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晚

李承晚

李承晚(朝鮮語:이승만,1875年3月26日-1965年7月19日),號雩南,原名李承龍,韓國首任、首屆至第3屆總統。1948年5月10日,南朝鮮單獨進行選舉李承晚當選總統。1960年3月15日總統“選舉”,妄圖第四次連任總統,遭到韓國人民和在野黨人士的堅決反對,馬山市數千民眾舉行示威遊行,接著反對李承晚獨裁統治的大示威席卷韓國各地,憤怒的民眾用繩索拖著李承晚的頭像,遊行示威,李承晚遂下令鎮壓。4月19日,被激怒了的首爾市民包圍了國會和電台,燒毀李承晚的自由黨總部,同軍警展開了殊死的搏鬥,李承晚終于在4月27日被迫下台。5月29日離開首爾去夏威夷。1965年7月19日逝世。
  • 中文名
    李承晚
  • 外文名
    이승만,Syngman Rhee
  • 別名
    曾用名李承龍,雩南,人稱李承晚博士
  • 國籍
  • 出生地
    朝鮮黃海道平山郡
  • 出生日期
    1875年3月26日(陰歷二月十九日)
  • 逝世日期
    1965年7月19日
  • 信仰
    基督新教
  • 職業
    總統(大統領)、政治家
  • 畢業院校
    培材學堂、喬治華盛頓大學、哈佛大學普林斯頓大學
  • 主要成就
    投身韓國獨立運動締造大韓民國
  • 代表作品
    獨立精神》、《清日戰記》、《替役集》、《日本內幕記》

人物簡介

李承晚李承晚

李承晚 (Li Seung-Man,1875年3月26日—1965年7月19日),生于黃海道平山郡,原名承龍。早年受傳統教育,1894年進入美國教會辦的培材學堂讀書,翌年畢業,隨後任培材學堂英語教員。1896年與人合組獨立俱樂部,從事啓蒙運動。1898年被捕後被判處死刑,後來減為無期徒刑。1904年獲釋,同年冬去美國。1905年進入喬治華盛頓大學學習,1908年在哈佛大學讀完碩士課程。1910年在普林斯頓大學獲得哲學博士學位,同年9月回國後一度在基督教青年會工作,後任中學校長。

1912年再次去美國進行抗日獨立活動,此後30年為朝鮮獨立奔走呼號,但未得到國際上的支持。1914年在夏威夷主辦《韓國太平洋》報。1917年在火奴魯魯建立基督教學校和獨立軍官學校。1919年在上海當選為流亡的“大韓民國臨時政府” 總統,後被聚集在中國的年青一代朝鮮民族主義者趕下台。1921年辭去總統職務,到美國設立臨時政府歐美委員部。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極力要求同盟國允許朝鮮獨立。 1945年10月,他回到南朝鮮,建立了一個民眾性政治組織。歷任獨立促進中央協定會總裁、民主議院議長、民族統一總部總裁等職。1948年任國會議長,同年8月成立大韓民國政府,任總統。1952年、1956年和1960年連任總統。 他實行獨裁統治,清洗國民議會,宣布反對他的進步黨為非法,並以叛國罪名處死進步黨領袖。他執掌市長、鄉長和警察局長的任命權。1960年韓國學生舉行大示威時傷亡甚眾,因而民眾紛紛要求李承晚下野,國民議會一致投票支持這一要求。同年4月27日,他被迫辭職,流亡到美國夏威夷,1965年7月19日在夏威夷去世。

1933年在紐約同奧地利人弗蘭西斯卡·端娜結婚。

沒落王族

李承晚原籍漢城,曾祖父李晃遷居黃海道海州,到父親那一代因家產蕩盡再度移居平山郡陵內洞(今屬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黃海北道)。1875年3月26日李承晚就出生于此,3歲時搬回漢城。其父李敬善是遊手好閒的文人,研究家譜,他自稱是朝鮮王朝王族的旁系後裔(即朝鮮太宗李芳遠長子讓寧大君李褆的第十六世孫)。五口之家的生活全靠其母金氏維持,十分貧寒。父親常給他講起祖先的事跡,向他灌輸長大後出人頭地的思想。 李承晚生長的年代,是東西方列強蜂擁而至加深對朝鮮侵略的時期。腐敗的朝廷中親日派和親俄派明爭暗鬥,人民生活困苦,救亡運動逐漸高漲。在這種風雨飄搖的時代,李承晚的父母仍希望他走封建的仕官之途。他從13歲起參加科舉考試,直到20歲科舉廢止未能及第。

