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政道

李政道

李政道,1926年11月25日生於上海,江蘇蘇州人,哥倫比亞大學全校級教授,美籍華裔物理學家,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因在宇稱不守恆、李模型、相對論性重離子碰撞(RHIC)物理、和非拓撲孤立子場論等領域的貢獻聞名。

1957年,與楊振寧一起,因發現弱作用中宇稱不守恆而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1979年到1989年的十年內,共派出了915位研究生,並得到美方資助。1985年,他又倡導成立了中國博士後流動站和中國博士後科學基金會,並擔任全國博士後管理委員會顧問和中國博士後科學基金會名譽理事長。1986年,他爭取到義大利的經費,在中國科學院的支持下,創立了中國高等科學技術中心(CCAST)並擔任主任。其後,成立了在浙江大學的浙江近代物理中心,和在復旦大學的李政道實驗物理中心。

2004年任RIKEN-BNL研究中心名譽主任。2006年至今任北京大學高能物理研究中心主任。

2016年1月6日,獲頒“2015中華文化人物”。

  • 中文名
    李政道
  • 外文名
    Tsung-DaoLee
  • 國籍
    美籍華人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上海
  • 出生日期
    1926年11月25日
  • 職業
    物理學家
  • 畢業院校
    浙江大學物理系、芝加哥大學
  • 原籍
    江蘇蘇州
  • 其他成就
    1957年諾貝爾物理學獎, 1957年愛因斯坦科學獎, 1977年法國國家學院G.Bude獎章, 1995年中國國際合作獎, 2007日本旭日重光章
  • 其他作品
    弱相互作用中宇稱不守恆定理、強子結構的孤立子袋模型理論等

人物簡介

李政道,江蘇蘇州人,父親李駿康是金陵大學農化系首屆畢業生。曾就讀於東吳大學(蘇州大學)附中、江西聯合中學等校。因抗戰,中學未畢業。1943年因以同等學歷考入遷至貴州的浙江大學物理系,由此走上物理學之路,師從束星北王淦昌等教授。

李政道李政道

1944年因日軍入侵貴州,時在貴州的浙江大學被迫停學。1945年他轉學到時在昆明的西南聯合大學就讀二年級,毛遂自薦,找到當時的北京大學物理系教授吳大猷

1946年經吳大猷教授推薦赴美進入芝加哥大學,師從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物理學大師費米教授。1950年獲得博士學位之後,從事流體力學的湍流、統計物理的相變以及凝聚態物理的極化子的研究。

1953年,任哥倫比亞大學助理教授,主要從事粒子物理和場論領域的研究。三年後,29歲的李政道成為哥倫比亞大學二百多年歷史上最年輕的正教授。他開闢了弱作用中的對稱破缺、高能中微子物理以及相對論性重離子對撞物理等科學研究領域。

1984年他獲得全校級教授(UniversityProfessor)這一最高職稱,至今仍是哥倫比亞大學在科學研究上最活躍的教授之一。

現在,他的興趣轉向高溫超導波色子特性、中微子映射矩陣,以及解薛丁格方程的新途徑的研究。如今耄耋之年的他仍奮鬥在物理研究的第一線,不斷發表科學論文。

家世介紹

李政道的曾祖父李子義是江蘇東吳大學(即現在的蘇州大學)的前身蘇州博習書院創建人之一。李政道的伯祖父曾任東吳大學教務長達數十年,伯父也在博習醫院和東吳大學任職數十年。

1950年代,台灣時期,李政道在台灣的母親張明璋女士和二哥李崇道(李崇道畢業於廣西大學農學院,曾任中興大學校長、農委會主委)、二嫂許淑英,因在家裡留宿一位舊時廣西大學同學,以“掩護匪諜”罪名入獄。張明璋女士去世後,李政道將母親骨灰帶回蘇州安葬。

求學經歷

1943-44 中國貴州省,浙江大學(由於戰爭,浙江大學從浙江遷往貴州)

