勝利的。當然,秦國的反間計是以武力為後盾的,正如李斯所講:“不肯者,利劍刺之”。

秦國堅持接納、使用客卿的政策,對其經濟、政治、軍事、文化的迅速發展,都做出了積極的貢獻。如秦始皇時代的客卿就有:茅焦、尉繚、李斯等。李斯的《諫逐客書》,對秦網羅天下人才是有功績的。

改革措施

廢封建

秦統一以後,丞相王綰首先提出全國地方太大,難以管理,要求像周代那樣,封秦始皇諸子為王。秦始皇召開群臣會議討論,群臣都贊同王綰的意見,隻有李斯提出不同的意見。他說:周文王、周武王封的子弟很多,後來一個個都疏遠了,互相視為仇敵,經常發生戰爭,周天子也不能禁止。現在天下一統,應實行郡縣,天下才得以安寧。秦始皇也認為,天下已經統一了,再立許多國,不利于統一,安寧也沒有保障,所以支持李斯的意見。于是,他把全國分為三十六郡,郡以下為縣。郡縣製比之分封製是一個進步,有利于國家的統一。

這一整套中央集權製度,從根本上鏟除了諸侯王國分裂割據的禍根,對鞏固國家統一,促進社會發展起了積極作用。所以,這一製度在秦以後的帝製社會裏一直沿用了近兩千年。

源自高中歷史教材:秦始皇確立的郡縣製的內容中還包括設“道”。“道”是設定于少數名族聚居地的同級地方行政機構。

統一文字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接受丞相李斯“書同文字”的建議,命令全國禁用各諸侯國留下的古文字,一律以秦篆為統一書體。在此之前,中國的文字從新石器時代彩陶刻畫文字的萌芽,經過商代的甲骨文和西周的金文,成長到春秋戰國時期,經歷了一個漫長的演變和發展過程。戰國時代由于群雄割據,“諸侯力政,不統于王,惡禮樂之害己而皆去其典籍”,因而出現了“言語異聲,文字異形”的現象,使這一時期的漢字形體產生了地域性的差異。原本隻有一種寫法的字,到了這時,往往齊秦有異,燕趙不同。因此,統一後的中國急需一種統一的官方文字。李斯便奉秦始皇之命製作這種標準字樣,這便是小篆。而關于小篆的由來,許慎在《說文解字·敘》中說:李斯等人在奉秦始皇之命製作標準字樣時,“皆取史籀大篆或頗省改,所謂小篆者也”。而小篆的名稱也是為了尊崇大篆而卑稱其“小”的。緊接著,為了推廣統一的文字,李斯親作《倉頡篇》七章,每四字為句,作為學習課本,供人臨摹。不久,李斯又採用秦代一個叫程邈的小官吏創造的一種書體,打破了篆書曲屈回環的形體結構,形成新的書體———隸書。從此,隸書便作為官方正式書體,始于秦,盛于漢,直到魏晉楷書流行才漸被取而代之。但作為書法藝術,篆書、隸書因其獨具一格,深受後人喜愛。中國書法四大書體真、草、隸、篆,隸、篆佔其半壁江山,李斯之功,功及千秋。

統一度量衡

秦統一之前,中國的度量衡沒有一個統一的標準,各國諸侯按照自己的喜好,製定了不同的計算單位和不同的計算進位。這種原始狀態復雜多樣的度量衡隻適應于政治割據社會的需要。大一統的秦王朝建立後,為了不使其影響王朝的經濟交流和發展,李斯上奏皇帝,建議廢除六國舊製,把度量衡從混亂不清的狀況下明確統一起來,得到了秦始皇的允許。于是,在李斯的親自指揮下,把度製以寸、尺、丈引為單位,採用十進位計數;量製則以合、升、鬥、桶為單位,也採用十進位計算;衡製則以銖、兩、斤、鈞、石為單位,二十四銖為一兩,十六兩為一斤,三十斤為一鈞,四鈞為一石固定下來。為了有效地統一製式、劃一器具,李斯又從製度上和法律上採取措施,以保證度量衡的精確實施。這是秦王統一中國,李斯位居丞相之後的又一驚世之作。而它的影響不言而喻。幾千年來,無論朝代更迭,這種計量方法從無變更。甚至時至今日,我們的生活當中依然還有它的身影。

修馳道、車同軌

公元前220年,統一中國一年有餘的秦始皇漸感隱憂,龐大的中央集權要想在遼闊的疆域上政令暢通,物資交流便利,就必須改變以往的交通條件。此時,深諳皇上心思的李斯又立刻建議讓全國的車軌統一,並在全國範圍內修築馳道。就這樣,一場大規模的統一車軌、修築馳道的運動在全國展開。李斯以京師鹹陽為中心,陸續修建了兩條馳道,一條向東通到過去的燕、齊地區(今河北、山東一帶),一條向南,直達吳楚舊地(今湖北、湖南、江蘇、浙江等地)。這種馳道路基堅固,寬50步,道旁每隔三丈種青松一株。後又修築“直道”,由九原郡直達鹹陽,全長1800餘裏。又在今雲南、貴州地區修築“五尺道”,以便利中原和西南地區的交通。在湖南、江西一帶,修築攀越五嶺的“新道”,便利通向兩個地區的交通。就這樣,一個以鹹陽為中心的四通八達的交通網把全國各地聯系在一起。同時,為與道路配套,李斯還規定車軌的統一寬度為六尺,以此保證車輛的暢行無阻。