李承晚李承晚

教會英才

李承晚李承晚

1894年李承晚抱著懷才不遇的情緒,進入美國衛理公會在漢城(今首爾)創辦的教會學校——培才學堂就讀。在這裏,青年李承晚學會了英語,並接受了基督教信仰和西方近代政治思想的影響。開始接觸西方資產階級文化,結識不少美國人,這對他日後有著很大影響。

1896年,曾參與所謂“朝鮮早期開化運動”的徐載弼亡命美國回國後,就任樞密院顧問,兼任培材學堂西洋史教師,創辦《獨立新聞》,組織“獨立協會”。在徐載弼的影響下,培材學堂的師生組織研究議會政治的“協成會”,辦起“協成會報”。李承晚參加了“協成會”,為《協成會報》撰稿。《協成會報》因抨擊朝廷的政策而被關閉後,他們又創辦《每日新聞》,李承晚仍參與撰稿。“協成會”並入“獨立協會”之後,他就成了“獨立協會”骨幹。他為《獨立新聞》撰文,宣傳西方資產階級政治學說。在這期間,他曾一度擔任政府諮詢機構中樞院議員。1898年底,他和別的獨立協會成員一起被捕,判徒刑七年,在獄中,李承晚編撰了韓國歷史上第一部《韓英詞典》。1898年因“有陰謀廢除王位和推翻政府的嫌疑”被捕,並被判死刑。1899年減為終身監禁。在他坐牢時,美國傳教士利用特殊身份常去看他,給他送聖經和書籍。李承晚感激備至,獄中成了虔誠的基督徒,以後政治上逐漸成為親美派。李承晚在監獄裏寫成《獨立精神》一書,1906年在美國出版,後來多次再版發行,這本書曾被李承晚的追隨者吹捧為“民族的聖經”。

1904年日俄戰爭爆發後,日本加緊推行吞並朝鮮的計畫。9月,李承晚特赦獲釋。11月,他經皇帝的侍從武官閔泳煥介紹,帶著高宗的密信去美國,乞求美國幫助擺脫日本的威脅。1905年,日俄樸茨茅斯和會在美舉行。李承晚作為夏威夷僑民代表向西奧多·羅斯福總統請願。這些要求沒有得到美國政府的理睬。事後,李承晚便留在美國,開始了長期的僑居生活。

1905—1910年,李承晚上了喬治·華盛頓大學、哈佛大學和普林斯頓大學,在普林斯頓大學,以論文《在美影響下的永久中立論》成為第一個在美國榮膺博士頭銜的韓國人。博士的桂冠抬高了他的身價。他廣泛結識美國各方面人士,同當時的普林斯頓大學校長即後來的美國總統伍德羅·威爾遜,有較多的交往。

獨立運動

李承晚李承晚

1910年,朝鮮淪為日本的殖民地。1912年李承晚曾短暫回國,以傳教的名義鼓吹獨立思想,被日本殖民當局驅逐出境。1913年,李承晚應僑民領袖樸容萬之邀,去夏威夷為朝鮮僑民辦學。不久,兩人發生意見分歧。樸容萬主張武裝鬥爭救國。李承晚則主張通過外交活動取得西方列強的同情和援助實現獨立。他認為“不能赤手空拳地同凶惡的日本鬥,因列強的秘密條約而滅亡的國家,隻有通過外交才能恢復獨立”。尖銳的分歧使在美的僑民組織“韓國國民會”分裂為兩派。李承晚另立“同志會”,建立了學校,創辦《韓國太平洋》周刊,鼓吹他自己的反日政治主張。 1918年12月,旅美朝僑代表會議準備委派李承晚等人參加巴黎和會,向列強呼吁朝鮮獨立。美國拒發簽證,未能去成。1919年2月16日,李承晚等人私自向美國總統威爾遜遞交“委任統治請願書”,乞求列強把朝鮮放在國際聯盟的“保護”下,實行委任統治,遭到僑民們的強烈反對。