1945 中國雲南省昆明,西南聯合大學(由從北京南遷的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及從天津南遷的南開大學組成)在西南聯大物理系學習時,作為二年級的學生卻旁聽三、四年級的課程,而二年級的課程,只需要參加考試;無論做什么難題,都是思路敏捷,大異尋常;大二時即考入美國芝加哥大學研究生院;23歲時即完成博士論文和答辯,且名列第一。

1946-49 美國芝加哥大學,1950年獲博士學位。

李政道自幼酷愛讀書,經常光顧書店,整天手不釋卷,連上衛生間都帶著書看,有時手紙沒帶,書卻從未忘帶。抗日戰爭時期,屢次與家人離合,每次都是把衣物丟得精光,但書不僅一本未丟,反而一次比一次多。

1946年,20歲的李政道到美國留學,當時他只有大二的學歷,但經過嚴格的考試,竟然被芝加哥大學研究生院錄取。3年後便以“有特殊見解和成就”通過了博士論文答辨,被譽為“神童博士”,其時年僅23歲。1956年,李政道與楊振寧(他非常要好的朋友)一起發表了一篇文章,推翻了物理學中心信息之——宇稱守恆,解決了當時的θ-τ之謎──就是後來稱為的K介子有兩種不同的衰變方式:一種衰變成偶宇稱態,一種衰變成奇宇稱態。如果弱衰變過程中宇稱守恆,那么它們必定是兩種宇稱狀態不同的K介子。但是從質量和壽命來看,它們又應該是同一種介子。他們通過分析,認識到很可能在弱相互作用中宇稱不守恆,並提出了幾種檢驗弱相互作用中宇稱是不是守恆的實驗途徑。次年,這一理論預見得到吳健雄小組的實驗證實。因此,李政道和楊振寧的工作迅速得到了學術界的公認,並共同獲得了1957年諾貝爾物理學獎

李政道李政道

​主要作品

粒子物理和場論引論

Harwood科學出版社,1981

李政道文選1-3集,G. Feinberg編輯

Birk auser Boston Inc., 1986

宇稱不守恆三十年——李政道六十華誕學術研討會

Birkhauser Boston Inc., 1988

對稱,不對稱與粒子的世界, 華盛頓大學出版社,1988

李政道文選,1985-1996,任海滄、龐陽編輯

Gordon and Breach, 1998

科學與藝術,主編:李政道,副主編:柳懷祖

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2000

物理的挑戰,李政道著

中國經濟出版社,2002

宇稱不守恆發現之爭論解謎,季承、柳懷祖、滕麗編輯

甘肅科學技術出版社, 2004(簡體字本)

香港天地圖書有限公司,2004(繁體字本)