統一貨幣

公元前210年,即秦始皇三十七年,在秦始皇最後一次出遊,也就是命喪沙丘之前,李斯向秦始皇上了最後一道重要的奏折:廢除原來秦以外通行的六國貨幣,在全國範圍內統一貨幣。這一行動被司馬遷的《史記》稱作“始皇三十七年,復行錢”。此舉雖然對秦王朝的經濟發展已無大用,但對後世的影響可謂大矣。當初,秦統一中國後雖大部改頭換面,天下一統,但惟獨貨幣依然沿襲過去的形式。市面上使用的貨幣包括布幣、刀幣、貝錢和圓錢等形式,使用起來十分不便。因此,統一貨幣及結算製度、統一貨幣鑄造便成了當務之急。在李斯的主持下,貨幣規定了以黃金為上幣,以鎰為單位,每鎰重二十四兩,以銅半兩錢為下幣,一萬銅錢折合一鎰黃金。並嚴令珠玉、龜、貝、銀、錫之類作為裝飾品和寶藏,不得當作貨幣流通。同時,規定貨幣的鑄造權歸國家所有,私人不得鑄幣,違者定罪等。李斯此舉被後人認為是經濟史上的一個創舉。而當初他所主持鑄造的圓形方孔的半兩錢(俗稱秦半兩)因其造型設計合理、使用攜帶方便,一直使用到清朝末年。

至此,李斯在他輔佐秦始皇匡扶天下的過程當中,完成了他最後一個使命。縱觀李斯這些作為,可以這樣說,中國幾千年的歷史當中,名相重臣比比皆是,累世之功不乏其主,但大多不過功在當朝,時過則境遷。而李斯幾乎每幹一件大事都能產生影響千年的效果,並蔭及後代。司馬遷在《史記》中評價李斯時說:李斯作為一個普通平民事秦,利用機遇和能力輔佐秦始皇終成霸業。如果不是因為種種無法讓人容忍的惡行(殺韓非、焚書、篡改聖旨)毀壞了他的聲譽,那麽他的功績可與周公、召公媲美了。

結局

由于秦始皇的賞識,李斯不僅官運亨通,他的子女也都跟著沾光。李斯的長子李由做三川郡守,掌握了一定的軍政大權,其他子女也都與帝室結了婚姻關系。有一次,李由回到鹹陽,李斯擺設家宴,百官都來赴宴祝酒。在這種熱烈的酒席上,李斯想起了他的老師荀卿告誡他的“物忌太盛”這句話,感慨地說:“我是個平民百姓,今天卻做了丞相,可以說是富貴到了極點。但是,物盛則衰,我還不知道將來會有什麽樣的結局呢。”由此可見,李斯並沒有完全陶醉于高官厚祿之中,他對現實的認識還是比較清醒的。

秦始皇三十七年(前210年),秦始皇第五次巡行。

這一次巡行,丞相李斯和秦始皇寵愛的小兒子胡亥等一同前往。巡行的路線是:從鹹陽出發,出武關,沿丹水、漢水流域到雲夢,再沿長江東下直至會稽(今浙江紹興市南)。登會稽山,祭大禹,並刻石留念。在北歸之時,秦始皇得了重病,不久死在沙丘(今河北鉅鹿縣東南)。

秦始皇死後,李斯怕引起天下大亂,每日照常令人送水送飯,不讓外人知道死訊,按照慣例,應由秦始皇長子扶蘇繼位。扶蘇思想傾向于儒家,不同意秦始皇的焚書坑儒,當面提過意見,惹得秦始皇生氣,把他派到西北大將蒙恬那裏。這時,中車府令趙高也正在進行陰謀活動,他曾是胡亥的老師,極力想讓胡亥稱帝,他就可以大權在握了。唯一需要註意拉攏的是李斯,所以他就想方設法爭取李斯也同意胡亥上台。趙高口才極好,善于雄辯,與李斯有這樣的一段對話。

趙高說:“皇帝臨死前,曾召扶蘇參加葬禮的這封信,沒等送出去,皇帝就死了,這封信沒有人知道,現在胡亥手裏。決定由誰來繼位;全由胡亥和我來決定丁,你認為如何?”這是探聽的口氣。

李斯說:“這是亡國的言論,不是人臣應該議論的。”反映出李斯對趙高的不滿。但趙高早就對李斯的為人了如指掌,他讓李斯和蒙恬進行對比,李斯自覺不如蒙恬。于是,趙高乘機又說:扶蘇剛毅面勇敢善戰,他繼位後必將任用蒙恬為丞相,這話很能抓住李斯當時的心情。趙高接著又威脅說,現在天下實際上掌握在胡亥和他的手裏,扶蘇、蒙恬、李斯的命運也全都攥在我們的手裏。李斯見情勢不妙,就隻好聽從趙高的調遣了。胡亥、趙高將秦始皇召扶蘇來鹹陽送葬的書信,改為斥責扶蘇“無尺寸之功”、“不孝”的信,令他自殺;同時責備蒙恬“不忠”,也令他自殺。結果扶蘇乖乖地自殺了,蒙恬不肯自殺,後被囚禁,還是服毒而死。

秦二世元年(前209年),胡亥繼承了帝位,開始了比秦始皇更加殘忍的統治。李斯與胡亥、趙高的結合,是為了互相利用,所以後來他們之間勾心鬥角,也就是自然的事情了。

李斯是個不惜一切代價而想得到功名的政客,比昏庸無能的胡亥,當然要高明得多。他看到了秦王朝的危機,為了儲存自己的既得利益,也不敢規勸胡亥。一次,胡亥責問李斯說:過去韓非曾經說過,古代的君王都是十分辛勤勞苦的,難道君王管理天下是為了受苦受累嗎?這是因為他們無能。賢人有天下,就要讓天下適應自己,如果連自己都不能滿足,又如何治理天下呢?我想隨心所欲,而又要永遠統治天下,你李斯有什麽辦法嗎?這時,李斯的兒子李由鎮壓農民起義進軍不利,大將章邯要追查李由的責任,並譏諷李斯的無能。李斯因此心中恐懼,為得到秦二世胡亥的信任,提出一套“督責之術”。