1919年,朝鮮境內爆發了聲勢浩大的“3·1”反日運動。“3·1”運動失敗後,韓國的民族主義者在中國上海成立“大韓民國臨時政府”,遠在美國的李承晚被缺席選為臨時政府總統,隨即代表臨時政府赴法國向巴黎和會遞交韓國獨立請願書。1920年12月,李承晚到上海宣誓就任臨時總統,然而,他既不提出民族獨立運動的鬥爭策略,也不提出臨時政府的施政方針。當時年輕一代的國務總理李東輝等人主張組織義兵,潛入國內舉行暴動,爭取蘇聯的支持以加強獨立運動,同在華反日的各政黨結成聯合陣線,在中國和朝鮮國內開展對日遊擊戰。李承晚表示反對,說共產主義是與民主主義相對立的思想,與朝鮮要建立的國家的宗旨相抵觸。他堅持靠美國等國的恩賜“獲得獨立”,拒不承認他提出的“委任統治”的錯誤。他既拒絕長時間離開華盛頓,又不願把行政裁決權交給國務總理,加劇了臨時政府內部矛盾。1921年5月20日,李承晚借口向列強呼吁朝鮮獨立到華盛頓。他在美國熱衷于扶植自己的勢力,利用歐美外交委員部的名義抬高自己,並企圖切斷處境困難的上海臨時政府的財源。因此,1925年3月臨時政府議政院終于決定彈劾李承晚, 4月以行政院第一號命令廢除了“歐美委員部”。1933年在紐約同奧地利維也納實業家端那的第三個女兒弗蘭西斯卡·端娜(Francesca Donner)結婚。

1935年李承晚到夏威夷,為恢復他的“同志會”和教會籌資。追隨他的人已越來越少,後來竟無力開辦學校。1937年中國抗日戰爭爆發,他以反日活動為由,在華盛頓設立“韓國委員會”。 1940年,李承晚寫了《日本內幕記》,指出日本有在太平洋對美發起攻擊的可能。1941年12月7日,日本襲擊珍珠港。李承晚確認這是取得美國和臨時政府信任的極好機會。他力促美國承認臨時政府,請求美國給臨時政府提供經濟、軍事援助。但是直到日本投降,他的乞求外交一無所獲。

主政南韓

李承晚李承晚

1947年4月訪問中國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韓國境內黨派林立,政局混亂。其中起主導作用的有三種勢力,即以呂運亨為代表的資產階級左翼,當時與朝鮮共產黨一起組織了“建國籌備委員會”;以金九、金奎植為代表的臨時政府及其“韓國獨立黨”;以宋鎮禹、金性洙為首的資產階級右派政黨“韓國民主黨”。

10月16日,在美國的支持下,70歲的李承晚趕在金九、金奎植等臨時政府要人之前回到漢城。美國為他提供了軍用飛機。駐韓美軍象“凱旋的英雄”一樣歡迎他,使他成了顯赫一時的人物。起初,在國內缺乏自己勢力的李承晚以超政黨的領袖自居,以謀取政治資本。不久,當他摸清了力量對比,權衡利弊之後,便轉向右派。

10月23日,李承晚組織了以極右派為核心的“獨立促成中央協定會”,自任總裁。12月底,莫斯科三國外長會議關于對朝鮮實行托管的決議一發表,“反托管”運動立即遍及韓國各地。李承晚發表談話,要清除共產主義者,稱美國是“解放的恩人”,不要對之產生誤解,並且利用“反托管”運動迅速擴大“獨立促成中央協定會”。1946年2月,美軍政廳“民主議院”成立。李承晚任議長。他在美軍政廳支持下,同韓國民主黨相勾結,鎮壓左派勢力,迫使共產黨轉入地下,又回過頭來削弱金九、金奎植為首的民族革命勢力。1948年5月10日,美軍政廳在已無人能與之抗衡的情況下,強迫在韓國進行了單獨選舉。李承晚當上了製憲國會議長,7月出任第一屆總統,徹底破壞了南北統一。

李承晚在1948至1960年當政的12年期間,對內實行反共反人民的獨裁統治,對外推行賣國的外交路線。他在給美國友人的信中曾露骨地說:“我是為美國及韓國的利益而奮鬥”。他在上台之前,就把雲山金礦和一些重要的紡織廠的專利權許給美國人。在上台之後,他更變本加厲,與美國簽訂“軍事協定”、“財產與財政協定”、“經濟援助協定”、“互相防衛條約”等名目繁多的協定。李承晚把美國在其軍政廳時期所攫取的“權益”全部予以合法化,明文規定“美國政府應該獲得它所關心的在韓財產及附屬物”。那些軍事條約不僅為美國提供了在韓國修築軍事基地和駐軍的權利,還拱手交出軍隊的指揮權和訓練權。所謂經援協定,更是為美國壟斷資本掌握韓國經濟命脈,掠奪韓國人民大開方便之門。