工作簡歷

1950 芝加哥大學天文系助理研究員

李政道李政道

1950-51 加利福尼亞大學伯克利分校助理研究員和講師

1951-53 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成員

1953-55 哥倫比亞大學助理教授

1955-56 哥倫比亞大學副教授

1956-60 哥倫比亞大學教授

1960-62 哥倫比亞大學兼職教授

1960-63 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教授

1962-63 哥倫比亞大學訪問教授

1963-64 哥倫比亞大學教授

1964-84 哥倫比亞大學費米物理講座教授

1984- 哥倫比亞大學全級教授

1986- 中國高等科學技術中心(CCAST, WL)主任

1986- 北京現代物理中心主任(北京大學

1988- 浙江現代物理中心主任(浙江大學

1997-2003 RIKEN-BNL研究中心主任

2004- RIKEN-BNL研究中心名譽主任

2006至今 北京大學高能物理研究中心主任

1985-93 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理事會成員

1990- 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董事會成員

研究領域

李政道的研究領域很寬,在量子場論、基本粒子理論、核物理、統計力學、流體力學、天體物理方面的工作也頗有建樹。1949年與羅森布拉斯和楊振寧合作提出普適費米弱作用和中間玻色子的存在。1951年提出水力學中二維空間沒有湍流。1952年與派尼斯合作研究固體物理中極化子的構造。1954年發表了量子場論中的著名的"李模型"理論。1957年與奧赫梅和楊振寧合作提出電荷共軛不守恆和時間不反演的可能性。1959年與楊振寧合作,研究了硬球玻色氣體的分子動理論,對研究氦Ⅱ的超流動性作出了貢獻。1962年與楊振寧合作,研究了帶電矢量介子電磁相互作用的不可重正化性。1964年與瑙恩伯合作,研究了無(靜止)質量的粒子所參與的過程中,紅外發散可以全部抵銷問題,這項工作又稱李-瑙恩伯定理。20世紀60年代後期提出了場代數理論。70年代初期研究了CP自發破缺的問題,又發現和研究了非拓撲性孤立子,並建立了強子結構的孤立子袋模型理論。70年代後期和80年代初,繼續在路徑積分問題、格點規範問題和時間為動力學變數等方面開展工作;後來又建立了離散力學的基礎。

大事列表

1926年 出生於上海

1943年 江西聯合中學畢業

李政道與秦惠□李政道與秦惠□

1943年 就讀於浙江大學物理系

1944年 轉入昆明國立西南聯大

1946年 就讀聯大二年級,受吳大猷推薦赴美留學(芝加哥大學物理系)

1950年 獲芝加哥大學哲學博士學位,至加拿大擔任天文研究員

1951年 受聘於普林斯頓大學高級研究所

1953年 至哥倫比亞大學任教

1956年 與楊振寧共同提出宇稱不守恆理論

1957年 與楊振寧同獲諾貝爾物理學獎

1958年 與楊振寧、吳健雄同獲普林斯頓大學物理學獎,並被授於普林斯頓大學物理榮譽博士學位

1960年 任普林斯頓高級研究所教授

1961年 受推選為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

1963年 回哥倫比亞大學,擔任第一位「費米講座」的物理學教授偕夫人返回闊別26年的中國大陸

1964年 和楊振寧受邀參加廣州粒子物理理論討論會,二人還被推選為本次會議的顧問委員會成員

1984年 回國參加第十六屆中研院院士會議

1986年 出任中國高等科學技術中心終身主任;並擔任北京現代物理學研究中心主任。12月,哥大為李政道舉行六十大壽慶典

1988年 在北京主持召開同步輻射套用國際討論會    

故土情深

李政道十分關心中國物理學的發展,為祖國的科學和教育事業做了很多貢獻。自1972年起多次回中國訪問講學。1980年以來,他發起組織美國幾十所主要大學在中國聯合招收物理學研究生,為培養中國青年物理學家作出了貢獻。他受聘為暨南大學、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復旦大學、清華大學等校的名譽教授,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學術委員會委員。

他積極建議重視科技人才的培養,重視基礎科學研究,促成中美高能物理的合作,建議和協助建造北京正負電子對撞機,建議成立自然科學基金,設立CUSPEA,建議建立博士後制度,成立中國高等科學技術中心和北京大學及浙江大學的近代物理中心等學術機構,設立私人教育基金,對藝術和中國的歷史文化有著強烈的興趣,個人亦喜隨筆作畫並積極倡導科學和藝術結合。

在科學上早熟的李政道,1956年30歲時便升任著名的哥倫比亞大學教授。他親自體會到科學人才必須從小培養,因而在1974年5月30日會見毛澤東主席時,建議在中國科技大學開設少年班,他的建議受到採納。1979年他去合肥訪問時去科大少年班看望了同學們,並題詞:“青出於藍,後繼有人。”李政道關心中國科學事業的發展,他主張設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建議建立博士後制度和建造北京正負電子對撞機,並建議成立中國高等科學技術中心和北京近代物理中心等等。這些建議都一一得以實現。1985年7月16日,鄧小平會見李政道時,對他說:“謝謝你,考慮了這么多重要的問題,提了這么多好的意見。”