李斯在上書中說:賢主若能厲行“督責之術”,群臣不敢不全心全意為君王服務;不能行“督責之術”的君王,如堯、舜等比百姓還辛勞,簡直是受罪。

什麽是“督責之術”呢?實際上就是嚴刑酷法和君王的獨斷專行。李斯說:“彼唯明主為能深督輕罪,夫罪輕且督深,而況有重罪乎?故民不敢犯也。”就是對臣下和百姓實行“輕罪重罰”,使人人不敢輕舉妄動。君主對臣下要實行獨斷專行,要駕馭群臣,不能受臣下的影響。李斯認為,隻有這樣的君主才能隨心所欲,為所欲為。實行“督責之術”,群臣百姓也就不敢造反了,君王的地位才能牢靠。

李斯關于“督責之術”的主張,既有取寵于秦二世的一面,也有他繼承法家思想的一面。在上書中,他也是一再引申不害、韓非的話,來證實自己的看法。不過,李斯講得更加露骨而已。秦二世不顧天下百姓的反抗,採納了李斯的“督責之術”。此後,殺人多者為“忠臣”,殘忍者為“明吏”,弄得天下怨聲載道。

在李斯,趙高的慫恿下,秦二世胡亥更加奢侈腐化,胡作非為。為了鎮壓農民起義,不斷地從關中征發人民去打仗,給人民造成極大的負擔,秦二世胡亥為了修好阿房宮,征發徭役,把人民推向苦難的深淵。當時全國人民的反秦起義已經風起雲涌,為了統治階級的共同利益,李斯同右丞相去疾、將軍馮劫勸秦二世胡亥停建阿房宮,減少一些徭役。當時,秦二世正與宮女宴飲作樂,見李斯等人上書十分惱怒,下令將他們逮捕入獄。李斯在獄中多次上書,都被趙高扣留。趙高借機說李斯與其兒子李由謀反,對李斯嚴刑拷打,刑訊逼供。李斯被迫承認謀反,在秦二世二年(前208年)七月被殺死。

生平爭議

妒殺韓非

正當李斯步步高升的時候,秦王卻十分喜愛韓非的才華。韓非和李斯是同學,他繼承了荀子的學說,並在此基礎上,把慎到的“勢”,商鞅的“法”,申不害的“術”結合起來,並加以豐富和發展,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君主專製理論。韓非是戰國末期的一位大思想家,學問比李斯大得多。韓非因說話口吃,不善辯說,但善于著述。韓非回到韓國以後,看到韓國太弱,多次上書獻策,但都未能被採納。于是,韓非發憤著書,先後寫出《孤憤》、《五蠹》、《說難》等。他的書傳到秦國,由于講的都是“尊主安國”的理論,秦王非常贊賞韓非的才華,並說:“我要是能見到此人,和他交往,死而無恨。”不久,因秦國攻韓,韓王不得不起用韓非,並派他出使秦國。秦王很喜歡韓非,但還沒有決定是否留用。李斯知道韓非的本事比自己大,害怕秦王重用他,對自己的前途不利,就向秦王講韓非的壞話。他說:“韓非是韓王的同族,大王要消滅各國,韓非愛韓不愛秦,這是人之常情。如果大王決定不用韓非,把他放走,對我們不利,不如把他殺掉。”秦王輕信李斯的話,把韓非抓起來。根據秦國法令的規定,獄中的囚犯無權上書申辯。韓非到秦國以後,又得罪了姚賈。姚賈為秦國立過功,深得秦王的重用,被任命為上卿。韓非卻向秦王說,姚賈出身不高貴,當過大盜,在趙國做官時被趕跑了,認為用這樣的人是很不應該的,使得秦王很掃興。事後秦王又向姚賈問起韓非,姚賈當然不會講韓非的好話。在李斯和姚賈的串通下,韓非沒有辦法,隻好吃了李斯送來的毒葯,自殺而死。從此以後,李斯沒有對手,更可以施展自己的才能,為秦王統一六國出謀劃策了。郡縣製與焚書秦王政二十六年(前221年),秦王結束了長期分裂的割據局面,統一了中國,建立了一個東到東海,南達嶺南,西至甘青高原,北至今內蒙古、遼東的空前的大一統國家。秦王,這時已稱為秦始皇了。為了鞏固這個統一的國家,李斯也是做了一定貢獻的。

(另有一說,李斯一直想將韓非留在秦國,等秦滅韓之後再為秦國所用。但由于韓非之書《韓非子》對于帝王之術、統治之術的分析過于透徹,導致秦王趙政對其才華感到恐懼,加上韓非的三條不利于秦國發展的建議、姚賈的陷害,使秦王政將韓非下獄拷打。李斯實心欲救韓非,曾幫韓非呈韓非絕筆之作《初見秦》于秦王政,無奈秦王政鐵心欲除韓非。後秦王政以韓非書中《八經》之三中除“陰奸”之術施于韓非:令李斯去處理韓非一案(結合之前所言即讓李斯殺死韓非),嫁禍于李斯,從而不背罵名。李斯無奈,隻得從命而下毒于韓非飲食,使韓非暴斃而亡。)