李承晚對美國是如此諂媚,而對共產黨和人民則極其慘無人道。 1948年,他殘酷鎮壓了反對南方單獨選舉的濟州島人民“4·3起義”和“10·19”麗水、順天軍隊起義。同年12月1日頒布“國家保全法”,把鎮壓共產黨的方針以法律形式固定下來。1949年5月製造了“南朝鮮勞動黨議會黨團事件”,把國會副議長金若水為首的少壯派一網打盡。他肆無忌憚地逮捕、關押和殺害共產黨員及其影響下的人民,調動軍隊圍剿遊擊隊。

在李承晚的獨裁統治下,連他的政敵也常常被扣上“容共”的罪名。金九被其指使的現役軍人殺害,同他競選總統的幾人中,申翼熙在“遊說途中暴死”,曹奉岩被借口進步黨事件而處死,趙炳玉在美國治病中突然死去,副總統張勉則遭槍擊。

李承晚是靠韓國民主黨上台的。他一上台,就由自己的親信組成新內閣,一腳踢開了民主黨。他為了對付佔國會多數的韓國民主黨,1948年11月曾組織“大韓國民黨”,1951年底重新組織了“自由黨”。他覺得連任沒有把握,1952年提出由國會選舉總統製改為國民直接選舉製的“修改憲法草案”。當此案未能通過,即發布戒嚴令,出動警察和特務,逮捕扣留國會議員,扣上“參與國際共產黨陰謀”的罪名,迫使國會通過他的憲法修改草案。1952年8月,李承晚當上第二任總統。1954年2月,廢除連任總統的限製,在1956年任第三屆總統。

事件風波

釋放俘虜

1953年6月18日,時任韓國總統的李承晚無視進行中的停火談判,大舉釋放了北朝鮮戰俘並宣布將持續統一韓國戰爭。擔心停火談判破裂,美國當天緊急召開第150屆國家安全委員會(NSC),會議上,時任美國總統德懷特·艾森豪威爾親自出面討論過除掉李承晚的“Ever ready operation”提案,艾森豪威爾在會上說道:“唯一能夠快速結束危險的辦法就是兵變”,“這個行動方案值得考慮”。他接著說“馬上向韓國有能力做這件事情的人說明情況”。

李承晚李承晚

但幸運地,在時任國務次卿助理(東亞、太平洋區域)的沃爾特·S·羅伯森的協調之下,李承晚同意停火協定,韓美兩國得以順利度過這個危機局面,並在當年8月簽訂《韓美互相防衛條約》。艾森豪威爾在會上的相關發言則在美國政府公開的美國外交檔案中被刪去,直至被延世大學國家管理研究院負責蒐集史料的樸明林教授在艾森豪威爾總統博物館中找到這些資料。

下野流亡

1960年3月15日,韓國進行建國後第四任總統大選,李承晚陣營在選舉中透過舞弊當選,引發學生與在野黨的不滿。馬山市爆發了警民流血沖突事件後,更使局勢惡化。4月18日,高麗大學示威學生從國會返校途中遇到暴漢襲擊,40多人受傷,導致隔日更多學生前往青瓦台抗議,因警衛部隊開槍而導致186人死亡的事件,並促成了4·19學運的開端,興起全國性大規模暴動。4月26日李承晚被迫宣布辭職,5月29日協同妻子從金浦機場搭機亡命美國夏威夷。

國父稱號

第一版100韓元硬幣上的李承晚頭像

李承晚一度被稱為大韓民國“國父”。李承晚于韓國獨立運動初期與因與流亡政府領袖金九的思想相同而結為好友,惟1947年李承晚暗殺張德洙後絕交。金九于1949年被暗殺身亡,李承晚被不少評論指是下令派人暗殺,以消滅對其獨裁政權的最大威脅。1960年李承晚被迫下台後,失去國父的稱號。1962年金九獲時任總統樸正熙追授大韓民國建國勛章,追尊金九為韓國的國父。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