1998年1月23日,李政道將其畢生積蓄30萬美元,以他和他的已故夫人秦惠(竹君)的名義設立了“中國大學生科研輔助基金”,資助北京大學、復旦大學、蘭州大學和蘇州大學的本科生從事科研輔助工作。李政道為中國教育事業的發展,為科學事業後繼有人,真是用心良苦,竭盡全力。

人物關係

李政道與吳大猷

吳大猷先生憶李政道

一九四五年的春天,忽然有一個胖胖的、十幾歲孩子來找我。拿了一封介紹信。信是一九三一年我初到密西根大學遇見的梁大鵬兄寫的。梁不習物理,十幾年未通音訊了,不知怎樣會想起我來。他介紹來見我的孩子叫李政道。他原在宜山浙江大學,讀過一年級,因為日軍逼近宜山,他便奔去重慶。他的姑姑認識梁,梁便介紹李來昆明見我。那時是學年的中間,不經考試,不能轉學,我便和聯大教二年級物理數學課程的幾位先生商量,讓李去隨班聽講考試,如他合格,則候暑假正式轉學入二年級時,可免他再讀二年級的課程。其實這不過是我自己以為合理的辦法,並未經學校正式承認許可的應付課程,綽有餘裕,每日都來我處請我給他更多的閱讀物及習題。他求知心切,真到了奇怪的程度。有時我有風濕痛,他替我捶背。他幫我作任何家裡的瑣事。我無論給他甚么難的書和題目,他很快的做完了,又來索更多的。我由他的作問題的步驟,很容易的發現他的思想敏捷,大異尋常。老實的說,在此後的一年中,我因為自己的問題──冠世(吳博士之夫人──編者)的臥病;每日的買菜,升爐,煮飯;物價的日日上漲,實在沒有心緒來預備許多的參考書和題目給他。好在他的天資高,亦不需我的講解。 

一九四五年,曾昭掄先生忽然來找我,說軍政部部長陳辭修先生、次長俞大維先生,想約我和華羅庚談談為軍政部計畫些科學工作事。我和曾雖是同事十年多,華亦六七年,但都無深交。陳俞二先生,更從未晤面。我所習的物理,亦與實用無關。但想想,去談談亦無礙。於是和華去渝,先後見俞、陳二先生。 陳俞二先生想知道怎么計畫,以有助國防的科學工作機構的意思。我即想了幾日,擬就一建議,以為我國人材缺乏,任何計畫,必須從根做起,即是:(1)成立研究機構,培植各項基本工作人材,(2)初步可派物理,數學,化學人員外出,研習觀察近年來各部門科學進展情形,擬一具體建議,計畫籌建一研究機構,並即時選送優秀青年數人出國,習物理、數學等基本科學。 我擬寫的建議,陳俞二先生考慮後,以為可行,即令華和我負責數學及物理二部門。我們並建議請曾昭掄負責化學部門。 返昆明後,我告冠世一切經過。談到推選青年習物理者二人時,冠世和我皆不猶疑的決選李政道。當時在西南聯大的研究生及助教中,天賦勤奮未有如李的(楊振寧已考取清華留美;黃昆考取中英庚款留英)。

李政道眼中的吳大猷

李政道表示,雖然他在吳大猷門下只有一年二個月的時間,但卻是他一生中獲益最多的時期。他說,「我從吳師學到的不僅包括人格的涵養,最重要的是學到對知識的“奉獻”(dedication)。然而對這樣一段重要過程,李政道卻談得不多。因為他認為,‘我與吳師的關係很長,不是一句可以說得完的,否則也就不重要了’。他承認,吳大猷是影響他最深遠的一位師長。