焚書坑儒

秦始皇三十四年(前213年),群臣聚集在鹹陽宮稱頌秦始皇時,博士淳于越很不知趣,向秦始皇說:殷周之所以存在千年,是因為它把天下分封給子弟和功臣。現在天下如此之大,宗室子弟沒有封地,和百姓一樣,萬一發生了齊國陳恆、晉國六卿之變,又有誰來相救呢?凡是不以古為師而天下能長久的,沒有聽說過。淳于越是以儒家的立場來看待秦朝的政治,同秦始皇的思想和行動是格格不入的,使得秦始皇大為不滿,把淳于越交給丞相李斯處理。李斯不贊同淳于越的看法,他向秦始皇闡述了自己的觀點。他認為:由于時代的變化,五帝三代的治國辦法也不同。三代時期的做法,也並不值得效法。那時候諸侯並列,互相爭奪,現在天下統一,情況完全不同,不必效法古代。現在的一些儒生總講古代如何如何好,這是以古非今,攪亂民心。對于造謠惑眾,不利于統一天下的言行必須禁止,否則將會影響政局的穩定,有損于皇帝的權威。最後,他又把這一切都歸罪為讀書的緣故,建議秦始皇下令焚書。

按照李斯製定的法令,那是相當殘苛的。凡是秦記以外的史書,不是博士(指掌管古今文史典籍的官)所藏的詩、書、百家語都要燒掉,隻準留下醫葯、卜筮、種樹之書。此後,如果有敢再談論詩書者“棄市”(指在鬧市區執行死刑,並將屍體暴露街頭,稱為棄市);“以古非今者族,(指一人有罪,父母兄弟妻子皆受刑,稱為族)”;官吏如果知道而不檢舉者,與之同罪;令下後三十日仍不燒者,黥(意為用刀刺刻額頰等處)再潦上墨為“城旦”(一種刑罰,輸邊築長城四年)。有想學習法令的,要以吏為師。

這次焚書的原因,是由于討論是否分封的問題而引起的,無論是主張分封還是反對分封的大臣,都是為了秦始皇長久統治打算,他們並無根本利益上的對立。李斯借題發揮,最後竟造成焚書的結局,也不是沒有緣由的。

秦國自商鞅變法以來,一直是以法家理論作為治國的指導思想。秦始皇統一天下之後,也是以法家治國的。在他當皇帝的九年中,主要精力是用在建立中央專製政權,劃定全國疆域,統一文字度量衡,修築長城等,對文化思想方面很少註意。淳于越以儒家思想為秦始皇出謀劃策,是不利于秦的中央集權統治的。因此,善于領會秦始皇意圖的李斯,為了打擊儒家勢力,鞏固統一政權,提出了上述焚書的主張,得到了秦始皇的同意和批準。于是,秦始皇下令焚書,先秦許多文獻古籍都被燒掉了,使中國文化遭到了巨大的損失。

在焚書的第二年,即秦始皇三十五年(公元前212年),兩個術士暗地裏誹謗秦始皇,並亡命而去。秦始皇得知此事,大怒,派御史調查,審理下來,有四百六十餘人因此被坑殺。這就是歷史上的“坑儒”事件。雖然後世稱此事為“坑儒”,但其實被坑殺的是術士,與儒生無關。司馬遷在《史記·儒林列傳》中已有明言:“及至秦之季世,焚詩書,坑術士。”可見,根本就沒儒生什麽事。但自東晉年間,梅頤獻《古文尚書》,附有孔安國所作的《尚書序》,其中有雲:“及秦始皇滅先代典籍,焚書坑儒,天下學士,逃難解散。我先人用藏其家書于屋壁。”這時,坑術士第一次被變性為坑儒。後來,隨著《古文尚書》被定為官書,坑儒的說法于是沿襲下來,遂成定論。對于梅頤所獻的《古文尚書》及孔安國所作《尚書序》,前人多有辨疑,到了清代,其偽書的身份已成蓋棺定論。偽造者將坑術士改為坑儒,其實也隻是為了引出下句“我先人用藏其家書于屋壁”,從而表示《古文尚書》其來有自。考其最初用意,大概也隻是欲售其偽,並無心向趙政潑髒水。後世卻據此將坑儒判為鐵案,想必是大大出乎其意料之外的了。

(文獻古籍在秦朝廷中都有存本,至于被燒毀,那應該感謝項羽的那把火,而不要一味的怪李斯。)

主要作品

諫逐客書

臣聞吏議逐客,竊以為過矣。昔穆公求士,西取由餘于戎,東得百裏奚于宛,迎蹇叔于宋,來丕豹,公孫支于晉。此五子者,不產于秦,

李斯

而穆公用之,並國二十,遂霸西戎。孝公用商鞅之法,移風易俗,民以殷盛,國以富強,百姓樂用,諸侯親服,獲楚、魏之師,舉地千裏,至今治強。惠王用張儀之計,拔三川之地,西並巴蜀,北收上郡,南取漢中,包九夷,製鄢郢,東據成皋之險,割膏腴之壤,遂散六國之從,使之西面事秦,功施到今。昭王得範雎,廢穰侯,逐華陽,強公室,杜私門,蠶食諸侯,使秦成帝業。此四君者,皆以客之功。由此觀之,客何負于秦哉!向使四君卻客而不內,疏士而不用,是使國無富利之實,而秦無強大之名也。

今陛下致昆山之玉,有隨和之寶,垂明月之珠,服太阿之劍,乘纖離之馬,建翠鳳之旗,樹靈鼉之鼓。此數寶者,秦不生一焉,而陛下說之,何也?必秦國之所生然後可,則是夜光之璧,不飾朝廷;犀象之器,不為玩好;鄭衛之女,不充後官;而駿馬駃騠,不實外廄;江南金錫不為用;西蜀丹青不為採。所以飾後官,充下陳,娛心意,說耳目者,必出于秦然後可,則是宛珠之簪,傅璣之珥,阿縞之衣,錦綉之飾,不進于前;而隨俗雅化,佳冶窈窕,趙女不立于側也。夫擊瓮叩缶,彈箏搏髀,而歌呼嗚嗚快耳者,真秦之聲也;鄭衛桑間,韶虞武象者,異國之樂也。今棄擊瓮叩缶而就鄭衛,退彈箏而取韶虞,若是者何也?快意當前,適觀而已矣。今取人則不然,不問可否,不論曲直,非秦者去,為客者逐,然則是所重者在乎色樂珠玉,而所輕者在乎民人也。此非所以跨海內,製諸侯之術也。

臣聞地廣者粟多,國大者人眾,兵強者士勇。是以泰山不讓士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擇細流,故能就其深;王者不卻眾庶,故能明其德。是以地無四方,民無異國,四時充美,鬼神降福,此五帝三王之所以無敵也。今乃棄黔首以資敵國,卻賓客以業諸侯,使天下之士退而不敢西向,裹足不入秦,此所謂藉寇兵而齎盜糧者也。夫物不產于秦,可寶者多;士不產于秦,而願忠者眾。

今逐客以資敵國,損民以益讎,內自虛而外樹怨于諸侯,求國無危,不可得也。

行督責書

夫賢主者,必且能全道而行督責之術者也。督責之,則臣不敢不竭能以徇其主矣。此臣主之分定,上下之義明,則天下賢不肖莫敢不盡力竭任以徇其君矣。是故主獨製于天下而無所製也。能窮樂之極矣,賢明之主也,可不察焉!故申子曰“有天下而不恣睢,命之曰以天下為桎梏”者,無他焉,不能督責,而顧以其身勞于天下之民,若堯、禹然,故謂之“桎梏”也。夫不能修申、韓之明術,行督責之道,專以天下自適也,而徒務苦形勞神,以身徇百姓,則是黔首之役,非畜天下者也,何足貴哉!夫以人徇己,則己貴而人賤;以己徇人,則己賤而人貴。故徇人者賤,而人所徇者貴,自古及今,未有不然者也。凡古之所為尊賢者,為其貴也;而所為惡不肖者,為其賤也。而堯、禹以身徇天下者也,因隨而尊之,則亦失所為尊賢之心矣,夫可謂大繆矣。謂之為“桎梏”,不亦宜乎?不能督責之過也。

李斯

故韓子曰:“慈母有敗子,而嚴家無格虜”者,何也?則能罰之加焉必也。故商君之法,刑棄灰于道者。夫棄灰,薄罪也,而被刑,重罰也。彼唯明主為能深督輕罪。夫罪輕且督深,而況有重罪乎?故民不敢犯也。是故韓子曰“布帛尋常,庸人不釋,鑠金百溢,盜跖不搏”者,非庸人之心重,尋常之利深,而盜跖之欲淺也;又不以盜跖之行,為輕百鎰之重也。搏必隨手刑,則盜跖不搏百鎰;而罰不必行也,則庸人不釋尋常。是故城高五丈,而樓季不輕犯也;泰山之高百仞,而跛羊牧其上。夫樓季也而難五丈之限,豈跛羊也而易百仞之高哉?峭塹之勢異也。明主聖王之所以能久處尊位,長執重勢,而獨擅天下之利者,非有異道也,能獨斷而審督責,必深罰,故天下不敢犯也。今不務所以不犯,而事慈母之所以敗子也,則亦不察于聖人之論矣。夫不能行聖人之術,則舍為天下役何事哉?可不哀邪!

且夫儉節仁義之人立于朝,則荒肆之樂輟矣;諫說論理之臣間于側,則流漫之志詘矣;烈士死節之行顯于世,則淫康之虞廢矣。故明主能外此三者,而獨操主術以製聽從之臣,而修其明法,故身尊而勢重也。凡賢主者,必將能拂世磨俗,而廢其所惡,立其所欲,故生則有尊重之勢,死則有賢明之謚也。是以明君獨斷,故權不在臣也。然後能滅仁義之途,掩馳說之口,困烈士之行,塞聰揜明,內獨視聽,故外不可傾以仁義烈士之行,而內不可奪以諫說忿爭之辯。故能犖然獨行恣睢之心而莫之敢逆。若此然後可謂能明申、韓之術,而修商君之法。法修術明而天下亂者,未之聞也。故曰“王道約而易操”也。唯明主為能行之。若此則謂督責之誠,則臣無邪,臣無邪則天下安,天下安則主嚴尊,主嚴尊則督責必,督責必則所求得,所求得則國家富,國家富則君樂豐。故督責之術設,則所欲無不得矣。群臣百姓救過不及,何變之敢圖?若此則帝道備,而可謂能明君臣之術矣。雖申、韓復生,不能加也。

文學貢獻

李斯在文學上以散文見長。其文上承戰國荀卿,下啓西漢鄒陽、枚乘,不僅布局謀篇構思嚴密,而且設喻說理縱橫馳騁,既重質實,又饒文採,往往文質互生,在寂寥的秦代文壇上一枝獨秀。

李斯散文現傳四篇,計為《諫逐客書》、《論督責書》、《言趙高書》、《獄中上書》。其中作于秦王政十年(公元前237年)的《諫逐客書》,是傳誦千古的名篇。當時韓國為阻滯秦國的進攻,謀求耗蝕秦國的國力,故而派遣水工鄭國入秦修灌渠。後被察覺,秦王嬴政遂在宗室大臣的慫恿下並不明智地頒布了逐客令。李斯為客卿,也在被逐之列,于是作此文,意欲諫止逐客。文章站在跨海內、製諸侯 , 成帝業 的戰略高度,緊緊抓住秦國利弊得失這一要害立論,起首即開門見山: 臣聞吏議逐客,竊以為過矣。 言詞委婉而意旨鮮明;接著就援引自春秋前期 繆公求士 至戰國後期 昭王得範雎 ,四百餘年間秦國發展壯大的史實,從正反兩方面極論 以客之功 ;再以當前喜好非秦所產的四方享樂之物,而與取人則 非秦者去,為客者逐 作對比,指出 是所重者在乎色、樂、珠玉,而所輕者在乎人民也 的錯誤,然後經過分析,順勢極警醒地強調這種錯誤的嚴重性: 此所謂藉寇兵而齎盜糧者也 , 求國無危,不可得矣.全文立意高遠,議論恢宏,不尚空談,筆鋒犀利,說理透闢,首尾貫通,一氣呵成。在語言上也極富文採,例如:今陛下致昆山之玉,有隨、和之寶,垂明月之珠,服太阿之劍,乘纖離之馬,建翠鳳之旗,樹靈鼉之鼓。此數寶者,秦不生一焉,而陛下說之,何也?必秦國之所生然後可,則是夜光之璧不飾朝廷,犀象之器不為玩好,鄭、衛之女不充後宮,而駿良駃騠不實外廄,江南金錫不為用,西蜀丹青不為採。