李政道與楊振寧

李政道與楊振寧於1940年代末開始親密而富有成果的合作,兩人共合作發表32篇論文,但這個合作在1960年代初終止。兩人從此分道揚鑣,成為華人學術界的憾事。

楊振寧楊振寧

關於他們個人關係分裂的原因,李楊雙方偶有公開敘述,然而各有說辭,令外界對真實原因依然不得而知。李政道在1986年撰寫的“破缺的宇稱”一文中,對於李楊關係有生動的比喻。[2]“一個陰暗有霧的日子,有兩個小孩在沙灘上玩耍,其中一個說:‘喂,你看到那閃爍的光了嗎?’另一個回答說:‘看到了,讓我們走近一點看。’兩個孩子十分好奇,他們肩並肩向著光跑去。有的時候一個在前面,有的時候另一個在前面。像競賽一樣,他們竭盡全力,跑得越來越快。他們的努力和速度使他們兩個非常激動,忘掉了一切。“第一個到達門口的孩子說:‘找到了!’他把門打開。另一個沖了進去。他被裡面異常的美麗弄得眼花繚亂,大聲地說:‘多么奇妙!多么燦爛!’“結果,他們發現了黃色帝國的寶庫。他們的這項功績使他們獲得了重獎,深受人們的羨慕。他們名揚四海。多少年過去,他們老了,變得愛好爭吵。記憶模糊,生活單調。其中一個決定要用金子鐫刻自己的墓誌銘: ‘這裡長眠著的是那個首先發現寶藏的人。’另一個隨後說道:‘可是,是我打開的門。’” 李政道接著說:“我和楊的合作在二十多年前結束了。它的價值,不需要更多的說明,就如我們已發表的科學論文所表現出的那樣,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楊振寧曾形容他和李政道的關係,“有時候比我們和我們的太太之間的關係還要密切…,這樣深厚的一個關係,破裂的時候,我想跟一個婚姻的破裂,是在同一等級的痛苦。”楊振寧表示李政道是自己最成功的合作者,與李政道的決裂是他今生最大遺憾。

榮譽記錄

所得獎項

1957 諾貝爾物理獎

1957 愛因斯坦科學獎

1969 法國國家學院G. Bude獎章

1977 法國國家學院G. Bude獎章

1979 伽利略獎章

1986 義大利最高騎士勳章

1994 和平科學獎

1995 中國國際合作獎

1997 命名3443小行星為李政道星

1997 紐約市科學獎

1999 教皇保羅獎章

1999 義大利政府內政部獎章

2000 紐約科學院獎

2007 日本旭日重光章

名譽學位

1958 普林斯頓大學科學博士

1969 香港中文大學文學博士

1978 紐約市立大學科學博士

1982 義大利比薩,高等師範學院物理學博士

李政道李政道

1984 Bard學院科學博士

1985 北京大學科學博士

1986 美國Drexel大學文學博士

1988 義大利Bologna大學科學博士

1990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科學博士

1991 美國Adelphi大學科學博士

1992 日本筑波大學科學博士

1994 美國洛克菲勒大學科學博士

2006 英國諾丁漢大學科學博士

名譽教授

1981中國科學技術大學

1982 暨南大學

1982 復旦大學

1984清華大學

1985 北京大學

1985 南京大學

1986 南開大學

1987 上海交通大學

1987 蘇州大學

1988 浙江大學

1993 西北大學

1998 上海大學

2000 蘭州大學

2002 廈門大學

2003 西北工業大學

特邀講座和院士

1957 美國哈佛大學Loeb特邀講座

1957 中央研究院院士

朱鎔基會見李政道朱鎔基會見李政道

1959 美國藝術與科學院院士

1961-63 美國Sloan 基金學者(Sloan Fellow)

1962 美國哲學學會院士

1964 美國哈佛大學Loeb特邀講座

1964 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

1966 美國Guggenheim基金學者(Guggenheim Fellow)

1982 義大利 Lincei國家科學院院士

1986 華盛頓大學Jessie與John Danz講座

1994 中國科學院外籍院士

1995 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

1995 麻省理工學院,Herman Feshbach物理學講座

2003 梵蒂岡Pontifical 科學院院士

2004 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科技委員會顧問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