所以飾後宮,充下陳、娛心意、說耳目者,必出于秦然後可,則是宛珠之簪、傅璣之珥、阿縞之衣、錦綉之飾不進于前,而隨俗雅化、佳冶窈窕趙女不立于側也。夫擊瓮叩缶,彈箏搏髀,而歌呼嗚嗚快耳目者,真秦之聲也;鄭、衛桑間、《韶虞》、《武象》者,異國之樂也。今棄擊瓮叩缶而就鄭、衛,退彈箏而取《韶虞》,若是者何也?快意當前,適觀而已矣。今取人則不然,不問可否,不論曲直,非秦者去,為客者逐。然則是所重者在乎色、樂、珠玉,而所輕者在乎人民也。此非所以跨海內、製諸侯之術也。

文章運用多種修辭手法,時而排比,時而對偶,時而設問,既嚴密整飭,又靈動多變;既詞採富麗,具觀賞美,又抑揚鏗鏘,具音節美,有明顯的辭賦化傾向。此諫書呈上後,立即打動了雄才大略同時也剛戾自專的秦王嬴政,遂取消逐客令,對以後順利實現秦統一,起到了積極作用。《諫逐客書》可以說是語言運用藝術的直接實用性與審美價值高度統一的力作,歷來為人們所寶重。劉勰在《文心雕龍?論說》中曾贊譽: ……李斯之止逐客,並煩(順)情入機,動言中務,雖批逆鱗,而功成計合,此上書之善說也。 《諫逐客書》作于秦統一之前,故而表現為文採斐然的戰國縱橫家風韻;但秦統一之後,李斯以丞相身份,作為 無書簡之文,以法為教;無先王之語,以吏為師 的法家 刑名之學 文化專製政策的主要製定者和實施者,其文風也一改富麗華美而為簡質峭刻。這從秦二世時所作《論督責書》、《言趙高書》中即可看出。然而當他受趙高陷害,自覺面臨生命之危時,為自己辯誣之作的《獄中上書》,雖不為富贍華美,但全篇皆用反語宣泄受誣陷獲罪的滿腔怨憤,感情激蕩,表現出了很強的感染力。

李斯作品除上述散文外,還有碑銘。秦始皇先後曾五次巡行天下郡縣,其中自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至三十七年(公元前210年)四次巡行中,都命李斯刻石記功,計有《鄒嶧山刻 石》、《泰山刻石》、《碣邪台刻石》、《之罘刻石》、《東觀刻石》、《碣石刻石》、《會稽刻石》等七通。這些刻石銘文從內容上看,全為歌 功頌德。例如作于始皇三十七年(公元前210年)的最後一通《會稽刻石》:皇帝休烈,平一宇內,德惠修長。卅有七年,親巡天下,周覽四方。遂登會稽,宣省習俗,黔首齋庄。群臣誦功,本原事跡,追首高明。秦聖臨國,始定刑名,顯陳舊章。初平法式,審別職任,以立恆常。六王專倍,貪戾慠猛,率眾自強。暴虐恣行,負力而驕,數動甲兵。陰通間使,以事合從,行為闢方。內飾詐謀,外來侵邊,遂起禍殃。義威誅之,殄熄暴悖,亂賊滅亡。

聖德廣密,六合之中,被澤無疆。皇帝並宇,兼聽萬事,遠近畢清。運理群物,考驗事實,各載其名。貴賤並通,善否陳前,靡有隱情。飾省宣義,有子而嫁,倍死不貞。防隔內外,禁止淫泆,男女潔誠。夫為寄豭,殺之無罪,男秉義程。妻為逃嫁,子不得母,鹹化廉清。大治濯俗,天下承風,蒙被休經。皆遵度軌,和安敦勉,莫不順令。黔首修潔,人樂同則,嘉保太平。後敬奉法,常治無極,輿舟不傾。從臣誦烈,請刻此石,光垂休銘。

全文以當時始皇帝 親巡天下 至會稽 群臣誦功 寫起,繼而追頌因六國諸侯 暴虐恣行 、 數動甲兵 ,奮而以 義威 , 殄熄暴悖 ,使 六合之中,被澤無疆 的豐功,以及統一之後在治理天下的過程中,建立法度,扭轉陋俗,推行共同倫理, 嘉保太平 的偉績,最後以隨從臣僚 請刻此石 來光垂休銘 作結。全文雖然充滿了溢美之辭,但言簡意賅,褒揚充分。從寫法上看,除《琅邪台刻石》前為每句四言,兩句一韻的韻文,後為散體,韻散相續之外,其餘六篇皆為每句四言,三句一韻的韻文,具有明顯的承銜《詩經》中雅、頌體式的特點,雖然形式上不免板滯之嫌,缺乏文學形象的審美價值,但是體貌庄重,氣度雄壯,也頗顯樸質廉勁之風。這些銘文作為現傳最早的功德碑銘,為後世歷代相沿的此類文章的撰著提供了範本,影響所及還是相當深遠的,故而歷來頗受重視。劉勰的《文心雕龍》不止一處予以評論,其中《封禪》篇雲: 秦皇銘岱,文自李斯,法家辭氣,體乏弘潤。然疏而能壯,亦彼時之絕採也。 《箴銘》篇雲: 至于秦皇勒岳,政暴而文澤,亦有疏通之美焉。

歷史評價

個人評價

《史記》:太史公曰:李斯以閭閻歷諸侯,入事秦,因以瑕釁,以輔始皇,卒成帝業,斯為三公,可謂尊用矣。斯知《六藝》之歸,不務明政以補主上之缺,持爵祿之重,阿順苟合,嚴威酷刑,聽高邪說,廢適立庶。諸侯已畔,斯乃欲諫爭,不亦末乎!人皆以斯極忠而被五刑死,察其本,乃與俗議之異。不然,斯之功且與周、召列矣。

《史記索隱》:鼠在所居,人固擇地。斯效智力,功立名遂。置酒鹹陽,人臣極位。一夫誑惑,變易神器。國喪身誅,本同末異。

毛澤東: 孟夫子一派主張法先王,厚古薄今,反對秦始皇。李斯是擁護秦始皇的,屬于荀子一派,主張先法後王。

李斯的文學和文字的造藝令後人景仰。他的文章論證嚴密、氣勢貫通,洋洋灑灑,如江河奔流,魯迅先生曾稱贊李斯:“秦之文章,李斯一人而已”,“然子文字,則有殊勛。”他的書法“小篆入神,大篆入妙”,被稱為書法筆祖。

社會評價

李斯的一生,絕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實踐著法家思想的。他重新受到秦王政的重用後,以卓越的政治才能和遠見,輔助秦王完成了統一六國的大業,順應了歷史發展的趨勢。秦朝建立以後,李斯升任丞相。他繼續輔佐秦始皇,在鞏固秦朝政權,維護國家統一,促進經濟和文化的發展等方面做出了卓越的貢獻。他建議秦始皇廢除分封製, 實行郡縣製。又提出了統一文字的建議,之後又在統一法律、貨幣、度量衡和車軌等方面付出了巨大努力。這些措施,都是以法家的加強中央集權和君主專製為指導的。李斯在他生平的後期,雖然將法家的思想推向了極端化,但是他僅僅是一個提出者,而不是一個完全的執行者。並且,此時的李斯,已經徹底蛻變,他寫《督責書》,很大的原因是為“阿二世意,欲求容”,此時的李斯,已經沒有了“以法治國”的志向。他已經不再代表法家了。因此,李斯後期的思想是否應該歸入法家的體系,是值得商榷的。因此,李斯歸根到底還是一個法家的最完全的執行者。

書法作品

李斯主張以小篆為標準書體。小篆又稱秦篆,是大篆的對稱,它給人以剛柔並濟,圓渾挺健的感覺,對漢字的規範化起了很大的作用。小篆的出現,是

李斯

漢字發展史上的一大進步,根據《太平廣記》引《蒙恬筆經》記載,是楚國上蔡人李斯所整理。

李斯

秦統一前,因各諸侯國長期割據分裂,形成了語言異聲,文字異形的局面。秦始皇一直殷望著有標準的字型來取代以前流行的異體字,于是便打聽到李斯擅長書法,就把這任務交給他。李斯將大篆字型刪繁就簡,整理出一套筆劃簡單,形體整齊的文字,叫做秦篆。秦始皇看了這些新書體後,很滿意,于是就把它定為標準字型,通令全國使用。

當時,人們對小篆的結構不太熟悉,很難寫得稱心如意。李斯就和趙高、胡毋敬等人寫了《倉頡篇》,《爰歷篇》和《博學篇》等範本,供大家臨摹。

秦始皇逝世的前一年,他不畏錢江險濤,東下會稽(今紹興),祭過大禹陵,登上天柱峰(後來教叫做秦望山),俯瞰東海涌潮後,命丞相李斯手書《會稽銘文》。李斯奉命連夜寫畢後的隔日,他又採嶺石鑴刻,然後立于會稽鵝鼻山山頂(後叫刻石山),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會稽刻石”。

李斯

傳為由李斯書寫的刻石有《泰山封山刻石》、《琅琊刻石》和《嶧山刻石》、《會稽刻石》等。

李斯墓

秦丞相李斯,戰國時上蔡人。初為上蔡郡小吏,後入秦輔助秦始皇,完成了統一六國的大業,官拜丞相,被世人尊稱為“千古一相”。

李斯的故居有兩處:一是故城東門裏東西大道路北,在今上蔡一中一帶,面積約5000平方米。二是上蔡縣城西南5公裏處的李斯樓。

李斯出身平民,雖然當上了楚國管倉庫的小吏,得空時仍在自己院中種些蔬菜。參加勞動。其故居處至今尚有一口李斯澆菜的水井,後人尊稱為“李斯井”。

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七月,李斯被斬于鹹陽,趙高帶人來上蔡抄了李斯的家,在整個李斯的故居處進行了殘酷的“挖地三尺”,最深處竟達丈餘。久而久之,這裏就成了一片蘆葦叢生的坑塘。後人為紀念李斯,稱此處為“李斯坑”。李斯故居的東門外是一片水草叢生沼澤,樹林茂密,荒草沒人,成群的肥兔在那裏出沒,李斯公事之餘,經常與其子到那裏打獵。李斯直至被殺之前仍念念不忘。他們自秦至今,留下一個習俗:即在清明節掃墓時不在墳頂上放置祭物(即圓形土塊)。理由是李斯被殺沒頭。這是讓李斯樓的人們永遠記著李斯被趙高殺害的冤案。

李斯

李斯墓在蔡國故城的西南部,位于李斯樓東南角,是一個高大的土冢。墓的四周砌有石階,墓前樹有墓碑,上刻“秦丞相李斯之墓”。墓的四念不忘此地。在去刑場的路上,李斯含著熱淚對他的兒子感嘆說:“我再想和你出上蔡東門牽黃犬逐狡兔還能得到嗎?”

李斯樓,是李斯的鄉下故居,李斯被害後,其幼子在親朋的掩護下得以幸免,藏匿在李斯樓。直到現在,李斯樓村的居民都姓李,自說是李斯的後代周松柏掩映,花木叢生,墓西不遠處有李斯跑馬崗和李斯飲馬澗。

據傳,李斯青年時期經常在此處縱馬馳騁,馬渴了就在此澗溝中飲馬,後人便稱此處為跑馬崗和飲馬澗。

整個墓區崗嶺高聳,澗水澄清,雲浮碧野,鳥語花香,是一處風景優美的遊覽勝地。

唐朝詩人胡曾專為李斯墓題了詩,其詩曰:“上蔡東門狡兔肥,李斯何事忘南歸?功成不解謀身退,直待鹹陽血染衣。”

宋朝大詩人劉敞也為李斯墓題了詩。詩為:“二事三公何足論,憶牽黃犬出東門。天人忌滿由來事,枉持沙丘有舊恩。”

藝術

秦統一前,因各諸侯國長期割據分裂,形成了語言異聲,文字異形的局面。秦始皇一直殷望著有標準的字型來取代以前流行的異體字,于是便打聽到李斯擅長書法,就把這任務交給他。李斯將大篆字型刪繁就簡,整理出一套筆劃簡單,形體整齊的文字,叫做秦篆。秦始皇看了這些新書體後,很滿意,于是就把它定為標準字型,通令全國使用。

當時,人們對小篆的結構不太熟悉,很難寫得稱心如意。李斯就和趙高,胡毋等人寫了《倉頡篇》,《爰歷篇》和《博學篇》等範本,供大家臨摹。

有關圖書

流血的仕途

作 者: 曹升著

李斯

出 版 社: 中信出版社

出版時間: 2007-7-1

字 數: 332000

頁 數: 328

開 本: 32

紙 張: 膠版紙

I S B N: 9787508608839

包 裝: 平裝

所屬分類: 圖書 >> 小說 >> 歷史

定價:¥29.80

《流血的仕途》終結版

著者:曹升

策劃者:中信出版社策劃中心

出版者:中信出版社

經銷商:中信聯合發行有限責任公司

承印者:北京市高嶺印刷有限公司

開本:787mm×1092mm 1/16

印張:21

字數:332千字

出版日期:2008年1月

書號:ISBN 978-5086-1071-9/I 63

定價:29.80元

內容簡介  

布衣李斯,年過三十,前途渺茫,西行入秦,差點死掉。後逢偶然之機,躋身秦相呂不韋三千門客;又冒殺頭之險,贏得秦王信任。其後數年,斯受命于王,小心翼翼,隱忍待發,幕後助秦王間六國、削重臣、奪軍權、震宗室,將少年秦始皇一步步推向權力之顛……面對超級強悍的大老板秦始皇,周旋于呂不韋、嫪毐這樣權傾天下的競爭對手,李斯韜光養晦,蓄積勢力,于不知不覺中崛起為大秦決定性人物!曹異之書,以心證史,仿佛親歷。

李斯大傳

作者:戴逸 等
出版日期:2005年03月01日 ISBN:720703119
出版社:黑龍江人民出版社

本書所收錄的13位開國重臣,是這一類人物中的典型。他們所面臨的情勢,正值新舊王朝交替。當是之時,滄海橫流,匹夫興志,群龍無首,兆庶失歸。這些人起于山澤草莽、隴畝幽隱之間,得逢明主,風雲際會,或挾聰睿之資,經天緯地,一言興邦;或荷三顧之思,鞠躬盡以剛正名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或以博學為本,申明典章;恢弘治道;或以勇略見長,深謀遠慮,克敵製勝,佐開國之君于草創,拯倒懸 之民于水火,成就大業,建立奇勛,垂名當世,貽範後昆。從這一角度來觀察,他們是成功的人物,是時代的驕子。但是,從另一個角度去分析,他們又是失敗的人物,逃不脫悲劇性的結局。他們所生活的時代,正值專製主義日益泛濫。當大業未就之時,歷史與社會的局限使他們根本不可能按照理想的模式重建正義與公平,在這種局面之中,委屈求全,已是不可避免;當新朝既立之後,這些人又處于微妙的位置之上,充當微妙的角色。全不談功高震主、兔死狗烹,無論小人讒毀,佞臣詆訾,甚至親朋失檢、子孫敗德,都可能使他們受牽累,身敗名裂,在這種情勢之下,明哲保身,自是當務之急。得以苟存,尚屬不易;倘若必以先賢為法、祖訓是遵,知其不可為而為之,更不知如何下場。

本書的作者尋幽索隱、探微鉤沉,目的並非僅僅在于再現上述13個人物的一生經歷、功過是右面,而且還在于透過這些人的升降沉浮,展示由秦至清二千年間歷史發展的大體脈絡與基本規律;不僅使讀者了解上述人物對社會發展所產生的影響,而且了解社會現實給這些人物所留下的印跡,從而獲得這段歷史的較為深刻、具體的認識。

本書所敘述的內容,完全依據史實。對問題的看法以及對人物的評價,或基于作者本人的研究,或吸收學界的成果,力求科學、實事求是,反映這一研究領域的最高水準、最新成果。為了使人物生動、豐滿、富有可讀性,作者蒐集了大量的文獻資料,對人物的政治、經濟、文化各方面的活動乃至于生活細節都進行了詳盡的研究。在章節安排、語言運用方面,也著意斟酌,力求清新流暢、雅俗共賞。

李斯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